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千門之心 >

布局

當蘇敬軒的死訊傳到京城的時候,大島敬二的尸體也運到了東瀛使館。他的身份很快就被富貴坊確認,人們這才知道,夜里悄然摸上樓船與蘇敬軒惡戰并在黑夜里擊殺蘇敬軒的神秘人,才是真正的東瀛圣武藤原秀澤。

王府書房中,當介川龍次郎看到福王爺推過來的一疊銀票時,兩眼頓時放光。不及客氣便一把搶到手中,連連對福王爺拱手道謝。卻見福王爺面帶微笑,對介川悠然道:“這五萬兩銀票,只是你與本王合作的第一筆紅利。”

“第一筆?”介川喜得手足無措,“莫非還有第二筆?第三筆?”

福王爺意味深長地點頭道:“只要這賭局繼續下去,咱們自然還有第二筆,第三筆收入。”

介川為難地皺起眉頭道:“這次藤原武圣的舉動,顯然是不想再被利用。如今他了無音訊,說不定已悄然回國了。”

福王悠然一笑,俯身道:“藤原在中原人地生疏,除了介川將軍,他無人可以信賴和依靠。如今他連殺我大明南北兩大武林泰斗,已成為武林公敵,除了介川將軍,他還有誰可以投靠?只要他來找將軍,本王自然有辦法令這場賭局繼續下去。”

介川憂心忡忡地喃喃道:“只怕藤原武圣會遭到中原武林的追殺,無法順利脫身。雖然藤原武圣武技高強,可畢竟孤身一人啊!”

福王拍拍介川的肩頭安慰道:“本王除了派出王府衛士尋找藤原武圣下落,還傳令各地方官吏,一旦發現藤原武圣蹤跡,就立刻飛報本王,并派人全力保護,一路護送來京。你放心,本王不會讓藤原圣武受到任何損傷。”

介川終于松了口氣,收起銀票拱手道:“那在下就替藤原武圣多謝王爺了!”

福王呵呵一笑,說道:“你我乃合作伙伴,不用這般客氣。”

把介川送出府門,目送他們上馬而去后,福王一掃滿面的從容,臉色陰霾地望著天上蒙蒙圓月,喃喃自語道:“月色晦暗有暈,明日恐怕又是引玉天。”

幾個隨從茫然不知所對,一個師爺模樣的老者清清嗓子,上前一步小道:“王爺,小人有一事不明,不知當問不當問?”

“魏師爺有何不明?”

“王爺,你花費莫大精力,安排下藤原秀澤和江南蘇敬軒決斗,為何卻僅下幾萬兩銀子的小注,贏得的錢還大半給了介川將軍?這與王爺

的投入不符啊!”

福王淡淡一笑,反問道:“你以為藤原秀澤的劍術如何?是否能打遍中華無敵手?”

魏師爺一愣道:“藤原在東瀛有武圣之稱,劍術自然是高明的。但要說打遍中華無敵手,恐怕就有些。。。。。。不過小人不懂武功,對武林中人也不甚了解,不敢妄下斷語。”

“是啊!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武林中人誰甘心自居人下?可千百年誰能真正天下無敵?”福王說到這鼻孔里一聲輕哼,“也只有介川

龍次郎這種夜郎島國的井底之蛙,才會相信這類神話。”

魏師爺恍然大悟道:“原來王爺對藤原秀澤與蘇敬軒的決斗,并無十足把握,所以不敢下重注。可王爺為何要花費如此心機安排他們決斗呢?”

福王詭異一笑,淡淡道:“根據經驗判斷勝負形勢,然后再下注,這是賭徒的行徑。本王不是賭徒,沒有十足的把握,本王不會真正出手。”

魏師爺若有所思地望著成竹在胸的福王,恍然大悟道:“原來王爺現在還只是在布局,正真的賭局還沒開始呢。”

福王淡淡一笑,突然問:“對了,這次各個賭坊開出的賠率是多少?”

