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千門之圣 >

第六章 交換

朦朦朧朧不知過得多久,云襄被一陣輕輕的敲門聲驚醒,他含含糊糊地應了一聲,門外立刻傳來武忠的小聲稟報:“公子,你的辦法起作用了!有百姓向咱們提供劫匪的下落!”

云襄立刻從迷糊混沌中徹底清醒,開門便問:“人在哪里?”

“公子先別著急,待老奴伺候公子梳洗后再見客人吧。”一旁傳來一個熟悉滄桑的聲音,云襄轉頭望去,臉上泛起暖暖的微笑:“筱伯,你們終于趕來了。”

筱伯笑道:“不只我們趕來了,你看老奴還給你帶來了誰?”

筱伯身后閃出一個樸實憨厚的少年,對云襄抱拳道:“云大哥好!”

云襄一見之下驚喜萬分,不由拍拍少年的胸膛:“你怎么也來了,寺里幾位師兄知道么?傷好了么?”原來這少年正是上次為救云襄而受傷的羅毅,見云襄問起,他挺起胸膛道:“傷全好了!寺里幾位師兄聽說云大哥要去邊關協助鎮西軍抵御瓦剌人,都支持我來邊關幫助云大哥。上次圓通方丈與魔門勾結,幸虧云大哥揭破魔門陰謀,才使少林這千年剎免墮魔道。所以師兄還讓我率十八羅漢一起趕來,助云大哥抗擊瓦剌。”說著向樓下一指,只見樓下十八武僧,齊齊向云襄合十為禮。

少林十八羅漢曾與云襄并肩作戰,圍困過寇焱,所以都不陌生。云襄連忙下樓與眾僧見禮道:“諸位師父能為國出力,抗擊瓦剌,這才是我佛莫大的慈悲,云襄替天下百姓謝謝你們!”說完一揖不起。

眾僧紛紛還禮道:“公子過譽了,除魔衛道,原也是咱們的本分。”

云襄與眾人見禮后,招呼武忠安排眾僧住下來,然后將羅毅、筱伯帶到自己的房間,問起別后情形,才知羅毅被寇焱擊傷后,在寺中養了一個多月才好,羅毅從寇焱口中知道瓦剌即將進犯大同,他知道云襄決不會袖手不管,所以傷勢痊愈后立刻就稟明寺中長老,請命去邊關協助云襄抗擊瓦剌。圓安、圓祥感激云襄揭破魔門陰謀,便差十八羅漢追隨羅毅前來。羅毅趕到大同后遇到了筱伯,這才隨筱伯一起趕來十里坡。

筱伯知道明珠在云襄心中的分量,忍不住問道:“公子,劫走明珠郡主的匪徒,你心里有底么?”

云襄微微頷首道:“劫走明珠,既可阻止明珠回京為鎮西軍催討糧餉,又可擾亂武帥心神,必要時還可作為人質向鎮西軍要挾。這是南宮放在為瓦剌的入侵做準備,他冒我之名行事,就是要將我引來十里坡,以免我協助武帥改進邊關的防衛布置。”說到這云襄苦澀一笑,“他卻不知道,我在武帥面前,根本就是個閑人。”

“那咱們現在怎么辦?”筱伯忙問。

云襄道:“咱們先見見送來劫匪線索的百姓,在救回明珠之前,我也沒心思干別的事。”

一個容貌猥瑣的老者被武忠帶了進來,云襄和悅色地問道:“老人家怎么稱呼?”老者舔舔干裂的嘴唇,惴惴道:“小老兒姓何,排行老九,所以別人叫我何老九。”

“原來是何老伯。”云襄點點頭,“聽說你有那些劫匪的消息?”

何老九嘿嘿一笑:“小老兒原來是這家客棧老板的親戚,生意忙的時候也到這里來幫忙。五天前這里來了幾個人,給了周老板幾十兩銀子買下這家客棧。周老板走后,鎮上的人還以為他們買下了周老板的客棧接手做生意,哪里想到他們是要在這里干上一大票,那個掌柜小老兒幾年前正好見過,他可是這一帶鼎鼎大名的人物!”

