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破浪錐 >

第八章 怖

逃亡。 

何處才是盡頭? 

暮色中。 

殘陽那一片血紅已然落下 

劍閣。 

自古便是入蜀的第一道門戶。 

劍門關,更是險峻非常。 

兩山間只有一條長長窄窄的古棧道相連,兩旁皆是萬丈深淵。 

歷來便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易守難攻的天險。 

而此時的劍門古道上,便在正中坐著一個人。 

洛陽城中一掌殺了歷輕笙的愛子歷明,魏公子自然早就露了行藏。饒是君東臨智謀計絕天下,卻也只能在行蹤上做些小巧的騰挪與遮掩,明將軍的追兵時時刻刻都有找來的危險。沿路上亦不時有魏公子舊日的仇敵前來尋釁,但他五人均是一等一的高手,只要不是碰上將軍的主力,自是有驚無險。 

依著君東臨的計策,魏公子決定前往巴蜀避禍。一來巴蜀苦寒之地人煙稀少,二來與將軍齊名的龍判官身處川東地藏宮,亦是將軍的勢力所不及。 

楚天涯何等聰明,見了封冰與魏公子暖昧的樣子,早是有所心知肚明,卻也無可奈何。何況對魏公子了解更深后,更是敬畏兼備,唯有收起兒女情長,每每注視到封冰投來清瑩迷蒙的眼光,也不知盼這一次的逃亡是長是短方好。 

沿途上封冰對魏公子與楚天涯均是或即或離,只是與君東臨雨飛驚說話,君東臨是魏府中除了魏公子外唯一知道封冰身世的人,對她自是憐惜,還認做了義女;雨飛驚江湖經驗豐富,一路上便做起了探路的先鋒。 

第一個看到那個人的就是雨飛驚。 

那是一個看起來不超過三十歲樣子文弱瘦小的書生,靜靜地坐在道中,低頭看著自己的腳。見到了雨飛驚,他只抬頭看了一眼,輕輕笑了笑,樣子很緬腆,然后像是害羞般又垂下頭去,似乎腳上穿的不是鞋,而是繡的一幅畫。 

第一眼看到那個人,雨飛驚就有種很奇怪的感覺。 

因為,他覺得那是一個灰色的人。 

他的全身好象籠在一種灰蒙蒙的霧氣中,從眉眼發稍里散發出一種異樣的韻味,仿佛他所有的一切都讓人看不清楚。 

整個劍閣古道上似乎也有著那種灰色,在暮色下顯得尤其的詭秘。 

這個人正好坐在只容一人相過的棧道中。 

要過去便只有讓他退開或是從他頭頂飛過。 

他的笑容很短,一閃即逝。 

也——很邪氣。 

雨飛驚還是依然向前走著,跟了公子十五年,他從來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從來只有他的敵人怕他。更何況對方只是一個書生,雖然感覺很古怪。 

他的腳步很穩,手也很穩,緊緊握著刀柄。 

只是,總覺得什么地方有一點不對頭。 

二丈,雨飛驚清楚地感到了一股戾氣。 

一丈,雨飛驚突然覺得胸口間的郁悶。 

八尺,雨飛驚心頭涌上了一種想嘔吐的念頭。 

五尺,雨飛驚聽到了身后君東臨的呼聲。 

三尺,雨飛驚的腳像是踩到了一塊燒紅的火炭。 

他大吃一驚,正要后退,那個青年書生忽然彈身而起,在雨飛驚將退未退之際發出了無數道劍花。 

雨飛驚撥刀,卻覺得自己的動作突然緩慢了下來,好象身體是在夢中在水中在海草中在泥漿中一般被粘滯住;只感覺到君東臨飛身在頭頂上與那無數道劍花硬拼了一記,一聲悶哼,然后四周突然有了無數的長箭向自己襲來,他奮力把刀抽出,勉強撥開了襲來的箭;只見那年青書生一個跟斗翻回原地,左手輕彈,一束煙花直飛向半空,然后仍是垂目打坐,就像從來沒有動過一樣;天空上突然便灑下了血花,那是君東臨蒼促間以掌博劍竟然中招;便已覺得四肢發軟,晃了幾下,再也支撐不住,仰面倒在了劍門長長的棧道中,隨即便是一片的黑暗,黑暗…… 

只是一招間,魏公子手下的兩大高手已是一死一傷。 

這個看起來就是一團灰色的年青人——倒底是誰??? 

