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千門之圣 >

第一章 反擊

晨曦如夢,靜謐地投入空空的大帳,令朦朧幽暗的大帳漸漸明亮清晰起來。倒在地上的少林方丈圓通,緩緩睜開了他那迷茫失神的雙眼,疑惑地打量著四周。一點清澈的神光隨著回憶,慢慢在他那渾濁的眼眸中亮起。

他一躍而起,晃晃依舊有些沉重的頭,正待從帳后悄然而逃,就聽見身后有人用揶揄的聲音調侃道:“大師總算醒了,你的修為比老夫估計的要差很多啊!”

圓通一驚,慌忙回頭望去,就見黑衣如墨的魔門門主寇焱,正在自己身后負手淡笑。圓通舔舔干裂的嘴唇,澀聲問:“你……你想怎樣?”

“大師為何這般驚恐?咱們可是剛結盟的盟友。”寇焱笑著友好地伸出手,像尊者鼓勵后進般欲拍圓通肩頭。

圓通沉肩一縮,本能地躲開了寇焱的手掌,嘶聲問:“你昨日給貧僧吃了什么?”

“你是說這個?”寇焱笑著從懷中拿出個小瓷瓶,倒出一顆白得耀眼的丹丸,遞到圓通面前,“這叫失魂丹,乃是老夫花了十幾年時間才制成的東西,珍貴無比,它能讓你感受到西方極樂世界的快樂。你已經感受過它的好處,要不要再來一顆?”

圓通渾身一顫,不由自主連退數步。他忘不掉昨夜那奇異的感覺,這種感覺是如此奇特,如此令人愉悅,完全不亞于傳說中的西方極樂世界。令圓通心生警惕。他知道這失魂丸必定不是什么好東西,但心底深處,卻又渴望著它給自己帶來的神奇感覺。

“怎么,你不想要?”寇焱冷冷問。

圓通連忙陪笑臉道:“門主但有所令,貧僧無不從命,這失魂丹既然如此珍貴,還是留給需要的人吧。”

寇焱喜怒難測地盯著圓通的眼眸,收起失魂丹淡淡道:“你不吃也可以,老夫十八年未踏足中原,不知你少林的武功有無精進,想與方丈切磋幾招,請不要推拒。”說著也不等圓通拒絕,已飄飄然一掌拍向圓通胸膛。

圓通大驚失色,想起寇焱二十多年前以天下高手為拳靶的往事,不由膽戰心驚,連忙雙掌暴推而出,全力抵擋。誰知寇焱這一掌只是虛招,被圓通一擋立刻變向,換了個方向拍向圓通肩胛。圓通不敢大意,連忙沉肩變招,以少林擒龍手還擊。二人出手俱迅若閃電,電光火石之間已交手數招。只見寇焱大袖飄飄繞著圓通一味佯攻,圓通則以少林絕技嚴密防守,一時間但聽風聲倏然,卻沒有拳腳交擊的悶響。

斗得數十招,圓通便發覺寇焱并未出全力,只是用佯攻來引自己出手,不知打的什么主意。他待對方出手稍緩的瞬間,連忙退出戰團躬身拜道:“寇門主神功蓋世,貧僧甘拜下風,還請寇門主高抬貴手。”

“好!”寇焱也應聲停手,饒有興致地打量著圓通道,“方丈雖然為俗務奔波勞碌,功夫卻沒有擱下,比我想象的要好。”

“寇門主過譽了。”圓通勉強一笑,見寇焱并沒有將自己當成拳靶練功,心中略松了口氣,卻又不知對方打折什么樣的主意,心中惴惴不安,正想找借口離開這險地,突然感覺骨髓深處似有萬千蟲蟻蠢蠢欲動,令人十分不舒服。他心中暗驚,連忙運功暗查,卻又沒有受傷或中毒的癥狀,大惑不解。

