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圓月彎刀 >

第一八章 別有用心

四匹駿馬拖著一輛豪華的車子在路上飛馳著,阿古的長鞭在空中飛舞著。

丁鵬離開了神劍山莊后,只對阿古說了一句話:“用最快的速度,到附近最大的城市去。”

對阿古說話最省事省力,不必作多少解釋,只要最簡短的命令就行了。

所以等車子下了華舫,阿古立刻就驅車疾行了。

這輛車子已經是丁鵬的標志、丁鵬的象征,雖然大家沒有看見丁鵬,但知道丁鵬一定在車子上。

所以大家都讓開了,看著阿占趕著車子疾馳而去。

沒有人去問丁鵬在神劍山莊如何以及他跟謝曉峰一戰如何。

那已經由謝先生向大家說明過了。

丁鵬跟謝曉峰那一戰沒有勝負,每個人都已知道,大家也都很高興,可是,仍然有人忍不住想跟在后面,看看又發生了什么事。

了公子如此急急地趕路,必然是發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這種熱鬧豈可放過?

哪怕自己有再重要的事,也得放下來去看看究竟,何況他們也不會有什么太重要的事。

江湖人最逍遙的地方,就是他們很閑。

他們不必為生計去操心,卻也不愁生活,腰里似乎有用不完的銀子,雖然也沒有誰大富大發過,但江湖人很少有人餓死過。

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如何賺錢的,但每個人都這么很寬裕愉快地活著。

似乎有許多莫名其妙的方法養活著這些莫名其妙的人,而他們也為著許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忙著。

現在追著丁鵬的車子就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

他們當然認識丁鵬,但丁鵬卻未必認識他們。

丁鵬走得這么急,當然不會停下來等他們,就算丁鵬被他們追上了,也不會招待他們吃一頓。

可是他們追得很起勁,至少比拉著車子跑的四匹駿馬還要起勁。

馬是因為受了阿古的鞭策,才拼命地跑著。

沒有人鞭策著他們,他們也同樣舍命地跑著,兩只腳去追十六只腳。

那是很辛苦的事,幸好車子到了大路上,速度必須慢下一點,因為大路上畢竟還有很多其他的行人。

但也只是慢了一點而已,車子仍然馳得很快。

忽然,有一個小孩子從岔路上跑了出來。

那只是個七八歲的小男孩,他是為了飛揚的塵頭所吸引,跑出來看熱鬧的。

只是他跑的方向不對,擋在路中間。

馬拉著車子急沖了過來,誰也無法使得它們停止,眼看車子跟馬就要沖上那個孩子。

被這么一群奔馬、一輛大車壓過去,那個孩子等于是死定了。

長鞭一卷,小孩子飛了起來,被輕輕移到路邊放下,車馬飛馳而過。

那孩子一無所覺,還在拍手歡呼。

別的人都為他捏了一把汗,然后也忍不住歡呼了。

好精的御術,好精的鞭法,好深的功力!

三者缺一,都無法保全那孩子,但是阿古卻巧妙地做到了。

追在后面的人發出的歡呼聲阿古是聽不見的,他是個聾子還兼啞他能聽懂人的說話,那是由口形上讀出來的。

他也能覺察極為細小的聲息與變動,那不是靠聽覺,而是靠靈敏的感覺。

不過那些跟在后面的人卻十分滿足,他們目睹了一次奇跡,似乎已經值回這一場辛苦了。

馬車進了城,停在一家最大的旅館前面。

跟來的人沒有看見丁鵬進去,固為他們到得遲了一步,但是,他們卻看見了客棧里的伙計紛紛地走出來,分散到四周去。

他們好像是要去辦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些江湖人雖然不敢去問丁鵬,卻敢抓住這些伙計們來問的,一個伙計就被抓住了。

“那位丁公子是不是住在你們店里?”

“是的,他包下了最好的一個院子,有花園、花廳,還有十幾個大房間。”

“他只住一個人嗎?”

