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千門之圣 >

第四章 備戰

筱伯與張寶匆匆趕回杭州城的別院,剛進門就見廳中停著一具棺材,令人不寒而栗,而云襄則獨自跪坐在棺材前方,眼神木然。

二人一見俱大吃一驚,筱伯驚訝問道:“公子,這是。。。。。。”

云襄恍然驚覺,回頭黯然道:“你們不用驚慌,這是我去世多年的師父。”

筱伯和張寶連忙將云襄從地上扶起,張寶有些恐懼地打量著棺木問道:“公子的師父?以前怎么從未聽公子說起?”

云襄神情復雜地望著棺木,手撫棺蓋黯然道:“當年我在揚州蒙冤下獄,被發配邊關服苦役,在苦役場遇到了令我脫胎換骨的恩師云爺。是他傳我千門之道,教會我以智勝力的道理。可惜后來他死于仇家之手,我當時無力厚葬師父,只得將他草草葬在了一片廢棄的礦井中。我曾托天心居替我尋找師父遺骸,沒想到她們已將我恩師的遺骸送過來了。”

筱伯遲疑道:“這。。。。。。真是公子恩師的遺骸?”云襄點點頭:“我掩埋時曾做過記號,天心居弟子就是照著我畫下的地圖和記號找到遺骸的。恩師的遺骸雖然已經腐爛,不過他手臂上的疤痕我還認得。”

筱伯舒了口氣,忙道:“既是如此,我這就去請和尚道士做法事和道場,超度亡靈,讓他老人家早日安息。”

云襄擺擺手:“不必了。恩師的仇敵還逍遙世上,手眼通天,我不想讓他們知道恩師的死訊。再說現在魔門蠢蠢欲動,瓦刺虎視邊關,我沒有時間為師父做法事,你即刻在附近尋一風水寶地,替我將恩師遺骸秘密厚葬,待我替師父報仇之后,再到墳上告慰他老人家在天之靈。”筱伯連忙答應,立刻出門去辦。

張寶見云襄神情落寞,郁郁寡歡,忙勸道:“待此間事一了,公子去看看佳佳吧,咱們好久沒有去看他了。”

聽張寶提起趙佳,云襄嘴邊不由泛起一絲暖暖的笑意,趙佳已經到了讀書的年紀,所以云襄將他寄養在金陵一戶老實厚道的人家里,讓他們送他去學堂,并按月送去寄養費,因魔門之事,已經好幾個月沒有去看望他了。

云襄望向棺木,點頭道:“待咱們安頓好事務,就去看望佳佳。”

筱伯辦事利落,第二天就在城郊尋到了一處風水寶地,將云爺的遺骸的安葬,垂淚拜別忘師后,云襄立刻去總兵府向俞重山拜別,俞重山知道他要趕往邊關,協助鎮西軍抵御瓦刺入侵,不由拉著他的手道:“云兄弟,鎮西軍統帥武廷彪乃一代名將,駐守邊關多年,戰功赫赫,愚兄也佩服得緊。不過他一向眼高于頂,尤其看不起迂腐儒生,你這一去,說不定連他的面也見不著,還好愚兄早年曾與他共過事,還算有幾分交情。待我為你寫下一封舉薦信,他自會對你另眼相看。”

云襄拱手道:“多謝俞兄,不過我這次來,可不光是要一封舉薦信。”

俞重山奇道:“那你還想要什么?”

云襄不懷好意地笑道:“我還想向兄長借兩個人。”

俞重山心中一亮,立刻知道了云襄的心意,他連忙搖頭:“這可不行,朝廷兵將,怎可私自出借,再說他們本人也未必同意。”見云襄似笑非笑地望著自己,知道這官樣話糊弄不了對方,他無奈嘆道:“我知道你想要的人一個是趙文虎,還有一個是誰?”云襄笑道:“李寒光。”趙文虎和李寒光當初在剿倭營助云襄敗倭寇,給出云襄留下了極深的印象。他們一個是難得的將才,另一個是干練的中軍總管,能將紛繁復雜的軍中事務,打理得井井有條。

俞重山聞言嘆道:“你眼光真狠,看上的全是為兄的心肝寶貝。”

云襄拱手道:“我知道兄長舍不得多年培養的人才,不過如今東鄉伏誅,海患暫平,這等人才就如殺敵利劍,該將他們用在殺敵立功的最前線,而不是束之高閣。望兄長以天下為重,將人才用在最需要的地方。”