“方丈是不是感覺身子有些不舒服?骨髓深處似癢非癢、似痛非痛?”寇焱打量著圓通,似笑非笑地問道。他方才引圓通出手,就是要加快對方氣血運行,引失魂丹的藥性提前發作,見圓通咬牙強忍的模樣,他的目的顯然是達到了。

經過方才的激戰,圓通只感到潛藏在自己骨髓深處的萬千蟲蟻,被寇焱內力一激,似乎已經從沉睡中驚醒,開始啃噬起自己的骨髓和神經,渾身上下三百六十五個穴位、十二條經絡,無一處不癢、無一處不痛,同時心底深處漸漸升起一種從未有過的強烈欲望,那是對西方極樂世界的渴望和向往。他大驚失色,失聲問:“這……這是怎么回事?”

“這就是失魂丹的功效。”寇焱笑著從懷中重新拿出一顆失魂丹,遞到圓通面前,“吃了它,你立刻就能享受到極樂世界的無上快樂,不然就會墮入十八層地獄,身受油煎火烤,刀鋸斧砍卻不死之苦。”

圓通張皇后退,厲色內荏地叫道:“妖孽,我有阿羅漢的定力,不會受你邪魔外道的引誘!”說完盤膝于地,運功與體內的藥癮相抗。

“很好!我就看看你阿羅漢的定力。三天之內,你若不求著我要這失魂丹,我就讓你平安離開這里。”寇焱冷笑著在圓通面前坐下。雖然失魂丹已經在很多人身上試驗過,不過用在圓通這種身負佛門精深內功的絕頂高手身上,卻還是第一次,寇焱心中也沒多少把握。所以他想仔細觀察圓通的反應,以驗證失魂丹在內家高手身上的功效。

圓通光禿禿的腦門上泌出了一層油汗,頭頂漸漸蒸騰起白蒙蒙的水霧,那是汗水被內力蒸發的現象。他原本紅光滿面的臉上,此刻已是一片灰敗,臉頰上的肥肉不由自主地哆嗦著,顯然在運功與靈魂深處的欲望勉力相抗。

半天時間過去了,圓通雖然依舊在咬牙苦忍,但渾身已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臉上的表情更是痛苦不堪。寇焱觀察著圓通的反應,嘴角漸漸泛起一絲冷笑。他捏碎一顆失魂丹,然后以內力催逼烘烤,讓失魂丹的藥味漸漸在空氣中彌漫開來,并隨著他的內力催逼,飄向圓通鼻端。

這一絲熟悉的藥味,使圓通強壓下的欲望如猛獸般破柵而出,漸漸將他的理性淹沒。骨髓深處的萬千蟲蟻開始瘋狂的啃噬著他的神經,令他忍不住用手抓繞全身。但即使將皮膚抓得血肉模糊,也如隔靴搔癢般越撓越癢。在肉體的痛苦和意識深處的強烈欲望驅使下,圓通完全失去了自我,一聲怪叫撲向寇焱,欲搶他手中的失魂丹。寇焱側身一讓,圓通立刻失足撲倒在地。他心知要想從寇焱手中搶奪失魂丹,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不由掙扎著向寇焱伸手哀求:“給我……快給我……”

寇焱俯視著他笑道:“我早說過,你會求著我要失魂丹。不過現在你想要失魂丹,得先替我辦件事。”

“什么事?”圓通嘶聲問。寇焱從袖中取出一張紙條,遞到圓通面前:“你照著這個給武當掌門鳳陽子寫一封信,邀他到少林一晤。”

圓通接過紙條一看,立刻就明白了寇焱的用心,不過早已被失魂丹摧毀了反抗的意志,毫不猶豫地叫道:“我寫!我馬上就寫!”

