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圓月彎刀 >

第九章 駭人聽聞

柳若松的年紀已經可以做丁鵬的父親了,在江湖中也不是無名之輩,居然會當著天下英雄的面做出這種事。

除了他之外,這種事還有誰能做得出?

青青嘆了口氣,道:“這個人的臉皮真厚,做得真絕。”

丁鵬道:“無論他求我什么事,我都不會答應的,想不到他居然求我收他做徒弟。”

青青道:“你答應了他?”

丁鵬微笑,道:“能夠有這么樣一個徒弟倒也不錯。”

青青沒有再說什么。

雖然她心里覺得這件事做得有點不對,可是丁鵬要做的事,她從來都沒有反對過。

所有的事都已和她所期望的不同了,她本來只希望丁鵬能做一個問心無愧的人,和她在一個安靜的地方快樂地度過一生。

可是丁鵬有野心。

每個男人都有野心,都應該有野心,換一種說法,“野心”就是雄心,沒有雄心壯志的男人,根本就不能算是個男人。

她不怪丁鵬,只不過丁鵬的野心太大了,遠比她想象中更大。

“野心”就像是上古洪荒時代的怪獸,你只要讓它存在,它就會一天天變大,大得連你自己都無法控制。

對一個有野心的男人來說,柳若松這種人無疑是非常有用的。

青青只擔心一點。

她只怕丁鵬的野心大到連他自己都無法控制時,反而會被他自己的野心吞噬。

想到了這一點,她立刻又想到了一件更可怕的事。

她忽然問:“神劍山莊今天有沒有人來?”

“沒有!”

“我記得你好像專程派人送了份請帖。”

請帖不止一份,除了神劍山莊當今的主人、名震天下的當代第一劍客謝曉峰之外,另一位“謝先生”也有一份。

這位謝先生圓圓的臉,胖胖的身材,滿面笑容,十分和氣。

四年前的六月十五,丁鵬在萬松山莊受辱之時,這位謝先生也在場。

“可是今天他們都沒有來。’想到這件事,丁鵬就沒有剛才那么愉快了:“非但神劍山莊沒有人來,那一帶的人都沒有來。”

青青問:“那一帶你還請了什么人?”

丁鵬道:“田一飛和商震。”

青青道:“我知道商震這個人,他是商家堡的堡主,是‘五行劍法,當今碩果僅存的名家。”她想了想,又道:“五行劍法艱澀冷僻,如果我要把當今天下劍法最高的十個人列舉出來,商震絕不能算其中之一。”

丁鵬笑了:“你是不是在安慰找,叫我不要為了他這么樣一個人生氣?”

青青也笑了。

丁鵬道:“其實我就算在生他的氣,也不會看輕他這個人的。”

青青道:“哦?”

丁鵬道:“五行劍法雖然艱澀冷僻,使用時的威力卻極大。”

青青道:“哦?”

丁鵬道:“固為五行相生相克,其中有些變化別人根本想不到,當然更無法抵御。”

青青微笑,道:“有理。”

丁鵬道:“商震雖然還不能名列在當今十大劍客之中,但卻已絕對可以算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何況他武功得自家傳,根基扎得極厚,內力之深湛也可以補劍法之不足。”

青青道:“你對他好像知道得很多。”

丁鵬道:“只要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每個人我都知道得很多。”

他又笑了笑,道:“因為他們每個人都可能會是我的對手。”

青青還在笑,笑得已有點勉強。

她看得出丁鵬不但思慮更周密,見解更精確,情緒也更成熟穩定,已經不會像以前那樣,常常為了點小事生氣。

因為他的野心已越來越大。

丁鵬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他的眼睛又因興奮而發光:“我絕不會再讓我自己敗在別人手里。”

青青心里在嘆息,臉上卻帶著笑問:“別人是些什么人?”

丁鵬道:“任何人都一樣。”

青青道:“謝家的三少爺謝曉峰是不是也在其中?”

丁鵬道:“謝曉峰也一樣,不管怎么樣,他也是個人。”

他的目光更熾熱:“遲早總有一夭,我也要跟他一較高低。”

青青看著他,眼睛里已有了憂慮之色。

每次只要丁鵬一提起謝曉峰,她眼睛里就會有這種表情。

對謝曉峰這個人,她似乎有種不能對別人說出來的畏懼。

她是狐,狐是無所不能的。

謝曉峰縱然是劍中的神劍、人中的劍神,畢竟也只不過是個人而已。

她為什么要畏懼一個凡人?

