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破浪錐 >

第十章 那一錐破了前生往世的恩怨

峨眉金頂,霧氣迷漫,勁流橫逸。 

魏公子立于山頂,看著山道上緩緩向上行來的楚天涯,山風吹得衣襟獵獵作響。 

他相信自己這一次必勝,卻還是忍不住有一點惋惜。 

縱橫二十年來,這是唯一的一次與朋友為敵。 

不錯,他一直當楚天涯是自己的朋友。 

那怕楚天涯劍挑他的十九分舵,那怕楚天涯一意與自己為敵殺了商晴風,那怕天湖老人遲遲不忘那橫跨面門的一劍,那怕看出了封冰對楚天涯的一絲尚不自知的一縷情意…… 

他還是當楚天涯是自己的朋友。 

因為楚天涯像他自己。 

甚至,比他更像自己。 

因為楚天涯的心中沒有道義沒有禮法,一切都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完成自己的原則,沒有突破就沒有超越,這正是成就一名絕世劍客的最重要的條件。 

最重要的,楚天涯有情。 

都說有情的人無法練成最高深的武功,魏公子卻一直不以為然,入世再出世,方能重登頂峰。 

君東臨的眼光絕對不會錯。 

也許楚天涯的行為與思想不乏偏激,但他天生的豪俠之氣也注定他不會淪為魔道,這所有的一切都讓魏公子欣賞著。 

可如今,卻不得不與自己在這峨眉金頂上做命運注定的一戰。 

這一次,楚天涯可以受得起出道以來的第一次失敗嗎? 

楚天涯仰頭望去,便只看見魏公子高大的身形如岳臨淵,巍然不動。 

那種與天地渾然一體的氣勢令公子身上全無破綻可尋。 

楚天涯莫名便生出一種永遠不能擊敗他的感覺。 

“天涯,你的腳步亂了。” 

楚天涯先是一驚,隨即鎮懾心神,淡淡道,“公子一開口,天涯便找到了公子的破綻。” 

“為敵之道,百不厭詐,最強處未必是最強,最弱處未必最弱。” 

“對敵亦最重氣勢,我若輕易信了你的話,這一戰不戰也敗了。” 

站在公子身邊的君東臨問道,“我見公子的身形無懈可擊,楚兄弟若要出手,第一招是攻什么地方?” 

“公子開口說話,右手凝氣,左肩輕抖,腋下有一絲空隙,然而也許是誘敵之計,若我出手,第一招是靜觀其變!待其右手蓄勢稍弱再行出擊。” 

公子仰天長笑,“我若在天涯的角度,第一招便是攻右手。” 

“哦!”楚天涯露出一絲不解的神態,“公子的右手勁力凝而不發,自是伏下了無數后招……” 

公子與楚天涯雙眼對望,隱有深意,“任何招式,必有攻擊力最強的一點,若此點被破,一切后勁變化均會被截斷,無以為繼。” 

楚天涯若有所思,“然而我功力不及公子,如此冒然出手,實如以卵擊石。” 

公子淡淡道,“那么如此一直對峙下去是什么結果?” 

要知如果一直這般對峙下去,公子氣勢卻不斷蓄聚,而其時稍有破綻時楚天涯卻疑為誘招而不敢發招,只會使楚天涯氣勢頹喪。此消彼長,待到公子氣勢到最滿溢信心臻達最頂峰時再出手時,必是雷霆萬鈞之勢,一舉挫敵易如拾芥。 

這幾句話可以說對楚天涯日后的成就有著不可限量的作用。 

兩軍相對硬鋝對方鋒芒,如此強硬霸道的做法亦只有如公子楚天涯這種天生不計成敗唯求放手一博的人方能做得到,天湖老人雖然亦是武學奇才,然受性格所限,畏首畏尾之下,先求保身不求破敵,雖不乏穩重,卻是不合楚天涯的路子。此時魏公子一語驚醒夢中人,因材點教,楚天涯自是受益菲淺。 

楚天涯渾身一震,一躍而起,撥身落在山頂,在公子五尺外立定。負手長嘯,“多謝公子!” 

公子哈哈大笑,“天湖老人有徒如此,實已勝我一籌了!” 

