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天涯明月刀 >

劊子手

刀光一閃.鮮血飛濺。

她看見了這閃光,她甚至還看見了飛濺出的血珠。

血珠竟像是從她兩眼之聞濺出去的。她看見這些血珠,就好像一個人看見了自己的鬼魂,就好像看見了自己的一雙腿已脫離了軀體,反而踢了自己一腳。

她甚至覺得自己的左眼傷佛已能看見自己的右眼。

有誰能了解她這種感覺?

沒有人。只有活人才能了解別人的感覺,死人的頭顱卻絕不會,因為已經被劈成兩半。頭顱已被劈成兩半的人,本來應該什么都看不見的,絕非刀太快,刀鋒砍下時,視覺仍沒有死,還可以看見這剎那間發生的事,

這最后一剎那,

一剎那究竟有多久?

一彈指問就已是六十剎那。奇怪的是,人們在臨死前的最后一剎那,竟能想到很多平時一天一夜都想不完的事。

現在她想起了什么也沒有人知道,她自己當然也永遠不會說出來了,倪平三十三歲。

“藏珍閣主”倪寶峰次男,使長劍,江湖后起一輩劍容中頗負盛名之快劍。

獨身未娶。

倪家大院潰散后,常宿于名妓白如玉之玉香院.

四月十九,傅紅雪殺倪平。

倪慧,二十歲。

“藏珍閣主”次女,聰慧機敏,輕功極高,獨門暗器天女花歹毒霸道,曾殺三人。

獨身末嫁。

四月十九夜傅紅雪殺倪慧。

多情子,三十五歲。

本姓胡身世不明,幼年時投入西方屋宿海門下少年時武功已有大成,所練“天絕地滅大搜魂手”為武林中七大秘技之,殺人無算。

獨身末娶。

三月入關,奸殺女人六人。

四月十九夜傅紅雪殺多情子。

羅嘯虎,四十二歲。

縱橫河西之獨行盜使刀,極自負,自命為江湖第一快刀。

獨身未娶。

四月二十一,傅紅雪殺羅嘯虎。

楊無律,四十四歲。

“白云觀主”楊無忌之堂弟,昆侖門下,“飛龍十八式”造詣頗高,氣量編狹;含眺必報,頗有揚無忌之風。

少年出家,未娶。

四月二十二,傅紅雪殺楊無律.

陰入地三十歲。

金入木三十三歲。

兩人聯手,殺人無算,號稱“五行雙殺”,武功極詭秘.

兩人性情刻薄,一毛不拔,近年已成巨富。

陰入地好色.

金入本天閹。

四月二十三,傅紅雪殺陰人地,金入木.

諸葛斷,五十歲。

關西“羅一刀”衣缽傳人,冷酪多疑,好殺人.

鰥居已久。

本曾娶妻三次,妻子三人都死于他自已刀下。無子女。

四月二十四,傅紅雪殺諸葛斷.

一枝花千里香,二十九歲。

采花盜,擅輕功迷藥。

獨身未娶。

四月二十五,傅紅雪殺千里香。

厚厚的卷宗中還有一大疊資料,是始在他對面的兩個人從各地找來的。

他只翻了這幾頁,就沒有再看下去。

站著的兩人,一個是青衣白襪的顧棋,另一人穿著件一塵不染的月白僧衣,卻是天龍古寺中的瘋和尚。

現在他看來一點都不瘋了。

他對他們的態度很溫和,他們對他卻很恭謹‘就像是忠心的臣于對待君主。

他們雖然就站在他對面,中問卻隨著很大、跟寬的一張桌子。無論在何時何地,他都永遠和別人保持著段適當的距離。

他的笑容雖可親,卻從來也沒有人敢冒瀆他;因為他就是當今武林中最富傳奇的人物。

他就是公子羽。

屋子里清雅幽靜,每一樣東西都經過極仔細的選擇,擺在最適當的地方。桌子上的東西卻不多,除了那疊卷宗外,就只有一柄用黃緩包著的長劍。

窗外花影移動,聽不見人聲,屋里也只有他們三個人。

他不說話的時候,他們I連呼吸的聲音都不敢太大,他們I都知道公子喜歡安靜。

卷宗合起。

公子羽終于嘆了口氣,道,“你們為什么總是要我看這些東西?”

他用兩根手指,輕輕將卷宗推還給他們,仿佛生怕沾著了上面的血腥和殺氣。

然后他才接著道:“你們為什么不直接告訴我,這些日子來,他一共殺了多少人?”

吳畫看看顧棋。

顧棋道:“二十三個。”

公子羽皺了皺眉,道:“十七天二十三個人?”顧棋道:“是。”

公子羽嘆了口氣,道:“他殺的人是不是已太多了些?”