這無疑也是她的秘密。

一個人心里的秘密如果絕不能對人說出來的,就會變成種痛昔,變成種壓力。

丁鵬沒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又道:“商家堡就在神劍山莊附近,商震沒有來,很可能就是受了謝曉峰的影響。”

他淡淡地接著道:“天下無雙的謝三少,當然不會看重我這么樣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后生小子。”

青青顯然不愿再談論謝曉峰這個人了,立刻改變話題,問道:“田一飛呢?他是個什么樣的人?”

丁鵬道:“你知不知道江湖中有個叫‘無影無雙飛娘子’的女人?”

青青道:“你說的是田萍?”

丁鵬道:“我說的就是她。”

青青道:“我當然知道她,有關她的傳說,我已聽到過很多。”

江湖中有關田萍的傳說確實不少。

她是江湖中最美麗的三個女人之一,也是最可怕的三個女人之一。

她的輕功之高,非但已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比得上,連男人能比得上她的都很少。

她成名已經有很久,算來至少已經應該有四五十歲了。

可是根據最近看見過她的一個人說,她看來最多只有二十七八。

丁鵬道:“田一飛就是田萍的唯一傳人,有人說是她的侄甥,有人說是她的堂弟,也有人說是她的私生子。”

他接著道:“他們之間究竟是什么關系,誰也不知道,大家只知道田一飛的輕功的確是得自她的真傳,他也已經可以算是一流高手了。”

青青道:“田一飛住的地方也在神劍山莊附近?”

丁鵬道:“田萍行蹤詭秘,誰也不知道她有沒有家,更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田一飛也一樣,只不過最近他一直住在神劍山莊附近的一家客棧里,住了至少已經有半年。”

青青道:“他為什么要住在那里?”

丁鵬道:“因為他想做神劍山莊的女婿。”

他笑了笑,又道:“所以謝曉峰既然不來,他當然也不會來了。”

青青道:“謝曉峰好像還沒有娶過妻子,怎么會有女兒?”

丁鵬微笑,道:“那就是他的私事了,你應該知道我一向不過問別人的私事。”

這是他的原則,也是他的美德,這一點他始終部沒有變。

窗子是開著的,因為青青一向不怕冷。

站在窗口,就可以看見天上剛剛升起的一輪明月和水閣那邊的水池。

池水已結了冰。

一池寒冰映著天上的圓月和四面燈光,看來就像是個光彩奪目的大鏡子。

就在丁鵬走到窗口來的時候,鏡子里忽然出現了一條人影。

這個人來得實在太快,以丁鵬的眼力,居然都沒有看出他是從哪里來的,只看見一條暗灰色的人影一閃,已掠過二三十丈寬的冰池。

今夜圓月山莊中高手云集,劍術、刀法、掌力、暗器、輕功,每一種武功的一流高手,差不多都到齊了。

可是像這個人這樣的輕功,連這里都絕對沒有人能比得上。

丁鵬想要青青過來看看,但是他還沒有回過頭,就看見了一件讓他永遠都忘不了的事。

這人影竟忽然從中間分成了兩半,就像是一個紙人忽然被人從中間撕開。

水閣里只擺了一桌酒,客人只有九位,在旁邊伺候的人卻有十來個。

能夠坐在這一桌的客人,當然部是江湖中一等一的名家。

坐在主位上的一個人,身材高大,聲若洪鐘,赤紅的臉,滿頭自發,喝起酒來如長鯨吸水,吃起肉來一口就是一大塊,誰也看不出他今年已經有八九十歲了。大家讓他坐在上位,并不是完全因為他的年紀,“大力斧王”孟開山很年輕的時候就已經很受人尊重。

二十多年前他就已洗手退隱,絕少在江湖中走動。

這次丁鵬能將他請到,大家都認為主人的面子實在不小。

柳若松正在為他倒酒。

現在柳若松居然已經以主人弟子身份出現了,居然面不改色,有說有笑,就好像剛才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

孟開山忽然用力拍了拍他的肩頭,大笑:“老弟,我佩服你,我真的佩服你,能屈能伸才是火丈夫。”

柳若松的臉居然沒有紅,居然還賠著笑道:“那也得靠前輩們多栽培。”

墨竹冷冷道,“現在我們已變成了你的前輩?”

