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破浪錐 >

第四章 藍月的狠 藍星的毒 藍光的殺

寂靜。 

一時林中只有封冰輕輕的喘息聲。 

楚天涯仗劍而立。 

聽到身后她強忍痛楚的呼吸,他的心就莫名的一搐。 

那一記藍星射得很深,而封冰當時氣聚全身,是以也不能穿身而過,現在她一定很痛吧? 

他不敢動,對方的目標是身后的封冰,再來一記藍星,受了傷了她能躲得過去嗎? 

從見了封冰的第一眼開始,他便完全在下意識中認定絕不能有什么人可以在他的面前傷害她。 

可是現在,他完全沒有把握,一點也沒有。 

剛才那一無影無蹤突發而至的暗器至今仍令他心有余悸。 

“星星漫天,藍月驚魂。月狐一擊絕殺,小女子領教了。”封冰清吟道。 

星星漫天的二十八星宿按日月五行分為七組,每組四人。分別正是黃金、紫木、綠水、赤火、青土、藍月、橙日。以魏公子的實力自然早就偵知了明將軍的情報,封冰此時提及一來告訴楚天涯對方的虛實,二來也是表明自己傷不重,不讓他擔心。 

林中仍然寂靜,全無半點聲響。 

楚天涯精神一振,對方遲遲不敢再出手,恐怕也只來了藍月四人。 

殺手的可怕正是在于人們對其的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做匪夷所思的一擊,而其本身的武功卻未必已臻化境。 

目前雖然對方四人,已方一人已傷,但剛才是暗處算明處,有心取無心,此刻自己和封冰聯手,都有著預備,這一戰的勝負應屬未知。 

來的人正是藍月中的月狐、月鹿、月烏、月燕。 

藍月之首月狐帶手下奉明將軍之命來迎商晴風,趕到時卻發現商晴風已伏尸在地,卻看到了封冰和楚天涯。楚天涯出道不久,月狐自是不識,但封冰卻是魏公子手下的左臂右膀,月狐只恐未能及時接到商晴風不能回去復命,便決定暗殺封冰。 

然而卻料不到月燕那一記極盡天時變化的絕命一擊卻仍被那個年輕人擋下,這才知道此人武功極高。要知星星漫天出手絕少落空,縱然不中也是一擊即退,而此次滿以為毫無差錯卻終于失手,不由心萌退意。 

可楚天涯劍已出鞘,殺氣滿面,此時撤退定然躲不過他的敏銳感覺,月狐心中叫苦,卻是箭在弦上,只得與三人各自伏兵不動,靜待發動第二次襲擊的機會。 

楚天涯出道以來,唯一所欠缺的便是臨敵經驗。經與商晴風一戰,“無涯”初現其鋒便破敵于一招,信心與膽略大增,正是一個劍手的極佳狀態。此時封冰在自己面前受傷,更是同仇敵愾,痛由心生,就算是名滿江湖從無虛發的星星漫天也不敢稍攖其鋒。 

楚天涯功運全身,感覺份外清晰,已察知了三個敵人的地點,但也不敢強行出手,對方都是身經百戰善于抓住時機的殺手,稍有不慎,出手一有破綻,今日便埋骨于此了。

一時雙方都不敢先行出手,成了膠著狀態。 

封冰漸覺左臂麻木,知道藍星上淬有毒,對方也許便等她毒發時方再行攻擊,那時楚天涯以一敵四只怕更是無望,雖然明知先出手不利,卻是不得不速戰速決了。 

“嗖”,封冰的千秋索向著三丈外一顆大樹卷去。 

千秋索是封冰真正師父會君山寒梅師太的獨門絕學,索長三丈二尺,勁力陰柔,正是遠攻的絕妙兵器。 

索未至勁氣已令樹葉滿天飛舞,一個身著夜行衣的人影沖天而起,楚天涯的劍光業已趕至,雙方空中兵器相交七聲,一聲慘呼驚碎林間的寂靜。那道影子驟然落地,眉心上血汩汩流出。

