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天涯明月刀 >

一刀賭命

院子里的銀杏樹在風中蔌蔌作響,棋盤落于聲幽雅如琴弦,修指

甲的白衣少年臉上全無表情,下棋的人連頭都沒有始起。

明月心忍不住道“我們并不是來看人下棋的。”

公孫屠道“我知道你們是來找我的,我就是血洗孔雀山莊的人,

你們并沒有找錯。”

明月心的手握緊,指中已刺入肉里.道“他們三位呢?”

公孫屠沒有直接回答卻先引見了那個修指甲的白衣少年。

“這位就是洛陽蕭家的四無公子。”他顯得像是在示威“四無的

意思,就是飛刀無敵殺人無算,翻臉無情。”

“還有一無呢?”

就就是不翻臉也無情。”公孫屠道“他還有個很長很奇怪的名號,

叫做“上天入地尋小李,一心一意殺葉開。”

昔年小李飛刀威鑷天下,飛刀一出,例不虛發,他的光輝和偉

大,至今無人能及。

葉開得自他真傳,談笑江湖三十年,雖然沒有妄殺過一個人,卻

也沒有一個人敢輕犯他。

明月心道“這位無心的公子不但有把握可以殺葉開,還要找小

李探花比一比高低?”

公孫屠道:“好像是的。”

明月心也笑了“他的口氣好大。”

公孫屠道“口氣大的人本領通常也不會小。”

明月心道“好像是的。”

公孫屠微笑道“其實不對?”

明月心道“口氣越大本領越小,江湖中豈非有很多人都是這樣子的?”

公孫屠的笑像是在挑撥,她的笑卻完全是在挑戰,這句話她本就是對著蕭四無說的”

這傲慢的少年卻好像根本沒有聽見她在說什么,腦上還是全無表情。他手上的刀也動得很慢,每一個動作都極小心,好像生怕劃破了自己的手。

他的了干燥穩定,手指長而有力。

傅紅雪從未注意過別人的手,現在卻注意他的,每一個動作都觀察得很仔細。

修指甲并不是件很有趣的事☆并不值得看。

蕭四無卻仿拂被看得很不安,忽然冷冷道:“看人修指甲,就不如看人下棋。”

公孫屠笑道“尤其下棋的這兩位,都是當今天下的大國手。’

明月心眨了眨眼.道“這位道長就是紫云觀的大老板7”

公孫屠好像又想挑撥,故意問道:“道觀中哪有大老板7”

明月心哭道“在道觀里觀主就是大老板,在妓院里老鎢兒就是大老板,大老板這名稱本就是各種人都可以用的。”

白發人剛拈起一顆旗子,忽然抬頭向她笑了笑,道“不錯,我就是這里的大老板。”

明月心媚然道“最近這里生意怎么樣?”

白發道:“;還過得去,無論什么時候,總有些愚夫愚婦來上香進油的,何況每年的春秋佳日,都正好是我們這行旺季的。”

他說話的口氣居然也好像真的是個大老板了。

明月心笑得更愉快,道:“大老板本來是無趣的多,想不到你這位大老板竟如此有趣。”

白發道人道“我本就是個百無禁忌的人。”

他也笑得很愉快,明月心的笑卻忽然變得有些勉強“百無禁忌T大老板你貴姓?”

白發道人道我姓楊。’

明月心道“楊無忌?”

白發道人道“好像是的。”

明月心忽然笑不出了。

她知道這個人三十年前,楊無忌就已是和武當掌門、巴山道士齊名的“方外七大劍客”之一。

她已知道江湖中用來形容這道人的四句話—第一旬是“百無禁忌”,最后一句也是。

這四句話知道的人很不少。

“百無禁忌,一笑殺人,若要殺人,百無禁忌。”

據說這道人若是冷冰冰的對你,反而拿你當作個朋友,若是對你笑得很和氣,通常就只有一種意思他要殺你

據說他要殺人時,不但百無禁忌,六親不認而且上天入地,也非殺了你不可。

剛才他就笑了,現在還在笑,他準備什么時候出手?

