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千門之圣 >

第十章 歸國

“天蒼蒼兮野茫茫,

雁南歸兮望故鄉。

妻兒老小今何在?

一縷忠魂瞻家邦!

風蕭蕭兮云飛揚,

娘喚兒兮愁斷腸。

男兒為何徒征戰?

馬革裹尸還故鄉!”

蒼涼悲切的吟唱,在寒風蕭瑟的大草原上回蕩,三千多名幸存的新軍營將士,遙望夜空中朗朗明月,不由自主地唱起了思鄉的歌謠。幾堆熊熊燃燒的篝火,慢慢吞噬了十幾具傷重不治的將士尸骨,幸存的將士遙望那裊裊升起的輕煙,祈禱著同伴的忠魂能隨風回到故鄉。

武勝文憂心忡忡地環顧著席地而坐的新軍營將士,一籌莫展。在遭遇了數十倍瓦剌鐵騎的圍追堵截之后,新軍營損失慘重,士氣低落到極點,再這樣下去,遲早會不戰自潰。就在這時,他突然聽到附近有人擊劍高歌,歌聲豪情萬丈,與先前的悲涼完全不同。武勝文循聲望去,就見青衫如柳的云襄正在獨自擊劍而歌。他的歌聲感染了武勝文,他也不禁拔出佩劍拍打胸甲,應和著云襄的歌聲放聲高唱:

“狼煙滾滾邊關急,

我帶吳鉤別爹娘。

縱馬踏破賀蘭山,

只為親人永安康!”

他們的歌聲漸漸感染了沮喪絕望的眾將士,越來越多的將士附和著他們的歌聲輕聲吟唱,并用這蒼勁有力的歌聲,為死難的將士送行。

東方漸漸發白,黎明即將來臨,眾將士不約而同地聚集在云襄周圍,疲憊的眼眸中充滿了期待和希望。

云襄翻身騎上馬背,目光從眾人臉上緩緩掃過,平靜地朗聲道:“相信大家已明白咱們目前的處境,在咱們身后緊追不舍的,不再是尋常的烏合之眾,而是瓦剌四王子朗多和他的精銳騎兵。拉木侖河畔那場遭遇戰,差點令咱們全軍覆滅。不過咱們以一萬疲憊之師對十萬瓦剌精銳,不僅給予瓦剌人重創,還成功突出重圍,咱們雖敗猶榮。我為你們感到自豪,你們是大明軍人的驕傲!”

云襄的目光掃過全場,將士們眼中的堅毅令他感到欣慰,他接著道:“咱們在瓦剌腹地縱橫馳騁數千里,多次擊潰數倍于己的對手,斬殺敵手數萬,打得瓦剌可汗不得不令朗多回師救國,咱們這次北伐的戰略目的已經達到,大家這些天的流血犧牲沒有白費,咱們已成功將瓦剌大軍引回大草原,大同之圍也已解除!”

眾將士臉上閃過一絲欣慰,不過想起死難的弟兄和吉兇難測的前途,眾將士臉上的喜悅立刻一閃而沒。

云襄似乎看透了眾將士的心思,他沉聲道:“現在,咱們最大的愿望是安然回國,不過要想完成這個愿望,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一名滿臉虬髯的千戶高聲道:“公子有什么命令盡管吩咐,咱們聽你的。能活著回去固然好,若是不幸葬身在這千里大草原,咱們也認了。”

“沒錯!”眾將士紛紛附和,“咱們在數十倍瓦剌人的圍追堵截下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個奇跡,公子的智計謀略咱們心悅誠服,相信你會繼續率領我們創造更大的奇跡。”

將士們的信任令云襄十分感動,他揚鞭指向南方,朗聲道:“咱們要想回國,向南走大同自然是最近,不過相信朗多也知道這一點,因此必定會在咱們南歸的路上設下重重伏兵,就等咱們自投羅網。”

云襄說著揚鞭往西邊一指:“所以咱們要出其不意,一路向西越過黃河,或從甘陜,或從遼闊的西域迂回歸國。”

眾將士雖然對云襄無比信任,但聽到這個計劃都不禁面面相覷,普通兵卒也還罷了,像武勝文、趙文虎等熟知地理的將領,皆露出詫異之色。

武勝文率先質疑道:“此去西域千山萬水,前路盡是戈壁荒漠,咱們這些人的吃喝怎么解決?”

