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圓月彎刀 >

第三十章 兵解

銅駝滿身流血,手擎著大刀,像瘋狂一般的沖出了山谷。

他的銅甲,不斷地向下滴著血,大部分是敵人的,但也有一部分是他自己的。

在各大門派齊集的好手群中突圍沖殺出來,那本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銅駝卻做到了。他的體內有一股力量在激發著他,使他勇猛有若天神,護衛著他的主母沖出了重圍。他是用身體去擋住敵人的劍,然后再用刀將敵人劈成兩片。

他身上的銅甲是可以抵御刀劍的,可是他的那些對手個個都是關內精純的高手,他們所用的劍器也都是百煉情鋼所鑄的利器,所以仍然能刺穿銅甲,刺準他的身體,而后才倒下去,分成兩片向兩邊倒下去。

因此當他們兩個人沖出重圍后,對方雖然還有將近一半的好手,卻沒有人敢追下去。再強的高手,也被他這種戰法嚇寒了膽,那已經不是拼斗了。

招式、劍法似乎都沒有用了,三歲的小孩子也能拿一柄劍刺中銅駝,即使是個瞎子,也不會刺偏,因為銅駝的身材高出別人兩個頭,寬出別人一倍,這么大的目標,還會刺不中嗎?

可是再強的高手,也要在他的面前倒下去。

因為他的刀是無敵的,那一刀劈下來的威力更是無敵的,何況還有那位老婆婆。

這些人都沒見過這位老婆婆,也都不知道她是誰。

她手中沒有刀,只有一根龍頭拐,可是這根鐵拐在她手中的威力,與刀劍無異。

魔刀是把人一劈為兩半,這根魔杖卻把人攔腰掃為兩段,平整如削,當者絕無幸免。

兩個人沖了出去后,回頭望了一下山谷。

這片山谷離他們原先隱居的地方并不遠,不過才三十多里,還沒有離開山區。

可是他們卻遇到了伏擊,各大門派的高手以及一些昔日魔教中的叛徒,居然像是算準了他們的行程似的,早就在那兒等著他們了。

無數的急箭,千百顆擂石,殺死了一半的人,然后就是一陣瘋狂的屠殺。人在那個情形下,就如同瘋狂一般,找到了一個對象就想使對方倒下去,然后再去找第二個對象。

終于,他們帶去的弟子們一個個地倒了下去,但是圍攻他們的敵人亦沒有占到便宜,倒下的更多,幾乎是他們的三倍。

但是這又有什么用呢?

敵人的人數比他們多出六七倍,縱然損失了三倍于他們的人員,仍然還有一半,而他們卻是全軍覆沒了,只逃出兩個人。

老婦望著谷中一片殷紅,凄然地搖搖頭:“銅駝,你的傷怎么樣?”

銅駝忍不住跪了下來道:“屬下無能,屬下恨不能戰死在當場。”

老婦輕輕一嘆:“你知道我們不能死,我們還有更重大的事要活著去做。唉!這一次可真把我們給敗慘了,比上一次更慘,可憐那些弟子,多少年來忠心耿耿地跟著我們,現在都完了。”

銅駝沉思片刻才道:“主母,我們剛離本谷就受到了伏擊,對方已經埋伏在等著。”

老婦點點頭道:“不錯,看對方排出的人手,都是門中的高手,陣容之堅強尤甚于二十年前那一戰,可見他們是存心要消滅我們的。”

銅駝道:“對方已預知我們的行蹤。可見我們的人里面,定有叛徒泄漏了消息。”

老婦嘆了口氣:“銅駝,不要這樣想,在今天一戰中,我們所帶的人員中,還有沒有活著的?”

“這個……屬下沒有看見。”

“我也沒發現。每一個死得都很壯烈,斷頭裂腹,每個人都是在我們的眼前咽氣的,因此,我相信他們都是忠心耿耿的弟子……”

“那只是對方不讓他們活下去,殺了滅口。”

“不管怎么說,他們總是為本教而死的,因此,他們的忠誠已無可疑。”

銅駝不禁默然,片刻后才道:“主母,我們怎么回去見主公呢?”