“不!兩個人,還有一個趕車子的,像尊金剛。”

“兩個人要住那么大的院子干嗎?”

“不知道,或許是要請客吧。”

“請客?他要請誰?”

“不知道,但客人是很多、很重要的客人,因為他要他們向城里最好的酒摟里去訂下十桌最好的酒席,然后又要我們把城里最漂亮的妓女都叫了去,至少要叫五十個。”

“城里最漂亮的妓女有多少?”

“天地良心,連最丑的加上去也不到五十個,可是那位公子出手太豪華了,每一個妓女賞銀是十兩金子,因此沒有也得給他找去。”

“找得到嗎?”

“有十兩金子,即使不是妓女也肯賣一次了。我有兩個妹妹,加上我老婆,就可以抵三個了。”

“什么?你要把自己的老婆跟妹妹叫去當妓女?”

“是的,一次能賺十兩金子的機會實在不多,只可惜我的女兒大小,只有五歲,否則我還可以多賺十兩。”

問話的人嘆了口氣,放開了手道:“那你就快去吧,別耽誤了你發財的機會。”

他實在佩服這個伙計,但是居然還有兩個更叫他佩服的人出現了。

那是一對姊妹,而且是江湖上小有名氣的女劍客。

姊姊叫杜玲玲,妹妹叫杜珍珍,一個外號叫黑水仙,一個叫白水仙。

她們并不十分美,但也不十分丑。

她們是一家不大不小的鏢局的鏢師,而她們的劍法既不算太高,也不算太差。

所以她們既不算大有名,也不是默默無名。

她們的年紀既不太大,但也不小。

可是她們此刻做的事卻十足地驚人。

杜玲玲叫住了那個伙計道:“喂!你一時找不到那么多,就把我們姊妹倆也湊上如何?”

伙計直了眼,他倒不是奇怪她們肯毛遂自薦,因為他根本不認識她們,他只是舍不得讓人分了財氣去。

杜珍珍明白他的意思,笑著把兩塊銀子塞在他手里:“我們不要金子,那全部歸你,而且還貼你二十兩銀子。”

伙計幾乎以為兩個女的發了瘋,但是他自己卻是個很正常的人,因此他沒有放過這個機會。

不但收下了銀子,而且還問道:“二位姑娘,你們還有沒有同伴也要干同樣買賣的?”

杜玲玲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倒是不知足呀,像這種好生意做一回還不過癮?”

那伙計笑道:“上個月我算了個命,看相的王瞎子說我今年會走偏財運,會發一百兩金子的橫財。我起初以為他胡說,哪知道今天財神爺果然來照顧了。我家里有三個人,加上二位姑娘就是五十兩了,王瞎子的相既然如此靈驗,我想一定還有五十兩的。”

“不錯,那個瞎子看相的確很準,你應該好好請他再幫你看一看。”

伙計的眼也直了,因為說話的是個千嬌百媚的女郎,帶著個青衣丫頭。

這女郎不必說了,那個青衣丫頭也比先前的杜家姊妹好看十分。

店伙的喉結直跳,卻說不出話來了。

那千嬌百媚的女郎卻笑吟吟地道:“你也不必去找你的老婆跟妹妹了,我這兒就給你一百兩金子。”

她伸伸手,旁邊的青衣丫頭立刻遞過一個布包來,沉甸甸的,打開布包,里面是一排黃澄澄的赤金元寶。

店伙幾乎還不相信,拿起一個來舔,涼涼的,再咬了兩口。

一口咬的是金子,試試它的硬軟程度。

另一口咬的是手指頭,看看自己是否在做夢。

他發現金子是真的,而他也不是在做夢。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因為今年在江湖上崛起了一個丁鵬。

