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圓月彎刀 >

第一九章 小香

小香約摸是十六七歲的樣子。

梳一條大辮子,永遠是光光亮亮的,人也是光光亮亮的。她長得不算好,但絕不難看。

她叫小香,因為她身上經常是香噴噴的。

她的身材雖然嬌小,但看起來卻已像個十足的女人,但不像個成熟的女人。

但她的確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

一定需要下個定義很難,因為她的性格與外貌,給人的感覺就非常矛盾。

她是那種男人看了很喜歡的女人。

但只是喜歡拉著她的手,甚至于把她抱在懷中,吻吻她的臉,卻不想跟她上床的女孩子。

丁鵬跟小香很熟,當青青不在他身邊的時候,經常是小香陪伴著他談天、下棋、吟詩、對句。

丁鵬也拉過她的手,抱過她坐在腿上,甚至于聞過出自她頸子里的香味。

但是丁鵬沒有跟她上床。

她是個非常好非常好的解悶消遣的好伴侶,卻始終刺激不起男人的情欲。

或許是因為她身上的香味。

這是一種很特殊的香味,與生俱來,不是哪一種花、哪一種香料所能散發的。

這種香味使人有一種圣潔之感。

丁鵬不是個道學夫子,也沒有把男女之欲認為是罪惡,相反地,他還認為很神圣。

所以,他受了秦可情的可笑欺騙,會感到很憤怒、很傷心、很灰心,因為他是一個情與欲、靈與肉一致的人。

所以當他的愛情在青青那兒新生的時候,他會那么樣的忠實。

謝小玉那樣誘惑他他都無動于衷。

所以,他即使受了百花釀中迷情春酒的作用,仍然能毅然擺脫謝小玉色身的誘惑。

所以他寧可花錢來買女人,來解決他身中的媚毒,而且也用這方法通知青青,他如何需要女人。

當他跟小云在一起的時候,他毫無愧作,因為那是青青為他安排的。

所以當小香爬上他的床為他穿褲子時,他倒是感到很驚奇,連忙道:“小香,我的毒已經全解了。”

小香的臉居然紅了,推了他一下道:“誰跟你說這些,我只是要替你穿上褲子,叫你出去一下。”

“出去干什么?”

“你也不看看天,已經第二天中午了。那些得了你厚賜的女人要來向你道謝,你總不能這個樣子出去吧?”

“把金子付給她們,叫她們走路好了,哪來這些啰嗦。”

“爺,不可以這樣子。她們也是人,也有人的尊嚴,你不可以對她們這樣子,尤其是有幾個人,她們拒絕爺的金子。”

丁鵬感到奇怪了:“她們不要金子,難道還嫌少?”

小香笑笑道:“不是少,十兩金子一夜,實在很高了。她們是感激公子把她們叫了來,也不要求她們什么,還讓她們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頓、玩了一夜,就像是朋友一樣,所以她們很受感動,怎么能要朋友的錢呢?”

丁鵬道:“這幾個女子倒是蠻有骨氣的。”

小香笑道:“也有人說名滿天下的丁公子叫她們陪酒,是她們的光榮,很可能今后她們的身價會高起來,自然也不能夠要公子的金子。”

丁鵬道:“這種說法雖然現實一點,但是比前一種可愛,至少她們說的是真話。”

小香道:“難道公子以為前一種不是說的良心話?”

丁鵬道:“婊子無情,我不相信她們會有情義。”

小香笑道:“公子對女人看法太偏激了。”

丁鵬道:“絕不會,我對可敬的女人絕對恭敬,但是對可卑的女人也絕不客氣。”

小香笑道:“公子怎么知道她們是無情無義的呢?又怎么知道她們的感激不是真的呢?’、丁鵬笑笑道:“這很好證明的,還有幾個人在外面?”

小香道:“大概是十來個吧,她們堅持要見到公子辭行才肯回去。”

丁鵬一笑道:“看樣子我非得去見見她們了?”