老婦沉聲道:“我們不回去。”

“不回去?”

“是的,我們已經無家可歸了。敵人既然設伏在我們門口等著,他們也會找到我們的窩里去的。”

“那就糟了!谷中能夠一戰的弟子都出來了。”

“敵方既是有備而來,我們不出來也是一樣,最多要對方多付一點代價而已。”

“那么主公呢?”

老婦的臉上一陣黯然,片刻后才道:“若是主公未將功力轉輸給丁鵬,他自然可保無恙,現在就難說了。”

“那么我們快回去看看呀。”

“不能去,如若谷中出了事,我們回去已經來不及了,而且還會陷入另一次陷阱,要脫身就難了。我們雖然遭遇了各派的高手,然而他們的掌門人以及一些長老都沒有來,否則你我想脫身還不容易呢。”

“主母的意思是我們不管主公了?”

“是的,我們有我們的工作。”

“若是主公遇害,我們除了報仇外,還有什么更重要的工作?”

“銅駝,這么多年了,你怎么還不了解主公的為人與心性,他豈是計較私怨小仇的人。”

銅駝默然。老婦莊然道:“主公最大的遺憾就是本教的道統在他手中而終……”

“那不能怪主公。”

“可是主公卻不能不這樣想,本教數百年的道統不能至此而終,一定還要繼續下去,現在這責任就落在你我的身上。”

銅駝愕然地望著她。老婦又道:“主公對我們這一次出征,早作了最壞的打算。如果我們不能保住大部分的人員,他要我們不必回去了”“上哪兒呢?”

“另一個地方,那兒有兩位本教的長老,率領了十幾個年輕弟子。”

“屬下怎么不知道……”

“我也是昨夜才知道的。主公直到昨夜作了最后的決定后,才告訴我地點。那兩位長老輩份很高,還是主公的師叔。”

“他們才只有十幾個人。”

“十幾個人已經夠多了,人一多就難以隱身了。這十幾個孩子各人專攻一項本門的絕招,他們也是本教異日崛起的根苗,我們必須去照顧他們。”

“不是有兩位長老嗎?”

“唉,銅駝,他們是主公的師叔輩,你想想該是多大歲數了,隨時都可能去世的,可是那工作卻不能停頓,因此我們必須去接替。”

銅駝想了一下道:“主母,請恕屬下固執,屬下必須回去看一下。”

老婦人嘆了口氣:“好吧,我知道你對主公的忠心,不得確訊你是不會安心的,那你就回去看看。”

她沉吟一下又道:“記住,谷中如果平安無事,你就向主公報告經過,說我已經先去了。當然這是最好的想法,只怕可能性不大。”

“不會的,主公吉人天相……”

老婦黯然道:“銅駝,主公不但是我的主人,也是我的丈夫,我難道不比你更關心他?只是我們必須冷靜,主公盼望我們的是繼續他的責任。”

銅駝跪下叩了個頭道:“主母,屬下無法做到主母這樣的修養,而且屬下加入本教,乃是為了迫隨主公,屬下這一生,也是為主公活著的。”

老婦又是一嘆道:“我知道,所以我沒有拿出令符來,命令你跟我走,不過有句話你必須記住,你去到谷中,無論發生了什么事,都必須留下性命。”

“屬下記得。屬下怎么來找主母?”

“如果你看得見主公,他自會要你來找我。如果找不到他,你就去找小姐,以后跟著丁鵬吧,我去的地方不能告訴你,也不能讓你去找我。”

“那屬下以后就不再見得到主母了?”

