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圓月彎刀 >

第一五章 秘屋

謝先生道:“丁公子已經跟我家小姐成了好朋友。”

這是他向大家宣布的事實,似乎是無人否認的事實。五大門派的領袖雖然在丁鵬那兒受了一番奚落,但也沒有否認這個事實。

他們看著謝小玉拉著丁鵬的手進入莊里,兩個人之間似乎已很親密。

但實際的情形,卻不如大家所想的那么簡單。

謝小玉是個很美很美的女孩子,男人在她一笑之下,似乎就很難拒絕她提出的任何要求了。

如果是跟她手拉著手并肩而行,哪怕前面是一個火山口,男人們也會不皺一下眉頭就跳下去。

但丁鵬卻沒有那么容易被征服。

因為他曾經受過誘惑,柳若松的老婆秦可情是個非常動人的女人。

圇為他有著一位狐妻,青青在他面前雖然沒有施展過任何的媚術,但她那絕世的姿容、似水的柔情,卻是任何一個女人難以比及的。

謝小玉與那兩個女人不同,似乎兼具了那兩個女人的優點一——秦可情的動人與青青的溫婉。

但是她既沒有秦可情的放浪,也沒有青青那種端莊的氣質。

對別的男人,或許她不會失敗,對丁鵬,卻很容易作出比較來。

所以當兩個人坐下來,侍者送上了酒菜,淺飲了三爵之后,謝小玉眼波如醉,漸漸散發出女性的魅力時,丁鵬反而感到意興索然了。

謝小玉屏退了侍兒,為他斟上第四盅酒,然后把身子半倚在他的胸前,輕笑著道:“來,我們再喝一杯。”

在以前,哪怕這是一杯毒藥,也沒人會拒絕的。

可是丁鵬卻冷冷地推開了她的身子,也冷冷地推開了那盅酒道:“三杯是禮數,第四杯太多了。”

謝小玉微微一怔,這是她第一次被人從身邊推開,而且是被一個男人。

她來到神劍山莊之后,不知有多少的劍客武士在神劍山莊作客,為了她色授魂與。

甚至于為了爭奪替她拾起一塊墜地的手絹,兩個男人可以拔劍相向,拼個死活。

而此刻,她卻被人推了出來。

這使她相當難堪,但也給了她一種新奇的刺激。

這個男人居然能拒絕她的殷勤,她就非征服他不可。

因此她笑了一笑道:“丁大哥,你連這點面子都不給?”

丁鵬皺皺眉頭,毫無感情地道:“你我之間沒有這份交情,而且我從不為情面而喝酒。”

話相當無情,等于是一巴掌摑在她的臉上,把她的笑容打僵了,也使她感到一種從未有的屈辱。她眼圈一紅,淚珠已盈眶,可憐兮兮地望著丁鵬。

那種神態,使得鐵石人也會軟化的。

但丁鵬卻不是鐵石人,他是個心腸比鐵石更硬的人,因此他反而出現了厭惡的神情道:“謝小姐,如果你要賣弄風情,年紀太輕了;但是要嚎哭撒嬌,年紀又太大了。一個女人最令人討厭的,就是做不合自己年齡的事。”

謝小玉的眼淚就快要流下來了,被他這句話又說得倒口去了,很快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笑道:“丁大哥真會說笑話。”

她神態轉變之快,反而使丁鵬感到愕然了。

一個人的態度神情能在剎那間作如此快的轉變,尤其是一個女人,那至少也要在風塵中打過幾年滾,因此丁鵬再度重新打量了一下這個女郎,在她的臉上已經找不到一絲的溫色、一絲的委屈。

“丁大哥真會說笑話。”

這是一句很平常的話,但是若非在人海中歷經滄桑的風塵女子,卻很難在那情形下運用上這句話。

把一切的尷尬,用一句話輕輕地都帶過了。

這不是談話,而是藝術了。

丁鵬忍不住問出了一句話:“你幾歲了?”

謝小玉笑笑道:“天下最不可靠的話,就是女人口中的年齡。年輕的時候,希望自己成熟一點,要多報個一兩歲;等到她真正成熟時,卻又怕自己太快老去,要少報一兩歲;再過幾年,她已經真正老去時少報的歲數更多了,直到她自己弄不清楚自己是幾歲了。”

丁鵬頗為激賞地道:“總有一個歲數是她自己滿意的吧?不大不小……”

“那當然,所以大部分的女人都活在十九到二十歲之間,在這以前是一年長兩歲,在這以后是今年加一歲,明年減一歲,所以我去年告訴你是十丸歲的話,今年是二十歲;如果去年告訴你是二十歲,今年就是十丸歲。”

丁鵬覺得這個女郎的慧黠之處頗為動人,笑著問道:“我們去年沒見面,所以我不知道你幾歲。”

謝小玉一笑說道:“那也沒太大關系,反正不是十九就是二十,你只要不算成二十一歲,我都不會生氣的。”

丁鵬嘆了口氣:“好!算我沒問。”

謝小玉翻了翻眼珠道:“本來就是嘛,丁大哥又不像個傻人,怎么會問那些傻問題呢?”

