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圓月彎刀 >

第三章 天外流星

七月十五,正午,烈日。

用細砂鋪成的地面,在烈日下閃閃發光,劍的光芒更耀眼。

丁鵬的劍已擊出。

他的劍法除了那一招“天外流星”之外。確實都是家傳的,最多只能得一個"平"字,平凡,平實,實在是很平常的劍法。

武當的劍法卻是領袖武林的內家正宗,輕、靈、玄,妙,在柳若松手里使出來,更是流動莫測。

他只用了挑。削,刺三字決,可是劍走輕靈,身隨劍起,已經將丁鵬逼得透不過氣來。

大家對這位剛剛在江湖中崛起的少年劍客都有點失望了。

丁鵬自己卻對自己更有信心。

他至少已看出了柳若松劍法中的三處破綻,只要他使出那一招"天外流星”來,要破柳若松的劍法。真如快刀破竹。

他本來還想再讓柳若松幾招,他不想要這僅前輩劍客太難堪。

但是真劍一出鞘。是留不得情的"!

這句話他已記住了。

他那平凡的劍法忽然變了,一柄平凡的表銅劍,忽然化作了一道光華奪目的流星。

從天外飛來的流星,不可捉摸,不可抵御。

一無情的劍。劍下無情。

他心里忽然又覺得有點歉意,因為他知道柳若松必將傷在他這一劍下!