柳若松微笑,道:“從今以后,我已是兩世為人,家師的朋友,都是我的前輩。”

孟開山又大笑,道:“好,說得好!能夠說出這種活來的人,將來一定有出息。”

紅梅嘆了口氣,道:“孟老爺子說得不錯,現在連我都不能不佩服他了。”

墨竹冷笑道:“只可惜……”

他沒有說下去,并不是因為他已不想再給柳若松難堪,而是因為他忽然看到一條人影。

這人影來得實在太快了。

水閣四面的窗戶也全部高高支起,在座的都是內功精深的英雄好漢,當然都不伯冷,何況大家又全都喝了不少酒。

窗外一池寒冰,冰上一輪圓月。

這人影忽然間就已出現,忽然間就已到了水閣的窗戶外。

他的身法不但快,而且姿勢美妙。他的人也長得很好看,身材挺拔,眉清目秀,只不過在月光下看來臉色顯得有點發青。

林樣熊交游廣闊,江湖中的一流高手他差不多全都認得。

這個人他當然也認得,田一飛當然可以算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輕功之高,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人影一現,林樣熊就已推杯而起,大笑道:“遲到的罰三杯,你……,他的笑聲忽然停頓,就像是忽然被人一刀割斷了咽喉。圓月在天,月光正照在田一飛臉上。他的頭發下、額角正中,忽然出現了,一點鮮紅的血珠。血珠剛沁出,忽然又變成了一條線。鮮紅的血線,從他的額角、眉心、鼻粱、人中、嘴唇、下巴,一路往下,沒入衣服。本來很細的一條線,忽然變粗,越來越粗,越來越粗……田一飛的頭顱忽然從剛才那一點血珠出現的地方裂開了。接著,他的身子也在慢慢地從中間分裂,左邊一半往左邊倒,右邊一半往右邊倒,鮮血忽然從中間飛濺而出。剛才還是好好的一個人,忽然間就已活生生裂成了兩半!沒有人動,沒有人開口,甚至連呼吸都已停頓,眨眼間冷汗就已濕透衣服。在座的雖然都是江湖中的大名人、大行家,但是誰也沒有見過這種事。站在旁邊伺候他們的丫鬟家丁,有一半己暈了過去,另一半褲襠已濕透。水閣里忽然充滿惡臭,但卻沒有一個人能感覺得到。也不知過了多久,孟開山忽然一把抓起了酒壺,將滿滿一壺陳紹佳釀都倒下肚子之后,才長長吐出口氣,道:“好快的刀!”

林祥熊道:“刀?哪里有刀?”

孟開山根本沒有聽見他在說什么,又長嘆一聲,道:“我已有四十年沒有看見過這么快的刀了!”

南宮華樹忽然道:“這么快的刀,我只聽先父當年曾經說起過,卻從未見過。”

孟開山道,“我活了八十六歲,也只不過見過一次。”

他赤紅的臉已發白,臉上每一條皺紋仿佛都已加深,眼睛里已露出恐懼之色。

他又想起了四十年前親眼看見的一件事。

“大力斧王”雖然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漢,可是只要一想起那件事,就會覺得心寒膽戰、毛骨悚然。

“那時我年紀還不大,還時常在江湖中走動,有一天我經過保定府的長橋……”

那時也是這種嚴寒天氣,橋上滿布冰霜,行路的人很少。

他忽然看見一個人從前面狂奔而來,就好像后面有厲鬼在追趕一樣。

“我認得那個人。”他說。

“那個人也是江湖中一位成名的豪俠,武功極高,而且人稱‘鐵膽”。”“所以我實在想不到他為什么會怕得這么厲害,后面有誰在追他?”“我正想問的時候,后面已經有個人追上來,刀光一閃,從我那朋友頭頂劈下。”“我那朋友并沒有被砍倒,還是在拼命住前逃。”“那道長橋長達數百丈。”“我那朋友一直奔到橋頭,一個人才忽然從中間裂成了兩半。”聽他說完了這件驚心動魄的往事后,大家背上的冷汗又冒了出來。林樣熊也一連喝了幾杯酒才能開口:“世上真有這么快的刀?”

