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破浪錐 >

第三章 星星漫天

封冰靜靜地看著楚天涯的劍。 

那是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劍,隨便走到那里都可以看到許多把。然而就是這柄平平無奇的劍卻在一招之下讓商晴風送了命。 

“你在看什么?” 

“你的劍。” 

“你看出了什么嗎?” 

“能殺人的劍總是鋒利的。” 

“能殺人的劍也不是任何人可以隨隨便便看到的。” 

隨著楚天涯未落的話音,那把劍突然便還了鞘,仿若她剛才看到的只是一個原本并不存在的影子。只有一掠而逝的月華沿著劍的軌跡輕輕劃入她的眼中。 

她略帶茫然的抬起頭,觸到了楚天涯的目光,比月色更亮,也比夜色更冷。 

“你的師父……天湖老人還好嗎?” 

“還好。你現在連師父也不叫了嗎?” 

“他本來就不應該算是我師父,何況他也只傳給我一招。” 

“可師父一直當你是他的弟子,而且特別告訴我雖然你背叛了師門,我也不可與你為敵。” 

封冰只是淡淡一笑。只有她知道,天湖老人讓她認師的唯一理由就是用他親傳的那一招擊敗魏公子。讓魏公子知道,擊敗他的是天湖老人的弟子,除此之外,天湖當然不配當自己的師父。 

楚天涯本想說一日為師便終身不變的道理,看著封冰毫無愧疚的樣子卻說不出口。或許師父也并沒有當她是弟子吧,想起每當師父說起封冰時他似乎總感覺到有一種莫名的尊敬,即便說起她的叛師,也是一帶而過。他又想起師父對自己的態度,也許師父也沒有當自己是弟子吧,一念到此,便不敢再想下去。 

他有點迷惑了,“你既然沒有學過師父的武功,你又怎么知道我是天湖一派?” 

“我本是來此等商晴風的,卻意外的看到了你的那一招……”她想起那驚天的必殺一招,心中猶有余悸,“真是霸道……,但的確是天湖的心法,不留余地,務求一擊傷敵。” 

“你要給商晴風報仇嗎?” 

“不!一來我沒有把握勝你,二來公子現在眾叛親離,商晴風正是盜了他的疾風駒打算去投靠明將軍的。” 

“哦!,想不到我無意中竟幫公子一個忙。” 

“也不算幫什么忙,人各有志,公子從不勉強。只是疾風駒是公子的愛騎,所以一定要搶回來。才派我來攔截商晴風。” 

楚天涯只聽人說起魏公子當年聲名鵲起時的殘暴,卻從封冰口中得知他的寬容,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然而他發現自己其實最在意的是封冰對魏公子親熱而稍帶曖昧的稱呼,這種想法讓他一時沉吟不語。 

“你挑公子十九分舵而不傷一人,今夜為何出手就是殺招?” 

“我要試劍,這是我第一次用這一招。”楚天涯望著前方的空處,“我感覺的到,與魏公子一戰的機會就快要到了。” 

“那一招即使是我也未必能躲得過去。不過還是未必能勝得了公子。我跟了公子四年,還是看不透他的武功。” 

“不要告訴我。” 

“為什么?” 

“一來不能傷了自己的信心,二來我也不想占此便宜。我要求的是公平一戰。” 

“公平???”她不由笑了起來,“這本來就不公平,公子現在失勢,到處都是仇敵,你不覺得是趁火打劫嗎?” 

“我沒有辦法,我怕他被人殺了我無法給師父一個交待。” 

“你師父需要的是你在這樣的條件下擊敗公子嗎?”她深深的看著他,“那么也許下次相見,便是我來接你這一招了。” 

“不!”他下意識的脫口而出。發覺了自己的失態,又悻悻地說道:“我還是當你師姐,這樣你豈不是勝我不武了。” 

“哈哈,”封冰輕輕的笑了起來。臉卻也不自覺因為他剛才的脫口而出的失言而泛起了紅。 

楚天涯想了想,“好!你回去告訴魏公子,不必擔心我的挑戰,讓他全力應付明將軍的追殺。只有他覺得可以與我一戰的條件下我才出手。只希望他不要讓我失望,能活著看到我的劍。” 

他的果敢與堅忍與不經意間流露出天性中的俠氣與冷酷讓她不禁心折,心中卻油然升起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對江湖的厭棄與對他無來由的欣賞。 

封冰轉身招過疾風駒。 

下一次見他的時候,會殺了他嗎? 

她想著,心神突然的恍惚起來。 

她若舞姿般在飛身上馬,白衣因她的動作而灑滿了月花。 

他看著她的離去,心中竟想不出什么可以挽留的借口。 

他有一點恨自己的悵然。 

突然 

突然,便有了月光瞬間的黯淡。 

一盈耀目而詭異的藍光驀然劃過,就像是一顆來于天際無形的流星。 

電,光,火,石,間…… 

直襲封冰的咽喉。 

那股尖銳的勁氣忽然撲面時,封冰正欲跨上疾風駒,雙手剛剛按在馬背,身體全無借力之處,那一點無聲無息襲來的藍光就像是死神的長箭,一剎那便已到身前五尺。 

危急下封冰雙手用力一按馬背,右腳一蹬馬鞍,已向后退去,疾風駒吃不起她瞬機間乍吐的內勁,長嘶聲中人立而起,藍星穿馬首而過,疾風哀鳴聲中血光飛濺,那點藍星亦僅僅稍稍遲滯了一下。 

封冰身形疾退,藍星越閃越近,三尺;封冰再退于樹后,藍星穿樹而至,再稍緩,二尺;封冰右手的獨門兵器千秋索剛剛抽至一半時,藍星已至面前一尺;封冰心中暗嘆一聲,藍星風雷之勢,只有五寸…… 

叮! 