自從丁鵬在圓月山莊戲劇性地出現之后,每一件事情都是驚世駭俗的。

但是把他所有的轟動事件加起來,也比不上此刻在這個小城中所發生的更令人難以相信。

十桌酒席已經開了出來,把花廳擺得滿滿的。五十名妓女也湊齊了,被分配在十桌酒席上。

但每一桌只放了六雙筷子,這表示著每一席只有一個客人,做主人的丁鵬坐在中間的一張桌子上,旁邊坐了五個較具姿色的粉頭。

杜玲玲、杜珍珍跟那個千嬌百媚的女郎是最后被帶進去的,坐在最遠的一桌上。

她們進去時,丁鵬沒有注意,也沒有看見她們,因為那個時候,他正忙著跟旁邊兩個女的在調笑。

這兩個女的一個叫仙仙,一個叫美美,是城里最紅的兩個妓女了。

她們對這位財神爺自然是盡心巴結著。

仙仙滿斟著一盅酒,用條花手帕托著送到丁鵬口邊,喂了下去后,才笑著說道:“丁公子,您請的客人呢?”

丁鵬喝了酒笑笑道:“你們不都是嗎?”

美美怔了一怔才道:“公子請的客人就是我們?”

丁鵬道:“不錯,我一共請了五十位,要是到齊了,就沒有別的客人了。”

“公子,您一個人請了五十個姊妹來陪您喝酒?”

丁鵬道:“也不光是陪酒,你們會吹的就吹,會唱的就唱。我包下來的時間是到明天晚上,在這段時間內,你們可以盡興痛快,只有一個條件,不準走。”

仙仙也怔住了,忍不住道:“公子,為什么呢?”

丁鵬笑道:“難道以前沒有別的客人下條子叫你們過?”

仙仙道:“那當然有。”

丁鵬道:“別人叫你們來為了什么呢?”

美美道:“是為了要我們侍候。”

丁鵬笑道:“我也是為了這個原固。”

仙仙低下了頭道:“公子,不是這樣子侍候的。”

丁鵬道:“我知道,我也不是第一次出條子叫堂差。男人們到這兒來,無非是為了酒色,先喝喝酒,增加點情趣,等情投意合的時候,再一起上床……”

他說得太直率了,使得有些女的聽來有些刺耳,但是想到對方是出十兩金子的主顧,再刺耳的話也就認了。

仙仙道:“公子總不會要我們五十個人都恃候您上床吧?”

她表現得很大膽,這或許是她走紅的原因,但是丁鵬的答復卻更為出乎她的意料:“不錯,我就是這個意思。”

每一張桌子都在聽著他們的談話,因此丁鵬的話音一落,整個廳中掀起了一片驚呼聲。

叫得最響的就是社玲玲跟杜珍珍姊妹倆。

她們或許是故意如此,以吸引丁鵬的注意,或許真是吃驚了,因為她們到底不是真正的賣身的妓女。

先前是為了好奇,要想進來看丁鵬在弄什么玄虛,但真到了要她們陪著丁鵬上床,她們還是要考慮的。

盡管她們心里千肯萬肯,卻也不肯以一個妓女的身份去陪著丁鵬上床的。

那兩聲特別尖銳的尖叫果然達到了目的,把丁鵬吸引過來了。

當丁鵬笑嘻嘻地站起來,走向她們桌上的時候,杜玲玲拼命咬著嘴唇,杜珍珍的心差點沒跳到腔外。

只是丁鵬的目標卻不是她們,他走向了那個千嬌百媚的女郎,臉上泛起了衷心的喜悅道:“青青,你來了。”

原來這個女人叫青青。不知有多少的嫉妒的眼光盯著她,為了她的美,也為了她獨占了丁鵬的注意。

丁鵬的確把所有的女人都忘記了,他只看見青青,上前挽著她的手,笑著道:“我知道你是無所不在的,只是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找到你,只好用這個方法試一下。”

青青笑道:“你這個方法實在很特別。”

丁鵬嘆了口氣:“沒辦法,如果你再不出現,我就只好將就了,因為我的確是需要女人。”

丁鵬挽著青青到后面的屋子去了,只留下那個青衣丫頭在門口,笑笑道:“我家少奶奶已經來了,就用不著各位了。各位如果要回去,可以回去了;如果不回去,就在這兒玩玩也好。各位的酬勞照付,已經交給柜臺了。”

“什么?你家少奶奶?那位公子已經娶了親了?”

