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圓月彎刀 >

第一二章 征途

十天過去了,天天都有人等候在圓月山莊的山下,伸長了脖子望著那華麗的圓月山莊,希望能看到謝家三少爺前來。

很多人希望瞻仰一下這位當代劍神的豐采。

還有很多女的,她們聽說當年的謝家三少爺是位到處留情的風流劍客,現在雖然年紀大了點,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也許自己會有被他看中的機會……

但是除了這些騷娘們外,大部分的人,尤其是江湖人,他們希望的還是別看見謝曉峰。

謝三少爺不來,丁公子就會去找他了,找他決斗去。

決斗,自然是比道謝道歉好看得多、過癮得多。

何況神劍斗魔刀,這又是何等夠味的事!

謝曉峰沒有叫大家失望。

他沒有來。

事實上,大家也認為他來的成分不太大。

謝曉峰并不是一個謙虛的人,雖然人說他已經變了一個人,變得十分謙虛平易近人,但是謝曉峰畢竟是謝曉峰,他是個很高做的人。他雖然不是個不講理的人,也不是個不知道感激的人,但他卻是不輕易說謝的人。也許是因為他姓謝,他的祖上都姓謝,為了避諱,他不肯把這個字用來表達別的意思。

一個不肯向人說謝字的人,自然更不會向人道歉了。別說丁鵬只是救了他的女兒,就是救了他自己的命,他也不會說聲謝謝的。

要他為了拒絕丁鵬的邀請而來道歉,那是更無可能了。謝曉峰若是因為這個而道歉,謝曉峰就不是謝曉峰了,而是條比土狗還不如的雜種狗了。

謝曉峰不來,丁鵬是否會找他去呢?

這十天來,青青一直很抑郁,不知為了什么她的眉頭經常深鎖,但是丁鵬看不見。

丁鵬一直在為自己的武功而感到振奮不已,他知道圓月山莊中一會,已經使他的名字響遍了江湖。

但是他倒不是個狂妄得完全無知的人。他要謝小玉帶回去的話固然是狂得上了天,可是他也明白,謝曉峰的劍一定比鐵燕夫妻的雙刀合壁厲害得多。

他也知道謝曉峰不會來的,一戰難免,而這一戰正是他所期望的。

這十天他沒有接見一個客人,連青青的房里都很少去,他在圓月山莊的秘室中閉門深思苦練。

練他那柄彎刀,練那神奇的一刀。

他本來不是個有野心的人,可是圓月山莊上的成功使他的信心大增,也使他的雄心滋長了。

他為自己安排了一連串的將來。

想得越多越周密,他的野心就越大。

任何人如能擊敗謝曉峰,都將會認為是英雄歲月的巔峰了,但是丁鵬卻不然。他只是把它當作一個開始。

在他的心中,已經作了許多的構想。

每一個構想,都比壓倒神劍山莊更要偉大、更為轟功。

因此,這第一步必須要成功!

第十天終于過了。

謝曉峰沒有來。

第十一天,風和,日麗,萬里無云。

是個適于出行的好天氣。

丁鵬出發了,出發去邀斗謝曉峰。

行前他見到青青了,正在考慮著要如何啟齒時,青青已經先開口了:“祝郎君一路順風,載譽而歸……”

丁鵬先是一怔,繼而釋然地哈哈大笑起來,道:“青青,你的確神通廣大,法力無邊,我心里的事從來也沒能瞞過你!”

