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隋唐演義 >

第28回 眾嬌娃剪彩為花 侯妃子題詩自縊

 詞曰:

上林一夜花如織,萬卉爭芳染彩色。造化豈天工,繁華喜不

窮。紅顏空自惜,雨露恩無及。何處哭香魂?傷心哭幃靈。

調寄“菩薩蠻”

世間男子才情敏捷,穎悟天成;不知婦人女子,心靈性巧,比男子更勝十倍者甚多。男子或詩或文,或藝或術,有所傳授,原來有本。惟月女子的智慧,可以平空造作,巧奪天工。再說王義得賜宮女姜亭亭,成了夫婦之后,深感熠帝隆恩,每日隨朝伺候,愈加小心謹慎。姜氏亭亭,亦時刻在念,無由可報。一日王義朝罷歸家,對妻子姜氏道:“今早有一人,姓何名稠,自制得一駕御女車來獻,做得巧妙非常。”姜氏道:“何為御女車?”王義道:“那車兒中間寬闊,床帳枕衾一一皆備,四圍卻用鮫綃細細織成幃幔,外面窺里面卻一毫不見,里面十分透亮,外邊的山水,皆看得明白。又將話多金鈴玉片,散掛在幃幔中間,車行時搖動的鏗鏗鏘鏘,就如奏細樂一般。在車中百般笑語,外邊總聽不見。一路上要幸宮女,俱可恣心而為,故叫做御女車。”姜氏道:“這不過仿舊時逍遙車式,點綴得好,乃刀鋸之功,何足為奇。妾感皇恩厚深,時刻在念,意欲制一件東西去進獻,作料雖已構求,但還未備,故此尚未動手。”王義道:“要用何物制造?”姜氏道:“要活人頭上的青絲細發。如今我頭上及使女們的已選下些在那里了。但還少些。”王義道:“我頭上的可用得么?”姜氏道:“你是丈夫家,未便取下來。”王義笑道:“前日下邊的東西,尚要割下來,何況頭發?”就把帽兒除下道:“望賢妻任意剪將下來。若還少,待我去購來制成了獻上。”姜氏見說,便把丈夫的頭發梳通了,揀長黑的,剔下許多,慢慢的做起。正是:

閨中施妙手,苑內見靈心。

其時仲冬時候,芳菲已盡,樹木凋零。一日,熠帝同蕭后眾夫人,在苑中飲宴。煬帝道:“四時光景,惟春景最佳,萬卉爭妍,百花盡放,紅的使人可愛,綠的使人可憐。至夏天青蓮滿池,香風襲人。秋天一輪明月,斜掛梧桐,還有丹桂芬芳,香浮杯囗,許多佳景。惟此冬時寂寂寞寞,毫無意趣,只好時刻在枕衾中過日,出戶便覺少興。”蕭后道:“妾聞僧家有禪床,可容數人;陛下何不叫人也做一張。用長枕大被,貯眾美于其中,飲食燕樂,豈不適意。”秋聲院薛夫人道:“有了這樣大床大被,須得繡一頂大帳子。”煬帝笑道:“你們設想雖好,總不如春和景明,柳舒花放,亭臺官院,無一處不使人發興,無一刻覺得寂寞。”清修院秦夫人道:“陛下要不寂寞,有何難哉!妾等今夜虔禱天宮,管取明朝百花齊放。”熠帝只當做戲話,也就要他道:“這等說,今宵我也不便與你們騷擾了。”說笑了一回,吃了一兩個時辰的酒,便與蕭后并輦回宮。