“那還能假得了?剛才你們沒看見?”

丁鵬看見青青的神情的確很高興,倒是沒人再懷疑了,但還是有人不太服氣。

尤其是黑水仙跟白水仙兩姊妹,杜玲玲首先冷笑了一聲:“她若是丁公子的老婆,干嗎不直截了當地進來,還要跟著大家一塊兒混進來?”

青衣少女微微地一笑道:“因為我家少奶奶喜歡開玩笑,而且錢太多,要變點法子花掉才有意思,就像有些人愿意花上二十兩銀于來買個婊子干干。”

杜玲玲的臉上立刻變了色,杜珍珍卻更干脆,繞到青衣女郎的旁邊,就是一拳遞進來。

杜家的長拳是家傳的,很有點火候,她們姊妹倆的拳頭也打倒過不少英雄好漢。

可是那青衣女郎只輕輕地一伸手,就握住了她的拳頭,笑著道:“別開玩笑,我怕癢,可受不了你胳肢……”

杜珍珍的臉立刻變得蒼白,痛得連叫都叫不出了,杜玲玲什么話都沒說,拉著妹妹就走了。

她知道妹妹那一拳如果打不倒人家,再加上她也不行,她們并不是那種死硬不要命的硬漢子。

外面的嬉笑哄鬧聲一直沒停。

青青卻已忍不住發出了呻吟,可是在她身上的丁鵬卻仍然像一頭蠻牛似的剽悍。

最后她實在忍不住了,輕聲道:“大……大鵬鳥,我實在吃不消了,全身骨頭都要散了似的……”

她貼在丁鵬身上那滑潤的肌膚已經滿是汗水,丁鵬這時卻像是在極度的驚奇中道:“小青鳥兒,你怎么了?”

大鵬鳥與小青鳥兒是他們新婚之夜相互的昵稱,現在稱來,猶然含著無限的甜蜜。

青青作了個苦笑道:“我很好,只是我實在支撐不下去了。我已經連續第五次了,剛才那最后一次,幾乎要了我的命。如果再來一次,我真的會死的。”

丁鵬詫然道:“小青鳥兒,我知道謝小玉給我的那杯百花釀中的藥性很厲害,所以我拼命急趕,拼命用內力壓注,然后才用那種奇怪的方式,叫了一大堆女人。我知道假如專對一個普通的女人,非出人命不可。”

“我知道,我并不認為你做得荒唐。”

“但是我仍然希望你能來,我知道你是靈狐,有鬼神奠測之機,你沒有叫我失望。”

“我不是來了嗎?”

“我以為你也能解除我的困境,我想你一定有辦法的。”

青青嘆了口氣:“我沒有辦法,狐也有幾種,我修的天狐之道。”

“天狐修的是什么呢?”

“是較為正統的那一道,煉氣修性,辟谷修真,而登飛仙之境。”

“你修到什么程度了?”

“我道行很淺,什么都還沒修成,偏又孽緣難解認識了你,天仙之境是忌情欲的,我動了凡心,壞了道基,仙業無望,最多只能像個平凡的女人一樣……”

“小青鳥兒,我實在很抱歉……”

青青用手掩住了他的嘴:“別這樣說,是我們有緣。當我為你流出第一滴情淚時,我就知道我雖然絕了仙業,卻得到了人世間最大最難得的幸福。”

“那又是什么呢?”