孟開山道:“那件事是我親眼看見的,雖然已過了四十多年,可是直到現在,我只要一閉起眼睛,我那朋友就好像又活生生地出現在我眼前,活生生地裂開了兩半。”

他黯然道:“想不到事隔四十年,那日的情況居然又重現了。”

林祥熊道:“殺死你朋友的那個人是誰?”

孟開山道:“我沒有看見,我只看見刀光一閃,那個人就已不見。”

孫伏虎道:“你那朋友是誰?”

孟開山道,“我只認得他的人,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是個血性男兒,直心直腸,從不說謊。

他說謊的時候,每個人都可以看得出來。

現在大家都已看出他說的不是真活,殺人的人是誰他當然是知道的,他朋友的名字他更不會不知道。

可是他不敢說出來。

四十年前的住事他為什么至今都下敢說出來?

他為什么也像他的那個朋友一樣,也怕得這么厲害!

這些問題當然沒有人再問他,但卻有人換了種方式問:“你想田一飛和你那個朋友,會不會死在同一個人的刀下?”

孟開山還是沒有回答。

他已經閉緊了嘴,好像已決心不再開口。

孫伏虎嘆了口氣,道:“不管怎么樣,那都已是四十年前的事了。四十年前的英雄,能活到今天的還有幾人?”

林樣熊道:“孟老爺子豈非還在?”

孟開山既然還活著,殺了他朋友的那個人當然也可能還沒有死。

這個人究竟是準?

大家都希望孟開山能說出來,每個人都在看著他,希望他再開口。

可是他們聽到的,卻是另外一個說話的聲音,聲音清脆甜美,就像是個小女孩,說:“盂開山,你替我倒杯酒來。”

盂開山今年已八十六歲,從十七歲的時候就已闖蕩江湖,掌中一柄六十二斤重的宣花大斧,很少遇到敵手。

“斧”大笨重,招式的變化難免有欠靈活,江湖中用斧的人并不多。

可是一個人如果能被人尊為“斧王”,還是很不簡單。

近數十年來大概已經只有別人替他倒酒,能讓他倒酒的人活著的恐怕已不多。

現在居然有人叫他倒酒,要他倒酒的人,居然是個小女孩。

林祥熊就站在孟開山對面,孟開山的表情,他看得最清楚。

他忽然發現孟開山的臉色變了,本來赤紅的臉,忽然變得像是外面那一池寒冰,完全世有一點血色,一雙眼睛里也忽然充滿恐懼。

這小女孩要他倒酒,他居然沒有發怒。

他居然在害怕。

林佯熊忍不住回過頭,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看見的卻是個老太婆。

水閣里根本就沒有小女孩,只有一個又黑又瘦又小的老人婆,站在一個又黑又瘦又小的老頭子旁邊。

兩個人都穿著身青灰色的粗布衣服,站在那里,比別人坐著也高不了多少,看起來就像是一對剛從鄉下來的老夫妻,完全沒有一點特別的地方。

唯一令人奇怪的是,水閣中這么多人,人人都是江湖中的大行家,竟沒有一個人看見他們是從哪里來的。

等到老太婆開口,大家又吃了一驚。

她看起來比孟開山更老,可是說話的聲音卻像是個小女孩。

剛才叫孟開山倒酒的就是她,現在她又重復了一遍。

這次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孟開山已經在倒酒——先把一個酒杯擦得干干凈凈,倒了一杯酒,用兩只手捧著,恭恭敬敬地送到達老太婆面前。

老太婆瞇起了眼看著他,輕輕嘆了口氣,道:“多年不見,你也老了。”

孟開山道:“是。”

老太婆道:“據說一個人老了之后,就會漸漸變得多嘴。”

孟開山手已經在發抖,抖得杯子里的酒都濺了出來。

老太婆道:“據說一個人若是已經變得多嘴起來,距離死期就不遠了。”

孟開山道:“我什么都沒有說,真的什么都沒有說。”

老太婆道:“就算你什么都沒有說,可是這里的人現在想必都已猜出,我們就是你四十年前在保定城外遇見的人。”

她又嘆了口氣:“這地方的人沒有一個是笨蛋,如果他們猜到這一點,當然就會想到那姓田的小伙子也是死在我們刀下的。”

她說的不錯,這里的確沒有一個笨蛋,的確都已想到這一點。

只不過大家卻還是很難相信,這么樣兩個干癟瘦小的老人,竟能使出那么快的刀。

孟開山的表情卻又讓他們不能不信。

他實在太害怕,怕得整個人都已軟癱,手里的酒杯早已空了,杯中的酒全部濺在身上。

老太婆忽然問道:“今年你是不是已經有八十多歲?”

