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圓月彎刀 >

第三二章 尾聲

青青坐在車中,丁鵬坐在她的對面,阿古駕著車。丁鵬的手中在把玩著一柄刀,一柄很好看的刀,上面雕著山水、美人、車馬、云麾等等。

這是一幅美人出蹕圖,圖上的人物凡一百四十三,馬匹凡一百零九,車輛十六,云麾、車蓋、儀仗等不勝詳記。總之這些東西如果放大成為真實的,那就前后安排上個十來里,如果變成圖畫,裱上手卷,也得綿延十幾丈長,然而現在卻只刻在一柄刀上。

一柄三尺半長的刀上。

畫與雕刻都出于名家手法,形態逼真,各具神情,這應該是一件價值連城的藝術品。

它的確是的,因為丁鵬是以十萬兩黃金的代價,從一個收藏家手中買下來的。那個收藏家曾經得罪了黑道上人物,糾眾前來尋仇,幸虧丁鵬及時解決了他們全家的危難,而且還盡殲對方,使無后顧之憂。

有著這么大的恩情,花了這么大的代價,那位主人仍然感到十分勉強。

因為這是一件藝術品,一件使人一見就喜愛、寧愿餓死也不愿出賣的那一類東西。

一種活著不肯易手、死了卻不忍帶走的奇珍。

丁鵬要它,卻因為它是一柄刀,一柄很杰出而又很珍奇的刀。

但是這柄刀雖有一個很珍貴的匣子裝著,卻沒有刀鞘,因為它是供人欣賞的。

刀是兇器,這柄刀能殺人嗎?

那答案是很奇妙的,哪怕是個三歲的小孩子也知道這柄刀不能殺人,連只雞都殺不死。

可是這柄刀的確殺過人,而且殺死了幾百個人。它殺人不在它的鋒銳,而在它的價值。

誰擁有了它的消息傳出后,立即就有數不清的人前來求售,請求一見,巧取豪奪,終至為它家破人亡。

現在丁鵬要這柄刀,也是用來殺人,不過這次卻是用它的鋒銳了。

丁鵬所以要選上這柄刀的原因,因為它也是一柄彎刀,圓月形的彎刀。

他把玩了很久,還是不忍放下。小香蜷在他的腳前,也在欣賞那柄刀,這時才忍不住問道:“公子,你真要用這柄刀去對敵、殺人?”

丁鵬笑了一下道:“是的,原有的那柄神刀給銅駝帶去了,我想老夫人用得著,而我是使刀的,手頭總要有柄刀才行。”

“公子,我實在不懂,公子即使已經功力通神,但是沒有了那柄刀……”

丁鵬點頭道:“沒有了那柄刀,我只能發揮出六七成的威力。那至殺至威的刀法跟那柄刀是連為一體的,如果我用那柄刀,可以發揮到十二成的威力。”

“我們出來是去幫老夫人的忙的。”

“不錯!各門派以及天美宮主的手下都出來了,他們絕不會放過老夫人他們的。”

“那些人的武功高嗎?”

“聽說很高,尤其是天美宮主的手下很有一些能人,現在都發給了謝小玉。那個女孩子心狠手辣,我們若不去接應一下,老夫人就有麻煩了。”

“公子,我們既然是去接應老夫人,而且對方的武功又高得出奇,您怎么反而把神刀給送走了呢?”

丁鵬一笑道:“神刀在我手中,已經是天下無敵了,人家還會跟我對敵嗎?”

小香搖搖頭道:“大概不會有,自從銀龍被殺之后,大概已經沒人跟您動刀了,據說銀龍長老已是當世第一用刀的高手。”

“這就是了。我帶著刀,沒有人敢跟我動手,卻又怕我去找他們,于是他們就會運用一切的陰謀詭計來對付我,使我防不勝防,所以我帶著那柄刀,反倒會增加禍害而不見其利處。”

“這倒是,但是您用這柄刀也不能退敵呀。就是那位金獅長老,差不多也有了七成火候。”

丁鵬笑道:“是的,他跟我徒手時所能激發的威力差不多,可是我有這一刀在手,他就不如了。”

“這柄刀不能增加您什么威力,婢子已經仔細地看過了。它只是很好的黃楊木,木質脆而硬,如果遇上了堅利之物,它一碰就會折斷了。”

“這正是我需要的。”

“公子,婢子還是不懂。”

“傻丫頭,你的腦筋還是太死了一點。如果你手中有一柄刀,你會對它砍下去嗎?”

