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圓月彎刀 >

第一十章 鐵燕夫人

老太婆瞇起了眼看著他們,也猜不出商震在他們耳邊說的是什么。

“鐵燕夫人”直到三十歲時,還是江湖中很有名的美人,尤其是一雙勾魂攝魄的眼睛。

如果是在四十年前,她這么樣看著一個男人,不管要那男人說什么,他都會乖乖他說出來,只可惜現在她已經老了。

大家都閉上了嘴,好像都已下定決心,絕不把商震剛才告訴他們的那句話說出來。

商震忽然道:“燕子雙飛雖然殺人如草,說出來的話卻一向算數。”

鐵燕夫人道:“當然算數。”

商震道:“剛才你好像說過,只要我把那位謝姑娘交出來,你就放我走。”

鐵燕夫人道:“不錯,我說過。”

商震道:“那么現在我好像已經可以走了。”

他拍了拍手,又用這手把衣服上的塵土拍得干干凈凈,好像已經跟這件事全無關系:“因為現在我已經把她交了出未。”

鐵燕夫人道:“交給了誰?”

商震道:“交給了他們。”

他指著林祥熊、孫伏虎、鐘展、梅花和南宮華樹道:“我的確把她帶來了這里,藏在一個極秘密的地方。剛才我已經將那地方告訴了他們,現在他們之中隨便哪一個都能找得到她。”

孫伏虎忽然怒吼道:“我們怎么知道你說的是真話?”

商震道:“只要你們之中有一個人到那里去找找看,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了。”

孫伏虎臉色發青,巨大的冷汗一粒粒從臉上冒了出來。

商震卻笑了,笑得非常愉快,誰也不知道他為什么會忽然變得這么愉快。

鐵燕夫人道:“他們一定會搶著去我的。”

商震道:“哦?”

鐵燕夫人道:“現在他們既然已經知道了我是誰,就等于已經是五個死人。”

商震道:“哦?”

鐵燕夫人道:“可是他們都不想死。”

商震道:“這些年來,他們日子過得都不錯,當然都不想死。”

鐵燕夫人道:“誰不想死,誰就會去找。”

商震道:“為什么?”

鐵燕夫人道:“因為誰能把那小丫頭找出來,我就放了他。”

商震道:“我相信你說的話一定算數。”

鐵燕夫人道:“那么你說他們會不會搶著去?”

商震道:“不會。”

鐵燕夫人冷笑,道:“難道你認為他們都是不怕死的人?”

商震道:“就因為他們怕死,所以才絕不會去。”

鐵燕夫人道:“為什么?”

商震道:“因為他們不去,也許還可以多活幾年,要是去了,就死定了。這一點他們自己心里一定全都知道。”

他居然去問他們:“對不對?”

他們居然沒有一個人反對。

鐵燕夫人有點生氣,也有點奇怪:“難道他們以為我不敢殺他們?”

商震道:“你當然敢,如果他們不去,你一定會出手的,這一點他們也知道。”

他淡淡地接著道:“可惜那位謝姑娘還有位尊長,如果他們去把她找出來交給了你,那個人也絕不會放過他們的。”

鐵燕夫人道:“他們寧可得罪我,也不敢得罪那個人?”

商震道:“他們都是當今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聯手對付你,也許還有一點希望,要對付那個人,簡直連一點機會都沒有。”

鐵燕夫人道:“那個人是誰?”

商震道:“謝曉峰,翠云山、綠水湖、神劍山莊的謝曉峰。”

他嘆了口氣,接著道:“你要找的那位謝姑娘,就是謝曉峰的女兒。”

鐵燕夫人的臉色變了,眼睛里立刻充滿驚訝、憤怒和怨毒。

商震淡淡道:“燕子雙飛的魔刀雖然可怕,謝家三少爺的神劍好像也不差。”

鐵燕夫人厲聲道:“你說的是真話?謝曉峰怎么會有女兒?”

商震道:“連你們都有兒子,謝曉峰為什么不能有女兒?”

