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羅剎夫人 >

第6章 異龍湖傳警

原來金駝寨插槍巖后異龍湖的面積,足有二三里長,一二里寬闊。湖的東面便是插槍巖的百仞峭壁,壁下有路通到巖前。湖的北面是一片森林,蔚然深秀,西南兩面環著一道峻險的高嶺,土名叫做“象鼻沖”。

這兒湖面有一座竹橋可以通行;翻過高嶺是深山密林,陡壑絕澗,有羊腸小道通到阿迷州邊境云龍山。這一帶多有各種奇異苗蠻伏處山內,猛獸毒蟲也常常出現,行旅商賈均視為畏途。

據那失蹤苗卒的同伴報稱,跳月那晚,他們帶著鏢槍巡查到異龍湖畔,大家沿湖分開來,他眼看失蹤的苗卒向象鼻沖方面走去。這時夜已更深,異龍湖畔跳月的人們,一到更盡,已一隊隊繞向插槍巖前面去了。

等到湖畔人影全無,那名苗卒仍未到來。直到天上發了曉色,異龍湖上蒙上一片曦霧,始終不見同伴的蹤影,還以為他偷偷的先自回來。哪料頭目點名時,仍未見他蹤影,又發現了當夜失掉了一對男女,這才覺得奇怪了。這是映紅夫人說出來的經過。

獨角龍王聽到這兒,濃眉一聳,略一沉思,猛然喝一聲道:“奇怪,這么大的人,愣會丟得無蹤無影,而且一丟便是三個。這事奇怪,有點說處,這是我們金駝寨從來沒有的事。

難道異龍湖內,真象上代傳下來的故事,有條孽龍潛伏湖心,現在又出來作怪了么?但是我相信沒有這回事的。以后你怎么辦呢?隔了這許多日子,定有一點蹤跡露出來的。”

映紅夫人笑道:“苗族本來迷信鬼神,尤其是我們龍家苗族對于異龍湖內那條潛龍,誰也相信關系著我們龍家苗族的興衰,誰教我們是姓龍呢。自從丟失了三人,潛龍的故事又活靈活現的紛紛講說起來。有幾個信口開河,愣說看見一條奇怪的神龍出現,每逢風雨凄迷、星月無光的深夜,便從象鼻沖嶺上射出兩道紅光,說這是神龍的眼光。

有一個插槍巖守夜的頭目,還特地來報告我,說是那一夜在巖頂上,親見一條巨大的神龍從嶺頂昂起頭來,便有十幾丈長,只一躬腰一低頭,便到了異龍湖心,身子還在嶺上,光華閃閃,宛似搭了一條金橋。那頭目明白神龍在湖心吸水,急慌在巖頂跪下禮拜,伏地默禱,等他抬起頭來看時,一忽兒工夫便不見了。

他這樣活龍活現的一報告,上上下下格外哄動了。有幾位父老來對我說,異龍湖神龍出現,非同尋常,恐怕關系著我們土司身上,請我注意等話。經他們這樣一說,說到你身上的禍福,我也被他們說得神志不寧起來。有一夜細雨蒙蒙,定更以后,我特地帶了兩個年老懂事的頭目,攜了應用兵刃,騎著馬悄悄的從插槍巖繞到巖后,尋了一處妥當避雨之所,對著異龍湖和對岸象鼻沖靜靜的聽著望著,想親眼探個著落。”

映紅夫人說到此處,獨角龍王猛孤丁的大喝一聲:“好!”

