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圓月彎刀 >

第二三章 吃癟

鐵燕雙飛是他們的同伴,是他們同時脫離魔教的最親密的戰友。

可是因為他們已經斷了一只手。

斷了手并不就此殘廢了,他們還有一只手,仍然是可以排進當今武林榜上的前十名之內。

然而他們卻受到了處決。

處決的原因,并不僅是因為他們的武功不濟了,最重要的是他們跟那位姑娘有了糾紛。

金獅、銀龍他們現在的地位,絕不在任何一位掌門人之下,然而他們對那個女子,何以會如此恭敬呢?

當然,那個女子本身的家世也足以自傲,不把五大門派放在眼中,但是柳若松也知道,他們之所以對她恭敬,絕不是因為她的家世。

他們之間似乎有一種奇妙的關系,為了保全她,他們才處決了鐵燕夫婦。

他們對自己人都如此,對他這個微不足道的外人呢?

柳若松更不敢想象了。金獅淡淡地道:“柳若松,聽說你是個聰明人?”

柳若松最近已經學得十分謙卑了,在這個時候,他更是十二分的謙卑,彎下腰深深地鞠躬道:“不!晚輩實在是個很愚蠢的人,專門做些愚蠢的事。”

銀龍笑了一笑道:“自己知道自己蠢的人,還不至于太不可救藥。你認識我們是什么人?”

柳若松道:“晚輩不認識。”

銀龍笑道:“你自然也不認識姑娘了?”

柳若松道:“什么姑娘?晚輩沒見過有位姑娘。”

銀龍滿意地道:“好!笨人的記憶力不好,見過的事立刻就會忘記,但是老夫現在告訴你的話卻必須記住。”

柳若松忙道:“是!晚輩一定牢牢記住。”

銀龍點頭道:“好!老夫的話很簡單、很好記:一、你沒來過這里。二、你沒看見過人。三、滾。”

柳若松連個屁都沒敢放一個,轉身就走,不過才走幾步,卻又被一個如雷般的聲音喝住了。

那是金獅的吼聲:“站住!回來!”

柳若松乖乖地回去:“前輩還有什么指示?”

金獅道:“你是怎么找到此地的?”

柳若松頓了一頓才道:“晚輩有幾個朋友,他們對連云十四煞略有所聞,所以晚輩能找到。”

金獅冷笑道:“你的運氣實在很好,因為從今后江湖上已經沒有連云十四煞了,所以你還能活下去。以后你最好少交那種朋友,有時候朋友太多也會倒霉的。”

柳若松只有稱“是”。金獅又道:“不過有兩個朋友你卻一定不能放棄,必須要經常跟她們在一起。你知道是哪兩個嗎?”

柳若松很想裝傻的,但是他知道沒有用,如果等到對方提醒他時,很可能又要倒霉了。

因此他干脆老老實實地道:“晚輩知道。”

“是哪兩個人?”對方似乎還不放心。

“是師母賜給晚輩的兩個終身不離的膩友。”

金獅哈哈地大笑起來:“你果然聰明,難怪姑娘吩咐要留下你的一條命。不錯,就是這兩個朋友,不過柳若松,你這次出來,卻把她們給摔掉了,她們一定會很不高興,回去可有你的罪受了。”

柳若松的臉上立刻呈現出一片痛苦之色。他本來似乎已經忘記了這個問題,現在被提了起來,就像是一只被綁上了嘴的狗被人踩住了尾巴。

痛楚徹心,想叫又叫不出來。

金獅笑了一笑道:“看你的臉色,就知道你是個很夠朋友的人,跟那兩個朋友相處很融洽。”

柳若松真恨不得一拳打在那個金色的鼻子上,但是他的表面上卻不敢,十分恭順地道:“請二位前輩慈悲,晚輩永志不忘。”

金獅點點頭道:“好!這一次老夫可以替你擔待,那兩個朋友對你不告而別的事不會追究了,不過以后你若是再犯一次,她們就不會饒你了。再者,你若是表現良好,她們可以聽你的,你懂得這句話嗎?”