“是啊!”趙文虎也附和道,“就算途中有零星部落,可貧瘠的戈壁荒漠養不活太多的牛羊,根本不夠咱們這么多人的給養。再說咱們已是疲憊之師,要迂回數千里,恐怕不等瓦剌人動手,咱們也已經渴死、餓死、累死在路上了。”

云襄目視二人,不悅地質問道:“你們是不相信我的計劃?”

趙文虎忙道:“末將不敢,不過這計劃實在太過瘋狂,末將難免心有疑慮。”

云襄冷笑道:“咱們這次北伐,本身就十分瘋狂,再瘋狂一次又如何?”說著他抬鞭往四方一揮,“咱們無論往南還是往東,都有瓦剌重兵嚴防死守,一旦被他們拖住,就會被身后緊追不舍的朗多追上,陷入瓦剌精銳的重圍,重蹈拉木侖河畔的覆轍。而黃河以西是慌涼貧瘠的戈壁荒漠,不會有瓦剌人攔路,朗多決不會想到咱們會冒險走向死地,他也不敢率大軍追入戈壁荒漠,咱們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武勝文沉吟良久,最后還是搖頭嘆道:“死地倒是死地,不過是否能求生恐怕就難說了。這個計劃成功的機會實在渺茫,我不能讓你將幸存的兄弟帶入如此絕境。”

在北伐的連番惡戰中,云襄已經憑著他國人的謀略和智慧,贏得了以武勝文為首的眾將士的信仰和尊重,但向西迂回的計劃實在太過瘋狂,所以武勝文也第一次站出來反對云襄的這個計劃。

面對他的質疑和反對,云襄反問道:“統領是否有更好的計劃?如果沒有就不要妄加阻撓,如今郎多率著大軍就在咱們身后窮追不舍,咱們已沒有時間爭論權衡。既然武帥生前將新軍營交給我,我就要對它負責到底。你若還尊重你父親生前的遺令,就請服從我的指揮。”

見云襄給出父親的遺令來壓自己,武勝文頓時滿臉漲的通紅,不禁瞠目怒視云襄。就見云襄神情淡然,目光與武勝文針鋒相對,在他的怒視下毫不妥協避讓。

武勝文與云襄對視良久,最終對父親遺令的尊重以及對云襄的信任還是占了上風,他無奈點頭道:“好!我跟從你的命令,希望這一次你能繼續創造奇跡。”

身為統領的武勝文既已服從。其他將士也就不再有異議,不過不少將領眼中依舊有著無法掩飾的疑慮。云襄見狀從容道:“你們不用擔心,我已讓筱伯和張寶去探西去的路,雖有艱險,卻沒有瓦刺大軍的堵截。”

“可是,沒有糧草,咱們如何能穿越戈壁荒漠?”李寒光身為中軍總管,自然最關心糧草問題。

云襄點頭道:“所以在向西遷之前,咱們要最后一次不從給養。”

“何如補充?”趙文虎遲疑道,“如今瓦刺部落對砸門早已聞風喪膽,只要咱們一出現,方圓百里內的牧人都趕著牛羊逃得干干凈凈,咱們現在越來越難弄到給養了。”

李寒光也身有同感地嘆道:“是啊,咱們在這里滯留一夜,相信這方圓百里之內,再找不到一頭牛羊,一粒糧食了。”

“是嗎?不見得。”云襄嘴邊泛起一絲淺淺的笑意,“我敢肯定在離這里不足五十里的地方,就有咱們急需的給養甚至馬匹。”眾將士面面相覷,皆露出懷疑之色。

就見云襄往北一指:“你們忘了在咱們身后緊追不舍的郎多殿下?”