明月心盯著他,連一剎那都不敢放松。

誰知楊無忌卻又轉過頭,“叮”的響,手指拈著的棋子已落在棋盤上。

這一顆子落下,他就拂袖擾亂了棋局,嘆道“果然是一代國手,貧道認輸了。”

青衣白襪的中年人道/這一著只不過是被人分了心而已,怎么能算輸?”

楊無忌道“著下錯,滿盤皆輸,怎么不算施?何況下棋正如學劍,本該心無二用,若是被人分了心,怎么能算高手。”

公孫屠笑道:“幸好道長下棋時雖易被分心,出劍時卻總是一心一意的。”楊無忌淡淡道“幸好如此,所以貧道至今還能偷生于人世。”

青衣白襪的中年人卻嘆了口氣道/不幸的是,我下棋時雖能一心意對劍時一顆心就變得亂如春草般。”

明月心道;“你貴姓7”

青衣人道“不能說.不能說。”

明月心道6為什么不能說?”

青衣人道“因為我本來就是個無名之輩,我只不過是個棋童而

明月心道;“棋童誰的棋童?”

燕南飛忽然笑了笑,道“棋童的主人,當然是公子。”

青衣人好像剛看見他,立刻也笑了笑拱手道“原來是燕公子。”

燕南飛迢“只可惜我不是你的公子。”

青衣人微笑道/公子近來可曾著棋?”

燕南飛道“逃命還來不及,哪有功夫著棋?”

育衣人笑道“在下卻是為了著棋,連命都不要了,又何必再去逃命?”

燕南飛大笑,青衣人微笑,原來這兩個人本來就認得的。

棋童已如此,他的公子是個什么樣的人?

燕南飛又問道“你的公子近來可曾著棋T”

青衣人道“不曾。”

燕南飛微笑道“他不曾著模,想必不是為了逃命,他只要人的命。”

育衣人大笑,燕南飛微笑他們I說的這個人是不是公子羽?

燕南飛和公子羽本來也是朋友?

青衣人拱了拱手,道:“公子再坐坐,在下臺辭。”

燕南飛道“你為何不再坐坐?”

青衣人道“我是來著棋的,無棋可著,為何要留下?”

燕南飛道“為著殺人”

青衣人道“殺人?誰想殺人?”

燕南飛道“我I”

他忽然沉下腦,冷冷地看著公孫屠道“我要殺的人就是你。”

公孫屠一點也不意外,卻嘆了口氣,道“為什么人人都要樂我T”

燕南飛道“因為你殺人殺得太多。”

公孫屠淡淡道“要殺我的人也不少,我卻還活著。”

燕南飛道“你已活得太長丁,今日只怕已到了死期。”

公孫屠悠然道:“今日本就是死期,卻不知是誰的死期T”

燕南飛冷笑,同時已亮出了衣下的劍,薔薇劍

這柄軟劍平時居然能像腰帶般藏在衣下,柔軟的皮鞘也不知用什么硝紅的,紅得像是春天的薔薇。

看到這柄劍,公孫屠眼睛里也不禁露出尊敬之色:“我細道這柄劍,百煉千錘,可柔可剛果然是天下少有的利器”

燕南飛道;“我也知道你的鉤,你的鉤呢?”

公孫屠笑了笑,道“你幾時見過用鉤采花的?”

燕南飛道“采花T”

公孫屠道“薔薇難道不是花?”

青衣人忽然道“你若想果薔薇,就不該忘了薔薇有刺,不但會刺傷人的手,也會刺傷人的心。”

公孫屠道“我己無心可傷。”

青衣人道“但是傷還有手可傷。”

公孫屠又笑了笑,悠然道:“他傷我的手,我就傷他的心。”

青衣人道“用什么傷他的心T”

公孫屠道:“用人。”

青衣人道“什么人?”

公孫屠道:“卓玉貞。”

育衣人道:“他傷你,你就殺卓玉皮?”

公孫屠點點頭,道:“卓玉貞不能死,所以我也不能死,能死的只有他I”

青衣人道:“這一戰你豈非己立于不敗之地2”公孫屠道:”本來就是的。”

他微笑著,看著燕南飛:“所以現在稱總該明白,今日究竟是誰的死期?”