就這樣,他離開了青青,沒有說第二句活。

丁鵬是乘著一輛金碧輝煌的馬車走的。

馬車是用四匹全身雪白光澤的駿馬拖著的,這四匹馬每一匹都是大宛名種。

尋常人求其一而不可得,他卻擁有了四匹,而且用來拖車。

千里馬是用來奔馳乘騎的,并不適合用來拉車,那甚至于是一種浪費,還不如一頭騾子來得適用。

這四匹駿馬也是一樣,它們既不習慣又不安分,甚至于互相不容。

但是趕車的車夫卻是個好手,他是個全身漆黑的昆侖奴,光著頭,穿著繡花的長褲,赤著上身,披了一件長不及腰的小馬甲,露出了雙肩,袒著胸前,脖子上套著一個黃金的大項圈子,坐在車上像半截鐵塔。

他有力的雙手熟練地握著韁繩,把鞭子抖得“啪啪”直響,居然能把四匹駿馬勉強地控制著,不情愿地走著。

這一切的排場是夠了,卻給人有一種暴發戶的感覺。

但是丁大少爺就喜歡這一套,他重起江湖,就是以暴發戶的姿態。

而且他從小就不是個有錢的人,現在有了揮霍不盡的財產,也不知道如何去享受。

車子后面跟了一大串的人,丁鵬覺得很滿意,他知道這些人不請自來,像是他最忠實的跟班,會從這兒一直跟著他到神劍山莊。

丁鵬看看后面的那一群人由一堆變成一長串,三三兩兩或單獨地走著,其中頗不乏江湖上的知名之上,心里就感到很高興。

謝曉峰或許比他名氣大,但是謝曉峰有這種本事造成這樣的局面嗎?

他安閑地閉上眼睛,聽任車子時快時慢地走著,嘴角露著笑意。那是為另外一件事而高興。

那是青青對這一件事的態度。

出發以前,他躡嚅難以啟齒,就是想跟青青說,這一次希望她不要跟著去。

他想了一千個理由,但沒有一個是能成立的。

青青非常美麗,跟他在一起,絕不會辱沒他。

青青的武功很高,從前比他高得多,現在或許已比他差了一點,但是絕不會成為他的累贅。

青青對他百依百順,從沒有反對過他任何事,也沒有拘束他的任何行動。

沒有任何理由他不讓青青跟著走的。

只有一個理由,卻又說不出口。

她是狐,煉狐術已成了氣候,但究竟還是狐,不適宜在人多的地方出現。

可是這并不是丁鵬不想要青青隨行的理由。

不知是什么原園,他只想能離開青青一段時間。

這當然更不是理由,卻偏偏是他內心的一股沖動、一個愿望。

他以為青青一定會跟著走的,因此費盡心思去想一個要青青留下的理由。

為了這個,他幾乎花了三大的時間,仍然沒想出一個借口來,哪知到了出發之際,他還沒開口,青青卻已經先開口了。

她祝福他旅途順風,凱旋歸來。

似乎早就說好不跟他同行似的。

那并不希奇,因為她是狐。

狐具有未卜先知、預測人的心思的神通。

丁鵬不禁想:“能娶到一個狐女為妻,實在是最大的福氣。”

所以丁公子在路上時,完全是心滿意足了。

所以車子在搖晃著,他居然能睡著了。

車子的搖晃并不是因為路不平。他們走的是官道,既平坦又寬闊,車輪也很結實。這是一輛特制的馬車,比皇帝出巡時的御車還要講究。

車行不穩是因為拖車的馬,它們的步調極難一致,而且也沒有受過拉車的訓練。

所以即使有阿古這樣的好御者,仍然無法在短時間內使得車子走得很平穩。

阿古就是那個昆侖奴,也是丁鵬跟青青從深山的狐穴中帶來的唯一跟隨。

阿古幾乎是萬能的,從做針線到拔起一棵合抱的大樹。他身上的繡花衣服就是他自己刺繡的。

這輛豪華的巨車也就是他一手打造的。

阿古只不會做兩件事。

一件是生孩子,因為他是男人。

一件是說話,因為他沒有舌頭。

好在這兩件事并沒有多大關系。

丁鵬當然不要阿古替他生個兒子。

阿古也從不表示意見,他只是聽,照著命令做。

所以阿古實在是一個非常理想的長隨、忠仆。

丁鵬即使把青青給留下了,卻要帶著阿古。

出了城后,行人就較為稀少了,那只是指對面來的行人。

在他們的車后卻跟著一大串的人,都是江湖中人。

丁鵬忽而有一股沖動,一股促俠的沖動。

他朝阿古發出了一個命令:“把車子趕快一點!”