魏師爺忙道:“京城、洛陽、長安等地的賭坊開出的基本是一賠一,只有江南一帶的賭坊開出的是二賠一。”

福王微微頷首道:“看來一旦牽涉到切身利益,人就會變得理智。雖然大家感情上都希望蘇敬軒能贏,但實際上看好藤原秀澤的人,差不多也占到一半了。”

魏師爺賠笑道:“是啊!也只有蘇家所在的金陵一帶,人們才會對蘇敬軒更有信心,開出二賠一的賠率。如果小人猜得不錯,王爺正在針對人們這種心理,布下一個天衣無縫的局。”

福王幽幽一嘆道:“可惜這局瞞得過別人,一定瞞不過千門公子襄。如果不出意外,他恐怕已經聞到銀子的味道,聞風而至了。”

魏師爺見福王面露憂色,忙安慰道:“王爺事先就已經為他布下了一個隱秘的棋子,這次除非是他不來,不然就一定會會很終身!”

福王憂心忡忡地搖搖頭,說道:“公子襄心思縝密,目光如炬,沒有什么騙局能瞞得過他,他是本王唯一把握不住的變數。在沒有抓到他以前,本王的計劃就還有無法預見的風險,就不能說是萬無一失啊。”

話音剛落,就見一名王府衛士匆匆而來,他的手中捧著一只雪白的信鴿。看到那信鴿,福王的眼中頓時閃出期待的光芒。

“王爺!信鴿終于飛回來了!”那衛士雙手把信鴿捧到福王面前。福王接過信鴿,匆匆取下它腿上的竹筒,從中倒出一卷紙。一個隨從忙把燈籠湊過來,福王地展開紙卷,匆匆看了一遍,然后神色不變地講紙條伸進燈籠中點燃。

“信上怎么說?”魏師爺小心地問道。

“獵犬已經發現了狐貍的行蹤!”福王說著扔掉燃成灰燼的密信,抬頭望望天色,突然喃喃自語道:“星無光,月有暈。明日必定是個好天氣。”

兩盞慘白的燈籠散發著蒙蒙白光,把空蕩蕩的靈堂映照得愈加蕭索。靈堂正中的牌位之上,赫然寫著:先叔蘇公諱敬軒之靈位。落款是:孝侄蘇鳴玉敬立。一點如豆的長明燈在靈案前無聲地跳躍著,昏黃的燈火就如一個人的脆弱的生命,似乎隨時都可能隨風逝去。

靈堂中只有一個白衣人在靈前長跪不起。如雕塑般紋絲不動,直到聽到身后傳來輕微的腳步聲,他依舊沒有回頭。

云襄在白衣人身邊停下來,在靈前點上三柱香后,他輕聲道:“公子節哀!”

“叔父是因我而死!”蘇鳴玉凝望著靈前的長明燈喃喃自語道:“若不是我一時好勝,讓你替我送給藤原秀澤那幅畫,他未必會向叔父挑戰。”

云襄輕輕嘆了口氣道:“公子不必自責,這事跟你完全沒有關系。”

蘇鳴玉對云襄的安慰充耳不聞,對著蘇敬軒的靈牌喃喃道:“我已讓人四下搜尋藤原秀澤的下落,只要發現他的蹤跡,我就立刻去見他。叔父你放心,我會找回咱們蘇家的尊嚴。”

云襄望著一臉決然的蘇鳴玉,不由輕輕嘆了口氣。他知道,蘇敬軒的死,使很少涉足江湖紛爭的金陵蘇家,以及一向與世無爭的蘇鳴玉,無可避免的卷入到這場賭局之中了。

杭州灣碼頭,這個數日前因藤原秀澤與蘇敬軒的決斗而熱鬧非凡的海港,如今又恢復了它的寧靜。在眾多海上討生活的漁民眼里,這場關系天朝尊嚴和榮譽的武林盛事,與他們的生計比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待武林豪杰們一離開,這里又恢復成熙熙攘攘的海港漁市。

藤原秀澤置身于這個熱鬧喧囂的海港,卻覺得自己異常孤獨無助。雖然他已經換了一身漢服,還特意用斗笠遮住了自己的面容,但兩柄與眾不同的佩劍還是暴露了他的身份。他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中原武林公敵,所以想早點離開這是非之地,不是害怕中原武士的挑戰,而是不愿自己視為最高修煉的神圣決斗,淪落為別人骯臟的賭局。

誰知一連問了七八個漁民,都沒人愿意送他去遠海,那里常有商船去往東瀛。最近海港禁航,碼頭上已經找不到去往東瀛的商船。

藤原秀澤失望地望著大海,一籌莫展。就在這時,突聽身后有輕如貍貓的腳步聲向自己逼來,夾雜在漁民雜亂的腳步聲中,十分隱蔽。藤原一聲冷笑,輕輕握住了腰中的劍柄。

腳步聲在數丈外停住,不再向前近逼。藤原回頭望去,就見兩名中原武士正緊張地盯著自己。見自己回頭,二人立刻喝問道:“你是什么人?”