鐵燕夫人神情變得更可怕,一字字道:“現在我們已經沒有兒子了,謝曉峰也不能有女兒了。”

她的聲音凄厲,瞇起的眼睛里忽然露出刀鋒般的光,盯在孫伏虎臉上:“那個姓謝的丫頭藏在哪里?你說不說?”

孫伏虎的臉色慘白,咬緊了牙關不開口。

商震道:“他絕不會說的。少林門下在江湖中一向受人尊敬,他若將謝曉峰的女兒出賣給魔教,非但謝曉峰不會放過他,連他的同門兄弟都絕不會放過他的。”

他微笑,又道:“既然同樣都是要死,為什么不死得漂亮些?”

孫伏虎嘶聲道:“我們無冤無仇,你為什么要害我?”

商震淡淡道:“因為我不要臉,連死人屁股上的皮都可以戴在臉上,我還有什么事做不出!”

孫伏虎嘆了口氣,道:“江湖朋友若知道五行堡主居然是個這樣的人,心里不知會有什么感覺。”

商震道:“我知道,那種感覺一定就跟我對你們的感覺一樣。”

鐘展忽然道:“他不說,我說。”

鐵燕夫人冷笑道:“我就知道遲早總有人會說出來的。”

鐘展道:“只不過我也想先跟商堡主說句話。”

他慢慢地走到商震身旁。

商震并不是完全沒有提防他,只不過從未想到這么一位成名劍客居然會咬人而已。

他一直在盯著鐘展的手,商震兩只手都在背后。鐘展附在商震耳邊,悄悄道:“有件事你一定想不到的,就正如我也想不到你居然會借刀殺人一樣,所以你才會聽我說這句話。”

他忽然一口把商震的耳朵咬了下來。

商震負痛躥起,孫伏虎吐氣開聲,一拳打上了他的胸膛。

沒有人能挨得起這一拳,他身子從半空中落下來時,骨頭至少已斷了二十六八根。

鐘展將他那只血淋淋的耳朵吐在他身上:“我知道你一定也想不到我是個這么樣的人。”

鐵燕夫人忽然嘆了口氣,道:“非但他想不到,連我都想不到。”

她臉上的表情很奇怪:“當今江湖中的英雄豪俠如果都是你們這樣的人,那就好極了。”

鐵燕長老忽然道:“殺一儆百,先殺一個。”

鐵燕夫人道:“我也知道一定要先殺一個,他們才肯說。”

遇到重大的決定,她總是要問她的丈夫:“先殺誰?”

鐵燕長老慢慢地從衣袖中伸出一根干癟枯瘦的手指。

每個人都知道,他這根手指無論指著什么人,那個人就死定了。

除了南宮華樹外,每個人都在向后退,退得最快的是梅花。

他剛想躲到南官華樹身后去,這根干癟的手指已指向他。

鐵燕夫人道:“好,就是他。”

說完了這四個字,她手里就忽然出現了一柄刀。

一把四尺九寸長的長刀,薄如蟬翼,寒如秋水,看來仿佛是透明的。

這就是燕子雙飛的魔刀。

昔年魔教縱橫江湖,做視武林,將天下英雄都當做了豬狗魚肉,就因為他們教主壇下有一劍、一鞭、一拳、雙刀。

平時誰也看不見她的刀,固為這柄刀是緬鐵之英百煉而成的,可剛可柔,不用時可以卷成一圈,藏在衣袖里。

只要這把刀出現,就必定會帶來血光和災禍。

鐵燕夫人輕撫著刀鋒,悠悠他說道:“我已有多年未曾用過這把刀了。我不像我們家的老頭子,我的心一向很軟。”

她又瞇起了眼看著梅花道:“所以你的運氣實在不錯。”

梅花一向是個很注意保養自己的人,臉色一向很好。

可是現在他臉上已看不見一點血色,他實在不明白自己的運氣有什么好?

鐵燕夫人道:“我還記得,我最后殺的一個人是彭天壽。、彭天壽是”五虎斷門刀”的第一高手。

五虎斷門刀是彭家秘傳的刀法,剛烈、威猛、霸道,“一刀斷門,一刀斷魂”,稱霸江湖八十年,很少有過放手。

彭天壽以掌中一柄刀橫掃兩河群豪,四十年前忽然失蹤,誰也不知道他已死在燕子刀下。

彭天壽是孟開山的好朋友。

聽到這個名字,孟開山的臉色也變了,是不是因為他又想起了四十年前保定城外長橋上那件他永遠都忘不了的事?