“他是誰?”云襄忙問,見何老九笑而不答,他讓筱伯拿出一張百兩銀票遞過去。何老九接過銀票看了又看,然后仔細收入入懷中,這才道:“他原是黑風寨的二當家,人稱朱屠戶的朱彪。”

“黑風寨在哪里?你又怎么會見過他們的二當家?”云襄皺眉問。

“黑風寨就在離這里不遠的小五臺山上。”何老九說到這突然有些尷尬,訕訕笑道,“前些年小老兒的遠房侄子得罪了人,被黑風寨的人掠上山去,小老兒曾上山去求過情。馬老大沒見著,倒見了二當家朱彪。”

武忠接口道:“黑風寨的老大叫馬溫,原是走南闖北的馬幫老大,后來在小五臺山上落了草,手下有百十號弟兄,靠著販點私鹽、搶點鏢貨賺點辛苦錢。官府也曾派兵剿過,只是那里山勢連綿,大軍尚未上山,那些匪徒就逃得沒了影,大軍一走他們又像老鼠一樣鉆回來,官府剿了幾次無功而返,所以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次馬溫竟敢劫走夫人小姐,我看是活得不耐煩了。我這就回大同向武帥請示,帶兵踏平黑風寨!”

云襄搖頭道:“兵貴神速,回大同請兵恐怕已經來不及。再說人馬太多目標就大,匪徒只要往深山里一藏,咱們就束手無策。”說著他轉向何老九:“不知何老伯能否立刻帶我們去黑風寨?若能找回夫人小姐,在下愿以千兩銀子酬謝。”見何老九有些猶豫,云襄讓筱伯拿出一張千兩銀票,他將銀票一撕兩半,遞給何老九半張,“這是定金,只要找到劫匪,我就給你剩下的半張。”

何老九仔細看看銀票,“咕咚”一聲咽了口唾沫:“好!小老兒這就帶你們去黑風寨。”

云襄向武忠示意:“你帶何老伯去準備一下,一炷香后咱們就出發。務必在天亮前趕到小五臺山。”

武忠領何老九退下后,云襄拉過羅毅,在他耳邊耳語片刻,羅毅心領神會地點點頭:“云大哥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小五臺山屬于五臺山的支脈,山勢不高,地勢也不算險,要在這里落草為寇,還真得有點絕活才行。黑風寨就處在接近山頂的一處山坡上,不是何老九在旁指點,云襄以為那不過是一處山間的村寨。

“云公子,從這條小道繞過去,就是黑風寨后門了,那里直通后山,是山匪們特意留下的逃命線路。小老兒年老體衰,爬不了那么高的山,就領公子到這里吧。”雖然離黑風寨還很遠,何老九還是本能地壓著嗓音說話,此時月色正明,將山坡上那簡陋的山寨照得一清二楚,遠遠望去就像一群靜靜的怪獸。

云襄對何老九點點頭:“多謝老伯,待咱們救出夫人小姐,自會付你賞金。”說著他向武忠打了個手勢,“咱們從小路繞到后門,趁夜沖進山寨。”

武忠看看自己身后兵卒,連同筱伯、張寶也不過二十多人,不禁遲疑起來:“公了想憑咱們這些人偷襲黑風寨?”