孟開山牙齒打戰,總算勉強說出了一個字:“是。”

老太婆道:“你能活到八十多歲,死了也不算太冤,你又何必要把別人全部害死?”

孟開山道:“我……我沒有。”

老太婆道:“你明明知道,這里只要有一個人猜出我們的來歷,就沒有一個人能活著走出去了,你這不是害人是什么?”

她說得輕描淡寫,就好像把這一屋子人都看成了廢物,如果她想要這些人的命,簡直比捏死一只螞蟻還簡單。

鐘展忽然冷笑,道:“瘋子!”

他一向很少開口,能夠用兩個字說出來的恬,他絕不會用三個字。

老太婆道:“你是說這里有個瘋子?”

鐘展道:“嗯。”

老太婆道:“誰是瘋子?”

鐘展道:“你!”

紅梅忽然也大笑,道:“你說得對極了!這老太婆若是沒有瘋,怎么會說出那種話來?”

孫伏虎忽然用力一拍桌子,道:“對!”

林祥熊也大笑,道:“她要讓我們全部死在這里,她以為我們是什么人?”

墨竹冷冷道:“她以為她自己是什么人?”

南宮華樹嘆了口氣,道:“你們不該這么說的。”

墨竹道:“為什么?”

南宮華樹道:“以各位的身份地位,何必跟一個瘋老太婆一般見識。”

這幾個人你一句我一旬,也完全沒有把這對夫妻看在眼里。

奇怪的是,這老太婆居然沒有生氣,孟開山反而有了喜色。

——只有不認得這對夫妻的人,才敢對他們如此無禮。

——既然大家都沒有認出他們,所以大家都有了生路。

老太婆終于嘆了口氣,道:“我們家老頭子常說,一個人知道的事越少,活得就越長。他說的話好像總是很有道理。”

那老頭子根本連一個字都沒有說,臉上也連一點表情都沒有。

那也許只是因為他要說的話都已被他老婆說出來了。

老太婆道:“你們既然都不認得我,我也懶得冉跟你們啰嗦。”

柳若松忽然笑了笑,道:“兩位既然已經來了,不如坐下來喝杯水酒。”

老太婆冷笑道:“這種地方也配我老人家坐下來喝酒?”

柳若松道:“這地方既然不配讓兩位坐下來喝酒,兩位為什么要來?”

老太婆道:“我們是來要人的。”

柳若松道:“‘要人?要什么人?”老人婆道:“一個姓商,叫商震。還有個姓謝的小丫頭。”

一提起這兩個人,她臉上又露出怒容:“只要你們把這兩個人交出來,你就算跪下來求我,我也不會在這里多留片刻!”

柳若松道:“兩位要找他們干什么?”

老太婆道:“我也不想干什么,只不過想要他們多活幾年。”

她的眼睛里充滿怨毒:“我要讓他們連死都死不了。”

柳若松道:“這里的丫頭不少,姓謝的想必也有幾個,商震我也認得。”

老太婆道:“他的人在哪里?”

柳若松道:“我不知道。”

那個一直沒有開過口的老頭子忽然道:“我知道,”老太婆道:“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老頭子道:“剛才。”

老太婆道:“他在哪里?”

老頭子道:“就在這里。”

孫伏虎忍不住道:“你是說商震就在這里?”

老頭子慢慢地點了點頭,臉上還是連一點表情都沒有。

孫伏虎道:“我們怎么沒有看見他?”

老頭子已經閉上了嘴,連一句話都不肯多說了。

老太婆道:“我們家老頭子既然說他在這里,他就一定在這里。我們家老頭子說的話,連一次都沒有錯過。”

孫伏虎道:“這次他也不會錯?”