小香道:“是的,不管是真情也好,假義也好,公子總得敷衍一下。”

丁鵬穿了衣服,整理了一下頭發,來到外面。

果然殘席未收,有十來個粉頭,包括昨夜的紅紅與仙仙在內,都還在等候著。

丁鵬笑嘻嘻地道:“怠慢大家了。”

嬌聲軟語地請安后,紅紅道:“丁公子說哪里話來,這樣盛情款待,我們說不出的感激。”

丁鵬微笑道:“大家也別客氣,我原該陪大家在這兒歡聚一夜的,可是拙荊來了,我只顧跟拙荊談話,對各位大失禮了,希望大家玩得還高興。”

仙仙道:“公子這么說,我們就更不敢當了。雖然,我們經常侍酒陪宴,但也只是站在一邊侍候。即使有時客人要我們坐下來,為了身份,我們最多也只是拿起筷子意思一下,不像昨天,可以真正地盡情吃喝。”

紅紅道:“所以我們覺得實在不能再拜受公子的賞賜了,萬請公子收了回去。”

丁鵬道:“那怎么可以呢!耽誤了大家寶貴的時間,我已經萬分抱歉了,而且承大家的情如此捧場,如果再不要錢,我就太愧對朋友了。”

仙仙道:“公子拿我們當朋友看待,我們受寵若驚,怎么可以收受公子的賞賜呢?”

丁鵬一笑道:“朋友有分擔痛苦的義務的,各位是否也應該為我分擔一點痛苦呢?”

仙仙道:“公子說笑話了,我們怎么夠資格為了公子分憂呢?”

紅紅卻道:“那倒不一定,我們能做什么,公子一定清楚,只要是公子要我們做的,吩咐一聲,我們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丁鵬大笑道:“好!好!夠交情。你們知道我最大的痛苦是什么?”

仙仙道:“這……我們可不知道。”

丁鵬道:“我最大的痛苦就是金子大多,不知道怎么花掉,你們若是我的朋友,就該幫我花掉一點,因此你們要推辭,就是不夠朋友了。”

眾女都怔住了,誰也沒想到丁鵬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丁鵬道:“而且你們留到現在才走,足見是比別人交情要深一點,所以你們要加倍地負擔我的痛苦才是。小香,各位姑娘加封十兩金子,著人送到她們的香閨。”

那些女郎先是一驚,繼而個個喜動顏色,過來稱謝不止,紅紅道:“早知丁公子是這種痛苦,我們就會多負擔一點了。”

丁鵬笑道:“我是個很重感情的人,要你們多負擔一倍,已經很慚愧了,因此絕不敢再增加你們的負擔。”

紅紅笑道:“我只是說笑,世上既沒有這種痛苦,而且也沒有這種分擔的方法,那就謝謝公子了。”

丁鵬道:“不過,紅紅,我倒是希望能夠聽一句真心的話,你們是真的不要我的金子嗎?”

紅紅頓了一頓才道:“假的。昨天雖然來了有五十個姑娘,但大部是客串的,獨有我們這一些才是真正在班的。”

丁鵬“哦”了一聲道:“那又怎么樣呢?”

紅紅笑道:“我們總要表現得比她們高明一點。如果只拿了十兩金子,雖然也是一筆大數目的,但是卻顯不出我們科班出身的特殊了,無論如何,我們總應該比他們多賞一點才有面子呀。——所以你們就來了這一手欲進先退的手腕。”

紅紅道:“公子如此大的手筆,想必不會在乎幾兩金子的,”丁鵬道:“高明,高明,假如我是個死心眼兒,真把你們的話當了實情,你們不是損失大了?”

紅紅道:“我們倒是希望如此,如果丁公子把我們當朋友,我們收獲會更大。”

“哦?這倒要請教請教了。”紅紅笑道:“第一,我們可以名正言順他說,名聞天下的第一公子丁大俠是我們的朋友。這一來以后光顧我們的客人一定會多了,甚至于更可以把身價提高幾倍,也會門庭若市,這是細水長流的收獲。”

“佩服,佩服,是否還有別的收獲呢?”

紅紅道:“有的,其次在丁公子身上。您既然把我們當朋友,我們有個急難向您求告,哪怕是五倍十倍,想必公子也不會小氣的。”丁鵬道:“我的確不會,只要用錢就能幫助朋友,在我說來是太容易的事了。紅紅、仙仙,我不得不向你們致敬,行家行事,畢竟是跟票友不同。”

紅紅一笑道:“不過公子也不簡單,只多花了十兩金子,就把我們給打發了。好在我們多少也有了收獲。謝謝公子了,我也不說那些什么下次再見的客套話了,我知道像這種事,也不會有第二次了。”

她們喜喜歡歡地走了。

丁鵬嘆了一口氣,然后笑問小香:“現在你是否還認為她們有情有義?”