云襄點點頭:“咱們人數雖少,但匪徒不過是些烏合之眾,加上黑夜不明底細,一旦遇襲第一個反應就是往深山逃命。咱們并不是沒有機會的。”

武忠看看險要的山勢,一咬牙:“夫人是在我手上被劫的,就算赴湯蹈火,末將也決不會皺一下眉頭。”“那好!咱們走!”云襄一揮手,眾人立刻跟在筱伯身后,向黑風寨后方摸去。

有筱伯在前方探路,半個時辰后,眾人總算摸到山寨后方。從近處看,山寨越發顯得簡陋,甚至還有被搗毀的痕跡,想必山匪們知道這兒無險可守,官兵一來就得棄寨而逃,所以不愿在建筑上下太多工夫。

云襄讓眾人稍事休息,然后對筱伯和張寶示意。三人心領神會,一前一后向山寨摸去,片刻后就如貍錨般翻過山寨的柵欄,將山寨后門打開。

云襄見他們得手,立刻向武忠示意。武忠向眾兵卒一揮手:“隨我來!”眾人尾隨著云襄與武忠,悄然摸進寨中,正待四下放火制造混亂,突見四周火光亮起,數十支火把將山寨照得如同白晝,無數衣衫襤褸的山匪從黑暗中現出身形,將云襄等人圍了個水泄不通。“不好,咱們中埋伏了!”武忠正待率眾突圍,就聽一陣弓弦聲響,一排長箭帶著刺耳的呼嘯釘在眾人腳下,將二十多人逼得擠成一團,不敢輕舉妄動。

黑暗中響起一聲長笑,一個身影越眾而出,連聲嘆道:“公子襄啊公子襄,你也有今天!”說話間他已來到眾人面前,衣衫雖破舊骯臟,但舉手投足中那份優雅與從容一如往昔。正是當年以風流瀟灑聞名江南、如今卻流落江湖近似乞丐的南宮放。

“果然是你!”云襄也是一聲嘆息,二人四目交對,眼中俱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確實是我!”南宮放得意一笑,“我原本沒想到能將你引來,所以只在十里坡留下了一名線人,水質堂堂千門公子襄,居然被一個不入流的老千給騙來,看來明珠郡主在你心目中,確實有著不同尋常的地位。”

“夫人和孩子在哪里?”云襄冷冷問。

“她們在安全的地方,這個你倒不用擔心。”南宮放淡然一笑,“拋開咱們之間恩怨不談,有一件事我始終想不明白,希望你能為我解惑。”

“請講!”

“你已經有了富甲天下的財富,也有如日中天的名望,還東奔西跑四處管什么閑事?”南宮放痛心疾首地追問,“你已經擁有別人夢寐以求的一切,為什么還要破倭寇、抗魔門、壞我大事?以你的孤高自傲,不為名、不為利、不為權,究竟是什么讓你拿身家性命去冒險都不在乎?”

云襄嘴角泛起一絲微笑,抬頭仰望星空:“你不會懂,永遠都不會懂,像你這樣可以為了權勢地位出賣國家民族的人,怎么可能理解我的向往和追求?”

“我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被你逼的!”南宮放一掃先前的優雅,臉漲得通紅,目光灼灼地瞪著云襄吼道,“我本是錦衣玉食的世家公子,有著大好前途。是你奪走了我的一切,逼我隱姓埋名浪跡江湖,像狗一樣東奔西逃,如果不是這樣,誰會投靠魔門,誰又會為野蠻人做事?”

似乎意識到自己失言,南宮放向左右掃了一眼,稍稍平靜了一下情緒,對云襄笑道:“我雖無法理解你的所作所為,不過以你的聰明才智,相比能用最簡單的語言讓我明白。”

望著眼前的南宮放,云襄不由想起被他逼死的趙欣怡。他本該有滿腔仇恨,但此刻卻異常平靜,心中甚至升起一絲同情和憐憫,突然說出一句讓南宮放莫名其妙的話:“我理解你所做的一切,所以我對你已沒有仇恨,只剩同情和憐憫,因為,你并不真正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南宮放只覺好笑,“我都不知道,你反而知道?”