阿古很忠實地執行了命令,長鞭“呼”的一聲,韁繩輕抖,車子像箭般射了出去。

望著后面驚詫的人群,丁鵬開心地哈哈大笑。

自從丁鵬出門之后,圓月山莊頓形冷落了。

聚在這兒的江湖豪杰早就跟著丁鵬走了,就是那些由丁鵬邀來的住客,也都先后地走了。

他們也都不愿意放過丁鵬與謝曉峰的一場決戰,只是他們并不像那些江湖人般的緊跟在丁鵬的車子之后。

有些人甚至是走向相反的方向。

假如他們不愿放過丁鵬與謝曉峰之戰,為什么不立即追上去呢?

難道他們有把握知道丁鵬即使立即趕到神劍山莊,沒有他們在場,這一戰還是打不起來的?

有幾個人卻單獨地、悠閑地在湖上泛舟,跟娼妓們閉聊了半天,然后再分別地、悄悄地在暮色的籠罩下、在沒人注意的情形下,進入了一座寺廟。

在客舍中,他們像是去訪晤了什么人,也像是聆取了什么指示,因為他們對那個人十分恭敬,在進入了客舍后,他們沒有說一句話。

除了一個低沉的、恭敬的“是”之外,他們沒有說過第二個字。

這些人的目的何在?他們將要做些什么?

目前除了他們自己之外,大概只有那寺中那位神秘的住客才知道了。

圓月山莊中,還有一個人沒有離開,那人是柳若松。

別的人多少是屬于客卿的地位,說走就可以走了,只有他不行,因為他是丁鵬的弟子。

雖然丁鵬沒有教給他一點功夫,只是把他呼來喝去,做一些近似下人的工作。

但柳大莊主卻一點祁不在乎,表現得十分殷勤而熱心。

丁鵬走的時候,沒有叫他跟了去。

因此他就只好留下,他也非常地高興。

到處照應了一下,他就來到了后院。

后院是青青住的地方,只有兩個很標致出塵的丫頭侍候著,一個叫春花,一個叫秋月。

春花、秋月是詩人心中最美的兩件東西,兩個丫頭也是一樣。

春花笑的時候,就像是燦爛的春花。

秋月的肌膚,比秋天的月亮還要皎潔、媚人。

兩個丫頭都是十七八的年紀,是少女們最動人的歲月,而這兩個少女不但在懷春的年歲,似乎還懂得如何取悅男人侍侯男人。

因為她們本是金陵秦淮河上很有名的一對歌妓,是丁鵬各以三千兩的身價買下來的。

她們雖是下人,卻不干任何粗活,只是作為青青的伴侶而已。

柳若松的年紀雖然略略大了一點,卻仍然長得很瀟灑,萬松山莊的柳莊主本是武林中有名的美劍客。

雖然柳若松在一般江湖人的心目中已經一錢不值,但是在春花、秋月的眼中,仍然是個很有吸引力的男人。

所以他一進后院,兩個花蝴蝶般的女孩子立刻飛也似的迎了上來,一左一右地拉住他的膀子。

在以前,柳若松一定非常高興,即使不趁這個機會去捏捏她們的屁股,也一定會捏捏她們的臉頰。

只可惜那是以前,是他做柳大莊主、柳大劍客的時候,是松竹梅歲寒三友名噪江湖的時候。

現在他只是丁鵬的弟子。

而且是住在師父的家里。

徒弟住在師父家里的時候,一定要老實、拘謹、行動規矩有禮。

柳若松做大俠時很成功,現在做徒弟時,表現得也恰如其分。

他連忙退后了一步,推開了兩堆飛來的艷福,然后才恭恭敬敬地問道:“師母在哪兒?”