“不,等本教將要重振雄風之日,我自然會來征召你,那時我們自然不必再躲人。”

銅駝又叩了個頭,當他抬起頭時,老婦已經轉身走了,她的背影看來雖是瘦弱,但是步伐堅定。

銅駝的心中又生出了一份敬意,一種對偉大的人的敬意,不管他是男人或是女人。

銅駝走向谷口時,心中已有不祥的感覺,因為谷口兩邊守衛的弟子,已經沒有一個活著的了。

但是他們卻死得很平靜,沒有一點驚恐。致死的原因是咽喉上一劍,洞穿氣管。

那雖是致命的部位,但挨上一劍,至少也應該有痛苦之狀。

何況谷中還有著不少的機關布置,似乎都沒來得及發動。

這證明了一件事。

兇手的人數不多,否則谷中的弟子一定會因驚恐而發動機關阻止的。

兇手一定熟悉谷內布置,至少是屬于自己人,才會知道谷中布置的情形而加以趨避。

兇手能夠俏俏地進來,武功一定很高。

他先用不知不覺的手段制住了他們的穴道,然后再在咽喉上刺一劍。對一個已無抵抗力的人都能下這種毒手,那一定是個很狠毒的人。

每個人都是穿喉一劍,但是認位極準,劍口的大小深淺如出一轍,這人的劍法一定奇高。

這些弟子武功并不高,入門也不久,實在沒有必要殺死他們的,除非是兇手怕被他們認出了面貌。

銅駝在檢查了第四十九具尸體之后,已經大致能獲致上面的結論了。

他的身材雖然高大魁偉,頭腦卻很靈活。

四十九,是谷中剩余弟子的數目,已經完全波人殺死了,俱出一人之手。

銅駝的心已經下沉。他佩服主母的決斷,不再回來看一遍,似乎知道老巢已無可幸免了。

谷中的弟子都已死絕,那么主公的存亡也不見得樂觀了。

銅駝的心中充滿了悲憤,他發誓要找出這個兇殘狠毒的兇手。

不會是五大門派的人,他們已經明目張膽地跟魔教作對,不怕人知道,也無須滅口了。

也不會是金獅他們,他們也已經公開叛離,無須顧忌了。

這個人要從在身邊的人中去找,不過也不會在自己的身邊,因為魔教的人已經死無噍類了,對方用不著隱藏身份了。

因此,這個人一定是在丁鵬或是青青身邊的。那會是誰呢?銅駝幾乎沒有費精神就想到了那個人。

除了他之外,不可能再有別人了。

“總有一天,我要把你碎尸萬段!只要是為這些人復仇,即使拼上我這條老命也在所不惜。”

他沒有把主公的仇也算進去,因為他知道這個人雖然狠毒,卻還無法殺死他的主公。

他一面往里走,一面發動了谷中的機關埋伏。因為谷中并不暖和,那些敵人也還沒有來。

這些弟子已經為魔教獻出了他們的生命,他不能讓他們的遺體再受到傷害。

因為他明白,自今天一戰后,他們與五大門派的仇結得更深了。如若讓五大門派的人進來,恐怕連尸體都不會放過的。

漸走漸深,他的心卻沉得更厲害,雖然他沒有看見主公的尸體,卻看到了地上有一灘血。

血并不多,但這個地方卻是弟子們所禁止前來的,因此這必然是主公的血。

不可能是別人的,因為血跡向前蔓延著,一直滴到墻前為止。

這表示受傷的人到這兒來過,然后就消失在這堵墻之后。

銅駝忍不住跪了下來,只有他一個人明白,這堵墻之后是什么。

因為老人曾經將他一個人帶到這幾來過,而且指著一個不太明顯的按鈕道:“銅駝,如果有一天你找不到我,就到這兒來找我。如果我因為種種的原因,或在別地方,你要記住,一定要把我送到這個地方來。”

銅駝當時沒有問什么原因,他已經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因為每次遷徙搬家,主公總是要他背負著一個箱子,一口大而沉重的箱子。