俞重山忍不住給了云襄一拳,笑罵道:“你這小子,我若不答應你,便成了自私小人。罷罷罷,我叫他們來問問,若他們愿意追隨你,為兄決不阻攔。”說著拍叫手叫來隨從,讓人立刻去傳趙文虎和李寒光。

不多時兩個身著戎裝的年輕人匆匆趕到,只見一個英姿勃發,一個沉穩凝定,云襄見趙文虎已升為千戶,而李寒光也升為游擊將軍,不由拱手笑道:“幾年不見,兩位將軍俱已高升,真是可喜可賀。”

趙文虎與李寒光乍見云襄,俱大喜過望,二人忙拜道:“我們也是靠著當初追隨公子剿滅倭寇立下的微薄功勞,加上公子的推薦和俞將軍的栽培,才有今日。”云襄扶起二人道:“現在又有一個殺敵立功的機會,不知你們是否還愿意追隨在下?”

二人眼中都有些驚疑,也有些茫然,趙文虎略一沉吟,遲疑地問道:“公子是說北邊?”見云襄笑著點點頭,他立刻拜道,“在下愿追隨公子,殺敵立功!而李寒光雖然也猜到了,但并沒有立刻答應,而是轉望俞重山,拜問道:”屬下乃俞家軍將領,一切唯俞將軍之命是人!”

俞重山嘆道:“行了!你也別裝模作樣,作為軍人,誰不想在戰場上證明自己的價值?你們雖是俞家軍的人,但也是朝廷的將領,當胸懷天下,視天下安寧為已任,我雖舍不得放你們走,不過你們若能殺敵立功,保邊關平安,就不負我一貫的栽培和提拔了。你們隨云兄弟去吧,所有的手續我會隨后辦妥。”

二人雖有些不舍,但還是依言拜別。俞重山寫下一封推薦信交給云襄。執著他的手道:“愿兄弟助鎮西軍大破瓦刺,早日凱旋歸來!”

云襄收起推薦信,讓二人先回去準備行裝,隔日再趕到金陵與自己會合,再一起動身趕往大同,交代完這一切,云襄便與筱伯,張寶連夜趕回金陵,一來是去看望趙佳,二來也是盤點帳目,從近年的商業收益中,拿出一筆款項作為助軍之餉。

翌日午后,云襄的馬車已停靠在金陵匯通錢莊的大門外,這里是他在金陵會見下屬、盤點帳目,運籌帷幄的所在。雖然他的秘密產業已像個王國一樣龐大。但如果可能,他寧愿在揚州郊外的小竹樓中,享受那與世隔絕的清閑和孤獨。

在大掌柜錢忠的引領下,云襄來到二樓雅室,剛坐定,錢掌柜便稟報道:“聽說公子回來,幾個掌柜一早就等候在這里,就等公子召見。”

云襄點點頭:“讓他們進來吧。”

錢忠拍拍手,幾個滿臉精明的商賈魚貫而入,他們是金陵商界的后起之秀,主宰著金陵城的房產、錢莊、米行、絲綢、客棧、貿易等行業,在金陵乃至整個江南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他們對云襄都有著不一般的恭敬,因為他們能有今天,全都源于云襄的栽培和提拔。幾年前他們還都是科舉無望的窮書生,甚至一文不名的窮光蛋,是云襄慧眼識英雄,為他們提供了發揮才能的舞臺。

在接受眾人的拜見后,云襄望向錢忠問道:“人都到齊了嗎?”

錢忠忙道:“除了外出未歸的田掌柜和穆掌柜,都到齊了。”

云襄點點頭,淡淡地道:“大家把今年的帳目報一報吧。”幾個掌柜立刻拿出帳本,將自己經營的項目依次向云襄報了一遍。

聽完眾人的匯報,云襄滿意地點點頭,目光從幾個人臉上一一掃過,欣然道:“這次我突然召集大家,是有重大決定要宣布,近日瓦刺虎視邊邊,即將入侵中原,鎮西軍雖然英勇,但缺乏精良的裝備和軍餉,恐怕難以抵擋瓦刺鐵騎。我想從咱們今年的收益中拿出一部分銀子,作為支邊的軍餉,大家算一算,看各自能拿出多少銀子。”