春花吃吃地笑了起來,道:“你是來看少夫人的?”

柳若松仍然恭敬地道:“是的,我來問問師母有什么指示。”

秋月也笑著道:“你找她干什么?有事情她會著人到前面告訴你的。少夫人說過,叫你沒事不要隨便到后面來的。”

“是的,不過那是師父在家的時候。現在師父出門了,我這個做弟子的總得盡到一點孝心。”

春花格格地嬌笑著說道:“孝心?那你就要像人家的乖兒子一樣,晨昏定省,早晚都要進來請一次安呢!”

柳若松老實地點點頭:“我正準備如此!”

秋月笑道:“現在天已過午,你若是來請早安,似乎太晚了,若是來請晚安,不太早一點嗎?”

柳若松的臉有點紅,道:“只要有這份心,倒是不拘早晚的。”

春花笑了起來:“看在你這份孝心上,我倒是不能不替你通報一聲了,不過現在去通報,一定是碰一鼻子的灰,困為少夫人的心情很不好,剛剛還吩咐過,她要一個人靜一靜,不讓任何人去打擾她。你若是想見到她,最好是趁她心情好的時間再來。”

“那……她什么時候心情會好一點呢?”

“這很難說,最近這幾天她的心情一直不好,不過到了晚上月亮出來的時候,她會出來賞月,那時她的心情即使不好,卻很寂寞,很需要有人陪她談談。”

柳若松的眼睛里發出了光:“那我就晚上再來吧!”

秋月立刻道:“慢著,她見不見你還是沒一定,她需要人陪著聊聊,卻并不需要你來陪。”

柳若松毫不在乎道:“沒關系,我只是來盡一份心。今天不見,明天再來,明天不見還有后天,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春花冷笑道:“金石為開,院門不開,你還是見不著。每到了她要賞月的時候,她總是叫我們把院門緊緊關上拴好,因此你要想進來,一定要我們來開門才行。”

“那就麻煩二位一下!”

秋月笑道:“那也不行。我們都要去陪著她,沒空來替你開門。如果你一敲門,她立刻就回樓上去,因為她說過,不太喜歡見到你,你如果來了,叫我們擋駕。”

柳若松微微有點失望地道:“那就等以后再說吧!”

秋月狡黠地笑笑道:“柳大爺,如果你打算不經過院門越墻進來,那可是打錯了主意。少夫人很講規矩,這所院子人夜以后雖然沒有人看守,防備卻很嚴。前兩天有個人悄悄地進來,結果不知怎么的中了機關,死在那叢花樹下,只剩一堆衣服,連骨頭都化掉了。聽說他叫什么飛天蜘蛛,是個很有名的飛賊。”

柳若松不禁變了顏色道:“來無影,去無蹤,飛天蜘蛛,夜盜千戶,從來也沒有失過一次鳳。”

春花笑得像春花:“來無影是不錯的,去無蹤卻不知道,因為他化成了一灘水,就在那邊的玫瑰花叢下。”

柳若松的身子抖了抖,背上冷颼颼,汗毛都豎了起來。秋月也笑了,笑得卻不像秋夜的明月。

月冷而寒,她卻是充滿了熱:“你要想進來見到少夫人,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我們姊妹倆分出來一個為你開門,而且還帶你前去。這樣也許會挨上兩句責罵,但至少可以讓你見到她……”

柳若松不是個傻子,作了一個長揖道:“請二位大姐多多幫忙!”

春花笑道:“別客氣,也別多禮。我們姊妹倆是很好說話的,只要我們心里高興,為你做什么事都行。只是一定要我們姊妹倆高興,你知道我們最高興的是什么嗎?”

