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千門之心 >

拜火

嵩山雖為五岳之首,卻并無泰山的偉岸雄奇,也無華山的險峻孤高,論幽靜典雅不及衡山,說到婉約多姿卻又不及恒山。它在五岳之中最為普通,卻以它那古樸和端莊的風姿,成為五岳中最平凡、卻又最莊嚴的中岳。

嵩山之巔也一掃其它名山重岳的險峻,呈一片起伏平緩的開闊地,似乎它天生就為嘯傲山林的江湖中人聚會而生,魔門的圣火節,也正好就選在了這里。

六月上旬,得到魔門邀請和聽聞消息的江湖中人陸續趕來,他們大多抱著看熱鬧的心態,想看看拜火教如何在少林的家門口立威,也有人完全出于好奇,想看看魔門傳說中天降神火的神跡,只有少數急公好義之輩,想在這次大會之上,揭穿魔門欲禍亂天下的陰謀,為天下的安寧盡一份綿薄之力。就在這樣一個看似平和、實則暗流涌動的武林聚會中,各路江湖人物陸續趕來,讓一向古樸清靜的嵩山,漸漸喧囂熱鬧起來。

六月十三,拜火教圣火節。這個時節已是盛夏,不過嵩山之上卻依舊涼爽宜人。這日天色微明,嵩山之巔會集的江湖人物就已有數千之眾,待到天色大亮時,會集到山巔的江湖人物,加上聞訊趕來的砍人的閑漢和做買賣的小販,足有萬人之眾,將平坦開闊的嵩山之巔,也擠得滿滿當當。

在眾多江湖人物和閑漢小販中,近千名身披黑袍、紀律嚴謹的拜火教教徒,顯得最為惹眼。他們不像尋常江湖中人那樣自由散漫,吆五喝六地大聲喧嘩。他們各依位置肅穆而立,靜靜護衛著山頂中央立著的那個圓木搭成的高臺,高臺分為兩層,第一層是個寬有四丈,長有兩丈的平臺,鋪著厚厚的紅地毯,讓人不由自主就聯想到擂臺,平臺第二層是個一丈見方的小高臺,上面有個一人多高的塔形物事,外面罩著纖塵不染的雪白綢緞,顯得十分神秘。

卯時剛過,天色已大亮,就見一個白衣男子在幾個黑衣教徒的簇擁下,緩緩登上了高臺。他緩步來到臺前,用冷峻凝定的目光往臺下一掃,亂哄哄的人群不由靜了下來,跟著響起一陣竊竊私語:“這人是誰?”

知道的人立刻小聲回答:“好像是近年在江湖上聲名鵲起的魔門少主寇元杰!”

五年多過去,寇元杰比之少年時少了些陰鷙和張狂,多了幾分從容和冷靜,也多了幾分淡定和成熟。只見他俯瞰著臺下群雄,緩緩拱手團團一拜,朗聲道:“歡迎各位不遠千里,前來參加本教的圣火節,并觀禮我教天降圣火的大典。不過家父目前正在西藏游歷,暫時趕不過來,所以只好由我寇元杰代表家父,謝謝大家!”說著躬身一拜,十分誠懇。

人群中再次響起一聲竊竊私語,許多年輕人是沖著魔門門主寇焱的大名而來,都想來見識一下這位二十多年前就縱橫天下、幾乎未逢敵手的絕世高人。年輕人都崇拜英雄,寇焱在二十多年前,就隱然有武林第一人的氣勢和名望,無論是正是邪,他在現在的年輕人心目中,都是值得膜拜的英雄。聽到他不來,人們紛紛起哄:“寇門主不來,這次聚會還有什么意思,不如散了吧!”