到了次日早膳時,果然十六院夫人來請。煬帝心上有幾分懶去。蕭后再三勸駕,煬帝同蕭后勉強而行。才進苑門,早望見千紅萬紫,桃杏爭妍,就簇簇如錦繡一般。熠帝與蕭后吃了一驚道:“這樣天氣,為何一夜果然開得這般齊整?大是奇怪。”說未了,只見十六位夫人,帶了許多美人宮女,一齊笙簫歌舞的來迎鑾,到了面前便問道:“苑中花柳,天宮開得如何?”煬帝又驚又喜道:“眾妃子有何妙術,使群芳一夜齊開?”眾夫人都笑道:“有何妙術,不過大家費了一夜工夫。”煬帝道:“怎么費一夜工夫?”眾夫人道:“陛下不必細問,但請摘一兩校來看便知詳細。”煬帝真個走到一株垂絲海棠邊,攀枝細看,原來不是生成的,都是五色彩緞,細細剪成,拴在枝上的。煬帝大喜道:“是誰有此奇想,制得這樣紅嬌綠嫩,宛然如生。雖是人巧,實奪天工矣!”眾夫人道:“此乃秦夫人主意,令妾等與眾宮人連夜制成,以供御覽。”煬帝國視秦夫人說道:“昨日朕以妃子為戲言,不期果有如此手段。”遂同蕭后慢慢的游賞起來。只見綠一團,紅一簇,也不分春夏秋冬,萬卉干花,盡皆鋪綴,比那天生的更覺鮮妍百倍。怎見得?正是:

只道天工有四時,誰知人力挽回之。

紅銷生長根枝速,金翦栽培雨露私。

萬卉齊開梅不早,千花共放菊非遲。

夭桃豈得春風綻,嫩李何須細雨滋。

芍藥非無經雪態,牡丹亦有傲霜姿。

三春桂子飄丹院,十月荷花滿綠池。

杜宇今年紅簇蕊,茶蘑終歲錦堆技。

不教露下芙蓉落,一任風前楊柳吹。

蘭葉不風飄翠帶,海棠無雨濕胭脂。

開時不許東皇管,落處何妨蜂蝶知。

照面最宜臨月姊,拂枝從不怕風姨。

四時不謝神仙妙,八節長春間苑奇。

莫道乾坤持造化,帝王富貴亦如斯。

煬帝一一看了,真個喜動龍顏,因說道:“蓬萊閬苑,不過如此,眾妃子靈心巧手,直奪造化,真一大快事也。”遂命內監將內帑金帛珠玉玩好等物,盡行取來,分賞各院。眾夫人一齊謝恩。煬帝愛之不已,又同蕭后登樓,眺望了半晌,方才下來飲酒。須臾觥籌交錯,絲竹齊鳴,眾夫人遞相獻酬。煬帝忽然笑說道:“秦妃子既能標新取異,剪彩為花,與湖山增勝;眾美人還只管歌這些舊曲,甚不相宜。是誰唱一個新詞,朕即滿飲三巨觥。”說猶未了,只見一個美人,穿一件紫綃衣,束一條碧絲鸞帶,裊裊婷婷,出來奏道:“賤妾不才,愿靦顏博萬歲一笑。”眾人看時,卻是仁智院的美人,小名叫做雅娘。煬帝道:“最妙,最妙。”雅娘走近筵前,輕敲檀板,慢啟朱唇,就如新鶯初囀,唱一只“如夢令”詞道:

莫道繁華如夢,一夜剪刀聲種。曉起錦堆枝,笑殺春風無用。

非頌非頌,真是蓬萊仙洞。

煬帝聽了,大喜道:“唱得妙,不可不飲。”當真的連飲了三觴,蕭后與眾夫人陪飲了一杯。酒才完,只見又有一個美人,淺淡梳妝,嬌羞體態,出來奏道:“賤妾不才,亦有小詞奉獻。”煬帝舉目看時,卻是迎暉院的朱貴兒。煬帝笑道:“是貴兒一定更有妙曲。”貴兒不慌不忙,慢慢的移商撥羽,也唱一只“如夢令”詞兒道:

帝女天孫游戲,細把錦云裁碎。一夜巧鋪春,群向枝頭點綴。

奇瑞奇瑞,寫出皇家富貴。

貴兒歌罷,煬帝鼓掌稱贊道:“好一個‘寫出皇家富貴’!不獨音如貫珠,描寫情景,亦自有韻。”又滿飲了三杯,不覺笑聲啞啞,陶然欲醉。只見守苑太監馬守忠,進來跪奏道:“王義在苑外說造成一物來獻上萬歲爺。”煬帝見說王義,便喜道:“宣他進來。”不多時,只見馬守忠領王義到階前跪下,手里捧著一物,奏道:“臣妻姜亭亭,感萬歲洪恩,自織成一帳,叫臣來貢上。”煬帝叫宮人取上來看,卻是一個錦包,解開來,中間一物其黑如漆,其軟如綿,捏在手中,不滿一握。煬帝覺道奇怪,問道:“王義,這是什么東西?”王義道:“臣妻亭亭,日夕念陛下深思,無由可報,將自己頭上的青絲細發,揀色黑而長者,以神膠續之,織為羅囗,累月而成。裁為幃幔,內可以視外,外不可視內;冬天則暖,夏天則涼;舒之則廣,卷之可納于枕中。”煬帝稱奇,忙叫宮人撐開。

蕭后與眾夫人齊起身來看,只見煙氣輕生,香云滿室,廣闊可施一間大屋。蕭后對煬帝道:“不意此女能窮慮盡思到此,陛下不可不賞赍以酬其功。”煬帝見說,叫宮人將廣綾二端,霞帔一幅,賜與王義道:“汝妻能窮盡心思,制成此帳,朕聊以此二物酬之。”王義接了,謝恩而出。煬帝對蕭后道:“前日御妻說僧家禪床,可容數人,今此帳豈止數人而已哉!”便吩咐宮人:“將前日外國進來的合歡床,在顯仁宮側首明間里頭,今快移到這里放下,把幾十床錦褥鋪上,將這頂青絲帳掛起來。”吩咐已畢,宮人多手忙腳亂,不一時鋪設齊整。熠帝對蕭后與眾夫人道:“秦妃子之心靈,姜亭亭之手巧,一日而逢雙絕,豈不大快人意。如今我們再暢飲一番,今宵御妻率領眾妃子,就宿此帳內草榻合歡床上,做一個合歡勝會何如?”蕭后笑道:“他們多住在此,妾卻不能,就要回宮了。”煬帝笑道:“御妻要去,須飲三杯。”蕭后真個吃了三大杯,起身去了。煬帝就拉眾夫人同寢合歡床上。正是:

恰似桃源家不遠,幾時巫峽夢方還。

如今再說后宮有一個侯妃子,生得天姿國色,百媚千嬌,果然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又且賦性聰慧,能詩善賦。自選入宮來,恃著有才有色,又值煬帝好色憐才,以為阿嬌金屋,飛燕昭陽,可計日而待。誰知才不敵命,色不逢時,進宮數年,從未見君王一面,終日只是焚香獨坐。黃昏長夜,捱了多少苦雨凄風,春晝秋宵,受了多少魂驚目斷。便是鐵石人,也打熬不過,日間猶可強度,到了燈昏夢醒的時候,真個一淚千行。起初猶愛惜容顏,強忍去調脂抹粉,以望一時遇合。怎禁得日月如流,日復一日,只管虛度過去,不覺暗暗的香消玉減。雖有幾個同行姊妹,常來勸慰,怎奈愁人說與愁人,未免轉添一番凄慘。