可是他錯了。

“鐺"的一聲,星光四濺。柳若松居然接住了這一招他本來絕對接不住的天外流星。

武當內家真氣。他是天一真人唯一的俗家弟子,內力之深厚,當然不是丁鵬能比得上的。

雙劍交擊,丁鵬幾乎被震倒。但他沒有倒下去。

雖然他的劍已經被震出了缺口,虎口也已被震裂,可是他沒有倒下去。因為他決心不讓自己倒下去。

決心雖然是看不見的,卻是決定勝負的重要關鍵。有時甚至比內力更重要。

他沒有敗,還要再戰,剛才一定有什么疏忽,那一劍本是必勝的一劍。

柳若松卻已收住了劍式,用一種很奇怪的眼色看著他。

鐘展忽然道:“他還沒有敗。”他確實是個正直的人,就因為這句話,丁鵬對他的厭惡,已全都變成了感激。

柳若松終于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他還沒有敗。

他還是用那種奇怪的眼色在看著丁鵬,一個字一個字地問道:“剛才你使出的那一劍,就是你擊敗嵩陽郭正平的劍法?”丁鵬道:“是的。”柳若松道:“你擊敗史定和葛奇兩位時用的也是這一劍?”丁跟道:“是的。”柳若松道:“這真是你家傳的劍法?”。丁鵬道:“是的"柳若松認真著,又問道:“令尊是哪一位?”丁鵬道:“家父八年前就已去世了"他并沒有說出他父親的名字,柳若松也沒有再追問。他的神色更奇怪,忽然轉身去問那位謝先生,道:“剛才丁少俠使出的那一劍,謝光生想必已看得很情楚?謝先生微笑道:“這種高絕精妙的劍法,我實在不太懂,幸好總算是看清楚了。”柳若松道:“謝生生覺得那一劍如何?”謝先生道:“那一劍凌厲奇詭,幾乎已經有昔年那位絕代奇俠燕十三"奪命十三式"的威力,走的路子也仿佛相同,只可惜功力稍嫌不足而已。”他笑了笑,又道:“這只不過是我隨口亂說的,劍法我根本不太懂。”他當然不是隨口亂說的,神劍山莊門下,怎么會有不懂劍法的人?三十年前,燕十三縱橫天下,身經大小百余戰,戰無不勝,是天下公認唯一可以和謝家三少爺一決勝負的人。他和謝曉峰后來是否曾經交手?究竟是誰勝誰負,至今還是個迷。現在這位孤獨的劍客雖然已經仙去,但是他的聲名和他的劍法卻已不朽。謝先生將丁鵬那一劍和他的奪命十三式相提并論,實在是丁鵬的榮寵。柳若松微笑道:“謝先生這么說,在下實在是受寵若驚。”丁鵬怔住,每個人都怔住。受寵若驚的應該是丁鵬,怎么會是他?鐘展冷冷道:“謝先生夸贊丁鵬的劍法,跟你有什么關系?”柳若松道:“有一點關系。”鐘展在冷笑。柳若松不讓他開口,又道:“江湖中人人都知道,前輩見聞之廣,已與昔年作《兵器譜》的百曉生不相上下。”鐘展道:“我雖然沒有百曉生的淵博,天下各門派的劍法,我倒全都見識過。”柳若松道:“前輩有沒有看過那一劍?”鐘展道:“沒有"柳若松道:“謝先生呢?”謝先生道:“我一向孤陋寡聞,沒有見識過的劍法也不知有多少"柳若松淡淡地笑了笑,道:“兩位都投有看過這一劍,只因為這一劍是在下創出來的。”這句話實在很驚人。最吃驚的當然是丁鵬,他幾乎忍不住要跳起來:“你說什么?”柳若松道:“我說的話丁少俠應該已經聽得很清楚。”丁鵬的熱血已沖上頭頂,道。”你"。”。,你有證據?柳若松慢慢地轉過身,吩咐童子:“你去請夫人把我的劍譜拿出來。”對一個學劍的男人來說,世上只有兩樣是絕對不能和別人共享,也絕對不容別人侵犯的。那就是他的劍譜和他的妻子。柳若松是個男人,柳若松也學劍,他對他的劍譜和他的妻子當然也同樣珍惜。但是現在他卻要他的妻子把他的劍譜拿出來,可見他對這件事處理的方法已經極慎重。沒有人再說什么,也沒有人還能說什么。柳若松做事一向讓人無話可說。劍譜很快就拿出來了,是柳夫人親自拿出來的。劍譜藏在一個密封的匣于里,上兩還貼著封條,柳夫人面上也蒙著輕紗。一層薄薄的輕紗雖然掩住了她的面目,卻掩不住她絕代的風華。柳夫人本來就是江期中有名的美人,而且出身世家,不但有美名,也有賢名。有陌生人在,她當熱不能以真面目見人。她當然已經知道這件事,所以她將劍譜交給了鐘展和謝先生。謝先生的身分,鐘展的正直,絕不容人懷疑,也沒有人會懷疑。柳夫人低頭看來也同樣讓人無話可說。密封的匣子已開啟。劍譜是用淡色的素綢訂成的,很薄,非常薄。因為這不是武當的劍譜,這是柳若松自創的《青松劍譜》。武當的劍法博大精深,柳若松獨創的劍法只有六招。”最后的那一頁,就是那一招。謝先生和鐘展立刻將劍譜翻到最后一頁,以他們的身份地位,當然絕不會去看自己不該看的事。這是證據,為了丁鵬和柳若松一生的信譽,他們不能不看。他們只看了幾眼,臉上就都已變了顏色。于是柳若松問:“剛才丁少俠使出的那一劍,兩位是不是都已看得很清楚?”“是的”“剛才丁少俠說,那就是他用來擊敗史定,葛奇和郭正平的劍法,兩位是不是也都聽得清楚?”“是的。”那一劍的招式,變化和精美,雖不是和這本劍譜上的一招"武當松下風"完全相同?”“是的。”“在下和丁少俠是不是第一次見面。,。”

這一點鐘展和謝先生都不能確定,所以他們問丁鵬。

丁鵬承認,點頭。

于是柳若松又問:“這劍譜會不會是假造的?”“不會。”就算看丁鵬使出這一劍的人,也絕對沒法子得到這一劍的精美,這一點謝先生和鐘震都絕對可以確定。

于是柳若松長長嘆了口氣,道,"現在我已經沒有話可說了。”。

丁鵬更無話可說。

雖然他自覺已長大成人,其實卻還是個該子,他生長在一個淳樸的鄉村,離開家鄉才三個多月,江湖中的詭計,他怎么懂?

他只覺得心在往下沉,整個人都在住下沉,沉入了一個又黑又深的洞里,全身上下都已被緊緊綁住,他想掙扎,卻掙不開,想吶喊,也喊不出。

所有的希望都破滅了,光明燦爛的遠景,已經變成了一片黑暗。

他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鐘震正在問柳若松:“你既然創出了這一招劍法,為什么認來沒有使用過?”柳若松道,我身為武當門下,面且以武當為榮,這一招只不過是我在無意間匈出來的,我隨手記了下來,也只不過是一時的興趣,想留作已后的消遣而已,武當劍法博大精深,已足夠我終生受用不盡,我這一生絕不會再使用第二家的劍法,也絕沒有自創門派的野譜心,若不是真不得已,我絕不會把這劍譜拿出來"過解釋不但合情合理,而且光明正大,無論堆都不能不接受。

謝先生微笑道:“說得好,天一真人想必也會以有你這么樣一個弟子為榮。”鐘展道:“這一招既然是你自創的劍法,丁鵬卻是從哪里學來的?”柳若松道:“這一點我也正想問問丁少俠。”他轉向丁鵬,態能還是很溫和:“這一招究竟是不是你家傳的劍法?”丁鵬垂下頭,道,"不是"說出這兩個字時,他的感覺就好像自己在用力鞭打著自己。

但是現在他已不能不承認,他畢競是個純真的年輕人,還不會昧住良心說謊。

柳若松道:“那么你是從哪里學來的?”丁鵬道:“家父在無意間得到一頁殘缺的劍譜,上面就有這一招"天外流星,。”柳若松道:“那是誰的劍譜?”丁鵬道:“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劍譜中并沒有記下姓名,就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劍譜是誰的,所以他不能不相信柳若松。

他說的完全是實話。

柳若松卻嘆了口氣,道:“想不到一個年輕輕的少年人,就已學會了說謊。”丁鵬道"我沒有說謊"柳若松道:“你那頁劍譜呢?