云襄話音剛落,幾個掌柜頓時面面相覷,十分意外。雖然云襄才是東家,他們只不過是云襄管理產業的掌柜,但像這樣白白將銀子送人,他們還是替云襄感到肉痛。

一個年僅三旬的年輕掌柜越眾而出,對云襄拜到:“公子,你的錢想怎么花小人本不該過問,但我蔣文奐不光當公子是東家,還當公子是朋友,是朋友我就得提醒公子,這銀子咱們賺得不容易,這樣花是凈投入卻無產出,實在有些不值。”

云襄轉望蔣文奐,不由想起幾年前在街頭初次遇見他的情形。那時隨著經營范圍的不斷擴大。靠云襄自己已不能處處兼顧,所以他開始為物色人才而頭痛。當時蔣文奐只是個乞丐,但卻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乞丐。

“公子行行好,賞點吧!”幾年前,云襄第一次遇到蔣文奐時,他就是這樣出現在云襄面前的。本來云訓對這種年輕力壯,卻不愿靠勞動掙錢的乞丐有些反感,但不知為何,眼前這年輕的乞丐眼里有種特別的東西讓他慷慨地賞了他一塊碎銀,與這乞丐攀談了起來。

乞丐在云襄面前很從容,沒有一絲卑怯或自漸,像跟老朋友說話一樣侃侃而談:“我第一眼看到公子,就知道公子是舍得施舍的主兒,哪怕你穿得很樸素,身邊也沒個下人侍候。”

“何以見得?”云襄笑問。“做乞丐,如果連這點眼光都沒有,遲早得餓死。”乞丐狡黠一笑,“不要以為乞丐都是靠運氣和別人的憐憫討生活,其實這里面有很多決竅,乞討也要講方法。”

“什么方法?”云襄饒有興致地問。

“如果是同行這樣問我,我是堅決不說的。難得公子賞了我不少銀子,我不妨給你透露透露。”說著乞丐指指自己,“公子看我與別的乞丐有什么不同?”云襄仔細打量對方,就見他頭發很亂、衣服很破、臉很瘦,但渾身上下非常干凈,眼里還洋溢著別的乞丐沒有的自信和樂觀。

不等云襄開口,他笑道:“人們對乞丐都很反感,但公子并沒有反感我,這是因為公子心地善良,更是因為我的外表沒有給人任何一絲骯臟,猥瑣和危險的印象,這就是我最大的優勢。”云襄深以為然地點點頭,他確實感覺這乞丐不像別的乞丐那般或令人生厭,或令人恐懼。

“做乞丐也要注意自己的儀表。可惜很多同行都不明白這一點。”那乞丐遺憾地聳聳肩,“除此之外,還要懂得分析,要比較優勢、劣勢、機會、威脅等等因素。”云襄驚訝地張大嘴,第一次聽說乞討也有這么高深的學問。那乞丐自顧自地道:“我做過精確的計算,這里每天的人流量過萬,如果每個人都施舍我一個銅板,我每天的收入能令錢莊掌柜都忌妒。龍-鳳-中-文-不過不是每個人都會給我錢,我也沒時間沒精力向那么多人乞討,所以我得分析,哪些是目標施主,哪些是潛在施主,在這一片,我的目標施主占總人流量的兩成,乞討成功率七成,潛在施主占總人流量的三成,成功率五成。其他人我就選擇放棄,因為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在他們身上碰運氣。”

“那你如何才能確定,誰可能成為你的施主呢?”云襄追問。

乞丐笑道:“首先,是像你這樣的年輕公子,外貌打扮雖然樸素,說話行事也不張揚,但從眼神就可以看出有足夠的財富和實力;其次,是那些帶著漂亮女伴來這里購物的富家子弟,他們通常都不會在女伴面前吝嗇;另外,那些沒有男子陪伴的年輕女子也是我潛在的施主,她們都害怕陌生男子的糾纏,所以大多數情況下會掏錢打發我。而那些年紀偏大,外表木訥猥瑣的男女。我通常會躲著他們,因為他們已經沒有了年輕人花錢的沖動。而且生活的重壓讓他們早就忘了施舍的樂趣。只的斤斤計較花出去的每一個銅板是不是買到了實實在在的東西。”

