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破浪錐 >

楔子 公子姓魏

古今興廢事,還看洛陽城。 

黃昏時分,郭直懷里揣著贏來的銀票,踏進了今天的第四個賭場。 

從早上到現在,郭直已經贏了八百七十萬兩銀子,讓三家賭場就此關門。 

“回腸蕩氣閣”。 

這就是魏公子在洛陽城中最大的也是最后的一間賭場了。 

郭直本是洛陽城中最大的商家,人稱洛陽郭。 

那時他不僅很滿意,而且實在是很得意。 

可是自從十年前魏公子的勢力延伸到了洛陽,他就再也沒有得意過。 

一山不容二虎。 

雖然魏公子并沒有涉及他的產業,也沒有張揚到要與他在洛陽城一爭高下。但從此以后,再也沒有人敢冒著惹魏公子生氣的危險叫他一聲洛陽郭。 

魏公子不僅在朝庭上呼風喚雨,也是江湖上談之色變的人物。 

這十年真的讓郭直很不爽。 

要在以往,他一定會忍了這口已忍了十年的氣。可現在不同了,功高必然震主,魏公子已然失勢丟官,遠遁江南。明將軍對他務要趕盡殺絕,更有江湖上的許多仇家聞風而動,連一個原本籍籍無名的楚天涯也可以連挑魏公子的十九家分舵,他堂堂洛陽郭憑什么不能趁火打劫,動動公子的賭場,出出壓在心里十年的氣。 

更何況,他還有身后的這個可怖的保鏢。 

所有人的眼光都在吃驚與敬畏中看著他。這讓他想起了自己十年前的風光。 

魏公子逃命天涯,他這些手下以后或許便是自己在洛陽城中的一股勢力,不趁今日立威,更待何時! 

“哈哈,莊家何在?我郭直今天賭運真是太好了。” 

“郭老板想怎么賭?” 

郭直一指對面一位右臂纏著繃帶的漢子,“羅館主對我的賭法親有體會,不妨一說。” 

那位臂纏白布的漢子正是今天郭直在第一家賭場中遇到的對家——“鷹擊長空”羅重光。 

從郭直一進門,羅重光的眼睛就一直怨毒的盯著他身后的那位身著黑色勁裝的保鏢。 

事實上每個人第一眼都看見了也只看見了這個黑衣人,但只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 

因為,那是一個可怖的人。 

有的人一見之下就讓人親近。 

有的人一見之下就讓人厭棄。 

而他,給人的感覺就是一種冷冰冰的惡毒。 

看到了這個黑衣人,就想起了邪惡。 

如豹的眼。 

如狼的牙。 

如鱷魚的鱗。 

如毒蛇的信。 

連郭直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來歷,只知道他手持明將軍的信符,揚言助他挑了魏公子在洛陽的基業。 

當今朝庭上,誰不知明大將軍乃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只手可遮天的人物。這次又扳倒了數年的政敵魏公子,有他護著自己,更可一泄多年的怨氣,郭直何樂而不為。 

黑衣人終于開口了,“羅重光你動作到是不慢,這么快就趕來通風報信,看來那一指應該招呼到你的腿上才對。” 

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種說不出的誘惑與陰冷,就像是從地獄中傳來的,讓人禁不住打一個詭異的寒戰。 

“鷹擊長空”羅重光以鷹爪指力成名。以指對指,竟然會敗在這個看起來不過二十余歲的黑衣人手里,而且是右臂全廢,旁人不禁都暗暗心驚。 

一人從眾人中越出,大喝一聲,“我來和你賭。” 

來人身形標悍,矮小黝黑,令人側目的卻是一頭紅發,正是“回腸蕩氣閣”的大老板人稱冀北赤發的于飛。 

黑衣人冷然看著于飛,“賭骷子,一把定勝負,我的賭注是八百七十萬兩銀子,你輸了就拆了回腸蕩氣閣的招牌,自斷一只手。” 

看著兄弟受傷,雖然于飛明知羅重光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卻還是忍不住出手搦戰。但一聽賭注不僅要自己斷一只手,竟然還辱及魏公子的基業,大怒之下也不禁一呆。 

賭骷子全憑指力,羅重光更是以指對指傷在這個黑衣人手下,可見此人的確深不可測。 

而凡是開賭場的,卻是不能限制玩家的玩法。 

于飛自知難敵,卻已是勢成騎虎。 

“好!我和你賭,你輸了留下銀子再給羅館主磕五個頭。”門外突然涌入五人,當中一位四十開外的中年人悠然步入。 

黑衣人目瞪來者,那中年人夷然不懼,眉宇暗沉。 

來人身材并不高大,面容如古井不波,在百人當中絕對平凡的讓人認不出來,但龍行虎步昂然入堂。 

一股氣派迎面卷來,勢攝全場。 

黑衣人錯愕間仰天長笑,“你若輸了呢?” 

