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破浪錐 >

第九章 聆道

終于平安入蜀了。 

一路行來,果然再無將軍的追兵。 

想及將軍痛失毒來無恙,幾人心中都是大快。要知明將軍的雷霆手段天下誰人不服,劍閣一戰竟然毀了名震江湖的將軍的毒,正是魏公子與將軍正面為敵以來將軍所受的最大挫折。 

魏公子天生性格達觀灑脫,不以一朝失勢而沮喪,來及川中峨眉山,便提議入山游玩。 

山水間怡情,無憂而忘返。 

峨眉山,果為天下之秀。 

楚天涯靜靜坐在一道山泉邊,此處名為不老泉,相傳為老子李耳洗浴成仙之地。景色天成,素淡雅致。 

正是初更時分,月上中天,風蕩竹林,蟬鳴幽谷,讓人渾忘了連日來的血雨腥風。 

出道以來,屢遇勁敵,此刻有了幾日的休整,楚天涯只覺得自己的精、氣、神均已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武功不知不覺在強敵伺身危機四伏中已然大進。 

然而此時,他對挑戰魏公子的信心卻是越來越少。 

一來公子那招一擊格殺毒來無恙的刀法與豪氣讓他心驚亦心折不已;二來公子的高風亮節也不得不讓他敬服。 

這之前,由于從小的耳聞目染,他始終在思想中認定著魏公子的萬惡不赦。然而數日的接觸,卻讓他對公子的態度有了完全的改變。 

他覺得不能再等,再等下去他已無法狠心與之對敵,說到底他與魏公子間并沒有什么化解不開的仇恨,只是如果真的化敵為友,他便再不能完成師父對他的唯一心愿了。 

他了解自己的那一招“無涯”的威力。 

他斷斷續續聽到了魏公子與天湖老人的恩怨,當時各為其主,何況亂軍之中,卻也是怪不得公子那一劍劃面孔的辣手。 

但他還是始終有些不明白這一招:“無涯”,這一招完全不顧他從小所知的武學宗旨,不但欺身犯險、一往無前,且剛遠勝柔,遇上武功較低的對手也還罷了,像對陣魏公子這樣的大敵,實不應該如此擺出持強凌弱的姿態,況且此招身后空門全露,完全不計自身的生死與對方的后招,更是犯了武學中不留余力自保的大忌。 

這一招分得不是勝負,而是生死。 

君東臨的聲音在身后響起:“楚兄弟可是別有所思嗎?” 

“如此良宵,實不欲想起刀戈之事,只是望天空星夜,聊勝于無而已。”楚天涯一向對君東臨懷有一種莫名的戒心,只覺此人心計太深,對于自己這種從小只與虎狼野獸打交道的人來說,一不小心好象便會入了對方的圈套。二人相識以來一直是以楚兄弟與君先生相稱,而不似魏公子直稱楚天涯之名。雖是并肩御敵數日,那份隔膜卻總是無法揮去。 

君東臨仰首看天,悠悠道,“我第一眼見到楚兄弟,那時尚是敵非友,便知是非常之勁敵,是以不顧一切出手下了殺招……” 

“君先生休提往事,楚天涯不是無義之人,幾日共抗將軍,以后你我縱不是友亦絕不會為敵。” 

君東臨沉吟半晌,方才緩緩道,“楚兄弟可懂易理術數?” 

楚天涯知道此人言談每每出人意表,卻仍是猜不透其用意,“請教先生。” 

“我從小家傳便是河洛紫微神術算理,最擅察人形色算其一生之宿命。我于十年前投靠公子,而此之前卻是立志云游四方,欲識見天下的英雄。” 

“哦!我一向只知凡人成名立世,皆靠自己,從不信天命這回事。” 

“人間豪杰,天上星宿。然在我眼里,縱是閱人無數,所見之人中卻只有五位可堪記憶。”

“不知君先生眼中那些才是英雄。” 

“我倒想先聽聽楚兄弟的見識。” 

楚天涯赧然道,“天涯出道不久,實在讓先生見笑。久聞裂空幫幫主夏天雷為人神勇蓋世,俠膽無雙,可算一位嗎?” 

“夏天雷的武功隱為白道盟主,裂空幫亦是白道第一大幫,但也只不過為時勢所造就罷了。” 

“華山無語大師十七年不語,卻為民請愿,獨諫圣上,自甘破了修行。在我楚天涯眼里是個英雄。” 

“我君東臨亦有濟世為民之心,這才見了魏公子,寧任放下云游天下的志向助他治國天下。但我此時所說的英雄卻非是大慈大悲的俠之大者,而是一代霸主,或能號令天下成就不世功業的梟雄,或是在武道上有非常人突破的不世奇才。” 

“即是如此,那么南風、北雪、歷鬼、判官、將軍和水知寒等都是有資格的人了。” 

“風念鐘剛愎自用,歷輕笙攜毗必報,龍判官地處川東,卻僅以一隅為安,將軍的深淺我不知道,事實上也從來沒有人能看透將軍。邪門六大高手中,為我所看重的只有二個人,北雪雪紛飛雖地處北疆渡雁潭,不與中原門戶口打交道,卻奮起圖強,不以天變而人變,自創武功別有天地,實乃武道上的奇人,武功雖帶邪氣,為人卻非邪路,是我心中的英雄之一。” 

“還有一個你是說水知寒嗎?” 