“愛,人間的至愛,一種刻骨銘心、生死相與的愛。每到危急關頭,你都曾不惜代我一死。這一份至情,是天仙也難求的,所以我爺爺也感動了,允許我們在一起,要我終生侍奉你、敬愛你。”

“難怪有人說只羨鴛鴦不羨仙。”

“是的,世間傳說著許多神仙下凡的神話,也流傳著仙女下凡不愿回到天庭的故事,那都是真的。若能鴛鴦共白頭,萬年仙業何足留……她感覺到丁鵬已經停止了動作,而且情欲在消退中,連忙問道:“你身中的媚毒排除了?”

“沒有,至少還有一點。”

“那怎么行呢!留在體內會燒死你的。”

“我想不會這么嚴重,一開始我就能用內力控制,慢慢地我也可以用內力煉化的。”

“那大危險,一個不慎,就會導致走火入魔。”。

“可是我也不能叫你送命。”

青青忽然狡黠地一笑:“我自己是沒辦法,幸好我帶了幫手來,我可以叫小云為你化掉媚毒。”

“小云,你說的是那個小丫頭?”

“她不是小丫頭,也是狐,不過她修的是迷狐道。”

“迷狐?”

“是的,迷狐雖是左道旁門,卻能解決你的問題,因為她專修的陰陽和合、采補挹注之道。”

“什么?這么一點大的小鬼,居然修的這一道?”

“狐就只那兩條路可以得道。她的資質只能走這一條路,有什么辦法呢?”

她忽而嬌媚地一笑:“你別小看她,那是穿了衣服,而外表也故意裝得那個樣子。等她跟你上了床,你就會發現,她不但是個女人,而且是女人中的女人。”

青青的形容沒有過分。

當小云被叫進來的時候,的確還是個羞羞答答、初解人事的小姑娘。

但是當青青把她推到丁鵬的床上,脫去了她的外衣時,丁鵬就知道,這個小姑娘的確是女人中的女人了。

她的胸前是用束胸緊緊地捆住的,丁鵬才解開了腰間的帶子,兩個圓球就從她的胸前跳了出來。

就像是魔術師在變戲法似的,突地虛無中跳出了兩朵肉色的繡球花。

渾圓,堅挺結實,小而巧的乳頭像云彩、櫻桃,紅艷艷的,使得一個男人看見了就忍不住為之心跳。

當她解除了身上全部的衣服,把一副誘人的嗣體貼近了丁鵬時,立刻把丁鵬許多壓抑的情欲激發了起來。

而且她調情的動作也熟練得驚人。

一半固然是藥物的催引,另一半卻也是受了她的誘惑,兩個人緊緊地纏著時,丁鵬忍不住嘆息了一聲道:“小云,當青青叫你進來前,約略他說起一點你,我還不相信,所以我還努力用內力逼住了藥性。”

小云吃吃地笑道:“爺,媚藥只是助興的,任何媚藥對皇官里的太監都沒有用。”

“那么是什么才有用呢?”

小云笑道:“可是我聽說過,皇宮里的太監也會愉偷溜出來逛窯于。”

“真有這種事?”丁鵬的確是聞所未聞。

“可是他們都凈過身子,怎么逛窯子呢?”

小云笑道:“他們的身干凈過了,心卻沒有凈,七情六欲都是發自心里的。”

“這也有道理,可是他們又如何澆滅心中的火呢?”

“他們有手、有嘴,有許多事還是手跟嘴能辦得更好的。”

丁鵬倒不是個完全無知的人,所以他笑著道:“那只是舒服別人,自己仍然全無感覺的。”

小云笑道:“男人在使女人快樂時,自己能得到更大的快樂。女人也是一樣,最能使男人快樂的女人往往是自己最能表現快樂的女人。”

丁鵬不能不承認她的看法很正確,他接觸過的女人都是很動人的女人,而吸引他的不是她們本身的動人,而是她們在歡愛時候那種如癡如狂的神情。

有些女人在接近時,給人以味同嚼蠟,就是因為她們太冷漠,像木頭人。

丁鵬又嘆了口氣:“小云,真想不到你這么小的年紀,卻懂得這么多。”

小云嬌喘著笑道:“爺,我的年紀不小了,最少也有四五百歲了。”

“你有四五百歲?”