寇元杰待大家起哄聲稍弱,這才淡淡道:“這次大典,原本就是來去自由,諸位隨時可以走。不過若是選擇留下觀禮,就請尊重本教習俗。本教的拜火儀式,原本是不讓外人參與,不過考慮到江湖上對本教總有諸多誤解,對咱們一些秘密儀式總是充滿了無端的揣測和恐懼,所以家父決定將今年的拜火儀式向大家開放,以顯本教的光明和磊落。”說到這他頓了頓,目光一寒,緩緩從場中掃過,“有人若是與本教有隙,或是對本教不滿,盡可在觀禮前后,上臺向咱們挑戰。本教避處西疆多年,與中原武林的交往也中斷多年,也想通過這次圣典,與中原武林互相切磋印證。使本教這次圣典,同時也能成為武林的圣典。”

寇元杰雖說得輕描淡寫,但話音卻清清楚楚傳遍全場,顯然修為比以前又高出許多。他的話音剛落,場中頓時就像炸開了鍋,眾人毫無顧忌大聲議論,顯然在為魔門向中原武林挑戰的囂張感到氣憤,不過一想到魔門過去的種種手段,眾人雖然議論得多,卻沒有一個人上臺。武功低的不敢上臺,武功高的自重身份,自然不愿第一個出頭。

寇元杰待大家議論稍平,這才環顧全場道:“今日凡是來觀禮的夾餅,都是本教的貴客,我們會禮數有加。不過如果有人不尊重本教的習俗,妄自嘲笑起哄,就休怪本教將你視為敵人。”說到這他頓了頓,陡然提高了聲音,“眾護法聽著,若發現有人搗亂,立刻給我拿下!”

高臺四周那數百名教眾立刻齊聲答應,聲勢如虹。雖然這幾百個教徒在上萬人中就如滄海一粟,但他們那嚴肅、凝定的氣勢,比起亂哄哄的武林群雄來,自然要威武得多。

眾人在魔門眾教徒的氣勢壓力下,同時也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漸漸停止了喧囂起哄,靜等著一睹傳說中拜火教接引天火的神秘儀式。

一個白袍祭司登上高臺,對高臺上那座錐形物事拜了幾拜,然后對隨行的兩個白衣少年擺擺手。兩個少年立刻躍上高臺第二層,將蒙在那物事上的綢緞解開。眾人只感到眼前一亮,終于看到了那件神秘的法器——魔門接引天火的五彩琉璃塔!

琉璃塔高有九重,在陽光下發出五彩絢爛的光芒,令人目醉神迷,心志為之奪。只看那琉璃的純度和大小,就算是尋常一件物事,也看成是稀世之寶!何況它還是用來接引光明神灑向人間的圣火,是魔門一件至高無上的法器!

眾教徒紛紛朝琉璃塔方向跪倒,齊齊匍匐在地。這時那個祭司開始朗誦經文,眾教徒齊聲附和,人人表情肅穆,讓旁觀的群雄也不由收斂了許多。少時經文朗誦完畢,那祭司將經文投入琉璃塔中,兩個白衣少年揭開琉璃塔最上方的頂蓋,眾教徒在祭司帶領下,小聲吟誦著經文,靜等天火的降臨。

除了魔門教眾,旁人對光明神天降圣火的傳說好奇的多,相信的少。不過見教眾如此認真莊嚴,眾人也就耐著性子,靜觀奇跡的發生,場中一時間便靜了下來,只聽得魔門教眾小聲頌經的聲音,給亂哄哄的聚會平添了幾分神秘和詭異。

迎接天火的儀式一直持續到正午,這時日頭漸漸移到頭頂,陽光也漸漸從琉璃塔頂部,筆直地投射到琉璃塔底部,通過半透明的琉璃塔,可以看到陽光是一條明亮的光柱,熾烈刺眼,令人驚訝。

這時白袍祭司突然匍匐在地,高聲叫道:“至尊無上的光明神啊,請賜我光明之火,蕩盡人世間的一切黑暗和罪惡吧!”