小香默然無言良久,笑道:“婊子就是婊子。”

丁鵬一笑道:“你說這句話以及你先前對她們的看法錯了,相信了她們的話,并不足為奇,因為你不是婊子。婊子無情固然不錯,但婊子也是人,是人就不會無情。”

小香忍不住道:“公子,說婊子無情的是你,說婊子有情的也是你,倒把我給弄糊涂了。”

丁鵬笑道:“婊子不是無情,無情又怎能夜夜春宵、顛倒眾生?她們是大多情了。——多情又如何?”

“情到濃時情轉薄,多情就顯得更無情。”

“那么她們就沒有一點真情了嗎?”

“不,她們雖然寡情薄義,卻不是沒有真情,而是她們對男人的花言巧語聽多了,用虛情假義也應付多了,把真情深藏心底,不容易發揮出來而已。可是她們一旦對哪一個人動了真情,就會生死不渝,不計任何犧牲,所以有許多感人的故事,都是在妓院中發生的。”

小香笑笑道:“公子似乎對妓女了解很深。”

丁鵬一笑道:“倒不是很深,只是我知道在昨天那種情形下,不可能得到她們的真情,十兩金子,也買不到婊子的真情,如此而已。”

“至少公子經常跟她們接觸了?”

丁鵬搖搖頭:“說來你也許不信,昨天是我第一次如妓來侑酒。我這輩子也沒進過一次妓院,所以我才在客棧中大手揮霍,叫別人去替我把人召來。我若自己撞了去,很可能上頭上腦,招來一堆笑話,而客棧外面,等著看我笑話的人還多著呢。”

小香笑道:“公子,客棧外面沒有人了。”

丁鵬倒是一驚道:“沒有人,那一批跟在后面的討厭蟲都不在了?”

“是的,小姐跟小云進來時,婢子就在外面等著,到了半夜,他們都走了,走得一個都不剩了。”

丁鵬顯得很吃驚,他并不喜歡有人跟著,甚至于還很討厭他們陰魂不散地跟在后面。

可是突然聽見那些人都不見了,他倒感到不安了。

突然的事總是使人很驚訝的。

不了解的事總是使人不安的。

人到哪兒去了呢?

“人到哪兒去了呢?”

丁鵬問過阿古,那等于是白問,因為阿古就算知道,也無法回答的。

他不會說話。

啞巴也有方法表達意思的,但是阿古卻只是搖搖頭,那表示他是真的不知道。

“人到哪兒去了呢?”

丁鵬在車子里問小香,小香搖搖頭道:“婢子不知道,婢子只看他們一個個勿促地走了,像是發生了什么重要的大事,但是婢子要守衛住客棧,無法跟去一探究竟。”

丁鵬搖搖頭道:“我問的不是這個,這個問題我已經問過一次,你也已經回答過了。再問一次,也不會有新的答案的。”

小香一怔道:“公子問的是誰呢?”

丁鵬道:“我問的是青青跟小云。”

小香道:“她們走了。”

丁鵬道:“我也知道她們走了,我要問的是她們上哪兒去了?做什么去了?”

小香道:“婢子也不知道。快天亮的時候,小姐把婢子叫進去,吩咐婢子留下侍候公子,她就帶著小云走了。”

“既沒有說上哪兒去,也沒有說為什么?”

小香道:“沒有,婢子是不該問,也不能問的。”

丁鵬道:“我是她的丈夫,她至少應該告訴我一聲。”

小香笑道:“公子,小姐對你情深,她絕不會做出危害你的事,更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

丁鵬道:“這個我相信,但是做妻子的應該陪在丈夫身旁的。”

小香一笑道:“小姐不同,她不是人,她是狐。”

“狐又如何?”

