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天涯明月刀 >

生死之間

死黑!死寂

沒有光,沒有聲音,都不可怕,真正可怕肋是沒有希望。

他們已完全陷入死亡的陷阱里。

孩子們沒有哭,孩子們I在吃奶,只有在他們的吮吸中,還躍動著生命的活力”

可是他們的生命能維持多久呢?

傅紅雪又握緊了他的刀,可是現在這死亡的陷阱就連他的刀都巳無法突破

他本該去安慰卓玉貞的,卻不知道該說什么,他的心太亂。

生死之間,他一向看得很談他放不下的是這兩個孩子。

雖然他并不是孩子們的親生父親,可是他們之間已有了種奇妙的聯系,甚至比父子更親密的聯系。

因為這兩個孩子是他親手迎接到人世來的,仿佛已成了他自己生命的延續。

這種情感復雜而微妙,就因為人類有這種情感所以這世界才能存在。

卓玉貞忽然道“我聽明月心說過,你們以前好像也曾被關在這里。”

傅紅雪道“嗯。”

卓玉貞道:“你以前既然有法子脫身,現在一定也能想出法子來的。”

她眼睛甩發著光,充滿了希望。

傅紅雪實在不忍讓她的希望破滅,但卻又不能不讓她知道事實的真像。

“上次我們脫身只因為那時候這里正好有件破壁的利器。”

現在這里卻已是空的,除了他們四個人之外,只有一具尸體。

尸體已冰冷僵硬,他們險些早已或者必將變成這樣子的。

卓玉貞眼睛卻還存在著線希望“我常聽人說,你的刀就是天下無雙的利器”

傅紅雪看著手里的刀,聲音中充滿痛恨“這是殺人的利器,不是救人的。”

他痛恨的不是別人,而是他自己,只要能讓孩予們活下去,他不惜做任何事。

可是他偏偏無能為力。

卓玉貞的希望終于完全破滅了,卻勉強笑了笑,道“我們至少還有一個希望。”

她在安慰博紅雪“燕南飛要你在這里等,他一定會回來的。”

傅紅雪道,“他若要回來,早巳該回來,現在就算回來了,也一定會認為我們已不在這里。”

卓玉貞閉上了嘴。

她當然也知道博紅雪說的是事實,燕南飛絕對想不到他們會在這里逗留這么久的,更想不到傅紅雪會被人活活埋葬在這里。

以傅紅雪的耳目和反應。上面無論任何人只要有一點行動,都應該瞞不過他。

又有誰能想得到那時他正在為孩子接生?又有誰能想得到這時會有孩子的啼哭?

世上本就有很多事是任何人都無法預料購,真實的事有時甚至比神話還離奇。

孩子們又開始哭了。

傅紅雪手心在躺著冷汗,他忽然想起他還可以為他們做一件事。

件他本來寧死也不愿去做的事。

可是現在他一定要去做。

趙平也是個老江湖,老江湖的身上總是會帶著些急救應變的東西。

去剝奪一個死人的所有,這種事他本來一想起就會惡心。

可是現在他卻已經在做這種事。

他找出了一個火折子,一卷長繩,一塊驅蛇避邪的雄黃精,一瓶刀傷藥,半截已經啃過了的人參,一串鑰匙,一朵珠花,幾個金鎳于,幾張銀票和一封信。

珍珠和黃金本是世人不擇手段去奪取的珍寶,甚至不惜用自己的人格去交換,但是現在,卻已變得毫無價值。

這豈非也是種諷刺?

生育后的虛弱,孩子們的奶汁。

無論誰都知道卓玉貞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人參。

傅紅雪默默地撥出刀,削去了被啃過的部分這是他第一次為了件沒有生命的東西拔刀,卻已是卓玉貞第二次看見他的刀,他不在乎。

他和卓玉貞之間的樊籬,已在生育的過程中被打破了。

現在他們兩人之間,也已有了種奇異的聯系。

卓玉貞也沒有提起這件事,默默的接過人參,眼睛卻盯在那朵珠花上。

那是朵牡丹,每一顆珍珠都毫無理疵。

柔潤的光澤,精巧的鑲工,在黑暗中看來更顯得非凡和美麗。

她眼睛里又發出了光。

她畢竟是個女人。

珠寶的魅力,本就是任何女人都不能抵抗的。

傅紅雪遲疑著,終于送給了她。

也許他本不該這么做,可是此時此刻,他又何苦不讓她多享有一點樂趣?一點欣喜?

