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羅剎夫人 >

第8章 羅剎夫人初現

金翅鵬恢復精神以后,宛如做了一場惡夢。自從在那夜荒谷遇蟒,昏倒樹上,怎樣會逃回寨中,龍土司和五十名勇士是不是安然回來,一點都不知道。這時知覺已經復原,只整個腦袋上還蒙著布戴著藥,把兩眼也蒙住了,變成瞎子一般;心里急于要明白脫難情形,幾次三番向璇姑及龍飛豹子等人探問,才明白那夜一場大難的經過,而且發生了天大的禍事。

原來那夜荒谷中金翅鵬受毒昏倒,幸喜立身所在,原是深坑般的樹槎丫,望后一倒,和龍土司一齊跌入槎丫深窩。同時有一隊勇士,藏在最后臨溪的一株大樹上,其中一個是金駝寨出名精干的一名頭目。當那獨角怪蟒兩道閃電似的蟒眼,從巖下密林上掃來掃去,光芒越來越近,毒霧迷漫,弓箭無功,眼面前一株樹上的同伴,被毒蟒一口吸入腹內,又聽得自己土司和金都司驚喊之聲,只嚇得心膽俱落。

不知怎么一來,他兩腿一軟,一腳蹈天,一個身子猛從枝葉縫內漏落下去。七八丈高的樹身,這么直瀉下來,怕不粉身碎骨!偏巧這株臨溪大樹,上面一半枝干蓋著溪面,頭目藏身所在正是蓋溪的橫干,這一失足,湊巧跌入溪心。這處溪面又比較寬而且深,“卜通”一聲,水花濺起老高,整個身子在溪底翻了個身,才浮上水面。雖然受傷不重,卻震得昏迷了半晌。

幸而頭目精壯結實,識得水性,雖然吃了幾口溪水,在溪心定了定神,再悄悄游上北岸,慌忙一頭鉆入一叢長草林內,忍不住,又抬頭向南岸偷瞧。那頭目失足下時,樹上其他伙伴在這樣奇險之境,加上怪風毒霧,早已嚇得昏天黑地,靈魂出竅。這樣跌下去一個同伴,下面水心一聲巨震,大約誰也沒有察覺,便是有察覺,這當口確也無法顧及別人了。可是跌下溪心,游上北岸的頭目,這一折騰未便耽擱了一些時候,等他蜷伏草心,抬頭向北岸偷看時,又幾乎嚇得半死。

他看到空地上那群似人非人的怪物,手忙腳亂一個個爭先抽出喂毒鍋下的長鐵叉,頭上尺許長的叉尖子,已燒得通紅,舉著喂紅的鐵叉怪嚷猛叫。飛一般趕到怪蟒探頭的林下,把鐵叉當作飛鏢般向上面擲,力猛勁急,一支支鐵叉帶著一溜溜紅光,飛上林巔,看得逼清。還有那群猛虎也在林下咆哮跳擲聲勢十足,好象替怪物助威一般。

這當口,滿谷狂風怒號,沙石卷空。尤其對岸林巔,毒霧漫天,巖石如雨,這么大的參天古樹,樹帽子被狂風搖撼得東倒西歪,折干斷枝,滿天飛舞,加上林下一群怪物和猛虎奔馳嚎吼之聲,宛如天崩地裂一般。這才明白洞內出來的這群人形怪物和獨角大蟒斗上了。這時對面林上毒霧漫空,飛石揚沙,已看不清大蟒身影;只見林上兩道碧熒熒怪蟒眼光,兀自電閃一般從霧中鉆射出來。可見火叉子不絕的射上去,依然克制不下,定是獨角大蟒遍身鐵甲難以命中。看起來不論誰勝誰敗,我們這群人總是兇多吉少,有死無生!

那頭目心膽俱裂之下,猛見先前洞口火光大盛,又涌出幾個高大兇猛的人形怪物來,手執松燎,背負弓矢,出洞后,一躍上岸佇立停候。一忽兒洞中兩個怪物,飛一般抬出一乘竹轎子,轎內坐著一個身形瘦小,穿著一身紅的短襟窄袖的人來。最奇的面上似乎也套上紅色面具,只露出嘴鼻眼三個窟窿,距離雖遠,因在旺熾的火光之下,卻看得逼清。

只見竹轎子一出洞口,轎中紅人驀地一聲嬌叱,非常清脆,竟是女子口吻。接著一縱身,宛似一只飛鳥,從竹轎上凌空騰起,一落身已到了南岸,再一縱身,黃鶯渡柳,已到了架設大鐵鍋的空地。

跟來的幾個怪物,也放下竹轎追蹤趕去。眼看那瘦小的紅衣人跟著四五個怪物,從空地直奔毒蟒發現之處而來。視線被南岸一帶大樹遮住,便看不見紅衣人的蹤影,卻聽得弓弦響處,從林下飛起幾支火箭,箭頭上帶著藍閃閃的火焰,嗤嗤的鉆入一片白霧之中。