她的確很能夠了解男人,在柔媚與嬌弱兩種手段都失敗了之后,很快又換出第三種面目來。

那是丁鵬一句話提醒她的:“賣弄風情,你年紀大小;嚎哭撒嬌,你又太大了。”

她立刻就知道自己在丁鵬眼中是一種什么樣的身份與印象了,同時也知道丁鵬所欣賞的是哪一種女人。

她也暗怪自己糊涂,作了許多錯誤的嘗試,其實丁鵬所欣賞的女人,她應該心中有個底子的。

在門口,就是因為她笑濾謾罵,把五大門派的領袖嘲弄個夠,才贏得了丁鵬的友誼,跟她進了莊門。

很少有男人會喜歡尖俏潑辣的女人,但丁鵬偏就是這少有的男人之一,謝小玉的興趣提高了。

她要從事一項新的嘗試,試圖征服這個男人。

不過她也有點惶恐,在她的經驗里,她從沒有嘗試過這一類的角色,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得很好。

她還在用牙齒咬著小指甲,思索著下面該做什么,說些什么話,丁鵬卻沒有給她機會。

他淡淡地道:“謝小姐,現在可以去請令尊出來了。”

謝小玉一怔道:“怎么?你還是要找家父決斗?”

丁鵬漠然地道:“我就是為這件事來的。”

謝小玉的腦子里不知動了多少轉,但最后都放棄了,她不知用什么方法阻止這一場決斗。

但是丁鵬卻提供了她想要的答案:“謝小姐,你是否希望我們能成為朋友?”

“當然了,我說的要報答你的救命之恩,那是違心之論,雖然你真的救了我,但我也不必領情,因為你不是為了救我而救我。”

“哦?那我是為了什么而救你呢?”

“你只是為了你的尊嚴,不容許別人在你的圓月山莊上殺人,如果是在別的地方,你才不管呢。”

“不!你錯了,在別的地方,我也會曾的,不過是在圓月山莊,任何人都不能在那兒殺人,除了我自己。”

謝小玉笑了,丁鵬的狂傲使她很高興,越是狂傲越能表現出一個人的本性。

所以她笑著道:“可是那天在圓月山莊也死了不少人,而且都不是你自己殺的。”

丁鵬淡淡地道:“那些人雖然不是我殺的,卻是我認為該死的。只要是我認為該死的,有人替我去殺,我為什么不省點精神呢?”

這是一個聰明的男人,而且已能把握住自己的七情六欲,不輕易動嗔怨之念。

謝小玉在心中又為丁鵬多了一筆記載。

“那么我還不是你認為該死的人了?”

“是的!以前我根本不認識你,甚至于不知道謝曉峰有個女兒,自然不會決定你有該死的理由。”

“現在你知道了,是否還認為我不該死呢?”

丁鵬笑了一笑道:“是的,一個人是否該死,要看他曾否冒犯過我,你還沒有做這種混帳的事。”

“假如有天我也冒犯了你呢?”

丁鵬道:“那你就得小心點,即使你是謝曉峰的女兒,我仍然不會饒過你的。”

謝小玉伸伸舌頭,俏皮他笑道:“我一定要隨時提醒自己,不要去冒犯你。”

“那么你就別做那些自以為聰明而又令我討厭的事。”

“丁大哥,我實在不知道你討厭什么事?”

丁鵬冷哼一聲道:“像你現在一再拖延,想阻止我跟令尊的決斗,就是一件叫我討厭的事。我最討厭的就是不守本分的女人以及想插手到男人之間的女人。”

他說這句話,眼前浮起了秦可情的影子,那個該死的女人,而他臉上的厭色更重了。

謝小玉為之一震。她對丁鵬的過去很清楚,尤其是他跟柳若松的情怨糾紛。

他實施于柳若松的報復,簡直接近殘虐了。固然,以柳若松對他的種種而言,這并不算過分,可見那件事對他的打擊一定是很大的。

秦可情是為了要幫柳若松爬得更高、更有地位,才欺騙了丁鵬,玩弄了丁鵬。

因此丁鵬不但痛恨那一類的女人,而且還引申開來,討厭那些插手于男人事業的女人。

謝小玉立刻知道該怎么做了,歉然一笑道:“丁大哥,你誤會了,我無意要阻止你跟家父的決斗,那也不是我能阻攔得了的,正如我無法把他請出來一樣,固為我不知道他此刻是否在家。”

“什么?剛才你不是說……”

“不錯,不久之前我見過家父,跟他談過幾句話,可是他對決斗的事并沒有表示過什么,既不說接受,也沒有拒絕。”

她看見丁鵬臉上變了色,忙又道:“這件事我實在無法代家父決定什么,唯一的辦法,只有帶你去找他,看他是怎么個意思。”

現在有三個人站在那扇緊閉的大門前面,望著那把生了銹的大鐵鎖。

除了丁鵬與謝小玉之外,還有阿古。

這個忠心的仆人雖然不會說話,卻是最善解人意的,不需要他的場合絕對找不到他,需要他人的時候也絕對漏不掉他,當丁鵬跟謝小玉跨出了屋子,他就像影子般的跟上來了,手中已經沒有皮鞭,腰間卻已插了一把匕首,手臂上套了兩個銀圈,手指上戴了一副生有尖刺的拳套。

這些似乎都不像能有多大作用的武器,但是丁鵬卻知道阿古身上這些配備具有多大的威力。

謝小玉手指著那堵高墻道:“多年來,家父就潛居在這里面。小妹用‘潛居’這兩個字,或許并不妥當,因為他老人家行蹤無定,并不是一直都在里面。”

這一點丁鵬已經知道了,神劍山莊自從多了個謝小玉之后,莊中的人也多了起來。

只要人一多,秘密就很難封鎖得住。

謝小玉又道:“家父如果在家,就一定在里面,否則就不知道。上哪兒去了。”

丁鵬道:“不久之前他還在家的……”

謝小玉道:“但此刻是否還在就不得而知了。以前也經常是如此,前一腳他還在外面跟人打過招呼,轉眼之間就不見了,然后有人在另一個城市里見到他;對一對時間,只差了兩個時辰。”

丁鵬一笑道:“兩個時辰足夠趕到另一個地方了。”

謝小玉笑笑道:“可是那個城市距此卻有五百里之遙。”

丁鵬“哦,了一聲,微現驚色道:“那除非是插了翅膀飛了去,令尊難道已經學成了縮地的遁法嗎?”