“不錯,以水知寒與將軍齊名天下,卻甘心為其所用,忠心不二,事務繁忙卻井井有條,寒浸掌天下知名,雖為將軍府的總管,但其威勢卻絕不因將軍的名勢而有稍減,照樣的翻云覆雨,實是我平生所遇最大的敵人。”君東臨輕輕嘆了口氣,“公子若有選擇,一定是寧可與將軍正面相對而不愿惹上水知寒。此人即是我最懼的敵人,卻也是我所認定英雄中的一位。” 

楚天涯默然不語,公子已界安全,幾人分手在即,自己因雨飛驚猝死在毒來無恙的手下,更因封冰傷在星星漫天手上,已欲與明將軍為敵,君東臨此次似乎有提醒他的念頭,不由對君東臨大有了好感。 

君東臨續道,“白道幾大高手中,蟲大師為仁天下,專殺貪官,成其業不擇手段,卻是對敵人的雷霆一擊,對敵人的狠就是對自己的仁,也是我心目中的一位大英雄。” 

楚天涯正聽得熱血沸騰,豪情上涌,但聽身后掌聲響起,一聲長嘯回蕩夜中幽谷,卻是魏公子到了。“東臨天涯月夜論道,怎么可以少了我!” 

君東臨連忙相迎,“君某愚見,公子見笑了。” 

魏公子看著楚天涯笑道,“其實天下英雄何其之多,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見地,夏天雷先不論,無語大師卻是我心中的大英雄。” 

楚天涯點頭,“公子此言極是,每個人都有自己對事物的看法。” 

魏公子朗朗笑道,“武學一途浩如煙海,誰能窮極玄機。再另諸如無雙城楊云清的補天繡地針和落花宮趙星霜的飛葉流花雨都是辟奚徑而極有成的武功。但除了這些,天涯你可聽說過‘閣樓鄉冢’嗎?” 

楊云清與趙星霜正是與君東臨毒來無恙齊名的無雙的針,落花的雨。 

“閣樓鄉冢?”這一次連君東臨都有些不明所以了。 

魏公子神色如常,面上卻抹過一縷向往,“那是武林中最為神秘的四大家族,互有幾代百年的恩怨,誰也不知道這‘閣樓鄉冢’分別是在什么地方。但每次四大家族的人出現,都必然會引起江湖上的極大風波,的確是仿若不屬于人間的世外高人。” 

楚天涯大感興趣,“這四大家族的名字好奇怪。” 

魏公子好象陷入了記憶中,喃喃念道,“點晴閣的景成象、翩躚樓的嗅香公子、溫柔鄉的水柔梳、英雄冢的物天成。那都是已近神話中的人物了,想來不禁真讓人神往之……” 

饒是君東臨見多識廣,卻也聽得呆了,“那幾個都是人名嗎?物天成,這名字暗合天地之氣,想來一定是個人物,水柔梳,這是位女子嗎?” 

“不錯,四大家族幾十年未現江湖,知道的人少之又少。我之所以能知道這些的事,就只是因為機緣巧合下曾在關外見到了一位溫柔鄉的水姓女子……”魏公子的眼中泛起一種難言的神韻。 

君東臨正待再問,公子截下他的話,“君臨剛剛還說有你心目中有五位英雄,卻不知除了水知寒雪紛飛與蟲大師還有什么人?” 

君東臨知魏公子不愿多談,楚天涯卻是暗暗在心頭記住。 

君東臨看著魏公子,面露崇敬之色,“魏公子十九年前一戰功成,雖久不涉江湖,但身在朝野不忘黎民,位高爵而知機,遇下貶而后勇,無論何時均以本色示人,實乃東臨心中最心服口服的一位大英雄……” 

魏公子哈哈大笑,“東臨何出此言,我已心冷,江湖與朝中一樣,都有化不開的仇怨,這次躲開了明將軍,避禍巴蜀,還要仰仗將軍不敢亂動龍判官的地頭。況雨飛驚與眾多兄弟死于將軍之手,我卻不能為他們報仇,實在愧了英雄這二個字。” 

“公子拿得起放得下,試問有幾人能做到。”君東臨有意無意看著楚天涯,“我知道公子以后只想與冰兒同隱江湖,自不欲再入世間糾紛。” 