“不會,我實在不忍心毀了它。”

“這就是了。對方看到我手中的刀時,先生了不忍之心,出手必會因之延誤,而這一延誤,就將成為我的先手之機。”

“公子真是好心計、好算計。”

丁鵬微微一笑道:“我不想做英雄,更不在乎虛名,我只是想活下去。為了活下去,我不在乎使用任何手段。”

“假如只為活下去,公子根本就無須出來。您坐在家里,誰敢來找您的麻煩呢?”

丁鵬哈哈一笑道:“小香,你是很聰明的人,怎么又說傻話了?你以為我足不出戶,別人就會放過我了嗎?像爺爺躲了他們多少年,仍是沒躲過。”

“公子您的情形跟老主人不同。”

“一樣的。金獅他們心心念念要找到爺爺他們加以殺害,不是為了仇恨,也不是怕爺爺找到他們報復,而是為了內心的恐懼。”

“內心的恐懼?”

“是的,也可以說是他們害怕自己!”

“自己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你還小,所以不懂,等到你入世較深,就會懂了。假如你做了對不起人的事,或是你有了野心,你就會坐立不安。”

“我懂了,金獅他們因為是對老主人有所愧疚,所以才要殺死他。”

“是的。還有就是有野心的人,像我現在一樣,即使躲起來不見人,可是有些學刀的人,或者是武功練到差不多的人,還是會找上門來,想要擊敗我而成名。”

“這么說來,世上就沒有真正的平靜了?”

“這倒不然。要想平平靜靜地過,一生并不難,只要不學武,不成名,像那田中的農夫、山上的樵子,默默無聞,平平淡淡地過一輩子。在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平平靜靜的。”

小香點點頭,忽又問道:“那些人似乎并不快樂?”

丁鵬嘆了口氣道:“矛盾之處就在此。我們視平靜為樂,他們卻羨慕我們此刻的怒馬香車。這世上的苦與樂是很難說的,所以我必須出去,把那些可能來破壞我生活的人找到,先把他們打倒下去,那樣至少就有一段時間的平靜了。”

“只是一段時間?”

“是的,一入江湖就永無寧日,最多只有一段時間而已。等另一批新的風云人物出來,又會為了同樣的原因來找我的。”

小香也不禁一聲嘆息。只有青青,她的神情十分平靜,似乎什么都沒想,什么都沒聽,只低頭注視著丁鵬身邊搖籃中熟睡的嬰兒,仿佛那寸是她所有的世界與一切。

車子忽而停了下來,丁鵬沒有下車,只是問道:“阿古,什么事?”

阿古沒有回答。丁鵬撩起車窗,但見阿古跪在地上,面前吊著一個老人的尸體,銅衣銅甲,那人是銅駝。

銅駝是被一根繩子綁起來,再吊在樹上的。阿古哭得很傷心,雖然沒有聲音,卻成串往下拋淚珠。

丁鵬也下了車,慢慢地走到樹前,把銅駝放了下來,解開繩子,銅駝的身子散成了兩片。

他是被刀劈成兩片的。青青與小香也下來了,默默地跪在尸體前。

只有丁鵬還在仔細地看著尸休,片刻后他才宣布道:“是柳若松下的手。”

青青一怔道:“爺,你沒有弄錯嗎?”

“我想不會。這一刀劈得如此之準,深得其中訣竅。現在活在世上的人,只有兩個人能劈得這么準,一個是我,一個是他,因為只有我們兩人才是得到真傳。”

“柳若松已能到了跟爺一樣的境界了?”

“沒有,他還差得遠。我如出手,銅駝活著也逃不過這一刀,他卻只能在死的銅駝身上留下這一刀。”

“他是先害死了銅叔叔再下手的?”

“是的。銅駝真正的死因是中毒,他是被毒死的,所以尸體上沒有血。”

“為了什么呢?”

“自然是為了奪取那柄刀。”

青青等了半天才問道:“孩子呢?”

“孩子沒有死,柳若松不會做這種傻事。留下孩子,還可以用來威脅我。”

阿古站了起來,朝丁鵬比了一下手。丁鵬一嘆道:“你放心,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但是報仇的工作卻不用你去做。柳若松手中有了那柄神刀,就不是你能對敵的。”

阿古還要比手勢。丁鵬道:“把銅駝抬起來,放到車上去,然后我們找他去。”

阿古抱起銅駝,而且還用繩子捆好。丁鵬抱起車中的孩子道:“走吧,我知道前面五十里處有座廟宇,把銅駝在廟中先安置下來。”

小香要過去接他手中的孩子。丁鵬道:“我來好了,這一路上頗多兇險,你的功力只有自保,無力照顧一個孩子的。”