謝小玉道:“家父可不是什么劍仙,也不會遁法,最多只是因為功力深厚之故,轉身提氣的功力超越了一般人,所以能超越障礙,走最短的距離,就比別人快得多。”

丁鵬點頭道:“這么一說倒是可能了。五百里是一般人的里程,譬如說由山左繞到山右,循路而行有那么遠,如果翻山而越,就連一半也不到了。”

謝小玉道:“大概就是這么回事吧!”

丁鵬指指門鎖道:“這么說來,這門雖然鎖著,卻并不能證明令尊不在里面。”

“是的,在丁大哥面前,小妹不敢說誑語,我的確不知道家父是否在里面。”

丁鵬道:“我們在門外高聲招呼一下吧。”

謝小玉道:“恐怕也沒什么用,因為小妹也沒進去過,但是以前試過,有時他老人家明明在里面,也不會答應的。他吩咐,他要見人時,自己會出來,否則就不準前去打擾他。”

丁鵬道:“那就只有破門而入一個法子了?”

謝小玉道:“當然也不止是這一個法子,像越墻也是能夠進去的,但丁大哥似乎是不會做越墻之舉的人。”

丁鵬道:“不錯。我是正大光明來找令尊決斗的,用不著愉偷摸摸地越墻而入。”

想了一想又道:“我要破門而入,你不會阻止嗎?”

謝小玉笑笑道:“我應該是要阻止的,但是我的能力又阻止不了,何必去多費精神力氣呢?這不過是一扇門面已,不值得豁出性命去保護它。”

丁鵬也笑道:“謝小姐,你實在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子。”

謝小玉一笑道:“家父得罪了很多人,卻很少有幾個朋友。神劍山莊雖然名揚天下,但是卻保護不了我。身為謝曉峰的女兒,不聰明一點就活不長的。”

丁鵬道:“不錯,令尊的盛名并不能叫人家不殺你,像那天追殺你的‘鐵燕雙飛’,就沒人敢阻擋他們。”

謝小玉笑道:“怎么沒有?你丁大哥不就是攔住了他們嗎?敢向謝曉峰的女兒伸手的,絕非是泛泛之輩,固此能夠保護我的人不多,像丁大哥的更是少之又少了。”

丁鵬冷冷地道:“謝小姐,別忘了我是要找令尊決斗的,你最好別太急著跟我交上朋友。”

“為什么?你要找家父決斗,又不是跟我決斗,這跟我們成為朋友毫無關系。”

“在我跟令尊決斗之后,總有一方要落敗的。”

“那當然,但是這也沒多大的關系呀!武功到了你們的境界,勝負上下只是些微之差,絕不可能演成生死流血慘劇的。”

“那可很難說,我的刀式一發就無可收拾。”

謝小玉笑笑道:“你刀傷鐵燕雙飛,挫敗林若萍,不是都能收放自如嗎?”

“那是他們太差,我還沒有全力施為。”

謝小玉一笑道:“你跟家父決斗時,更用不著全力施為了,高手相搏,只是技與藝之分,沒有人使用蠻力的。有時甚至于對立片刻,不待交手,雙方就知道誰勝誰負了。”

丁鵬心中一動道:“你的造詣很高呀,否則絕對說不出這種話來。不到某一種境界,不會有這種體會的。”

“丁大哥,我是謝曉峰的女兒,是神劍山莊的下一代主人,總不能太差勁的。”

“以你的造詣,那天不至于給鐵燕雙飛追得亡命奔逃的,他們還沒有你高明呀。”

謝小玉又是一震,她沒想到丁鵬會如此用心,而且在旁敲側擊地探聽她的虛實。

腦子里飛快一轉,她已經知道該怎么做了,任何巧詞掩飾,都不如說實請來得好。

因此她一笑道:“如果我真的比他們差了很多,又怎能逃過他們的追殺,而逃到圓月山莊上?”

“這么說你是存心逃來的了?”

“可以這么說。我知道那一對夫婦是很厲害的人物,因此我想看看有誰能壓一下他們的兇威,也想看一看,家父名揚天下,為多少人排除過困難,輪到他女兒有難時,有誰肯挺身出來保護我。”

“那結果使你很不愉快吧?”

謝小玉笑笑道:“不錯,丁大哥的圓月山莊上,那天到的幾乎都是名聞一時的俠義之輩,結果卻使我很失望,所以那天之后,我對俠義之輩的看法也大大地改變了。”

她笑了一笑道:“不過我也不算全無收獲,至少還有像丁大哥這樣一個年輕的英雄。”

“我不是為了行俠仗義而救你的。”

“至少你是救了我。”

“那是因為在我的地方上,我不能容忍別人放肆殺人,而且更因為我估計著一定能勝過對方,否則我也不會傻到舍命來救你的。”

“是的,小妹也知道。我跟丁大哥那時毫無淵源,也沒有理由要求丁大哥如此的。”

“你倒是很能看得開。”

謝小玉笑道:“我只是將己比人,叫我舍棄自己的生命去救一個陌不相識的人,我也同樣不干的,除非是一個使我傾心相愛的人,我才會為他不顧一切。”

“你找到達樣的一個人沒有?”