寇焱拍拍手,一名教徒應聲而入,為圓通送上筆墨紙硯,并扶他到書案后坐好。見圓通渾身戰栗捉筆不穩,寇焱伸掌按在他后心靈堂穴上,用內力助他壓住藥癮,圓通稍事喘息,立刻照著寇焱給他的紙條,匆匆寫下了一封書信。

寇焱收回掌,拿過書信看了看,滿意地點點頭,仔細封好后交給那名教徒:“立刻送去少林寺,讓少林弟子把信送到鳳陽子手中。”

圓通掙扎著撲到寇焱面前,涕淚齊下,拉著寇焱的衣袖嘶聲哀求:“給我……給我失魂丹!”

寇焱臉上泛起滿意的微笑,連精通佛門內功的圓通都抵不住失魂丹的藥癮,天下還有誰能抵御失魂丹之毒?

他將一顆失魂丹一分為二,遞給圓通半顆道:“為了保持你的清醒,我先給你半顆,等拿下風陽子后,我再給你剩下這半顆。”

圓通已來不及計較,一把搶過半顆失魂丹便吞了下去。藥性漸漸在體內發作,壓住了令人瘋狂的藥癮,他如釋重負地舒了口氣,目光灼灼地盯著寇炎手中剩下的半顆失魂丹。半顆失魂丹根本無法滿足他心底最深處的欲望。如果面前站著的不是寇炎,他會毫不猶豫地出手搶奪。

寇炎收起失魂丹,撣撣圓通后背上的泥土笑道:“你先休息一日,仔細洗去臉上身上的污垢,堂堂少林方丈,可不能有半點失態。明日我陪你回少林。只有你照我的吩咐去做,我會源源不斷地供給你失魂丹。”

圓通失魂落魄地點點頭,現在在他心目中風陽子的生死,少林的事業和榮耀,甚至自己的權勢地位,都不及失魂丹來得重要了。

少室山的山坳是武當眾道士露宿的營地所在。雖然少林曾邀武當眾道士去寺內客房歇息,不過都被武當掌教風陽子以“僧不入觀,道不宿寺”的祖訓為由推拒。釋、道、魔三方雖然結盟,但門人弟子并無多少往來,哪怕是同為名門正派的少林和武當,互相間也有所提防。

此刻,風陽子正盤膝于地,瞇著渾濁的老眼打量著對面的云襄和羅毅。想從二人的表情上判斷他們所言真偽。圓通方丈受魔門門主寇炎的藥物控制,已投靠魔門,設下圈套欲引自己入甕,通過自己控制武當上下,并欲挾釋、道、魔三教弟子起事造反,這些消息任何一條都讓人驚心動魄,難以置信。不過千門公子襄說的話,加上靜空大師俗家弟子羅毅作證,卻又令人不敢有任何懷疑。風陽子正沉吟間,忽聽遠處有弟子稟報:“掌教師父少林有信送到!”

“遞上來!”風陽子沉聲道。那弟子應聲將信送到風陽子手中,風陽子拆開一看,是少林方丈圓通的親筆書信,邀他三日后到少林一晤,有機密要事相商。風陽子將信遞給云襄,這封信讓他再無懷疑。他目光灼灼地盯著云襄問:“貧道該怎么做?”

云襄將信仔細看了一遍,笑道:“掌教現在只有兩條路走。”迎上風陽子的目光,云襄淡淡地笑道:“一條路就是連夜逃離少室山,再不趟這渾水,這是眼下最安全的辦法,不過如果將來魔門得勢,恐怕未必會放過武當;另一條路就是大膽地去見圓通,屆時將計就計奮起反擊,粉碎魔門吞并釋、道兩教的陰謀!”

“反擊?如何反擊?你難道是要我們獨力去對抗魔門和少林?”風陽子尚在沉吟,他身后的風清子已在大聲質問。風清子乃風陽子師弟,身材魁梧,一看就是個火暴脾氣,與風松子、風明子、風陽子合稱“武當四子”。

而面對風清子的質問,云襄從容道:“道長放心,如果沒有萬全之策,我也不敢要武當一派去冒險。”

風陽子身后的鳳松子冷笑道:“你不過是一巧舌如簧的老千,有何萬全之策?你該不是想讓咱們武當為你個人的功業打頭陣吧?”