這幾支火箭一起,林下一大群怪物,一陣怪嚷猛叫,上面毒霧內射出來的兩道碧光,突然失蹤,下面火箭同喂毒的鐵叉子,一發加緊猛射。滿空火星飛爆,好象大年夜放的花爆一般。幾株樹上的枝干,著了猛射的火箭,業已劈劈卜卜燒了起來。樹上一起火,火光熊熊,照射遠近,因此看到對面高巖在火光霧影之中,從巖頭掛下十幾丈長遍身鱗甲的一條獨角大蟒。

大約下半身尚在巖巔,一個斗大的獨角蟒頭,原已探到巖下叢林上面。這時被火箭射瞎了雙眼,光閃頓杳,一躬身,已縮退到巖腰一片危坡上。蟒身不住的翻滾,似乎用后半身的尾巴,把巖頭沙石雨點般掃將下來,粗柱般斷木條、磨盤般的大巖石,也轟隆隆的夾雜沙土碎石,滿空飛墮。加上狂風疾卷,滿谷振蕩,真象天崩地裂一般。

近巖的一片樹林,被幾陣石壓風摧,大半已齊腰折斷,林下一大群怪物和猛獸,已存不住身,一起退向洞前空地上,抽矢扳弓,兀是用火箭鉆射。山搖地動的斗了一陣,巖腰怪蟒似乎已漸漸不濟起來,嘴上噴出來的毒霧,越來越薄,張著可怕的大嘴,只吁吁的喘著氣,嘴上和兩個眼眶內都已中了火箭和煨紅的鐵叉子。蟒頭雖亂擺亂搖,甩脫了幾支火器,眼眶內兀自深深的插著一支火箭。大約這種火箭的箭鏃,非但飽喂猛烈毒藥,而且涂了厚厚的硫磺硝藥一類的東西,箭一離弦,迎風便燃燒起來,不論多厲害的猛獸,中了這種火箭,火毒雙攻,見血立死!

這條深山大蟒中了好幾支火箭和火叉子,居然能支持不少工夫,足見體巨力長,是個稀罕的積年怪蟒了。這時蟒體火毒深入漸漸發作,幾陣翻滾,露出肚下鱗甲稀薄之處,嘴上毒霧已噴不出來。被那群怪物逼近巖腳,又是一陣掃射,肚下又狠狠的中了幾支火器。

這一來,火上加油一發難支,猛地蟒頭高昂,后段一條長尾也在巖上筆直豎起,伸入半空,倏又一落,來回一陣旋掃。從巖上又嘩啦啦落下一陣沙石,聲勢驚人,仿佛全巖解體。

接著又是震天價一聲巨震,巖上磨盤般大石紛紛下墜,怪響如雷,把下面沙土震起老高,全谷地皮也震得岌岌顫動,林木也倒了一大片。

一陣大震以后,躲在北岸草根中的頭目,連嚇帶震,已是神經麻木,狀若癡呆,竟忘記了當前恐怖。半晌才知覺恢復,急向對岸偷瞧時,情形一變!巖下一大片林木已失了原形,未被拔倒的大樹枝葉全無;光禿禿斷干枯槎支撐著從巖上滾跌下來的龐大蟒軀,一群人形怪物在死蟒身下奔來奔去,不知鬧什么把戲?一群猛虎也在怪物身邊歡喜活跳,猛地想起自己土司和一群伙伴的生死,急慌定睛向分隊藏躲的幾株大樹細看。

忽見前面龍土司藏身的枯樹上立著那個瘦小的紅衣人,向下面幾聲嬌叱,樹下七八個怪物四肢并用,矯捷極倫,分向幾株大樹飛升上去,眨眼之間,已在各樹槎丫中間。自己跌下來的臨溪大樹也上去了幾個怪物,長臂毛爪一探,隨爪撈起一個個的人來,撈出來的同伴,個個四肢如棉,似已半死不活。怪物們撈起一個,隨手向樹下一擲,樹下有怪物接著,拋一個接一個,宛似樹上摘果一般。前面大枯樹上的紅衣人,也在槎丫縫內提起二具尸體,哈哈一笑,便向樹下一拋。

那頭目知道這兩具尸體,定是龍土司和金都司,眼看這許多人脫了蟒口又落入怪物手內,哪有生還之望?自己一人雖然因禍得福躲在北岸,只要怪物們過溪一搜決無生望!想不到我們上下這許多人今夜逢此大難,心里一陣急痛,幾乎失聲驚號起來。猛聽得紅衣人已飛身下樹,連連嬌叱,霎時對岸便起了一陣奔驟之聲。