“一個浪人。”藤原淡淡道。雖然他精通漢語,但言語中還是帶有明顯的異族口音。兩名中原武士一聽之下面色頓變,忙握刀喝問:“你是東瀛人?可知道藤原秀澤?”

“正是在下。”藤原冷冷道。話音剛落,兩名武士面色大變,慌忙拔劍后退,如臨大敵。一個武士色厲內荏地喝道:“江湖上正在四處找你,尤其金陵蘇家,更是懸賞重金尋找你的下落。你只要跟我們走一趟,我們決不會為難你。”

藤原秀澤鼻孔里一聲輕哧:“如果你們想向我挑戰,我接受。其他的事,我看就不必麻煩二位了。”

兩名中原武士對望一眼,齊聲道:“這恐怕由不得你!”說著一人從懷中掏出一支信炮,猛地望空一拉,信炮立刻在高空炸開,頗為璀璨奪目。

藤原見狀心知不妙,但事到如今也只有靜觀其變。只見信炮剛一響過,遠處就有不少人開始向這邊趕來,很快便把藤原圍在中央。藤原見狀暗暗叫苦,想要奪路而走也已經遲了,只有手握劍柄暗自戒備。就見眾人劍拔弩張,卻并不動手。

“你就是藤原秀澤?”一個年輕人越眾而出,對藤原拱手問道。見藤原點了點頭,他朗聲道:“在下乃金陵蘇家弟子。你殺害我家宗主,蘇家上下決不會就此罷休!”

藤原秀澤環顧圍上來的人群,輕蔑一笑,冷冷道:“沒想到中原盡是些無賴之輩,單打不勝就要群毆。”

那蘇家弟子聞言,面色頓時漲得通紅,傲然道:“你放心,咱們不會倚多為勝。我家大公子要向你挑戰,咱們攔住你,是怕你膽怯而逃。”

藤原秀澤嘿嘿冷笑道:“不是隨便一個人都有資格想我挑戰。江南第一武林世家的宗主都已死在我劍下,整個江南還有誰膽敢向我挑戰?”

此言一出,頓時激得眾人哇哇大叫。人群中蘇家弟子只是少數,其他大多是江湖草莽,哪受得了這般侮辱?不知誰一聲高喊:“宰了這個狂妄的倭寇,為蘇宗主報仇!”這話立刻引得眾人響應,眾人紛紛拔出兵刃,向藤原秀澤圍過來。

藤原見激起了眾怒,再不敢逗留,長劍“鏘”然出鞘,一抖手便幻出七道劍影,向人員稀疏的地方闖去。劍光閃過,立刻有鮮血飛濺而出,兩名沖在前面的江湖漢子已倒在藤原劍下。眾人剛開始只是看不慣藤原如此狂傲,想仗著人多勢眾令其屈服,誰知對方一出手就如此狠辣。頓時激起了眾多江湖草莽的血性,不由號叫著撲向藤原,出手再無顧及。

藤原的長劍在人從中縱橫捭闔,幾乎無人能擋,不時有人受傷倒下,但眾人異常彪悍,竟無人退縮,反而爭相撲向對手。藤原雖然還能勉強自保,卻已陷入眾人包圍,無法再脫身。

藤原眼看圍上來的江湖漢子越來越多,心知今日已無可幸免,不由仰天長嘯,劍勢如虹,打算痛痛快快一戰而亡。就在這時,突見一對騎手風馳電掣而來,領頭一名騎士遠遠便在高叫:“住手!統統住手!”