云襄淡淡笑道:“武當四子什么時候變得這般小肚雞腸、膽小謹慎?難怪如今武當一派的聲望遠遠不及少林。”

風清子與風松子勃然變色,正待發火,卻被風陽子揮手打斷。他捋著下頷稀疏的花白胡須沉吟道:“不知公子有何妙策?不妨說來聽聽。”

云襄點頭道:“寇炎雖然控制了圓通,欲借會晤之機制服掌教,但他并未控制整個少林,所以他們的計劃不敢讓更多人知道,寇炎與圓通只能在與掌教單獨見面時出手突襲。而我已說服少林達摩堂首座圓安、戒律堂首座圓祥,為少林的前途命運與魔門決裂。屆時他們會率少林十八羅漢在外布陣埋伏,只要掌教躲過寇炎一擊,十八羅漢立刻就會一擁而入,將寇炎和圓通困在羅漢陣中。就算寇炎武功再高,要想在羅漢陣中平安脫身,恐怕也是千難萬難。”

羅毅聽云襄信口開河,不由連使眼色,云襄卻裝著沒看見,繼續道:“道長韜光養晦至今,不就是在等一個令武當重振往日輝煌的機會嗎現在機會就在眼前,就看道長能不能大膽抓住了。”

風陽子眉梢一挑,眼中隱有神光閃爍:在少林與魔門兩大勢力的壓力下,他一直低調隱忍,靜待聲勢的機會。這是他心底潛藏已久的隱秘,沒想到卻被云襄一眼看穿。捋須沉吟良久后,他微微頷首道:“若能得少林圓安、圓祥兩位大師及十八羅漢相助,貧道便率武當上下冒一回險與魔門周旋。不過若沒用少林的親口承諾,貧道也不敢輕舉妄動。”

云襄沉聲道:“只要道長給我一件信物,我便連夜請兩位大師前來與你相會,商議聯手對付魔門的細節。”

風陽子略一沉吟,從腰間解下一塊玉佩,遞給云襄道:“這是貧道隨身攜帶之物,兩位大師一見便知。請公子連夜去請兩位大師,貧道在此恭候佳音。”

云襄接過玉佩,仔細放入懷中,對風陽子拱手一拜:“請道長在此相侯,我去去就來。”

離開武當駐地后,羅毅忍不住小聲提醒:“云大哥,雖然圓安師兄和圓祥師兄一向看不慣圓通方丈的所作所為,但你也不可能三言兩語就說服他們背叛掌門師兄啊!”

云襄微微一笑,從懷中拿出風陽子的玉佩道:“若是僅憑你我空口白話,確實很難說動圓安、圓祥,不過現在有了武當掌教風陽真人的信物,我就有把握說動他們了。”

羅毅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原來云大哥早有打算,難怪堅持要風陽子的信物。”

云襄笑道:“利用各方勢力信息的閉塞和滯后,巧妙借用一方勢力的名號說服另一方勢力,這在千門中叫做‘借勢’。春秋戰國時的千門前輩蘇秦正是此道高手,我不過是向他學習罷了。”說著他遙望少林方向,“咱們要立刻去見圓安、圓祥,只要他們對少林的忠誠超過對掌門的愚忠,我就有把握說服他們。”

蘇秦正是此道高手,我不過是向他學習罷了。”說著他遙望少林方向,“咱們要立刻去見圓安、圓祥,只要他們對少林的忠誠超過對掌門的愚忠,我就有把握說服他們。”

少林寺達摩堂還像幾年前一般破敗古舊,靜謚幽暗,當云襄被知客僧領到這里時,不禁想起了與舒亞男在此相遇的情形,一時間百感交集,怔怔失神,以至于有人來到身后尚不知覺。

“云大哥,圓安師兄與圓祥師兄到了。”羅毅小聲提醒道。

云襄連忙收入起雜念回頭望去,就見一胖一瘦兩位老僧已并肩立在自己身后,經羅毅介紹,才知右邊那圓臉方額、始終面帶微笑的胖和尚是達摩堂首座圓安;而左邊那瘦骨嶙峋、滿臉冷厲的黑臉和尚,則是江湖上默默無聞、少林上下卻人人懼怕的戒律堂首座圓祥。

雙方見禮畢,圓安笑問:“聽羅毅小師弟說,公子襄有要事必須見咱倆,不知有何要事?”