“沒有!但是我相信很炔就會找到的。”

她的眼光看著丁鵬,就差沒有直接叫出丁鵬的名字來,但是丁鵬卻無視于她的暗示,冷冷地道:“我卻找到了,她是我的妻子青青。”

謝小玉毫無慍意,笑笑道:“她是個有福氣的人。”

丁鵬決心結束這次無聊的談話,轉頭朝一旁木立的阿古揮揮手道:“毀鎖!破門!”

阿古上前,握拳擊向那鐵鎖時,就有四個人鉆出來了。

這四個人不知道原先是藏在哪里的,一下子就突然冒了出來,而且很快地掠到阿古面前。

他們的神情冷漠,年紀都在四十左右,每個人都穿著灰色的長袍,手中執著劍。他們的臉色平板,不帶一絲表情,灰色而沉滯的眼睛望著阿古。

阿古沒有動,望著丁鵬,等候進一步的指示。丁鵬卻望著謝小玉,但謝小玉僅只笑笑道:“丁兄,我說這四個人我不認識,你相不相信?”

丁鵬道:“你是說他們不是神劍山莊的人?”

“這個我倒不敢說,因為我來這里才一年多。”

“一年多雖不算長,可是連你自己家里的人都不認識,似乎不太可能吧?”

謝小玉一笑道:“別的地方的人我自然都認識,而且還是我來了之后才雇請來的,但是這個院子里的人,我卻一個都不認識。我沒進去過,他們也從不出來。”

“從不出來,他們又如何生活呢?”

“不知道,我也不管家,是謝亭生在管。”

謝亭生就是謝先生,大家都稱他為謝先生而不知其名。謝小玉是山莊的主人,自然不必叫他謝先生,但也是現在才直呼他的名字。

可是其中的一個中年人卻開了口,聲音跟他的臉一樣:“謝亭生也不知道我們。我們是他的叔叔經管神劍山莊時進入山莊的,已經有三十年了。十年前謝掌柜去世,由他的侄兒來接任總管,只管外面的事,不管里面的事。”

謝小玉笑道:“那么四位是神劍山莊中最老的人了?”

中年人道:“我們不屬于神劍山莊,只屬于藏劍廬。”

“藏劍廬在哪里?”

中年人手一指道:“就是這里面。”

謝小玉訝然道:“原來這個院子叫藏劍廬呀,我真是慚愧,居然會不知道。我是這兒的女主人。”

中年人造:“聽主人說起過,但是卻與藏劍廬無關。這兒不屬于神劍山莊,而是主人私居的地方。”

謝小玉笑道:“你們主人是我父親。”

中年人道:“我們不問主人在藏劍廬外的關系,藏劍廬中就只有一個主人,再無任何牽連。”

謝小玉一點都不生氣,笑笑道:“四位如何稱呼?”

中年人道:“藏劍廬中只有主人與劍奴,用不著姓名。只是為了稱呼區別,人以干支為冠稱。我叫甲子,以此類推為乙丑、丙寅、丁卯……”

謝小玉道:“照這樣推算起來,這藏劍廬中,豈非有六十名劍奴了?”

甲子道:“藏劍廬與世隔絕,不通往來,無可奉告。”

丁鵬道:“我要找謝曉峰,他在不在?”

甲子道:“減劍廬中沒有這個人。”

丁鵬先是一怔,繼而道:“那我就找藏劍廬的主人。”

甲子冷然道:“如果主人要見你們,自會在外面相見,否則你找來也沒有用,藏劍廬中絕不容外人進去。”

丁鵬道:“主人在不在呢?”

甲于道:“無可奉告,相信你們早已知道了,這院墻外兩丈之內都是禁地,今天因為是初次犯禁,我們才加以警告,下次就格殺勿論了。你們快走吧!”

丁鵬沉聲道:“我是來找謝曉峰決斗的,”甲子道:“告訴你沒有這樣一個人!你要找謝曉峰,應該到別處找去。”

丁鵬冷笑道:“到哪里可以找到他?”

甲子說道:“不曉得。藏劍廬既與外世隔絕,而且顧名思義,藏劍廬既已藏劍,也不是跟人決斗的地方。”

丁鵬道:“那你們手中怎么會執著劍的呢?”

甲子道:“我們手中的不是劍。”

“不是劍,那又是什么?”

甲子道:“隨便你稱它為什么,就是不能叫它為劍。”

丁鵬鄙夷地大獎道:“明明是劍,卻偏偏不稱為劍,你們這種自欺欺人、掩耳盜鈴的行徑不怕人笑掉大牙?”

在一般的情形下,這四個人聽了丁鵬的話,應該感到很憤怒才對,可是他們仍然很平靜,沒有一絲激動之狀。甲子等他笑完了才冷冷地道:“你要怎么想、怎么稱呼是你的事,但是在藏劍廬中,我們不認為它是劍,你也不能硬要我們把它稱為劍。”

丁鵬笑不出來了,罵人原是一件痛快的事,但是對方如果根本不作理會,這就變得非常無趣了。

他把剩余的笑聲咽了下去后才道:“你們是出來阻止我進去的?”