丁鵬道:“就在…"他沒有說下去,因為現在他已經不知道那頁劍譜在哪里。

他記得曾經將那頁劍譜交給了可笑,可笑雖然又還給了他,但是后來他還是讓她收起來的。她將一切都交給了他,他也將一切都給了她。

以后這一段日子過得太溫馨,太甜蜜,一個初嘗溫柔滋味的年輕人,怎么還會想到別的事?”柳若松冷冷地看著他,又嘆了口氣,道,你還年輕,還沒有犯什么大錯,我并不想太難為你。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不再追究你那頁劍譜的來歷"丁鵬垂下頭。

他看得出現在無論說什么都已沒有人會相信,他也看得出別人眼中對他的輕蔑。

柳若松道:“只要你答應我終生不再用劍,也不在江湖走動,我就讓你走。

他的神情已變得很嚴肅:“但是日后你若食言背信,不管你逃到哪里去我負也要去取你的性命。”一個學劍的人,一個決心要出人頭地的年輕人,若是終生不能使劍,終生不能在江湖中走動,他這一生活著還有什么意思?”可是現在丁假已不能不答應,現在他已完全沒有選擇的余地。他忽然覺得很冷,因為這時忽然有一陣冷颼颼的風吹了過來,吹起了他的衣微,也吹起了柳夫人臉上的面紗…

天氣已將變了,燦爛的陽光已經被烏云掩住。

丁鵬忽然覺得全身都已冰冷僵硬,忽然又覺得金身都像是被火焰在燃燒。

一種說不出的悲痛和憤怒,就像是火焰般從他的腳趾沖入了他的咽喉,燒紅了他的臉,也燒紅了他的眼睛。

就在輕紗被風吹起的那一瞬問,他已看到了這位柳夫人的真面目。

這位柳夫人赫然競是可笑。

現在一切事都已兩白了。

他永遠想不到這件事的真相競是如此卑鄙,如此殘酷。

他忽然在笑,看著這位柳夫人大笑,他的笑聲聽來就像是野獸垂死前的長嘶。

他指著她大笑道:“是的,原來是你。”每個人都往吃驚地看著他。柳若松道。你認得她?”丁鵬道:“我當然認得她,我不認得她,誰快得她"柳若松道:“你知道她是誰?