云襄沉聲道:“是關系少林生死存亡的大事,所以在下才連夜求見兩位大師。”

圓祥一聲輕嗤:“危言聳咱是千門中人慣用的招數吧?”

“沒錯!”云襄笑著迎上圓祥那冷厲的目光,“圓通方丈去見魔門門主至今未回,難道還不夠危言聳聽的嗎?”

圓祥面色微變:“你怎么知道?”

云襄沒有回答,只目示身旁的羅毅,羅立刻將昨晚看到的一要仔細地說了一遍,圓安、圓祥聽后滿臉驚詫,面面相覷。這實在太難以置信了,但羅毅向來不打誑語,令人不得不信,而根據被方丈支回來的十八羅漢的稟報,以及方丈令人給武當掌教送信的舉動,又讓人不敢不信。(花容月毛打)

圓安立刻急道:“我帶十八羅漢去魔門駐地,若方丈師兄真落入了魔門掌握,咱們定要將他救出來!”

“怎么救?”云襄毫不留情地質問道,“且不說在魔門手中搶人有多大把握,就算你們見到圓通方丈,他讓不讓你救還是個問題。從他給武當掌教寫的信來看,他已經完全屈服于寇焱,如果你們貿然前去相救,而他以方丈身份命令你們放下武器束手就擒的話,你們怎么辦?”

圓安、圓祥面面相覷,皆啞然無語,圓祥沉吟片刻,只得對云襄拱手請教:“公子有何辦法?請不吝賜教!”

云襄負手從容道:“要想救下圓通方丈,粉碎魔門吞并少林、武當的陰謀,首先就要無視圓通方丈的身份。”見二人有些不解,云襄解釋道,“既然圓通方丈已為失魂丹控制,他的言行已不能代表他的本意,若再將他的命令當成方丈的法旨,豈不是上了魔門的當?”

圓祥想了想,微微額首道:“公子言之有理,若圓通師兄協助寇焱襲擊武當掌教,便犯了少林戒律,戒律堂有權暫時時免去他方丈的職責。我會通知門下弟子,暫時時無視方丈的指示。”

“不可!”云襄忙道,“此事一旦傳開,少林上下必定人心惶惶,恐怕難以在方丈面前日保持鎮定,定會被他看出破綻,咱們也就無法將計就計,對魔門實施反擊。”

圓安急道:“公子有何妙策?請快快道來,別再賣關子了。”

云襄沉呤道:“圓通欲與寇焱在少林伏擊武當掌教風陽真人,咱們就將計就計在少林反擊寇焱,所以咱們的計劃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看除了你們兩位,只須再讓十八羅漢知道就夠了。”

圓祥沉聲問:“連圓泰師兄都要瞞過?”

云襄點點頭:“圓泰與圓通關系最為密切,一旦得知咱們的計劃,他未必會支持。兩位是少林難得的開明高僧,相信你們對少林的忠誠過對圓通方丈的忠誠,所以我才冒昧前來獻策,希望能借你們的力量粉碎魔門陰謀,助少林度過這次危機。”

圓安、圓祥交找了一個眼神,俱沉吟不語,顯然還在猶豫。

云襄見狀拿出風陽子的玉佩,對二人道:“武當掌教在得知魔門陰謀后,立刻表示愿率武當下下冒死一搏,決不容魔門的陰謀得逞,他甚至不顧自身安危,愿以已為餌引寇焱上鉤,難道少林上下竟無一人有掌教的氣魄?”