乍然聽到封冰的名字,再聽到是與魏公子同隱江湖。楚天涯心中恍若被一只鐵錘重重一擊,他雖然早看出魏公子與封冰之間的端倪,卻好象總還報著萬一的僥幸。此時忽聽君東臨這么一說,雖是竭力忍住面上的神情,卻還是不免變色。 

魏公子欲言又止,君東臨對楚天涯的神態故做不見,負手望天,“君某第五位看好的英雄便是楚兄弟了。” 

楚天涯這一驚更在剛才之上,大訝道,“君先生何出此言。” 

君東臨輕輕嘆道,“楚兄弟年僅弱冠,卻在舉手捉足間暗露王者之氣,況更有一種見泰山崩于面前不動色的鎮定,這份心靜的修為正是武道上夢寐以求的境界,假以時日,相信定然是一代宗師。這也是我一見楚兄弟的面就欲殺之的緣故……” 

楚天涯根本想不到自己會得君東臨如此看重,不由囁嚅起來,“君先生此話已說得我如芒刺在背坐立不安,那還有什么鎮定。” 

魏公子大笑鼓掌,“東臨看人的眼光從來不錯,南焰佩服。天涯何必自謙,以你目前的年紀,單是能與毒來無恙過一招而安然無恙,這份難得的經驗就足以讓你日后大有成就了。” 

君東臨凝視楚天涯,“此時楚兄弟武功尚待磨練,如現在一意要與公子一戰,實屬不智,可否押后幾年。” 

楚天涯這才有點真正感覺到君東臨今夜對他說這些話的目的,不由心中百感交集。 

只有魏公子才真正知道了君東臨的意思。 

因為君東臨清楚的知道封冰與自己的恩怨,更是看出了封冰對楚天涯的一種迷惑與茫然,是以才用快刀欲斬亂麻,先讓楚天涯對封冰死心,再約他異日再戰。 

要知封冰如果還想殺魏公子,也許就會趁此時發難。雖然公子與封冰定下一次機會之約,但以封冰的心高氣傲,一擊不中,必然無顏再面對魏公子。 

君東臨正是不想有此變故。是以才用言語說服楚天涯。 

一聲輕咳在身后響起,三人轉身,齊齊一震。 

但見封冰盈盈立于月霧的氤氳中,尤若仙子凌波,現身凡間,若隱若現。 

在她冷然的外表底下,她的眼神卻仿佛傾訴出對生命的熱戀和某種超乎世俗的追求,身影在月華反映下燦爛輕盈。 

秀麗的輪廓似乎獨鐘了天地之靈氣,起伏分明。 

以公子之波瀾不驚,楚天涯的自甘淡泊,君東臨的覽麗天下,霎時亦都被她曠絕當世的絕美姿態所震懾,忘了所以…… 

封冰幽怨又似清純的目光直射楚天涯,“你若不敢與公子一戰,勢必在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陰影,日后不但再難對敵公子,而且更難成一代宗師。” 

眼眸又深深看進了魏公子的眼底,“明日就是我的機會,如果你能不死,我將陪你終身,無怨無悔。” 

再回拜君東臨,“義父請勿多言,再多的恩怨也終有了結的一天。”言罷轉身而去,竟然沒有回頭多看一眼。 

楚天涯對封冰的身世并不知情,此時已然呆了,只覺得此姝形事每每與眾不同,看她翩翩身影絕塵而去,往事顧盼生妍,心中即愛且怨,正是萬般滋味涌上心間…… 

公子黯然半晌,一躍而起,身形在山谷中幾個轉折已然消失在夜色里,但聽得他朗朗的聲音悠悠傳來,“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明日清早,魏南焰在峨眉金頂恭候天湖傳人。” 

君東臨今夜本意正是想讓楚天涯放棄與公子箭在弦上的一戰,縱然他滿腹智計,卻也料不到封冰的出現會令事情竟然有如此意外的發展,一時說不出話來。只得輕輕嘆一聲,“唉!如此女子!” 

如此女子! 

三言兩語間已激起了楚天涯的戰志。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明日金頂上,決戰魏公子。 

楚天涯忽然從百種思想中驚醒,心中涌起了萬千戰意。 

不論成敗,他都必須面對這永遠不能逃避的宿命。 

君東臨苦笑看著楚天涯突然靜若秋水的神情,“我今天本來想對你說什么?現在竟然忘了。” 

楚天涯原來冰冷的面容上露出微微一笑,就像破開森林射向幽谷的一抹陽光,“君先生不必多禮,反正我也已經忘了。” 

是的,忘了! 

這一刻,楚天涯已忘了魏公子的高義,君東臨的苦心,封冰的愛恨難辨,師父的唯一心愿。 

他此時的靈臺一片清明,反反復復就只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擊敗魏公子。 

楚天涯對君東臨一揖到地,飄然離去。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