丁鵬道:“李可笑,"柳若松沉下臉,冷冷笑道:“我并不可笑,你也不可笑,這件事的確不可笑,一點都不可笑。這件事簡直令人連哭都哭不出來。丁鵬本該將一切經過事實都說出來的一從她赤裸裸竄入他心靈開給,到他為她去找那梅花老人,被吊起…一直到她把一切都給了他,他也把一切都給了她。可是他不能說。這件事實在太荒唐,太荒謬,如果他說出來別人一定會把他當成個瘋子,一個淫猥而變態的瘋子。對付這種瘋子無淪用多么殘酷的方法,都沒有人會說話的。他曾經親眼看見過一個這樣的瘋子被人話話吊死。現在他才知道,自己掉下去的這個黑洞,原來是陷阱。這一對君子和淑女,不但想要他的劍譜,還要徹底毀了他這個人。因為他已經威肋到他們,因為這一戰他本來一定會勝的。現在他本來應該名動江湖,出人頭地。可是現在…丁鵬忽然撲過去,用盡全身力量向這位并不可笑的柳夫人撲了過去。現在他已經完了,已經徹底被毀在她手里。他也要毀了她。可惜一個像柳夫人這樣的名門淑女,絕不是一個像他這樣的無名小子能夠毀得了的。他的身子剛撲起,已有兩柄劍向他刺了過來。梅花老人在厲聲大喝:“我一直沒有開口,只因為柳若松是我的兄弟,但是現在我已忍無可忍。”柳若松在嘆息:“我本來并不想‘難為你的,你為什么一定要自己找死?”雷霆一聲,暴雨傾盆。劍光與閃電交擊,丁鵬的衣服已被鮮血染紅。他的眼睛也紅了!他已不顧一切。反正他一生已經毀了,還不如說在就死在這里,死在這個女人面前。謝先生沒有阻攔,鐘展也沒有。他們都不想再管這件事,這年輕人實在不值的同情。如果他有身份,有地位,有名氣,如果他是個出身顯赫的世家子,也許還會有人幫他說幾句話,聽聽他的解釋。只可惜他只不過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劍光一閃,刺入了他的肩。他并不覺得痛。他已經有些瘋狂,有些昏迷,有些麻木,一個人到了這種時候,反而會激起求生的本能,誰也不想像瘋狗般被人亂劍刺死。可惜這時候他已走上了死路,再想回頭已來不及了。梅花與青松的兩柄劍,已像毒蛇般纏住了他。一他已發現丁他們的陰謀,他們是不會再留下他的話口。現在每個人都已認為他罪有應得,他們殺了他,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柳若松已經刺出了致命的一劍,這一劍已將刺入丁鵬的咽喉。忽然間又是一聲霹靂,閃電掠雷齊下,練武場上的一棵大樹競被硬生生劈開了。閃電,霹靂,雷火。巨大的樹干在火焰中分裂,帶著雷霆之勢壓倒了下來。這是天地之威,天地之怒,這是無論什么人都不能不恐懼的。驚呼聲中,每個人都不由自主地后退,柳若松也在后退。只有丁鵬向前沖,從分劈的樹干中沖了出去,從雷火間沖了過去。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退的了,也不知道自己要逃到哪里。他沒有目的,也不辨方向。他心里只想著要逃出這個陷阱,能夠逃到哪里就逃到哪里。他用出了所有的力量,等到力量用盡時,他就倒了下去,倒在一個山溝里。暴雨中,天色已暗了。他最后想到的一件事,既不是他對柳若松和"可笑,的仇恨,也不是他自己的悲痛。他最后想到的是他父親要死的時候看著他的那雙眼睛。那雙眼暗中充滿了愛和信心。現在這雙眼清仿佛又在看著他,眼睛里還是充滿愛和信心。他相惜他的兒于一定能為他爭口氣,一定能出人頭地。他要他的兒子活下去。七月十五,月夜。圓月。雨已經停了,圓月已升起。今夜的月仿佛比平時更美,美得神秘,美得凄涼,美得令人心碎。丁鵬張開跟,就看見了這輪圓月。他沒有死,想要他死的人,并沒有找到他。也不知是巧合,還是天意?他才會倒在這個出溝里。暴雨引發了山洪,山洪淡涌了這條山溝,把他的人也沖到這里來了。這里距離他倒下去的地方已很遠,從山溝里爬起來,就可以看到一個很深的洞穴。四面都是山,都是樹,雨后的山谷潮濕而新鮮,就像是個初浴的處女。處女的美,也總是帶著些神秘的。這洞穴就像是處女的眼睛,深邃,黑暗,充滿了神秘的吸引力。丁鵬仿佛已被這種神秘的力量吸引,情不自禁地走了進去。月光從外面照進來,洞穴的四壁畫滿了圖畫,畫的卻不是人間,而是天上。只有天上才會有這樣的景象一巨大而華麗的殿堂,執金戈、披金甲的武士,流高髻、著羽衣的宮娥,到處擺滿了絕非人間所有的珠玉珍寶、鮮花果香,男人們都像天神般威武雄壯,女人們都像仙子般高貴。丁鵬已看得癡了。一所有的希望都已破滅,光明的前途已變成為一片黑暗。在人間,他被欺騙、被侮辱,被輕賤、被冤枉,已被逼上了絕路。在人間,他已沒有前途,沒有未來,已經被人徹底毀了。他所遭受的冤枉,這一生都已無法洗清。他這一生已永無出頭的日子,就算話下去"也只能看著那些欺騙他,侮辱他、冤枉他的人耀武揚威,因為那些人是他永遠打不倒的。他活著還有什么意思?人間雖熱沒有天理,天上總有的,在人間遭受的冤屈,只有到天上去申訴了。他還年輕,本不該有這種想法。可是一個人真的已到了無路可走,并倒了無可奈何的時候,不這么想又能怎么想?他忽然想死。死,的確比這么樣活下去容易得多,也痛快得多了。被欺騙,被一個自己第一次愛上的女人欺騙。這本來就是任何人都不能忍受的事,已經足夠讓一個年輕人活不下去。他忽然發現自己手里還緊緊握著他的劍。這柄劍既不能帶給他聲名和榮耀,就不如索性死在這柄劍下。他提起劍,準備用劍鋒刺斷自己的咽喉。想不到就在這時候,忽然有一陣風吹過來,風中仿佛有個影子。一條淡淡的影子,帶著種淡淡的香氣,從他面前飛了過去,忽然又不見了。他手里的劍也不見了。丁鵬怔住。然后他就覺得有股寒氣從腳底升起,忽然間全身都已冰冷。難道這里有鬼?這洞穴本就很神秘,現在黑暗中更仿佛充流了幢幢鬼影。可是一個人既然已經決心要死了,為什么還要伯鬼?鬼,也只不過是一個死了的人而已。沒有劍也一樣可以死的。丁鵬恨的是,不但人要欺負他,在臨死的時候,連鬼都要戲弄他,他咬了咬牙,用盡全身力量,把自己的頭往拄石壁上撞了過去。無論是人歉負他還是鬼戲弄他,這筆帳他死后都一定要算的。可是他沒有死。他的頭并投有撞上石壁,因為又有一陣風吹過,石壁前總然出現了一個人。他的頭競撞在這個人身上。這回比撞上石壁還可伯,世上絕沒有任何人會來得這么快的。他吃驚他向后退,終于看見了這個"人"一個梳高髻,著羽衣的絕色美人,就和壁畫上的仙子完全一樣。難道她是從壁畫中走出來的?她的左手提著個裝滿鮮花的竹籃,右手卻提著一把劍。丁鵬的劍。她正在看著丁鵬微笑,笑容清新。甜柔,純潔,高貴。不管怎么樣,至少她看起來并不可怕。丁鵬總算又能呼吸,總算又能發出聲來,立刻開口問出了一句話:“你是人是鬼?”這句話問得可笑,但是不管任何人在他這種情況下,都會問出這句話的。她又笑了,連眼睛里都有了笑意,忽然反問道:“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丁鵬道:“是七月,七月十五日。”這個仿佛是從壁畫中走出來的絕色麗人道:“你知道七月十五是什名日子?”丁鵬終于想了起來,今天是中元,是鬼的節日。令天晚上,鬼門關開了。今天晚上,幽冥地府中的群鬼都已到了人間。丁鵬失聲道:“你是鬼?”這麗人嫣然道:“你看我像不像是個鬼?”她不像。丁鵬又忍不住問:“你是天上的仙子?”這麗人笑得更柔:“我也很想讓你認為我是個天上的仙子,可是我又不敢說謊,囚為我若冒充了天上的仙子,就會被打下拔舌地獄去"。丁鵬道:“不管怎么樣,你絕不會是人。”這麗人道:“我當然不是人"丁鵬情不自禁,又后退了兩步,道:“你。”,你是什么?”這麗人道"我是狐。丁鵬道:“狐?”這麗人道:“難道你從來沒有聽說過世上有“狐”?”丁鵬聽說過。有關“狐”的傳說很多,有的很美,有的很可怕。因為”狐"是不可捉摸的。