燕南飛道:“你的”

他冷冷地接著道;“死人才不能殺人,我要讓卓玉貞活著,更非殺了你不可”

公孫屠嘆了口氣,道“看來你還是不太明白,只因為我剛才說了句話你沒有聽見。”

青衣人道“我聽見了。”

公孫屠道“我說的是什么?”

青衣人道:“你說只要你一見血,就要他立刻殺了卓玉貞。”

公孫屠道“我是對誰說的?”

青衣人道“我不認得那個人,只知道你叫他‘食指’I”

公孫屑道“現在他的人呢?”

青衣人道“帶著卓玉負定了。”

公孫屠道:“到哪里去了?”

青衣人道“我不知道。”

公孫屠道“誰知道?”

青衣人道“好像沒有人知道。”

公孫屠道“本來就沒有人知道”

他又微笑著,看著燕南飛“現在你是不是已完全明白?”

燕南飛點點頭,居然還能不動聲色。

公孫屠道,“今日是誰的死期T”

燕南飛道:“你的。”

公孫屠搖頭苦笑,道“看來這人不但真倔強,而且真蠢,居然到現在還不明白。”

燕南飛道:“不明白的是你,因為你千算萬算,還是忘了一點。”

公孫屠道“哦?”

燕南飛道:“你忘了我不能死,更不想死,何況,我若死了,卓玉貞還是救不回來,所以我為什么要讓你殺我?為什么不殺你?”

公孫居怔了怔,道“既然大家都不能死,你說應該怎么辦?”

燕南飛道“亮你的鉤對我的劍,十招之內,我著不能勝你,我就送你一條命”

公孫屠道“誰的命?”

燕南飛道“我的。”

公孫屠道“你若勝了我,我也得送你一條命7”

燕南飛通:“當然。”

公孫屠道“你要誰的命?卓玉貞的?”

燕南電道“我要看著你將她恭恭敬敬地送到我面前。”

公孫屠沉吟著,又去問那青衣人,道:“這句話是不是燕南飛親口說的?”

青衣人道“是。”

公孫屠道“燕南飛是不是個守信用的人?”

青衣人道“一諾干金,死而無悔。”

公孫屠忽又笑了,大笑道“其實我說來說去,為的就是要等他說這句話。”

他的笑聲停頓時鉤己任手。

雪亮的鉤,亮如鷹眼,利如鷹,份量雖沉重變化卻輕巧.

公孫居微笑道“你知不知道這柄鉤的好處在哪里?”

燕南飛道“你說。”

公孫屠輕撫鉤鋒,道“這柄鉤雖重,但是在斗室之中,也可以運用自如,卻不知你的劍如何?”

燕南飛道“我若被你逼出此室,也算輸了。’

公孫屠大笑,道“好你還不拔劍?”

燕南飛道:“不必拔劍。”

公孫屠道“不必?”

燕南飛道:“劍在鞘中,也同樣可以殺人又何必跋劍?拔出來后,反而未必能殺人。

公孫屠道“為什么?”

燕南飛道/因為這柄劍最可怕之處本不在劍鋒,而在劍鞘。’

公孫屠不懂“難道劍鞘比劃還利?”

燕南飛輕撫著鮮紅的劍鞘,道“你知不知它是用什么染紅的?”

公孫屠不知道。

燕南飛道“是用‘血薔薇’的花汁。”

公孫屠顯然也不知道什么是血薔薇,他根本從來也沒有聽說過。

燕南飛道“血薔薇就是用五種毒血灌溉成的薔薇。”

公孫屠道;“五種毒血?哪五毒?”

燕南飛道“七寸陰蛇百節繳蛆,千年寒虹,赤火毒撅。”

公孫屠道“還有種呢?”