二人一見風陽子的信物,臉上俱有幾分羞慚。云襄見狀趁熱打鐵:“寇焱要想在少林伏擊風陽子掌教,必定不會多帶人手。為了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將掌教制服,他只能選在圓通方丈的禪房中動手。十八羅漢只要事先埋伏在禪房四周,待掌教將寇焱從藏身處引出,到時寇焱便會引入羅漢陣和少林,武當眾多高手的重圍之中,要想脫身可就難了。”

圓祥沉吟片刻,終于慨然道:“既然武當掌教敢以身犯險,我少林豈能退縮。請云公子帶我去見風陽子掌教,當面商議反擊寇焱的細節,圓安師兄與羅毅小師弟立刻去聯絡十八羅漢,待咱們定下詳細的計劃后,便依計行事,定要將寇焱一舉拿下!”

云襄心知冒如此大的險,圓祥在沒有得到風陽子的親口承諾之前,決不敢輕易答應,正好風陽子也想見過兩位少林高僧后再作決定,他立刻欣然道:“好!咱位這就去見風陽子掌教。”

圓安雖不是羅漢堂首座,但十八羅漢的武功大多出自他的傳授,而羅毅與十八羅漢的交情最為深厚,由他們二人出面再合適不過了。四人擊掌盟誓后,立刻分頭行事——云襄與圓祥連夜去見風陽子,而圓安剛與羅毅連夜去聯絡十八羅漢。

當風陽子與圓祥見面后,立刻便下定了決心,有少林四大高僧中的兩位和十八羅漢相助,面對寇焱他也不必再膽怯。若少林、武當的頂尖高手聯手都對付不了寇焱,那這釋、道兩門的泰山北斗,除了投降魔門,恐怕就只有滅亡一途了。這是兩派生死攸關的一戰,二人都不敢大意,在云襄的指點下,二人謀算好行動的所有細節,這才各自回去準備。

離開武當臨時的駐地后,云襄對園祥道:“大師先回少林照計劃準備,我還要去聯絡另外一位盟友,若得她之助,咱們的計劃便萬無一失。”

園祥聽云襄說得慎重,似乎對這位盟友的看重還在鳳陽子之上,他不禁問道:“不知這位盟友是誰?”

云襄抱歉地搖搖頭:“我不敢肯定能在短時間內找到她,更不敢肯定她一定會幫忙所以暫時不便透露她的名字,請大師見諒。”

聽云襄如此說,園祥只得滿腹狐疑地告辭回寺。云襄目送他的背影消失于黑夜后,不禁抬頭仰望蒼穹,腦海中浮現出楚青霞那清朗如月的面容,若能得她和天心居第子相助,魔門的計劃定會徹底失敗!想到這,云襄立刻照楚青霞留下的地址連夜趕去……

在離開少林三天后,圓通終于回到了寺中,他的臉色看起來十分蒼白,眼神也有些迷離,就像是大病初愈。這十分奇怪,但卻沒人敢過問。

陸續有第子前來請安,圓通將他們打發走后,只留下了最信任的園泰。望著面前這身材魁梧的羅漢堂首座,圓通捋須問道:“這幾日寺中可有狀況?”

“一切正常。”園泰忙說,想想又道,“師兄邀武當掌教鳳陽子前來談禪論道,鳳陽真人已答應今日午時前來,咱們要不要以佛門最高禮節迎接?”

“不必了!”圓通擺擺手,“鳳陽師兄不喜歡這些繁文縟節,你直接將他領到我禪房即可。另外嚴令僧眾,不得走近我禪房半步,以免打擾了鳳陽師兄與我談禪論道的興致。”

園泰得令退下后,圓通不由抬頭望向禪房的屋頂,看到一片青瓦已被人掀開一道細縫,一雙眼睛正目光炯炯地監視著禪房中的一切,方才回寺時,他支開了禪房四周的警戒武僧,寇炎立刻照計劃潛入寺中,埋伏于禪房屋頂,就等鳳陽子進門后,一招將其制服。雖然僅憑寇炎一人,要做到不驚動旁人而制服鳳陽子,多少還有些困難。但若再加上圓通,一招制住鳳陽子就十拿九穩了。

就在圓通忐忑不安默念《清心經》,勉力克制心底那蠢蠢欲動的心魔時,知客僧突然在禪房外稟報:“武當掌教鳳陽真人率門人求見!”