柳若松這時真恨不得上去抱住他,吻吻那多皺的臉,來表示他的感激,因此他連忙恭聲道:“謝謝前輩。”

誰都可以聽得出,這是一種真心的感激。

是什么原因使得柳若松如此感激呢?

說起來誰也難以相信,那兩個朋友竟是指的春花、秋月兩個嬌滴滴、一把能捏得出水來的女孩子。

柳若松回到家里,她們已經一陣風似的涌了上來,親親熱熱地擁著他,一個伸手去脫他的衣服,另外一個已經湊在他耳邊道:“死人!這幾天你死到哪兒去了?也不言語一聲,害我們好想念你。”

柳若松這次居然敢挺起腰干來說道:“別煩,我已經趕了一天的路。放盆水給我洗個澡,然后你們給我走遠些,別吵著我,讓我好好地睡一覺。”

兩個女孩子都為之一怔,四只手同時伸了出去,輕輕一搭,已經扣住了柳若松的關節要穴。柳若松盡管已經作了防備,卻仍然被扣個正著,他不能不承認,這兩個女人在制男人時實在有一手。

他連忙叫道:“在我胸前懷里,給你們帶了點東西。”

春花笑道:“你總算還有良心,記得我們倆。”

她伸手到他胸前,摸出來的卻是一顆金制的獅子,口中卻銜著一個白色的繡球。

繡球不過像粒黃豆大,她拿下來,居然一捏就碎了,里面還有一張字條,她看了一遍后,冷笑道:“你這次運氣不錯,居然得到了他老人家的照顧。”

說話時已經放開了手。柳若松神氣地一挺胸膛道:“他說你們今后一切都要聽我的。”

秋月笑笑道:“這個家里你是主,少夫人已經把我們賜給了你,我們不是一直都聽你的嗎?”

柳若松道:“可是另外一位老人家說的意思還不只這些,他要你們完全部聽我的。”

春花笑道:“他是這樣告訴你的嗎?”

柳若松道:“當然了,不信可以問他去。”

春花道:“不必去問,老人家在手令上寫得很清楚,好像不是像你說的那樣。”

柳若松忙問道:“手令上怎么說的?”

春花笑道:“只說我們要聽你一句,就是你不要人陪著上床的時候,我們不能強迫你。”

“就只這一句話?”

春花一板臉道:“就是這一句話,你就該謝天謝地了,否則今天我們就會活活地拆了你!記住,今后你也就是有那一點權利,可是你自己也要記住,其他的地方你仍是要聽我們的,如有違反,你的報應更慘了。”

柳若松幾乎不相信地道:“我只有這點權利?”

秋月冷冷地道:“當然了,那老家伙的地位不比我們高,他又怎敢命令我們?他自己也只能具有那點權利而已。”

柳若松本來不相信的,可是他再往深處一想,卻又不覺得奇怪了。

如果那個曾化身為玉無瑕的女孩子能使兩個老家伙如此恭敬的話,那么目前這兩個女的說她們的地位與金獅、銀龍是平行的話也不足奇了。

他們之間一定有一條無形的線在連通著,組成了一種神秘的關系。

柳若松突然興趣增濃了,他要探出這種神秘的關系。如果能有所發現,那必然是一個震驚天下的大秘密。

要探究這個秘密,春花、秋月自然是最好的線索,她們的地位如果與金獅、銀龍相等,一定是非常重要了。

春花、秋月果然替他放好了熱水,讓他洗了個舒舒服服的澡,穿上一身輕松的衣服。他把自己暗藏的龍虎大補丸狠心吞了兩顆。

那是他從一個下五門的采花賊那兒得來的秘藥,雖然傷身體,卻十分有效。

根據以往的經驗,他知道只有在她們兩個人高興的時候,她們才肯吐露一點實話。

而要使她們高興,實在是件很費力的事,但是為了要得到那個秘密,他也顧不得了。

藥力發作時,他叫道:“春花、秋月,你們進來。”

兩個女的都進來了。柳若松雖是坐在床上,但是仍然很明顯地他是處在那一種狀態中。

柳若松笑道:“上來吧,你們還裝什么蒜?”