云襄點點頭,自顧自道:“每一個人來到世上,剛開始都只知‘為己’,這是動物的天性和本能。不過在他漸漸長大的過程中,他不斷感受到一種來自他人的關心和愛護,比如父母之愛、兄弟之情等等。在愛的感染下,他開始學著去關心他人,愛護他人,從而不斷感受到一種超越自私天性和本能的快樂,漸漸生出一種有別人動物本能的特性,那就是‘為他’。每一個人身上,都同時擁有‘為己’和‘為他’兩種矛盾的特性,而你我的所作所為,不過是兩種特性在你我身上的不同反映罷了。”

見南宮放感覺茫然,云襄繼續道:“一個人如果在成長過程中,很少感受到來自他人的關心和愛護,他就很難學會去關愛他人,那么,他就永遠停留在初生嬰兒‘為己’的階段。這種人是可憐的,因為他們永遠體會不到幫助他人的快樂。”他頓了頓,用同情的目光望著南宮放,“從你的所作所為,我能想象你有一個缺乏關愛的童年,是童年的不幸造就了你的自私和惡毒,所以我理解你所做的一切。”

南宮放一怔,跟著哈哈大笑:“堂堂千門公子竟然跟我說要去愛護他人?你還是我千門中人嗎?”他雖然用大笑掩飾了心中的震驚,但他卻掩飾不了心底的慌亂。由于生于世家望族,他的童年充滿艱辛。在他小時候,他的父親為了成為宗主、繼承家業,用盡了一切卑鄙的手段,將家族兄弟一一擊敗。從那時起他就知道,若他不能爭得家業繼承權,將來的命運只會比普通人還不如。所以從小他就生活在恐懼和競爭當中,只知用手段和頭腦去爭取最大利益,渾然不知友愛為何物。

云襄嘆了口氣:“你是個聰明人,也許不止一次追問過自己,像這樣費盡心機追逐權勢地位,究竟何時才是個盡頭。你越是追問,就越是迷茫,因為你無法找到心靈的平靜和生命的意義。這是每一個‘為己’者共同的疑惑和悲哀。”

“哈哈,我疑惑?我悲哀?”南宮放大笑,不過只有他自己知道,云襄的話已像利箭擊中了他心底最隱秘的角落,“我只知道,現在改為自己擔心的是你!”說著他向后招招手,幾個山匪漸漸逼近過來。

云襄望著南宮放身后那個木然無語的魁偉漢子,以及他身后那些面目模糊的山匪,從容地問:“這位想必就是馬溫馬大當家吧?方才南宮放的話你也聽到了,他讓你們挾持武夫人,并不是為了金銀珠寶,而是在為瓦剌人的南侵做準備。諸位雖然身在綠林,但依舊是響當當的漢字,豈可為瓦剌人做事?瓦剌人一旦入關,你們山下的妻兒老小,親朋好友,恐怕也難逃厄運吧?”

山匪中響起一陣竊竊私語,他們之前并不知道綁架明珠是作何用,聽云襄這一說,頓時懷疑起來。南宮放見狀,擔心節外生枝,連忙目視身旁的二當家朱彪。朱彪心領神會,立刻高喝道:“別聽這千門公子襄挑撥離間,空口誣蔑。快把他拿下,逼他吐出聚斂的錢財,咱們下半輩子就不用再幸苦做山匪了,放箭!”

話音剛落,就聽四周傳來一陣騷亂和驚叫,就見周圍埋伏的箭手從四處飛了起來,先后落到場中,像麻袋一樣疊成四個人堆,一動不動,不知死活。跟著就聽四周傳來佛號聲和招呼聲,有人在暗處向云襄稟報:“云大哥,咱們已照計劃將黑風寨包圍,只等大哥下令拿人。”山匪中其他沒有被擒的人一聽這話暗自驚懼,連忙四下張望,黑黢黢看不見有多少人馬。云襄見狀會心一笑,他知道羅毅已率領十八羅漢在暗中控制了黑風寨四周的制高點。

南宮放經驗老道,聽出四周并沒有多少人,急忙喝道:“大家別怕,他們沒幾個人。大伙兒并肩上,先擒下公子襄,他們就不敢再妄動!”

云襄見眾山匪有的猶豫不決,有的躍躍欲試,他盯著南宮放身后的馬溫道:“馬大當家,如果你繼續為南宮放做事,他日瓦拉入侵,你就是千古罪人!”