“那你每天能討多少錢?”云襄忍不住問。

“至少三百個銅板吧。”那乞丐淡然道。

“這么多?”云襄有些驚訝。三百個銅板相當于三錢銀子,這樣算下來,他一個月能討到近十兩銀子,這比許多飯店掌柜的工錢還高。

“公子是不是覺得,做乞丐都有這么高的收入,實在有些不可思議?”那乞丐笑道,“不過公子千萬別以為,每個乞丐都能有這個收入,這一帶的乞丐不下百人,有的人天生殘疾,有的人拖兒帶女,條件都比我好,可是只有我的收入能達到這個數,他們許多人一個月加起來,有時候還不如我一天討得我。”

他指著不遠處一個追著別人的乞丐笑道:“你看我那個同行,追著別人走了半條街,將有限的時間浪費在沒有希望的人身上,就算最后討到一兩個銅板,也得不償失。不知道將有限的時間用在潛在的施主身上,這樣的乞丐不餓死就已經不錯了。”

云襄深以為然地點點頭,就聽他又道:“道理人人都懂,但實際運用中卻不一定能得手,例如街對面那幾個人,向哪個人乞討把握最大?”

云襄順著他所指望去,就見街對面絲綢莊門口有一對正在等馬車的小夫妻、一個單身少女和一個衣著極其考究的富家公子。云襄道:“那少女天真善良,她應該是最有把握的。”

乞丐笑著慢慢分析道:“的確,那對小夫妻正板著臉,多半是剛吵了嘴,這時候去找他們乞討,肯定會自討沒趣;而那富家子衣衫錦繡,這種人身上一般沒小錢,出手必定豪闊,但若直接找他乞討,多半會被斥罵。”說到這他詭秘一笑,“然而像那富家公子那樣自傲自負的顯赫公子,在任何方面都不愿意被人比下去,見那少女施舍之后,他必定會慷慨出手,所以應該先找那少女,再找那富家子,則兩次都可成功。”

“公子稍等,待我先做了這樁買賣。”乞丐笑道,他徑直走過馬路,去到那少女面前伸手乞討,那少女果然掏出一枚銅板打發他。乞丐又轉向那富家子,對方遲疑了一下,隨手從袖中掏出一塊銀子扔給了他,乞丐從容收起那看起來不少于五錢的銀子,道聲謝后折了回來。對云襄笑道:“托公子洪福,今日收入頗豐,公子若不嫌棄,在下愿請公子喝酒。”

“你要請我喝酒?你今日給我上了這么一堂課,應該是在下請你喝酒才對。”云襄笑道。

那乞丐笑道:“愿意施舍乞丐的人多不勝數,但愿意跟一個乞丐在街邊聊天的卻是寥若晨星。公子對我這個乞丐沒有半點鄙視,這種待遇我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了,所以想請公子喝上一杯,以示感謝。”云襄大笑,不再推拒。

在街邊酒肆坐定后,他不禁嘆道:“沒想到做乞丐也有這么多的技巧。”

那乞丐指指自己的腦袋:“做什么事都要講方法、用頭腦,要善于學習,除此之外,還得有積極樂觀的態度。別的乞丐都以為我因收入豐厚而快樂。但其實我是因為有積極、快樂的心態才能收入豐厚。乞討是我的職業,既然干上了這一行,我就要用最大的熱情,去做一個快樂而成功的乞丐,因為我知道,我的態度將決定我能達到的高度。”

云襄心下嘆服,更覺得他是一個人才,如果連做乞丐都能如此熱情。如此成功,那他做別的難道還會差嗎?于是他拱手問道;“蒙你做東請我喝酒卻還不知先生大名,不知可否見告?”

那乞丐臉上泛起一絲興奮的紅暈,連忙道:“難得公子肯陪我喝酒,那是給了我天大的面子。在下蔣文奐,不敢請教公子名號?”

云襄從袖中拿出一張名帖遞到他面前,乞丐接過一看,不由一聲驚呼:“云襄?可是大名鼎鼎的千門公子襄?”

云襄笑著點點頭:“不知蔣先生有沒有興趣嘗試一下別的職業?”

乞丐忙問:“什么職業?”

云襄笑道:“我在金陵新開了一家絲綢莊,現在正缺伙計,不知蔣先生有沒有興趣?”不等蔣文奐回答,他又道,“不過工錢會比你做乞丐低很多。”

蔣文奐呵呵笑道:“若是別人讓我放棄報酬優厚、自由自在的職業去做個小伙計,我一定不會答應,不過公子襄的提議我會毫不猶豫地答應,因為跟著一個潛力無限的東家,就已經離成功不遠了!”