在平時,他不用開口,她們已經一擁而上,可是今天卻怪了,兩個女孩似乎換了個人,完全無動于衷。

秋月冷冷地道:“對不起,柳大爺,我們不侍候。”

柳若松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春花也冷笑道:“你雖然有權利拒絕我們的要求,卻沒有權利叫我們陪你上床。”

秋月的話卻更冷酷了:“以前我們是看得起你,才讓你得點好處,哪知道你倒端起來了,以為我們當真要巴結你不可。”

春花的手指干脆指上他的鼻子:“柳若松,瞧你這副德性,姑奶奶們瞧得上你已經是你祖上積德了,你居然還敢挑剔。憑姑奶奶們這份人才,不怕少了男人。很好,今后咱們公事公辦,不談私情,誰也別惹誰。”

柳若松沒想到她們會說翻臉就翻臉,而且開口說起話來又尖又利,倒是弄得呆了。

兩個女的罵完之后回身就走,柳若松忍無可忍,從床上飛身而起,撲向二女的身后。

他的武功不弱,而且因為連番失利,弄得人人都欺負他,已經憋足了一肚子的氣。

在丁鵬面前,在青青面前,他受盡奚落倒也罷了。

在金獅、銀龍面前,他也勉強能忍下去。

可是在這兩個使女面前他也要吃癟,這未免太沒有混頭了,何況柳大爺并不是能受氣的人。

他的動作疾若脫兔,出手又快又狠。哪知這兩個女的居然也不簡單,就在他人快要撲到的時候,一個身軀輕翻,搭住了他的身子輕輕一轉。

沒有出多少力,只不過利用他自己的沖力,把他的去勢掉了個頭,使他從空中直挺挺地跌在地上。

另一個更缺德,在他屁股上按了按,柳若松的身子立刻就弓了起來,痛得眼淚直往下落。

這時候,他對那個給他藥的家伙,真恨不得搠上兩刀才能泄恨。

恨那個藥為什么那么靈,到了這該死的時候,還不能收掉藥性。

在平常的時候,摔這一下并沒有什么關系,可是在那種要命的時刻,就算只有自己的體重,頂著硬地板撞這么一下,那種痛楚也能使人發瘋。

柳若松沒有發瘋,只小過那一剎那他痛得像是被人抽去了生命。

用雙手緊緊地接著,翻來覆去滾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慢慢地消除了痛意,弄得一絲力氣都沒有了,只能像條死狗似的躺著直吐氣。

他的臉上已經布滿了眼淚跟鼻涕,他卻提不起一點勁來擦一下。

但是最慘的卻是那藥性仍然未退,使他仍然是在極為亢奮的狀態中。

更惡劣的是那兩個女的在摔倒他之后,看都不看他一下,就跑到自己房里去了。房子就在隔壁,她們進屋后也沒有關門,柳若松仍然可以看得見。

看她們脫了衣服互相摟抱著,“咯咯”地蕩笑著:“希奇什么!沒有男人,姑奶奶一樣能找到樂子。”

柳若松只感到一股從所未有的沖動發自體內,使他鼓起最后的一般子勁兒,握緊了拳頭,狠狠地一拳擊去。

擊向自己的下體。

這一拳頭打得很重。

痛得他發出了一陣干嘔,把胃里所有的東西部吐了出來。

這一拳打得也很毒。

使得繃緊的肌膚扯裂而流出了鮮血。

柳若松的眼前只感到有一陣金星飛舞,人就昏了過去。

他醒來時才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身上已經拾掇得干凈了,破裂的地方沉甸甸的,想是包扎過了。

春花、秋月都在床前,春花托著一個小盅,秋月則把他輕輕地托了起來道:“柳爺醒了,我們剛給你燉好了一盅銀耳湯,你趁熱吃了吧。”

柳若松冷冷地道:“不敢勞駕,我當不起二位如此侍候。”

春花把一匙銀耳自己先試試冷熱,才喂進他的嘴里,笑著道:“柳爺,對不起,我門只是跟你開開玩笑。等你好了之后,一切部唯命是從,你要怎么樣就怎么樣。”

“這又是誰的命令?”

“沒有人,是我們心甘情愿的,我們發現你是個了不起的人。”

“我很了不起?”