“快快有請!”圓通連忙起身相迎。半顆失魂丹只能解除肉體的痛苦,卻不能滿足心底那令人發狂的欲望,他只想早點將鳳陽子賣給寇炎,以換取另外半顆失魂丹,就算是為虎作倀也顧不得了。

這時,鳳陽子被知客僧領到了禪房,而隨同前來的鳳松子、鳳明子、鳳清子和幾個武當弟子,則被知客僧領到一旁的偏殿歇息。圓通將鳳陽子讓進房中,待奉茶的小沙彌退下后,他貌似隨意地笑問道:“鳳陽師兄對這次釋、道、魔三教結盟,不知有何看法?”

鳳陽子訥訥道:“少林乃中原武林領袖,貧道一切唯圓通師兄馬首是瞻,能有什么看法?”

“難道就沒有一點自己的想法?”圓通追問。就見鳳陽子遲疑道:“三教結盟,結束百年爭斗,這無疑是武林一大幸事,貧道自然是衷心擁護,全力贊成!”

圓通面色一肅,壓著嗓子沉聲問:“魔門包藏禍心,欲借三教之力起兵舉事,難道鳳陽師兄也支持?”

鳳陽子縮縮脖子,連連搖手:“這等大逆不道的言語,師兄千萬不要亂說!小心傳到朝廷耳中,為咱們惹來滅頂之災!”

“如果魔門有此計劃,鳳陽師兄有何打算?”圓通俯身過來,緊盯著鳳陽子的眼眸追問。就見鳳陽子膽怯地低下頭,訥訥道:“那咱們武當,只好、只好退出聯盟,遠離這是非之地。”

圓通目光炯炯地盯著鳳陽子,緩緩伸出手,沉聲問:“既然鳳陽師兄不愿與魔門一起造反,何不與我少林結盟,共抗魔門?”

鳳陽子在圓通目光逼視下,猶猶豫豫地伸出手,似乎要與圓通擊掌。圓通手腕一翻,突然扣向鳳陽子脈門,幾乎同時,鳳陽子身后的窗戶突然無聲打開,寇炎鬼魅般倏然撲入,一抓扣向鳳陽子后心靈臺穴。

這幾下兔起鶻落,常人根本來不及反應,鳳陽子卻像早有預料,手腕一轉,如靈蛇般滑出圓通掌握,跟著合身撲向圓通。圓通十拿九穩的一招突然落空,連忙飛袖直擊鳳陽子面門。就見鳳陽子就地一滾,雖避得狼狽,卻躲過了圓通的流云飛袖,不僅如此,還借圓通的流云飛袖擋住身后寇炎的一抓。

這幾下快如電光石火,待寇炎發覺自己低估了鳳陽子時,這瘦弱猥瑣的老道已撞破木門滾出了禪房。寇炎正待追擊,忽聽禪房四周有輕而不亂的腳步聲響起,轉眼便將禪房包圍。只聽這腳步聲,寇炎便知自己陷入了少林十八羅漢的重圍,跟著禪房為傳來凌厲的拔劍聲。寇炎立刻便聽出這是隨同鳳陽子前來的鳳清子、鳳明子和鳳松子。轉眼之間,這禪房已被少林、武當兩派高手團團圍困,成為一個獵虎擒龍的陷阱。

“這是怎么回事?”寇炎盯著圓通質問。他不由分說,一把便扣住了圓通的咽喉。就在這時,禪房外響起一聲佛號,接著就聽一個冷厲的聲音高喊:“寇門主,歡迎到少林寺來做客!”