他們如果喜歡你,就會讓你獲得世上所有的榮耀和財富,就會給你夢想不到的幸運,但是他們也能把你迷得魂消骨散,把你活活地迷死。

雖然從來沒有人能看見他們,可是也沒有人能否定他們的存在。

所有的傳說中,唯一相同的一點,是”狐"常常化身為人,而且喜歡化身為美麗的女人。

丁鵬吃驚地看著面前這個美麗的女人,剛吹干的衣裳又被冷汗濕透。

他真的遇見了一個“狐”?

月光淡淡地照進來,照在她臉上,她的臉美麗而蒼白,蒼白得就像是透明了一樣。

只有從來沒有見過陽光的人,才會有像她這樣的臉色,“狐”當然是見不得陽光的。

丁鵬忽然笑了。

這麗人仿佛也覺得有點奇怪,遇到狐仙的人,從來沒有人能夠笑得出的。

她忍不住問道:“你絕得這種事很好笑?”丁鵬道:“這種事并不好笑,可是你也嚇不倒我的。”這麗人道:“哦?”丁鵬道:“因為我很本不怕你,不管你是鬼是狐,我都不怕你。”這麗人道:“人人都怕鬼狐,為什名你偏偏不怕?”丁鵬道:“因為我反正也要死了。”他還在笑"。你若是鬼,我死了之后也會變成鬼的,為什么要怕你。”這麗人嘆了口氣,道:“一個人死了之后,的確是什么都不必再害怕了。”丁鵬道,一點都不錯!”這麗人道,"可是一個人年紀輕輕,為什么要死呢?”丁鵬也嘆了口氣,道"年紀輕輕的人,有時也會想死的。”這麗人道:“你真的想死?”丁鵬道"真的!”這麗人道:“你非死不可?”丁鵬道:“非死不可。”這麗人道:“可惜你忘了一件事。”丁鵬道:“什么事?”這麗人道:“。現在你還沒有死,還是個人。”丁鵬承認。

