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千門之圣 >

第十一章 死神

寧武關總兵府內一連幾天都在舉行盛大的酒宴,以款待新軍營幸存的勇士。各級將領輪番宴請公子襄和武勝文等新軍營兵將,以表達對新軍營的敬意。駐守邊關的將士最敬重真正的勇士,能在十萬瓦剌虎狼之師的圍追堵截之下生還,在他們眼里,新軍營每一個幸存者都是了不起的勇士和英雄。

酒宴之上,幾乎每一個人都會問起新軍營的戰績和經歷,但幾乎每一個人都對這個問題保持沉默。他們的眼中蘊含著一種說不出的沉重,讓經歷過最殘酷戰斗的邊關將士也無法忍受的沉重。聯系到新軍營從一萬人銳減到二百九十八人的慘烈戰況,他們也不忍再問,只能默默舉杯,用烈酒表達自己的敬意。

酒已半酣,人也半醉,突聽門外嘈雜聲起,有人高呼“圣旨到”。眾人一陣忙亂,由范世忠領頭接旨。圣旨宣總兵范世忠護送新軍營將士進京,朝廷將舉行盛大的慶典為其慶祝,圣上還將親自召見新軍營將士,并為所有將士論功行賞。圣旨中還特意提到領導新軍營北伐的千門公子襄,特宣他進京面圣。

聽到這意外的宣召,云襄嘴邊泛起一絲苦笑,以前在駱家終日刻苦讀書,就是盼著有朝一日能登上金鑾殿,位列公卿,一展胸中抱負。但是現在,他卻只想遠遠逃開這一切。半年多的漠北狂風和征戰殺伐,不僅讓他的外貌變得粗獷,更讓他明白了很多道理。

范世忠接過圣旨,臉上泛起莫名的興奮和羨慕,拜別傳旨的公公后,不禁對云襄和武勝文興奮地道:“朝廷特意為新軍營舉行凱旋慶典,你們的功績將彪炳史冊!連末將都沾了你們的光。末將當敬你們一杯!”面對范世忠的恭維和奉承,云襄眼中泛起一種深沉的悲哀。

“彪炳史冊?”云襄醉意朦朧地舉起就被,眼里滿是痛苦,“赫赫戰功之下,是多少無辜者的鮮血?是多少婦孺的冤魂?我們只有罪孽,新軍營每一個將士,都是罪人。”

范世忠一愣,不知如何應對。武勝文見狀連忙對一名隨從示意:“公子醉了,扶他下去歇息吧。”

兩名隨從將云襄扶到后面廂房的床上躺好,告辭而出。筱伯捧著茶水毛巾進來伺候,小聲問:“公子醉了?”

“我沒事。”云襄從床上坐起,接過毛巾擦了擦臉,臉上醉態一掃而空。筱伯見狀不由問道:“聽說圣旨宣公子進京面圣,公子做何打算?”

云襄搖搖頭:“我不去。我裝醉離開酒宴,就是為了從中脫身。筱伯你收拾一下,叫上張寶、羅毅還有覺空他們,咱們連夜就走。”覺空是少林十八羅漢之一,隨新軍營北伐后,十八羅漢折損大半,僅剩六人幸存。

見云襄要走,筱伯忙道:“公子為何輕易放棄這次難得的機會?”

“機會,此話怎講?”云襄皺起眉頭。

筱伯款款道:“圣上既然特意下旨宣召公子,即表示有意赦免公子過去的所有罪名。就算公子無心仕途,也該趁此機會為自己取得一個清白的身份,免得再受柳公權之流騷擾。再說濟生堂漸漸龐大,難保不會引起朝廷猜忌,如果公子向圣上稟明濟生堂的實質和宗旨,爭取朝廷的認可,這對濟生堂將來的發展也大為有益啊。”

見云襄沉吟不語,筱伯不禁趨前一步,懇聲道:“如果這次公子抗旨而逃,將永遠失去與朝廷和解的希望,失去為自己正名的大好機會,永遠成為見不得陽光的邊緣人。公子三思啊!”

“你讓我好好想想。”云襄一臉躊躇,緩緩踱到窗前。他輕輕關上窗戶,走回桌前點燃桌上的油燈,在燭光昏黃中,他的臉上閃過一絲決斷,緩緩坐下,直視著筱伯平靜地道:“我可以奉旨進京,不過,我需要一面護身符。”

“護身符?”筱伯有些疑惑,“什么護身符?”

“《千門秘典》!”云襄緊盯著筱伯的眼睛。

筱伯眼中閃過一絲驚詫,跟著又坦然笑道:“《千門秘典》下落不明,一時半會兒恐怕很難找到,它怎么會是公子的護身符?”

