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圓月彎刀 >

第一六章 解脫

原來是這兩個人。

燕十三是曾擊敗過他的人;慕容秋獲是他的妻子,也是他此生最大的死仇大敵,她不知道用了多少方法,幾將謝曉峰置于死地。

雖然這兩個人都死了,但是謝曉峰卻沒有忘記他們。

所以謝曉峰雖然天下無故,但是他卻曾敗在這兩人手中。

慕容秋獲不知使他失敗了多少次;燕十二雖只擊敗他一次,卻使他永遠也無法扳回。

所以謝曉峰要把此地命名為藏劍廬。

不管他的劍多利,但到了這兒,卻已全無鋒芒。

不管謝曉峰的生命中有多么輝煌的光彩,但是在這兩個人面前,他永遠是個失敗者。

丁鵬心里對這個老人不由起了一份由衷的尊敬。

那兩個人都已死了,然而謝曉峰卻設置了這樣一個地方來激勵自己。

他為的是什么?

燕十三與慕容秋獲都不是很值得尊敬的人。

謝曉峰把他們葬在這里,絕不是為了紀念他們。

他為的是什么?

這次丁鵬也沒有間為什么,他無須問,似乎已經知道了答案。

默然良久,丁鵬站了起來:“我這次是來找前輩挑起決斗的。”

語氣中很尊敬,謝曉峰點點頭道:“我知道,已經很久沒有人來找我決斗了。”

丁鵬道:“我不是為了成名,是真正地想找前輩一決勝負。”

“我知道,你最近已經是個大名人了。”

丁鵬道:“以我在刀上的造詣,我以為可以眼前輩的劍一較上下了。”

“你太客氣,你應該說可以擊敗我。”

“可是現在我卻無法對前輩拔刀。”

“是為了我此刻手中無劍?”

“這倒不是,此刻任何人都可以殺死前輩。”

“不錯,我所以要在門口設置禁戒,不讓人進來,因為在這里,我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

丁鵬道:“但是我知道,出了這個地方,我必然不是前輩的對手。”

那也不一定,勝負是很難說的。”

丁鵬抱刀一拱手道:“我輸了。打擾前輩,多謝前輩指點。”

謝曉峰并沒有挽留他的意思,只問道:“你今年幾歲了?”

丁鵬道:“二十八歲。”

謝曉峰笑了一下道:“你很年輕。我今年已經五十六了,可是我在四十六歲那年才建了這藏劍廬,你足足比我晚十八年。”

“可是前輩在此已經十年了……”

“不!我在此地的時間并不多,經常還要出去走走。我這好動的習慣還是改不了,你比我幸運。”

“我比前輩幸運?”

“是的。我一直都在成功中,所以領受失敗的教訓太遲;你卻一開始就遭受了挫折,因此以后的進境很唯說了。”

丁鵬想了一下道:“以后希望有機會再與前輩一戰。”

“歡迎,歡迎,但我們最好還是在此地相見。,”為什么呢?”

“你已進來過,藏劍廬就不能再算是個禁地了。”

“我感到很抱歉。”

“不必抱歉。你來的時候,此地還是藏劍廬,因為這個地方只有你知我知,你懂嗎?”

丁鵬笑了一下道:“懂,我一定記住這句話,不告訴任何人。”

“特別是我的女兒。”

丁鵬微微一怔,忽又問道:“她到底是不是前輩的女兒?”

“是的。”

丁鵬不再說話,大步地走了出去。

丁鵬要離開藏劍廬時,又忍不住回頭看了下那兩座墳墓,看了看那座茅亭,心中已經充滿敬佩之情。

更佩服的是謝曉峰劍上的境界。

在門口時,他曾經聽五大門派的領袖論刀。

五大門派是當今江湖上最具實力的門派,他們的領袖無疑也是江湖上武功最高的人。

但江湖上武功最高的人,并不是天下武功最高的人,這一點想必他們自己也承認,所以他們來到了神劍山莊,就一個個變得卑躬屈節,甚至于謝小玉對他們嬉笑嘲駕時,他們也只有乖乖地認了。

他們認為丁鵬的刀既是人的境界,就是塵世無敵了,這種見解也不能算是不對。

只不過他們不知道還有更高的境界。

謝曉峰是劍客,他的境界自然是劍上的。

劍,器也,刀亦器也。

武學到了至高的境界,刀與劍已經沒有什么區分了,它們只是肢體的延伸而已。

丁鵬的境界,只是到刀即是人,人仍是人。

刀為人役,人為刀魂,那是塵世的高手了。

但是謝曉峰呢?