此時東方天際一片血紅,一輪紅日破繭而出。

“如今將軍大敵已去,公子再無當初百敵伺身拼死一戰的氣勢,我們并非全無機會。”封冰的身影從道邊閃出。 

“我們?!”魏公子眼中一黯,封冰終于擺明態度要與自己一戰了嗎? 

“命定的局誰人能破!”魏公子喃喃嘆道,“天湖門人,敬請出招!” 

楚天涯面容不變,仿佛全然不因封冰的突然出現而亂了心神。 

左手捏劍訣,右手嗆然撥劍,長劍虛指公子,“師父窮十九年心力創下一招‘無涯’,尚請公子指教。” 

一時間天地靜如鬼域,突然便有了一種無以名之的懾人氣氛。 

君東臨退開數步,仍感覺到楚天涯這一招凜冽的殺氣,心中大震。雖然他知道公子有著如何驚人的實力,即使楚天涯與封冰聯手恐怕也難有勝算,卻也不禁心驚。 

封冰卻不退開,站在楚天涯身后。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中是如何的凄厲而愴然。 

從沒有一刻,楚天涯的心境是如此的清明。 

他是這么清楚所處身的環境,所面對的敵手,所心系的那個女子,人與人物與物的微妙關系。 

好一個魏公子,在楚天涯如此強大的劍勢下竟然仍能開口說話,“天涯此招一出,只恐分得不是勝負而是生死了。” 

“人生在世,只是白駒過隙。談笑間劍決生死,何所懼之!” 

“好,好,好!”魏公子連嘆三聲好,“冰兒即管一起出手,我亦只好放手一博了。” 

天地肅殺,一時對峙的三人全都靜了下來。 

楚天涯看著魏公子的雙掌,面含殺機。 

魏公子盯著楚天涯的劍,凝神戒備。 

封冰望著魏公子的臉,花容慘淡。 

一片樹葉飄然落下,轉眼間就被三人的殺氣絞得粉碎。 

氣氛驟然緊張。 

如山雨欲來的洶涌。 

如兵臨城下的囂張。 

如緊鑼密鼓的鏗鏘。 

晨鐘乍然響起,余音未絕,楚天涯已飛身而起。 

對方的最強處就是出手的目標。 

劍光直奔魏公子的心臟。 

直奔魏公子蓄滿功力的雙掌。 

前面就像是一道不可逾越的一道墻。 

楚天涯只覺得自己一往無前的劍勢漸漸在魏公子的掌力下凝滯,那是魏公子數十年精純的內力在全力抵擋自己這一劍。 

他想到了自己的那個孤獨而慘歷的夢,他想到了師父面上的那一道永遠不能消除的劍痕,他想到了雨飛驚倒地時的憤恨,心中全然無窒,劍氣再盛…… 

怦然一聲大震,二人蓄滿的內勁終于相碰,一時砂石齊舞空中。 

此時縱使一方收力,另一方的勁力在氣機牽引下也必全力瀉出。 

“無涯”此招即出,已是全無回旋余地。兩大高手自此竟成不死不休之局。 

劍的光芒一暗,龍呤之聲不絕于耳。 

他想到了第一次殺人劍刺入商晴風身體時心中的抑郁,他想到了魏公子豪朗的的笑,他想到了毒來無恙斷頭的呻吟,他的耳中只有那晨風中吟詠未絕的鐘聲…… 

劍在空中停頓下來,劍身彎成一種不可思議的弧度。 

身在局外的君東臨驀然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楚天涯的殺氣凝在劍尖直指魏公子。 

魏公子全身的功力提起凝在胸前的雙掌上,全力化解著這一招“無涯”。 

而封冰…… 

封冰的殺氣竟忽然變了方向,由魏公子的眉間轉移到了楚天涯的后心…… 

楚天涯處身魏公子驚濤駭浪般的掌勁中,對身后的變故渾然不覺。 

劍再前進一分,終不能進。 

寸。 

斷。 

裂。 

楚天涯敗了,他無話可說。 

隨即魏公子那渾厚的掌力直奔心前。 

他想到了第一次看到封冰時的驚艷,他想到了封冰幽幽的眼光。 

最后他想到了封冰在自己臉邊的輕輕一吻…… 

突然他發現魏公子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猝不及防的黯然。 

隨即有一縷尖銳從身后直透過他毫無防御的左肩。 

他驚訝的發現有一點銀色的寒光沒入了魏公子的右胸,穿胸而過再投入了茫茫的霧色中。 

魏公子的掌力在剎那間崩潰。 

折斷了劍刃的劍柄重重的撞在了魏公子的心臟上。 

才驀然有一種痛由左肩傳來。 

那……就……是…… 

破浪錐。 

這……才……是…… 

驚夢無涯! 