甲于道:“是的,那扇門是封鎖藏劍廬的,所以萬萬不能破壞。”

丁鵬道:“假如我定然要破壞它呢?”

甲子道:“那就會很糟糕。你會后悔不該做那件事,而且別的人更會怪你不該做這種糊涂事。”

丁鵬哈哈大笑道:“本來我倒并不想破壞它的,給你這一說,我倒非要破壞一下了,因為我這個人從不為做的事后悔,而且最喜歡做讓人埋怨的事。”

甲子似乎并不欣賞他的幽默,他們也不太習慣講笑話,因此他只是說道:“我們會盡一切的力量阻止你。”

丁鵬笑了一笑道:“阿古,劈開它1”阿古再度上前,四個人四柄長劍齊出,刺向他的胸膛。這一刺很簡單、很平凡,不會有任何變化,但是卻凌厲無匹,氣勢萬鈞。

誰都不會去攖逆這一劍之鋒而躲開的,但是他們偏偏遇上了阿古。

阿古的身材很高大,一身皮膚漆黑光亮,就像是在身上涂了一層黑色的油膏、發亮的油膏。

油膏是很滑潤的,阿古的皮膚似乎也有這種作用,那四個人四柄劍同時刺在他身上。

他沒有躲,也沒有止住去勢,似乎根本沒有看見有劍尖刺過來。莫非他不怕死不成?

劍尖在他的胸前向兩邊滑去,順著他的皮膚滑了開去,就像是用針刺向一尊光致滑潤的黑色瓷像,針尖滑向一邊,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那四名劍奴的劍式已經夠邪了,但是阿古卻是個更為邪門的人,施展的是更為邪門的功夫。

謝小玉驚呼出聲,阿古雙臂微抬,甲子等人已經被他推開兩邊,然后看他舉起了手,一拳擊下去。

他的拳頭不會比鋼鐵軟,何況手指上還戴了拳套。

那把鋼鎖雖然很大,但已生銹。

生了銹的鋼鐵,自然不是什么好鋼鐵。

好的鋼鐵應該像阿古手指的拳套,發出閃亮的、如銀一般的光澤,所以他這一拳下去,生了銹的鐵鎖立刻粉碎,跟著一腳蹬開了那扇厚厚的木門。

木門后是封鎖了幾十年的秘密世界,除了謝曉峰之外,還沒有別人進去過。

所以連謝小玉都感到萬分好奇,連忙探頭向里面望去,她感到失望了。

這里面的范圍雖大,卻十分凌亂,亂草叢生,把原來的亭室樓閣都掩遮下去了。

這只是一個破落的庭院而已,卻是在神劍山莊之中,是一代劍神謝曉峰的潛居之所,實在使人難以相信。

而最使人側目的居然有兩座土墳堆立在斷草殘壁之間,雖不知墳中埋葬的是誰,卻可知這是新起的墳,因為墳上的草還修得較整齊,是這院中最整齊的東西。

甲子等四名劍奴見門已被踢開,態度雖有點驚惶,但是神色卻更見冷厲,忽地向外面沖出去。

他們不是逃跑,因為只沖出了十丈之后,他們就突然地停止了。

然后他們就像是一群被關在籠子里的老鼠,突然發現籠門開了,飛快地沖出來,分散地躲向隱蔽的地方。

躲向隱蔽的地方是老鼠在受驚時的必然習性,但是他們四個人卻不像,因為他們只是進去躲了一下,立刻又出來了。

提著劍進去,又提著劍出來。

進去時,劍是雪自光亮的,出來時劍上都已染滿了鮮血,而且還在一滴滴地往下滴落。

四個人的劍都是如此,那就是說他們每個人至少都殺了一個人,不過由劍上滴血的情形看,殺的絕不止四人。

他們只進去了一下子,立刻就出來了,殺完人出來了。沒有殺出一點聲音,被殺的人也許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取去了生命。

好快的動作,好快的劍!

丁鵬環抱著手臂,沒有任何表情動作,阿古也是一樣。

他們有理由如此安詳,因為被殺的人與他們無關。

謝小玉的臉色卻有點變了,道:“他們這是做什么?”

丁鵬淡淡地道:“大概是殺人吧。”

這等于是廢話,誰都知道是殺了人,而不是大概,謝小玉啞著嗓子道:“為什么要殺人呢?”

丁鵬笑笑道:“大概是不喜歡那些人偷偷摸摸地躲在那里,我也很不喜歡這種事。”

謝小玉道:“他們是神劍山莊的人。”

她仿佛把丁鵬當作了殺人的主使者了,丁鵬笑而不答,還是甲子回答了:“但不是藏劍廬的人,主人曾經跟外面的人約法三章,在這所院子的周圍劃定了禁區,不準前來窺探,違令者死。”

謝小玉道:“那是指兩丈之內,他們都不在禁地內。”

甲子道:“兩丈是門閉著時的限制,現在門已打開了,范圍就擴大了,凡是能看得見門里情形的地方,都是屬于禁區。”

謝小玉道:“凡是看見了這院子內部的人都得死?”