中年人微微一笑,“那自然是連命也一起輸了。” 

“好,我就要你的命。” 

中年人仍是毫不動氣,“你先擲,是個豹子就算我輸了。” 

三粒骷子向碗中擲去,黑衣人面色凝重,雙手虛空連點。 

大堂中眾人寂然無語,只聞指力破空之聲。 

中年人抬單掌輕揚,化開黑衣人霸道的指力,骷子在碗中亂轉。 

黑衣人額間滲汗,中年人還是面色不變。 

黑衣人雙手按桌,中年人對著碗中吹了一口氣。 

黑衣人大喝一聲,雙手再往下一按。 

中年人濃眉上挑,低沉的冷哼一聲。 

黑衣人一跤坐倒在地,那張桃木桌上留下兩個掌形的缺口。 

轉動的骷子終于停了下來,竟然是賭骷子中點數最小的么二三。 

“磕過了頭,你就可以走了。” 

中年人像是什么事也沒有發生一樣,怡然說道。 

黑衣人緩緩站起身,右手五指上已多了五個純鋼的套子。臉色漸漸變青,猙獰的令人不敢對望。 

中年人冷然傲視,“我當是誰這么大膽子,原來是歷家的人。” 

黑衣人雙目噴火,“我就是歷明,你是何人?” 

中年人淡淡一笑,“你就是歷輕笙最寵愛的那個敗家子,最好別出手,我還不想讓歷老鬼絕后。” 

“不要侮辱我。有什么本事就面對面的使出來。” 

郭直吃了一驚,心頭驀然想起了近年流傳甚廣的幾句話。 

南風北雪舞。 

歷鬼判官龍。 

方過一水寒。 

得拜將軍府。 

這幾句似詩非詩的話其實便是說得江湖上邪派的六大高手。 

其中的歷鬼便指得是曾憑一人之力毀了名劍山莊的歷輕笙。 

那一次,歷輕笙一戰成名。 

只為了名劍山莊中有據說可以抵抗魔音的清芬蕭。 

名劍山莊就此江湖絕跡。 

只留下來二種人。 

一種是額心有個指洞的死人。 

一種是從此混噩一生的瘋子。 

這就是歷輕笙的兩大獨門絕技。 

渡劫指。 

惡靈舞。 

中年人低嘆一聲,“歷輕笙本為一代宗師,何苦跟著將軍,再圖什么功名?” 

“我爹的名字也是你配叫的!” 

“出手試試就知道配不配了。”那中年人仍是不露聲色,悠然說道。 

歷明臉色突又轉紅,猛然騰身而起,身體在空中做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轉折,五指如鉤,幻化出滿天指影,直取對方的天靈。 

待到雙手離對方頭頂只有三尺時,食指的鋼套脫手而出,招式極盡詭秘,正是歷輕笙的不傳之學。 

但見那中年人長身而起,吐氣開聲,雙掌迎向歷明,一聲大震。 

中年人輕輕坐下,仍是氣度悠閑,“有幸一戰渡劫指,何時再睹惡靈舞。不知死了兒子的歷輕笙還會夜夜笙歌嗎?” 

歷明后退十數步方才止住退勢,面色如金,搖晃幾下,終于頹然坐地,手捂前胸,嘴角咯血,“家父一定會給我報仇的。” 

中年人仰天長嘯,雙目精光暴起,“我的仇家遍天下,算得上對手的卻是太少,歷輕笙倒是值得一戰。只是他遠在湘西鬼都,只讓你這個不爭氣的兒子替將軍賣命。你可有什么話要我轉達,我一定命人帶到,當然還有你的人頭。” 

“你……到底是誰?” 

“到現在你還猜不出嗎?”那個中年人一哂,不再看歷明,轉頭望向郭直。 

“郭老板一日之內連挑我三家賭場,這個帳你想怎么算?” 

郭直這才確信了面前的人是誰,大驚之下語不成聲,唯手指對方,“你……就……是……” 

中年人緩緩揭下臉上一張薄如蟬翼的人皮面具,“不錯,本公子姓魏。” 

歷明慘哼一聲,口中鮮血狂涌,撲然倒地。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