眾人激戰正酣,哪理會旁人呼喚?那騎手見狀立刻縱馬沖入人群,一柄長刀左挑右擋,從人叢中闖出一條路竟一直沖到藤原了面前。藤原此刻正殺得性起,見有戰馬迎面沖來,想也沒想便橫劍一掃,直劈戰馬頸項。就見那騎手長刀一撩,昂然迎上藤原長劍。刀劍相擊,一聲驚雷般的鏗鏘震得眾人心神一顫,攻勢不由得一緩。卻見那戰馬后腿一軟,差點坐倒,后退了兩步才勉強站穩。藤原雖然未退,卻感到雙臂發麻,手腕發軟,心中更是驚駭莫名。來人竟在馬背上擋住了自己旋風一斬,就這一刀之威,當不在蘇敬軒之下。

“來者何人?”藤原乍遇強手,反而激起了胸中熊熊戰意,不由橫劍高聲喝問。卻見那騎手已收到抱拳,不亢不卑地答道:“卑職乃福王府衛隊長藺東海,受福王之令,特來保護藤原先生。”說完轉向周圍眾人,“福王有令,藤原秀澤乃是朝廷貴賓,任何人不得傷害!”

“他殺害咱們中原武林多人,今日又傷我眾多好漢,難道就算了不成?”有人高聲質問。

“藤原先生乃東瀛武圣,這次渡海而來是要與咱們切磋技藝,促進兩國武技交流。”藺東海環顧眾人,朗聲道,“既然是切磋,難保不會有所死傷。福王有令,凡在公平決斗中死傷,雙方均不得追究,更不得糾眾尋仇。誰要對藤原先生的武功不服,盡可公開向他挑戰,決不能聚眾群毆自損我天朝上國的尊嚴!”

眾人聽到這話,心中雖有不甘,但藺東海所率數十名王府衛士,此刻已把藤原秀澤團團保護起來。眾人雖是江湖草莽,卻也不敢公然和官府作對,只得高聲鼓噪:“這家伙殺了我們不少武林豪杰,如今卻想偷偷溜回國,這世上哪有這么便宜的事?”

“藤原先生是與東瀛使團一同來朝,在介川特使離開前,藤原先生不會走!這期間任何人都可與藤原先生切磋武技。是這樣吧,藤原先生?”藺東海突然俯身詢問藤原。藤原一怔,這原不是他的本意,不過如果此刻他要說走的話,會讓人以為是膽怯畏縮,再說此刻在眾人圍困下也走不了。天性的狂傲使他想也沒想便傲然道:“沒錯!只要有膽與公平決斗,我藤原秀澤接受任何人的挑戰!”

“既然如此,就請藤原先生隨我回京,我藺東海保證,今日之事不會再發生。”藺東海說著轉向眾人,“藤原先生會在京城等待諸位的挑戰,福王會保證交戰雙方的公平。”說完藺東海一招手,一名王府衛士立刻翻身下馬,把韁繩交到藤原秀澤面前。

藤原猶豫了一下,心知若沒用官府的保護,自己根本無法安全離開。他只得接過韁繩翻身上馬,在數十名王府衛士的簇擁下,與藺東海一道,縱馬絕塵而去。

藤原秀澤在京中接受挑戰的消息,在江湖上以訛傳訛成了東瀛武圣挑戰我中華武林,這消息像長了翅膀,沒多久便傳遍了江湖。人們從天南海北趕往京城,雖然絕大多數人不敢去挑戰藤原秀澤,但他們還是希望親眼看到有中原武林高手,擊敗那個狂妄的東瀛武圣。

但人們一次又一次地失望了,先后有七名名震天下的中原武林高手,盡數倒在了藤原秀澤劍下。更多的挑戰者,甚至過不了福王府衛士這一關,他們連挑戰資格都沒有就敗下陣來。不過相比那些成功過關者,他們反而是幸運的。敗在王府衛士劍下不一定死,敗在藤原秀澤劍下就一定會死,甚至死無全尸。

隨著藤原秀澤的連戰連勝,各地賭坊的賠率也隨之水漲船高,甚至創下了一賠十的罕見記錄。不過賭徒是理智的,雖然感情上他們希望自己的同胞獲勝,但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后,他們漸漸站到了勝利者一邊。公開場合大家都在痛罵藤原,為自己同胞鼓勁,但在下注的時候,絕大多數人還是偷偷地買藤原秀澤勝,并在心中暗自祈禱,希望藤原為自己再次贏錢。