話音剛落,就見方才投到塔中的祭文,漸漸冒起了白煙,最后“轟”一聲燃起,點燃了琉璃塔內部的油料,熊熊的火焰在琉璃塔中燃燒,那搖曳的火焰經琉璃塔的折射,煥發出一種變幻莫測的七彩光芒,令人目醉神迷。

眾教徒在白袍祭司的帶領下,齊聲歡呼,人人聲嘶力竭,許多人眼里飽含著點點淚花,他們在為自己有幸親眼目睹光明神傳播圣火的經過而激動,也有不少教徒不由自主地跳起了歡快的舞蹈,慶祝光明圣火降臨人間。圣火節的狂熱氣氛,在此時也達到了頂點!

群雄雖然并不相信什么天降圣火的神話,但親眼目睹這神奇過程后,也都有些震驚和恐懼。難道魔門真有神靈的庇佑?難道光明神真的駕臨過拜火大典?不然琉璃塔內的油料,何以會無火自燃?眾人此刻臉上的表情,再沒有半分輕視和嘲笑,只有說不出的凝重。

寇元杰在教徒們的歡呼聲中緩緩登上高臺,對著燃燒的琉璃塔拜了兩拜,這才轉向臺下眾人。在他緩緩抬手示意下,眾教徒停止了歡呼,靜等著他的訓示。

寇元杰的目光緩緩掠過全場,待眾人的目光皆集中到自己臉上,他才朗聲道:“多謝諸位不遠千里趕來參加本教儀式,并親眼見證光明神親授本教圣火的整個過程。本教多年來未履足中原,致使天下人對本教總有不少誤解,希望通過這次公開的儀式,本教能與中原武林各派消除誤解,共襄大事!”

“不知魔門與咱們中原武林,有何大事要共襄?”有人高聲喝問。

寇元杰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朗聲道:“中原武林向來一盤散沙,群龍無首。少林、武當雖執武林牛耳,但皆是出家人,一向不理世間俗務,致使中原武林總是爭斗不休,各門各派為一己之私利,置天下公義于不顧,想盡一切辦法為自己謀私,這是所有江湖爭斗的根本原因!”說到這他將聲音提高了幾分,“本教忝為中原武林一分子,欲改變中原武林這種狀況,所以想將所有幫會、門派聯合起來,組成一個大的聯盟,大家在聯盟內親如一家,以和平的手段解決彼此的紛爭。這樣一來,中原武林將不再有流血沖突,不再有仇殺紛爭,結束中原武林千百年來的無序狀態,使天下得以太平!”

寇元杰話音剛落,立刻引來眾人的質詢。有人高聲喝問:“貴教此舉,是要將中原武林全部收歸麾下嗎?”

也有人在小聲議論:“這話聽起來好象不錯,就不知如何才能讓散沙一盤的武林各幫各派,心甘情愿地結成聯盟?”

寇元杰似乎猜到了眾人的疑問,朗聲道:“請諸位不必多心,本門雖為中原屈指可數的大教派,卻又不敢妄自尊大,自認是中原武林當然的領袖。少林、武當素來執武林牛耳,這等大事,自然是要以他們為首。”

“少林、武當皆出家人,要他們執掌武林,恐怕有些不妥。”有人嚷嚷道。

寇元杰淡淡一笑:“方才諸位已親眼見證了天降圣火的神跡,本教有光明神親授圣火,自然要以天下為己任,勇擔重擔。本教愿意與少林、武當這佛、道兩派的最高代表一起,為維護武林的和平和安寧,貢獻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

群雄一聽,這才明白魔門的真正目的。想少林、武當兩派名宿,皆是方外之人,自然不便過多參與俗家事務,若中原武林由少林、武當與魔門共掌,實際上也就成了魔門一方大權獨攬的局面,魔門欲控制中原武林的野心,至此昭然若揭!

群雄中不少人深諳其中關鍵,立刻出言喝道:“少林、武當都是些不管事的老家伙,這不成了魔門統領中原武林了嗎?”

也有人在高聲鼓噪:“咱們一向自由自在慣了,憑啥要讓別人來管束?江湖原本就是自由自在的地方,若都像朝廷那樣,大家按武功高低、能力大小分成三六九等,讓魔門來做咱們的皇帝,這江湖還有啥意思?若是那樣,老子第一個退出江湖!”