一日聞得煬帝,又差許庭輔到后宮揀選宮女。有個宮人勸侯夫人拿幾件珠玉送他,叫他奏知萬歲。侯夫人道:“妾聞漢室昭君,寧甘點痣,不肯以千金去買囑畫師;雖一時被遣,遠嫁單于,后來琵琶青冢,倒落個芳名不朽,誰不憐他惜他?畢竟不失為千古美人。妾縱然不及昭君,若要去賄賂小人以寵幸,其實羞為。自恨生來命薄,縱使見君,也是枉然。倒不如猛拚一死,做個千載傷心之鬼,也強似捱這宮中寂寞!”后又聞得許庭輔選了百余名,送進西苑。侯夫人遂大哭一塌說道:“妾此生終不得見君矣,若要君王一顧,或者倒在死后。”說罷又哭,這日連茶飯也不吃,竟走到鏡臺前,裝束得齊齊整整,將自制的幾幅烏絲箋,把平日寄興感懷詩句,寫在上面。又將一個錦囊來盛了,系在左臂上。其余詩稿,盡投火中燒毀了。又孤孤零零的四下里走了一回,又嗚嗚咽咽的倚著欄桿,哭了半晌。到晚來靜悄悄掩上房門,捱到二更之后,熬不過傷心痛楚,遂將一幅白綾,懸梁自縊而死。正是:

香魂已斷愁何在,玉貌全消怨尚深。

幾個宮人聽見聲息不好,慌忙進來解救時,早已香消玉碎,嗚呼逝矣。大家哭了一回,捱到次早,不敢隱瞞,只得來報與蕭后。

卻說蕭后在西苑青絲帳里,睡到酒醒,煬帝畢竟放他不過,纏了一回。到五更時候,煬帝酣睡,悄悄上輦,先自回宮。梳洗已過,吩咐宮人整備筵宴伺候,要答眾夫人之席。忽見侯夫人的宮人來報知死信。蕭后隨差宮人去看。宮人在侯夫人左臂上檢得一錦囊,送與蕭后。蕭后打開看時,卻是幾首詩,遂照舊放在囊中,叫宮人送與煬帝。這時煬帝已起身,坐在側首,看眾夫人曉妝,因與寶林院沙夫人談論古今的得失。煬帝道:“殷紂王只寵得一個姐己,周幽王只寵得一個褒擬,就把天下壞了。朕今日佳麗盈前,而四海安如泰山,此何故也?”沙夫人道:“姐己、褒擬,安能壞殷、周天下,自是紂、幽二王,貪戀姐己、褒擬的顏色,不顧天下,天下逐由此漸漸破壞。今陛下南巡北狩,何等留心治國,天下豈不安寧。至于萬極之暇,宮中自樂,妃妾雖多,愈見關睢雅化。”煬帝笑道:“紂、幽二王,雖無君德,然待姐己、褒擬二人之恩,亦厚極矣!”沙夫人道:“溺之一人,謂之私愛;普同雨露,然后叫做公恩。此紂幽所以敗壞,而陛下所以安享也。”煬帝大喜道:“妃子之論,深得朕心。朕雖有兩京十六院無數奇姿異色,朕都一樣加厚,并未曾冷落一人,使他不得其所,故朕到處歡然,蓋有恩而無怨也。”

煬帝與沙夫人正談論得暢快,忽見蕭后差宮人送錦囊來,報知侯夫人之事。煬帝只道尋常妃妾,死了個沒甚要緊,還笑笑的打開錦囊來,見幾幅絕精的烏絲箋,齊齊整整的寫著詩詞,字體端指,筆鋒清勁,心下已有幾分側然動念。其時眾夫人,各各梳妝已完,換了霓裳,多到煬帝面前來看。煬帝先展開第一幅,卻是看梅二首:

其一:

砌雪無消日,卷簾時自顰。庭梅對我有憐處,先露枝頭一點

春。

其二:

香消寒艷好,誰識是天真。玉梅謝后陽和至,散與群芳自在

春。

煬帝看了大驚道:“宮中如何還有這般美才婦人?”忙展第二幅來看,卻是妝成一首、自感三首。妝成云:

妝成多自惜,夢好卻成悲。不及楊花意,春來到處飛。

自感云:

庭絕玉輦跡,芳草漸成窠。隱隱聞簫鼓,君恩何處多!

其二云:

欲泣不成淚,悲來翻強歌。庭花方爛漫,無計奈春何。

其三云:

春陰正無際,獨步意如何。不及閑花草,翻成雨露多。

展第三幅,卻是自傷一首云:

初入承明殿,深深報未央。長門七八載,無復見君王。

春寒入骨軟,獨坐愁空房。颯履步庭下,幽懷空感傷。

平日所愛惜,自待卻非常。色美反成棄,命薄何可量?