這場豪賭已不僅限于大城市大賭坊,它甚至也波及到偏遠小城甚至鄉野小村,就連鄉間小混混都在村頭巷尾設攤開賭,接受鄉野村夫一兩個銅板的下注。這場豪賭涉及的金銀已無法準確估算,它幾乎成為全民參與的武林和賭壇盛會。

金陵富甲天下,各行各業都十分發達,賭坊更是多過米店。每到開賭這天,人們齊聚金陵最大的富貴賭坊金陵分號,網眼欲穿地等候從京城富貴賭坊傳來的八百里加急快報,決斗結果就封裝在信使背上那方小小的密匣中。快報一到金陵,富貴賭坊立刻就將之貼出,人們奔走相告,決斗結果立刻就傳遍金陵各個賭坊。

也有性急的賭客沒耐心等候消息,便派人常駐京城,一旦決斗結束,立刻飛鴿傳書。所以他們往往比他人早幾天知道結果,不過在人們心中,只有富貴賭坊的加急快報才是真正的權威。

這幾日又是開賭的日子,當京城的決斗結果終于在金陵貼出時,各大賭坊門口自然又是一陣騷動。人們或咒罵或嘆息,但更多的是竊喜,因為結果正如大多數人預料的那樣,藤原秀澤再次勝出,沒用辜負大多數賭徒的期待。

就在大多數人滿心歡喜,擁到各大賭坊去兌贏得的銀子時,一個模樣打扮都不起眼的書生也混雜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與周圍興高采烈的賭徒不同,他只是望著富貴賭坊門前排成長龍兌銀子的人們發呆。一個老者突然被兩個大手從賭坊大門仍了出來,剛好摔在書生腳邊,跟著就聽賭坊門里傳來一個小女孩稚嫩的哭喊:“爺爺!爺爺!我要回家!”

只聽賭坊中一個大手憤憤罵道:“媽的,連孫女都輸了,還想賭。你他媽還拿什么來賭?”

老者摔得不輕,躺在地上半晌爬不起來。書生見狀身手將他扶起。只見老者發髻散亂,頷下花白胡須亂如雜草,身形瘦弱,滿面污穢,一副窮困潦倒摸樣,卻還要掙扎著往賭坊爬去。書生見狀勸道:“老丈,小賭怡情,大賭傾家,適時收手吧。”

老者對書生的安慰充耳不聞,卻兩眼發直地瞪著前方,恍若夢囈似的喃喃自語:“連續七次我都加倍買藤原敗,誰知他竟連勝了七次!令我輸得傾家蕩產。難道我泱泱中華,真的無人能勝他?賭了大半輩子,我還第一次撿到這等邪乎事。不行!我還要買,這次我把自己壓上,一定能翻本!”說著老者掙脫書生的手,掙扎著往賭坊中擠去,誰知剛到門口,又被看門的打手給了出來,摔得鼻青臉腫,他卻百折不撓地繼續往賭坊爬去。看他的摸樣,神志似乎已有些不太正常。

書生見狀心有不忍,忙上前挽起他,小聲道:“老丈,你先跟我回去吧,我教你一個贏錢的法子。”

“真的?”老者兩眼放光,跟著又將信將疑地搖頭:“你不要騙我。”

“我不會騙你。”書生柔聲道,“你家在哪里?我讓人送你回去。”

“家?”老者敲著自己的頭,一臉迷茫地喃喃自問,“對了,家在哪里?我的家在哪里?”

看來老者方才是摔壞了頭,書生嘆氣道:“你先跟我回去,等想起來了,我在讓人送你回家。”

“公子!”書生身后,一個青衣白襪的老家人忙湊過來:“這等濫賭鬼你理他作甚?就是吧他那條賤命輸掉也是活該。”

書生輕輕嘆了口氣,說道:“理雖如此,但真正遇到,誰能袖手旁觀?再說孩子也是無辜的。”

老家人不滿地重重哼了一聲,但還是點頭道:“公子放心,我會讓人把那孩子贖出來。”

書生點點頭,望遠處招了招手。不一會兒,一輛馬車便停在他面前。書生把老者扶上車,然后對車夫吩咐道:“風老,你先把他送到我那里,我隨后就回來。”