鐵燕夫人道:“我用殺過彭天壽的這把刀來殺你,讓你們的魂魄并附在這把刀上,你的運氣是不是很好?”

梅花已經是個老人,最近已經感覺到有很多地方不對了,只要一勞動,心就會跳得很快,而且時常都會刺痛。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太久。

他應該不怕死的。

可是他忽然大聲道:“我說!你要我說什么,我就說什么!”

老人的性命已不長,一個人應該享受到的事,他大多都已享受過現在他還能夠享受的事已不多。

奇怪的是,越老的人越怕死。

鐵燕夫人道:“你真的肯說?你不怕謝曉峰對付你?”

梅花當然怕,怕得要命。

但是現在謝曉峰還遠在千里外,這把刀卻已在他面前。

對一個怕死的人來說,能多活片刻也是好的。

梅花道:“剛才商震告訴我,他已把那位謝姑娘藏在……”

他沒有說完這句話。

忽然間刀光一閃,他的咽喉忽然就已被割斷。

越怕死的人往往死得越快,這也是件很奇怪的事。

非常奇怪。

鐵燕夫人手里有刀。

割斷梅花咽喉的這一刀,卻不是她的刀。

她看見了這一刀,但是她居然來不及阻擋。梅花也看見了這一刀,他當然更沒法閃避。

這一刀來得實在太快。

刀在丁鵬手里。

大家看見他手里這把刀的刀光時,還沒有看見他這個人。

大家看見他這個人時,梅花的咽喉已經被他的刀割斷。

刀尖還在滴血。這把刀本來就不是那種吹毛斷發、殺人不帶血的神兵種器。

這把刀只不過是把很普通的刀,只不過刀鋒是彎彎的。

鐵燕夫人笑了。

現在她雖然已經是個老太婆,可是一笑起來,那雙瞇起來的眼睛還是很迷人,仿佛又有了四十年前的風韻。

現在還活著的人,已經沒有幾個看到過她這種迷人的風韻。

看見過她這種風韻的人,大多數四十年前就已經死在她的刀下。

那些人究竟是死在她刀下的,還是死在她笑容下的?

恐怕連他們自己部分不太清楚。

只有一點絕無疑問。

那時她的刀確實快,笑得的確迷人。

那時看見她笑容的人,通常都會忘記她有把殺人的快刀。

現在她的刀還是很快,很可能比四十年前更快,但是她的笑容已遠不如她四十年前那么迷人了。

她自己也知道這一點。

只不過久已養成的習慣,總是很難改變的。

她準備要殺人時,還是會笑,她已準備在笑得最迷人時出手。

現在已經是笑得最迷人的時候。

她還沒有出手。

因為她忽然覺得她準備要殺的這個年輕人很奇怪。

這個年輕人用的也是刀,就在一瞬前,他還用刀殺過人。

奇怪的是,如果不是因為他手里還有把滴血的刀,無論誰都絕對看不出他在一瞬前殺過人,更看不出他的刀有那么快。

他看來就像是個剛從鄉下來的大孩子,一個很有家教、很有教養、性情很溫和的大孩子,仿佛還帶著種鄉下人的泥土氣。

而且他也在笑,笑得也很迷人,很討人歡喜,甚至連她都有點懷疑,剛才一刀割斷梅花咽喉的,是不是這個年輕人?

出現的是丁鵬。

丁鵬笑容溫和,彬彬有禮,讓人也很容易忘記他手里有把殺人的快刀。

他微笑著道:“我姓丁,叫丁鵬,我就是這里的主人。”

鐵燕夫人也帶著笑,輕輕嘆了口氣,道:“想不到你總算還是來了。”

丁鵬道:“其實我早就應該來的。”

鐵燕夫人道:“哦?”