見馬溫還有所猶疑,武忠也喝道:“馬溫!我已差人給武帥送信,他已派大軍星夜趕來。你若再執迷不悟,大軍一到,你就算逃進深山,咱們掘地三尺,也要將你挖出來!”

馬溫沉吟良久,終于沉聲道:“公子襄,我馬溫雖然是匪,卻也知道漢奸做不得。挾持吳夫人之事,是朱彪與南宮放勾結而做,其他弟兄并不知情。”說到這他指向場中那些生死不明的箭手,“不知公子可否放過我這些兄弟?”

云襄點點頭:“只要你不再助紂為虐,黑風寨的所有弟兄我都不會追究。”

馬溫深望了云襄一眼:“我相信你!”說著他向四下揮揮手:“兄弟們收起兵刃,從此南宮公子與咱們再不相干!”

“大哥!”一旁的二當家朱彪大急,正待反對,卻被馬溫一巴掌打得目瞪口呆。跟著馬溫一聲厲喝:“來人,將勾結外人綁架武夫人的奸賊給我拿下!”

兩個山匪正待上前拿下朱彪,他卻突然拔刀將二人砍翻在地,跟著就向塞外逃去。誰知剛奔出數步,一條的黑黢黢鞭子突然悄無聲息地飛來,靈蛇般纏住了他的脖子。就見馬溫手握鞭柄,一揚手便將朱彪偌大的身子凌空扯回。落地時就見他兩眼翻白,已被活活勒斃。

馬溫目光四下一掃,喝道:“誰若再敢違令,朱彪就是榜樣!”

眾山匪連忙后退,撤去包圍,將南宮放一人留在了云襄等人的面前。南宮放見狀點頭嘆道:“公子襄不愧是公子襄,三言兩語便讓我孤立無援,佩服佩服!”

云襄淡然道:“做漢奸總是很孤立的,有什么好奇怪的?”

南宮放不以為忤地笑了笑:“我很奇怪,你怎么會看穿我的圈套?”

云襄道:“我太了解你了,你會留下如此明顯的線索讓我追查嗎?可惜你雖算到我會趕過來,卻沒算到我身邊有一支武功高強的伏兵。”

南宮放看看四周,點頭道:“是少林武僧?聽腳步聲的輕重和方位,應該是達摩堂十八羅漢吧?我確實沒想到你身邊會突然多出這一只強兵,天意啊!”

云襄沉聲道:“在羅漢陣中,肯定沒人能逃出去。將明珠母女交出來,我讓你走。”

南宮放突然哈哈大笑:“公子襄,我就算不交人,你也得讓我走。”說著他從懷中掏出個信炮,對云襄揚了揚,“知道這是什么?江湖上最常見的信炮,三十個銅板一枚,價廉物美,火焰明亮。我只須對著天空這么一拉,方圓百里都能看見。這信炮一旦升起,你猜會有什么結果?”

云襄頓時啞然,他身后的筱伯悄悄踏近一步,正想要出手搶奪。南宮放突然拍手將信炮扔給了他,笑道:別搶!我給你就是!”說著他又從懷中拿出一枚,得意一笑:“可惜我這里還有,你還要不要?”

見筱伯頹然止步,南宮放哈哈大笑:“你就算搶走我身上所有信炮也沒用,天亮之前只要我沒回去,就有人要香消玉殞了。”

云襄神情慘然,澀聲問:“你究竟要怎樣才肯放了明珠母女?”

南宮放嘿嘿一笑:“我沒打算放他們,不過如果你肯跪下來求我,說不定我可以考慮考慮。”見云襄僵在當場,南宮放哈哈大笑,轉身便走。見身后有兩名武僧攔住去路,他毫不在乎地徑直往二人身上撞去,兩個武僧見他有恃無恐,值得恨恨地讓開去路。

“等等!”身后傳來云襄決然的聲音。

南宮放回頭笑道:“怎么,你愿意跪下來求我了?”

