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破浪錐 >

第七章 往事比斯人更憔悴

一道銀芒在封冰白皙的手掌中流動著。 

光紋四射亂如蠶絲。 

那是一道詭異而兇險的光。 

一支短短的錐。 

二寸的柄,三分的尖。 

四面各有一道螺旋式的血槽。 

錐身上有二個古篆字:破浪。 

這才是她的殺手锏。 

這就是她的驚夢。 

你知道魏公子那震驚天下的成名一戰嗎? 

我知道,你說的是十九年前的北宮政變。 

不錯。那一年當今皇上胞弟北城王欲奪王位,領三千死士強攻紫禁城。北城王處心積慮,準備數年方始謀定后動,不僅已暗中勾通了朝中幾位高官,更是連皇上身邊的禁衛軍都已收買,可謂已十拿九穩…… 

可是,他們都誤算了魏公子。 

是的,身為禁衛副領的魏南焰先于亂軍中一箭射死北城王,再力敗叛亂的禁衛軍統領秦天湖,一場大禍瞬息間就化于無形中。 

擒賊先擒王,北城王一死,秦天湖再敗,叛軍自然亂了陣腳。這場功勞到是來得容易。 

話雖如此。要知當時紫禁城中場面大亂,人人自危,要在亂軍叢中擒王你當是容易事么?亦只有魏南焰這樣不世出的人物才辦得到。 

后來呢? 

之后魏南焰御封太平公子,從此沒有人再叫他的本名,都以公子相稱。 

可是我聽說魏公子平定叛亂后仍率軍殘殺北城王余黨,屠城七日,血流成河。如此殘虐怎么可以服眾。 

自古戰場無父子,你不殺人就要被人所殺。如果北城王事成,魏公子豈不也是死無葬身。 

唉!成王敗寇,北城王一向仁義,一招失策竟然連九族亦給滅了。 

不,北城王尚有后人。 

哦! 

秦天湖也是非常人物,敗于魏公子劍下卻不死,而且救出了北城王的小女兒,從此不知所蹤…… 

五年前,封冰離開了師父寒梅師太和天湖老人,投向了魏公子。 

寒梅師太一向不涉江湖,沒有人知道她的來歷。 

她千方百計接近魏公子。 

用她沒有人識得卻十分高明的武功。 

用她天然的美麗和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 

她終于接近了魏公子,而且在公子手下“冰風雨”中排名第一。 

而她只有一個目的,殺死魏公子。 

因為她就是北城王之女! 

因為她要報十九年前殺父滅門之仇! 

但是魏公子位于高官,出入都有眾多手下,她根本沒有機會單獨接近他。 

她并不怕死,但魏公子武功蓋世,一擊不中就絕不會再有機會,她只有等。 

那一年,江北大旱,魏公子進諫皇上免稅三年。 

皇上準奏,公子大喜,便在府中大宴門客,傳令不醉無歡。 

結果自然都醉了,除了她。 

然后魏公子請封冰同游后花園。 

那是她第一次單獨接近魏公子。 

她的心怦怦亂跳,她知道機會來了。 

她的袖中一直藏著那一支破浪錐,這是天湖老人把她從北城府中救出來時帶上的唯一的東西,那是上古的一支神器,用巧妙的手法發出后那四道螺旋式的血槽在氣機的牽引下,可以破氣直入,能破天下任何內功。 

天湖老人苦研十年,終于堪破了發破浪錐的心法,創出了半招——那就是“驚夢”。 

她曾用許多武林中成名的人物試招,凡是見過破浪錐的人都已是死人,沒有人能躲得過那一道疾若天邊閃電的銀芒…… 

出手無痕,絕情封冰。 

然而即是如此,天湖老人亦不敢輕言能勝魏公子,因為只有他才知道魏公子的武功是多么的驚人。 

那一天,她第一次見魏公子展示武功。 

半醉的魏公子在后花園中大顯神威,一掌拍下滿園滿樹的桃花,在他的全力施為下,落花皆不著地,在空中飛舞,就像一場驚艷的花舞。 

沒有人可以料到魏公子下一步會做什么。 

她以為他是在向她示威,她以為他還是對她的目的與意圖有了覺察。 

破浪錐遇強越強,魏公子的內力越深,她越有機會。 

可是魏公子的人影越舞越快,她甚至分不清那里是花那里是他的人。 

她的手心沁出了汗,她就要拚死發出那一錐…… 

然而花終于舞下,滿地繽紛中他突然就出現在她的眼前,遞給了她一支花。 

“滿園桃花,只有這一枝配得上你的清麗絕俗。” 

桃花淡雅而令人微熏的氣息襲上她的鼻端。她看到了他的神情,這一刻他一點也不像名震朝野的魏公子,半醉的眼中只有一個深情的男人看到他所欣賞女人時的狂熱與癡迷。

她知道這是她最好的機會了,可她竟然不知道應該做什么? 