丁鵬道:“賢伉儷剛到達里來的時候,我就已知道。”

他笑得更溫和有禮:“那時候我就已應該來恭候兩位的大駕。”

鐵燕夫人道:“那時候你為什么沒有來?”

丁鵬道:“因為那時候有些事我還不太明白。”

鐵燕夫人造:“哪些事?”

丁鵬道:“兩位的身份來歷、兩位的大駕為什么會忽然光臨?到這里來找的是誰?那時候我還不太明白?”

鐵燕夫人道:“現在你已經全部明白了?”

丁鵬笑了笑,道:“昔年江湖中威名最盛、勢力最大的幫派,既不是少林,也不是丐幫,而是崛起在東方的一個神秘教派,他們的勢力在短短的十年之中就已橫掃江湖、君臨天下。”

鐵燕夫人道:“還不到十年,最多也只不過七八年。”

丁鵬道:“就在那短短七八年間,死在他們手下的江湖豪杰至少已有七八百個!”

鐵燕夫人道:“可是真正配稱為豪杰的人,也許連七八個都不到。”

丁鵬道:“那時候江湖中的人對他們既恨又怕,所以就稱他們為魔教。”

鐵燕夫人道:“這名字其實并不壞。”

丁鵬道:“江湖中古老相傳,都說這位魔教的教主是個很了不起的人,不但有大智慧、大神通,武功也已超凡入圣。”

鐵燕夫人道:“我敢保證,近五百年來,江湖中絕沒有任何人的武功能勝過他。”

丁鵬道:“可是他自己卻一向很少露面,所以江湖中非但很少有人見到過他的真面目,看見他出手的更沒有幾個。”

鐵燕夫人造:“很可能連一個部沒有!”

丁鵬道:“除了他之外,魔教中還有四位護法長老。魔教能稱霸江湖,可以說都是這四位護法長老打出來的天下。”

鐵燕夫人道:“那倒一點都不假!”

丁鵬道:“賢伉儷就是這四大護法之一,燕子雙飛一向形影不離,兩個人就等于一個人。”

他嘆了口氣接道:“現在的年輕夫婦,像兩位這么恩愛的已不多了!”

鐵燕夫人道:“的確不多。”

丁鵬道:“我剛才說出來的這些事,我想別人一定也已經全部知道。”

鐵燕夫人道:“你是不是還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

丁鵬道:“還知道一點。”

鐵燕夫人道:“你說!”

丁鵬道:“賢伉儷是在六十年前結為連理的,夫人的娘家本來就姓燕,閨名叫做靈云,本來是教主夫人的女伴。”

鐵燕夫人一直在笑。

丁鵬知道的那些事,并沒有讓她覺得驚奇。

現在她卻已開始驚奇了,她想不通這年輕人怎么會連她的閨名都知道。

丁鵬道:“兩位早年縱橫江湖,直到魔教退出江湖后,才生了一位公子,想不到卻在三天之前,死在一位謝姑娘的手里。”

鐵燕夫人臉色已變了,冷冷道:“說下去!”

丁鵬道:“當時謝姑娘并不知道他的來歷,商堡主和田一飛也不知道,所以才會出手傷了他。”

鐵燕夫人冷笑道:“對一個不知道來歷的人,就可以隨便出手?”

丁鵬道:“那只因為令公子也不知道謝姑娘的來歷,謝姑娘又不巧是位江湖少見的絕色美人。”