同一時間,兩個人影從左右兩邊向封冰襲到,可見對方的主要目標仍是封冰。封冰長索回繞,與二人相交數招,卻是不聞兵器相接之聲,各自變招。 

一眨眼間,二人影已再閃藏于林間。 

楚天涯一擊殺敵,精神大振,剛才對方使著兩支類似峨眉刺的短兵刃,見自己攻來卻是不避劍鋒,反而欺身近前,以短博擊,兇悍非常。若不是封冰出手驚起對方,身形蒼促下,自己必不能一擊奏效。即是如此,也是連發七招,方始蕩開對方的門戶,一招“無邊無際”刺入敵人的眉心。 

封冰勉強化解了二人的突襲,已是血氣上涌,知道毒已漸漸發作,當下凝神暗自運功。 

楚天涯已是心里有數,對方雖然也是一流高手,但被已殺一敵,士氣大減,余下的二人僅憑武功并不足慮,自己以一敵二也絕對有把握,只是還要提防那歹毒的藍星。 

眼角瞥處卻發現封冰腳步虛浮,不由大吃一驚。 

只在一失神間,藍光再現。 

藍星速度極快,楚天涯竟不及持劍格擋,百忙中仰面向后倒去,藍星從面上一掠而過,尤感到發根被勁風撕扯得疼痛。 

一個黑影從天而降,手執一柄一把五尺長的單手斧,劈向他的面門。 

楚天涯但見對方發乾目赤,唇裂齦血,心中暗驚,左掌回收護胸,右劍揚起。 

“叮”的一聲,楚天涯的劍尖竟然被這大力一劈而震斷,左手才好不容易撐住斧柄,順勢一撥,斧斫在地面上,火星四起,他的劍也一閃而入對方的小腹。 

與此同時,封冰亦仰面倒在地上。 

藍月四人中,月狐勝于狡,月烏強于蠻,月燕則是巧。 

而月鹿,月鹿是一個很恨的人。 

他恨著一切,恨天恨地恨風恨雨甚至恨自己。 

除了師父鬼失驚,連藍月之首月狐他也不服。 

月鹿一直很看不起月烏,因為月烏竟然會與藍月中的唯一女性月燕相愛。 

做為一個殺手,自是不應該喜怒于色,當然更不能動真情。 

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認月烏的天生神力與擒天斧不是他所能輕易擋下的。 

還有月燕的柔水刺與發藍星的機巧陰柔。 

適才先是月燕巧發藍星一擊傷了封冰,憑藍星上的奇毒,他滿以為可以輕易制住這二人。然而先是封冰千秋索驚起月燕,楚天涯一招格殺月燕于半空,他已是心驚莫名。 

月烏見月燕死后大怒出手格殺楚天涯,楚天涯先躲藍星再劍擋擒天斧最后一劍刺入月烏的要害,他更是心生懼意。 

然而他也更恨了。 

恨月狐為什么多事下令對付這兩人;恨自己為什么沒有那么好的武功;恨自己為什么只能永遠做一個見不得人的殺手;恨自己為什么沒有能力殺了楚天涯。 

他更恨封冰,從見到封冰的第一時刻,他就恨不得把這個面容如花淺淡若菊的女子壓在身下狠狠的蹂躪,他恨這個女子看著楚天涯無端的眼神,恨她為什么偏偏是將軍下令必殺的人,也恨自己為什么會見到她心跳加速…… 

得不到的東西,就永遠讓她消失。 

封冰倒地的一剎,月鹿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聲,從藏身處一躍而起,向她撲去。 

月鹿沒有發出左手的藍星,他要讓這個第一眼見到就讓他恨自己心跳的女子死在他的右手刀下,他要看著她的身體在他的刀下變成凄慘的兩段,這樣他才能消除心中的恨意。

而此時,楚天涯亦倒在地下,尚被月烏拼盡全力的一斧震得氣血翻騰,誰可以救得了封冰? 