他在什么時候到達那個境界的不得而知,但是他在十年前即已跳出了那個境界,卻可以肯定的。

因為他建了這藏劍廬。

在藏劍廬中,他在追求另一種境界,另一種返璞歸真、由絢爛歸于平淡的境界。

那種“劍即是劍,我即是我”、“劍非劍,我非我”的境界,那也是一種仙與佛的境界。

丁鵬的身邊還是離不開那柄刀,那柄彎彎的、像一鉤新月的彎刀。

刀上刻了“小樓一夜聽春雨”的刀。

那柄一出中分、神鬼皆愁的魔刀。

如果沒有了那柄刀,丁鵬也許不會再是從前的丁鵬,但也絕不可能成為現在的丁鵬。

他的人與刀還是不可分的。

謝曉峰的手中,原也有一柄神劍的。

但是十年前他已藏劍于廬,放棄了那柄神劍了。

現在他還沒有到達最深的境界,所以必須到藏劍廬中才能進入到那種境界。

藏劍廬沒有什么特別,只是有兩座土墳而已,重要的是這兩座墳對他的意義。

在另一個地方設置了同樣的兩座墳,對他是否也有同樣的意義呢?

丁鵬沒有問,他相信就是問了,謝曉峰也不會回答的。

因為他們現在所摸索的境界,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境界,每一步都是前無古人的,困此,他必需要真正進入其間,才能知道是什么。

而且即使有一個人進去了,也無法把他的感受告訴別人的,因為別人沒有那種經驗與感受。

正如有一個人進入了一個神奇的花園,出來后告訴他的同伴,那里面的花是金色、果實是七彩的。

但是他的同伴卻是個天生的盲人,絕對無法從敘述中去了解園中的情景的。

一個盲人是沒有色彩的感覺的,他也許可以從芬芳的氣息上去分辨花與果實,但絕對無法由色彩上去體會那種美感的。

不過丁鵬卻記住了謝曉峰的一句話:“下次你來的時候,此地已經沒有藏劍廬了。”

那意味著謝曉峰已經能從此地走出來,真正地步入一個新的境界了。

他已經能夠把那兩座墳搬到他的心里,隨處都可以成為藏劍廬。

丁鵬知道有這種境界,卻不知道何時才能進入這種境界,但他知道自己比謝曉峰仍遜了一籌。

所以他才對謝曉峰有著十分的敬意。

以丁鵬的造詣,也只有謝曉峰這樣的境界,才能使他萌起敬意。

謝小玉與阿古并沒有在原來的地方等他。

當丁鵬走到門口時,只有四名劍奴恭敬地在門口等著,而門已經洞開了。

丁鵬詫然地問道:“這門怎么開了?”

甲子很興奮地道:“因為了公子已經在茅亭中見過主人又出來了。”

這句話實在不能算是答案,但也只有丁鵬能夠懂,所以他點點頭道:“你們已經知道了?”

甲子興奮地道:“知道了,但還是要謝謝丁公子。”

“謝謝我?這跟我有什么關系?”

甲子道:“是丁公子幫助主人走出藏劍廬的。”

“我幫助你們主人?你沒弄錯嗎?”

“不會錯。多年來,主人一直困住一個問題,就是為了那一招劍式,那一招燕十三的第十五劍。”

“我知道那一劍,但這一劍已經成為過去了。”

甲子笑道:“是的,現在已經過去了,在了公子面前,它就不能算一回事。”

丁鵬詫然道:“我根本沒有見過這一式劍法。”

甲子笑道:“丁公子見過了,我們四個人最后逼丁公子進來的就是那一招劍式。”

丁鵬不信地道:“就是那一劍?”

“——”是的,就是那一劍。”

“就是那一劍擊敗了天下第一劍客謝曉峰?”

甲子謙卑他說道:“我們的造詣自然不能與當年的燕十三大俠相提并論,但是我們施展的就是那一劍。”

“造詣不足,也能夠施展那一劍嗎?”

甲子道:“照理是不能的,但是我們十年來就專攻那一式,沒有其他的事務分心,因此也勉強能夠施展了,而且那一式施展出來,本就是至殺無故的,可是卻擋不住丁公子神刀一擊。”

丁鵬不禁默然了。

劍式到了至兇至厲的時候,已經與造詣的關系不大了,劍式就是劍式,能施展出那一式,就是已經能發揮劍招的精華了,如若差一點,就不能算是劍式。

只有另一式更為兇厲的招式才能破得了它,除此之外,沒有第二種方法。

這個道理,丁鵬早就懂了。

當他挾著一招祖傳的“天外流星”準備嘯傲江湖時,就知道這個道理了。

所以他出道時是充滿信心的。

可是那個該死的柳若松,那個該死的可笑!