他說得很含蓄,剛好讓每個人都能聽懂他的意思。

現在大家才知道,為什么鐵燕夫妻一定要將謝曉峰的女兒置之于死地。

因為她殺死了他們的獨生子。

她的名字叫小玉。

每個認得她的人,部說她是個又溫柔又文靜又聽話的乖女孩。

只不過這次她卻做了件不太乖的事。

這次她是偷偷溜出來的,至少她自己認為是偷偷溜出來的。

今年她才十六歲。

十七歲正是最喜歡做夢的年紀,每個十六歲的女孩子部難免會有很多美麗的幻想,不管她乖不乖都一樣。

“圓月山莊”這名字本身就能帶給人很多美麗的幻想。

所以她看到丁鵬派專人送去的請帖時,她的心就動了。

——美麗的圓月山莊,來自四方的英雄豪杰、少年英俠。

對一個十六歲的女孩子來說,誘惑實在太大。

可是她知道她的父親絕不會讓她來的,所以她就偷偷地溜了出來。

她以為她能瞞過她的父親,卻不知道這世上一向很少有人能瞞得過謝曉峰。

他并沒有阻止她。

他自己年輕的時候也曾經做出過很多被別人認為是“反叛”的事。

他知道大多的約束和壓力,反而會造成子女的“反叛”。

可是一個十六歲的女兒要單獨在江湖中行走,做父親的總難免還是有點不放心。

幸好住在他們附近的五行堡主正好也要赴丁鵬的約,他正好托商震照顧她。

有這么樣一位江湖中的大行家在路上照顧她,當然是絕不會出事的了。

何況還有田一飛。

田一飛當然絕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能接近她的機會,更不會讓她吃一點虧的。

所以謝曉峰已經覺得很放心。

他想不到魔教中居然還有人在江湖走動,更想不到鐵燕夫妻會有個好色的兒子,居然會偷看女孩子洗澡。

那天是十二月十二,天氣很冷。

她要客棧的伙計燒了一大鍋熱水,在房里生了一大盆火。

她從小就有每天洗澡的習慣。

她把門窗都閂了起來,舒舒服服地在熱水里泡了將近半個時辰。

正在她準備穿衣服的時候,她忽然發現有人在外面偷看。

她看到門底下的小縫里有一雙發亮的眼睛。

她叫了起來。

等她穿好衣服沖出去的時候,田一上飛和商震已經把偷看的那個人困住了。

這人是個斜眼瘸腿。又丑又怪的殘廢。

這種人面對著女孩子的時候很可能連看她一眼的勇氣部沒有,但是有機會偷看時卻不會錯過。

奇怪的是,這樣一個人,武功居然還不弱,商震和田一飛兩個人聯手,居然還沒有把他制住。

于是她就給了他一劍。

她手里剛好有把劍,她剛好是天下無雙的劍客謝曉峰的女兒。

當時就連商震都沒有想到,這淫狠的殘廢竟是魔教長老的獨生子。

一個玉潔冰清、守身如玉的女孩子,怎么受得了這種侮辱!

無論對誰來說,她殺人的理由都已足夠充分。

丁鵬道:“我本來早就應該來的,可是我一定要先將這些事全部調查清楚!”

因為他是這里的主人。

他處理這件事,一定要非常公正。

丁鵬又道:“要問清這件事,我當然一定要先找到謝姑娘。”

鐵燕夫人造:“你已經找到了她?”

丁鵬道:“我也不知道商堡主將她藏到哪里去了,這里可以藏身的地方又不少,所以我才會找了這么久。”

他接著道:“幸好商堡主來得也很匆忙,對這里的環境又不熟,能找到的藏身處絕不會大多,所以我總算還是找到了她。”

要在這么大的莊院中找一個人,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容易。

可是他卻說得輕描淡寫,好像連一點困難都沒有。

鐵燕夫人看著他,忽然發現這個鄉下大孩子并不是個容易對付的人。

他實在遠比他外表看來厲害得多。

丁鵬道:“我知道商堡主是絕不會把她交出來的,他受了謝先生之托,寧死也不會做這種事。”

鐵燕夫人冷冷道:“你當然也跟他一樣,寧死也不肯說出她在哪里?”

丁鵬道:“我用不著說。”

他笑了笑,淡淡地接著道:“我已經把她帶到這里來了。”

這句話說出未,每個人都吃了一驚,就連鐵燕夫人都覺得很意外。

他一刀割斷梅花的咽喉,為的當然是不讓梅花說出謝小玉的下落。

可是他自己卻將她帶來了。

水閣有門。

他推開門,就有個看來楚楚動人的女孩子,低著頭從門外走了進來。

她臉上還有淚痕,淚痕使得她看來更柔弱、更美麗。

只要看過她一眼的人,一定就能看得出她是個多么乖的女孩子。

像這么樣的一個女孩子如果會殺人,那個人一定非常該死。

丁鵬忽然問:“你就是謝小玉姑娘?”