遠望對岸林縫內火燎亂晃,影綽綽一群怪物一個個肩上扛著同伴們的尸體,似乎每一個怪物肩上疊著好幾具尸體,嘴上吆喝著,驅著前面一群大蟲抬著竹轎進洞。霎時洞外一片漆黑,人獸失蹤,只近洞那片空地上,兀自架著那具大鐵鍋,鍋下尚有余火,從林縫里射出血也似的紅光來。剛才天崩地裂的大鬧,霎時谷內沉寂如死,一片昏黑,只聽到颯颯風葉之聲,疑惑自己在做夢?幾乎不信那邊有不可思議的巨蟒尸體壓在林上,剛才的怪物、猛虎、紅衣人,都象是夢里的景象。

那名頭目迷迷糊糊的爬伏在深草里邊,又過了片時,猛見那面洞口又射出一派火光,霎時又涌出幾個兇猛高大的人形怪物,舉著松燎躍上南岸。頭目心想此番定被怪物搜出,難逃一命了。哪知滿不相干,幾個怪物奔到空地上,把鐵鍋和地上幾件兵刃等類收拾起來,扛在肩上,一聲不響的又跑進洞里去了。

頭目驚魂未定,又怕洞內怪物們隨時出來,哪敢喘口大氣,動彈一下。迷迷糊糊自己不知道經過多少時刻,兩條腿蹲了一夜,好象在地上生了根,哪能移動分毫?可是頂上天光已變了灰白色,樹上的露水直灑下來,身上衣服掉在溪內時原已浸透,此時被曉風一吹,瑟瑟直抖!谷內環近的東西,卻已漸漸看得清楚起來,才明白自己在草林里躲了一夜。

天已發曉了,洞口溪水潺潺,幽寂異常,絕不見怪物出現。心里陡然起了逃命的希望,急慌設法使麻木不靈的雙腿恢復原狀,摩擦了半晌,才慢慢直起腰來。一抬頭,便看見了對岸近巖腳的一片森林,枝葉盡落,東倒西歪,斗大的一個大蟒頭,張著滿口鉤牙的闊嘴,掛著一條條的腥涎,兀自擱在一株半倒的大槎丫上,眼眶內兀自插著一支長箭,龐大的長軀卻被倒下的林木遮住。

再留神近溪幾株大樹上哪還有自己同伴的蹤影?想起夜里的事,淚如雨下。心想自己土司和一般同伴定已絕命,或者被怪物扛入洞內當了糧食,我應該掙扎著逃回金駝寨去,報告土司夫人才好。心神略定,分開葦桿似的長草,想從北岸逃出谷外,猛一長身,瞥見對岸一株樹根底下,露出血淋淋一顆人頭,驀地一驚!

心想在這大枯樹下,莫非是我們土司的腦袋嗎?苗人迷信甚深,那頭目立時跪倒喃喃默禱起來,立時起身。倏地心里一動,勇氣勃發,決計把這顆人頭帶回寨去。可是這段溪面有兩丈來寬,一時難以渡過。四面一看,過去三丈開外,溪身便窄,溪心露出礁石,似乎可以墊腳跳越而過,勇氣一生,徑向窄處跳過南岸。一伏身,暗察洞口并無動靜,放膽直奔那株枯樹。到了枯樹根下,一看血淋淋的腦袋,下面依然連著整個身子。

因為剛才從北岸遠望,被荊棘草根遮住,活似脫體的一顆腦袋,此刻細看下面衣服,并不是龍土司,卻是金翅鵬。一摸心頭,居然還微微跳動,只是腦袋上血肉模糊一片,已分不出五官位置,也不知怎樣受的傷。

那頭目尋著了半死不活的金翅鵬,一時手足無措,偶然一眼瞥見相近藏過騾馬的空心樹窟窿內,似乎露出一角行帳似的東西。跑過去一看,樹窟窿內果然還藏著一座布帳,還附有繩束。立時得了主意,抽出隨身腰刀,割了一大片布帳,帶著繩束慌慌趕到金都司身邊,把他上半個身子用布帳包扎起來,用繩索捆好,縛在自己背上。

這一折騰天光大亮,剛才憑一股忠義之氣,不顧一切一心用在救金翅鵬身上,等得背在身上,邁步想走,猛一轉身,看到了粗逾水桶、鱗甲泛光望不到頭的蟒身近在咫尺。“啊喲”

一聲,又嚇得靈魂出竅,幾乎連背上的人一齊跌倒。

這當口真也虧他,一咬牙,不管路高路低,拚命向谷外飛奔。在他以為一聲驚叫,已驚動了谷內怪物,其實等他一路奔出谷外,谷內依然沉寂如死。

頭目背著金翅鵬雖然逃出谷外,哪敢停下步來?拚出全身最后一點力量,只管往金駝寨來路飛奔。可是大隊人馬從金駝寨出來時,走了兩天才走到出事荒谷,相隔何止幾十里路?走的又是峻險山道,路絕人稀。