“是的,一個能夠對自己下這種狠心的人,就是個了不起的人。”

柳若松差點又要掉下眼淚。

天知道他為了這點了不起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這個玉無暇究竟是怎么樣的一個女人呢?”

這句話是丁鵬問的。

現在他們已經在車子上,青青倦慵地依偎在他身上,小香跟小云坐在對面。

在聽過青青敘完了她們的故事后,丁鵬問出了這一句話。

青青笑了一下道:“一個很好看的女人,你再也想不到世上有這么好看的女人,尤其是她的身子。”

“比你還好看?”

青青的臉略紅了紅,但還是點頭道:“比我好看多了。雖然我們都是女人,雖然我心里很恨她,但是也忍不住想多看她兩眼。”

小云也不禁紅著臉,有點神往地道:“是的,尤其是她小肚子上那一顆黑色的痣,在潔白的肌膚上,像是具有一種妖異的誘惑力,吸引住我的眼睛,竟然舍不得把眼睛移開。”

丁鵬卻陷入沉思地問道:“一顆痣,一顆黑痣,像黃豆般大小,長在肚臍下面左側兩寸的地方?”

“是啊,爺,你見過這個女人?”

丁鵬笑了起來道:“我沒見過玉無瑕,可是見過這樣一個女人,肚子上長著這么一顆痞。”

青青連忙問道:“那是怎么樣的一個女人?”

丁鵬道:“也是一個很好看的女人,不過我認為沒有你好看。”

青青噓了一口氣道:“那一定不是玉無瑕了,否則你不會說這句話的。”

丁鵬道:“哦?”

青青坐起一點,認真地道:“我絕不夸張,只要你看過她,就會知道她比我好看十倍。”

丁鵬道:“可是我看過的那個女人,跟你比起來,我覺得差遠了。你即使不比她好看十倍,至少也有九倍半。”

青青道:“那她就不是玉無瑕,只是湊巧兩個人都生著一顆痣而已。”

丁鵬一笑道:“這自然是巧合,但是巧合的機會不太多。”

“你認為她就是玉無瑕?”

丁鵬道:“我沒有這么說,但是我認為她可能是玉無瑕。”

青青搖頭道:“絕無可能。”

丁鵬道:“為什么?”

青青道:“因為她比我美得多。”

丁鵬笑了,道:“青青,那是你的看法,不是我的看法。在我的心目中,你是至善至美的化身,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及得上你。”

青青的臉紅了:“郎君,你只是說著使我高興而已。”

丁鵬一把抱起她,親了一親,笑道:“青青,我也許會做對不起你的事,但是絕不會騙你。我不知道那個女的是否就是玉無瑕,但是我即使看見了王無瑕,也不會認為你不如她的。”

青青笑道:“那就是你的眼睛有問題。”

丁鵬道:“我的眼睛絕沒有問題,倒是你們的眼睛有問題。”

“我們的眼睛有問題?”

“是的,你們看一個人的美觀,只從表面上來判斷;我看一個女人,卻還要看透她的內心。一個女人如果內心是邪惡的。不管她表面多美,我卻只看見邪惡的地方。”

青青感激地靠他更緊一點,丁鵬也抱她更緊一點,小香與小云只有把頭轉向窗外,裝作沒看見。

默默地過了一陣,青青問:“那個女子是誰?”

丁鵬道:“是一個我認識的女孩子。”

青青道:“你能看到她的那個地方,一定交情很深。”

丁鵬笑道:“你跟玉無瑕之間的交情也很深嗎?”

青青道:“那不同,我們都是女人。”

丁鵬道:“我認為沒什么不同,反正不是我存心要看的,也不是我把她脫成那樣子的。”

青青道:“那個女的叫什么名字?”

丁鵬想了一下才道:“我不想說出她的名字,但是你也知道,我并沒有認識多少女孩子。”

青青忽地一震道:“不!不是你說的那個人,她們的臉一點都不像。”

丁鵬道:“一個善于化裝的人,可以把自己化裝成很多樣子。”

青青很驚詫地道:“怎么可能呢?”

丁鵬道:“你若是對她了解深入一點,就知道這是非常可能的”又默然片刻,青青道:“你要去找她?”