車夫猶豫了一下,小聲道:“公子,還是一起走吧。”

書生擺擺手:“我想隨便走走,有筱伯跟著我,你不用擔心。”

車夫不好再說什么,只得小聲叮囑兩句,這才揮鞭而去。

漫步在熙熙攘攘的街頭,書生眉頭緊皺,負手緩步而行。那個青衫白襪的老家人則緊跟在他身后,一路上一言不發,似不敢打斷他的思緒。

“筱伯,”書生突然停下來,“這世上真有無敵于天下的劍術或武功?”

老家人笑著搖搖頭道:“哪有什么無敵于天下的武功?除非是俠客小說。”

“那藤原秀澤為何能一勝再勝?”書生回頭問。

老家人沉吟道:“老朽查過死在藤原劍下的對手,除了當初的齊傲松與蘇敬軒是真正的高手,后來敗在他劍下的那些挑戰者,名頭雖大,但要論到真實功夫,每一個能超過齊傲松與蘇敬軒。”

“是啊!真正達到武道至境的絕世高人,恐怕早已看破時間名利浮華,哪會參與這等鬧劇?”書生輕輕嘆道:“只是我一直想不通,福王不是賭徒,為何要花這么大的心思,設下這等曠古未有的賭局?”

“聽說富貴賭坊的幕后老板就是福王,這幾場賭下來,富貴賭坊在各地的抽頭,恐怕也不是小數吧。”筱伯笑道。

書生搖搖頭:“在別人眼里那是巨款,但與各大賭坊收到的賭資比起來,就實在微不足道了。以福王的為人,他會放過席卷天下財富的機會?”

“他總不能硬搶吧?”筱伯笑道。“只有是賭,肯定就有風險。福王不是賭徒,他不會拿自己身家來冒險。”

“要發財快快下手!買大買小,買定離手!”街邊傳來的喧囂吸引了書生的目光,轉頭望去,只見十幾個閑漢圍在街邊一個簡陋的賭檔前,正堵得不亦樂乎。筱伯看了一眼,見是街頭巷尾常見的騙人賭檔,沒什么稀奇,正要繼續前行,卻見書生已停下來,正聚精會神地望著賭博的眾閑漢。看著看著,他的眼中漸漸閃出異樣的光芒,喃喃自語道“”明白了,我明白了!

筱伯疑惑地看看賭檔,正好看到莊家在以拙劣的手法出千,這實在沒有什么奇怪。像這樣的街頭賭檔,出千很正常,不出千才奇怪。筱伯實在不明白書生從中看出了什么,不由地問道:“公子明白了什么?”

書生指了指賭檔,輕笑道:“天下賭局一個理,你看那莊家,像不像福王?”

筱伯一愣,頓時恍然大悟道:“你是說福王要出千?”

書生一聲冷笑:“利用東瀛武圣的挑戰,激起武林公憤,再利用百姓對倭人的仇恨,引起天下人參與,所有這些,都只為最后一千!笨老千把把作假,高明的老千只騙你一把,一把就讓你傾家蕩產,永世不得翻身。好高明!好歹毒!”

筱伯半信半疑地問道:“福王如何做假?”

書生悠然一笑道:“這只是簡單的技術問題,如果是我,至少能想到三種辦法。”

“那咱們現在該怎么辦?”筱伯突然笑起來,“看到公子的表情,我好像也聞到了銀子的味道。”

“花錢買通京城,金陵,揚州,長安,洛陽等幾個繁華城市最大幾家賭坊的賬房,利用他們監視各大賭坊的盤口變化,這錢一定不能省!”書生意氣風發地大步而行,“我雖然知道福王要出千,卻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出千。所以,一旦發現各地賭坊都有大宗銀子買藤原敗,就要第一時間向我匯報。”“藤原要敗?”筱伯一臉驚訝。

“他一定會敗!”書生自信地點點頭,“現在的賠率已創紀錄,藤原不敗的神話也該結束了。只有他意外一敗,福王才能以小博大,一把席卷天下。”

一只信鴿撲簌簌落到福王府后花園,一名苦后多時的王府衛士立刻將之捉住,急忙送到焦急等候的福王手中。福王接過信鴿,匆匆拆開它腿上密信一看,臉上漸漸露出滿意的笑容。

“王爺,有好消息?”一旁的魏師爺忙問。

福王把手中的紙條遞給魏師爺,得意地笑道“本王布下的這枚棋子,總算發揮了它的奇效。等到這個消息,本王才終于可以放心收網了。”

魏師爺接過紙條一看,只見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話——狐貍已在掌握之中。

魏師爺疑惑地抬起頭:“這是什么意思?”