老太婆道:“絕不會。”

孫伏虎嘆了口氣,道:“你們若能把商震從這里找出來,我就……”

老太婆道:“你就怎么樣?”

孫伏虎道:“我就……”

他的話還沒有說出口,林祥熊忽然跳起來,掩住了他的嘴。

老太婆冷笑,道:“商震,連這個人都看見你了,你還不給我滾出來?”

只聽一個人冷笑道:“就憑他的眼力,若是能看出我來,那才是怪事。”

商震的確應該來的,如果他來了,當然也會被安置在這水閣里。

他明明直到現在還沒有露過面。

奇怪的是,這個人說話的聲卻又明明是商震的聲音。

大家明明已經聽見了他說話的聲音,卻偏偏還是沒有看見他的人。

這水閣雖然不能算小,可是也不能算很大,他的人究竟藏在哪里?

他一直都在這水閣里,就在這些人的眼前,這些人都不是瞎子,卻偏偏都沒有看見他。

因為誰也想不到,名震江湖、地位尊重的五行堡主,居然變成了這樣子。

水閣里的客人只有九位,在旁邊伺候他們的奴仆家了卻有十二個人,六男六女。男的青衫白襪,女的短襖素裙,每個人看起來都像是剛從窯里燒出來的瓷人,沉默、規矩、干凈。

每個人無疑都是經過慎重挑選、嚴格訓練的,想要在大戶人家做一個奴仆,也并不太容易。

但無論受過多嚴格訓練的人,如果忽然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人從中間分成兩半,都一樣會害怕的。

十二個人里面,至少有一半被嚇得兩腿發軟,癱在地上,一直都站不起來。

沒有人責怪他們,也沒有人注意他們,大家甚至連看都沒有去看他們一眼。

在這水閣里,他們的地位絕不會比一條紅燒魚更受重視。

所以一直都沒有人看見商震。

商震一向是個很重視自己身份的人,氣派一向大得很,誰也想不到他居然會降尊紆貴,混在這些奴仆里,居然會倒在地上裝死。

可惜現在他已經沒法子再裝下去了,他只有站起來,穿著他這一輩子從來沒有穿過的青衣白襪站起來,臉色發青。

現在大家才看出來,他臉上戴著個制作極為精巧的人皮面具。

林祥熊故意嘆了口氣,道:“商堡主說的實在不假,以我的眼力,實在看不出這位就是商堡主,否則我又怎么敢勞動商堡主替我執壺斟酒?”

南宮華樹接道:“商堡主臉上戴的是昔年七巧童子親手制成的面具,你我肉眼凡胎,當然是看不出來的。”

梅花老人道:“據說這種面具當年就已十分珍貴,流傳在江湖中的本來就不多,現在剩下的最多也只不過三四副而已。”

墨竹冷冷道:“想不到一向光明磊落的商堡主,居然也偷偷藏著一副。”

梅花道:“光明磊落的人,為什么就不能有這種面具?為什么要偷偷地藏起來?”

墨竹道:“難道你忘了這種面具是什么做成的?”

林祥熊道:“我好像聽說過,用的好像是死人屁股上的皮。”

梅花用力搖頭,大聲道:“不對不對!以商堡主這樣身份,怎么會把死人屁股上的皮戴在臉上!你一定聽錯了。”

這幾人又在一搭一檔冷嘲熱諷。

商震終于開口道:“你們說完了沒有?”

林祥熊道:“還沒有,我還有件事不明白。”

商震道:“什么事?”

林祥熊道:“今日這里的主人大宴賓客,筵開數百桌,人越多的地方越容易藏身,你為什么不到人多的地方去,偏偏要到這里來?”

商震道:“因為我本來以為你們是我的朋友,就算我的行蹤敗露,你們這些名門正派的俠義英雄,也不會讓我死在一個邪魔外道手里。”

孫伏虎忽然跳起來、厲聲道:“邪魔外道!誰是邪魔外道?”