甲于點點頭道:“是的,你一來的時候,主人就已經跟你說過了。如果你沒有告訴你的人,這些人的死是你的過失;如果你告訴過他們,那就是他們自己找死。”

謝小玉道:“他們不是我的人,是神劍山莊的人。”

甲子道:“神劍山莊原沒有這些人,是你帶來的。”

謝小玉道:“我是神劍山莊的主人。”

甲子道:“主人還在的時候,你還不能算主人。就算主人不在,你也只是神劍山莊的主人,不是藏劍廬的主人,你管不到這一片地方來。”

丁鵬忽然覺得很有意思,看來謝曉峰與謝小玉這一對父女之間,還有著一些很特別的關系。

謝小玉看了丁鵬一眼,覺得自己似乎說得大多了,連忙笑笑道:“我們父女之間不常見面,有許多事情尚未溝通,倒叫丁大哥見笑了。”

丁鵬笑一笑,沒有說什么。謝小玉覺得很沒意思,眼珠一轉又道:“那么我們這些人也是非死不可了?”

甲子道:“那倒不知道,因為你們已經打開了門,生死就不是我們所能決定的了。”

謝小玉道:“由誰來決定呢?”

甲子道:“自然是由里面的人來決定。”

謝小玉道:“這里面還有人?”

甲子道:“你們進去后就知道了。”

丁鵬這才開口道:“我們如果不進去呢?”

甲子微微一怔道:“你們打開了門,不是要進去的嗎?”

丁鵬道:“那倒不見得,我們也許只想瞧一瞧里面的景色。現在門打開了,里面只不過是兩座荒墳,一片凌亂,沒有什么好看的,我就不想進去了,除非是我確知謝曉峰在里面還差不多。”

甲子道:“這個我們不管,我們只知道你們開了門就得進去,不打算進去的人,就得死在外面。”

丁鵬冷笑道:“我原是要進去的,但是被你們這么一說,我倒不想進去了,看你們用什么方法逼我進去。”

甲子沒有回答,他用行動來答復。四個人舉劍在胸前,劍尖平伸,排成一個扇形,慢慢地向前逼近。

圈子越逼越近,他們劍上所透出的殺氣也越來越盛。丁鵬的神色也凝重了,他也看出這四個人所布下的這個劍陣很厲害,具有一股無形的壓力,逼得人非往后退不可,其實后退并無不可,但后退一步就是門坎了。

阿古也顯得很凝重,雙拳緊握,似乎準備沖出去,但是他也只踏前了一步,就被凌厲的劍氣逼退了回來。

剛才劍尖刺到他的身上都不能傷到他,但此刻無形的劍氣能把他逼退回來,可見那四個人所組成的劍氣,已經成了一面無形的軸幕,慢慢地向前收攏。

阿古有點不服氣,一腳在前,一腳在后,雙拳緊握,曲臂作勢,似乎準備硬干一下了。

丁鵬適時喝止道:“阿古,到我后面來!”

阿古對丁鵬的命令是絕對服從的,立刻收勢退到了后面,而丁鵬卻已補上了他的位置,手中的圓月彎刀業已舉起,勁力凝結,準備發出那石破天驚的一刀。

這股威勢果然懾住了四個人,使他們的進勢停頓下來,變成了膠著的狀態。

這時雙方的距離約摸是一丈。

空無所有的一丈,卻含著兩股難以比擬的巨力在相互沖擊著。微風卷起了一片落葉,掉進了他們之間的空間,葉子還沒有落地,已突然消失了。

這空無所有的一丈,仿佛有著幾千萬柄利劍,幾千萬把利刀,再由幾千萬雙無形的手在控制著。

哪怕掉進來的是一粒小的黃豆,也會被斬成幾千萬片,成為肉眼不辨的細粉。

謝小玉的臉嚇白了,可是她的眼中卻閃出了興奮的光。

她的呼吸很急促,但多半是由于興奮,少半是為了恐懼。

有什么是值得她興奮的呢?

阿占也現了從所未有的緊張,雖然他不會說話,可是他的嘴卻不斷地張合著,像是要發出呼喊來…

江湖上的人從沒見過阿古。

但是最近見過阿古的人,誰都會看得出,他必然個絕頂的高手。

平時,他冷漠而沒有表情,似乎已經沒有什么事能令他激動了。

但,此刻,他卻為那雙方的僵持引起了無限的激動。

由此可見,丁鵬與那四名劍奴的對峙,兵刃雖未接觸,實際上卻已經過千萬次猛烈的沖激了。

無聲無形的沖突,表面上看來是平衡的。

但沖突畢竟是沖突,必須要有個解決的。

沖突山必須要有個結果,勝或負,生成死。

丁鵬與劍奴之間的沖突似乎是只有生或死才能結束的那一種,這是每一個人,包括他們雙方自己都有的共同感覺,只不過誰生誰死,各人的感覺都不同而已。

很快就可以看出來了,因為四名劍奴忽然進前一步,彼此相距丈許,進一步只不過尺許而已,并沒有到達短兵相接的距離。

但是以他們雙方僵持的情況而言,這一尺就是突破,生與死的突破。

突破應該是揭曉,但是也沒有。

因為丁鵬居然退了一步,退了也是一尺。

雙方的距離仍然是一丈。

甲子的神色微異,也更為緊張,丁鵬卻依然平靜。

在沖突中能夠突破的人,應該是占先的一方,何以甲子他們反而會緊張呢?