劍鞘一劃而過。 

藍星擊中劍柄,發出的聲音竟然如此之輕,輕得就象詩人在美景中的一聲疑是夢的輕嘆! 

楚天涯終于出手了。 

楚天涯還在十歲的時候,師父曾經把他一個人放在一個大林子中,和他一起的還有一只餓了幾天的老虎。二天后,他出來了,帶著四只虎爪。 

那一次是驚心動魂的二天,每一時刻都在提防著從林中突然躍出的猛獸,也從那時起,他的感覺與反應力得到了一次本質上的改變。 

從那時起,他隨時都可以有對危險的預感與在危機來臨時最強悍的爆發力。 

可是這一次,那道藍光實在太快。 

變故突然發生時,楚天涯一念之間沒有猶豫,人已向封冰的方向迎去。 

他已來不及揚劍出鞘,只能連鞘帶劍一同指向那一點致命的亮光,力求止住暗器的來勢。 

他提氣急至,劍柄終于勉強迎上了那一道藍光。 

藍光斜斜落下,余勢未消。 

封冰輕噫一聲,藍光從她的左肩一閃而沒。 

只是一擊,封冰便已受傷。 

——好毒的一記藍光。 

“嗆!”此時,楚天涯的劍方始撥出鞘來。 

楚天涯不及察看封冰的傷,擋在封冰的面前。眼望著前方黑沉沉的密林中,心中驚疑不定。 

是什么人才可以發出如此霸道的暗器…… 

剛才正是二人行將分手之際,心緒里正交織著離別的惆悵與彼此間略微的防備,心神迷亂的一剎,偷襲便突如其至。加上月夜下銀輝滿地,正是算好了天時人和的絕殺。

只是忘了還有地利。 

若不是藍星先穿過疾風駒再穿過大樹已是速度大減,只怕已沒有人可以救封冰了。 

這個發暗器的人不但是高手,而且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封冰右手輕輕扶住楚天涯的肩膀,低如絮語般在他耳邊輕輕說了四個字:“星星漫天。”也許是因為疼痛的原因,她的手很用力。 

“星星漫天”。 

這四個字說得不是一個浪漫的夜景,不是一個天穹的描圖。 

而是一個可怕的暗殺組織。 

暗殺。 

由古以來,從來就是一個殘忍但絕對有效的手段。 

圖窮匕現,拯救國家安危。 

魚腸帶劍,報效知遇之恩。 

政客買兇,以圖權傾朝野。 

江湖仇殺,得逞一時之快。 

許多年以前曾有人編排英雄譜。卻沒有當時公認第一殺手婁明空的名字。 

因為在人們的印象中,殺手為了殺人無所不用其極,武功卻在其次。而且殺手殺人的手段絕不公平,不免為江湖中人不齒。 

婁明空大怒之下連刺殺英雄譜上十八位英雄,然后自篆殺手錄。他自然是排在第一了。 

他的確應該是第一,那英雄譜上的十八個人無論那一個都是驚天動地的人物,卻全死在他的暗殺下,而婁明空卻毫發無傷。 

殺手也許武功不高,卻是絕對可怕的。 

我問你,如果現在重編殺手冊,什么人可以排第一? 

黑光頭陀埋伏水下七日七夜,然后一舉格殺從橋上走過的刀大師…… 

他不行。 

紅線婆婆化身萬千,精通易容之術,也許你身邊最親近的人就是她裝扮的,會突然給你一擊…… 

她也不行。 

東瀛據說有一種忍術,人可以化身為任何形狀,也許你打開一個看似空空的米口袋也會發現那其中藏著一個忍者…… 

旁門左道罷了。 

還能是哪一個? 

不,不是一個。現在的江湖中,只有二個人是殺手中的極品。 

哦?文無第一,武無第二,竟然有兩個…… 

這不是武道,他們只是殺手。 

是誰呢? 

一個是:蟲。 

這我知道,蟲大師手下的殺蟲組織專殺貪官,據說把要殺的人名字懸在五味崖上,卻也絕不落空。讓天下貪官聞風而逃,不敢輕斂民財。雖是殺手,卻做的是大俠的行為,當得起第一殺手的名號。卻不知另一個是誰? 

鬼失驚。 

鬼失驚???好怪的名字。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 

真正的殺手都是無名的。你知道明將軍嗎? 

明將軍權傾天下,誰不知道! 

鬼失驚就是明將軍手下最可怕的人。 

明將軍手下最歷害的當然應該是和將軍齊名六大邪道高手的水知寒水大總管呀?! 

水知寒智計絕高,寒浸掌更是絕妙天下。但要說到殺人的犀利,還是鬼失驚更勝一籌。 

鬼失驚到底是什么樣的人? 

鬼失驚已很少出手了,但他的二十八個弟子暗合天上二十八星宿,已是將軍手上的奇兵。 

呀!你說的是星星漫天。 

不錯,說得就是星星漫天。 

月照。 

風起。 

樹林中千葉齊舞。 

而此時,明月清風下。 

楚天涯與封冰面對的就是明將軍手下最犀利的殺人組織。 

星星漫天。 

來的人想必是來接應商晴風的。 

明將軍誓殺魏公子而后快,星星漫天見了封冰自然要暗下毒手。 

從來沒有人能躲過星星漫天的一擊必殺,剛才要不是對方誤算了地利,且也料不到楚天涯有那么高的武功,現魏公子手下的“冰”就已是個死人…… 

而現在,疾風駒已死,封冰受傷,楚天涯能躲得了星星漫天的追殺嗎?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