此時,魏公子和楚天涯封冰才剛剛踏上棧道。 

楚天涯感覺到的是一種“濕”。 

一種很潮潤的氣流包圍著全身。 

就像在一個經年不通空氣的地窖中。 

竟然還有一種發霉的氣味。 

而封冰。 

看到突然的漫天箭雨。 

看到君東臨的負傷濺血。 

看到雨飛驚莫名的倒下。 

看到那燦爛的煙花在半空中炸開。 

看到那個全身灰黃模糊不清的影子。 

她只有一個感覺:怖。 

怖! 

魏公子按住二人的肩頭,沉身接住飛身退回的君東臨,看著雨飛驚的怦然倒下,眼光突然像著了火般的熾熱。恨聲道:“毒來無恙!” 

那個年青人這才抬起頭來,輕輕的像是糾正什么錯誤一樣嘆了一聲,“毒來當然無恙,,,只有死!” 

毒來無恙! 

這個看起來弱不經風的書生竟然就是…… 

就是明將軍手下僅次于水知寒和鬼失驚的第三號人物…… 

將軍的毒。 

此時,那半空的煙花才在向四處飛濺起的火光中冉冉熄滅。 

毒來無恙好整以暇,“將軍早算準了公子必然入蜀,如今這條入蜀的唯一道路上已有我親手布下的絕毒‘綺羅香’,旁邊更有數位高手相視,再加幾十名弓箭手,公子以為勝算如何?” 

幾人默然,剛才雨飛驚未見受傷卻亡命棧道上,君東臨一招間濺血此人劍下,更有周圍的埋伏,如此天險實難逾越。 

一聲輕響,封冰的千秋索已出手,毒來無恙看也不看,指尖輕彈,一縷青色的火光從掌中發出,蕩開千秋索。 

與此同時,楚天涯已凌空撲至,一時棧道上劍光大盛。 

又是百箭齊發,楚天涯劍光回繞,擋開襲來的箭,再人劍一線,直指毒來無恙。 

“當”的一聲暴響,毒來無恙硬接楚天涯全力一擊,退開三步。楚天涯空中一個翻身,斜斜落下,眼見楚天涯就將落在棧道上,那橋上的灰色竟然像活物般蠕蠕動了起來。 

封冰嬌喝一聲,千秋索再次出手,楚天涯半空中一把捉住索頭,空中擰身發力,總算腳不沾地的退了回來。 

毒來無恙大笑,“這位小弟想來是近日聲名鵲起如日中天的楚天涯了,果然是好劍法,可惜還是破不了我這個局。” 

楚天涯道:“你記往我的名字最好,楚天涯藝不如人,卻絕非膽小怕事,毒君與將軍從今天起就是我的死敵。” 

楚天涯與雨飛驚相交幾日,喜歡這個漢子的豪爽耿直,卻不料如此不明不白便死在毒來無恙的手下,他一生原本平淡與世無爭,這一刻心傷良友新亡,方才視將軍為生平之大敵。 

毒來無恙不屑道:“楚天涯劍挑公子十九分舵,如今還不是攜手共肩。將軍禮賢下士,只需化開仇怨,自有大好前程,楚小兄何苦自豎強敵。” 

“做人有所不為,有所必為。毒君難道就從來不知嗎?” 

毒來無恙狂笑,“那今日就只好是你的死期了。可惜,可嘆!” 

適才楚天涯全力出手,但一來要防備兩邊的暗器,二來足不能沾地,難以發力再攻,縱使讓毒來無恙退開幾步,卻是于事無補。 

此人文武雙全,兼之身蓄奇毒,再有將軍的人馬,憑著劍門天險,實難退之。 

難道此關就是諸人的葬身之地嗎? 