君恩實疏遠,妾意徒彷徨。家豈無骨肉,偏親老北堂。

此方無羽翼,何計出高墻?性命誠所重,棄割良可傷。

懸帛朱梁上,肝腸如沸湯。引頸又自惜,有若絲牽腸。

毅然就死地,從此歸冥鄉。

煬帝不曾讀完,就泫然淚下說道:“是朕之過也!朕何等愛才,不料宮幃中,到失了一個才女,真可痛惜。”再拭淚展第四幅,卻是遺意一首云:

秘洞扃仙卉,雕窗鎖玉人。毛君真可戮,不及寫昭君。

煬帝看了,勃然大怒道:“原來這廝誤事!”沙夫人問:“是誰?”煬帝道:“朕前日叫許庭輔到后宮去采選,如何不選他,其中一定有弊。這詩明明是怨許庭輔不肯選他,故含憤而死。”便要叫人拿許庭輔。降陽院賈夫人道:“許庭輔只知看容貌,那里識得他的才華。侯夫人才華美矣,不知容貌如何?陛下何不差人去看,若顏色平常,罪還可赦;若才貌俱佳,再拿未遲。”煬帝道:“若不是個絕色佳人,那有這般錦心繡口?既是妃子們如此說,待朕親自去看。”遂別了眾夫人,乘輦還宮,蕭后接住,便同到后宮來看。只看侯夫人還是個二十來歲的女子,雖然死了,卻裝束得齊整,顏色如生,腮紅頰白,就如一朵含露的桃花。煬帝看了,也不怕觸污了身體,走近前將手撫著他尸肉之上,放聲痛哭道:“朕這般愛才好色,宮幃中卻失了妃子。妃子這般有才有色,咫尺間卻不能遇朕,非朕負妃子,是妃子生來的命薄;非妃子不遇朕,是朕生來的緣慳。妃子九原之下,慎勿怨朕。”說罷又哭,哭了又說,絮絮叨叨,就像孔夫子哭麒麟的一般,到十分凄切。正是:

圣人悲道,常人哭色。同一傷心,天淵之隔。

蕭后勸道:“人琴已亡,悲之何益?愿陛下保重。”煬帝遂傳旨,拿許庭輔下獄,細細審問定罪。一面叫人備衣衾棺停,厚葬侯夫人。又叫宮人尋遺下的詩稿。宮人回奏道:“侯夫人吟詠極多,臨死這一日,哭了一場,盡行燒毀了。”煬帝痛惜不已,又將錦囊內詩箋,放在案上,看了一遍,說一遍可惜,讀了一遍,道一遍可憐,十分珍重。隨付眾夫人翻入樂譜。

眾夫人打聽得煬帝厚治侯夫人葬禮,也都備了祭儀,到后宮來吊唁。煬帝自制祭文一篇去祭他,中間幾聯朕云:長門五載,冷月寒煙。妃不遇朕,誰將妃憐?妃不遇朕,晨夜孤眠。朕不遇妃,遺恨九原。朕傷死后,妃若生前。許多酸語哀詞,不及備載。煬帝做完了祭文,自家朗誦一遍,連蕭后也不覺墮下淚來,說道:“陛下何多情若此?”煬帝道:“非朕多情,情到傷心,自不能已。”惹得眾夫人也都出聲下淚。煬帝賜侯夫人御祭一壇,將祭文燒在靈前,卜地厚葬。又敕郡縣官,厚恤他父母。這許庭輔被刑官拷問,熬煉不過,只得索騙金錢的真情,一一招出。刑官具本奏聞,煬帝大怒,要發出東市腰斬,虧眾夫人再三苦功,批旨賜許庭輔獄中自盡。正是:

只倚權貪利,誰知財作災。雖然爭早晚,一樣到泉臺。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