云襄笑道:“多謝蔣先生屈就,明日你就拿我的名帖去金陵錦繡坊找周老板,他會安排你的工作。”

就這樣蔣文奐成了云襄新開的綢緞莊里的一名小伙計。云襄沒有看錯,短短幾年時間,當初那個成功的乞丐,就已經從一個小伙計成長為替云襄管理綢緞莊,客棧,飯館和貿易行的大掌柜,成為云襄商業王國最重要的管理者之一。現在當他聽說云襄要將大家辛苦賺來的銀子,投入到沒有任何回報的戰爭中,自然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云襄望著一臉嚴肅的蔣文奐,笑問:“蔣先生,你認為咱們的銀子該怎樣花才有價值?”

蔣文奐沉聲道:“當然是要投入到回報最豐厚的地方,比如仙子啊瓦刺即將南侵,戰事一起,各地物價必定飛漲。咱們現在應該大量囤積糧食,布匹,油鹽,甚至馬匹,鐵器,草料等戰略物資,待戰事最緊張激烈的時候拋出,定能大賺一筆。”

“然后呢?”云襄淡然問。

蔣文奐想了想,沉吟道:“戰亂一起,各地商鋪,房屋,街道等不動產,通常會身價大跌,咱們若將囤積貨物賺到的錢,再大量收購各地商鋪,房屋等不動產,待將來戰事平息,各地商業回復正常時,這些不動產起碼能獲數倍之利。”

“蔣先生果然眼光獨到!”云襄淡然笑道,“不過你漏算了一件事。”

“什么事?還請公子指點!”蔣文奐忙道。

云襄嘆道:“如果戰事能像你預料的那樣發展,你的計劃當然無懈可擊,可惜你忘了,瓦刺人并不聽咱們只會。若他們侵入中原,天下大亂,咱們就算賺到再多財富,又如何能在亂世中保全自身?”

蔣文奐沉吟道:“邊關駐有重兵,京師還有精銳的三大營,瓦刺就算入侵,也未必能打到北京,更不可能打到江南,工資多慮了。”

“如果人人都抱著蔣先生這種心思,瓦刺鐵騎打到江南,恐怕也不奇怪了。”云襄嘆道,“就算瓦刺人不能打到江南,但天下大亂,江南豈能平安?若各地商賈屯貨居奇,致使物價飛漲,民不聊生,就會逼民為寇,到那時人人自危就算擁萬千財富,恐怕也買不到自己的安全啊。”

見幾個掌柜眼中俱露出深思的神色,云襄慨然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若天下大亂,遭殃的不光是百姓,還有我們自己。再說咱們賺錢是為什么?如果財富不能給我們打來快樂,反而給我們帶來危險和罵名,這樣的財富囤積得越多,我們的罪惡也就越大,遲早會受到上天的懲罰。”說到這云襄長身而起,望向眾人道:“雖然我是你們的東家,但我的財富都是你們賺來的,所以我想統統你們的意見,咱們將銀子花在維護天下安寧之上,究竟值不值得?”

幾個掌柜交換著眼神,最后齊道:“公子的決定是為天下人著想,也是咱們自己考慮,咱們自然沒意見。”蔣文奐則沉吟道:“公子心胸,非我輩可比。我雖不敢茍同,但既然公子己下定決心,我自會全力支持。”

“那好,這事就這么定了。”云襄沉聲道,“三天后我將出發去邊關,你們先將今年一半的贏利拿出來做軍餉,購置糧草,裝備和戰馬,在一個月之內送到大同。龍鳳中文網-時間緊迫,大家立刻回去準備吧。”眾人紛紛答應,齊齊拜別東家。

云襄將蔣文奐留了下來,執著他的手叮囑道:“我此去邊關,身邊尚缺一個管事的人才,還望蔣先生親自押運糧餉,到邊關助我。”

蔣文奐點頭道:“公子知遇之恩,蔣某不敢或忘。我不會辜負公子期望,請公子放心。”他頓了頓,道,“另外,我還想向公子推薦個人才。”

云襄有些意外蔣文奐跟了他這么久,還從沒向他推薦過什么人,他不由問道:“什么人才?”