丁鵬笑了,道:“青青,你最可愛的地方就在此,往往我還沒有說出口,你已經知道我心里想做的事了。”

青青嘆了口氣道:“我大概打消不了你的意思。”

丁鵬道:“是的,我一定要去證實一下。”

青青又默然片刻才道:“郎君,即使你證實了,我也請求你不要傷害她。”

丁鵬道:“為了她劫持你這件事,我不會傷害她,因為玉無瑕也沒有傷害你,可是我若查出她還做過其他的惡事,我就不會饒她。”

青青道:“無論如何,她只是個女孩子,不會做大多的壞事的。”

丁鵬道:“那要看她做了些什么才能決定的。”

“她自己有老子。”

“那她更應該受到懲罰。有了那樣一個父親,她的一切更不可原諒。”

馬車在一條岔路上停下來。

青青跟小云下了車,小香仍然留在車上。

丁鵬在車上探出身來道:“青青,從這兒,你們可以一路回家去,大概不會有什么危險了。”

青青道:“我曉得,我也不是輕易受欺凌的人。上一次是我疏忽了一下,以后我會小心的。”

丁鵬點點頭又道:“青青,很抱歉,既不能整天地保護你,反而給你惹來很多危險。”

青青又道:“那不怪你,事實上這些麻煩還是我給你引來的,因為你的刀……”

丁鵬道:“以前是為了這柄刀,現在則是為了我的人了。現在所有一切的麻煩,都是對著我這個人而來的。”

刀雖可怕,但畢竟是人的。

在一個可怕的人手里,刀才可怕。

圓月彎刀雖是一柄可怕的魔刀,但是在丁鵬的手中,才能發揮出它從所未有的威力。

丁鵬的人已經超過了那柄刀。

不但青青知道,每一個吃過圓月彎刀虧的人也都知道。很多人惶惶不安,一直在找尋這柄魔刀的下落,可是當丁鵬帶著這柄刀出現時,他們忘記了他的刀,卻把注意力放在這個人上去了。

以前,他們心心念念想毀了那柄刀,現在卻是想毀了這個人。

只是丁鵬是很不容易毀的。

因為他落落寡合,沒有人能夠跟他攀上交情,就沒有人能接近他。

不接近他,有很多陰謀就施不上。

最危險的人,往往是經常出現在身邊的人。

丁鵬懂得這個道理,所以他的身邊只帶了小香跟阿古兩個人。

這兩個都是他最信任的人。

無法接近他去陷害他,就只有沒下陷阱來陷害他,這也太難了,無論哪一種陷阱,都很難擋得住他的神刀一揮。

丁鵬了解這一點,別人也了解這一點。

所以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試過。

望著青青和小云走遠了,丁鵬才對揮鞭出發的阿古說出了四個字:“神劍山莊。”

阿古是個很好的伙伴。他從不說話,也不會問問題,一個命令下來,他只知道執行。

但是小香卻大為震驚。

車子在跳動著,她仍然忍不住問道:“公子,原來你懷疑玉無瑕就是神劍山莊的謝小玉,那怎么可能呢?”

丁鵬笑而不答,小香也就不問了。

她本是個可愛的女孩子,知道男人最討厭的就是喋喋不休的女人,雖然她是非常地想多說幾句的。

那輛豪華的車子停在神劍山莊前的河邊。

因為出現得很突然,莊中來不及作任何準備,所以那條華麗的畫舫也沒有放過來。

丁鵬不急,阿古也不急,小香自然更不急,他們就在河邊的碼頭上靜靜地等著。

他們似乎很有耐性,但是神劍山莊里的人卻失去了耐性,尤其是謝小玉,更是急得直轉。

幸好她并沒有急多久,謝先生就悄悄地到她身邊,悄悄他說了兩句話。

謝小玉的臉色稍寬了一點,走進另一間秘室,里面已有兩個老者。

他們雖然在外面罩上了黑色的外袍,但是在衣袂隱約間,仍然可以看到金色或銀色的底子。

謝小玉一進來,兩個老人都站了起來:“姑娘好。”

“金伯伯,銀伯怕,你們來時看見丁鵬的車子了?”