這麗人道:“我卻是狐,是個狐仙,我有法力,你沒有,所以我若不要你死,你就絕對死不了,除非……”“丁鵬道:“除非怎么樣?”這麗人道:“除非你先告訴我,是什么事讓你非死不可?”丁鵬忽然跳了起來,大聲道:“我為什么要告訴你?你憑什么要我告訴你?”只要一想起那件事,他心里就充滿了悲痛和憤怒:“我偏不告訴你"你能把我起么樣?除死之外無大事。一個人已經決心要死了,還怕別人能把他怎么樣?這麗人吃驚地看著他,忽然又笑了:“現在我相信了,看來你的確是真的想死。”丁鵬道:“我本來就是。”這麗人忽然又問道:“你叫什么名字?”丁鵬道:“你為什么要問我的名字?”這麗人道:“等你死了,變成了鬼,我們就是同鄰了"說不定還會常常見面的,我當然要知道你的名字。丁鵬道:“你為什么不先把你的名字告訴我,狐也應該有名字的。”這麗人嫣然道:“我有名字,我告訴你。”她說:“我叫青青。”青青穿著一身淡青色的衣服,就像是春天晴朗的天空,晴空下清澈的湖水,湖水中倒映著的遠山,美得神秘而朦朧。青青的腰纖細而柔軟,就像是春風中的楊柳。青青的彎刀是用純銀作刀鞘,刀柄上鑲著一粒光澤圓潤的明珠。青青的眼波比珠光更美麗,更溫柔。丁鵬一點都不怕她,無論她是人還是狐,都不可怕。如果青青是人,當然是個美人;如果青青是狐,也是只溫柔善良而美麗的狐,絕不會去傷害任何人。她的彎刀看來也絕不像是把傷人的刀。丁鵬忽然問道:“你也用刀?”

青青道,“我為什么不能用刀?”丁鵬道,”你殺過人?”

青青搖頭,道:“會用刀的人,并不一定都要殺人的。”

丁鵬嘆了口氣,道:“殺人的人,也并不一定都要用刀。”現在他才知道,有些人不用刀也一樣可以殺人,殺人的方法遠比用刀殘酷。青青道:“你遇到過這種人?”

丁鵬道:“嗯!”

青青道:“所以他雖然沒有用刀殺你,你還是非死不可。”

丁鵬苦笑道:“我倒寧愿他用刀殺了我。”

青青道:“你能不能把你遇到的事說出來,讓我看看你是不是非死不可?”

這件事中來是絕不能對人說的,因為說出來也沒有人相信。

可是青青不是人,是狐。

狐遠比人聰明,一定可以分得出他說的是不是真話。

丁鵬并不伯她訕笑他的愚昧,他終于把他的遭遇告訴了她。

能夠把心里不能對人說的話說出來,就算死,也死得痛快些。

丁鵬長長吐出口氣,道:“一個人遏到了這種事,你說他是不是非死不可?”青青靜靜地聽著,也輕輕吐出口氣,道:“是的。”丁鵬道:“現任我是不是已經可以死了?”

青青道:“你死吧!”無論是人是狐,都認為他的確應該死的,這么樣活下去,的確還不如死了的好。

丁鵬又嘆了口氣,道,"你走吧!”青青道:“稱為什么要我走?”

丁鵬道:“一個人死的時候,樣子絕不會好看的,你為什么要在這里看著我?”

青青道:“可是死也有很多種,你應該選一種比較好看的死法!”

丁鵬道:“死就是亮,怎么死都一樣,我為什么還要選一種好看的死法?”青青道:“為了我!”

丁鵬不懂:“為了你?”青青道:“我從來沒看見別人死過,求求你,死得好看一點,讓我看看好不好?”丁鵬笑了,苦笑。他從未想到居然有人會向他提出這么荒謬的要求,他居然也沒有拒絕:“反正我要死了,怎么死都沒關系。”

青青嫣然道:“你真好!”丁鵬道:“只可借我實在不知道哪種死法比較好看?”

青青道:“我知道。”

丁鵬道:“好,你要我怎么死,我就怎么死。”

青青道:“離這里不遠,有個地方叫憂愁谷,谷里有一棵忘優草,常人只服下一片忘優草的葉子,就會將所有的優愁煩惱都忘記。”她看著丁鵬:“世人如此愚昧,又有誰真的能將所有的憂愁煩惱全都忘記?”丁鵬道:“只有死人!”

青青輕輕地嘆了口氣,道:“你說的不錯,只有死人才沒有煩惱。”

丁鵬道:“那種死法很好看?”

青青道:“據我所知,不管是在天上還是在地下,那都是最好看的一種。”丁鵬道,“那地方離這里不遠?”育青道:“不遠!”她轉過身,慢慢地走向洞災的最黑暗處,憂愁和黑暗總是分不開的。憂愁的山谷,當然也總是在黑暗中。無邊無際的黑暗,仿佛永無止境。丁鵬看不見青青,也聽不見她的腳步聲,只能嗅得到她身上那種輕輕的,淡淡的香氣。他就追隨著她的香氣往前走。這個洞穴遠比他想像中深得多,他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香氣更濃了。除了她的香氣外,還有花香,比起她的香氣來,花香仿佛變得很庸俗。”她真的是狐?丁鵬不相信,也不愿相信,他還年輕,如果她是個人…

“反正我已經抉死了,她是人也好,是鬼也好,跟我有什么關系?”

丁鵬在心里嘆了口氣,不再想這件事。“憂愁谷里也有花?”