小香果然退后了,她知道自己的本事,如果路上遇到了攻擊,她的確沒有能力去保護一個孩子的。

在他們步行到慈云寺的路上,他們一共遇到了七處攔截的人。

那都是一些不出名的江湖人,然而武功卻高得出奇,動手的時候一哄而上,而且也不按什么江湖規矩,刀劍暗器齊來。

他們只有五個人,其中還有一個一歲多的小孩子,不但幫不上忙,還要牽住一個人。

幸好丁鵬自己抱住了他的兒子,他只用一只手握著那柄價值連城的木刀。

然而這些人卻大部分是倒在他的木刀之下。

阿古的長鞭也殺死了幾個,可是他自己卻負了傷,左臂被打斷了骨頭,那是被一把厚背刀砍的。

他的一身氣功已經到了刀槍不入的境界,可是那砍傷他的無名漢子卻只砍了一刀。

就只一刀,卻使他痛徹心脾。他聽見了自己的骨折聲,也聽見了對方的骨折聲,那是他的長鞭卷住了對方的頸子,活生生地將頸骨勒碎的聲音。

慈云寺的老方丈是丁鵬知交,他收下了丁鵬所捐贈的大批香資,也答應了收殮銅駝的工作,然后口念佛號,送他們上了車子。

因為他從每個人身上,都看到了濃濃的殺氣。

阿古還在詢示去向,丁鵬卻堅決地道:“上神劍山莊去。”

小香道:“為什么要上神劍山莊呢?”

丁鵬道:“因為我有預感,大家一定會在神劍山莊集合的。”

小香沒有多問,她知道這位主人在近兩年來的成就,雖然沒有做什么事,卻已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了。

丁鵬的預感似乎沒有錯,在往神劍山莊的途中,他們遇見了不少的江湖人,都走著同一條路,卻沒有人來惹他們了。

那七陣搏殺,使得他們都寒了膽。

丁鵬到達神劍山莊時,已經晚了一步,那幾的搏殺已近尾聲。

他們在亂尸堆中找到了一個奄奄一息的老太太,青青哭叫了一聲:“奶奶……”

老太太咽了一口氣:“你們終于來了,丁鵬的刀怎么到了柳若松的手中去呢?”

青青只摘要地把事情說了一遍。老太太安慰地又吁了口氣:“那真謝謝你,丁鵬,謝謝你把一個孩子分給我們。”

丁鵬也屈下了一條腿:“這是應該的。”

老夫人道:“孩子落在他們手中,一定要找回來的,那柄刀就不要了也罷。要回孩子了,就上那個地方去,那兒還有二十個人。這是本教所留的唯一弟子了,等孩子長成了,再叫他奪回神刀,重振魔教。刀在柳若松手中,成就也有限,二十年后,孩子一定可以擊敗他,就讓他風光二十年吧。”

丁鵬道:“不行!我一天都不能放過他。”

老夫人道:“柳若松雖然可殺,卻替本教報了仇,殺了所有的叛徒與敵人。”

丁鵬“哦”了一聲,老夫人道:“金獅、天美,還有幾個門派的高手,凡是當今參與毀滅本教的敵人,全部都喪生在他的刀下。老爺子這一注倒是押準了,他用自己的刀、自己的刀法報了仇,所以柳若松雖然殺了我們不少的人,我卻一點都不恨他……”

老人沒有再說下去,雖然她還有很多的話,但是卻已沒有力氣說了。

青青在哭叫聲中,丁鵬把孩子交給了她,直向莊門而去。門前還有很多人在清理著尸體,都是一些年輕人,他們似乎不認識丁鵬,也沒有招呼他。

直到了門前,才見到謝先生出來,迎面一揖道:“丁公子,久違了,別來無恙。”

丁鵬冷冷地道:“這兒死了不少的人。”

謝先生道:“是的!是本宅主人大展神威,清除了一些障礙。”

“主人?難道謝大俠回來了?”

“不,老主人已為出云之鶴,再也不理世事了,我說的是新主人。”

“新主人?不是少主人?”

謝先生笑道:“也差不多,因為少主人即將下嫁給新主人,重建神劍山莊,而且本莊也將改名為神刀莊了。”

“神刀莊?你們的新主人是……”

“是柳若松,柳大俠。”

丁鵬笑了起來:“原來是他呀,他是我的徒弟。”

謝先生笑道:“柳大俠虛懷若谷,仍然承認是丁公子的弟子,所以他承受公子的神刀,也是名正言順的事。”

丁鵬道:“他還承認是我的徒弟?”