燕南飛冷冷道“還有一種就是那些不忠不義的叛徒賊子”

公孫屠這砍居然沒有笑出來。

燕南飛道:“薔薇劍要殺的就是這五毒,若是通見孝子忠臣義氣男兒,這柄劍的威力根本就發揮不出。”

公孫屠冷笑道“劍鞘的威力T”

燕南飛不否認,道/若是遇見了五毒血薔薇的花魂就會在劍上復活。”

他盯著公孫屠,“你若是這五毒之一這時你就會嗅到一種神秘而奇異的香氣,血薔薇的花魂就會在不知不覺巾攝去你的魂魄。”公孫屠大笑,臉上每一條刀疤都笑得扭曲蠕動起來,就像是一條毒蛇。

燕南飛道“你不信?”

公孫屠道“你的劍上有花魂,我的鉤上也有。”

燕南飛道:“有什么?”

公孫屠道:“厲鬼冤魂。”

他的笑聲嘶裂笑容猙獰“也不知有多少條死在這柄鉤下的歷鬼冤魂,都正在等著我為他們找個替死鬼,好讓他們早早超生。”

燕南飛道“我相信,我也可以想象到,他們最想找的就是你。”

公孫屠道“你為何還不出手?”

燕南飛道“我已出手”

公孫屠笑容消失,臉上的毒蛇就像忽然同時被人捏住了七寸,立刻僵死6

燕南飛的劍果然已開始在動☆他動得根慢,動作中帶著種奇異的韻律,就仿佛薔薇的花瓣在春風中開放,完全看不見一點可以致命的威力。

公孫屠冷笑,鉤已擊出,他的出手快而準,多年來助無數次生死惡戰,已使得他完全強絕了那些繁復花哨的招式,他每一招擊出,都絕對有效。

可是他的招式忽然就被卷入了薔薇劍那種奇妙的韻律里,就好像鋒利的貝殼被卷入海浪。

潮退的時候,他所有的攻擊都已消失了威力。

然后他就嗅到了種神秘的香氣,眼前忽然變得一片鮮紅,除了這片鮮紅的顏色外,別的都已看不見了,又像是忽然有一道紅幕在他眼前遠下”

他的心弦震動,想用手里的鉤去跳開這片紅旗,去刺穿它,可是他反應已遲鈍☆動作已緩慢,等到這片鮮紅消失時,薔薇劍已在他咽喉上”

他忽然覺得喉嚨發干,滿嘴苦澀,而且很疲倦,疲倦得幾乎要嘔吐,

“叮”的一響,他的鉤已落在地上。

楊無忌長長吐出口氣,顯然剛才也同樣能感受到劍上那種神秘的壓力。

他學劍四十年,居然看不見燕南飛用的是什么劍法。

青衣人也吐出口氣,喃喃道:“這就是心劍?劍上真的有花魂復

燕南飛道“還沒有復活,只不過偶然蘇醒了一次而已.”

青衣人動容道“若是真的復活了呢?”

燕南飛神情嚴肅,緩緩道“花魂復活,素愿得償,我也就死而無撼了。’

青衣人道:花魂復活時必有人死?”

燕南飛道:“必死無疑。”

育衣人道“什么人死?”

燕南飛說:“至少有兩個人,一個是我,還有一個是…。’

他沒有說下去,青衣人也沒有催促他說下去。

兩個人臉上忽然同時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忽然同時笑了。

燕南飛笑得更愉快。

薔薇劍仍在公孫屠的咽喉上,他知道一定很快就能見到卓玉貞的。

“套車,備馬,先DQ人送卓姑娘上車,再送我們出去。”

他們的條件公孫屠完全答應。

明月心微笑著站起來,心里也不禁松了口氣,這一次他們總算沒有失敗。

蕭四無還在修他的指中,他的手還是同樣穩定,冷酷的眼睛里卻已露出了焦躁之意。

因為傅紅雪還在盯著他,基至在燕南飛出手時,他的目光都沒有移開過。

除了這少年的一雙手之外,世上好像再沒有什么別腦事值得他去看一眼的。

蕭四無的手背已隱隱露出了青筋,仿佛已用出了很大的力量,才能使這雙手保持穩定。

他的動作還是很輕慢,甚至連姿勢都沒有改變,能做到達一點確實很不容易。

傅紅雪忽然道“你的手很穩.”

蕭四無淡談道,“直都很穩。”

傅紅雪道:“你的出手一定也很快,而且刀脫手后,刀的本能還有變化。”

蕭四無道:“你看得出?”