還把右臂伸得畢直,翹著大拇指,朝著映紅夫人晃了晃,似乎表示這才是獨角龍王的夫人。

映紅夫人微微一笑,朝他看了一眼,繼續說道:“我這樣足足等了兩個更次,腳也立麻了,颼颼的寒風把一顆心都吹冰了。只見異龍湖靜蕩蕩的一點沒有異樣,象鼻沖的長嶺上也沒有紅光和怪物出現,只一陣陣冽冽的尖風打在湖面上,吹在巖腳的林木上,令人聽得深山雨夜的凄清滋味。

這種幽寂境界,便沒有怪物出現,也有點心頭發怵,汗毛直豎了!我沒法再逗留下去,才上馬跑回家來了。可是這一夜我雖然沒有看見神龍出現,卻替三個失蹤的人探查一點痕跡出來。這點痕跡,我藏在心里已有許多日子,等你回家,大家再想主意。因為這點痕跡,是我在那夜風雨中偶然想起來的,不愿意隨便向人亂說,直到你今天回家才說起來的。”

龍土司靜靜的聽了半天,原以為自己夫人冒著寒風冷雨辛苦了一夜,也是白費了,想不到還有后文,竟從不聲不響中探出痕跡來了。這一喜非同小可,連大拇指都來不及翹起,雙手脆生生一拍,霍的立起身來,大贊道:“夫人畢竟足智多謀,不愧巾幗英雄,倒探出痕跡來了。”

這位龍土司對于自己夫人素來敬畏得無以復加的,不論什么事,只要夫人一句話,真比軍令還要服從。這時一路大贊,倒惹得映紅夫人面色一整,含嗔啐道:“事還沒有說明,你便信口開河起來。誰要你替我臉貼上金?我替你探出一點頭緒來,究竟對不對,還是要你作主的;不然要你們男子干什么呢?”

龍土司一聽腔兒不圓,馬屁拍在腿上了。肩一聳,默然無聲。

卻聽得映紅夫人又說道:“我的意思,全因那晚我在插槍巖后立了許久,黑沉沉的幽夜,一片凄風苦雨,要想用目光探看遠近的景象是不可能的。可是那時節,我隱隱聽到遠處傳來的一種虎豹爭斗的吼聲,似乎在象鼻沖嶺后。細聽吼聲,倏高倏低,好象有許多猛獸在雨林里爭逐一般。我明知我們金駝寨四近,因你常常打圍,已沒有猛獸的蹤影。想起那年我們飛豹子生下來這天,你正在離寨極遠的深山中,碰到一只上樹的錦豹,還覺得希罕,因此替生下來的孩子取名飛豹。

怎的那晚我在插槍巖后,能夠聽到許多虎豹的吼聲呢?

再說,如果象鼻沖真有虎豹,我們金駝寨的獵戶早已報告前來了。可是我又明明聽得逼真,同我去的兩個老頭目也聽到的,因我囑咐他們不準張揚,免得寨民騷擾得不安。好在自從三人失蹤以后,寨民以為神龍作怪,異龍湖畔連白天都絕了人跡。這倒好,如果象鼻沖嶺上真有虎豹,寨民也不致受害。因此我想到跳月那晚三人失蹤,也許被虎豹銜去了,正唯虎豹不止一二只,所以三人都失蹤了。我疑心猛獸出現,恐怕日子延續下去,猛獸跑過插槍巖來釀成大禍,才急急叫你回來,商量辦法。”

龍土司一面聽一面已定了主意,說道:“這事容易,我明天和金兄弟多挑選幾個精壯頭目,多備一點獵獸利器,從象鼻沖那面一路搜查過去。失蹤的三人如果真被虎豹銜去,定有留下的骨骼。不管他成群的虎豹,好歹驅戮凈盡,替三個寨民報仇。把打死的虎豹扛回來,也可安一安眾心。”當下夫妻商量妥當,龍土司又到外面和金翅鵬計議一下行獵兼偵查的辦法,決計第二天照計行事。

第二天清早,獨角龍王和金翅鵬全身勁裝,備了駿馬、騾駝,帶了應用兵刃、暗器,挑選了五十名心腹勇士,攜帶窩弓、毒弩一切行獵用具,別了映紅夫人便向后寨進發。一路金駝寨寨民看見龍土司一個個俯身行禮,年老一點的,便在馬前訴說異龍湖三人失蹤的怪事,龍土司好言撫慰,直說此去行獵多半便為這事,好歹要查個水落石出。