云襄沒有說話,緩緩從懷中掏出一本羊皮冊子,將封面向南宮放展開。南宮放一見之下面色大變,失口輕呼:“《千門秘典》!”

云襄沉聲道:“我愿意用它交換明珠母女,只要你放了她們,它就歸你了。”

南宮放舔舔干裂的嘴唇,兩眼熠熠放光地盯著云襄手中的冊子。他早就聽說過這本千門圣典,但親眼看見卻還是第一次。在最初的激動過去后,他澀聲問:“我怎么才能知道它的真假?”

云襄道:“這封面的羊皮是數千年的古物,這里面的紙張也是用一種罕見的蠶絲制成,誰人仿造得了?何況我也不可能預料到今晚的一切變故,預先偽造一本帶在身上。”

南宮放想想確有道理,忙點頭道:“好!你把它給我,我這就回去放了郡主!”

云襄搖搖頭:“你先放了郡主,我再給你秘典,并讓你平安離開。”

見南宮放還在猶豫,云襄緩緩舉起左手,亮出拇指上戴著的瑩石扳指兒,肅然道:“當著黑風寨眾多好漢以及少林寺眾僧的面,我以千門門主的身份向禹神發誓:在明珠母女平安歸來后,若不給你這冊《千門秘典》,并讓你帶著它平安離開,我就永墮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南宮放第一次知道云襄千門門主的身份,心中震驚莫名,這也更加證實了這冊子真的是《千門秘典》。他知道公子襄在江湖上的信譽,何況又向禹神發了誓,權衡片刻,終于點頭答應:“好!你等著,我這就將郡主帶來。”說完如飛而去。長孫崇源打

大約半個時辰后,就見一頂小轎來到黑風寨外,抬轎的明顯是兩個瓦剌人,看其步履矯健,顯然身手不弱。領路的南宮放撩起轎簾,遠遠便喊道:“公子襄!人我已帶來,該你履行諾言了。”

轎子剛一停穩,就見明珠抱著孩子跨出小轎。目光落在迎上來的云襄身上,激動地眼含淚花。她正待向前走去,卻被南宮放抬手攔住:“郡主稍等,公子襄還得先給我點什么。”

云襄見明珠安然無恙,便將羊皮冊子交給身邊的筱伯,并向他點頭示意。筱伯捧著羊皮冊子來到南宮放面前,南宮放搶過冊子看了看,收入懷中,對云襄嘿嘿一笑:“沒想到堂堂千門公子,居然是個多情之人,為了一個有夫之婦,竟然連《千門秘典》都可以放棄。佩服、佩服!告辭、告辭!”說完閃身后退,帶著兩個瓦剌人匆匆而去。

武忠連忙迎上前,躬身拜問:“小人該死,害夫人落入匪徒之手。幸虧得公子襄之助救回夫人和小姐,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明珠充耳不聞,快步走向云襄,眼中激動的淚珠滾滾落下,如一顆顆斷線的珍珠。卻見云襄后退一步,拱手一拜:“草民向武夫人請安!”

這聲“武夫人”提醒了她,明珠連忙站住,神情復雜地打量著云襄,半晌后方澀聲道:“免禮!”

云襄避開明珠的目光,轉頭對武忠道:“武將軍,請帶夫人去一旁歇息,咱們休息半個時辰就下山。”

武忠連忙答應,招呼手下抬過小轎,然后向明珠示意:“夫人,請上轎。”明珠見云襄正與那些山匪說著分手時的場面話,只得躬身鉆入小轎。她知道云襄不與自己相認,是不想讓那段終身難忘的江湖經歷,成為讓人猜忌的過去。她理解云襄的好意,但心里有種隱隱的怨恨:難道……難道我在他心中,已形如路人?