她的身子靠上來,已經火熱熱的。柳若松不是傻瓜,自然知道是什么方法。

兩個女郎把柳若松帶到一間石亭子里,開始做使自己高興的事了。

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柳若松才回到前面。

兩個女的似乎還不怎么太高興,一直在埋怨他是個銀樣的蠟槍頭,一點都不中用。

但柳若松卻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兩個看來像兩朵花般的女郎,在做那件事的時候,比十個最淫蕩的婊子加起來還貪。

那個被人殺死的妻子像頭餓狼。

一頭餓狼使他痛苦了半輩子。

現在,他卻遇上了兩頭餓虎。

能夠剩下這身皮骨出來,已經是萬幸了。

這天晚上是滿月。

柳若松沒有去見青青,他只能像死狗般的躺在床上,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明天,后天,大后天,也都還是好月亮。

但是柳若松不敢想是否能夠去見到青青,他知道自己在這兩天三天里,是別想能有一絲力氣的。

他躺在床上,只想著一件事。

春花、秋月究竟是不是從金陵買來的名妓?

據他所知,只有西方的一個神秘宗派里出來的女人,才有這么貪的胃口、這么高明的技術。

他累得連抬眼皮的勁兒都提不起來的時候,她們仍然有本事能把他身上的某一部位引得興奮起來,榨干他骨髓里的一點一滴剩余的生命。

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這是句老掉了牙的話,連不識字的老婆婆都會用來教訓她的孫兒的。

一句話能被人如此廣泛地運用,應該是有顛撲不破的真理了,至少它的確是百分之百地被人肯定了。

但有時它卻未必盡然。

至少柳若松就有這個感覺。

他賠盡了小心,著實地休養了幾天,而且還找到了一個以往的相識,一個下五門的采花賊,要來了一劑金槍不倒的龍虎妙藥。

出了兩身大汗,好不容易把兩頭餓虎、兩個騷媚無比的小娘們兒擺布得嬌喘連連,終于讓他見到了青青。

那是在一個月夜,一個下弦的殘月之夜。

青青手撫亭欄,對月想著心事。

柳若松整整衣襟,恭恭敬敬地走過去。

雖然他的眼前已冒著金星,腳步也虛浮不定。

那一劑金槍不倒的妙藥雖然使他勇不可當,像是降龍伏虎的天神。

可是他虧損的體力卻也夠瞧的。

但是他不在乎,他知道只要能接近那個女主人,他就可以踏上成功之途。

青青看了他一眼,毫無表情他說:“你來做什么?”

“弟子特來問候師母。”

青青皺皺眉頭,不勝厭惡地道:“我很好,用不著人來問候!”

柳若松并不意外,他知道一開始是不可能立刻就取得青青的好感的,所以他仍是謙卑地道:“弟子還要向師母稟報一下師父的消息。”

“這個也無須你來說,我知道得很清楚。”

“師母足不出戶……”

青青打斷他的話道:“我有我的方法,至于是什么方法,總用不著向你詳細說明了吧?”

柳若松連連恭聲道:“是……是的,只不過師母所得到的只是片面的消息,不如弟子所知道的精確。”

“我倒不信你的消息會比我更確實!”

柳若松謅笑道:“師母如若不信,且容弟子說說,跟師母知道的對照一下如何?那時師母便知弟子所言不虛。”

青青略一遲疑才道:“好!你說說看!”

柳若松很得意地道:“師父一路行去,每天只走百來里。所停之處,必然會做出一些驚人的舉動。”

青青的眉頭深皺道:“我知道,他的目的在引人注意。”

“師父曾經在一家最大的酒樓上擺下筵席,邀集能請到的江湖女杰,包括那些已經嫁人的,卻把她們的丈夫或情人摒諸門外。”

青青居然笑了起來道:“那也沒什么關系,至少他并沒有強邀,是那些女人們自己愿意去的,而且她們的丈夫也沒有反對。”

“快到席終時,師父卻把其中十二位較為年輕的強行留下,陪他聊天直到中宵。”