“是的,我是狐,不是人,狐必須要有五百年的道基才能修成人形。”

“說什么我也不相信。”

小云笑道:“爺不相信也投辦法,不過爺見過像我這樣的人沒有?”

丁鵬搖搖頭,他的確沒見過,一個看來稚氣未脫的小女孩,突然一下子變成了一個迷人的大女人,除了狐,誰還能做得到?

不過丁鵬也不是一個普通的人,他不但能征服人,也能征服狐。

所以盡管小云有著五百年的道行,但是她從丁鵬的身下移開時,她也顯得十分的柔弱了。

她深深地吐了口氣,然后再抬眼去看一邊的丁鵬。

丁鵬已經不激動了,他的身體是那么的健壯,他的精力是那么地旺盛,可是,他的睡態卻是那么的可愛,充滿了孩子氣,因為他還把她一根食指含在口中。

這種睡態足以激發一個女人的母性,哪怕這個女人是剛從他的肚子上爬下來的。

小云同樣地也為他的睡態而著迷了,看著呆了半天,然后才像是下了最大的決心,悄悄地在一邊撈到自己的衣服。

她不是要穿衣服,只是從衣服里掏出一樣東西。

一根針,長長的、亮亮的針,雖然握著針的手在發抖,但是她仍然一咬牙,對準丁鵬的心口刺下去。

針頭已經抵在丁鵬的胸口肌膚上,丁鵬仍然熟睡得像個孩子,而且嘴角還泛起一絲笑意。

這笑使得小云的心軟了,她再也無法多用一點力,就這樣呆了半天,她才像下定了決心,再度舉起了針。

這次她沒有猶豫,很快地、很有力地刺了下去,但是仍然沒有刺進丁鵬的心窩。

這次卻不是由于她心軟,而是有人阻止了她。

不,應該說是一只手,一只粗壯、有力、黑色的手。她只看見了這只手,并沒有看見人,卻已經夠使她驚心了,因為她認識這只手。

阿古的手。

隨即她也看見了人,一個美麗而憔悴的人。

這個人自然不會是阿古。

美麗與惟悴都是用來形容女人的,絕不會用在阿古的身上。

美麗而憔悴的女人也不會有阿古那樣的手。

可是小云只看見了這個人。

她看不見阿古,因為她的人被阿古提了起來,提得高高的。

所以她只能看見青青。

青青的臉很白,但小云的臉更白。

青青轉身走了出去,小云被阿古提著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來到一間屋子里。

青青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才道:“把她放下來。”

阿古把小云重重地丟了下來,跌得她很痛,使她情不自禁地叫了出來,抬眼看見了阿古炯炯的目光。

她才意識到自己是赤裸的,于是她連忙用手去遮掩著,但是實在也遮淹不了什么。

因為她的手大小,而需要遮掩的地方卻很大,只能遮住她的乳頭與那一圈微紫的乳暈,卻掩不住那渾圓、顫動的乳房。

何況她只有兩只手,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地方要遮掩的,那小腹處黑茸茸的同海草般的一大片,合她的雙掌,也掩不了的,更何況還有更下面的地方……

因此她上上下下地忙個不停,忙著掩來掩去,卻無疑是把她身上那些誘人的地方更增加了誘惑性而已。

青青卻笑道:“小云,別對阿古來這一套,你知道是沒有用的。他對你這一身肉雖然感興趣,但是卻在打算如何把你烤來吃掉。只要我點點頭,你立刻就會欣賞到他烤人肉的手藝。”

小云顫動了一下,停止了動作。

青青的神色一冷道:“小云,為什么?說!為什么你要暗殺爺?”