寇炎一聽這話便知落入了陷阱,他也是心思敏捷、剛愎自用之輩,毫不在意地嘿嘿一笑,朗聲問:“外面是少林四大高僧中的哪位?”

“貧僧園祥!”門外的聲音越發冷厲,跟著就聽四周響起此起彼伏的聲音:“貧僧園安!”、“貧道鳳清子!”、“貧道鳳明子!”、“貧道鳳松子!”……

寇炎面色微變,冷眼望向圓通。圓通連忙道:“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待貧僧將他們都支開。”

寇炎將掌心貼在圓通后心,示意他去窗口。圓通對窗外的園安、園祥喝道:“二位師弟,我與寇門主在此商議釋、道、魔三教結盟的細節,誰讓你們帶人來打擾,還不退下?”

園安、園祥不答,卻望向一旁的鳳陽子。有備而來,勉強逃過寇炎與圓通聯手一擊的鳳陽子面有得色地嘿嘿笑道:“圓通師兄,你與寇門主倒是對三教結盟熱心得很啊,方才貧道若不是躲得快,定落入寇門主之手,然后被喂下失魂丹,像傀儡一樣受人擺布,到時三教結盟還真就順理成章了。就不知失魂丹的滋味如何,圓通師兄可否透露一二?”

圓通面色微變,色厲內荏地喝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少林弟子聽著,立刻將出言不遜、心懷叵測的武當門人,盡數給我拿下!”

“大家不要妄動!”園祥對十八羅漢沉聲道,“掌門師兄中了失魂丹之毒,此刻心智已不受自己控制,先拿下寇炎,奪得失魂丹的解藥解救掌門師兄要緊!”

園祥為戒律堂首座,在寺中威望僅次于掌門。十八羅漢早經過園安和羅毅的策反,此刻聽圓通方丈竟下令拿下武當門人,對他中失魂丹之毒、心智已失的話不再懷疑。園祥一聲令下,眾武僧立刻轟然答應,依著九宮八卦的方位,向禪房中的寇炎逼了過去,將他困在羅漢陣中。

寇炎見十八羅漢步伐沉穩,行進有序,僅十八人卻給人一種千軍萬馬、蓄勢待發的壓力,少林羅漢陣果然不是浪得虛名。在羅漢陣之外,還有武當四子及園安、園祥掠陣,要想突破重圍實非易事。不過寇炎毫不驚慌,他笑著拍拍圓通肩頭:“這羅漢陣是你少林鎮寺之寶,而你是少林掌門,對它一定再熟悉不過。你若助我破了這羅漢陣,我就將失魂丹的配方送給你。”

圓通內心正受著藥癮的煎熬,一聽這話頓時有了精神。若能得到失魂丹的配方,從此便不必再受寇炎的控制和擺布,這對他來說無疑比失魂丹還有吸引力。他立刻對寇炎點點頭:“請寇門主記住你的承諾。”

寇炎傲然道:“寇某言出必踐,天下皆知,難道你還不信?”

當年寇炎黃鶴樓一敗,魔門依約退出中原,堅守諾言十八年有余,這在中原武林廣為流傳。武林中人雖敵視魔門,視寇炎為武林最大魔頭,不過對他信守諾言的品德還是頗多贊譽。

圓通聽寇炎這一說,不再懷疑,轉身來到禪房外,對十八羅漢喝道:“掌門方丈在此,你們難道要造反?”

十八羅漢都是圓通后輩,在他的積威之下,頓時有些心虛氣餒。園祥見狀忙喝道:“掌門方丈已被魔門藥物控制,大家不必理會他的言語,先將他拿下要緊!”

圓通連服三日失魂丹,神智已與以前有些不同,加之他竟與寇炎聯手對付武當鳳陽子,這實在不像是少林方丈的行徑。十八羅漢再無猶豫,立刻發動陣勢,向圓通圍逼過去。圓通見狀,只得出手搶攻。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