那頭目連驚帶急,受盡艱危,而且身乏肚饑,多少也受點蟒毒,居然還能拚命背著金翅鵬不停步的飛跑,總算不易。

可是人非鐵鑄,跑到三十里開外,業已精疲力盡,在一座山坡腳下突然雙目發黑,嗓眼發甜,哇的沖出一口熱血,一個前撲,便倒在坡下起不來了。這條絕無人煙的荒山鳥道,一個重傷如死,一個力絕昏倒,在這種千巖萬壑,不見人影的地方,這一倒下誰來相救?兩條半死不活的生命,可以說絕無生機的了。

哪知事出非常,偏有意想不到的救星!那名頭目和血漬模糊的金翅鵬,倒在斜坡腳下,不到一盞茶時,斜坡上遠遠傳來一陣急步奔馳之聲,坡上松林下便現出三條人影,霎時馳下坡來。

當先一個,卻是一個眉目風騷、妖艷絕倫的婦人,背插長劍,腰懸鏢囊,外披風氅,內著勁裝。一見坡下倒著兩個人,便立停身軀,指著金翅鵬身體,向身后兩名彪形大漢笑道:“昨夜我見這人已被毒蟒噴死,面目潰爛,極難活命,所以沒有擒入洞內。一點擒到人數,獨角龍王除外,共四十八名,狒狒們親眼看見又有一名被大蟒吸入肚內,我以為全數受擒,想不到還漏出這個鬼靈精,居然被他逃到此地,還虧他背走了這么一個半死人。

這樣看來,他們一共是五十二人,哈哈,到底沒有逃出我手法!便是我此刻不去鋸解蟒頭上的獨角,沒有發現他們逃去,這兩人倒在此處也是尸骨無存,被野獸吃在肚內罷了。

本來我想放走一兩個被擒的人,讓他回去替我辦點事的,現在我行點方便,著落在這人身上,倒是一舉兩得的事。”

說時,向倒下的頭目一指,便從懷里掏出一小瓶藥末,交與身后一個漢子,又叫另一個到不遠的山澗取些清水來。身后兩名彪形大漢,全是苗寨頭目裝束,插鏢背箭,頗為雄壯;對于這位怪婦人,還真異常恭順,立時分頭照辦。

一個扶起倒下的頭目,一個用隨身皮袋取來清水,撬開牙關倒入瓶內藥末,用溪水灌了下去。藥還真是靈,片刻工夫,倒下的頭目一聲悶叫,竟自雙目睜開,悠悠醒轉。抬頭看出救治自己是兩個不認識的漢子,不遠還立著一個平生未見的女英雄,他看不透這兩男一女是什么路數,尤其是在這條路上怎會碰到這種人物。一眼看到女郎外氅內衣都是妖艷奪目的玫瑰紅,猛然想起昨夜可怕的一幕,洞內出來坐著竹轎子的紅衣人,好象就是這人。

在苗人頭腦里,以為這怪婦人同一群可怕的怪物在一起,不是精怪便是神仙,這兩個漢子定也是妖精變化出來的。頭目怔柯柯看著怪婦,心里不住的胡想,也忘了謝一謝人家救命之恩。

那怪婦人卻先說話了,指著頭目笑道:“你認識我么?”頭目莫名其妙的把頭搖了一搖。怪婦人微微一笑,又說道:“昨夜幸虧我們把你們全數救入洞內,否則都被毒蟒吞吃了。想不到漏掉了你,想是你藏在遠處,等到天亮時把這人背到此地來了。”說到這兒,向金翅鵬一指道:“這人裝束不同,是你們寨中什么人?”

這時頭目慢慢從地上站了起來,明白對方沒有惡意,心里減卻幾分害怕,吞吞吐吐的答道:“這人是我們土司的好友,也是我們金駝寨的有名好漢,請你們好歹救他一救罷。”

怪婦人搖頭道:“這人幾乎被毒蟒一口吸入腹內,虧我們看家的狒狒火叉子發射得快,才從蟒嘴上奪下來,但是他受毒已深,我也無法救他。從這兒到你們金駝寨還遠得很,看你已經乏力難行。現在我叫這兩人送你們回家去,趕快設法調治。我還有一封信,你替我捎去,你們土司夫人祿映紅看到我的信,自然會明白的。”說畢,便命兩個彪形大漢,把頭目和金翅鵬一人一個背在身上,又把一封信交與頭目帶在身邊,不容頭目再說話,玉手一揮,兩大漢背起便走。路上頭目在大漢背上,屢次探問怪婦人是誰,住在什么地方?