“狐有狐的生活,不屬于這個世界,狐的生活天地是在深山大澤、荒郊古寺之中,人跡罕至之處。”

“昨夜她又怎么來到鬧市呢?”偶爾一駐人間是可以的,久了就會毀卻道基的。”

“可是她卻把你留下來侍候我。”

小香的臉紅了一下道:“婢子不是狐,是紅塵中碌碌的人,所以無妨。”

丁鵬大笑道:“難怪我早上在你后面摸不到尾巴。”

小香的臉更紅了,低聲道:“公子在小姐跟小云的身上摸到尾巴沒有?”

丁鵬眨眼道:“這個我倒是也沒有發現過。”

小香笑道:“狐若是露出了尾巴,就是還不夠資格到人間來混,也就不成其為狐了。”

丁鵬又大笑道:“這么一說,你究竟是人還是狐,我倒也難以分辨了。”

小香不是狐,因為她沒有一點狐意。

狐是不堪寂寞的,小香能安于寂寞。

狐是變化多端、神通廣大的,小香卻很平凡,她會一點武功,卻不會法術。

狐是需要伴侶的,不管是天狐也好,靈狐也好,野狐也好,這三種境界的狐都需要伴侶。

天狐求同參共修的仙侶。

靈狐求共同生活的愛侶。

野狐則無所選擇,來者不拒,因為它們求的是可資采補挹注、享受情欲的孽侶。

小香卻什么都不是,她只是一個侍女,盡到了她侍女的本分,侍候丁鵬的起居飲食,梳洗櫛沐,一切瑣事都做,就是不陪他上床。

小香的身上很香,皮膚很白,是個非常可愛的女孩子,但是她卻不喜歡被人像女人一樣的愛她。

丁鵬可以攬著她的肩膀,并坐在車上,欣賞著窗外的風景,聞她身上醉人的幽香。

也可以握握她的嫩手,捏捏她的粉頰,說兩句俏皮的話,使她的臉紅得像朵山茶花。

這個女孩子,柔順得像一頭小貓,純凈得如同一個嬰兒,使人喜歡接觸她,卻又不忍心再進一步去攫取她。

丁鵬不知道進一步去要求她的時候是否會遭到拒絕,因為他們只要身體靠得很近的時候,她就顯得畏縮,似乎總帶著一點戒備。

不過丁鵬從沒有提出這要求,也沒有作過暗示,因為他并不是一個重色欲的人。

他本身的戀愛觀就是帶著點夢幻的,趨向于心靈的。

因為他第一次接觸到的那個女人就是肉欲型的,傷透了他的心,所以他最鄙視那些輕易向男人獻身的女人。

他雖然不是圣人,但他的愛情卻是神圣的,所以謝小玉向他施展媚力,卻挨了他一頓狠揍。

跟小香這樣的女孩子在一起,是他最欣賞的生活了。他們沒有目的,沒有急事,慢漫地、盡興地游覽每一處名勝古跡。

丁鵬人很聰明,卻沒有讀過大多的書,他少年時,幻想著要在武功上出入頭地,把大部分的時間都用來練劍了。如果不遇見柳若松,他也許會成為一個頗有名氣的年輕劍客,但不會成為今日的丁鵬。

因此他的行程是歸程,他想回到那座從柳若松那兒得來的萬松山莊,以及他為了打擊柳若松而在對面所建的那一所華宅去。

那不是他的老家,卻是他的家,何況家中還有他的妻子青青在等著。

青青雖然沒有告訴他上哪兒去了,但是一定會回到他們的家的。

他們的車子已經快接近了。

阿古在前面駕著車,小香坐在他的身邊,發散著她醉人的幽香。

唯一不同的是車后不再有那些好事的江湖人跟著了。

而且使得丁鵬感到奇怪的是這幾天他們一路行來,所感到的寂靜。

在鬧市中,自然無法避免遇到別人,但是那些人卻似乎都有意地避開他。

他投進了客棧,店中的人都戰戰兢兢地接待他,然而當他第二天離棧時,發現偌大的客棧,竟只有他們這一起人投宿,其余的人都悄悄地退出了。

他進一家酒樓,原本鬧哄哄的酒樓會變得肅靜下來,然而他離開時發現只有他們這一桌客人了。

在大街上,沒有人敢看他一眼。

走到大路上,他的車子可以長驅直行,不必怕撞到人,因為沒有人了。

就好像他的身上帶著瘟疫似的。

丁鵬很奇怪,只好問小香。小香卻笑道:“公子是天下第一的高手名人,他們自然不敢過來冒犯。”

“難道每一個雄踞第一高位的人都是如此的?”