謝先生道:“丁公子是老主人的忘年知己,柳莊主成了老主人的女婿,怎么樣都晚了一輩,再說藝出丁公子門下也不算丟人。”

丁鵬怒聲道:“既然他還認我是他師父,我這師父來,他為什么還不迎出來!”

謝先生笑道:“來了,來了。柳莊主滿身浴血,不敢冒讀,他換身衣服就來。”

說著,柳若松一身羅綺,挽著謝小玉出來了,見了丁鵬,居然一拱手道:“多謝師父贈刀之德。弟子使了此刀,搏殺了方今江湖上十七名絕頂高手。”

“很好,你現在大概已經天下無敵了。”

柳若松道:“哪里,哪里!在師父面前,弟子不敢說這種話,而且還有一位神劍謝曉峰在前,不過等我與謝小玉完婚后,你們兩位一個是我岳父,一個是我師父,總不會跟我搗蛋了。”

丁鵬看向謝小玉道:“小玉,恭喜你了。”

謝小玉笑笑道:“沒什么。丁鵬,我是不甘屈居人下的,你又不肯娶我,我只好將就點嫁給他了。”

“他曾經殺了天美宮主。”

“是的,也殺了金獅,那是魔教門中的叛徒。他曾受魔教教主之托清理門戶,這是必須做的。”

“天美宮主是你的母親。”

“我這母親跟我之間親情很淡,說起來她還是魔教教主的侍妾呢。柳若松為師門大義而殺她,我自然不能加以阻止。”

“至少你也不該嫁他。”

謝小玉笑道:“我不嫁他,他連我也要殺了,我可不想死。你如替我殺了他,我就不必嫁他了。”

丁鵬轉向柳若松道:“我的兒子呢?”

柳著松笑道:“在里面,那是我的小師弟,弟子會好好照應他的。”

丁鵬神色一沉道:“柳若松聽好,把孩子還給我,把神刀交回,我就饒你一命。”

“那刀是師父傳給弟子的。”

“我可沒有這樣說。柳大爺,不必肉麻了,我沒教過你一天武藝,你也不必再叫得那么好聽。”

柳若松道:“好,師父既這么說,弟子也不勉強了,弟子的年紀和師父本就不相襯。先前是為了有贈刀之德,弟子還不得不顧到禮數,現在這一點情份都沒有了,你我還是各歸各的吧。”

“把刀跟我兒子抱來!”

柳若松一笑道:“丁鵬,兒子在里面,我并不想要他,你隨時都可以抱回去。至于那柄神刀嘛,我也是魔教傳人,而且還立了大功,清除了所有的叛徒,有資格承受它。”

丁鵬笑道:“如果我堅持要收回呢?”

“那也容易,我是奪來的,你也奪回去。”

丁鵬道:“我知道叫你乖乖地交回是不可能的,所以早作了準備。拔你的刀吧。”

“你就用手中這柄刀跟我決斗?”

丁鵬把刀一伸,給他看得更為仔細,才道:“我這柄刀比你好看多了,而且天下人皆知其名,而那柄神刀,卻只有江湖中人才知道它。”

柳若松仔細地看了一下,道:“果然是那柄出蹕刀,先前聽人說了,我還不太相信。你要用它來跟我決斗?”

“不是決斗,是殺人,殺死你!”

“你不是開玩笑?它能殺人嗎?”

“是刀就能殺人,我已經殺了十幾個了。”

“我手中拿的是天下喪膽的魔神之刀。”

“我殺的人手中都拿著武器。”

柳若松萬分不信地舉起了刀,而丁鵬的木刀已經劈了過來,兩個人都是學過魔教“神刀斬”的,所以對那一斬的出手都很清楚,因此兩柄刀幾乎是成一條直線,對準著劈下來。

要想分出結果,一定先要將對方的刀劈兩片,而后再把對方的人劈成兩片。

柳若松出手較慢,但他手中卻是百堅不摧的圓月彎刀,他有絕對的信心勝過丁鵬。

兩刀相觸時,柳若松忽然想起了那柄木刀的珍奇,不免頓了一頓。

這本來就是丁鵬所預期的,他所要爭取的是速度。

刀與刀一觸即分,木刀自然無法勝過神刀的,被劈成了兩片,但是丁鵬的攻勢卻沒斷,兩片木刀直下,柳若松的人分成了三片。

丁鵬從他手中取回了神刀,只說了一句話:“有些人縱有神刀在手,仍是無法成為刀中之神的。”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