兩大漢卻象啞巴一般,一語不發一直背過象鼻沖,到了異龍湖畔,遠遠看見了金駝寨寨民走來,才把二人放下,開口說道:“前面已有你們的人來了,我們不必再送,你們自己回家好了。”說完這句話,轉身便走,眨眼之間已走出老遠,翻過嶺去了。

頭目依然情況迷離,不知怎么一回事?一看地上金翅鵬依然死了一般,自己渾身骨節也象散了似的,嘆了口氣,等候寨民走近,才把兩人抬回金駝寨土司府來。一路經過,早已轟動了全寨苗民。

映紅夫人聽到這樣消息,便知遭了禍事,慌命抬進后寨,一見血肉模糊的金翅鵬,狼狽不堪的那名頭目,更是心驚肉跳,手足無措。璇姑和龍飛豹子究竟還年輕,一發嚇得哭出聲來。一面慌飛請石屏州外科名醫,救活金翅鵬,一面一疊聲探問禍事經過。等得那頭目力疾聲嘶說出昨夜荒谷遇險的事,和今晨二人遇救的經過,又掏出那封捎來的信,一五一十從頭說了出來。

映紅夫人耳邊聽著晴天霹靂般的消息,眼中瞧著平地風波的一封信,立時五內如焚,蛾眉深鎖,驚奇、悔恨,憂急種種難受滋味,都集在她一人身上了,原來那封信內寫的是:

“汝夫婦歷年席豐履厚,富甲滇南。意猶未足,復與沐氏表里為奸,殘殺族類;致六詔鬼母、阿迷獅王父子等,先后畢命于汝等爪牙之手。詎意天網恢恢,汝夫自投荒谷,幾膏蟒吻,經余援手,始獲更生。而余部下多與鬼母獅王有淵源,立欲分裂汝夫雪恨。因余隱跡多年,與汝等各方素無恩仇,力與阻止,始得茍延殘喘。然眾怒難犯,亦難輕予釋放。茲與汝約,信到十日內,應昭示全寨,瀝血為誓;率金駝寨之眾,此后悉聽余指揮,并先繳納符信金珠以示誠信。余必保護爾夫及頭目等性命,使其安然生還;否則普氏舊部切齒之仇,將先血刃于汝夫等之腹矣。生死異途,惟爾所擇,荒谷在邇,佇候足音。書奉金駝寨映紅夫人妝閣。

羅剎夫人拜啟”

映紅夫人接到這封信,幾乎急瘋了心,這種事也沒法守秘密,鬧得滿城風雨。全寨頭目一個個摩掌擦拳,慫恿她擂鼓集眾,集起全寨苗民直搗荒谷,救回土司。在這亂嚷嚷當口,還是她這位嬌女龍璇姑有主意,看清來信大意,父親雖落虎口,一時尚不致兇險,倘若馬上興師反而不妙。最奇來信署名“羅剎夫人”,不知什么人?父親從沐府回來時,談起沐二公子身邊又有一位綽號“女羅剎”的女子,女羅剎從前確是九子鬼母的臂膀,這里又出了一位“羅剎夫人”,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當下和她母親一說,映紅夫人原是一時心急,經她嬌女一提醒頓時醒悟,馬上打發親信頭目,騎匹快馬連夜趕往昆明,向沐府飛報求救,一方面又飛報自己胞弟婆兮寨土司祿洪,請他到寨商議挽救之策。

婆兮寨土司祿洪和沐府也有深切淵源,不過為人忠厚,武藝也不甚高明;一得急報,第二天早上就帶著親信頭目趕到金駝寨了。可是他一看那封要命書信,也麻了脈,鬧得一籌莫展。

這時金駝寨已鬧得沸天翻地,幾乎要責問映紅夫人為什么不立時興兵救夫了。

第三天起更時分,前寨頭目們忽然一路傳報:“沐二公子一行人馬已到金駝寨前,快到寨門口。”映紅夫人和祿洪精神一振,急忙命令排隊迎接,姊弟也急急更衣出迎。這時寨門外已經火燎燭天,鏢槍如林,外加弓弩手、滾刀手,在寨門兩邊雁翅般排出老遠。

一忽兒,對面塵頭起處,二十幾匹怒馬風馳電掣而來。到了幾丈開外,那隊人馬倏的按轡緩行,先頭兩匹錦鞍上跳下一對璧人來,一個是豐神俊逸、面如冠玉的沐二公子沐天瀾,一個是雪膚花貌的女羅剎。

沐天瀾原認得祿洪的,慌緊趨幾步,先和祿洪施禮敘話。

祿洪一指引,沐天瀾和女羅剎急向映紅夫人躬身施禮,說道:“龍叔母,小侄聞報,馬上別了家兄,和這位羅家姊姊晝夜趕程,本可早到,因為路上碰著一位老前輩,耽誤了不少時候,請叔母恕罪。”

映紅夫人早聞沐二公子之名,今日一見果不虛傳。尤其是和女羅剎站在一起,仿佛金童玉女,天生的一對似的。嘴上向兩人一恭維,心里卻暗想我們璇姑也配得過你,不料我們遲了一步,看情形被這女魔王占了先了,大約孝服一脫,便要名正言順的實授夫人了。心里只管這樣想,嘴上一味向兩人恭維,而且拉住女羅剎的手往里讓。祿洪也引著沐天瀾一齊進到后寨,跟來二十名家將,自有頭目們留在前寨款待。