“大概是如此吧,謝曉峰也曾有過這種情形,所以他才會有一段時間拋棄了劍,拋棄了三少爺的名頭,匿身在一家小客棧里做馬夫。”

“可是謝曉峰不會像我這樣子吧?”

“是的,公子比他幸運,也比他神氣,他的神劍無敵,卻還有很多仇家、很多不服氣的人要找他比劍,要殺死他。他沒朋友,卻還有一堆仇人,所以他沒有這么空閑,他要應付那些接二連三的暗算和襲擊。”

“我也結下了不少仇人。”

小香笑道:“可是公子的神刀尤甚于當年謝家的神劍,連你的仇人都不敢來找你報仇了。”

丁鵬搖搖頭道:“我總覺不是這么簡單。”

小香道:“那就是有什么大陰謀在進行著,準備要對付公子。這是大風暴要來臨前的平靜。”

丁鵬一笑道:“這倒還差不多,我倒希望他們快點來,免得這樣子悶得人難受。”

小香卻憂慮地道:“可是公子連仇人是誰都不知道,隱在暗中的敵人是最可怕的。”

她忽然停下了嘴不說話了,因為她看見丁鵬的眉頭皺了起來,用手捂著鼻子。

人只有在聞到惡臭時,才會捂著鼻子。

小香天生異香,惡臭自然不是從她身上發出的。

臭味是從路邊的林子里傳出的。

丁鵬吩咐阿古停車,走到林子里一看,終于發現了惡臭的來源——尸臭。

尸臭是天下最難聞的一種臭氣。

臭是一種惡氣,卻并不都是令人討厭的。

臭豆腐越臭,越能令人激賞。

有人喜歡扳開腳丫子,捏下一點腳汗、灰垢跟腳皮的混合物,放在鼻子前聞一下,據說,那是一種享受。

有人喜歡吃臭腌蛋,吃臭魚、臭肉、臭咸菜。

甚至于有人在放屁時,還會抓上一把,放在鼻前聞一下,而現出怡然自得之狀。

狗喜歡吃屎。

這世上盡多的是逐臭之徒,見怪不怪,已經不足以令人感到奇怪了。

但是絕沒有人會喜歡聞尸體發出的腐臭之味。

那是一種令人作嘔的、惡心的氣息,丑惡而充滿了死亡的意味。

只有兩種動物不怕這種臭。

一種是蒼蠅,一種是蛆。

據說在大漠上有一種專食腐尸的禿鷹,它們也不怕腐臭,而且還特別喜歡,老遠就能聞到而找了來,但是這兒是江南,沒有食尸鷹。

可是有營營密聚的紅頭蒼蠅以及蠕動的蛆蟲。

丁鵬走進林中,“嗡”的一聲,蓬起了一大片的蒼蠅,然后又慢饅地停了下來。

停在滿地的腐尸上。

這一堆尸體足足有十幾具之多,死的時間還不會太久,因為臭氣只從他們的口鼻中透出,內臟雖然已經開始在里面腐爛,還沒有爛出來。

可是蛆蟲倒孵化得快,已經在死人的耳朵孔、鼻孔里爬出爬進了。

從服飾看,這些都是江湖人,他們的身體旁邊都還有兵器,只是劍未離鞘,或是才拔出一半。

丁鵬勉強捂住了鼻子檢視其中一具,翻來覆去看了一陣后,他發現身上都很完整,沒有任何的傷痕,致死的原因是喉頭的一擊,那致命的一擊只留下一道瘀青,卻已震碎了他們的喉骨。

一連十兒具尸體都是如此,小香不禁發出一聲驚呼。

丁鵬回頭問道:“你叫什么?”

小香道:“這些……這些死人……”

“你認識他們?”

小香頓了一頓才點點頭道:“他們都是前些日子跟在公子車后的人。”

丁鵬道:“奇怪了,只是一些二三流的江湖人,不會結下什么厲害的仇家,是誰會殺死他們呢?”