一忽兒已繞出插槍巖,沿湖向西南象鼻沖嶺下行去。一行人馬翻過了象鼻沖這條嶺脊,再走三十多里,便出了金駝寨界外。按照各寨苗族的習慣,別人到寨境內去行獵,極容易發生沖突,往往因此引起流血爭斗的事,除非行獵的寨主勢力雄厚,別人不敢以卵碰石。

龍土司這次越界打獵,倒不是完全仗著本寨勢盛,一半因為知道這條路上,沒有繁盛的苗族,山深菁密,道路崎嶇,好幾十里沒有人煙。要走近阿迷毗連的云龍山,才有半開化猓玀一族的苗族。所以安心前進,不用理會其他苗寨的干預。

而且因搜查三人失蹤的去向和猛獸的巢穴,并不按程進行,越是峻險奧秘,人跡不到之處,越要仔細搜尋。這樣在重山復嶺之間,一路披荊斬莽,越壑渡澗。因為一路仔細搜尋,沿途逗留,走的又是人煙稀少的荒山險境,所以走得非常的慢。

走了兩天,計算路程,距離自己金駝寨大約已有六七十里,竟看不到一個人影,連尋常的走獸飛鳥也看不到一些,這倒是怪事。這批人馬原是行獵的慣家,這種情形,定是四近出了極厲害的怪物,如果僅是虎豹一類,深林的飛鳥不致于害怕得逃避一空的。而且留神一路山林之內,可以看出至少在最近幾日內,絕沒有虎豹一類的獸跡,可見連猛獸都逃得遠遠的了。這一來,大家都有了戒心。

獨角龍王和金翅鵬原是并馬當先,一面談論何種怪物,有這樣霸道?一面留神經過的山勢,刻刻提防,免得一行人馬蹈不測之險。金翅鵬忽然想到一事,向獨角龍王道:“將軍,夫人不是那夜聽到嶺后一群虎豹的吼聲嗎?”

獨角龍王道:“是啊,我此刻也正想到這兒。定是她疑心生鬼,根本沒有這回事。”

金翅鵬搖頭笑道:“將軍誤會了,我敢斷定夫人聽到的吼聲千真萬確,而且確是一大群奔跑過去的。象鼻沖嶺后本來沒有虎豹出現,那夜風雨交加,突然有這一大群虎豹,且吼且跑,自相殘踏,正是從遠處被厲害的怪物趕過來的。可見這種怪物連虎豹都害怕飛逃,決不是尋常東西,也不致常常出現。

我想跳月那夜,火光燭天,歌聲傳遠,才把那怪物引了出來。不幸的寨卒和一對有情男女,便遭了殃了。怪物從那夜得了甜頭,自然注意到象鼻沖。夫人出來的那一夜又是風雨凄凄,大約那怪物在更深人靜以后,似乎又要到象鼻沖來尋可口的東西。大約怪物伏處之所,離象鼻沖甚遠,一路走來,半途碰著了那群虎豹。那群虎豹倚仗同伴不少,便同怪物狠斗起來,到底敵不過怪物,才向象鼻沖逃過來。

那一夜夫人真是逢兇化吉。大約怪物被一大群虎豹纏住了身,或者經過一場狠斗,快到天明,沒有真個到象鼻沖來,否則夫人也非常危險的。至于我們一路行來,并不見虎豹的痕跡,這因事情過了許多日子,留下的痕跡早已被山雨沖沒了,因此也可以料定那怪物從那天起,也沒有到這條路上經過,因為這條路上鳥獸早已絕跡了。不過究竟什么怪物有這樣厲害,實在想不出來。”

獨角龍王被金翅鵬詳細一解釋,宛如目睹一般,連連點頭,大笑道:“老弟,你真料事如神,是我們金駝寨諸葛爺。”