青青道:“當然有,什么樣的花都有,我保證你從來都沒有看見過那么多花。“她的聲音輕柔,仿佛自遠山吹來的春風:“我保證你從來沒有看見過那么美的絕方。”

她沒有說謊,也沒有夸張,憂愁谷確實是個非幸非常美麗的地方,尤其在月光下更美,美得就像是個夢。

一個人剛縱無邊無際的黑暗中走出來,驟然來到這么美的地方,更難免要懷疑自己是在做夢。

丁鵬忍不住問:“這不是夢?”“不是!”“這地方為什么要叫憂愁谷?”

“因為這是人與神交界的他方,非但凡人不能隨便到這里來,神也不能隨便到這里來。”“為什么?”“因為神到了這里,跳會被貶為人,人到了這里,就會變成鬼!”

“只有快要死了的人和已經被貶為人的神才能來?”“不錯!”。“歷以這地方就叫憂愁谷?”“是的。”

青青說:“無論是神還是人,只要到了這里,就會遭遇到不幸,只有我們這種非人非鬼的狐,才能在這里隨意走動。”她說的實在太離奇得太神秘。

丁鵬卻不能不信。

這里的確不是人間,凡人的足跡的確沒有到過這里。

不管怎么樣,一個人能夠死在這里,已經不該有什么埋怨的了。

丁鵬道:“那株忘憂草呢?“青看沒有回答他的話。青青在眺望著遠方的一塊青石。一塊白玉般的巖石,就像是個孤獨的巨人矗立在月光下。若石上沒有花。巖石上只有一株碧綠的草,比花更美,比翡翠還綠。丁鵬道:“那就是忘憂草?”

青青終于點了點頭,道:“是的。“她帶著他向那塊巖石走過去:“忘憂草的葉子每年只長一次,每次只有三片,如果你來得遲些,它的葉子就要枯萎了。”

丁鵬道:“這只不過是棵毒草而已,想不到也如此珍貴。”

青青道:“這不是毒草,這是忘憂草,要把憂愁忘記,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她問丁鵬:“你說是不是?”

丁鵬道:“是的。“就在這時候,忽然有一片黑影飛來,掩住了月光,就像是一片烏云,那不是烏云。那是一只鷹,蒼色的鷹。鷹在月光下盤旋,在白玉般的巖石上盤旋,就像是一片烏云。青青蒼白的臉上立刻就露出種奇怪的表惜,皺起眉道:“今天要來找這忘憂草的,好像還不止你一個!”

丁鵬仰望著月光下的飛鷹,道:“難道那是神?”

青青搖頭,道:“那只不過是一只鷹!“丁鵬道:“鷹為什么要來找忘憂草?難道鷹也有憂愁煩惱?”

青青還沒有開口,這只鷹忽然流星般向青石上的忘憂草府沖下去。

鷹的動作遠比任何人更快,更準備。

想不到青青的動作更抉。她輕叱一聲:“去!“叱聲出口,她的人已像流云般飄起,飄飄地飛上了巖石。她的衣袖也像流云般揮出,揮向鷹的眼。鷹長鳴,流星般飛去,瞬時間就消失在北方的黑暗中。圓月又恢復了它的皎潔。她站在月光下、巖石上,衣袂飄地,就像是天上的仙子。丁鵬心里在嘆息。如果他有她這樣的身法,又何必再怕柳若松?又何必要死?只可惜她這樣的身法,絕不是任何一個凡人所能企求的。他看見青青正向他招手:“你能不能上來?”

“我試試!”光滑如鏡的巖石上滑不溜手,他實在沒有把握上得去。

但是他一定要試試。

不管她是人還是狐,她總是個女的,他不想被起看不起。

他試了一次又一次,全身都跌得發青。

她悠悠站在巖石上,看著他一次次跌下去,既沒有去拉他一把,也沒有拉他的意思。

“無論你想得到什么,”都要靠自己的本事。

“沒有本事的人,非但不能好好地活著,就連死也不能好好地死。“他咬緊牙關再往上爬,這次能終于接近成功了,他幾乎已爬上了巖石的平頂。想不到就在這時候,那只鷹忽然又飛了回來,雙翼帶風,勁風撲面。他又跌了下去。這次他跌得更慘。爬將越高,就會跌得越慘。暈弦中,他仿佛聽見鷹在冷笑:“像你這樣的人,也配來尋忘憂草?”

這只不過是只鷹,不是神,鷹不會冷笑,更不會說話,說話的是騎在鷹背上的一個人。

鷹在盤旋,人已飛下。就像是一片葉子輕飄飄地落在巖石上,凡人是不會有這么輕妙的身法。

月光皎潔,他的人也在閃動著金光,他身上穿著的是件用金絲織成的袍子,一件三尺長的袍子。

因為這個人只有三尺多高,三尺長的袍子穿在他身上,已經拖下了地。他的胡子比這件金袍更長,他的劍比胡子還長。

一個三尺高的人,背后卻背著柄四尺長的劍,用黃金鑄成的劍鞘已拖在地上,這個人看起來實在也不像是個人。

也許他很本就不是人,而是神,這里本就不是凡人能夠來的他方,一個在人間都已沒有立足地的人,為什么要到這里來?