卓玉貞笑了,笑得就像是個孩子。

啼哭中的孩子忽然已睡著。

傅紅雪道;“你也該睡了”

卓玉貞道“我睡不著。”

傅紅雪道;“只要閉上眼睛,自然就會睡著的。”

他看得出她已很疲倦她失血太多,經過太多苦難驚嚇。

她的眼睛終于合起,忽然就已沉入了寧靜而甜蜜的黑暗里。

傅紅雪靜靜地看著他們,沉睡中的母親和嬰兒們.這中該是一幅多么幸福,又多么美麗的圖畫,可是現任…。’

他咬了嘆牙,決心不讓自己流淚。

現在他一定要找出每樣可以幫助他們I脫身的東西,他雖然有雙能夠在暗中視物的眼睛,但是他也太疲倦。

他閃亮了火折子,第一眼看見的,卻是那信封上的八個字。

“面呈

燕南飛吾弟。

羽。”

公子羽?

這封信難道是公于羽托趙平交給燕南飛的T吾弟?

他們之問究竟是什么關系?

傅紅雪抑制了自己的好奇,折起這封信,收藏在懷里。

趙平沒有機會將這封信交出來,他希望自己還有機會能再見燕南飛。

可是他自已也知道,這希望實在渺茫得很。

對傅紅雪來說,除了這封信和人參外,從趙平身上找到的東西根本全無價值。

因為他忽略了一點像趙平這種男人身上,本不該帶著珠花的,

等他想到達一點時,已經太遲。

母親和孩子們都仍在沉睡,黑暗中忽然響起陣奇異的聲音。

傅紅雪又亮起火折子,就看見幾條蛇從石柜中竄出來,竄向左角的陰暗處。

他們受不了這雄黃的氣味。

地窖里已沒有通風處,空氣漸漸沉濁,雄黃的氣昧顯得分外強烈。

傅紅雪立刻又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也許還用不著等到饑渴難耐時,他們就已窒息而死。

尤其是孩子。

孩子們還沒有適應環境的能力。

就在這時,他又發現了另一件事,件令人興奮的事。

幾條蛇一竄入那陰暗的角落里,就不見了。

那里一定有出路。

角落里的石壁上果然有道裂隙,也不如道是早巳存在的,還是被地上一次震裂的?

雖然他不是蛇,雖然他不知道這面石壁外在地上?還是在地下?

可是只要有一點機會,他就絕不能錯過。

他拔出了他的刀

卓玉貞醒來時傅紅雪已在石壁上挖掘了很久,石壁上的裂隙已漸漸大了,甚至連最胖的老鼠,都已可出入。

只可惜他們不是老鼠。

孩子們醒了又哭.哭了又睡。卓玉貞解下外衣,鋪在地上,悄悄地放下沉睡中的孩子,掙扎著悄悄站起。

傅紅雪在喘息身上的衣衫已濕透,睡著了的人也許還不覺得,可是他的體力消耗太多,空☆氣的沉濁幾平已令他無法忍受。

他必須立刻脫身,他使用力,忽然間,“崩”的響,刀鋒上已被崩出個缺口,

這柄刀已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甚至也已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可是他的手沒有停。

卓玉貞咬下一口人參,默默地遞過去。

傅紅雪搖頭“孩子們要吃奶,你比我更需要體力。”

卓玉貞凄然道“可是你若倒了下去,還有誰能活?”

傅紅雪咬了咬牙,刀鋒上又崩出個缺口。

卓玉貞的眼淚流了下來。

這本是天下無雙的利器,足以令風云變色,群雄喪膽,可是現在卻比不上一把鐵鍬有用。

這是多么殘酷多么悲哀的事

這種感覺博紅雪自己當然也能體會到,他幾乎已真的要倒了下

卓玉貞的手忽然悄悄伸過來手里滿捧著一掌甘泉。

博紅雪剛開口,甘泉就己流入他嘴里,種無法描述的甘美芬勞直沁入他的心。

這是她的奶什。

傅紅雪本已發誓不再流淚的,可是此時此刻熱淚還是忍不住要奪眶而出。

就在這時,石壁的裂晾中忽然有樣東西伸了進來,赫然竟是一把刨。

鮮紅的劍1

劍上縛著條衣襟,上面有十個字,是用血寫出來的:“我還沒有死,你也死不得1”

孩子們又哭了.