“一個眼光獨到,嗅覺敏銳的商界奇才。”蔣文奐眼中泛起敬佩之色,“她叫尹孤芳,原本是意甲小開展的女老板。幾年前將客棧抵押給咱們的錢莊,借了一千兩銀子做貿易,短短四五年時間,她的芳字商號就已經成為金陵發展最快的商號,成為咱們的競爭對手。我多次想將她的商號收購,并入咱們旗下,不過都被她拒絕。她放話說,除非是公子您出面,否則任何合作都免談。”

尹孤芳?云襄感覺這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一時卻想不起來。他沉吟道:“她值得我親自去見嗎?”

“絕對值得!”蔣文奐肯定地點點頭,“她雖然很年輕,又是一節女流,但頭腦和眼光都讓我不得不佩服。她竟然知道咱們商號的東家是公子,而且非常仰慕公子。公子若能將她收歸旗下,絕地哦會如虎添翼。”

云襄失笑道:“你跟了我這么久,還是第一次推薦人才,就沖這點我也要見見她。不過現在我沒時間,待我從邊關回來后再說吧。”

蔣文奐眼中隱約有著遺憾,不過也沒有再說什么便拱手告辭。他剛走沒多久,張寶就領著個六七歲大的孩子進來了。一進門就笑著表功:“公子,你看我吧誰帶來啦!”

“小佳!!”云襄嘴邊泛起意思欣喜的笑意,小趙佳臉上洋溢著久別重逢的欣喜和歡暢,對云襄恭恭敬敬地一鞠躬:“云叔叔好!”

云襄笑著拍怕他的肩頭,愛憐的贊道:“剛讀了幾天書,果然就不一樣了!不過在云叔叔面前,不必如此多禮。”

自從送小趙佳到別人那寄養后,云襄就很少見到他,如今又要遠赴邊關,說不定還會與他的親生父親兵戎相見。云襄的神色不禁有些黯然,望著孩子清澈的眼眸,他遲疑道:“小佳,如果有一天云叔叔……做了什么傷害你的事,你會不會原諒叔叔?”

小趙佳臉上泛起天真的笑容:“云叔叔怎么會傷害我?”云襄勉強一笑:“我是說如果。”小趙佳想了想,笑道:“小佳從小父母雙亡,是云叔叔收養我,待我像對親生兒子那么好。小佳相信云叔叔絕不會傷害小佳,就算傷害了,也一定是不小心的,小家當然會原諒云叔叔啦!”

云襄舒了口氣,他以前總覺得小佳還小,不應該讓他過早接觸成人世界的陰謀與罪惡,所以一直沒有告訴他親生父親的情況。還好小佳非常懂事,非常聰明,這樣他也就放心了。

“過兩天云叔叔就要出遠門了。以后很長一段時間都可能見不到你了。”云襄有些愧疚地望著孩子,“不能在你身邊親自照顧你是我的不好,但你要聽干爸、干媽和先生的話,好好讀書,等我回來好嗎?”

小趙佳懂事地地那點頭,又遲疑道:“云叔叔要去哪里?小佳……不能跟叔叔一起去嗎?”見小趙佳眼中滿是殷切之色,云襄也有些不忍心,但他只得狠下心搖搖頭:“小佳要在這里好好讀書,等云叔叔回來后,要考你功課噢。”

小趙佳“噢”了一聲,眼里滿是失落。飄散秋冬打,云襄問了他一些功課情況,發現他對答如流,顯然他有著極高的學習天賦。云襄心中幾十安慰又有些擔心,畢竟這孩子不僅僅是欣怡的兒子,他將來會不會像父親一樣走上邪路,誰也不敢保證。云襄只能在心中祈禱上天,保佑趙佳像他母親那樣善良,而不要像他父親那樣奸詐。天色已晚,云襄還得打點一切,只得讓張寶又將趙佳送了回去。

第二天一大早,云襄召見了手下的千門弟子以及歸附他的眾多幫會頭目,仔細安排了自己離開后各人的職責。然后他來到濟生堂金陵分堂,就愛不帶它在筱伯等人的精心打理下蒸蒸日上,就組著越來越多的老弱病殘,他心中就十分欣慰,所有的疲倦在這里都會煙消云散。

交代完所有事務,云襄便帶著筱伯和張寶趕到約定地點,就是趙文虎與李京龍已經在那等待。二人眼里俱閃爍著一絲壓抑不住的興奮,就如即將出獵的猛虎,眼里射出逼人的寒光。云襄十分欣慰,他們都是天生對戰爭充滿渴望和向往的軍人,定能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

相互頷首示意后,幾個人也沒有多余的寒暄問候,立刻翻身上馬,往西北方向疾馳而去……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