“是嗎?”云襄目光炯炯地盯著神色如常的筱伯,嘴角泛起一絲調侃的笑意,“我只知道影殺堂第一殺手,從南宮放手中奪去了《千門秘典》,那不就是你嗎?死神。”

筱伯眼中陡然閃過一絲銳芒,跟著哈哈一笑:“公子怎么會認為老奴是影殺堂的死神?”

云襄淡然道:“其一,你本來就是影殺堂殺手,你當初反出影殺堂投靠我時說的那些話,不過是你一面之詞;其二,當年我在金陵揭穿柳公權的陰謀時,是你出面雇傭了影殺堂頂尖殺手“奪魂琴”和“鬼影子”來幫我,當時“鬼影子”還說我是影殺堂不能動的人。那時我就在奇怪,影殺堂怎么會對我如此看重?后來我終于明白了,原來他們是得到過你的特別叮囑。”

筱伯無辜地苦笑道:“公子僅憑這兩點,就斷定我是‘死神’?”

“當然不止!”云襄款款道,“在小五臺山上,南宮放用明珠要挾我時,我是臨時決定用《千門秘典》換回明珠的,‘死神’卻無巧不巧地出現在那里,殺人奪書。如果他是受雇殺南宮放,怎么會如此來去匆匆,連南宮放的死活都不確定就走?而知道南宮放手上有《千門秘典》的,就只有目睹我用秘典交換明珠的這些人。而這些人中間,有殺掉南宮放的可能的,就只有你一人!”

筱伯無奈苦笑道:“如此說來,老奴不是‘死神’都不行了?”

云襄點點頭:“小五臺山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要想快速追上南宮放搶回秘典,還真不能靠運氣。最簡單的辦法是在《千門秘典》上下點‘千里香’,然后循香追擊。而《千門秘典》除我之外,就只經過了你的手。你為了避開我們,先用藥物使武忠那些士兵昏昏欲睡,讓我們不得不留在山上歇息,又趁我休息之時點我睡穴!可惜你的時間太少了,來不及去山崖下看看南宮放的死活,碰巧讓我遇見了還有一口氣的他,這也許是上蒼以它那不可抗拒的神力,向我昭示兇手的真正面目!”

筱伯怔了半晌,終于仰天長嘆:“公子果然心思縝密,目光如炬,在下佩服得五體投地!”說著他從貼身處掏出一本古舊的羊皮冊子,雙手碰到云襄面前,“不錯!在下就是影殺堂第一殺手‘死神’,為了替公子追回《千門秘典》,不惜殺了南宮放。現在,在下將它完璧歸趙。”

云襄寵辱不驚地接過《千門秘典》,信手放在桌上,望著面前這最神秘的殺手,淡然問:“為什么這樣做?”

筱伯不卑不亢地笑道:“在下只是個殺手,只要有人出得起價錢,在下愿意為他做任何事。有人花大價錢雇老奴保護公子和這本《千門秘典》,在下自然要竭盡所能。我不僅幫你殺了南宮放,搶回《千門秘典》,還曾在牧馬山莊救過你一回。”

云襄立刻想起了那從自己身上偷走贓物的神秘人,若不是他,那次自己就栽在南宮放手上了。不過此刻云襄心中并無一絲感激,他木然道:“如此說來,金彪也是你殺的了?你為了防止南宮放從金彪身上追查到我,不惜殺了金彪,然后假扮成刺殺南宮豪失手的影殺堂刺客,博得我的同情接近我,從此對我貼身保護?”

筱伯眼中有些尷尬,訕訕笑道:“公子這也知道?”

云襄從懷中掏出一個古舊的布扣,黯然擱到桌上:“金彪死時手中一直緊緊攥著這個布扣,我在南宮豪那里第一次見到你時,你腳上的青布鞋就少了這樣一枚布扣。”

筱伯臉上的尷尬頓時變成了驚訝:“公子那時就已經知道我是殺了金彪,將計就計把我留在身邊?這些年以來,公子居然都能不動聲色,這份隱忍功夫簡直令人恐懼!不過,公子今日為何突然要跟在下攤牌?”

云襄波瀾不驚地道:“以前我要去北京時你總是百般勸阻,就連那次我堅持去北京面見藤原秀澤,你都十分小心謹慎。但今天,你卻竭力鼓動我去北京,顯然形勢已經發生了利于你、或者說是利于你雇主的變化,所以你們已決定將我這個棋子拋出去,作致命一擊。就算是死,也該讓我死個明白。告訴我你們的計劃是什么?是不是你們已經找到對付靳無雙的辦法?”