洪亮的啼聲,象征著活躍的生命

陽光滿天。

孩子們終于看見了陽光。

傅紅雪只希望世上所有生于黑暗中的孩子,都能活在陽光下。

“我本來已走了.我已走了三次。”

“可是你又回來三次。

“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要回來,我中來以為我們絕不會在里面的。”燕南飛大笑:“因為我本來做夢也想不到傅紅雪也有被人被活埋的一天。”

他的笑并沒有絲毫惡意,他真的是滿心歡榆“最后一次我中來又準備走了。”

“你為什么沒有走?”

“因為我忽然聽見了一聲奇怪的聲音,就好像有人在吃蠶豆一樣。”

’那是刀口崩做的聲音。”

“是誰的刀?”

“我的。”燕南飛的眉挑起,嘴張大,吃驚地看著傅紅雪,甚至比聽見大地缺了個口還吃驚。

傅紅雪卻笑了笑道“我的刀只不過是把很普通的刀。”

燕南飛道“你的手呢?”

傅紅雷道“我的手還在。’

藏南飛道:“只要你的手還在,缺了口的刀也一樣可以殺人。”

傅紅雪笑容忽然消失“人呢?”

燕南飛嘆了口氣,苦笑道“人還在,只可惜我不知道他們在哪里?”

遠處有車馬,卻沒有人。

傅紅雪道,“你是坐車來的:”

洪亮的啼聲,象征著活躍的生命

陽光滿天。

孩子們終于看見了陽光。

傅紅雪只希望世上所有生于黑暗中的孩子,都能活在陽光下。

“我本來已走了.我已走了三次。”

“可是你又回來三次。

“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要回來,我中來以為我們絕不會在里面的。”燕南飛大笑:“因為我本來做夢也想不到傅紅雪也有被人被活埋的一天。”

他的笑并沒有絲毫惡意,他真的是滿心歡榆“最后一次我中來又準備走了。”

“你為什么沒有走?”

“因為我忽然聽見了一聲奇怪的聲音,就好像有人在吃蠶豆一樣。”

’那是刀口崩做的聲音。”

“是誰的刀?”

“我的。”燕南飛的眉挑起,嘴張大,吃驚地看著傅紅雪,甚至比聽見大地缺了個口還吃驚。

傅紅雪卻笑了笑道“我的刀只不過是把很普通的刀。”

燕南飛道“你的手呢?”

傅紅雷道“我的手還在。’

藏南飛道:“只要你的手還在,缺了口的刀也一樣可以殺人。”

傅紅雪笑容忽然消失“人呢?”

燕南飛嘆了口氣,苦笑道“人還在,只可惜我不知道他們在哪里?”

遠處有車馬,卻沒有人。

傅紅雪道,“你是坐車來的:”燕南飛笑了笑,道“三次都是坐車來的,我討厭走路,能坐車的時候,我絕不走路。”

傅紅雪看著他,道:“只因為討厭走路,不是因為你的腿?”

燕南飛也在看著他,忽然嘆了口氣,道“為什么我一點事都瞞不過你?”

孩子是用傅紅雪的外衣包著的,燕南飛一直抑制著自己的驚奇,沒有問這件事。

因為傅紅雪也一直沒有提起。

他知道傅紅雪的脾氣,這個人若是不愿提起一件事,你最好就裝作不知道。

卓玉貞卻已帶著笑向他招呼:“燕叔叔,你為什么不來看看我們的孩子?”

燕南飛實在有點沉不住氣了,忍不住問:“你們的孩子?’

卓玉貞用眼角膘著傅紅雪,道:“他難道沒有告訴你7”

燕南飛道“告訴我什么?”

卓玉貞嫣然笑道:“這兩個孩子一個姓秋,一個姓傅,男孩子繼承秋家的血脈,叫秋小清,女孩子先生出來,叫傅小紅。”

她眼睛里充滿了驕傲和滿足“這是我跟他商量好的,我們已經

她紅著臉,低下頭。

燕南飛看著她,再看看傅紅雪臉上的表情比剛剛聽見刀缺口時更吃驚。

傅紅雪卻已轉過頭,將孩子的衣包拉緊,道;“你們為什么不先上車夫。”

卓玉貞已在車廂中坐下燕南飛和傅紅雪才慢饅地走過去。

他們一直都沒有開口,過了很久.博紅雪忽然問:“你想不到?’