小云看看阿古,那炯炯的眼光使她心悸,她也知道青青的話不是恫嚇,于是瑟縮地回答說:“小姐,不是我要暗殺爺,是別人要我那么做的。”

“我知道,你既沒有那么做的理由,也沒有那么大的膽子,我一直都在旁邊看著,我看見你下手還停了一停,可見你也很喜歡他的。”

“是的,小姐,爺的確是很能令人動心的男人。我雖然是專習媚功的,但是也禁不住為他而動心。如果沒有別的原因,我是下不了手的。”

“所以我才知道這個指使你下手的人,一定是個很了不起的人。”

“是的,的確是很了不起。”

“我已經知道他了不起了,現在我要知道他的名字以及他是什么人。”

“小姐,我不能說,說了你也不會相信。”

青青的神色很平靜:“小云,相不相信是我的事,我也不強迫你說。如果你不告訴我,也一定會告訴阿古的。”

“不!不要,小姐,你殺了我好了。”

“我不想殺你,我們從小就像姊妹一樣,我也打算要你一輩子跟著我的,可是你要害我的丈夫,那我就不敢有這個念頭了。你也知道,我們感情再好,也深不過我對爺的那份心的。”

小云沉思了半天才說道:“是老主人。”

青青幾乎跳了起來。

既然已經說了出來,小云也就沒有意思再瞞下去。

“的確是老主人,他在不久之前派人送了一副金蛇令牌給我,叫我殺掉爺。”

“什么時候?我怎么沒有看見?”

“是小姐跟爺在房子里的時候。”

青青的臉上微微一紅道:“你沒有弄錯嗎?要知道金蛇令已經不再是老主人獨一專用的了,還有很多塊失散在外面。”

“這一塊卻不會錯,是老主人身邊的神力天王送來的。”

青青陷入了沉思道:“爺爺為什么要殺掉他?”

小云頓了一頓才道:“因為老主人說,爺已經不可能成為我門中人。”

青青立刻道:“他老人家答應過我,并不要丁鵬成為我門中人,所以一直沒有告訴他我們的身份。”

“可是爺卻得到了我們的圓月彎刀以及無敵的刀式。”

“那也是爺爺自己決定的。他說丁鵬的資質,可以將我們的刀法發揮到極限。爺爺并不希望他能成為本門中的人,只要求他擊敗謝曉峰。他已經做到了。”

“他并沒有擊敗謝曉峰。”

“他們沒有正式比試,以后也不可能再比,因為謝曉峰今后將不再使劍,更不會與我們為敵了。”

小云道:“這是爺自己說的嗎?”

“是的,也是謝曉峰自己親口告訴我的,所以這是絕對可信的話。”

“可是老主人得到的消息并不如此。”

“爺爺得到的消息是怎么樣的?”

“爺已經跟謝曉峰成為朋友。”

“他已跟我說過了,英雄相惜,這是情理之常,而且也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能夠算得上是朋友。”

青青的臉上泛起了無比的驕傲,小云卻嘆了口氣:“但老主人說,謝曉峰雖然不會再跟我們為敵,爺卻可能會成為我們的敵人的。”

青青叫道:“不可能的!爺是個很重感情的人,絕不會跟爺爺作對的。五大門派才是我們的敵人,爺對五大門派的人深惡痛絕,怎么會幫五大門派來跟我們作對呢?”

小云說道:“老主人是這么說的,神力天王來轉達這句話時他也不相信,可是老主人看事一向很準。”

青青道:“這里面一定有誤會的地方,我要找爺爺說清楚去,小云,穿好衣服,我們走。”

小云很感意外地道:“小姐不殺我了?”

“只要你說的是實話,我當然不會怪你。”

她又轉向阿古:“阿古,請你多照顧他一點,別再讓人接近他,即使是我們自己人也一樣,你能做到嗎?”

阿古點點頭,拍拍自己的胸膛,但是又做了個奇怪的手勢。

青青笑道:“也好,我把小香留下來解釋一切好了,那個丫頭是絕對可信任的。”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