“我就是。”

“前天你是不是殺了一個人?”

“是的。”

她忽然抬起頭來,直視著鐵燕夫妻:“我知道你們是他的父母,我知道現在你們一定很傷心,可是如果他沒有死,如果我還有機會,我還是會殺了他。”

誰也想不到這么樣一個柔弱的女孩子,會說出這么剛強的話來。她身子里流著的畢竟是謝家的血,這一家人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絕不會低頭的。

自從她和丁鵬出現了之后,鐵燕夫人反而鎮定了下來。

一個身經百戰的武林高手,正如統率大軍決戰于千里外的名將,到了真正面對大敵時,反而會變得特別鎮靜。

她一直在靜靜地聽著,等他們說完了,才冷冷地道:“你一定要殺他,是不是因為他做錯了事,他該死?”

小王道:“是。”

鐵燕夫人道:“殺錯人的人,是不是也該死?”

小玉道:“是。”

鐵燕夫人道:“你若殺錯了人呢?”

小玉道:“我也該死。”

鐵燕夫人忽然笑了,笑得說不出的凄厲可怖,忽然大吼:“你既然該死,為什么還不死!”

凄厲的笑聲中,刀光已閃起,一刀往小玉頭頂上劈了下去。

大家都看過她這一刀。

一刀劈下,這個溫柔美麗的女孩子就要活生生被劈成兩半。

誰部不忍再看。

有的人已扭轉頭,有的人閉上了眼睛。

想不到達一刀劈下后,竟好像完全沒有一點反應,也沒有聽到一點聲音。

大家又忍不住回頭去看。

謝小玉居然還是好好地站在那里,連頭發都沒有被削斷一根。

鐵燕夫人那柄薄如蟬翼、吹毛斷發的燕子刀卻已被架住,被丁鵬架住。

兩把刀相擊時,竟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兩把刀競好像忽然被粘在一起。

鐵燕夫人手背上青筋一根根凸起,額角上的青筋也一根根凸起。

丁鵬看來卻還是很從容,淡淡地說道:“這是我的家,他們都是我的客人。只要我還在這里,誰也不能在這里殺人。”

鐵燕夫人厲聲道:“該死的人也不能殺?”

丁鵬道:“誰該死?”

鐵燕夫人道:“她該死,她殺錯了人。我兒子是絕不會偷看她洗澡的,就算她跪下來求我兒子去看,我兒子也不會看。”

她又發出了那種凄厲而可怖的笑聲,一字字道:“固為他根本看不見!”

這種笑聲實在教人受不了,連丁鵬都聽得毛骨悚然,忍不住問:“他怎么會看不見?”

鐵燕夫人道:“他是個瞎子!”

她還在笑。

笑聲中充滿了悲傷、憤怒、冤屈、怨毒,她笑得就像是一條垂死的野獸在嘶喊。

“一個瞎子怎么會偷看別人洗澡?”

小玉仿佛連站都站不住了,整個人都幾乎倒在丁鵬身上。

丁鵬道:“他真的是個瞎子?”

小玉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鐵燕夫人造:“就算她真的不知道,可是一定有別人知道。”

她的聲音更凄厲:“所以他們不但殺了他,而且把他的臉都毀了。”

小玉蒼白的臉上已全無血色,顫聲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一直石像般站在那里的鐵燕長老,忽然一把將商震提了起來。

他好像還是站在那里沒有動,商震倒下去的地方明明距離他很遠。

可是他一伸手,商震就被他像提口破麻袋一樣提了起來。

商震看來明明已經死了,現在卻忽然發出了痛哭般的呻吟。他根本沒有死。

他故意挨那一拳,只因為他要乘機裝死,因為他知道他能挨得起孫伏虎的一拳,卻絕對沒有法子挨過燕子雙飛的一刀。

鐵燕長老道:“我看得出你不想死,只要能活下去,什么事你都肯做。”

商震不能否認。為了要活下去,他已經做出了很多別人想不到他會做的事。

鐵燕長老道:“你應該知道,魔教的‘天魔圣血膏’是天下無雙的救傷靈藥。”

商震知道。

鐵燕長老道:“你也應該知道,‘無魔搜魂大法’是什么滋味。”

商震知道。

鐵燕長老道:“所以我可以教你好好地活下去,也可以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商震已經明白他的意思,忽然嘶聲道:“我說實話,我一定說實話!”