到了一個地方,一定布置一間密室,把這口箱子鄭重地藏進去。

箱子里面放的是什么,只有銅駝知道,因為他曾經幫主公布置過密室,將箱子里的東西一件件地捧出來,供放到固定的地方去。

那些東西在別人的眼中是一錢不值的,若是被膽小的看見,還會嚇一大跳。

那只是一個個的骷髏頭,一共有十二具之多,每一具上都寫了些奇怪的文字。

那是天竺文,看得懂的人很少,而銅駝卻是很少的人中之一。

他原是天竺人。

他認識那些文字,只是一個個的名字而已,這些隆重攜帶的頭骨,都是魔教歷代教主的名字。

這間密室被視為圣地,因為它是魔教歷代祖師的殿堂,但是只有死了的人才得列名其中。

沒有人知道這間密室,除了主公之外,就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血跡到此而終,證明有人進入了密室,那自然也不會是別人。

銅駝跪在地下,恭恭敬敬地叩了三個頭,然后才按了一下嵌在兩塊石板中間的一顆小石子。

于是他跪著的地方移動了,向前轉去,轉到墻邊。墻上自動開了個洞,讓他轉進去,然后又合上。

里面很黑,很悶,銅駝很久之后才能習慣其中的黑暗,然后他摸索到一個角落,摸到了放在那兒的火石,點著了一盞油燈。

這盞燈是他們從天竺帶來的,燈油也是。點著之后,燈焰是綠色的,碧綠的顏色。

照在那一間間如同神龕般的空格上,照在那一具具毗牙咧嘴的骷髏上,顯得特別猙獰,銅駝慢慢地找過去,找到了最后一格,那兒原是空著的。

每一任教主在接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這殿堂中替自己造一個貯骨之所,也可以說是貯放頭骨之所,因為殿堂中只供奉著頭骨。

殿堂中不準有第二個空格,這表示魔教的教主必須要死了,才能由第二人接替。

殿堂中也不準有任何一個缺位,哪怕是只做了一天的教主,也必須要有他的位置。

所以在魔教歷任的祖師中,有幾位是被自己的人篡位而弒殺的,卻仍然要把頭骨貯放進殿堂中。

這是必須遵守的規定,記錄在魔教經典的第一篇上,絕不容違反。

銅駝終于看見老人了,跌坐在他的那格空位上,全身都發出了碧綠的光芒,卻顯得那么莊嚴、那么安詳。

銅駝跪了下去,帶著無比的虔敬,卻沒有哭泣,更沒有流淚。

魔教中的人是不準流淚的,他們一生中只準流一次,無論男女都是一樣。

那一次流淚也不是用在面對死亡的時候,魔教中的死亡不是悲哀而是一種歡樂,極大的歡樂。

正因為他們面對著歡樂的死亡,所以魔教的弟子才會個個如此地勇敢,作戰時無懼于死亡,因為他們心中的信仰就是無懼于死亡。

每一個教徒都是以笑容去擁抱死神。

“銅駝,你居然能趕了來,使我很高興……”

聲音很平靜,使銅駝幾乎高興得跳起來:“主公您沒有死?”

老人在空格中笑了一笑:“我已被人一劍洞穿咽喉,必死無疑,只是忍死須臾,要交代一些事。真高興你趕來了,還來得及替我送終。”

銅駝急問道:“主公,是誰?那是誰?”

老人道:“沒有人,除了我自己愿意。你想誰還能一劍洞穿我的咽喉?”

“主人是自……”

“當然不是自殺。我還不想死,但是在那個情況下,我如果不受那一劍,就無法留到現在了,更無法保全我首級,得到一個莊嚴的死亡了。”

“對方是誰呢?”

“銅駝,你應該知道是誰,否則你就不配為本教的長老,冤枉跟了我那些年了。”

銅駝頓了一頓才道:“是那匹夫,那怎么可能?”

老人輕嘆了一口氣:“我們都認為他不可能,實在是輕估他了。這是我們犯的一個很大的錯誤。人生一世中只能犯一個大錯,我在三十年前犯了個大錯,是沒有能認清天美;二十年前又犯了個大錯,是沒有認清金獅他們。我已經連犯兩次大錯,早就該死了,何況又犯了第三個大錯,還能不死嗎?”