福王呵呵一笑:“本王以前就說過,這個局瞞不過公子襄。在沒有把他掌握在本王手心時,本王還不敢收網。如今公子襄已不足為慮,這局總算是萬無一失!”說到這福王突然提高聲音,“來人!設宴!請介川將軍!”

當介川龍次郎來到王府時,天色已是黃昏。王府后花園中早已排下酒宴,福王更是親自出迎,令介川越發飄然。自從與福王聯手合賭,介川已贏得數十萬兩銀子,心中對福王早已感激不盡。

酒過三巡,福王貌似隨意地笑問道:“介川將軍,聽說你打算回國?”

“是啊!”介川忙道,“在下滯留多日,早已過了歸期。若再不回國,恐怕德川將軍會以為卑職叛逆呢。”

福王呵呵笑道:“有幾十萬兩銀子的家底,就算叛逆又如何?到哪里不是享樂不盡?”

介川面色微變,正要分辨。福王已舉杯笑道“對了,貴國縱容海盜浪人,勾結我國不發刁民,于海上嘯聚成寇,在我沿海擄掠多年。不知一共搶到多少財富?”

介川面色大變,訕訕道:“王爺醉了。”

福王呵呵大笑,拍拍介川肩頭,說道:“介川將軍不用緊張,這里不是朝廷,不必說官樣話。咱們只是私下閑聊,百無禁忌。”

介川面色尷尬,不知說什么才好。卻見福王似醉非醉地笑道:“有一筆巨大的財富,現在就擺在你我面前,它遠遠超過貴國海盜多年搶劫的總和。將軍現在的家當跟它比起來,也只不過是個零頭。不知將軍感不感興趣?”

“什么財富?”介川一臉疑惑。

福王揮手屏退左右,待席中只剩下介川與自己后,這才低聲問:“你可知上次藤原武圣與武當清風道長的決斗,各地賭坊開出了多少賠率?”

介川頓時面露得色:“十賠一!藤原武圣是不敗的神話,幾乎無人敢買他的對手勝,不管他的對手是誰。”

福王點點頭,悠然笑道:“你可知上次那局,涉及到多少銀子輸贏?”

介川茫然搖頭。福王淡淡道:“光京城富貴賭坊就收到百萬兩銀子的賭金,其中九成是買藤原武圣勝。如果加上金陵、揚州、開封、洛陽、長安、巴蜀等地的賭坊,你猜猜看,有多少銀子在買藤原武圣勝?”

介川茫然搖頭道:“我猜不出。”

“本王也猜不出。”福王笑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遠遠超過我大明朝一年的國庫收入。”

介川兩眼放光,跟著又連連搖頭嘆道:“貴國真是富冠天下,只可惜,這錢咱們賺不到。”

福王把玩著酒杯,悠然一笑道:“也不一定啊。如果下一場藤原武圣碰巧戰敗,而咱們又碰巧在各地賭坊下重注買藤原武圣敗,以一博十,你說咱們會贏多少?”

介川面色漸漸脹得通紅,但跟著又遺憾地搖頭:“藤原武圣不會敗。在咱們大和民族眼里,武士的榮譽高于一切。當藤原武圣尚未成名時,曾有對手用他的父母妻兒要挾,要他棄劍認輸,他親眼看著父母妻兒一個個死在自己的面前,也決不棄劍認輸。從那以后,藤原武圣劍下再也無活口,他的劍法已經超越武道本身,成為殺戮和死亡的象征。別說在下,就算是德川將軍,也不敢令他故意戰敗。”

“誰說要他故意戰敗?”福王悠然道,“本王是要他敗得徹徹底底,不能讓人有半點兒懷疑!”