商震冷笑,道:“你們難道真的不知道這兩人就是……”

他沒有說下去,固為他已沒法子說下去,就在這一瞬間,已有二三十道寒光往他打了過來,打的都是他致命要害。

第一個出手的是林祥熊。孫伏虎、鐘展、梅花、墨竹、南宮華樹,也并不比他慢多少。這些人出身名門,江湖中很少有人知道他們會使暗器。因為他們平日總是說暗器是旁門左道,總是看不起那些以暗器成名的人。可是現在他們的暗器使出來,不但出于極快,而且險狠毒辣,無論哪一點都絕不比他們平日看不起的那些人差。他們顯然早已下了決心,絕不讓商震活著說完那句話,每個人都早已將暗器扣在乎里,忽然同時發難。

商震怎么想得到他們會同時出手?怎么能閃避得開?連他自己都認為自己已經死定了,困為他也想不到有人會出手救他。

忽然間,刀光一閃。銀白色的刀光劃空而過,二十七件各式各樣不同的暗器立刻落在地上,變成了五十四件,每一件暗器都被這一刀從中間削成兩半。

這二十六件暗器中,有鐵蓮子,有梅花針,有子母金棱,有三棱透骨鑲,有方有圓,有尖有扁,有大有小,可是每一件暗器都正好是從中間波削斷的。

這一刀好準,好快!

刀光一閃,忽然又不見了。那老頭子臉上還是完全沒有表情,老太婆眼里卻仿佛有光芒在閃動,就像是剛才劃空而過的刀光一樣。

可是兩個人手里都沒有刀。剛才那一刀是怎么出手的?怎么會忽然不見了?誰也沒有看清。

每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商震忽然仰面長嘆,道:“二十年來互相尊重的道義之交,居然一出手就想把我置之于死地,這種事有誰能想得到?”

他忽又冷笑,道:“但是我應該想到的,因為我看到的比你們多。”

老太婆道:“你看到的為什么比我們多?”

商震道:“因為剛才淺一直倒在地上,連桌子下面的事我都能看到。”

老太婆道:“你看到了什么?”

商震道:“剛才他們嘴里在罵你是個瘋子時,桌子下面的一雙手卻在偷偷地扯衣角、打手勢,有些人的手甚至還在發抖。”

老太婆道:“說下去。”

商震道:“那當然因為他們早已猜出你是誰了,但是他們絕不能讓你知道這一點。”

老太婆道:“因為這里只要有一個人猜出我們的來歷,就沒有一個人能活著走出去,”商震道:“所以他們一定要在你面前做出那出戲來,讓你認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誰,否則又怎敢對你那么無禮?”

老太婆冷笑,道:“這里果然沒有一個笨蛋。”

商震道:“想不到我居然真的在這里,而且不幸又是他們的朋友。”

老太婆道:“他們既然已知道我們的來歷,當然不會再認你是朋友了。”

商震道:“所以他們一定要對我冷嘲熱諷,表示他們都很看不起我這個人,如果有人要殺我,他們絕不會多管閑事的。”

老太婆道:“只可惜我偏偏沒有急著出手要你的命。”

商震道:“我既然還沒有死,還可以說話,就隨時有可能說出你們的來歷。”

老太婆道:“只要你一說出來,他們也得陪你送命。”

商震道:“他們既然不把我當朋友,我當然也不會讓他們有好受的。”

老太婆道:“他們一定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他們都不是笨蛋。”

商震道:“但是他們卻想不到居然會有人出手救我。”

老太婆冷冷道:“他們只怕也想不到我居然能救得了你。”

能在一瞬間一刀削落二十六件暗器的人,世上的確沒有幾個。

商震道:“林祥熊剛才掩住孫伏虎的嘴,并不是因為他已看出了我在這里。”

老太婆道:“可是他已猜出了我們家的老頭子是誰?”

商震道:“他當然也知道鐵長老一生中從不說沒有把握的話,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

老太婆道:“我們家老頭子的脾氣,不知道的人只怕還很少。”

商震道:“所以他們更不能讓我說出這個老頭子就是‘魔教’中的四大長老之一,四十年前的天下第一快刀。”

他畢竟還是說了出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墨竹已經縱身躍起,箭一般躥了出去。

輕功的唯一要訣就是“輕”,一定要輕,才能快。

墨竹瘦如竹,而且很矮小。

墨竹絕對比大多數人都“輕”得多。

墨竹絕對可以算是當今江湖中輕功最好的十個人之一。

他躥出去時,沒有人阻攔,也沒有人能阻攔,只有刀光一向。刀光一閃,他還是躥了出去,瞬眼間就已掠過那一片冰池。

圓月在天。

天上有月,池上也有月。天上與池上的月光交相輝映。大家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他這么樣一個瘦瘦小小的人影,輕輕快快地掠過了冰池。大家也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他,他這個人忽然從中間分成了兩半。