燕南飛勉強笑了笑,道“世上本就有很多令人想不到的事。’

傅紅雪道;“你反對?”

燕南飛道:6我知道你一定有苦衷,也許…。/

傅紅雪打斷了他的話道“如果時光能倒流我還是會這么樣做,該子們不能沒有父親,總有一個人要做他們父親的。n

燕南飛笑容已開朗,道“除了你我實在也想不出還有誰能做他們的父親。”

他走路很慢,定路的姿勢競似已和傅紅雪變得差不多,而且還在不停地咳嗽。

傅紅雪忽然停下來,盯著他,道“你受了幾處傷?”

燕南飛道;“不多。”

傅紅雪忽然出手,拉開了他的衣襟,堅實的胸膛上,赫然有兩條指痕。

紫色的指痕,就好像是用顴料畫上去的。

傅紅雪瞳孔立刻收縮,道;“這是天絕地滅大紫陽手?”

燕南飛道“嗯。”

傅紅雪道:“你腿上中的是透骨釘還是搜魂針?”

燕南飛苦笑道“若是搜魂針,現在我哪里還站得住T”

傅紅雪道“西方星宿海有人來了T”

燕南飛道“只來了一個”

傅紅雪道“來的是多情子?還是無情子?

燕南飛嘆了口氣,道“多情子的手下也一樣不留情的。’

傅紅雪道:“透骨釘還在你腿上?”

燕南飛道:“現在我腿上只有一個洞。”

他的手從懷里伸出來,掌心已多了件寒光閃閃的暗器。

若將天下所有的暗器選出十種可怕的來,透骨釘無疑是其中之

燕南飛忽笑又了笑道“幸好我的運氣還不錯,他打出了十三枚透骨釘,我只挨了一枚☆而且還沒有打在我關節上,所以我跑得還比他們快一點,否則多情子不殺我,楊無忌也要了我的命。”

他笑得居然還很愉快“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殺人的本事我雖不如你,逃命的本事我卻絕對是天下第一。”

傅紅雪的手也在懷里,等他說完了才拿出來,指尖接著一封信:“坐上車再看。”

“誰進車T”

燕南飛笑了,我記得你以前好像不會趕車的。”

傅紅雪道;“現在我會了。”

燕南飛道“你幾時學會的?”

傅紅雪凝視著他忽然反問;“你以前就會逃命T”

燕南飛想了想,搖了搖頭。

傅紅雪道“你幾時學會逃命的?”

燕南飛道“到了非逃命不可的時候。”

傅紅雪又閉上嘴,他相信藏南飛已明白他的意思—一個人到了非去做那件事不可的時候,就一定會做的。

信寫得很長,居然有三張紙,還沒有上車,燕南飛就已開始看了。

他—向性子急。

傅紅雪卻很沉得佐氣,沒有問他信上寫的是什么。

看來那仿佛是封很有趣的信☆因為燕南飛眼睛里帶著笑意。

一種充滿了譏調的笑意。

他忽然道:“看來公子羽真是個好人,對我真是關心得要命。,

傅紅雪道“哦7”

燕南飛笑道“他勸我快快離開你,因為你現在已變成一種好像瘟疫一樣的東西,無論誰沾著你都會倒霉。”

他大笑,又道:“他甚至還列了一張表。”

傅紅雪道“一張表?”

燕南飛道“表上將要殺我們的人都列了出來.要殺你的人比想殺我的人還多一個。”

傅紅雪待冷道:“—個不算多。”

藏南飛道:“有時不算多,有時也不算少,只看這個人是誰了。。他笑容很不愉快嚴格說來,要殺你的這個人根本不能算一個

傅紅雪道:“算什么T”

燕南飛道:“至少也該算十個人。”

傅紅雪通“是不是星宿海的無情子?”

燕南飛道“跟這個人比起來,無情子最多邊只能算是個剛學會殺人的孩子。”

傅紅雪道:“這個人是誰?”