鐵燕長老道:“那天在門縫下面偷看謝小玉洗澡的是誰?”

商震道:“是田一飛!”

商震流著淚,說出了這故事另外的一面。

“那天天氣很冷,我想要伙計送壺酒到房里來,剛走出門,就看見田一飛伏在謝姑娘的門下面,那時候謝姑娘正好也發現外面有人在偷看,已經在里面叫了起來。”

“我本來想把田一飛抓住,可是他已經跪下來苦苦求我,叫我不要毀了他一生。”

“他還說,他一直在偷偷地愛慕著謝姑娘,所以才會一時沖動,做出這種見不得人的事。”

“我跟他的姑母本來就是多年的好朋友,我也相信他不是有意做這種事的。”

“所以我的心已經軟了,想不到我們說的話,竟被另外一個人聽見。”

“那人是個殘廢,也不知是從哪里來的。田一飛一看見他,就跳起來要殺他滅口。”

“想不到他的武功居然極高,田一飛竟不是他的對手。”

“我不能眼看著田一飛被人殺死,只好過去幫他。”

“但是我可以發誓,我絕沒有要殺人的意思,絕沒有下過毒手。”

“那時候謝姑娘已經穿好衣服沖出來了,田一飛生怕他在謝姑娘面前將秘密揭穿,故意大聲呼喊,所以他才沒有聽見謝姑娘刺過去的那一劍。”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他是個瞎子,更不知道他是鐵燕公子。”

“我發誓,我真的不知道。”

這是個令人作嘔的故事,說完了這故事,連商震自己都在嘔吐。

為了要教他繼續說下去,鐵燕長老已經教他吞下了一勺天下無雙的續命救傷靈藥“天魔圣血膏”。

可是現在他又吐了出來。

沒有人再看他一眼。

名震天下、富貴如王侯的五行堡主,此刻在別人眼中看來,已不值一文。

商震忽然又在嘶喊:“如果你們在我那種情況下,是不是也會像我那么做?”

沒有人理他,可是每個人都已經在心里偷偷地問過自己。

——我會不會為了飛娘子的侄兒犧牲一個來歷不明的殘廢?會不會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又將這秘密說出來?

誰也沒有把握能保證自己在他那種情況下不會那么做。

所以沒有人理他,沒有人再去看他一眼,園為每個人都生怕從他身上看到自己。

商震的嘶喊已停頓。

不想死的人也會死,越不想死的人,有時候反而死得越快。窗外冷風如刀,每個人手腳是冰冷的,心也在發冷。

鐵燕長老臉上卻還是連一點表情都沒有,冷冷地看著丁鵬,冷冷道:“我是魔教中的人,我的兒子當然也是。”

丁鵬道:“我知道。”

鐵燕長老道:“江湖中的英雄好漢們都認為只要是魔教中的人就該死。”

丁鵬道:“我知道。”

鐵燕長老道:“我的兒子是不是也該死?”

丁鵬道:“不該!”

他不能不這么說,他自己也被人冤枉過,他深深了解這種痛苦。

鐵燕長老道:“你是這里的主人,你也是我近五十年來所見過的最年輕的高手,我只問你,在這件事中,該死的人是誰?”

丁鵬道:“該死的人都已經死了。”

鐵燕長老道:“還沒有。”

他的聲音冰冷:“該死的人還有一個沒有死。”

謝小玉忽然大聲道:“我知道這個人是誰!”

她蒼白的臉上又有了淚痕,看來是那么凄楚柔弱,仿佛連站都站不穩。但是她絕不退縮。

她慢慢地接著道:“現在我已經知道我殺錯了人,殺錯了人的都該死。”

鐵燕長老道:“你準備怎么樣?”

謝小玉沒有再說話,連一個字都沒有再說。

她忽然從衣袖中抽出了一柄精光奪目的短劍,一劍刺向自己的心臟。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