武勝文先是有些疑慮,繼而恍然大悟,失聲道:“你,你是說從瓦刺寇兵手中搶糧?”見云襄坦然點頭,他不禁連連搖頭,“瘋了!這簡直是瘋了!咱們三千疲憊之師。竟然要從瓦刺十萬大軍手中搶糧?”

“沒有十萬!”云襄糾正道,“照常理來說,只需一至三萬精兵就足以對付咱們這三千多殘軍。因此郎多沒有必要浪費兵力率十萬大軍追擊,他最多只率三萬輕騎緊追不舍,其余兵力則部署在咱們南歸的路上,以房咱們逃回國。”

“就算是這樣。三萬人也不是咱們能對付的啊!”武勝文還是連連搖頭。

云襄點頭道:“若以三千擊三萬,無疑是以卵擊石,不過若以三千擊一千還不能勝,那怎么就都該葬身在這大草原了。”

只有趙文虎若有所思地打量著四周的地形,嘴角漸漸露出一絲心領神會的微笑,微微點頭道:“原來公子堅持要在這里歇息一夜,并火葬傷重而亡的兄弟,就要用火光將追兵引過來。”

云襄擊掌嘆道:“趙將軍深知我心,如果是你進行指揮,當如何用兵?”

趙文虎仔細觀察著四周的地形,就見眾將士此刻置身于一個緩坡之上,坡底是一條幾十丈寬的小河,蜿蜒在蒼茫的大草原之上。

他若有所思地道:“昨夜咱們渡河之時,派人探過水深,這上下游數里之內,就只有這出淺灘可渡。咱們三千余人,竟用了差不多一個時辰才全都過河。瓦刺人如果循著昨夜的火光追來,也只能從這里渡河。若等著他們躲過一兩千人之時,咱們以逸待勞,突然從坡下俯沖而下,定能擊潰剛渡過河的一兩千疲兵。郎多就算有再多人馬,也只能在對岸干著急。”

云襄贊許地點點頭:“昨夜渡河時我就留意到,前幾日的大雨使喝水暴漲,這里的喝水最淺處已有齊腰深,附近又沒有數目可以搭建浮橋,要過河還真不容易。若是往日,郎多未必會冒險過河,單現在他以為咱們已是驚弓之鳥,只求逃命,不敢反抗,所以咱們就要在這里給他點顏色看看。”

武勝文也恍然大悟,興奮地擊掌道:“好!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讓瓦刺人知道咱們新軍營不是好欺負的。”

說話間就見對岸有一人一騎疾馳而來,騎手勒馬在河邊站定,眾人仔細一看,隱約認出是是少林蘇家第一羅毅。云襄隔河遙問:“追兵還有多遠?”

羅毅遙遙答道:“離這里已不足四十里!”

“再探!”云襄話音剛落,羅毅立刻縱馬飛奔而去。

趙文虎見狀恍然醒悟道:“難怪昨夜不見了羅毅和他那幾個光頭師侄,原來公子早已有心在此打一次草谷。”

“打草谷”原來是牧人秋季圍獵的統稱,后被瓦刺人引申為入關搶劫。新軍營深入帝國后,也靠搶劫瓦刺部落解決給養,因此也將搶劫瓦刺部落稱為“打草谷”,不過將瓦刺追兵作為“打草谷”的目標,這卻還是第一次。

云襄笑著點點頭,揮手下令:“大家退到草甸中準備,聽我號令出擊。”

經過戰火洗禮的新軍營,早已是一支令行禁止的鐵軍,立刻退到坡上的草甸中,人馬伏低,靜等號令。三千多兵馬,不聞半點喧囂。

云襄伏在坡頂的草叢中,靜等追兵的到來,沒多久就見羅毅與幾名武僧縱馬而回,從河灘淺水出涉水而過。在云襄的招手示意下,紛紛縱馬來到他跟前。

羅毅翻身下馬,將馬韁交給身后的武器,抹著滿臉汗珠伏到云襄身旁,匆匆道:“瓦刺人離這里大約還有十余里之遙,人數大約兩萬五,全是輕騎兵。”