他又檢查了一下尸體道:“這是被人用掌刃切中喉部而死的,出手的人武功極高。”

阿古上前,在幾個人的喉頭抹了一下,然后攤著手掌,伸給丁鵬看。

他的手掌也是黑色的,所以才看得清楚,上面沾了一些銀色的碎屑。

小香不禁驚訝道:“銀龍手?”

丁鵬淡淡地問道:“銀龍手是什么?”

小香頓了頓才道:“銀龍手是一種武功,也是一個人。這個人的手臂是銀的,刀劍都砍不斷。他殺人的時候。都是用手掌切中人的咽喉,喉骨立斷而死。”

丁鵬道:“這個人莫非已經煉成了金剛不壞之體了?”

小香畏怯地道:“婢子不太清楚,好像是他的手上,戴了一副銀色的手套,身上穿了銀龍鱗甲,臉上戴著銀色的面具,頭頂銀盔……”

丁鵬笑道:“那不是成了個銀人了?”

小香道:“公子,婢子不是說笑,是真有此人,他是魔教的四大長老之一。”

“魔教的四大長老?”

小香點點頭道:“是的,魔教有四大長老,就是金獅、銀龍、銅駝、鐵燕。”

丁鵬道:“鐵燕長老就是被我削斷手臂的那對夫婦嗎?”

小香道:“是的,他們夫婦兩人合稱鐵燕雙飛,但是只有丈夫才是長老,只不過他們夫婦時刻不離,任何時間都在一起,所以才有鐵燕雙飛之名。”

丁鵬道:“這么說來,這銀龍是代鐵燕來找我報仇的了,那他該來找我才是,怎么會找上這些人呢?”

小香欲言又止。丁鵬感到不耐地道:“小香,有話你就干脆他說,不要吞吞吐吐。”

小香道:“這個婢子不清楚,不過聽外面傳言,魔教中的四大長老,金、銀、鐵都背叛了魔教。”

“哦?一門長老居然有三個背叛本門,難怪他們要滅亡了。”

小香道:“昔年魔教稱霸武林,使得各大門派都被壓得抬不起頭來。五大門派的掌門人想盡了方法,終于先后將三個長老都買通了,更邀得了神劍山莊的謝三少爺之助,率眾直攻魔教總壇,聯手將魔教教主逼到懸崖上,墜落絕谷而死,魔教的勢力才被瓦解。——鐵燕長老身上有免死金牌,也就是那時送給他們的?”

小香道:“大概是吧,因為四大長老在魔教中時殺死的武林人士太多了,為了避免以后的人找他們報仇,五大門派才送了他們一塊免死金牌。”

丁鵬道:“魔教的勢力既然如此之盛,四大長老的地位又如此之重要,他們為什么要背叛魔教呢?”

小香道:“這個婢子就不知道了。”

“總有一些傳說的吧?”

“這些事本就十分秘密,除了五大門派的掌門人外,知道的人也很少,因為魔教本就是個秘密的宗派,勢力雖大,卻極少公開活動,一般的江湖人甚至于不知道有這么一個宗派,所以傳言也不多。”

“你又怎么知道的呢?”

小香怔一怔才道:“婢子因為追隨小姐,接觸的都是狐,狐是神通廣大、無所不知的,而婢子又喜歡聽一些江湖上的事,點點滴滴積聚起來,才知道一些。”

“哦?青青是否知道呢?”

“小姐知道的比婢子還少,她修的是天狐道,根本不理塵世俗務。”

“有誰知道多一點?”

小香一笑道:“恐怕沒有了。武林中的事婢子是知道得最多的一個,因為婢子一直就留心這些事。小姐要婢子追隨在公子身邊,也就是因為公子對江湖上的事知道得太少,要婢子隨時提供給公子參考。”

“目前這件事你就不知道。”

“婢子不是已經探明行兇者是銀龍長老了嗎?”

“可是有關銀龍長老的事,你卻知之不詳。比如說他為什么要背叛魔教,又為什么要殺死這些人,你都不能給我一個答復。”

小香道:“明天婢子打聽清楚,再回稟公子好嗎?”

“明天你就知道了?你找誰打聽去?”

小香道:“婢子可以行法召狐來一問就知道了。”

“你還會召狐之術?”

“是的,老主人是狐中之帝,舉幾天下煉狐,俱受老主人的管轄,婢子自然也懂得召狐之法。”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