那人話音剛落,立刻引來無數人齊聲附和。寇元杰待眾人聲音稍停,這才朗聲道:“咱們并不想勉強旁人,這武林聯盟乃是自愿加入,凡加入此聯盟者,本教會視之為朋友和兄弟。”言下之意,若不加入,魔門就會視之為敵人!

眾人突然想起這次聚會的兩個重要角色——少林和武當的代表!既然魔門口口聲聲尊少林、武當為中原武林領袖,只要少林、武當兩派能堅持自己的原則,那魔門妄想控制中原武林的野心,也就無法達成。眾人不由紛紛打聽:“少林有沒有派人前來觀禮?武當呢?”

在眾人的嘈雜聲中,突聽寇元杰一聲高喊:“請少林掌門圓通大師,武當掌教風陽真人!”

話音剛落,就聽禮炮、號角齊鳴,山巔四周傳來二十一聲禮炮,以及陣陣牛角號渾厚悠揚的聲音,將眾人嚇了一跳。禮炮、號角聲中,就見一個滿面紅光、身披大紅袈裟的和尚,與一個身材矮小瘦弱、道袍破舊骯臟的老道士并肩從山下拾級而上,二人身后緊隨著兩列灰衣僧侶和青衫道人,人人肅穆莊嚴,步履沉穩。

人們對走在前面的圓通大師倒是不陌生,卻不知他身邊那位相貌猥瑣,睡眼惺忪的老道士是何等人物。若說是他就是武當掌教風陽真人,那也實在太令人失望了,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居然邊走邊剔著牙,皺紋縱橫的臉上還帶著酒后的紅潮,那模樣就像是剛酒飽飯足走出飯館的酒鬼,哪有半分名門正派掌教的威儀?

一行人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登上中央的高臺,寇元杰立刻迎上前,對二人拜道:“兩位掌教能在百忙中親自參與盛會,實乃中原武林之舉,令晚輩深感榮幸。”

“寇公子不必客氣。”圓通連忙扶起寇元杰,“這等盛事,又在咱們少林家門口舉行,少林豈有不來之理?”

老道士則含糊點頭道:“該來!該來!”

寇元杰與二人見禮后,轉向臺下群雄道:“請允許我向大家介紹當今中原武林的兩大名宿,也是佛、道兩門的最高掌教,少林的圓通大師和武當的風陽真人!”說著轉身將二人讓到臺前,示意他們對群雄講話。

在臺下群雄的竊竊私語中,圓通與風陽子謙讓了一回,這才合十對臺下群雄宣了聲佛號,朗聲道:“今日之聚會,不僅是魔門拜火節,也是中原武林佛、道、魔三方之盛會,少林作為地主,當謝諸位前來觀禮。”

圓通的話音剛落,立刻又引來武林群雄更大的騷動,有人立刻高聲喝問:“圓通方丈,少林不是一向自詡佛門正統,以除魔衛道為佛家之本分嗎?啥時候少林已與魔門沆瀣一氣了?”

圓通淡淡一笑,沉聲反問:“何謂魔?何又謂佛?”

有人立刻答道:“為善是佛,為惡是魔!”

圓通再問:“何又為善?何又為惡?”

更多人高呼:“救人是善,殺人是惡!”

“說得好!”圓通這一聲呼喝用上了佛門獅子吼,將場中亂哄哄的聲音盡皆壓了下去,他雙目炯炯虎視全場,沉聲道,“幾年前河南大旱,魔門放賑救民,請問此舉是善是惡?”

眾人盡皆啞然。幾年前魔門重入中原,就在河南放賑救民,確實讓天下人感到有些意外。不過也有人立刻呼道:“魔門那是要收買人心,吸引災民入教,它救人是假,吸收愚民入教是真!”

圓通一聲嘆息:“如此說來,天下人行善積德,皆有收買人心,為自己積累功德的私心了?既然如此,我們又有何權力指責魔門的私心呢?”