云襄點點頭,他已經看到地平線盡頭涌動的騎手,如滾滾洪流般蔓延而來,耳邊似乎已能聽到那隆隆的蹄聲,如戰鼓般擊在荒涼寂靜的大草原上。

“來了?”武勝文爬到云襄旁邊,悄然問。他的眼中閃爍著仇恨的火焰,似乎又想起了鎮西軍的潰敗和父親的慘死。

云襄點點頭沒有說話,靜靜地看著兩萬多名瓦剌騎兵來到小河對岸,在一陣混亂之后,瓦剌人發現只有一處淺灘有新軍營渡河留下的痕跡,幾名游騎分別往上下游尋找渡河的地方,其余人開始陸續從齊腰深的急流中渡河。由于水流湍急,騎兵渡河的速度十分緩慢,兩萬多人照這速度,恐怕得花上大半天。

瓦剌人似乎沒耐心等下去,分出兩隊各五千人分別往上下游尋找新的渡河地點。剩下的兵將在主帥催促下,紛紛加快了渡河的速度。經過長途跋涉后再勉強渡河,瓦剌騎兵過河后都是精疲力竭,紛紛脫下濕衣晾在地上,等著后續人馬陸續過河。

見過河的兵馬已過千,武勝文忍不住小聲催促道:“差不多可以動手了吧?”云襄神情不變,嘴里叼著一根草莖悠然道:“再等等,不著急。好不容易遇到這處福地,這次打草谷定要滿載而歸。”

就見過河的瓦剌人越來越多,眼看差不多有三千人馬時,云襄終于舉起了手中的長劍,數百名弓箭手立刻匍匐到坡頂,張弓指向了草坡下衣甲不整的瓦剌人。云襄長劍一指,數百只箭鏃帶著刺耳的銳嘯,蝗蟲般飛翔毫無戒備的瓦剌人。

聚成一堆的人叢中響起刺耳的慘呼,數百只箭鏃幾乎箭無虛發,弓箭手從容搭箭再射,七八輪箭雨過后,瓦剌三千兵馬已大半倒地,剩下的紛紛四下逃開,往遠處躲避突然飛來的箭鏃。只有少數瓦剌人勉強張弓還擊,三千兵馬未經接戰就已潰不成軍。小河對岸的瓦剌人見狀不敢再渡河,因為一旦下水,就會成為箭手的活靶子。

云襄見瓦剌人隊形已亂,勇氣盡失,立刻一躍而起,翻身騎上伏地而臥的戰馬,一提馬韁,戰馬嘶叫著站起身來,云襄舉劍高叫:“跟我沖!”說著縱馬率先沖下草坡。武勝文與羅毅怕他有失,連忙縱馬追到他身旁,三人并駕齊驅,揮兵沖向四下逃散的瓦剌人。

兩千多名蓄勢待發的新軍營將士,緊跟在三人身后從草坡上縱馬呼嘯而下,高聲吶喊著撲向衣甲不整的瓦剌人。根本沒料到新軍營以三千殘兵竟敢回師反擊,瓦剌人完全沒有準備,稍作抵擋就已潰不成軍,四下逃散,戰斗很快成為一邊倒的屠殺。小河對岸的瓦剌人急得哇哇大叫,卻根本幫不上忙,無奈之下朗多只得令箭手亂箭齊射,不再理會自己人的死活。

從河對岸射來的箭鏃雖然沒有多大準頭,但對新軍營將士依舊是個不小的威脅。長孫崇源手打,有不少將士中箭落馬,云襄見狀連忙揮劍示意騎兵暫退,而草坡上的箭手則手執盾牌開始打掃戰場。瓦剌人隨身攜帶的干糧、烈酒、肉干,以及失去主人的戰馬,都成了新軍營的戰利品。