他們夫婦兩人設謀,騙去了他的那一招。

所以到了后來,柳若松才破了那一劍。

所以后來他全力報復,殺死了那個叫可笑的女人,卻留下了柳若松的一條命。

那并不是因為柳若松有什么特別可取之處,而是柳若松不該死。

柳若松能夠找出那一招“天外流星”的缺點,就證明那一招劍法不是無故的。

甲子又說話了:“主人這些年來,浸淫于劍道的研究,已經登峰造極了,但是始終未能脫出那一劍的羈困。”

丁鵬了解到這一點。

謝曉峰自困于藏劍廬,就跟佛家的面壁、道家的坐關一樣,他們是在思索,擺脫一重桎梏。

一旦參悟就脫穎而出,另上一層新的境界了。

謝曉峰自困于斯,就是他還無法脫出這一劍的壓力,無法控制這一劍。

但是丁鵬卻破了這一劍,以兵不血刃的方式破了這一劍,這使謝曉峰豁然貫通了。

所以他向謝曉峰認輸,而謝曉峰卻不肯接受。

在這以前,他與謝曉峰遭遇時,謝曉峰也許不會輸給自己,但也不會勝過自己。

相互對拼的結果,很可能會兩敗俱傷,或是雙方無功而退,但也只是那一度接觸而已。

如果再戰下去,他就非輸不可了,因為他的技已窮,而謝曉峰卻因而闖破了關,而步入無窮發展。

現在的丁鵬更為高興了,本來他還有點沮喪,現在連一絲沮喪也沒有了。

“我畢竟還能夠算是天下無故的。”

他微笑地看著面前的四名劍奴:“神劍山莊今后已經沒有藏劍廬了。”

甲子笑笑道:“沒有了,也不必要了。”

“你們四個人以后也不必守在這兒了。”

甲子點點頭道:“是的,丁公子不但幫助了主人,而且也使我們得到了解脫。”

“今后四位是否還留在這兒呢?”

甲子笑道:“剛才謝小姐也希望我們留下,可是我們拒絕了,神劍山莊并不適合我們。”

“什么地方才適合你們呢?”

“有很多的地方。我們原先是為劍而生、以劍為生、因劍而生的,現在我們可以擺下劍,有很多的事都可以做。比如說,我最喜歡花,可以去做個花匠;乙丑喜歡養魚,他可以去開個漁場,專心一意養他的”你們要放下劍來?”

“是的,我們要放下劍來。”

“你們可知道,如果你們不放下劍,在江湖上立刻可以享受無限的尊榮?”

“我們知道。主人說過,我們若是出去了,當世很少有敵手,我們立可成為一流的高手。”

“難道你們不想?”

“我們雖然很想,可是有一個難題:成為江湖一流高手后,就沒有時間做我們喜歡的事了。丁公子可以看得出,我們的年紀不小了,也可以說是過去了半輩子。上半輩子是為劍而活了,下半輩子可不能再為劍活了,我們要為自己而活。”

丁鵬對這四個人萌起了一陣敬意,他們至少已經看破了名利之關,今后一定可以很快樂地生活了。

因此他問了一句,只是隨便地問:“你們的生活都有了安排吧?”

他想謝曉峰一定會有安排的,果然甲子笑道:“有的,主人在建立這藏劍廬時,就給了我們每人五萬一千二百兩銀子。”

丁鵬道:“這是一筆不小的財產了。”

甲子笑道:“這只是第一年的費用。”

“這還是第一年的,那十年下來,你們每個人所得,豈非已經是數都數不清了?”

甲子道:“不,數得清,而且很快就可以數清了,因為就只有一塊,一百兩重的一塊。”

丁鵬幾乎不懂了:“就只有一塊,一百兩?”

甲子道:“是的,主人實在很慷慨大方。”

丁鵬道:“你們幾個人頭腦是否有問題?”

“沒有,我們很正常,頭腦也很清楚。”

丁鵬敲敲腦袋:“那就是我的頭腦有了問題。”

甲子笑道:“丁公子的頭腦也沒問題,只是不知道主人跟我們的約定而已。”

“哦?你們的主人是如何跟你們約定的?”

“主人跟我們的約定,是我們留此一年就想離開,就可以帶走五萬一千二百兩,留到第二年,就只有兩萬五千六百兩,如此,每年減了半,到現在是十年,因此剛好是一百兩。”

丁鵬叫道:“這是哪一國的算法?”

甲子道:“這是主人給我們的算法。如果我們在此只留一年,劍術未精,心氣又浮,必須要那么多的銀子才能夠安安穩穩地過日子,否則不是淪為盜賊,就是走入歧途,才能滿足自己的欲望。”

丁鵬點點頭:“這倒好像有點道理。”

甲子尊敬地道:“主人一向是有道理的。”

丁鵬笑道:“只不過我若再晚幾年來,你們豈非只有一兩銀子?”