顧棋道:“是太多了。”

公子羽道“聽說你的棋友楊無忌也被他砍斷了一只手T”顧旗道“是。”

公子羽笑了笑,道:“幸好用左手也一樣可以下棋。。顧棋道,是。”

公子羽道“楊無律是想為他的堂哥報仇,才去找傅紅雪的?’

顧棋道“是。”

公子羽道:“羅嘯虎當快?”

顧棋道“是。”

公子羽道“諸葛斷為什么要將他三個妻子全都殺死?”

顧棋道“因為她們對別的男人笑了笑。”

公子羽道“這兩人個全無自知之明,一個太多疑,這種人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你們以后千萬不列吸收這種人加入我們的組織。”

顧棋,吳畫同時道“是。”

公于羽顏色又和緩了,道“但是我知道他們的刀法卻不弱。”

顧棋道“是。”

公子羽道:“星宿海的大搜魂手,也可以算是很厲害的功夫。。

顧棋道“是。”

公子羽道“據說傅紅雪近來一直很消沉,幾乎天天都沉迷在醉鄉里。”

顧棋道:“是。”

公子羽道;“可是你找的這些好手們,卻還是連他的刀都擋不住。”

顧棋不敢再開口,連一個“是”字都不敢說了。

公子羽卻在等著回答。他提出的問題,回答必須明確簡短,可是必須要有回答。沒有回答,就表示他的問題不值得重視。

任何不重視他的人,保證都會得到適當的懲罰。

顧棋終于道“他喝得雖多,手卻還是很穩。。

公子羽道:“酒對他沒有影響?”

顧棋道;“有一點。”

公于羽道“什么影響?”

顧棋道“他出手反而更兇狠殘酷。”

公子羽沉吟著,緩緩道6我想他—定很憤怒,所以他的刀更可伯。。

顧棋沒有問為什么。在公子羽面前,他只回答,不問。

公于羽卻已接著道“因為憤怒也是種力量,種可以推動人做很多事的力量.”

顧棋看著他,充滿了佩服和尊敬。

他從不輕視他的敵人。他的分析和判斷永遠正確。他對敵人的了解,也許比那個人自已更深刻。所以他成功了,他的成功,絕不是因為幸運。

公子羽忽又問道“他還是要等別人先出手再拔刀?’

顧棋道“是。”

公子羽四了口氣,道“這一點才是最可怕的,能后發制人的,絕對比先發制人更可怕。”

顧棋道“是。”

公子羽道“你知道為什么?”

顧棋道“因為一招擊出,將發末發時,力量最軟弱,他的刀就在這一瞬間切斷了對方的命脈。”

公子羽道“別人能不能做到?”

顧棋道:“不能。”

公子羽道:“為什么?”

顧棋道,“這一瞬即縱即逝,除了他之外,很少有人能抓得住。’

公于羽微笑“看來你的武功又有精進了。”

顧棋道:“略有一點。”

他不敢說虛,他說的是實話。在公子羽面前,無論誰都必須說實

公子羽笑容歡悅,道“你想不想去試試他的刀有多快?”

顧棋道“不想。”

公予羽道:“你自知不是他對手?”

顧棋道“據我所知,天下只有兩個人能制住他。”

公子羽道:“其中一個是葉開?”

顧棋道“是。”

公子羽慢慢地站起,走到窗前,報開了窗戶,滿圓花香撲面面來。他靜靜地站著,不動,也不開口。顧旗、吳畫更不敢動。

過了很久很久,他才緩緩道:“有件事你們只怕還不知道。”

顧棋仍然不敢問。

公子羽道:“我不喜歡殺人,我這一生中,從未親手殺過人。。

顧棋并不驚奇。有些人殺人是用不著自己動手的。

公子羽道“沒有人能制住他,我最多也只能殺了他。”

—因為他的人就像是一把刀,鋼刀,你可以折斷它,卻絕不能使它彎曲。

公子羽道:“可是我現在還不想破例殺人。’

—因為他還有顧忌。他仁義無雙的快名,并不是容易得來的,所以他不能殺人,更不能殺傅紅雪。

因為傅紅雪并不是個大家都認為該殺的人。公子羽道:“所以我現在只有讓他擊殺人,殺得越多越好。”

—讓他殺到何時為止?殺到大家都想殺他的時候為止,殺到他瘋狂時為止。

公子羽道:所聽以我們現在還可再給他點刺激,讓他再多殺些

他回過頭,看著他們“我好I甚至還可以給些人讓他殺.”

顧棋道“我去安排。”

公子羽道“你準備安排些什么人讓他殺?’

顧棋道“第一個是蕭四無。”

公子羽道“為什么要選中這個人?”