傅紅雪點點頭,道“我看得出你是用三根手指擲刀的,所以能夜刀鋒上留下回旋之力,我也看得出你是用左手擲刀的,先走偏鋒,再取標的。”

蕭四無道“你怎么能看得出?”

傅紅雪道:“你左手曲拇指、食指和中指特別有力。’

蕭四無笑容艱濕.冷冷道“好眼力。”傅紅雪道:“好川”

蕭四無傲然道“本就是好刀”

傅紅雪道:“雖是好刀,卻還是比不上時開。”

蕭四無的動作突然停頓。

傅紅雪也終于站起來,道“葉開的飛刀出手,當今天下最多只有一個人能破解。”

蕭四無手背的青筋更凸出,道;6我的刀呢?”

傅紅雪談淡道“現在這屋子里過少已有三個人能破你的刀”

蕭四無道“你也是其中之一?”

傅紅雪道“當然是的。”

他慢慢地轉過身,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蕭四無看著他走出去居然沒有動,也沒有再說一個宇。

刀在手也在可是他的刀絕不輕易出手

他在看著地上的腳印冷笑。

腳印很深,是傅紅雪留下來的j他走出這扇門時,全身的力量都已集中。

因為他必須集中全部力量來防備蕭四無的刀。

可是蕭四無的刀并未出手。

傅紅雪走出門,仰面向天,長長吐出口氣,竟似覺得很失望。

不但失望而且憂慮。

他忽然發現這少年遠比近年來他所遇見的任何人都可怕

他本已看清了這少年的刀路本想激這少年出手。

現在出手,他還能接得住,他有把握。

誰知這少年的冷靜,競比他自己手中的刀更冷,更可怕。

“他三年以后再出手,我是不是還有把握能接得住?”

前面有馬嘶傳來,小院中還是很幽靜,傅紅雪忽然有種沖動,想回頭去殺了這少年,但他沒有四頭。

他漫慢地走了出去。

前面走的是燕南飛和公孫屠。

薔薇劍還在公孫屠咽喉上,燕南飛面對著他,一步步向后退。

公孫屠卻不愿面對他,已閉上了眼,他就像是用竹杖在帶著一個瞎子。

可是這瞎子實在太危險,他絕不能有片刻放松。

明月心是最后走出撣房的,正想加快腳步,趕上傅紅雪。

這時楊無忌忽然在她身旁出現,道:“你知不知道那道墻后面是什么?”

明月心搖搖頭。

楊無忌笑了笑,道“你馬上就會知道的。”

看到這個人的笑.明月心手里已捏了把冷汗。

楊無忌卻往后退了兩步,微笑著點頭,就在這時,短墻后忽然出現了九個人。

九個人十三種暗器,每種至少有三件,弓弦聲和機簧聲同時一響,三十幾道寒光暴雨般打了過來。

明月心的反應并不慢,弓弦一響,她的身法已展開。

一片刀光閃電般飛過來,為她掃蕩了大半暗器。

她展動身形向左遲,剩下的暗器已沒有一件能打到她。

她正在暗中松了口氣,一柄劍巳刺入了她的右肋,她幾乎完全沒有感覺到痛苦.劍鋒冷而銳利,她只覺得忽然有陣寒意,只看見傅紅雪蒼白的臉上忽然露出種奇怪的表情,忽然伸手把她拉了過去。

然后她就倒在傅紅雪懷里。

楊無忌用的是一柄松紋古劍,此刻劍已出鞘劍尖還夜滴著血。

他凝視著劍尖的血,臉上忽然變得全無表情。一擊必中

他早算難了傅紅雪會拔刀,早巳算準了明月心會往哪里閃避。

他的劍早已在那里等著。

這件事每一個細節都早已在他計算之中,他早算淮了這一擊必甲

短墻外的九個人己全都不見了,傅紅雪并沒有追,只是冷冷地盯著楊無忌。

燕南飛也已停下來,握紉的手仿佛在發抖。

楊無忌忽然道“你最好小心些,莫要傷了他,他若死了,卓玉貞也死了。”