甲子道:“是的,我們若能再追隨主人幾年,就是一兩銀子沒有,我們也能安之若素、生活得很愉快了。”

丁鵬不禁笑道:“這么說我倒是來得大早了。”

甲子笑道:“在我們而言,雖然希望多追隨主人幾年,但是再想到能夠讓主人早日走出這一層屏障,更上一層樓,這點犧牲倒也是值得。”

丁鵬大笑:“不錯,的確值得,的確值得。”

他們減低了自己所得的酬勞,反而感到占了便宜。

放棄了繼續為奴隸的身份,反倒認為是一種犧牲。

任何人都會以為他們是傻瓜,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不是,當然還有丁鵬也了解。

所以,他們才笑得如此開心。

笑過了,丁鵬才道:“你們如若感到銀子不夠……”

甲子忙道:“不!不!”們覺得很夠了,困為我們的愿望都很簡單,很容易滿足,而且在這十年中我們都養成了勞動的習慣,所以出去后,我們不但用不了這一百兩銀子,或許過個三五年,還能再賺下一百兩銀子呢。”

丁鵬不禁露出了欽色,他知道外面江湖人的身價。

一個五流的劍手,只要肯賣命,哪怕是給人當伙計,一個月也能賺上百把兩銀子的。

他們這四個人已經可以算得上特級的劍手,卻要花上三五年才希望能夠賺上一百兩銀子,那當然是憑著勞力賺辛苦銀子。

這是何等淡泊高超的胸懷!

但是丁鵬一嘆道:“甲子,你們跟我沒關系,本來用不著我來替你們操心,只不過我想謝曉峰今后可能沒多少精神來照顧你們了。”

“是的,主人說過,他要遠離個一兩年,去訪問幾個老朋友。”“哦?去得很遠嗎?”

“很遠,很遠。據說是要深入大漠,窮盡荒邊。”

只有在那些地方才會有隱世的高人奇士,也只有那些人才能夠敞謝曉峰的朋友。

丁鵬對謝曉峰除了尊敬欽佩之外,又多了一重羨慕,是羨慕他己能擺脫塵世的一切。

丁鵬卻不能,他對江湖仍有一份關系,就像對面前這四個人一樣,雖然與他無關,他仍有一份關切。

所以他很誠懇地道:“甲子,外面的世界并不像你們所想象的那么單純,除非你們是真正的平凡的人。”

這四個人當然不是,神劍山莊的人都不會平凡,尤其是經過謝曉峰親手調教的人。

甲子不等他說下去就道:“我們懂,我們如果有不可開交的問題時,一定會來請求丁公子幫忙的。”

這是丁鵬的意思,他還沒有開口,甲子已經說了出來。

丁鵬笑了笑,跟一個聰明的人談話是最愉快而省力的事,因此他最后的兩個字是:“再見。”

再見的意思往往也是最好不要再見。

他現在就是這個意思。在心里面,他衷誠地祝福他們能夠有個平凡的而又安定的歸宿。

阿古在門外等他。

這個人永遠是忠心的,他不會說話,但是卻充滿了智慧,當他知道他的主人在藏劍廬中已經不會再有危險的時候,他就退了出去。

他雖然不知道門外是否會有危險,但那至少是可能有危險的地方,所以他等在門口。

謝小玉卻等在廳中。

她也是個聰明的人。

當她知道在藏劍廬中已不可能有她的地位時,她就離開了那個地方。

她要地位,她愿意在能表現她地位的地方。

所以她回到了神劍山莊。

這兒才是她的地盤。

在這兒等著丁鵬。

但是她要對丁鵬如何呢?

她的笑中藏著的是什么呢?

丁鵬看見了她的笑,卻猜不透她的用意。

丁鵬在前面走著,阿古在后面跟著。

雖然他們發現在神劍山莊中罩著一種詭異的氣氛,似乎四周都有人在遙遙地窺視著,但是丁鵬不在乎,阿古也不在乎。從這些人的遲滯行動上,兩個人都知道是些不足為慮的小角色。

對一些不足以構成威脅的窺視者,他們實在懶得去付出大多的注意。

就像是躲在屋角的老鼠一樣。

幾乎每所房子里都有老鼠的存在,它們總是在暗處悄悄地活動著,偶爾探頭出來張望一下,但是當它發現被人注意時,立刻又躲了起來。

老鼠自然也是很令人討厭的動物,它們會破壞衣物家具,造成一些損失。

但是沒有人會去畏懼老鼠,沒有人會因為屋中有鼠而睡不著覺。

這些偷偷摸摸的人,在丁鵬與阿古說來,就是老鼠,雖不至于為他們而感到驚慌,但是卻為之感到很不愉快,而且很討厭。

終于丁鵬忍不住道:“阿古,這些人跟著我們已經很久了,我很不喜歡。”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