一個連人都比不上的人,又怎么能和神,狐斗勝爭強?

丁鵬忽然覺得很后悔,因為他根本就不該到這里來的。

金色的長袍,金色的胡子,金色的劍,都在閃動著金光。

這老人的身子雖不滿四尺。可是他的神情,他的殷概,看來卻像是個十丈高的巨人。

他忽然問:“剛才驚走我兒子的人就是你?“他在問青青,卻連看都沒有去看青青一眼,這世男上好象根本就沒有人能被他看在眼里。”你兒子?“青青笑了,”那只鳥是你兒子?“老人道:“那不是鳥,是鷹,是神鷹,是鷹中的神。”

他說話時的表情嚴肅而慎重,因為他說的絕不是謊話,也不是笑話。

青青卻還在笑:“鷹也是鳥,你的兒子是鳥,難道你也是只鳥?”

老人發怒了。他的頭發已半禿,他發怒時,禿頂上剩下的頭發競一根根豎起,據說一個人的氣功如果練到登峰造極時,是真的能怒發沖冠的。

但是天下絕沒有任何人的氣功能練到這樣的境地,這種功力絕不是任何人能夠企及的。

青青卻好像建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因為她不是人。

她是狐。

據說狐是什么都不怕的。

老人的怒氣居然很快就平息,冷冷道:“你能夠驚走我的鷹兒,你的功力已經很不弱。”

青青道:“哦!”

老人道,“可是我不殺你。”

他傲然道:“因為這世上夠資格讓我殺的,已經只剩下兩個人。”青青道:“哎呀!“老人道:“哎呀是什么意思?”

青青道:“哎呀的意思,就是你如何真要條我,還是可以殺我!“老人道:“為什么?”

青青道:“因為我根本不是人。“老人道:“你是什么東西?”

青青道:“我也不是東西,我是狐。”

老人冷笑道:“狐鬼異類,更不配讓我老人家拔劍!“他不但氣派大極了,膽子也大極。他居然還是連看都沒有看青青一眼,級負著雙手,走向那株忘憂草。一像他這么樣一個人,難道也有什么憂愁煩惱要忘記?青青忽然擋住了他的去路,道:“你不能動這棵忘憂草,連碰都不能碰。”老人居然沒有問她為什么。現在她就在他面前,他已不能不看她,但是他仍沒有抬頭去看她的臉。他在盯著她腰帶上的那柄刀。那柄青青的、彎彎的刀。青青的彎刀在圓月下閃動著銀光。老人忽然伸出一只鳥爪般的手,道:“拿來!”

青青道:“拿什么?”

老人道:“你的刀。”

青青道:“我為什么要把我的刀拿給你?“老人道:“因為我要看看。”

青青道:“現在你已經看見了。”老人道:“我要看的是刀,不是刀鞘。”

青青道:“我戲你,只看看刀鞘很不譜了,絕不要看這把刀。”

老人道:“為什么?”

青青道:“因為這把刀是絕對看不得的。”

她輕輕地嘆了口氣:“因為看過這把刀的人,都已經死在這把刀下。“老人忽然抬起頭去看她的臉。她的臉蒼白而美麗,美得凄艷而神秘,美得任何男人只要看過一眼就不能不動心。這老人的反應卻完全不同。他的瞳孔忽然收縮,眼睛忽然露出種恐懼之極的表情。他鐵然失聲而呼:“是你!”

難道這老人以前就見過青青?難道他以前就認得青青?

老人忽然又搖頭,道:“不是,絕不是,你還年輕,你太年輕。”

青青也覺得有點奇怪,道:“你是不是認得一個很像我的人?”

老人道:“我不認得你,我只認得這把刀,我是不會認錯的,絕不會……”

他忽然問青青:“這把刀上是不是刻著七個字?”

青青反問道:“哪七個字?“老人道:“小樓一夜聽春雨。”

“小樓一夜聽春雨。“。這是句詩,一句非常美的詩,美得凄涼,美得令人心碎。丁鵬也讀過這句詩。每當他讀到這句詩或者聽到這句詩的時候,他心里總會泛起一陣輕愁,一種“欲說還休”的輕愁,一種美極了的感情。

可是青青和這老人的反應卻不同,說出這七個字的時候,老人的手在發抖,臉色已變了。聽到這七個字的時候得青青的勝色也變了,忽然拋下了手里的花藍,握注了刀柄。

那柄彎刀的刀柄。

青青的彎刀,刀柄也是彎彎的,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