“瓦剌人從上游過河了!”遠處突然傳來一名游騎的高呼,那是負責監視上游瓦剌人的少林武僧。

云襄只得令新軍營立刻后撤,以免被瓦剌追兵纏上。當黃昏來臨時,小河邊只剩下淋漓的鮮血和雜亂的殘尸,以及傷者無助的慘呼和呻吟。

新軍營戰士脫離戰場甩開瓦剌人后,云襄終于勒住奔馬,舉目四顧,只見眾將士馬鞍上掛滿了繳獲的干糧、肉干和烈酒,有的馬鞍后還拴著繳獲的戰馬,他轉頭對中軍千戶李寒光道:“快清點一下收獲和損失。”

李寒光立刻帶人對全軍草草做了清點,然后向云襄稟報道:“收獲的干糧和肉干,大概夠全軍十日之需,另外還繳獲了七百多匹戰馬。不過咱們也損失了四百六十八名弟兄。”

云襄黯然地點點頭,取下馬鞍上的酒囊,神情肅穆地將酒傾倒在草地上。

云襄再度舉起酒囊,對眾人朗聲道:“這第二口酒,慶祝咱們今日的大捷,喝!”眾將士興奮地齊聲高呼,紛紛仰天而飲。

武勝文狠狠喝了一大口烈酒,顧不得抹去嘴角的殘酒,縱馬來到云襄身旁,他舉起酒囊與云襄一碰,高呼:“這第三口酒,預祝咱們在云公子率領下,平安歸國!”經過方才的大勝,他對云襄完全心悅誠服,再不懷疑云襄千里迂回的歸國計劃。

眾將士齊聲歡呼:“預祝云公子帥咱們平安歸國!”

眾人的信任令云襄十分感動,他對武勝文和眾將士點點頭,豪氣萬丈地舉起酒囊,朗聲道:“那好!這最后一口酒,就祝咱們平安歸國!”

眾將士齊聲歡呼,紛紛仰天長飲,直到涓滴不剩。然后眾人紛紛將空酒囊拋向空中,緊跟在云襄與武勝文身后,縱馬向西疾馳。。。。。。

數日后,浩浩蕩蕩的黃河已遙遙在望,就見岸邊有兩人兩騎匆匆迎了上來,卻是云襄派出往黃河以西探路的筱伯和張寶。二人縱馬來到云襄跟前,筱伯對云襄點頭道:“老奴幸不辱命,已照公子的吩咐辦妥,渡船也已準備停當。”云襄縱馬來到黃河岸邊,就見岸邊停泊著十幾只渡船,他回頭對武勝文道:“派幾名熟悉水性的兄弟將船劃到對岸燒掉,只留一艘船渡河回來。”

“燒掉?”武勝文有些意外,“咱們不過河了?”

云襄點點頭,遙望黃河上游從容道:“大軍從淺灘逆流而上,在二十里之外再上岸,然后向南走偏頭關或寧武關。”

“走偏頭關、寧武關?”武勝文有些意外,“咱們不向西迂回了?”

云襄點頭笑道:“那是引開追兵的計謀,請原諒我先前沒有向你講明。”

武勝文兩眼茫然地望著云襄,怔怔問道:“引開追兵的計謀?如何引開?”

云襄嘆道:“數日前那場伏擊,咱們有不少弟兄受傷落入朗多之手,我先前故意向全軍講明咱們要過黃河向西迂回的戰略意圖,其實就是要借受傷被俘的將士之口,將這個戰略意圖轉告朗多。我不懷疑失手被俘的將士都是錚錚鐵骨,決不會出賣咱們的行蹤,但朗多不是笨蛋,被俘的戰士越是掩飾咱們西去的意圖,朗多越容易猜到我的計劃。為了讓這個計劃看起來更像真的,我事前沒有對任何人透露。”

武勝文微微頷首道:“咱們涉水逆流而上,可以隱藏行蹤,而燒毀的渡船則可以將朗多引到對岸,不過他過河后若沒有發現大隊人馬留下的痕跡,豈不會起疑?”