金獅點頭道:“看見了,事實上我們就是為此而來的。我們在路上聽說丁鵬的車子往這條路上走,我們就急急地趕來了。”

謝小玉皺眉道:“丁鵬突如其來,不知道是否為了玉無瑕的事?”

銀龍苦笑道:“誰知道呢?不過可能性很大,因為他連家都沒回,中途就跟青青分手上這兒來了。”

謝小玉道:“他怎么會知道的呢?那個柳若松實在該死,不該留下他的活口。”

金獅道:“這絕不會是柳若松泄漏的,他離開我們后,一直都在被監視中,沒有跟外人接觸過。”

謝小玉道:“那還有誰呢?此外再也沒有人知道我的秘密了。”

銀龍道:“如何泄密的老朽不得而知,但是絕不可能是柳若松,他心中對丁鵬的恨意比任何人都深,不會把這種事告訴丁鵬的。”

謝小玉嘆了口氣道:“可是丁鵬來了。”

銀龍想想道:“他的來意還不知道,也許他不是為了玉無瑕的事情而來。”

謝小玉道:“除此之外,他沒有理由再來。”

兩個老人又陷入了沉思。片刻后,銀龍道:“我先出去探探他的口風。”

“什么?銀伯伯,您要出去見他?”

銀龍道:“不錯,我去聽聽他的口氣,也想試試他的刀法是否真能夠天下無敵。”

金獅連忙道:“老二,那太危險了。”

銀龍笑道:“也沒什么。聽人家說得他有多神,已經超過了昔日的老鬼,我不去試一下,實在難以相信。”

金獅道:“那是毋庸置疑的,鐵燕兩口子在他刀下一招斷臂,有許多人在場目睹。”

銀龍冷笑道:“這倒不是我吹牛,使鐵燕兩口子一刀斷手,你我也有這個本事。”

謝小玉道:“銀伯伯縱然要會他,也不必揀這個時候、這個地方呀。”

銀龍笑道:“正是此時此地,老朽去會會他才有用,必要時你把一切都推在老朽身上便是。好在老朽與姑娘之間的關系,還沒有別人知道。”

金獅道:“老二,你一定要去,我也攔不住你,但是你一定要小心。”

銀龍道:“我知道,我們最防范的人不是丁鵬,而是那個老鬼,而且丁鵬對我們也沒有仇,他好像對老鬼的事還不知道。”

謝小玉道:“他一直相信自己娶的是一位狐妻。”

銀龍笑道:“那就讓他保持那個想法好了,我們也不必去說穿他,這對我們有益無害。他上次不殺鐵燕夫婦,今天想必也不會殺我,因為老鬼最痛恨的人就是那兩口子。”

金獅道:“老二,總之,你還是要小心一點,如果發現不是敵手,犯不上逞能,趕緊溜好了。”

銀龍點點頭去了。金獅道:“我也要走了,跟著去看看,見識一下丁鵬那無敵的一刀。”

謝小玉笑道:“金伯伯,你對銀伯伯好像很關心。”

金獅道:“我們是多年的老兄弟了,自然要關心的。”

謝小玉本來想問:“你們跟鐵燕夫婦也是多年的搭檔,怎么下得了狠心,置他們于死地的?”

可是話到口頭,她忍住沒問。她知道過去那一堆人、那許多事,其中內情的恩怨糾紛錯綜復雜,不是任何一個人理得清的,即使是當事人也未必見得完全明白。

可是,任何一件懸案如果揭開了,就是武林中一個驚天動地的大新聞,當然連帶著也要傷害到很多人。

別的不談,她謝小玉本身就是一個謎。

她是神劍山莊天下第一神劍謝家三少爺謝曉峰的女兒,這由于謝曉峰自己都沒否認,由著她住進了神劍山莊,似乎已經確定了。

神劍山莊有著赫赫的俠名,被武林中人視為圣地,可是這位女主人的一切卻又充滿邪意。

不僅如此,她還是一群殺手的女首領,是一個叫玉無瑕的女人的化身。

再者,她更與昔年魔教中的兩大長老金獅、銀龍有著十分密切的關系。

她的背后究竟有什么秘密呢?