刀鋒上流下的星光輕輕晃入了她的眼睛。 

她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恨意。 

她看到了對方左手小巧的機簧,原來藍星是用這個東西發出來的,怪不得勁道如許之大,怪不得只能是一擊即退,若非如此,漫天飛來的星星還真是無人能救自己了…… 

封冰心中這樣轉著千種念頭,身體卻盈盈向左平平移開三尺,躲開月鹿致命的一刀,千秋索輕輕纏上了月鹿的脖子…… 

原來這是她的計??? 

月鹿心中涼透了。 

他恨這樣美麗的女子怎么還可以這樣聰穎。 

他恨自己為什么不先用藍星射她。 

他更恨月狐,老大為什么還不出手? 

然后他的恨意便被一根恍若洞悉了天機的繩索纏斷…… 

楚天涯見封冰遇險大吃一驚,卻已是無能為力,剛才空中博殺月燕,閃開藍星的襲擊,劍擋月烏的重擊,雖只是剎那的事,卻是使盡了平身的本領,想救封冰已是力不從心。 

然而封冰計賺月鹿,讓敵人暗器不及發出便濺血倒下,不由又驚又服。 

封冰笑嘻嘻的看著他,“算平手吧?” 

“什么平手?” 

“你殺一個,我殺一個。還有一個是共同出手的……” 

楚天涯不禁啼笑皆非,如此生死關頭,她還與自己算這個帳。 

從來沒有人和他開過什么玩笑,師父總是讓他怕,他出道后又總是別人怕他。 

凝神四聽細下,已再無動靜。 

剛才雖是驚險萬分,生死僅在一呼一吸間,但此刻佳人在旁笑語嫣然,卻也別有一番風情。 

想到這里,楚天涯的臉上也有了笑容。 

“你的傷怎么樣?” 

“不要緊,我已運功把毒壓住了,找個清靜的地方休養半天就好了。” 

“藍月應該有四人,不知道這三人中有沒有月狐?” 

“嘻嘻,看到楚大俠大展神威,想來已被嚇跑了吧。” 

“還是被封女俠的苦肉計高明。星星漫天出手絕不落空,這一次已足讓封師姐嚇破了膽,可惜以后天空上就只有冰封千里沒有星星漫天了,豈不讓諸神寂寞……” 

“哈哈,看不出楚師弟這么會說話……” 

封冰突然止聲,經過這一場生死,她與楚天涯的關系無形中就好象拉近了許多,竟然不知不覺中已變了稱呼。 

“你現在打算往何處去?” 

“自然是回去向公子復命,只可惜疾風駒還是……” 

“你身上有傷,如果……我可以送你一程。”楚天涯的心上泛起了一種不舍。 

“嘻嘻,我只怕你見了公子就忍不住要出手了。” 

她還是這么維護魏公子。楚天涯心中一嘆。本想說自己送她到目的地便轉身離去,卻又想或許是她擔心自己泄露魏公子的藏身之地。念及于此,不禁心灰了。 

封冰如此冰雪聰明的人,察顏觀色下自然知道楚天涯心中轉的什么念頭。可惜此人不能收為公子的強助,不然共抗明將軍的追殺又多了一份把握。 

可是,一切都是在命中注定的吧?封冰在心中幾不可聞的幽幽嘆了一聲。 

她有些微微的暈眩,也不知是傷口上的麻木還是因為其它的什么? 

“你幫我把藍星取出來。” 

“怎么取?” 

“用你的劍。” 

“嘶”的一聲,封冰用右手撕開了左肩的衣服,露出了血淋淋的傷口。 

楚天涯一時竟然只看見她肌膚耀目的純白…… 

他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身體。 

而這一刻,這個他一見就暗暗心動的女子卻…… 

渾圓的肩頭上灼皙的白和著妖異的紅…… 

在月光下,在他眼中,幻化成了一種嬌艷的誘惑。 

他連忙轉過頭去。 

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第三道藍光就在這個要命的時候出現了。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