顧棋道:“因為這人已變了。”

公子羽道“我想你一定還可以安排些更有趣的人讓他殺的。’

他微笑著,饅慢地接著道現在我已想到最有趣的一個。”

花香滿園。

公子羽背著雙手,倘樣在花叢中。他的心情很好,他相信他的屬下定可以完

可是他自己卻不殺人的,從來都不殺.

靜夜,夜深。

傅紅雪不能睡。不睡雖然痛苦,睡了更痛苦。

——一個人睡在冰冷堅硬的木板床上,屋里充滿了廉價客棧中那種獨有的低賤卑俗的臭氣眼猙睜地看著碰懈圖頓購屋頂,翻來覆去的想著那些不該想的往事。

——沒有根的浪子們I,你們I的悲哀和痛苦,有誰能了解?

他守可一個人游魂般在黑暗中游蕩。

有的窗戶里還有燈光。

窗戶里的人還在于什么?為什么還不睡?是不是夫妻兩個人在歡愉后的疲倦中醒來,正用晚飯時剩下的萊煮泡飯吃?是不是孩子們在半夜醒了,父母們只好燃起燈替他好I換尿布。

這種生活雖然單調平凡,其中的樂趣,卻是傅紅雪這種人永遠享受不到的。聽到了孩子的哭聲,他的心又開始刺痛。

他又想喝酒。

酒雖然不能解除任何痛苦,至少總可以使人暫時忘記。

前面的暗巷中,有盞昏燈播曳。

一個疲倦的老人,正在昏燈下默默地喝著悶酒。

他擺這面攤已有三十五年。每天根早就要開始忙碌,買最便宜的肉骨頭熬湯,鹵點大家都可以吃得起的下酒萊,從黃昏時就開始擺攤子,直到凌晨。

這三十五中來,他的生活幾乎沒有變動過。他唯一的樂趣,就是

。只有夜喝了一點酒之后,他才進入一個完全屬于他自己的世界。一個和平美麗的世界,一個絕沒有人會吃人的世界。雖然這世界只有在幻想中存在,他卻已覺得很不錯了。一個人只至還能保留一點幻想,就已很不錯了。

傅紅雪到了昏燈下.

“繪我兩斤酒。”

只要能醉,隨便什么酒都無妨。

面攤旁只有兩三張破舊的木桌,他坐下來發現自已并不是唯一的客人,還有個身材很魁偉的大漢本來正在用大碗吃面,大腕喝酒,此刻卻停了下來,吃驚地看著傅紅雪。

他認得這個臉色蒼白的“病鬼”,他曾經吃過這病鬼的苦頭,在那個頭戴茉莉花的女人的小屋里。

仗著幾分酒意,他居然走了過來,隨著笑道6想不到你也喜歡喝酒,這么晚了,一個人出來喝酒的人,酒量一定不錯。”

傅紅雪不理他。

大漢道:“我知道你討厭我,可是我佩服你,你看來雖然是個病鬼,其實卻是條好漢。”

傅紅雪還是不理他。他臉皮再厚,也不能不走了,誰知傅紅雪卻忽然道“坐”

一個人就算已習慣了孤獨和寂寞,但有時還是會覺得很難忍受,他忽然希望能有個人陪在他身旁,不管什么樣的人都好,越極俗無知的人越好,因為這種人不能接觸到他內心深處的痛苦。

大漢卻喜出望外,立刻坐下來,大聲叫酒“再切一條豬尾巴,兩個鴨頭。”

他又笑道/只時惜鴨頭是早巳被人砍下來的,讓我來砍,一定更干凈利落。”

賣面的老人也有了幾分酒意,用眼睛橫著他,道“你常砍鴨頭?”

大漢道:“鴨頭人頭我都常砍。”

他的著胸脯:“不是我吹牛,砍頭的本事,附近幾百里地內只怕數我第一。”

老人道,“你是于什么的?”

大漢道“我是個劊子手,本府十三縣里,第一號劊于手,有人要請我砍他的頭,少說也得送我個百兒八十兩的。”

老人道“你要砍人家的腦袋,人家還要送銀子給你?”

大漢道“送少了我不干。”

老人道:“你憑什么?”

大漢伸出巨大的手掌,道“就憑我這雙手,和我那把份量特別加重的鬼頭刀。”

他比了個砍人的手勢“我一刀砍下去,被砍的人有時候甚至還不知道自已的腦袋已掉了。”

老人道“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刀,人家憑什么要送銀子給你?”

大漢道:“因為長痛不如短痛,由我來砍,至少還能落個痛快。。

老人道“別人難道就沒法子一刀把腦袋砍下來么?”

大漢道;“你還記不記得上次跟我一起來的那小伙子?”

老人道“他怎么樣?”

大漢道:“他也是個劊子手,為了要于這行,用西瓜當靶子,練了好』L年,自已就覺得很有把握了,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把我看在眼里。”

老人道/有什么不對?”