“圓通大師,從來佛、魔不兩立,你怎么在幫著魔門說話?”有人在高聲質問。

圓通朗聲道:“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魔門就算過去做下過無數人神共憤的暴行,但經過十八年的反思悔過,五年前重入中原后,其行為氣象與以前已大不相同。尤其這次主動與我佛、道兩門修好,以維護中原武林的和平,這等胸襟和氣度,難道不知道我輩效法?都說佛、魔不兩立,如果佛、道、魔都能化解千百年來的恩恩怨怨,那天下還有什么恩怨不能化解呢?難道我佛的胸襟,尚不及魔門教眾嗎?”

圓通的話雖然句句在理,但聽在群雄耳中卻是十分的別扭。佛魔不兩立,這是江湖千百年來的慣例,如今這慣例居然在圓通這里被打破,眾人皆有些迷茫。有人便高聲質問風陽子:“風掌教,你老怎么不說話?”

風陽子被圓通讓到前方,他略顯緊張地清了清嗓子,訥訥道:“這個、這個化解恩怨,結盟維護江湖和平,總是、總是好事。咳咳,貧道、貧道當然是完全支持的。”

圓通接口道:“這世上何謂魔?人們對不了解的東西、不合常理的東西,都斥之為魔。比如拜火教的拜火大典,人們一向對那‘天降圣火’的傳說充滿了種種揣測和恐懼,總認為那是邪魔外道的罪惡儀式,如今咱們有幸親眼見證這天降圣火的神跡后,還會認為那是邪魔外道用來愚弄教徒的把戲和手段嗎?”

眾人盡皆啞然。以前聽說魔門拜火節天降圣火,是難得一見的奇觀,群雄還多以為那是魔門用來愚弄教眾的障眼法,如今親眼見過它的神奇后,群雄心中不由生出一種對未知事物的莫名恐懼,今見少林、武當竟也支持與魔門結盟,群雄雖覺不妥,卻也不知如何去反對,有人高聲問道:“不知結盟之后,由誰來領導中原武林?”

圓通笑道:“自然是由咱們佛、道、魔三方共同來維護中原武林秩序。”

有人高呼:“少林、武當素來為中原武林泰山北斗,中原武功大多與之有千絲萬縷的聯系,由你們來領導中原武林,咱們自然沒意見。不過魔門何德何能?憑啥領導中原武林?”

“問得好!”圓通尚未回答,寇元杰已越眾而出,對眾人朗聲道,“魔門僻處西疆多年,與中原武林多年未作交流,難免讓人們對咱們這天下第一大教門,多少有些猜疑,不知是否還名副其實?正好本教光明四使在此,他們的武功皆由家父所傳,可以與中原武林做一切磋印證,看看咱們魔門有沒有資格與少林、武當一道,領袖中原武林。”

面對寇元杰的挑戰,臺下群雄如同炸開了鍋。有人已按捺不住跳上臺來,對寇元杰和圓通、風陽子拱手道:“在下青城派張松,愿拋磚引玉領教魔門絕學。請兩位大師做個見證!”

“原來是青城掌教的大弟子!”圓通點點頭,笑道:“大家中原武林一脈,相互切磋印證是提高武功的正途,不過還望大家要點到為止,切記切記!”說著便與寇元杰和風陽子向后退開,將擂臺讓了出來。

張松不置可否地冷哼了一聲,眼里滿是殺氣。青城派上一代掌門,二十多年前曾被寇焱選作拳靶,三招斃于掌下,這一直被青城派上下視為奇恥大辱,如今難得由此扳回顏面的機會,張松自然不會放過。他冷眼望向太后盤膝而坐的魔門教眾,沉聲問:“魔門上下,難道就沒有人敢于應戰了嗎?”