主客坐定以后,映紅夫人便命璇姑和龍飛豹子出來相見,璇姑見著生人非常害羞,施禮以后便想退避,卻被女羅剎一把撈住。女羅剎看她比自己小得有限,長得秀媚絕倫,苗族中有這樣女郎真是難得。苗族女郎差不多一個鼻子都長得扁扁的,惟獨這位姑娘靈秀獨尊,偏生得瓊鼻櫻唇、梨渦杏眼,愈瞧愈愛,拉在自己一旁坐下,不住的問長問短。

這時后寨燈火輝煌,盛筵款客,席間沐天瀾細問龍土司出事情形,和金翅鵬受傷經過。映紅夫人詳細告知,且拿出羅剎夫人的信來。沐天瀾看完了信,說道:“叔母放心,不久有一位老前輩駕到,這位老前輩非但和羅家姊姊同我有密切關系,和信內這位羅剎夫人亦有淵源。我們只要恭候這位老前輩到來,便可救出龍叔來了。”他說時,女羅剎朝他看了一眼,似乎嫌他多說多道似的,但是映紅夫人和祿洪聽得摸不著頭腦,當然還得請他說明其中緣由。

沐天瀾暗中向羅剎打了個招呼,女羅剎先白了他一眼,然后點一點頭,沐天瀾才敢一五一十說了出來。原來沐天瀾得到金駝寨快馬飛報,得知龍土司誤落敵手,金翅鵬也被毒蟒所傷生死垂危。最奇龍土司竟落于一個自稱羅剎夫人的婦人之手,作為挾制的交換品,連女羅剎聽得也非常驚奇,自己被人叫做女羅剎,怎的又出來一位羅剎夫人?而且從來沒有聽到過有這樣一個人物。

沐天瀾道:“龍家與我沐府休戚相關,現在出了這樣逆事,我們理應趕去幫助,何況我們本來要到滇南尋找仇人,也是一舉兩得的事。”女羅剎更比他心急,想會一會自稱羅剎夫人的人,當時兩人和他哥哥沐天波一商量,挑選了二十名略諳武藝干練可靠的家將一同前去。

照沐天瀾女羅剎兩人意思,一個人都不愿帶,反嫌累贅,無奈他哥哥堅定要有這樣排場,只得帶去。救人如救火,得報的第二天便出發了。沐天瀾女羅剎帶著二十名家將,和金駝寨來省飛報的兩個頭目一行二十四匹駿馬,一路電掣風馳,又到了兩人定情之處廟兒山下。

女羅剎想順便瞧一瞧自己從前落腳之所,沐天瀾也要回味一下那晚的旖旎風光,兩人心同意合,便吩咐家將們在官道等候,兩人并騎馳入山腳小徑,尋到那所小小的碉砦,卻只剩下頹垣破壁,連那所小樓也被人燒得精光,伺候自己的苗漢苗婦也不知何處去了。猜是黑牡丹飛天狐等恨極了兩人,連這所小樓也遭了池魚之殃了。

兩人無法,只好撥轉馬頭,會合家將們向前進發。走了一程,越過椒山來到老魯關,再進便是習峨縣,屬臨安府地界,離石屏州金駝寨還有一天路程。但是過了老魯關天色已晚,路境又險惡,人馬也疲乏了,只好找了個落腳之所,度過一宵再走。

偏偏他們心急趕路,錯過了宿店,這段路上因為苗匪出沒無常,行旅裹足,家將們找來找去找不到一個相當的寄宿之所。最后找到離開官道幾里開外一處山峽里面,尋著一所破廟,廟內還有幾間瓦房,權可托足。好在家將們帶足干糧及行旅應用之物,點起火燎燈籠,引著沐天瀾女羅剎來到山峽里面。

一看這座廟依山建筑,居然有三層殿宇,一層比一層高,頭層已塌,只剩了兩堵石墻,一個廟門,廟門的匾額已經無存,僅在石墻上歪歪斜斜寫著“真武廟遺址”幾個大字。進了破廟門,第二層大殿已竟有半殿片瓦無存,天上月光照下來,正照在瓦礫堆中的真武石像,滿殿的青草又長得老高,這樣怎能息足?

幸而從大殿后步上幾十級石磴,石磴兩旁盡是刺天的翠竹,走完石級卻是一大片石板鋪的平臺,三面筑著石欄,平臺上面蓋著三上三下的樓房卻還完整。抬頭一看樓上,微微的有一點燈光閃動,好象有人住著。沐天瀾一看有人住著,大隊人馬不便往里直闖,派了兩個家將先進去探問借宿。

家將進屋以后,引著一個老道走了出來。平臺上火燎高懸,看清出來的這個老道,清癯雅潔,鶴發童顏,疏疏的幾縷長髯,飄拂胸際,瀟灑絕俗,一身道袍云履,也是不染纖塵。最注目的還是老道一對開闔有神的善目,和背后斜系著雙股合鞘的劍匣。