“武將軍不用擔心。”一旁的筱伯插嘴笑道,“老奴這幾日秘密西去,已經花大價錢買通了一個游牧部落,讓他們從黃河對岸一直往西走,他們留下的蹤跡會讓朗多誤認為是咱們留下的,等朗多率兵追上他們,發現上當再回師追趕咱們,恐怕至少要在七日之后。”

云襄接口道:“而這七日寶貴的時間,咱們可以不用顧忌追兵,向南沖擊攔在偏頭、雁門、寧武三關前的瓦剌防線,爭取從偏頭、雁門、或寧武關回國。”

武勝文恍然大悟,頷首嘆道:“原來早在咱們伏擊追兵之前,你就已經在盤算向偏頭、雁門、寧武三關方向突圍歸國,咱們伏擊朗多,借被俘兄弟之口泄露戰略意圖,并做出要越過黃河向西迂回的姿態,就是為了爭取這七日的時間,突擊瓦剌設在三關前的防線。公子的心機之深,真是令人嘆服!”

云襄點頭嘆道:“兵法之道,詭異莫測,虛虛實實,真真假假,與千道不無共同。”說著他轉頭遙望南方,眼里滿是擔憂:“就算咱們爭取到七日時間,不必再擔心陷入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絕境,不過要想突破瓦剌人的防線。恐怕還要經歷一場生死惡戰。”

武勝文寬慰道:“這個你倒不用太擔心,咱們若襲擊瓦剌人的營寨,關上的守軍定會出兵支援,有他們的幫助,突破瓦剌防線應該不會太難。”

“但愿如此吧。”云襄遙望南方,依舊憂心忡忡。

說話間就見十幾名精通水性的兵卒已駕著渡船越過黃河,在對岸燒起了渡船,然后合乘一只小舟渡河而回。武勝文一聲令下,兩千多名將士立刻從淺灘逆流而上,河水馬上沖走了大軍留下的痕跡。

一個時辰后,眾兵將重新上岸,這時留在后方的少林武僧,送來了最新的敵情:朗多率軍搭建浮橋,開始做過河的準備。

聽到這個消息,云襄臉上不由露出喜悅的微笑,他就像一個真正的老千,不斷從自己布下的騙局中享受著成功的快感。

直等到朗多率大軍全部渡過黃河,繼續向西追擊后,云襄才率軍繞過兵微將寡的偏頭關,直奔三關總兵駐守的寧武關。將士們歸心似箭,興奮地踏上了向南的歸途。

偏頭、雁門、寧武三關俗稱外三關,扼守著中原北大門,歷來是抗擊北方游牧部落侵擾的堅強防線。其中寧武關扼守三關要沖,是連接三關防線的樞紐,為三關總兵親自駐守。

這日午夜剛過,在關上巡夜的兵卒看到遠處瓦剌的營寨后方,突然冒起了沖天火光,天邊隱隱傳來廝殺吶喊聲,巡夜的兵卒一面加強戒備,一面令人火速飛報守將。

沒過多久,值夜的守將匆匆登上城樓,遙望火光沖天的瓦剌營寨,就見一匹快馬如入無人之境,從瓦剌人的營寨中沖殺而出,馬上騎手手舞長棍,指東打西,當者無不披靡。片刻后那騎手縱馬沖到關前,他身后的瓦剌追兵剛要追擊,卻被城樓上的守軍亂箭射回。

值夜的守將借火光打量著沖到關前的騎手,見他年紀甚輕,身著瓦剌牧人的皮袍,手中兵刃卻是條丈余長的木棍,便高聲喝問:“什么人?”

就見那騎手在關前勒馬,仰頭高聲答道:“在下少林羅毅,替公子襄和武勝文將軍送來口信,請求寧武關守軍立刻出兵接應新軍營。”

聽到新軍營的名號,城上守軍中響起了一陣騷動。新軍營孤軍北伐,勇解大同之圍的壯舉,早已在邊關守軍中傳頌,邊關守軍早已對之充滿敬仰。不過那值夜守將卻喝道:“新軍營早已在瓦剌全軍覆沒,哪還有幸存者?”

羅毅取下馬鞍上的長弓,將一支箭射上層樓旗桿,解釋道:“這是武將軍信物,請守軍盡快出兵!”