介川輕蔑地撇嘴道:“能戰勝藤原武圣的人,恐怕還沒生出來。”

“是嗎?我看不見得!”福王說著從懷里拿出一個小瓷瓶,輕輕擱到介川面前。介川一臉疑惑地拿起瓷瓶:“這是什么?”

“一種特殊的藥粉,化入水中便無色無味。”福王淡淡道,“人一旦誤服,一個小時后便手腳發軟,反應遲鈍。兩個時辰之后必死無疑。”

介川象被烙了手一般扔下瓷瓶,猛地跳將起來,顫聲驚呼:“你……你要我暗算藤原武圣?”

“如果你有更好的辦法,也不一定要用到它。”福王泰然自若地把玩著酒杯。

“藤原武圣是我大和武士的偶像,我不能……”

“偶像如果能賣個好價錢,換一個就是了。”

“藤原武圣是我大和民族的驕傲……”

“所以才能賣個大價錢。”

“藤原武圣是我大和民族不敗的戰神!”

“不敗的戰神?”福王一聲嗤笑,“你真以為藤原武圣天下無敵?你知道他七戰連勝的記錄是怎么來的?是本王用盡一切辦法,拖住了可能對他構成威脅的絕頂高手,使他們無法向藤原武圣挑戰。凡經過我王府衛士這一關的挑戰者,都是名頭夠響,武功不濟的虛名之輩。真要讓那些絕頂高手出戰,恐怕藤原武圣未必能活到現在。”

“你不能侮辱藤原武圣!”介川憤怒地拔劍而起,劍剛出鞘,就見一旁陡然閃過一道寒光,重重地擊在劍身之上。介川只感到手臂一麻,長劍應聲落地,跟著脖子一涼,一柄突如其來的長刀已經橫到自己的脖子上。介川轉頭望去,這才發現長刀握在一個面目冷峻的中年漢子手中。介川依稀認得,這人是王府衛隊長闌東海。不知什么時候竟悄然出現在自己身后。

“不得對介川將軍無禮。”福王一揮手,闌東海立刻收刀后退。介川驚魂稍定,立刻色厲內荏地喝道:“我不會出賣藤原武圣!決不!”

“本王不會逼你。”福王淡淡道,“就不知藤原武圣得知是你告訴本王倉鐮君與他的淵源,并讓本王派人砍下倉鐮君的腦袋給他送去,以逼他與蘇敬軒決斗,后又以大和民族的尊嚴為借口,鼓動他作為咱們的斗雞吸引天下賭徒,他會作何反應?”

介川一愣,想起藤原秀澤一貫的行事作風,渾身不由激靈靈打了個寒戰,頭上冷汗涔涔而下,半響說不出話來。福王見狀拍拍他的肩頭,笑著安慰道:“別擔心,只要藤原武圣一死,這些秘密對介川將軍就再也構不成威脅了。”

介川頹然坐倒,喃喃道:“我不能。藤原武圣與我同船前來,若不明不白死在海外,我沒辦法向德川將軍交代啊!”

福王淡淡一笑:“本王揣測,德川將軍恐怕也不喜歡在自己的威權之上,還有一個地位超然的武圣吧?如果介川將軍再拿出一大筆巨款獻給德川將軍,這功勞恐怕遠遠超過失去武圣的過失。”

介川神色稍動,卻還是默默無語。福王拿起桌上的瓷瓶塞入他的手中:“你可以回去好好想一想,若非藤原秀澤只信任自己的同胞,本王也不敢麻煩將軍。”

把失魂落魄的介川送出府門后,緊隨而出的魏師爺憂心忡忡地問:“他會照王爺所想的行事嗎?”

“以本王對人性的了解,他一定會!”福王成竹在胸地一笑,轉頭道,“本王已經為藤原武圣安排好下一個對手。就算藤原武圣不中毒,也未必能勝得了他。”

“此人是誰?”魏師爺忙問。

“金陵蘇家大公子,蘇鳴玉!”福王淡淡道。

“金陵蘇家?”魏師爺一臉疑惑,“他們的宗主蘇敬軒,不就是死在藤原武圣劍下么?”

“沒錯!”福王點頭道,“但深居簡出的蘇鳴玉,才是蘇家真正的高手。”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