從來沒有人說過她的美麗,在師門中她只是面對寒梅師太和眾多師姐妹,出了師門雖然有人用言語說及她的美,卻只是一些登徒浪子,最后不是死在她的索下就是被她打斷了腿。 

而她從來想不到自己在一向穩重不露城府的魏公子眼中竟然是“清麗”的。 

她也更想不到他耗費真力拂下滿園桃花只為選一朵可以配上她的“絕俗”。 

她一時怔住了,呆呆看著他君臨天下的氣勢,呆呆看著他恍若翩躚的風度,呆呆看著他輕輕撫了一下自己的面頰,呆呆看著他微笑著轉身離去…… 

良久后,她才發現那枝桃花就插在她的鬢發間…… 

那以后,他更加對她信任,常常叫她陪著自己談論國事,甚至——談論心事。 

每一次她都應該有機會。 

但每一次她都不能出手,她告訴自己還可以等更好的機會,但她有的時候不自覺的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在找借口。 

十九年前天湖老人救走她的時候,她只有二歲,她記憶中的父母親人的形象竟然遠遠抵不過魏公子的音容笑貌…… 

看他侃侃而談,讀他治國大計;望他寬厚眼光,聽他透露心情;見他待人處事,品他月夜狂歌;知他柔情深種,吟他纏綿詞句…… 

面對著這個殺了她父母和所有親人的公子,她竟然發現自己的恨已越來越少。 

于是就有一個春天的晚上,在半醉的迷亂與瞬間的清明中,她把自己給了他。 

半夜醒來,她多想把破浪錐狠狠捅入他沉睡的身體中,就像想同樣給自己一錐…… 

可是在劇烈的天人交戰后她終于還是做不到。 

那以后,他就只叫她“冰兒。” 

幾個月前的某一日,魏公子上朝歸來,徑直便來找她,面似寒霜。 

他喝了許多酒,最后終于開口了。 

“冰兒,你很像一個人,第一次見你我就覺得好象見了她。” 

“誰?” 

“一位求我不要殺她兒子的母親。” 

天!她立刻知道了那其實就是她的母親,那是她的母親在求魏公子不要殺了自己的哥哥。 

她的錐差一點就要發了出來,這是他在刻意提醒自己的仇恨嗎? 

讓她暫時忍耐住的理由只是她還想再聽聽從這個仇人的嘴里說出一些關于自己親人的事。她只從師父和天湖老人的口里知道自己的身世,而對于她的親人,她竟然沒有一點點絲毫的印象。 

“可是你最后還是殺了她的兒子,也殺了她?” 

魏公子長嘆一聲,也許是酒意,也許是對往事的回憶,他沒有發現封冰的聲音是如何無法抑制的顫抖起來,“是的,我只能這么做。” 

“為什么?你竟然那么狠……” 

“北城王待兵若子,廣結天下,若不用些非常手段,余黨再立新主起兵作亂,只恐就是天下大亂生靈涂炭之局……” 

“……” 

“我只能告訴自己那其實是救了更多的母親和她的孩子。” 

“可是……” 

“冰兒,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就是北城王之女。” 

封冰這一驚才是非同小可,右手還不及發出破浪錐,已被魏公子一把抓住。 

公子沉聲說道,“這幾年來你應該知道我的為人,我全心輔君治天下,其實也是在還我十九年前的債。” 

“為什么要對我說這些!?”封冰嘶聲叫道。 

“將軍查到了你的來歷,要圣上治我暗藏北城王余孤之罪。” 

她抬頭愕然看著公子,心中恍然大悟。明將軍無時無刻不想扳倒魏公子,自然對公子身邊的人一一做了詳細的調查,是以才發現了她的真實身份,“你要把我交給明將軍嗎?” 

魏公子大笑,“哈哈,你可見過我怕過將軍!況且自古為美傾國的亦大有人在,我魏南焰最多也不過是丟官丟命,何懼之有?” 

“可我,,,你知道我必須要殺了你。” 

“你有把握殺我嗎?” 

“你有把握防我一生嗎?” 

“我從來沒有防過你,你應該有過不少機會。” 

“也許我還在等。” 

“等最好的機會?我現在既然知道你是仇人,你還能有機會嗎?” 

“…………”那一刻她真的恨他、恨自己、恨師父、恨命運。 

魏公子眼望封冰,“我還是不會防你,但你也只能有一次機會。如果殺不了我,你能不能就甘心情愿終身做我的女人?” 

“一次機會?” 

“我可以原諒你一次。但如果還有第二次,你便不是我的女人,好嗎?” 

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語氣中更多的是懇求而不是命令。 

面對著這個她一生中恨之深也愛之深的第一個男人,她怎么可以不答應!!! 

因為她的身世,盡管魏公子竭力分辨,但皇上對魏公子猜疑仍是更重了。 

終于明將軍平北疆匈奴歸來,挾功讓皇上下詔罷了魏公子的官,然后再出追殺令,務必要得到魏公子的項上人頭。 

幸好魏公子早知功高震主,暗中有了許多準備,讓將軍一時難以得手。 

在四處流亡的日子里她能離開他嗎? 

于是,她又有了借口,一個暫時不殺他的借口。 

這個時候誰也不能再傷害他,自己也不能。 

離開師門的時候,天湖老人告訴過她,他將專心研究出一招來對付魏公子,她也還需要一個幫手。 

而現在,這個幫手來了,竟然就是楚天涯。 

她直到那天見了楚天涯的“無涯”后,才懂得師父的意圖。 

可是…… 

公子也許永遠不是她的同類,他可以呵護她,可以迷惑她,可以給她一個成名立世英雄的豪壯感。 

但他不能深切理解她的孤獨,不能清楚明白她的痛苦。 

更何況,還有她不能放下的仇恨。 

而第一眼見到楚天涯,見到這個她一直想認識的師弟,她就知道自己和他是如此的相像,一樣的遭遇,一樣的寂寞,一樣的宿命。 

雖然他一樣因她的歡而喜,因她的顰而愁,因她的美麗而忘形,因她的話語而失控。 

但最與公子不同的是,公子也許只當她是一束滿園飛花中的“絕俗”。 

而楚天涯就當她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人。 

一個是豪情蓋天,一個是俠骨柔腸。 

而到了最后,也許她都不得不傷害他們。 

封冰輕輕嘆了口氣,心頭浮起一片被命運捉弄的茫然。 

往事果然比斯人更憔悴。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