銅駝無聲,倒是老人又問道:“你們失敗了?”

“是的。我們還沒有出山,就遭到了五大門派高手的伏擊,只逃出了主母跟屬下兩個人。”

“哦?主母呢?”

“她到主公告訴她的地方去了。”

老人笑笑點點頭:“很好,她是個很冷靜、很能干、很偉大的女人,把她的一生都給了我,幫了我不知多少的忙。我這一生中雖然認錯了三次人,但也幸好認對了三個人,一個是她,一個是丁鵬,還有一個就是你,有你們這三個人的補償,使我這一生總算沒有失敗得太厲害,可以毫無愧疚地在這殿堂中安歇了。”

銅駝沒說話,他在極度的感動中。老人是他心目中的神明,而他居然也能在神明的心目中有著如此重要的地位,這已經值得他奉獻上這一生一世了老人又問道:“主母有沒有要你跟他一起去?”

“有的,可是屬下堅持要先回來看一下主公。”

“你太癡了,還比不上一個女人,不過也難怪,是很少有人能及得上她的,我也不如她甚遠。主母沒有再叫你去找她吧。”

“是的,她要屬下侍奉丁公子跟小姐去。”

“很好,這樣對你也好。丁鵬這孩子身邊也該有個像你一樣的人,否則他太孤單了。”

老人的神色忽轉莊重:“不過你到了那兒,別說出這兒的事。”

“為什么?難道主公還容忍那鼠輩下去?”

老人笑了一笑才道:“是的,我不但要容忍他,而且還成全了他,我把魔刀之訣傳授給了他。”

銅駝吃驚了,他是很少會如此驚惶的。

“主公,為什么?究竟為了什么?”

“不為什么,本教雖沒有私人的報復,但是本教也有一條金律,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對于那些意圖消滅本教的人,我不能輕易放過。我要以本教的刀,假他的手,來對付那些人。”

“他行嗎?”

“我知道他行。做這件事,他比丁鵬還行。”

銅駝不再抗辯了,主公的決定永遠是對的。他只擔心地問道:“可是以后呢?”

“他雖然得到了本教的刀法,卻不是本教的人,他的刀也永遠不如丁鵬的。總有一天,他會一分兩片死在丁鵬的刀下,就沒有以后了。”

銅駝默然片刻,臉上現出了尊敬與佩服道:“主公算無遺策,這次總算找對了人。”

老人笑了一笑,然后輕松地道:“銅駝,這個地方只有你一個人知道,因此,本教的道統也全靠著你來維持下去,你必須活下去,活著等下一個人來,把一切都交下去。”

“主公沒有交代主母嗎?”

“沒有。她只管領著下一代的弟子出來,最重要的交代全要靠你了。”

“屬下交給誰呢?主公可否先指示一下?”

“不必。我也無須先作預示,因為我并沒有指定繼傳的人選,不過你放心,到時候你自然會知道的。本教的每一任教主都是天生的,只要一到時候,他自然而然地會脫穎而出,光芒萬丈。”

銅駝又默然了。老人道:“我的時候到了。”

銅駝不禁猶豫,老人怒聲道:“快!別作婦人之仁,誤了我的兵解成道,而使我抱恨終生。”

銅駝終于叩了一個頭,然后在身邊取出一柄小刀。刀身映著綠光,發出了妖異的綠芒。

接著他伸手一揮,老人的頭離開了身子,飛起在空中。銅駝接住了首級,老人的尸體已從空格中落了下來。銅駝沒有去管那無頭尸體,似乎那不是他主公的一部分,他只恭恭敬敬址捧著頭顱,安放在空格上。

老人的眼睛這才閉上了,嘴角泛出了一絲滿足的微笑,居然吐出了最后五個字:“謝謝你,銅駝。”

只有一顆頭顱,居然還能保有生命的能力。

這現象若是放在別人身上,準會嚇得半死,但銅駝卻認為很自然。

老人是他的神,神是無所不能的。

現在他要去實踐神賦予的使命了。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