這個答案似乎沒有人能解答。

但是天下沒有絕對的秘密,只有被保守的時間長短之分,遲早,秘密總會被人發掘出來的。

丁鵬仍是坐在車上,小香依偎在他的腳下,像一只可憐的小貓。

這個女孩子給人的感覺永遠是那么嬌弱可愛的,任何一個男人,只要有這樣一個女孩子擁在身邊,仿佛已經擁有了整個的世界。

她不是妻子,不是情人。

可是只要有她在身邊,男人可以忘記妻子,不要情人,因為她給人的是一種超越塵世的感受。

她是一個女人,但是她卻能給男人一種升華的情欲,她給人的滿足是純心靈的。

只有兩種男人,才會在她的身上興起情欲之思。

一種是最粗俗的男人,根本無視于她的靈性所在。

另一種是最超俗的男人,在完全接受了的靈性之后,仍然能感受到她的女性的魅力。

丁鵬自然不是一個粗俗的男人。

但丁鵬也不會是一個最超俗的男人,可是他把小香擁在懷中時,居然興起了一絲綺思。

那不是情欲的沖動,他只想把這個滿體芳香的女孩子脫光了衣服抱在懷中,把鼻子湊在那嬌嫩的肌膚上,直接地聞一聞那種芳香,不知道又是如何的一種情景。

也許在那之后,他還會再做些什么,但是在目前,他心中涌起的卻只是一個念頭。

一個很美的、無邪的、不過在別人看來卻是很香艷的念頭。

正因為這是一個在別人眼中看起來就不很神圣的念頭,所以丁鵬才感到時與地的不對。

只不過丁鵬是個想到就做的男人。

他有了那個念頭,立刻就會將之實施:“阿古,把車子調頭,找個地方歇下,我們明天再來。”

現在不過是中午,距離明天還早得很,既是明天還要來,何不多等一下呢?

因為從這兒到最近的市鎮,乘車子也要走一個時辰的路。

但是阿古是個最忠實的仆人,他只接受命令,從來也不問為什么的。

所以他立刻就掉轉了車頭,驅車向來路行去。

那四匹駿馬在他的操縱下,已經非常地馴服了。

它們每一匹都是日行千里的名種良駒,乍然用來拉車子,還有點不習慣,也有點不甘心。

時日一久,它們已能習慣了,而且也能表現得非常優秀,配合得非常和諧。

當它們開始奔馳時,八條前腿同時舉起,也同時落地,八條后腿同時跟進,把車子拉得像飛一般的前進。

四匹奔馬拉著一輛沉重的大車子,在行進時要想停下來是很困難的事。可是它們在奔出百來丈則時卻停了下來。

阿古并沒有控制它們,是它們自己停下來的,八條前腿舉空之后,它們居然控制住自己沒往下落的后腿,一連向前跳了幾下,以抵制住車子的沖力,使車子停下來。

因為路中心站著一個人。

一個銀色衣裝、戴著銀色面具的人,面具下飄著銀白色的長衫,因此,可以知道這是一個男人,一個老人。

這些馬匹并沒有訓練過見人要停的習慣,有了阿古那樣一個御者,實在不需要那種訓練了。

如果是個來不及躲避的路人,阿古的長鞭可以在馬匹沖到對方之前,把他卷起來放到路邊去。

有一回前面有個老頭兒,騎了一頭發了性子的草驢,賴在路中心,既不走也不讓。

阿古的車子沖到,長鞭一卷,連人帶驢都安放在一邊去了。人驢安然無恙,倒是旁邊目擊的路人嚇昏了兩個。

假如是存心找岔擋路的,阿古一鞭橫掃過去,任何障礙也都排除了。

可是這個老人居然能叫在奔跑中的駿馬自動卻步,能使天神般的阿古停鞭不動。

這個人實在是很了不起。

他只站在路中心,紋風不動,可是他身上卻有股無形的、懾人的威力透射出來,使人不敢冒犯他。

丁鵬的手玩弄著小香的柔發,這已經成了他一種習慣,坐在車子里的習慣。

車子乍停,小香拾眼向外看了一看,忽地驚呼出聲:“銀龍長老!”