楚天涯依然感覺到那支來無影去無蹤的錐上有著她身體的余溫,甚至清楚的可以感覺到那一縷銀光透入自己肌膚后的銳烈。他很想回頭看看她,想證實一下他尚在迷亂中的猜想,但一種無力的疲累迅速抓住了他,他聽到了劍柄撞在骨肉上的暗悶,他聽到了君東臨的大失常態的怒吼,他聽到了自己心中一聲嘶啞的嘆息…… 

他竟然比魏公子更先倒在了地上。 

直到這一刻,他才知道為什么這一招“無涯”的身后竟然是如此的破綻百出,他才知道為什么師父從來不愿意和自己有一點點師徒間的感情。他終于知道了一切的真相,從一開始他就只不過是天湖老人給魏公子設下的一個局…… 

真正的殺招當然不是他的“無涯”。 

而是她的“驚夢”。 

君東臨趕上一步,接住魏公子倒下的身體,全力輸入真氣。 

然而連續兩記在心臟要害的重擊,功力深如魏公子也是回天乏術。 

魏公子嘴角露出一絲一閃即逝脆弱的笑,“冰兒,你終于還是出手了。” 

封冰不語,楚天涯想抬頭看看她的眼睛是不是有淚光,卻心灰若死。 

那一道穿過他左肩的錐并沒有讓他受太重的傷,卻比任何武器都致命。 

“東臨,我知道你一直待她像女兒,以后你便幫我照顧她吧。” 

“公子……”君東臨老淚縱橫,“東臨定然不忘公子知遇之恩。” 

“我很累了,這樣也很好。冰兒解了心中的結。而我也沒有死在將軍手上。” 

楚天涯看到了她踉蹌的腳步停在公子面前,“我封冰在公子面前立誓定然不放過明將軍。” 

君東臨跪倒公子面前,“東臨亦立誓必助冰兒,死而后已……”言未完已是泣不成聲。造化弄人,封冰與君東臨此時唯有把將軍視為致使魏公子亡命峨眉的仇敵方才可泄心中的凄苦與忿怨。 

魏公子面上依然掛著淺淺的笑意。“天涯,我看得出來你對冰兒的情誼……” 

封冰長吸一口氣,“公子你放心,這一世我再也不會有別的男人。” 

公子望著封冰大笑,嘴角咳流出的血滴在楚天涯的面前,觸目心驚的紅。“冰兒,我魏南焰這一世中,唯一無悔無怨的就是愛上了你,命斷你手也是心甘情愿……” 

這一刻,楚天涯終于流下了平生第一滴淚。 

他真恨她為什么不殺了自己。 

他恨自己從一開始就在受著欺騙,師父騙了他,而封冰大概也在不知不覺中騙了他…… 

“好一個天湖,好一招‘無涯’,……”公子語聲漸弱,終不可聞。 

在所有的意識變得恍惚的時候,楚天涯感覺到了那白皙的手又搭上了他的肩頭,感覺到那幽怨的眼光又纏住了他的思想,感覺到那天籟般的語聲似遠似近的顫抖著他的心跳,感覺到順著自己的臉頰滑下的咸咸的潮濕,感覺到一種柔軟的東西碰觸著他的臉…… 

“我說過,你欠我一道傷口……” 

是她的唇吧,他想著,然后一任自己的意識在虛空中游走著,游走著…… 

她一生中只愛過兩個人。 

那一錐要了一個的命。 

那一錐傷了另一個人的心。 

那一錐仿佛穿過的不是他的肩和他的胸,而是穿過了有情世間。 

那一錐破了前生往世的恩怨。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