守將遲疑道:“就算這令符不假,卻也保不定是被瓦剌人繳獲,作為騙開我關門的工具。就算你們真是新軍營殘部,沒有兵部的令諭,咱們也不能妄自開關出兵。”

“你……”羅毅氣得滿臉通紅,急道,“新軍營將士千里血戰,已經沖到寧武關前,望將軍快快發兵救援,不然就遲了!”

但是守將任由羅毅如何哀求,只是推說沒有兵部令諭,不能妄自出兵,羅毅無奈,只得含淚縱馬殺回瓦剌營帳,孤身去救新軍營。明軍積重難返的指揮弊端,以及守將的懦弱無能,使關上的守軍也只能袖手旁觀。

黎明時分,一小隊衣衫雜亂的將士終于沖破瓦剌大軍的重重阻攔,縱馬沖到寧武關前。他們人數不足三百,人人渾身浴血,身上帶著各種可怖的傷痕。他們的衣著雜亂無章,既有瓦剌人的皮袍,又有明軍殘破的戰甲,但他們既不像是大明軍隊,也不像是瓦剌騎兵,倒像是一只四處流竄的土匪。寧武關上眾兵將齊齊拉開弓箭指向這一隊來歷不明的人馬,一個守將高聲喝道:“站住!什么人?”

這幾百名漢子停了下來,一個身披瓦剌皮甲的彪壯漢子縱馬來到關前,將手中一桿大旗高高舉起,大旗殘破不堪,沾滿了干涸的血污和火燒過的殘跡,但旗上那個迎風招展的“新”字,依舊清晰可辨。

“新軍營!是新軍營!”寧武關上眾兵將不由發出一陣驚嘆聲,他們早已聽說新軍營的壯舉,今日終于見到新軍營幸存歸國的將士,城上的守軍齊齊舉起手中的兵刃,向遠征瓦剌、勇解邊關之危的英雄們致敬。

就在新軍營將士魚貫入城的同時,一只信鴿從寧武關總兵府沖天而起,直飛北京。

北京城福王府內,靳無雙踞案端坐,他的身后侍立著神態冷厲的藺東海,以及面帶微笑的周全。他和藹地望著跪在案前的兩男兩女,然而跪著的四人卻是惴惴不安,低垂著頭。

“這次朝廷能一舉撲滅魔門的叛亂,你們也有功勞。”靳無雙款款道,“雖然你們曾是魔門光明四使,但你們令魔門首惡寇焱自焚身亡,也算有心投誠,本王自然不會虧待你們。以后剿滅魔門余孽的事,還要仰仗四位呢。”

明月連忙磕頭道:“小人愿誓死效忠王爺!”靳無雙滿意地點點頭,揮手讓藺東海將四人帶了下去。

四人一走,周全忍不住小聲問:“主上相信他們?”

靳無雙輕蔑地撇撇嘴:“他們今天能背叛寇焱,他日難保不會背叛本王。不過現在咱們正值用人之際,只要他們還有利用價值,就不能浪費。”

周全心領神會地微笑點頭。這時一名侍衛捧著一只信鴿匆匆奔入,氣喘吁吁地稟報道:“寧武關有最新的消息送到!”

靳無雙接過信鴿,取下它腳下的竹筒倒出紙條,緩緩展開一看,臉上頓時閃過莫名的驚喜。

周全見狀忙問:“新軍營有消息了?”

靳無雙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點點頭道:“新軍營殘部兩百九十八人已回到寧武關,領兵的是公子襄和武勝文,他們都沒死!”他興奮地長身而起,在房中踱了幾個來回,突然停在周全面前,眼里閃爍著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立刻通知寧武關總兵范世忠,讓他一定留住公子襄,我要懇請皇上,為孤軍征伐瓦剌、解邊關之危的新軍營勇士,舉行一次盛大的慶典,以彰揚他們前無古人的豐功偉業!”

從靳無雙的雙眼中,周全看到了一種興奮和決斷,他遲疑道:“主上此舉似乎另有深意?”

靳無雙臉上閃過一絲異樣的神采,遙望虛空幽幽一嘆:“我等這樣一個機會已等得太久、太久了。”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