話音剛落,就聽身后傳來幽幽一聲嘆息。張松一驚,急忙回頭望去,就見身后不知何時多了個白衣飄飄的年輕人,看起來只有二十七八年紀,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沉穩凝定,尤其他那白如美玉、俊朗如仙的面容,令張松油然而生的一絲自慚,他盯著對方飄飄緲緲的眼光喝道:“來者何人?”

“拜火教光明使明月。”年輕人款款道,凜冽山風吹拂著他的衣袂,使他看起來有了一種飄飄欲仙的氣質。面對張松仇恨的目光,他無奈嘆了口氣:“當年貴派掌門敗于咱們門主之手,難怪你會對本教身懷仇恨,為了化解那二十年前的仇恨,明月愿替門主受你三掌。”

當年青城派掌門,被寇焱三掌擊成重傷,不久后就不治而亡。張松聽對方愿代寇焱受自己三掌,不由點頭道:“好!只有你受我三掌,咱們二十年前的恩怨,便一筆勾銷!”

明月面帶微笑,抬手做了個“請”的手勢。張松也不客氣,一個箭步沖到對方面前,一掌便拍向對方胸腹要害,這一掌用上了十成的功力,足以開碑裂石。就見明月的身子被擊得憑空飛了出去,飄飄然落在數丈開外,面色不變地繼續向張松示意。

群雄轟然叫好,為張松加油。卻見張松臉上青一陣白一陣,胸膛起伏不定。原來就在他方才那一掌尚未擊實的瞬間,明月的身子突然順著它的掌勢飄了出去,使他這全力一掌像擊在了空處,令他心中一陣難受。由于明月退得恰到好處,在旁人看來,卻如被他這一掌擊飛出去的一般。

張松不敢說自己的掌勢竟然追不上對方的身影,只得硬著頭皮再上。這次他用了點心思,先以右手虛招虛擊明月胸膛,跟著左掌后發先至,倏然擊上對方小腹。不過這一掌依舊擊在了空處,只見明月順著掌勢退開三步,面帶微笑說道:“還有最后一掌,閣下可要用上全部力量了。”

張松一聲大吼,雙掌連環擊出,先后擊中明月胸腹。只見明月身形再退數尺,若無其事地對張松笑道:“多謝閣下手下留情,三掌俱沒有用全力,明月才能僥幸在你掌下逃生。看來閣下也是有心化解與本教的恩怨,這才大度留手。明月替寇門主多謝你的寬宏大量。”說著恭敬一拜,態度頗為誠懇。

張松明知武功與對方差得太遠,見對方如此給自己留面子,他也不好再說什么,滿臉羞慚地拱手一拜,匆匆跳下高臺奪路而去。

明月手捋鬢發環顧全場,悠然笑道:“本門二十多年與武林各派的恩怨,希望在今日做一個了斷。在下愿替門主身受諸位的拳腳,以化解往日的恩怨。過了今日,中原武林便親如一家,再不該有這等沖突和仇殺,請少林和武當兩派的掌教,為咱們做一個見證。”

群雄面面相覷,一時無語。不少人已看出明月方才所受三掌,俱是靠著極快的身形在掌力落實的瞬間倏然后退,如此迅捷的身形步法,以及進退瞬間機會的把握,足以令人瞠目結舌,而他不過是魔門四位光明使之一,魔門之實力可見一斑。

不過很快又有人登臺,要向明月挑戰。誰知明月卻根據拜火教往日與他們的恩怨,以身試群雄的拳掌,以化解過去的恩怨。群雄先后上去了四五人,卻都像青城派張松一般,拼盡全力也未能真正擊中明月一掌,盡皆羞愧下臺。

眾人在驚詫明月武功之際,不禁暗自心驚,場中頓時靜默下來。就在這時,突聽一個清冷如仙的聲音款款問道:“貴教寇門主當年曾傷我師妹,使我師妹沉疴病榻十八載。不知光明使可否受我一掌,以化解我與貴教多年恩怨?”

這幾句話說得輕描淡寫,卻清清楚楚傳遍了全場。眾人循聲望去,就見一個白衣飄飄的女子,在人叢中大步行來,在眾目睽睽之下身形微起,飄飄冉冉地落在了高臺之上。

明月連忙后退半步,緊張地盯著來人,沉聲問:“這是天心居的武功,你是天心居的人?”