沐天瀾吃了一驚,想不到這座破廟里藏著這樣的人物,明明是一位風塵異人,江湖前輩,一回頭正想知會女羅剎,哪知她一對秋波直注老道,滿面露出驚異之容。她一拉沐天瀾衣襟,耳邊悄聲道:“這位道爺我認識的,當年群俠暗進秘魔崖,大戰九子鬼母,便有這位道爺在內。而且制住鬼母飛蝗陣的,也是這位道爺,我還記得他便是武當名宿桑苧翁。”

悄語未畢,桑苧翁已大步走近前來,呵呵笑道:“貧道云游各處,今晚偶然在此托足,想不到二公子帶著隨從遠臨荒寺,真是幸會。”

沐天瀾已聽自己師父說起過桑苧翁名號,慌不及躬身下拜,口里說道:“老前輩休得這樣稱呼,晚生聽家師說過前輩大名,想不到在此不期而遇。晚生隨行人眾,又因趕路心急,錯過了借宿之處,不得已尋到此地,不料驚動了老前輩仙駕,尚望恕罪。”

桑苧翁笑道:“我們沒有會過面,你又只聽令師說過一次,何以此刻一見面,便認出是老朽呢?”這一問使得沐天瀾有點發窘,女羅剎暗地通知的話能不能說出來,一時真還委決不下。

其實老道故意的多此—問,他一出屋炯若雷電的眼神,早已注在女羅剎身上,女羅剎的舉動,逃不過他的眼光。他這一問,不等沐天瀾回答,便問道:“老朽和這位姑娘,似乎有一面之緣。”說了這句,忽地面露凄惶之色,拂胸的灰白長須,也起了顫動的波紋,猛地兩眼一闔,把頭一仰,微微的一聲嘆息,低頭時眼角已噙著兩粒淚珠。

桑苧翁這一動作,雖然眨眼的工夫,沐天瀾看在眼里,暗暗奇怪,尤其是女羅剎起先被老道眼神一照,立覺心里起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感應。想起從前在秘魔崖初見這個老道時,似乎也曾有過這種感覺,不過當時雙方敵對,并未加注意,現在重逢,重又起了這種感覺,既不是怕,又不是恨,自己也莫名其妙。她只管低頭思索,對于桑苧翁這句話沒有入耳,對于桑苧翁含淚嘆息的一點動作,也忽略過去了。

桑苧翁并不理會女羅剎,向沐天瀾笑道:“不瞞你說,老朽也是剛剛到此,只比你們先進一步。這所樓房外表看看尚可,但是樓上樓下真真是家徒四壁,連一個坐處都沒有,你們人馬一大堆,怎樣安插呢?我看這樣罷,把馬鞍拿下來當坐具罷。”

沐天瀾立時命令家將們把馬鞍摘下三具送上樓去,樓下由家將們自己想法。馬匹都拴在平臺石欄桿上,另派幾名家將分向四近搜索點草料喂馬,一面撿幾塊磚石搭起行灶,支起自己帶來輕便軍鍋,汲點溪水,撿點干柴,便可燒水喝。

桑苧翁領著沐天瀾女羅剎進屋上樓。一看這三間樓房,真正可憐,隔斷板壁通通拆盡,成了一統之局。樓板也只剩擱置樓梯所在的一塊地方,不到一丈見方的面積。幾扇樓窗東倒西歪,空氣倒非常流通,因為樓板只剩下了這一點點,樓上樓下呼應靈通,樓下家將們的動作可以一覽無遺。三副馬鞍便從破樓板縫里遞了上來,片時,隨鞍帶來的水壺、茶杯、干糧也都上來了。

桑苧翁笑道:“想不到老夫今晚叨你們的光,本來已拚出立一夜、餓一夜、渴一夜了,現在可是有吃、有喝、有坐,來來來,我們坐下來,作一次長夜之談。”桑苧翁老氣橫秋,便在上首面窗而坐,沐天瀾、女羅剎背著窗并肩坐在下首,中間放著茶具干糧,可以隨意吃喝。

女羅剎上樓以后緊靠著沐天瀾,始終默不出聲。桑苧翁也奇怪,眼神雖然時時注意她,卻不和她說話。沐天瀾越看越奇怪,卻想不出什么道理。也許為了從前九子鬼母的關系,桑苧翁看不起她,這一想,連自己也有點不安起來,萬一自己師父也深惡痛恨她將來怎么辦呢?

三人隨意吃喝了一陣解了饑渴,沐天瀾無意之中問了一句:“老前輩剛才說是云游到此,也是偶然息足,不知老前輩從哪兒駕臨,到此有何貴干?”桑苧翁微微一笑,朝他們看了一眼,伸手一拂長須,一字一吐的說道:“你問我哪兒來,到哪兒去,為了什么?這話太長,不瞞你說,老夫自從和你尊師破了秘魔崖以后,便添了一件心事,這樁心事是老夫一生未了之愿。這幾年老夫云游四方,便為了這件心愿,現在好了,不久便可了此心愿。老夫只要這件心愿一了,便可老死深山,不履塵世了。”

沐天瀾聽他說得恍惚迷離,正想張嘴,不料默不出聲的女羅剎,突然顫著聲音問道:“老前輩,您說的那件心愿,晚輩們可以洗耳恭聽嗎?”