明珠的小轎去背風處停下后,云襄才暗暗舒了口氣。看到明珠母女平安歸來,他心中的石頭終于落地。他不想讓別人知道金枝玉葉的明珠郡主,曾經有自己這樣一個江湖朋友,更不想讓自己的出現影響到她現在的幸福。

“公子,你就這樣將自己視同性命的《千門秘典》,白白給了南宮放?”筱伯湊過來,小聲請示,“要不要老奴追上去,伺機再奪回來?”

云襄搖搖頭:“算了!《千門秘典》雖是先師遺物,但能換回明珠母女,也算是物有所值。再說我對禹神發過誓,要讓南宮放帶著秘典平安離開,我不能違背誓言。”

“對南宮放這等奸賊,哪用守什么信?”筱伯滿臉不以為然。

“筱伯此言差矣!”云襄正色道,“信守諾言是一種無形的財富,哪怕是對仇人守諾。南宮放之所以能放心將明珠帶來,就是因為我一貫的為人讓他放心。雖然他處處算計于我,我依然愿意以誠待之。”說到這云襄突然住口,兩眼怔怔有如失神。筱伯忙問:“公子怎么了?”

“算計!算計!”云襄遙望虛空喃喃道,“南宮放處處算計于我,豈會不知道黑風寨那幫山匪根本難不倒我?但他偏偏要將我引來這里,難道僅僅是為了報復?”

羅毅、筱伯和張寶皆莫名其妙地望著云襄,不知道他在說些什么。只是云襄負手在原地踱了幾個來回,突然停步道:“與瓦剌的入侵比起來,我與他之間的仇恨根本就微不足道,南宮放不會如此不知輕重!他用明珠將我引來這里,一定另有目的!”

“什么目的?”筱伯忙問。

“他是要將我調離大同!”云襄恍然大悟,“這幾天瓦剌必定有所行動,他怕我看穿瓦拉人的意圖,所以才用明珠引開我、拖住我!”

不等眾人說話,云襄已急道:“快下山!咱們要盡快趕回大同!”

“云大哥!”羅毅指指不遠處的十八個武僧,“他們還在為那些山匪解穴,由于人數太多,恐怕得等一會兒。”

“是啊!”武忠也湊過來附和,“兄弟們連夜趕路,幾乎有兩天沒合眼。現在夫人和小姐總算安然無恙,大家心神一松,都倒地睡著了。咱們是不是等他們多睡一會再走?”

云襄看看橫七豎八倒在小轎周圍酣睡的軍士,心知此刻要他們起來趕路,也實在太不近情理。就算他自己,在連夜趕路后也早感到疲憊不堪。他看看東方,啟明星已經升起,離天亮已不到一個時辰,他無奈道:“好!大家原地歇息,天色一亮咱們就走!”

在下山的小路上,南宮放一路狂奔。雖然云襄答應過讓他平安離開,但他還是不敢在此久留。摸摸懷中那冊傳說中的千門圣典,南宮放就只感到自己心臟怦怦直跳,似要從嗓子眼里蹦出來。

《千門秘典》,得之可謀天下!千門中代代相傳的這句話,一直在南宮放耳邊回蕩。他竟然在無意間得到了這冊可謀天下的奇書,這難道就是天意?

看看天色將明,前方就是山腳下的官道,一路疾馳的南宮放終于停下腳步,在路邊略為休息。身后傳來粗重的喘息和腳步聲,他不用回頭也知道,兩個瓦剌隨從總算勉強跟了上來。這二人是朗多四王子的隨從,受命跟隨南宮放潛入關內,協助他完成使命。

看看喘著粗氣追上來的兩個瓦剌武士,南宮放漸漸冷靜下來,正待開口向二人解釋,就聽一個瓦剌武士用還算流利的漢語罵道:“混賬!你拼命跑什么,難道是想獨吞那本書?”