“不是。”白衣女子淡淡道,“不過我師妹當年被寇焱傷得十八年臥床不起,光明使若是要化解這場恩怨,可否受我一掌?”

明月臉上的緊張一閃而沒,他很快就恢復了那種從容不迫的氣度。對來人淡淡一笑,他款款道:“若能化解本教與你的恩怨,明月就算受你一掌也沒什么。不過前輩乃是與咱們門主齊名的神話般人物,若是以此來欺負小輩,只怕會對前輩聲譽有損,所以晚輩不敢陷前輩于不義,還請前輩見諒。”

不要說,這白衣女子就是反出了天心居的孫妙玉。她原本只是帶著兩個弟子來看看熱鬧,見明月如此囂張,這才忍不住登臺。誰知明月一眼就從身形步法上看出來自己的武功淵源,倒也不好再逼,便淡淡道:“我今日前來,原本是打算向寇門主請教,如今寇門主不在此地,不知貴教誰可以讓我不虛此行?”

明月淺淺一笑:“前輩的武功,恐怕除了寇門主,本教無人有資格做前輩的對手。不過若前輩實在想要印證咱們佛、魔兩派的武功,明夜及另外三位光明使,倒是勉強可以奉陪。”

孫妙玉眉頭一皺:“你是說貴教四位光明使齊上?”

明月謙卑地笑道:“咱們四人的武功皆是出自門主親授,寇門主也常常以一抵敵四與咱們切磋。咱們四人齊上,就如寇門主出手一般。前輩乃世外高人,當不會介意咱們倚多為勝吧?”

孫妙玉嘿嘿冷笑道:“早聽說寇焱在關外隱忍這十八年,特意從一批天賦異稟的少年中,精心挑選和培養了四個武學天才,年紀輕輕就已達到絕高境界,比之魔門長老尚勝一籌,這就是你們光明四使吧?”見明月坦然點頭,孫妙玉哈哈一笑,“好!我倒是有心見識一下寇焱精心培養的四朵魔門奇葩!”

明月微微頷首,然后輕輕拍了拍手。三個同樣白衣如雪的年輕男女先后躍上高臺,隱隱將孫妙玉圍在了中央。

臺下群雄一見孫妙玉風采,紛紛相互打聽:“這女子是誰啊?竟敢孤身一人挑戰魔門光明四使!”

有人隱隱猜到孫妙玉的身份,不由激動地道:“如果我沒猜錯,這是當年與素妙仙齊名的天心居大師姐,后來反出天心居門墻的孫妙玉!”

天心居弟子一向少有在江湖上走動,素妙仙也是因為二十年前與寇焱那一戰,才名傳天下,所以并沒有多少人識得孫妙玉。不少人都有些為她擔心,想要上前英雄救美,卻又自覺力有不逮,只得大聲鼓噪:“魔門以四対一,好不要臉!”

光明四使只是穩穩將孫妙玉困在中央,并不為眾人的鼓噪所動。孫妙玉從明月右側依次看過去,只見明月右側是個身高體健的年輕人,看起來只有二十五六模樣,生得濃眉大眼,雙目炯炯有如虎眸,即便身著白袍,似乎依舊能看到他衣袍下虬結的肌肉。見孫妙玉在打量著自己,他微一頷首:“晚輩力宏,見過孫前輩。”

孫妙玉點點頭,目光轉向明月的左方,只見他左邊是個笑語嫣然的白衣少女,看起來年僅二十歲,生得嬌俏迷人,尤其天生那一雙媚眼撲閃閃似有電光四射。孫妙玉雖為女子,卻也感覺到了對方的媚惑之力。忙收束心神冷眼一瞪,那女子忙避開孫妙玉的目光盈盈拜倒,口里笑吟吟地道:“晚輩慧心,見過前輩。”