燕南飛上了車,關上車門,好像生怕自已會跌下來:“這個人也是用刀的,用的是把很特別的刀。”

傅紅雪道“什么刀?”

燕南飛又將車門拉緊了些,然后才一宇字道“天王斬鬼刀”

車廂很寬敞。卓玉貞將女孩子放在膝上,手里抱著男孩子,眼睛卻盯著藏南飛,終于忍不住問“天王斬鬼刀究竟是把什么樣的刀?”

燕南飛勉強笑了笑,道“老實說,那狠本不能算一把刀。”

卓玉貞道:“算十把T”

燕南飛沒有直接回答,卻反問道:“你看過蕭四無的刀T”

卓玉貞想了想,點點頭“我見過他的人,他總是用一把刀修指甲。”

燕南飛道“至少要五百把那樣的刀,才能打出一把天王新鬼刀1”

卓玉貞吸了口氣“五百把刀?”

燕南飛又問道“你知道他一刀殺死過幾個人?”

卓玉貞道“兩個?三個?五個?”

燕南飛嘆了口氣,道“他一刀殺過二十七個人,每個人的頭都被他砍成了兩半。”

卓玉貞臉色變了,將懷里隨孩子抱得更緊了些,眼晴看著窗外,勉強笑道:“你是不是故意嚇我?”

燕南飛苦笑道“你若是看見那把刀,就知道我是不是在嚇你

他忽然搖頭:“可是你當然不會看見的,老天保佑,千萬不要讓你看見才好。”

卓玉貞沒有再問,因為她己看見了樣很奇怪的事“你看,那里有個輪子。”

車輪子并不奇怪,可是這車輪子怎么會自已往前面滾的?

燕南飛忍不住伸頭過去看了一眼,臉色也變了:“這車輪是我們車上的/

一句話未說完,車廂已開始傾斜,斜斜地往道路沖了出去。

卓玉負又大叫“你看,那里怎么會有半匹馬?”

半匹馬?世界上怎么會有半匹馬?”

更嚇人的是,這半匹馬居然也在往前面跑,用兩條腿跑。

忽然間,一片血雨亂箭似的激飛而出。

這半匹馬又跑出去七八步才倒下,肝腸內臟一條條拖在地上。

燕南飛大喝“小心”

喝聲未了,馬車就凌空翻了出去,就好像自己在翻蹬斗一樣。

燕南飛撲過去,抱住了卓玉貞和孩子,飛起腳踢開車門。

一只手從外面伸進來,只聽博紅雪的聲音道“拉住。”兩只手心一提,傅紅雪拉住燕南飛,燕南飛抱住卓玉貞和孩子叱咤一聲,大人和孩子都己飛出。

接著就是“轟”的一響,車廂已撞在道旁的棵大樹上。

撞得粉碎。

正午。

天氣明朗,陽光艷麗。

新鮮的陽光正照在大道上,卻忽然有一片烏云掩來,擋住了日色,就仿佛連太陽都不忍看見這條大路上剛才發生的事。

車廂已粉碎。

拉車的馬已變成兩半,后面的一半還套在車上,前面的一半卻倒在路中央。

剛才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卓玉貞緊緊抱著孩予,不讓孩子哭出來,雖然她也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事,可是她實在太害怕,怕得連疼痛已感覺不到。

雖然她全身的骨頭都幾乎跌散,可是恐懼卻已使她完全麻木,然后她就忍不住開始嘔吐。

一個年輕的樵夫站在道旁的樹林里,也在不停地嘔吐。

剛才他正準備走上這條大路,又退下來,因為他看見一輛馬車正往這里奔過來。

趕車的臉色蒼白,好像恨不得一下子就將這輛馬車趕出八百里路去。

“這人莫非急著趕去奔喪”

年輕氣盛的樵夫正準備罵他兩句,還沒有罵出口,就看見刀光一閃。

事實上他根本分不清楚究竟是刀光?還是厲電T

他只看見—道光從對面的樹林飛出來,落在拉車的馬背上。

這匹生龍活虎般的奔馬,忽然問切分開了前面的半居然和后面半分開了。

前面的半匹馬競用兩條腿奔出來。

以后又發生了什么事,這樵夫根本沒有看見,他簡直不能相信這是真的事。

他希望這只不過是個夢,噩夢。

但是他已經在嘔吐。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