桑苧翁看了她一眼,點點頭道:“可以。”說了這一句,卻又沉默了半晌,似乎思索一樁事,突然問道:“姑娘,你現在大約明白你是漢人,但是人家稱你為女羅剎,這個名號什么意思,姑娘,你自己明白么?”

女羅剎頓時柳眉深鎖,盈盈欲淚,低聲說道:“誰知道什么意思呢?一個人自己不知道姓什么,也不知道父母是誰?象我這種人真是世上最可憐的人。現在倒好,又出了一個羅剎夫人,如故和我一般,真是無獨有偶了。”她說的聲音雖低,桑苧翁卻聽的真切,驀地須眉桀張,雙目如電,厲聲喝問道:“誰是羅剎夫人?怎的又出了一個羅剎夫人?快說快說!”女羅剎沐天瀾同時嚇了一跳,連樓下家將們都愕然抬起頭來。

他自己也察覺了,緩緩說道:“老朽心中有事,你們只說羅剎夫人是誰,你們和這人見過面沒有?”

沐天瀾女羅剎看他聽到羅剎夫人突然變了面色,又強自抑制,卻又一個勁兒催問。料想這位老前輩和羅剎夫人定有說處,此番到金駝寨去正苦不知羅剎夫人來歷,無從下手救人,這位老前輩如果知道倒是巧事。沐天瀾便把金駝寨龍土司遇險,羅剎夫人下書要挾,自己趕往救助,故而到此息足,都說了出來。

桑苧翁凝神注意的聽完,不住的拂著胸前長須,嘴上連喊著:“孽障孽障!”一雙威棱四射的善目,瞧一瞧女羅剎,又瞧一瞧沐天瀾,不住點頭,嘴邊也露出得意的笑容。兩人被他看得心里發慌,突見他面色一整指著女羅剎前胸說道:“我問你,你左乳下有聯珠般三粒珠砂痣嗎?”

女羅剎一聽這話,驚得直叫起來,嬌軀亂顫,妙目大張,一手緊緊拉住沐天瀾,一手指著桑苧翁嬌喊著:“你……你……”

說不出話來。沐天瀾也驚詫得忘其所以,脫口而出的說道:“對,有的!老前輩怎的……知道了?”話一出口猛然省悟,該死該死!我現在怎能說出這種話來?何況在這位老前輩面前!頓時羞得夾耳通紅,啞口無言了。這一來,兩個人都鬧得驚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桑苧翁倒滿不在意,反而變為笑容滿面了,笑道:“賢契,現在我倚老賣老,叫你一聲賢契了。”沐天瀾慌應道:“這是老前輩看得起晚生,老前輩有何吩咐,晚生恭領教誨。”沐天瀾把老前輩叫得震天響,想遮蓋剛才的失口。

桑苧翁微微笑道:“你們不必猜疑,且聽我講一段親身經歷的奇事,給你們消磨長夜,你們聽得也可恍然大悟,對于你們也有許多益處……。”桑苧翁剛說到這兒,突然目注窗口,一躍而起,大喝一聲:“鼠輩敢爾!”

沐天瀾女羅剎聞聲驚覺,分向左右躍起,轉身觀看。就在這一瞬之間,窗口喳喳連響,一蓬箭雨,分向三人襲來,地方既窄,又系變起倉卒,趨避一個不當便遭毒手。未待沐天瀾女羅剎施展手腳,只見桑苧翁不離方寸,舉起飄飄然的長袖,向外一拂。呼的一聲風響,迎面射來的一陣袖箭,竟改了方向,斜刺里飛了過去,一支支都插在壁角上了。猛聽得窗外一聲大喝道:“好厲害的劈空掌……”

喝聲未絕,桑苧翁一上步,兩掌向窗口一推,喝聲:“下去!”就在這喝聲中,窗口“啊喲”一聲驚叫,檐口確然一震,似乎有個賊人掉了下去。樓下家將們也自一陣大亂,齊喊:“捉賊!”沐天瀾女羅剎一點足,已竄出窗外跳下樓去,四面搜查,已無賊影,檢點家將和馬匹,并無損失。

那位桑苧翁已飄飄然立在頂脊上,笑道:“兩個賊徒已騎馬逃向滇南去了,不必管他,還是談我們的話,請上來請上來。”兩人回到樓上,桑苧翁已安然坐在原處了。

沐天瀾道:“來賊定又是飛天狐、黑牡丹之類,經老輩施展‘隔山打牛’的氣功,其中一賊定已受傷。雖然被同伴救去,也夠受的了。象老前輩這樣純功,晚輩真是望塵莫及。”桑苧翁笑道:“名師出高徒,賢契定是此中高手。現在不提這些,我們談我們的,請坐請坐。”當下三人照舊坐定,靜聽桑苧翁講出一番奇特故事來。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