孫妙玉輕哼了一聲,緩緩將目光轉向自己身后那人。此人一直靜靜地立在身后,以孫妙玉之能,也得專心致志地用心感受,才能察覺到她的存在,可見她的修為和耐心,又比另外三個同伴要高。孫妙玉待看到那人模樣,也不禁在心中暗喝了一聲彩。只見對方年紀不到三旬,卻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空靈,這種空靈又與天心居修為深厚的女弟子有所不同,那是一種帶有一絲邪氣的超然脫俗,也只有修為如孫妙玉,才能勉強分清其中的差別。她深盯了對方片刻,淡然問:“凈風使?”

“晚輩凈風,見過前輩。”那女子微微一拜,清冷平和的目光,竟與當年的素妙仙有幾分神似。孫妙玉心中暗驚,看來寇焱選這四大光明使,可是下了一番苦心。只這凈風使一人,就是罕有的勁敵!

在臺下一個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云襄也在留意著臺上發生的一切。孫妙玉的突然出現,另他不由留上了心。筱伯見狀,在一旁小聲解說道:“看著女子的身形步伐,莫不是傳說中的天心居高手?”

“天心居?那是一個什么門派?”云襄皺眉問。上次得天心居弟子柳青梅相助,才得以逃過柳公權的緝拿,不過對天心居,他卻依舊一無所知。

筱伯嘆道:“世間萬物,離不開陰陽兩性,所以這世上也就少不了佛、魔兩道。如果說拜火教是魔的化身,那天心居就是佛的代表,天生就為鉗制魔的力量而生。天心居一向超然世外,很少履族紅塵,若天心居弟子放棄清修大舉入世,那說明這世上魔的力量,已經到了不得部遏制的地步。”

云襄皺起眉頭:“少林、峨眉等派,不也是佛門弟子嗎?怎么會與魔門結盟?”

筱伯呵呵笑道:“佛陀曾經說過,千百年后,魔會借他的法衣,冒他的名號,亂他的正法,我看他說的正是今日之少林。至于峨眉、白馬寺等釋教門派,或者是法力不夠,或者是獨善其身,忘了我佛普度天下人的慈悲,已經不能算是真正的佛陀正統了。”

云襄用異樣的目光打量著筱伯,驚訝道:“沒想到筱伯對佛道的研究,竟有如此之精深!”

筱伯一怔,忙笑道:“老奴也是以前殺孽甚重,想以佛門慈悲化解心中血債,所以對佛教經典,倒是有所涉獵,讓公子見笑了。”

說話間就聽群雄哄然叫好,原來臺上五人已經動起手來。云襄凝目望去,就見臺上五道人影飄飄忽忽,快得分不清彼此。五人俱是白衣如雪,衣袂飄飄,在臺上倐進倐退,俱有飄然如仙之風采。云襄雖不會武功,卻也看得心曠神怡,不由擊掌贊嘆:“如此武技,簡直比仙人舞姿還要精彩奪目,真令人大開眼界!”

筱伯卻是滿臉凝重之色,雙目一眨不眨。片刻后臺上五人身形驟停,依舊站在各自的位置,仿若舞畢歸位一般。云襄看不出所以,忙問筱伯:“誰贏了?”

筱伯一聲輕嘆:“寇焱真是一代武學天才,竟教出完全不露一絲魔性的四個弟子。這光明四使的武功,竟然與天心居武功有幾分神似,想必這是寇焱當年敗在素妙仙之手后,從對手那里新領悟到的武功,所以才與魔門的武功大不相同。老奴看不出他們誰高水低,只是隱約覺得,這光明四使的武功,是專門為克制天心居而創,而四人聯手又暗合一種陣法。如此看來,再都下去那天心居高手恐怕要吃虧。”

話音剛落,五人的身形再動,翩翩然宛若凌空飛舞,令人眼花繚亂。臺下群雄哄然叫好,他們雖然天天離不開武技,卻從來沒見過如此絢爛奪目、翩然若仙的武功。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