劍奴們再進,丁鵬再退。

一步,兩步,三步,四步。

謝小玉與阿古也只有跟著退。

終于,他們退到了門里,“砰”的一聲,門又關上了。

僵持終于有了結果,看來丁鵬輸了。

丁鵬的刀已收起,神色平靜,仿佛沒有發生任何事,而甲子他們四個人,卻像是生過一場大病似的,幾乎陷入虛脫的狀態。

也像是剛掉下河里被人撈起來,全身都是濕淋淋的,被汗水浸透了。

甲于是比較撐得住的一個,他抱劍打了一恭,神色中有著感激:“多謝丁公子。”

丁鵬只微微一笑:“沒什么,是你們把我逼進來的。”

甲子卻凝重地道:“不!在下等心中很明白,丁公子如若刀氣一發,我等必無幸理。”

丁鵬道:“你們是一定要我進來?”

甲于道:“是的,如果無法使丁公子進來,我們只有一死以謝了。”

丁鵬笑了,道:“這就是了。我本來是要進來的,可是不愿意被人逼進來。如果你們客客氣氣地請我進來,我早就進來了。”

甲子默然片刻才道:“如果丁公子堅持不肯進來,我們只有死數,不管怎么說,我們仍是感謝的。”

他們雖是沒有姓名的劍奴,但人格的尊嚴卻比一般成名的劍客都要來得堅持,更懂得恩怨分明。

丁鵬似乎不想領這份情,笑笑道:“我也不愿意在那種情形下被你們逼進來,但是我若想自由自在地進來,勢非要發出刀招,把你們殺死不可。”

甲子沒有反對,恭聲道:“公子招式一發,我們都將死定了。”

丁鵬道:“這點我比你們清楚,只是我還不愿意為你們出手。我是來找謝曉峰決斗的,你們不是謝曉峰。”

“很好,很好,魔刀一發,必見血光,你已經能擇人而發,你大概就快擺脫魔意了。小朋友,請過來一談。”

一個蒼老的聲音由遠處的茅亭中傳來。甲子等四人對那個聲音異常尊敬,連忙躬身低頭。

丁鵬看向謝小玉,含著詢問的意思,向她求證這說話的人是否就是謝曉峰。

他從謝小玉的眼中得到了證實,但也看出了一絲恐懼,不禁奇怪了,謝曉峰是她的父親,女兒見了父親,又有什么好怕的?不過丁鵬沒有去想那么多,他是來找謝曉峰的,已經找到了,正好前去一決勝負,于是他抱刀大步走向茅亭。

謝小玉略一猶豫,正想跟上去,謝曉峰的聲音道:“小玉,你留下,讓他一個人過來。”

這句話像是具有莫大的權威,謝小玉果然停住了腳步。阿古仍然跟過去,可是丁鵬擺擺手把他也留下了。謝曉峰并沒有叫阿古留下,但是卻說過要丁鵬一個人過去的活,不知怎的,這句話對丁鵬也具有了相當的約束力,果然使他受到了影響,把阿古也留下了。也許他是為了表示公平,謝曉峰既然把女兒都留下了,他又怎能帶個幫手呢?

那實在是一座很簡陋的茅亭,亭中一無所有,除了兩個草蒲團之外。

蒲團是相對而放的,一個灰衣的老人盤坐在上,另一個自然是為丁鵬而設的。

丁鵬終于看見了這位名震天下的傳奇性人物,他自己都說不上是一種什么滋味。

面對著一個自己要挑戰的人,胸中必然燃燒著熊熊的烈火,鼓著激昂的斗志。

但丁鵬沒有。

面對著一個舉世公認為第一的劍客,心中也一定會有著一點興奮與欽慕之情。

但丁鵬也沒有。

聽聲音,謝曉峰是很蒼老了。

論年齡,謝曉峰約摸是五十多不到六十,以一個江湖人而言,并不算太老。

但是見到了謝曉峰本人之后,卻連他究竟是老還是年輕都無從辯解了。

謝曉峰給丁鵬的印象,就是謝曉峰。

他聽過不少關于謝曉峰的事,也想過不少謝曉峰的事,見到謝曉峰之前,他已經在腦中構成了一副謝曉峰的圖容,現在出現在眼前的,幾乎就是那構想的影子。

第一眼,他直覺以為謝曉峰是個老人。

困為他的聲音那么蒼老。他穿了一襲灰色的袍子,踞坐在蒲團上,仿佛一個遁世的隱者。

丁鵬首先接觸的是對方的眼光,也是那么的疲倦,那么的對生命厭倦,都是屬于一個老人的。

但是再仔細看看,才發現謝曉峰并不老,他的頭發只有幾根發自,跟他的長須一樣。

他的臉上沒有皺紋,皮膚還很光澤細致。

他的輪廓實在很英俊,的確夠得上美男于之譽,無怪乎他乎輕時會有那么多的風流韻事。

就以現在而言,只要他愿意,他仍然可以在女人中間掀起一陣風暴,一陣令人瘋狂的風暴。

謝曉峰只打量丁鵬一眼,就很平靜而和氣地道:“坐,很抱歉的,這兒只有一個草墊。”

雖然是一個草墊,但放在主人的對面,可見謝曉峰是以平等的身份視丁鵬的,那已經是一種很了不起的敬意了。

夠資格坐上這墊子的,只怕舉世還沒幾個人。

要是換了從前,丁鵬一定會感到忸怩或不安的,但是現在他已雄心萬丈,自認為除了自己之外,已沒有人能與謝曉峰平起平坐,所以他很自然地坐了下來。

謝曉峰看著他,目中充滿了嘉許之意:“很好!年輕人就應該這個樣子,把自己看得很高,把自己的理想定得很高,才會有出息。”

這是一句嘉許的話,但是語氣卻像是前輩教訓后輩,丁鵬居然認了下來。

事實上丁鵬也非認不可,謝曉峰的確是他的前輩。

就算等一下他能夠擊敗謝曉峰,也無法改變這事實。

謝曉峰嘉許地再看了他一下:“我看得出你不是個喜歡多話的人。”

丁鵬道:“我不是。”

謝曉峰笑笑:“我以前也不是。”

他的語氣有著落寞的悲哀:“但是我現在卻變得多話了,就意味著我已經老了。”

人上了年紀,話就會變得多,變得嘴碎,但謝曉峰看來實在不像。

丁鵬沒有接嘴的意思,所以謝曉峰自己接了下去:“不過也只有在這個地方,我才會變得話多,沒人的時候,我經常會一個人自言自語說給自己聽。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嗎?”