“那一定很有趣,只是我知道他并沒有強留,被留下的也沒有什么不高興,反倒是那些沒被留下的感到很不高興,認為沒面子。”

“可是那十二人中,有五個是有夫之婦,還有三個是已經訂了親的。”

青青笑了起來,道:“她們的丈夫跟未婚夫并沒有為此而感到不安,反而沾沾自喜而感到光榮。所謂白道中的豪杰,都是這副嘴臉,為了達到某種目的,就算叫他們的老婆去陪人睡覺,他們也都不在乎的。”

柳若松的臉紅了,像是被摑了一掌。

青青雖然沒有明指,卻的確是在說他。

為了要得到丁鵬那一招“天外流星”劍招,他就叫他的老婆秦可情化名可笑,布下了一個可笑的圈套。

結果他雖然得到劍招,卻失去更多。

而且還成就了丁鵬,為他自己招致了這么慘痛的報復。想到這些,柳若松恨不得給自己兩個大嘴巴。

他不是后悔自己的那些作為。

而是恨自己的運氣怎么會如此不濟,丁鵬的那些奇遇,怎么不落在自己身上。

幸好,丁鵬并沒有守在青青身邊,而且還撇下了她,一個人出去揚名了。

留下這個非常難得的機會來給自己,如果不好好地把握住,自己就真是土狗了。

因此,他并不就此放棄努力,笑著道:“師父已經是享有盛名的人了,如此糟蹋他得來不易的名聲,殊為不智……”

青青一笑道:“他的事不用你我未操心,他是個大男人,自己知道該怎么做的。”

“可是師父這種做法,太對不起師母了。”

青青的臉沉下來:“這些話不該你說的!”

柳若松連忙道:“弟子只是為師母感到不值。”

青青冷冷地道:“我信任他。”

這一句話封住了柳若松的嘴。

青青又道:“假如你知道的只有這些,就不必再說了。”

柳若松道:“弟于還聽說五大門派的掌門人都已經驚動,兼程趕到神劍山莊去。”

青青笑了一下道:“這也不算是新聞。有人向謝曉峰挑戰,總是一件大事,他們總要去趕熱鬧的。”

“他們不是看熱鬧去的。”

青青“哦”了一聲道:“他們去干嗎?總不會是去幫謝曉峰的忙吧?”

柳若松笑道:“謝曉峰不會要人幫忙,如果他的劍勝不了師父的刀,誰都幫不上忙,他們是去阻止這一場決斗的!”

青青笑道:“那很好,最好他們能阻止。這一場決斗實在很沒意思,只是我了解丁鵬,恐怕他們阻止不了。”

柳若松笑笑道:“據弟子所知,他們似乎有很大的把握,因為他們是應鐵燕雙飛之請而去的。”

青青的臉微微一變道:“他們怎么會跟鐵燕雙飛那種人搭在一起?”

“這個弟于不知道,但是那天在圓月山莊上,師父將鐵燕雙飛擊敗后,他們曾經亮出了免死鐵牌,那是五大門派的掌門人共同具名頒下的,想必五大門派跟他們定有非常密切的關系!”

青青的神色不再那么安定了,忙問道:“你還聽說了什么?”

柳若松知道時機將近成熟了,笑著道:“弟子知道他們如果無法勸阻師父與謝曉峰之斗,就將動用全力,在決斗之前除掉師父。”

青青冷笑道:“他們沒那個本事!”

柳若松道:“他們單身獨個自然不是師父的對手,可是若將他們所屬的門人都投入進來,就是很可怕的力量。”

青青冷笑道:“讓他們來好了,除非他們不怕死!”

柳若松進一步道:“五大門派雖然人數眾多,但是也抵不住師父手中那一柄神刀,問題是另一個可怕的人物。”

“誰?”