南宮放面色一寒,勉強笑道:“兩位多心了,在下豈敢獨吞。兩位若是不信,不如就讓你們替大汗收著吧。”說著他掏出羊皮冊子,雙手捧著遞過去。

兩個瓦剌武士精通漢語,常常潛入內地探聽消息,自然也聽說過有關《千門秘典》的傳言。見南宮放主動獻上,二人大喜過望,爭著伸手來接。就在這時,只見南宮放手腕一翻,手中多了一柄寒光閃閃的匕首,借著羊皮冊子的掩護,悄沒聲息地先后沒入了二人心窩。

“你,你……”兩個瓦剌武士捂著心窩連連后退,眼里滿是驚訝。他們怎么也沒想到,南宮放竟然會出手暗算他們。二人僵立片刻,先后軟倒在地。

南宮放若無其事地踢踢二人的尸體,嘴邊泛起一絲冷笑。若他們活著回到關外,瓦剌人豈會放過《千門秘典》,所以他們不得不死。至于瓦剌人那邊,只須將他們的死栽在云襄身上,便萬事大吉。

抬腳將他們的尸體踢下山崖,南宮放正待收起羊皮冊子,卻又實在忍不住翻開看了看。對《千門秘典》的好奇心使他等不到天亮,就借著黎明前朦朧的天光翻看起來。看到第一頁上的那句話,他滿意地點點頭。那是每一個千門中人都耳熟能詳的一句話,據傳是出自千門始祖大禹之口,看來果然不假。qinglimenghai打

“咦?”當南宮放翻到第二頁,不禁驚訝的一聲怪叫,草草翻過數頁,臉色變得疑惑、不解。仔細翻完整本冊子,他不禁抬頭望向虛空,思索其中緣故。就在這時,忽見前方山道中央,一個黑黢黢的人影有如鬼魅一般,靜靜地立在那里,以南宮放之能,竟不知他是何時出現在自己面前的。

“什么人?”南宮放連忙將秘典收入懷中,手扶劍柄喝道。只見那黑影緩緩轉過身,露出了他臉上那副白森森的骷髏面具。

南宮放滿心驚恐,盯著骷髏眼窩中那寒光閃爍的眼眸,澀聲問:“你,你是死神?”

見骷髏頭微微頷首,南宮放心底一寒差點軟倒。“死神”是影殺堂排名第一的殺手,江湖上沒人見過他的真面目,只知道他每一次出現,都戴著一副鬼氣森森的骷髏面具,“死神”的名號也由此而來,再加上他殺人從未失過手,在江湖中人心目中,是當之無愧的死神。

南宮放咽了口唾沫,啞著嗓子問:“誰雇你來的?他給了你多少錢?我加倍付給你,只求你放我一馬。”見那骷髏頭微微搖了搖頭,南宮放絕望地叫道:“那你告訴我雇主是誰,讓我死個明白。”

見骷髏頭依然在搖,南宮放面如死灰,突然“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從懷中掏出《千門秘典》高舉過頭,哭拜道:“這就是江湖傳言得之可謀天下的《千門秘典》!小人愿將它獻給閣下,只求閣下高抬貴手!”

見骷髏頭沒有再搖,南宮放膝行到到他面前,將《千門秘典》高舉過頭:“請閣下收下秘典,饒小人一條賤命!”

“死神”沉吟須臾,終于伸手來接《千門秘典》。就在他剛拿起羊皮冊子的一瞬間,南宮放突然出手了。只見他左手護住自己頭頂要害,右手閃電般扣向“死神”的下陰。由于是匍匐在對方面前,雙手高舉獻書,因此他的手離對方下陰不到一尺距離。這個距離猝然發難,天下無人能躲。南宮放憑著天生的機靈和大膽,終于為自己爭取到一線生機。

“死神”手上正拿過羊皮冊子,對南宮放苦心孤詣的一擊似乎來不及反應,下陰竟被他抓個正著。這一瞬南宮放心中狂喜,但立刻又如高空失足般心中一空。他苦心孤詣不留退路的搏命一擊,竟然打在了空處!“死神”的下陰竟空空如也!

幾乎同時,“死神”閃電一腳踢中了南宮放的胸膛,將他踢得直飛向山崖。南宮放聽到了自己胸骨碎裂的聲音,這是他落地前最后的感覺……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