君東臨只是肩頭輕輕劃傷,并不礙事,當下點住穴道止住了血,心中默算,忽然抬頭道,“將軍絕對穩算不到我們入蜀,只是四處布兵,此處只有毒來無恙一人加上數名弓箭手罷了。” 

公子沉聲不語。君東臨繼續道,“若然是將軍主力在此,必然會引我先入棧道,再兩頭夾攻,令我插翅難逃。如今毒來無恙力守天險不退,且還發出煙花信號,只求阻我一時,好等待將軍的人馬到來。是以只要退了此人,前路便再無敵人。” 

魏公子眼神一亮,知道此言非虛。 

毒來無恙亦是仰天長笑,“公子的盾,將軍的毒。君先生臨危不亂,分析的頭頭是道,不枉與我齊名。” 

他再踏前三步,又在原地坐下,淡淡道:“我無把握殺人,只是留諸位三個時辰,想來還做得到。”大喝一聲,“各位兒郎聽了,今日不求殺敵,待得將軍來到便是奇功一件,榮華富貴只畢其功于此一役。”山谷中埋伏的眾箭手齊聲狂呼,一時山谷中聲勢震天。 

將軍的毒果然不愧是將軍的第三號人物,短短幾句話便扳回了形勢,令已方士氣大振。 

魏公子動了。 

只見他凝神緩緩向前踏去,每一步似乎都有千斤之重。 

橋上的灰色似乎在他的到來下也一步步向后退去。 

這正是公子用上乘內力逼開毒來無恙的“綺羅香”。 

魏公子停在雨飛驚的尸身邊,慢慢伏身拿起了雨飛驚的刀,那把刀光突然亮了起來。公子左手輕撫刀鋒,朗朗念道:“雨飛驚跟我大小數十戰,浴血江湖。我魏南焰今日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為了他出生入死的手下,為了他心愛的女人,為了自己活下去…… 

魏公子要——全力出手。 

看著魏公子的凝重神色。 

毒來無恙眼中終于掠過一抹懼色,大聲吼道,“箭!” 

果然百箭再發,但進入魏公子三尺內已被他內勁逼住,紛紛墜地。 

公子大喝一聲,山谷中回響震耳欲聾,刀光再盛,直劈向毒來無恙。 

刀意空靈而致遠,如遙望夕陽茹清茶。 

刀性柔軟而輕媚,如情人相看的眼光。 

刀勢緩慢而無痕,如時間延續之絕不拖泥帶水。 

刀鋒卻開合而一往直前,如壯士痛別易水之一去不回。 

看似輕描淡寫的一刀,待到毒來無恙身邊三尺處卻突然加急,隱含風雷之勢,如積云密布沉郁數日之后驀然豪雨如注,如溪流百川積蓄于一盈流泉后忽有山洪的爆發,如百世的怨懟在這一刻給一個必然的了斷…… 

毒來無恙能不能接下魏公子這慘烈而含天地之威的一刀? 

毒來無恙先看到了公子的眼神,那是一種絕不空回的神情與堅決;毒來無恙一狠心,左手蓄毒針,右手撥長劍。 

他再看到了那一道凜列而仿佛從眼中直刺入人心的刀光,似乎這必然的一刀除了斬下敵人的頭便絕不會再收回…… 

毒來無恙的心突然便怯了,這是什么刀法???如此神威,難怪將軍一直說公子的武功絕對是天下的超一流…… 

毒來無恙的戰志在瞬間崩潰瓦解,身上那層空蒙的灰色霧氣一下散開,大叫一聲“退!” 

將軍一方所有的人都在退。 

但是毒來無恙卻退不了。 

那一刀決堤般的勁力逼迫著他的后路,每退一步都要付出全身的功力與之相抗,他的眼神中閃出一種絕望,早知道他應該全力一接魏公子的這一刀,也未必接不下…… 

可現在,他的戰志已散,他在欲退仍未能退之際就已陷入這一歷天地之慘烈集世間之忿怨的刀光中。 

在勉強中,毒來無恙揚起自己的劍。 

可是他錯了。 

他錯了。 

魏公子這一刀其實是數百刀的合成,先只是集力于對毒來無恙前后左右周圍后路的封鎖,雖然刀光盛人,卻只是力分則散,當時如果毒來無恙硬接,由一點破入,也許還能令魏公子無功而返,如今數百刀的刀力回挫,再合為一刀劃出,即便是身為六大邪門高手的明將軍水知寒親臨,只怕也只好稍避其鋒。 

這一刀正是集魏公子過人的智慧、百戰的經驗、復仇的堅忍、拚死的反應、求生的豪壯之大成。 

血飛濺。 

刀光再亮若天上閃電。 

刀聲再歷如天上霹靂。 

將軍手下的第三號人物毒來無恙就此身首異處。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