“謝曉峰,謝三少爺。”

“他又怎么樣?他近年來已經不過問江湖中事。”

“但是神劍山莊依然是武林中的圣地,謝三少爺仍然是武林中的正義支柱,對整個武林有一種責任。只要師父傷害了五位掌門人中任何一位,謝曉峰就不會坐視,必定要挺身而出了。”

青青的臉色略現激動道:“他出來也沒什么,相公本就是去找他決斗的,他的一柄劍神出鬼沒,但未必能勝過相公手中的刀。”

柳若松笑笑道:“謝曉峰如果是正面跟師父決斗,勝負在于一決,倒也沒什么可怕,問題是謝曉峰不正面邀斗……”

青青搖頭道:“以神劍山莊主人的身份,他難道還會偷襲暗算不成!”

柳若松道:“如果為了一個重大的理由,謝曉峰會做任何事的。”

青青陷入了沉思之中。柳若松道:“目前唯一的辦法,是設法破壞五大門派的結盟,叫他們聯不起手來。”

“有這個辦法嗎?”

“自然是有的。五大門派雖然表面上合作無間,骨子里仍有許多矛盾。譬如少林武當,由于地位超然,狂妄自大,使其余三家心中很不痛快。只要再加以煽撥一下,使他們自己先亂起來,謝曉峰也不會再管他們那些狗皮倒灶的事了……”

青青道:“這件事做起來很不容易。”

柳若松笑笑道:“師母如果允許弟子放手去做,弟子自信可以做得天衣無縫的。”

他終于暴露了自己的目的,青青一笑道:“你一定有什么條件吧?”

柳若松心頭微震,知道這個看來美麗無邪的小女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自己必須還要下一番功夫。

因此他笑了一下道:“弟子是為師門盡心,怎敢提條件呢!”

青青看了他一眼道:“你沒有任何的要求?”

柳若松道:“沒有……弟子一心只想為師母做點事以表微忱。”

青青一笑道:“你不是一個忠心的人,如果沒有好處,你連點一下頭都不肯浪費力氣的,因此我倒不敢麻煩你了。”

柳若松知道不能再裝下去了,笑道:“弟子本身是不敢有任何要求的,只是為了使行事方便起見,弟子必須要有使人相信的地方。”

青青斬釘截鐵地道:“說!你要什么?”

柳若松心中一陣歡樂,知道已經接近關鍵了,這時可不能要得大多,但是也不能要得太少。

如何討價呢?

青青也在打量著這個卑劣而又可厭的男人,她正在估量著他會提出什么要求。

經過一陣沉默之后,柳若松終于道:“弟子此刻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已是名聲掃地,半個大錢也不值了!”

青青笑了一笑道:“那要看什么人。在有些人的眼中,你是個大可造就之才,在皮厚心黑這一點上,你足可成為當代宗師,無人能及……”

柳若松的臉上又是一紅,雖然他對世人的笑罵與不齒已能淡然處之,但是在面對著一個絕世的美人之前,他多少也想充起一點面子的。

可是,在青青面前,他居然像是個剛出世的嬰兒,赤裸裸的,連一點秘密都藏不住,這總是件難堪的事。

因此他只有一陣苦笑,然后才道:“有些事弟子自己無法去做,一定要假手于人。要想使人相信,弟子必須要有個可靠的身份。”

“做丁鵬的弟子,這個身份還不夠嗎?”

柳若松苦笑道:“師母,你知道是不夠的,因為弟子知道,連師父自己也不明白他的身份。”

青青神色一變道:“他還有什么身份?”

柳若松鼓起勇氣,他知道此刻一句話不對,自己很可能就會咽下一口氣后,再也沒有第二口了:“圓月彎刀主人的身份。”

“這算得了什么!他身上掛著那把刀……”

“可是刀身上刻著‘小樓一夜聽春雨’七個字!”

青青的臉色再變,厲聲道:“這七個字有什么特別意義?”

“知道它有什么特別意義的人不多,可是有些人聽見那七個字后,就會臉色大變,寢食難安,像那天的鐵燕雙飛就是個例子。”

“你知道這七個字的意義嗎?”