大漢道:“法場上的威風和殺氣,只伯你連做夢都想不到,一上了法場他兩條腿就發軟,砍了十七八刀,那犯人的腦袋還連在脖子上,痛得滿地打滾,象殺豬般慘叫。”

他嘆著氣,又道“你想想,一個人被砍了十七八刀還沒斷氣,那是什么滋味?”

老人的臉也已發自,道“由你來砍,就只要一刀?”

大漢道“保證只要一刀,又干凈,又痛快。”

老人道“砍腦袋難道還有什么學問?”

大漢道:“這其中的學問可真大極了。”

老人忍不住把自己的酒也搬了過來。坐在旁邊,道“你說來聽聽。”

大漢道“那不但要眼明手快,還得先摸清楚被砍的是個什么樣的人。”

老人道:“為什么7”

大漢道:“因為有的人天生膽子大,挨刀的時候,腰干還是挺得筆直,脖子也不會縮進去,歐這種人的腦袋最容易。”

有了聽眾,他說得更高興“可是有些人一上了法場,骨頭就酥了,褲檔里又是屎,又是尿,連拉都拔不起來。”

老人道“他爬在地上,難道你就砍不下他的腦袋?”

大漢道:“砍不下。”

老人道“為什么?”

大漢道“因為頸于后面的骨頭強硬,一定要先找出骨節眼上的那條線,才能一刀砍下他的腦袋。”

他接著道:“我若知道挨刀的犯人是個孬種,我就得先準備好。”

老人道“準備好什么?”

大漢道:“通常我總會先灌他幾杯灑,壯壯他的膽子,可是真把他灌醉了也不行,所以我還得先打聽出他的酒量有多大。”

老人道“然后呢T”

大漢道“上了法場后,他若還不敢伸脖予,我就在他腰眼上踢一腳,他—伸腦袋,我就手起刀落,還得盡快拿出那個我早就準備好的饅頭來。”

老人道:“要饅頭于什么?”

大漢道“他腦袋一落,我就得把饅頭塞進他的脖子里去。”

老人道“為什么?”

大漢道“因為我不能讓脖子里噴出來的血耀到我身上,饅頭的大小剛好又能吸血,等到法場的人散了,那饅頭還是熱的.我就乘船把它吃了下去。”

老人皺眉道“為什么要喧那饅頭?”

大漢道“因為吃了’能壯膽。”

他喝了杯酒,又笑道“干我們I這行的,人殺得太多了也會變得膽寒的,開始時只不過晚上睡不著,后來說不定就會發瘋。”

老人道:“是真瘋?”

大漢道“我師父就瘋r,他只干了二十年劊子手就瘋了,總說有冤魂要找他索命,翌砍他的腦袋。有—天,他竟將目己的腦袋塞進火爐里去了。”

老人看著他,忽然嘆了口氣,道:“今天你喝的酒我請客。”

大漢道“為什么?”

老人道:“因為你賺這種錢實在不容易,將來你一定也會發瘋的。”

大漢大笑“你要請客,我不喝也是白不喝,可是我絕不會瘋。”

老人道“為什么?”

大漢道“因為我喜歡于這行。”

老人皺眉道:“你真的喜歡?”

大漢笑道“別的人殺人要犯法,我殺人卻有錢拿,這么好的事,你還能到哪里去找?”

他忽然轉頭去問傅紅雪:“你呢?你是干哪一行的?”

傅紅雪沒有回答。他的胃又在收縮,仿佛又將嘔吐。

黑暗中卻忽然有人玲冷道:“他跟你一樣,他也是個劊子手。’

長夜已將盡。

黎明之前,總是一夜中最黑暗的時候,這人就站在最黑暗處。

大漢吃了驚;“你說他也是個劊子手?”

黑暗中的人影點點頭,道:“只不過他還比不上你。”

大漢道:“哪點比不上我?”

黑暗中的人影道“對你來說,殺人不但是件很輕松的事,而且也是件很偷快的事。”

大漢道:“他呢?”

黑暗中的人影道“他殺人卻很痛苦,現在他晚上就已睡不著。”

——開始的時候晚上睡不著,后來就會發瘋。大漢道:“他己殺過不少人T”黑暗中的人彤道“以前的不算,這十七天他已殺了二十三個。”大漢道“他殺人有沒有錢拿T”黑暗中的人影道“沒有。”大漢道“又沒有錢拿,又痛苦,他還要殺人?”黑暗中的人影道“是的。”大漢道“以后他還要繼續殺?”黑暗中的入影道:“不但以后要殺,現在就要殺。”大漢立刻緊張,道“現在他要殺誰T”黑暗中的人影道“殺我1”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