丁鵬道:“我不喜歡猜謎。”

這句話很不禮貌,但謝曉峰居然沒生氣,而且還笑嘻嘻地道:“不錯,你年輕,喜歡直截了當地說話。只有年紀大的人才會轉彎抹角,一句最簡單的話,也要繞上個大圈于。”

是不是因為上了年紀的人自知來日無多,假如再不多說幾句,以后就無法開口了?

但是在丁鵬的年歲,卻不會有這種感受的。

不過,謝曉峰的問題還是耐人尋味的。

為什么一個天下聞名的第一劍客,會變成這副嘮嘮叨叨的樣兒呢?

為什么只有在這兒,他才會如此呢?

丁鵬雖然不喜歡猜謎,卻忍不住想以自己的本事去得到這個答案。

所以他的眼睛四下搜索了。

這兒的確不是一個很愉快的地方。

荒漠、頹敗、蕭索、消沉,到處都是死亡的氣息,沒有一點生氣。

任何一個意氣飛揚的人,在這兒耽久了,也會變得呆滯而頹喪的。

但是,這絕不會是影響謝曉峰的原因。

一個對劍道有高深造詣的人,已經超乎物外,不會再受任何外界的影響了。

所以丁鵬找不到答案。

幸好謝曉峰沒有讓他多費腦筋,很快地自己說出了答案:“因為我手中沒有劍。”

這簡直不像答案。

手中有沒有劍,跟人的心境有什么關系?

膽小的,人或許要靠武器來壯膽,謝曉峰是個靠劍壯膽的人嗎?

但丁鵬好像接受了這個答案。。

至少,他懂得了其中的意思。

謝曉峰是個造詣登峰造極的劍客,他的一生都在劍中消磨,劍已是他的生命、他的靈魂。

就是說他已沒有了生命、沒有了靈魂。

謝曉峰如果把他生命中屬于劍的部分去除掉,他剩下的也就是一個平凡而衰弱的老人了。

謝曉峰從丁鵬的臉上了解到他確已懂得這句話,因之顯得很高興。

“我們可以繼續談下去,否則你不會對以后的話感到興趣的。”

丁鵬有點激動,謝曉峰的話無疑已引他為知己。

能被人引為知己,總是一件值得愉快的事,但能夠被謝曉峰引為知己,又豈僅是愉快所能代表的?

“事實上我這二十年來已經不再佩劍了,神劍山莊早先雖有一柄神劍,也早已被我投入了河底。”

這件事丁鵬知道。

那是在謝曉峰與燕十三最后一戰,燕十三窮思極慮,終于創出了他的第十五劍,天地間至殺之劍。這一劍擊敗了無敵的謝曉峰,但是死的卻是燕十三,是他自己殺死了自己,為的也是毀滅那至惡至毒的一劍。

謝曉峰的聲音很平靜:“神劍雖沉,但神劍山莊之名仍在,那是因為我的人還在,你明白嗎?”

丁鵬點點頭。

劍術到了至上的境界,已無須手中握劍,任何東西到了手中都可以是劍,一根樹枝、一根柔條,甚至于是一根繡花的絲線。

劍已在他心中,劍也無所不在。

謝曉峰的話已經很難懂,但丁鵬偏偏已經到達了這個境界,所以他懂。

但是謝曉峰的下一句話卻更難懂了:“我的手中沒有劍。”

還是重復先前的那句活,意境卻更深。

丁鵬問:“為什么?”

這也是很蠢的問話,任何一個不懂的問題,都是以這句話來發問的,可是問自丁鵬之口,問于此時此地,卻只有丁鵬才問得出來,而且是對謝曉峰的話完全懂了才問得出來。

丁鵬原沒打算會有答案,他知道這必然牽涉到別人的隱私與秘密,但是謝曉峰卻意外地給了他答案。

謝曉峰用手指了指兩座荒墳。

墳在院子里,進了門就可以看見。

如果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丁鵬也該早發現了,何以要等到謝曉峰來指明呢?

但是經謝曉峰指了之后,丁鵬這才知道答案一定在亭子里才能找到的。

墳是普通的墳,是埋死人的,它若有特異之處,就在它所埋葬的人。

一個不朽的人,可以使墳也跟著不朽。

像西湖的岳墓、塞外的昭君墓等。

名將忠臣烈士美人,他們的生命是不朽的,他們的事跡刻在碑上,永供后人垂吊。

這院子里的兩座墳上都沒有墓碑,墓碑樹在茅亭里,插在欄桿上。

只是兩塊小小的木牌,一塊在左,一塊在右,從亭子里看出去,才可以發現這兩塊小木牌各對著一座荒墳,好像樹在墳前一般。

“故畏友燕公十三之墓。”

“先室慕容秋獲之墓。”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