“弟子不知道,可是知道五大門派的掌門人都是為了這七個字而來的。青青沉吟片刻才道:“你要什么?”

“弟子想如果也能代表這七個字,至少在做某些事時,能夠給人一種保證,或是一種警告。”

青青立刻搖頭道:“那不行,你不夠資格,我也沒這個權利!”

“但師母可以為弟子請得這個資格。”

青青道:“也不行。圓月彎刀上的那句詩,此刻已經不代表任何意義了,它只是刻在刀上的一句詩而已,沒有任何的資格了。你明白嗎?”

“弟子明白,但只怕別的人不會相信。”

“隨他們的便,反正我絕不能給你什么。”

柳若松微感失望地道:“那弟子只有退而求其次,不再找人幫忙,自己去做某些事情了。”

“你要做哪些事?”

“一些使五大門派手忙腳亂的事。比如說,讓他們中間一兩個重要的人平白地失了腦袋,然后再留下警告的字句,要他們知難而退。”

“不行,絕不能做這種事。”

“能的,弟子揀最弱的一派下手。他們經過兩三次的打擊后,自然而然地心生怯意,覺得犯不上為了別人而把自己拖得門戶滅絕。”

“這件事并不一定要你去做。”

柳若松笑道:“弟子做最適合,因為此刻大家已經風聲鶴唳,提高了警覺,別的人很難去接近他們,只有弟子不會受到懷疑,而且弟子究竟還有些朋友,可以作為弟子的掩護……”

青青笑了一下道:“聽來這個辦法的確不錯,那你就去做吧。”

柳若松笑道:“可是弟子的那幾手劍法只是二三流的玩意兒,而弟子要對付的卻是一流高手。”

青青明白了,笑道:“你是要我傳授你劍法?”

“不是劍法,是刀法,能叫人一刀分成兩片的刀法。”

“我沒有那么大的本事,那手刀法只有相公一個人學成了,連我都沒有學會。”

柳若松忙道:“弟子不敢妄求跟師父一樣,但是至少能有像鐵燕長老那樣的身手,才能使人相信。”

“你以為那是一天就可以練成的嗎?”

柳若松笑道:“弟子雖不成才,但是只要能懂得訣竅,三五天內必可小有所成,因為弟子已經研究揣摩過那種刀法了……”

。幾0青青“咯咯”地笑了起來:“你倒是個有心人。”

柳若松謙遜地道:“弟子多年來一直都在力爭上游,只苦于沒有機會,因此對能夠充實自己的事情一直部很留心。”

青青神色忽地一變道:“不行,我既不能傳你刀法,也不要你做什么,而且更不要你留在這里。你這個人太危險,從現在起,你就離開圓月山莊。”

柳若松大失所望地道:“師母,弟于是一片忠心。”

青青笑道:“我知道你的忠心,所以對你多少有點報酬的。在飛來峰下,我還有片莊院,那就送給你。還有,你很喜歡我那兩個丫頭,我也送給你。”

柳若松大驚失色地道:“師母厚賜,弟子實不敢拜受。”

青青一笑道:“你不必客氣,這是你應該得到的。從今后,你不必再說是丁鵬的弟子,更別叫我師母,我聽見這兩個字就惡心。還有,我那兩個丫頭雖然好說話,醋勁卻是很重的,今后你多陪陪她們,別跟人多搭腔。女人固然不行,男人也不行,否則她們是很會修理人的。你去吧。”

她只拍了拍手,兩朵云輕輕地飄了進來,一邊一個,架住了柳若松。

她們不但手勁大得驚人,而且還懂得拿捏穴道,握住了柳若松,使他半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這時候柳若松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他以為自己夠聰明,但是卻一直都在青青的算計之中。

被架著出去時,他只感到一陣暈眩,不知道究竟還能活幾天。

此刻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人抓著翅膀、馬上就要抓去宰掉的公雞。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