筱伯遺憾地抱拳道:“我只是個受人雇傭的殺手,就算知道雇主的身份和計劃,也決不會出賣他。如今公子既然已識破我的身份,我只好遺憾告辭,以后公子自己要多多保重。”

云襄冷冷望著筱伯,突然問道:“你真的只是個殺手?”

筱伯一怔:“公子這話是什么意思?”

云襄冷冷道:“如果你只是一個我從未見過的殺手,有必要自毀容貌來接近我嗎?你在我身邊改頭換面而隱匿多年,一個殺手恐怕不會有如此堅韌的意志。我還從南宮放口中得知,‘死神’不是男人!師父,難道真要弟子剝下你最后一層偽裝?”

筱伯渾身一顫,眼里滿是驚詫。就聽云襄冷漠地道:“記得師父曾經告訴過我,你這一生最大的弱點就是過不了‘情’字一關。但自從我得知你并未去世后,就知道你必定已經克服了這個弱點。我記得阿柔傷你的功夫叫‘銷魂蝕骨’,我在魔門的‘魍魎福地’特意查過這門功夫,它是一種專門對付男人的魅惑之術。

“你要想不受其害,引刀自宮是最簡單最有效的辦法。既然你能在阿柔‘銷魂蝕骨’之下安然無恙,還能借她之手詐死,那時候你就已經不是男人了吧?對自己也如此狠心,真不愧是與靳無雙不分伯仲的一代千雄!”

筱伯用異樣的目光打量著云襄,足有半晌才一聲長嘆,緩緩挺起胸膛,氣質頓時一變,哪里還有半分奴仆的恭謹和殺手的冷厲?他坦然坐到云襄對面,眼里滿是欣賞和贊許:“看來我的眼光真的不錯,也沒有白教你,你已經青出于藍了!”說到這他頓了頓,“只是我不明白,你什么時候得知我沒死的?”

云襄道:“雖然我第一眼看到化身為影殺堂殺手筱不離的你,就知道你是殺害金彪的兇手,卻怎么也沒想到你就是我已死的恩師。你對我的性格真是了如指掌,知道我不會眼睜睜看著你死在南宮豪手中,所以才用這種辦法接近我。其實一切皆在你的掌握之中,你有同伙在暗處保護你的安全,就算我不救你,你也不會有危險。雖然我當時就奇怪你的毀容之舉,但也只是猜到你是在掩飾本來的面目和身份,卻怎么也沒想到,這毀容的殺手就是自己熟悉的恩師。”

筱伯點點頭:“沒辦法,你剛出道時手段生澀,我不得不貼身保護,可惜易容只能騙過不認識的人,所以不得不毀容接近你。只是沒想到你早已發現是我殺了金彪,卻還能不動聲色地隱忍這么多年。”

云襄淡然道:“那時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也不知道你還有什么同黨,所以只好將計就計、靜觀其變。后來我才漸漸懷疑你跟云嘯風有關系。”

筱伯皺眉問:“是因為莫老二的死?”

“不僅僅是莫爺。”云襄淡然道,“莫爺之所以會死是因為他看了《千門秘典》,他臨死前用腳在地上寫下了兇手的名字,雖然只寫了個‘云’字頭,也足以為我指明方向了。除了我之外,看過《千門秘典》的莫爺和南宮放都死在你的手下,我想這決不是你在維護千門的門規,而是有著更深的用意。”

云嘯風眼中閃過一絲贊賞:“你明知我未死,還故意將我埋在青海的假尸骸托天心居弟子運回江南安葬,以安我心,真是深得為師真傳!”

云襄眼里閃過一絲狡黠:“雖然我知道師父只要利用龜息之術詐死,可以輕易騙過不會武功的我,而起即使我懷疑莫爺臨終留下的‘雨’,很可能是未寫完的‘云’字,但我還不敢就此肯定師父真的未死。

“師父行事一向謹慎,如果詐死必然會做到天衣無縫,所以我故意給了楚姑娘一張似是而非的地圖,根本就不是我埋葬師父的地點,自然找不到什么尸骸。不過師父既然在我身邊監視我的一舉一動,自然會讓同黨暗中幫助天心居弟子一把,找回你當初埋下的尸骸。師父自作聰明的舉動,恰恰證實了我心中的揣測,從那時起,我就明白一切了。”

云嘯風眼里滿是驚訝,繼而仰天嘆息:“你果然青出于藍勝于藍,為師真是以你為榮啊!你還知道多少,都一并告訴為師吧。”