丁鵬卻仍然在卷弄著那一綹柔發,漫不經心地說:“是昔日魔教中的銀龍?”

小香點點頭。丁鵬再問道:“鐵燕雙飛跟他是一伙的?”

小香又點點頭,卻低聲道:“他在四大長老中排名第二,比鐵燕夫婦高得多了。”

丁鵬笑了一笑:“那也不值得大驚小怪的呀,他們好像都背叛了魔教。”

小香點頭道:“是的。他們跟金獅長老,都跟五大門派暗中串通,背叛了門戶,把魔教擊潰了,否則魔教的勢力也不會消亡得這么快。”

丁鵬道:“昔日魔教的作為,當真已到了天怨人怒的程度了嗎?”

小香囁嚅地道:“這個……婢子不清楚,不敢直言。”

丁鵬道:“沒關系,你說好了,照你的意思說,你認為他們如何?”

小香道,“我出生的時候,魔教已經淪亡了,所以我并不清楚,但是根據后來的聽說,魔教的一些作為,的確是招致天怨人怒。”

丁鵬道:“那么他們叛教倒是順天應人了?”

小香道:“不過據婢子后來的了解,內情又并非如此,魔教的教規雖然與中土不完全相同,但是他們卻很有紀律,不準隨便殺人的。”

“那又為什么惹得天人共憤呢?”

“那是因為魔教的教主在參練一種新的武功,閉關參修,把教務交給他們去處理。他們倒行逆施,才使得魔教聲譽日降,成為武林的公敵。等教主功成出關,他們為了怕教主降罪,又出賣了教主,跟五大門派串通一氣。”

“這么說來,作孽的是他們了?”

“據婢子的了解是如此了。”

“五大門派難道不知道嗎?”

“這個不清楚,但是教主閉關是一件秘密,外人不知道,魔教中人也很少知道。他們把責任推在教主頭上,造成有口莫辯之勢。”

丁鵬點點頭:“五大門派的掌門人約了謝曉峰,才把魔教教主逼下了祁連山。”

“是的。要不是謝曉峰,五大門派的掌門人縱然聯手,也不是教主的敵手。”

“謝曉峰似乎是個很講理的人?”

小香道:“謝大俠并不明內情,而教主也不肯解釋。”

丁鵬道:“為什么他不肯說明呢。”

小香道:“那時他并不知道四名手下已有三個叛變了,縱然對他們的作為不滿,卻也不能把罪過推在下屬的頭上,他原是個高做的人。”

高做的人,也是勇于負責的人。

丁鵬的臉上已經現出了一絲敬意,抱起了他的刀,跨下了車子。

車上的阿古似乎已為老人的威勢所屈,一動都不動,但是丁鵬卻很從容,沒有受到影響,只笑了一笑問道:“剛才我們在車上的談話,你聽見了沒有?”

“老夫的耳朵并不聾。”

“小香的敘述是否有不公平的地方?”

銀龍道:“武林中的事,很難用公平來衡量的。老夫固然可以找出一堆理由來辯解,但口舌之爭是最無聊的事。”

丁鵬道:“很好,痛快,痛快!閣下不失為一個梟雄。”

銀龍一笑道:“我是來領教你的刀的,同時也想問你一句話,教你刀法的人是誰?現在何處?”

丁鵬道:“在你之前,鐵燕雙飛也問過,他們在斷手之后,情愿一死來換取這個答案。”

“老夫的情形不一樣,老夫的手還好好的。”

丁鵬道:“你用什么武器,可以拿出來了。”

銀龍笑笑道:“老夫自然也是用刀的,但是老夫的刀不如你手中的刀,不拔也罷,老夫就以空手領教。”

丁鵬等他說完了這句話,刀已出手,一刀迎面劈去,銀龍看著刀勢過來,端然不動,直等刀鋒到了他面前一丈之處,他的眼中才流露出畏色,身形急速后退。

丁鵬沒有追,而且已收刀回鞘,回到了車上。

銀龍退了五六丈才站住,才叫出一聲:“好快的一刀!”

說完這句話,他的人自頭頂分裂成了兩片。

好快的一刀!好邪的一刀!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