沒有人再動了。墨竹是第一個躥出去的,他躥出去的時候,別人也都在提氣體勢,準備往外躥。可是現在這些人剛提起來的一口真氣,忽然問都已化為冷汗。

刀光一閃又不見,可是這次大家都已看見,刀光是從那一聲不響的老頭子袖中飛出來的。他的袖子很寬、很大、很長。從他袖子里飛出來的那道銀白色的刀光,此刻仿佛是留在那老太婆眼里。

老太婆忽然道:“你錯了。”

商震道:“他的確錯了,他應該知道沒有人能從燕子刀下逃得了的。”

老太婆道:“你也錯了。”

商震道:“哦?”

老太婆道:“你也應該聽說過一句話。”

商震道:“哪句話?”

老太婆道:“燕子雙飛,雌雄鐵燕,一刀中分,左右再見。”

她淡淡地接著道:“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我們一刀從中間劈下去,你左邊的一半和右邊的一半就要再見了。”

商震道:“這句話說得并不好,但是我倒聽說過。”

老太婆道:“你既然聽說過,你就該知道,‘魔教’的四大長老中,只有‘鐵燕’是兩個人。”

她又道:“我們老頭子的刀雖然快,還是一定要我出手,才能顯出威力。”

商震道:“我也聽說過。”

老太婆道:“可是就算我們兩個人一起出手,‘燕子雙飛’還是不能算天下第一快刀。”

商震道:“還不能算?”

老太婆道:“絕對不能。”

商震嘆了口氣,道:“可是你們的刀實在已經夠快了!”

老太婆道:“你認為我們的刀已經夠快,只因為你根本沒有見過真正的天下第一快刀。”

她臉上忽然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那是把彎彎的刀,是……”

一直不大開口的老頭子忽然打斷了她的話,冷冷道:“你也老了。”

很少有女人肯承認自己已經老了,可是她這次居然立刻就承認:“我老了,我真的老了,否則我怎么會變得這么多嘴!”

她臉上的表情看來還是很奇怪,也不知是尊敬,還是怨毒?是羨慕,還是憤怒?

這幾種感情本來是絕不可能同時在同一個人臉上看到的。可是她對那把彎彎的刀,卻同時有了這幾種不同的感情。那把彎彎的刀,是不是青青那把彎彎的刀?這問題已經沒有人能口答,固為這老太婆已經改變了話題。

她忽然問商震:“我能不能一刀殺了你?”

“能。”商震絕不是個自甘示弱的人,但是這次他立刻就承認。

老人婆嘆了口氣,道:“你并不是個很可愛的人,你時常會裝模作樣,不但自以為了不起,還要別人覺得你了不起。”

商震居然也承認。

老太婆道:“你的五行劍法根本沒有用,你這個人活在世上,對別人也沒有什么好處。”

商震居然也不辯白。

老人婆道:“可是你有一點好處,你至少比那些自命不凡的偽君子好一點,因為你說的是真話。”

這一點商震自然更不會反對。

老太婆道:“所以我并不想殺你,只要你交出那個小丫頭來,我就放你走。”

商震沉默了很久,忽然道:“我能不能先跟他們說句話?”

老太婆道:“他們是誰?”

商震道:“他們就是我以前總認為是我朋友的那些人。”

老太婆道:“現在你已經知道他們是些什么樣的朋友,你還要跟他們說話?”

商震道:“只說一句話。”

老人婆還沒有開口,老頭子這次居然搶先道:“讓他說。”

很少說話的人,說出來的話通常都比較有分量。

老太婆道:“我們家老頭子既然讓你說,還有誰能讓你不要說?”

她嘆了口氣:“就算你自己現在不想說,恐怕都不行了。”

于是商震就在孫伏虎、林祥熊、梅花、鐘展、南官華樹這五個人耳邊悄悄他說了一句話。他放過了孟開山和柳若松。

誰也不知道他說的是什么,可是聽到他這句話的人,臉色又變了,變得比剛才更可怕。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