燕南飛咬緊牙,道:“你是身負重名的劍客,這里是你的道觀,你競在這里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暗算一個女人,你究竟是什么東西T”

楊無忌談淡道“我是楊無忌,我要殺她”

青衣人遠遠地站在撣房門側,嘆息著道“若要殺人,百無禁忌,楊無忌果然是楊無忌”

楊無忌道“此刻我著不殺她,良機錯失,以后只伯就永無第二次

傅紅雪盯著他☆只手握著刀,一只手抱著暈過去的明月心。

他可以感覺到明月心的身子在漸漸發冷。

楊無忌道:“你們要替她報仇?”

傅紅雪沒有再說一個宇,已開始往后退。

燕南飛看著他懷里的明月心,再看著自己劍下的公孫屠。

公孫屠還是閉著眼,一張刀疤交錯的臉,看來就像是個面具。

燕南飛忽然也開始往后退。

楊無忌也不意外,談談通“馬車已套好,卓玉貞已在車上等著,祝你們路順風。”

燕南飛忍不住道“你不怕我上李后殺了公孫居?”

楊無忌道“我為什么要伯?公孫屠的死活路我有什么關系?”

他忽然轉身走向撣房,走到門口時又拉任那青衣人:“走,我們去下棋。”

青衣人立刻點了點頭,微笑道:“我中就是為了下棋來的。”

車馬果然已套好,一個身懷六甲的少婦,正坐在角落低頭垂淚。

傅紅雪帶著明月心上了車,薔薇劍卻仍在公孫屠的咽喉。

燕南飛厲聲道“睜開眼來看著我”

公孫屠立刻睜開眼。

燕南飛盯著他,恨恨道:“我本想殺了你的。”公孫屠道:但你卻不會出手,因為你是諾千金的燕南飛。”

燕南飛又狠狠地盯著他看了很久,忽然一腳踢在他的小肚子上。

公孫屠的身子立刻蝦米般彎下,鼻涕,冷汗,一起流了出來。

燕南飛連看都不再看他一眼,轉身面對著前面的車夫,道:“打馬前行,片刻也不許停留,你若想玩花樣時,最好莫忘記我的劍就在你背后。”

車廂寬大,座位柔軟,趕車的技術優良。

這本是輛坐起來很令人愉快的馬車,可是車廂里的人卻沒有—個是愉快的。

傅紅雪忽然道,“我中該殺了蕭四無。”

燕南飛道:“你并沒有出手。”

傅紅雪道:“因為我有顧忌,所以“。””

燕南飛道;“所以你慢了。”

傅紅雪漫慢地點了點頭,道:“若要殺人,百無禁忌,良機錯失,永不再來。”

他說得很慢,每個宇都似已經過仔細咀嚼。

燕南6沉默了很久,才嘆息著道我殺公孫屠的機會只怕也已不多了。’

傅紅雪道“幸好明月心還沒有死,卓姑娘也安全無恙。”

坐在角落的卓玉貞已收住了淚,看著他,忽然道“你就是傅紅

傅紅雪點點頭。

卓玉貞道“我沒有見過你,可是我常聽秋…。秋大哥說起你,他常說你是他唯可以信任的朋友,他還說…。/

傅紅雪道:“說什么?”

卓玉貞黯然道“他再三關照我,萬—我在他無法照顧時出了什么事,就要我去找你,所以他將你的容貌說得很仔細。”

她又低下頭,垂淚道“想不到的是,現在我還好好活著,他卻已

說到這里她已泣不成聲,索性伏在座位上,放聲痛哭起來。

她是個美麗的女人,她的美麗屬于清秀柔弱那一型的,本就最容易讓人憐憫同情。

明月心雖然聰明堅強若不是傅紅雪及時為她止住了血,現在只怕已香消玉須。

燕南飛看著她們,忍不住輕輕嘆息“不管怎么樣,我們總算已對秋莊主有了交待。”

傅紅雪道“沒有交待1”

燕南飛很意外“沒有?”

傅紅雪目光刀鋒般盯著他身旁的女人,冷冷道“這位始娘不是卓玉貞絕不是。”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