云襄拿起桌上的《千門秘典》,淡然一笑:“我已經堪破了《千門秘典》的奧秘!這本千門中人奉為圣典的經書,除了第一頁上那句人人皆知的古訓外,根本就是本無字天書。它的奧秘不在書里,而在書外---它是千門門主維護權威的精神象征。所以歷代門主在從上一代門主手中繼承了這本圣典后,要么不明白,要么明白了也不說。只有這樣,才能保持自己在門人心目中的神圣地位。

“寇焱是一代梟雄,一眼就看穿了這點,所以毫不猶豫地還給了我。可笑靳無雙聰明絕頂,竟被師父以這本秘典為餌,大動干戈,若他知道真相,定會氣得吐血。”

云嘯風笑道:“不是因為靳無雙不夠聰明,而是因為他對這本圣典過于好奇和渴望罷了。在沒有找到我和這本圣典之前,他謀奪天下的計劃就總覺得還有缺憾。而他為人行事又但求盡善盡美,容不得自己的計劃有半點瑕疵,所以才會調動一切力量尋找我和這本秘典。他的好奇和貪婪成了他唯一的弱點。”

“難怪師父要殺掉莫爺和南宮放!”云襄一聲嘆息,“《千門秘典》的奧秘一旦曝光,這千門中最大的騙局就會大白于天下,靳無雙就再也沒有任何弱點了。”

云嘯風點點頭,望著云襄柔聲道:“阿襄,我雖然一開始只是將你當成吸引靳無雙注意的棋子,但看到你今日的成就,為師真為你感到驕傲。雖然我做過一些讓你傷心的事,但看在為師是為了保護你的份兒上,請你理解為師的苦衷。但愿咱們師徒從今往后能冰釋前嫌,聯手除掉奸賊靳無雙,為朝廷整肅朝野!”

云襄眼中閃過一絲隱痛,淡然道:“師父,是你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讓我從一個命運長河中微不足道的浮萍,成長為駕御風浪、把握自己命運的強者。就算你本來只將我當成一枚棋子,我依舊對你心存感激。但你不該妄殺我的恩人莫爺,更不該殺害我唯一的兄弟,我對他們的尸骸發過誓,無論兇手是誰,我都要為他們報仇。”

云嘯風一聲輕哼:“難道為師對你的恩情,比不上莫老二和金彪?要知道我救你的次數,遠遠比你知道的要多得多。”

“讓我算算,我不知道的還有哪些。”云襄回憶道,“在青海苦役場,義兄王志向我伸出過援助之手,尤其在除掉疤瘌頭的行動中,起來決定性的作用。以前我總以為是自己足夠聰明,現在回想起來,才知道自己當初的淺薄和莽撞。若不是他的幫忙,我決不會如此順利就通過你的考驗。他一定還在為你做事,被嚴駱望殺害的獄友中,肯定沒有他。”

云嘯風坦然點頭:“不錯!他是千門火將,一直對我忠心耿耿。”

云襄對這個消息沒有感到太意外,只道:“還有一個人,恐怕在千門中地位也不低,就是苦役場司獄官嚴駱望!”

云嘯風眼中閃過異樣的驚訝,失聲問:“你是怎么猜出來的?”

云襄從容道:“我請楚姑娘派人去青海時,發現當初我服役的苦役場已經被撤銷,那座金礦現在是被一個神秘的幫派控制。聯想到師父當年曾說過你在幫嚴駱望盜竊國家的財產,又聯想到當初苦役場發生的那些塌方,我基本可以猜到你們合謀盜竊的方法。

“你們在發現金沙豐富的礦脈后,故意制造塌方將礦脈封閉,使苦役場的產金量越來越少,令朝廷以為這座金礦已經被采盡,不得不撤銷這處礦場,然后你們的人再進駐礦場,將國家的金礦據為己有。”

云嘯風坦然道:“你猜得八九不離十。不過你憑什么說嚴駱望就是千門中人?”

云襄平靜地道:“我雖然身在江湖,卻也關心著朝中大事。前不久我發現有個由知府內調進京的朝臣平步青云,已經做到兵部侍郎,他剛好就叫嚴駱望。我派人一查,原來他還做過青海某苦役場的司獄官。這絕對不是偶然,他應該是你安插在朝中的棋子。你與他有如此深的淵源,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他也是千門八將之一。不過我猜你并為完全信任他,所以他當初并不知道我是你精心培養的棋子,才會雇傭金彪想除掉我。”

云嘯風點點頭:“不錯!他就是千門反將。你知道的遠遠超出了我的預料。”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