龍土司這句話,是非常尊重金翅鵬的意思,和別個省份拿諸葛亮比聰明人,完全不一樣。因為從前孔明征南,七擒七縱,正是云南境界,在苗族里面留下極深刻的影響。苗民偶然掘得諸葛銅鼓,便立時聲價十倍,夸耀遐邇。有幾個勢力雄厚的土司因沒有銅鼓,便覺一生缺恨,常有假造銅鼓,假意從地土內當眾掘出,大舉慶賀,以博全寨的擁戴,而且說到孔明事跡,稱為諸葛爺以示尊敬,所以龍土司偶然把金翅鵬比作諸葛爺,簡直是個異數,非可泛泛的。

金翅鵬久處苗蠻之鄉,自然明白。慌謙遜了幾句,卻又指著西面山坳說道:“我們不知不覺的已走了二天,將軍請看,日色已慢慢往西斜下去了。我們既然知道有這樣不知名的怪物,一時又查不出窩藏所在,我們真得當心一二。便是今夜我們一行人馬憩宿地方,也得早早尋個穩妥之處才好。”

兩人說著話的工夫,在重山復嶺之間左彎另拐,又走了一程,已遠離龍家苗境界,約有幾十里之遙。馬前山勢漸束,來到一處谷口。兩邊巉巖陡峭,壁立千尋,谷內濃蔭匝地,松濤怒吼,盡是參天拔地大可合抱的松林,陰森森的望不到谷底。谷口又是東向,西沉的日色從馬后斜射入谷,反照著鐵麟虬髯的松林上,絢爛斑駁,光景非常,陽光未到之處,又那么陰沉幽悶。有時谷口卷起一陣疾風,樹搖枝動,似攫似拿。松濤澎湃之中還夾雜著山竅悲號,尖銳凄厲,從谷底一陣陣搖曳而出,令人聽之毛骨森然。

金翅鵬一提馬韁,越過了龍土司,兜轉馬頭,右臂一舉,朗聲說道:“將軍,谷內不是善地,我們且慢進谷。”龍土司到了谷口,原已犯疑,經金翅鵬一攔,立時在馬上發令,停止人馬進谷,派了兩個精細頭目先進谷去,探明谷底有無通行道路。

片時,兩頭目回報:“谷內地形寬廓,初進是一片大松林,穿出林外,微見天光。盡是從地上長出來的石筍,高的足有四五丈,也有石筍鉆并,積成奇形怪狀的石屏石障。下面細泉伏流,到處皆是。走了一箭多路,依然望不清谷底。看情形谷內地勢這樣寬闊,也許是個山峽,可以穿行的。不敢耽延,先出谷來請定奪。”

龍土司濃眉一皺,向金翅鵬道:“我們且進谷去看看再說。”金翅鵬點頭道:“好!”一聳身,已先跳下馬來。因為一進谷口,便是密層層的松林,飛柯結干,攔路牽衣,無法乘騎的。

龍土司也跳下馬來,早有貼身頭目過來,代二人牽住了馬。

金翅鵬拔下背上一對鋼胎金裹尉遲鞭,這對鞭是他義父飛天蜈蚣遺留的唯一紀念兵刃,由他師伯祖無住禪師傳授的鞭法。這些年闖蕩江湖,在這對兵刃上用過不少苦功,此刻拔下對鞭,當先往谷內走進。

他一路行走,處處留神,剛才一到谷外,已疑心谷內蹊蹺,恐怕龍土司涉險,奮勇當先。其實龍土司是個豪邁疏闊的角色,沖鋒陷陣尚且不怕,何懼兇猛的野獸?早已振臂一呼,率領五十名勇士跟蹤入谷。

一進谷內便是松林,上面一層層的枝葉,遮得不漏天光,加上日已沉西,格外顯得陰晦異常,林下落葉枯枝,年久日深,越積越高,爛糟糟的宛如泥潭。一腳高一腳低的穿行了一程,大家才穿出了一片大松林。

林外地勢較寬,果然四面高高低低的矗立著無數石筍,千奇百怪,和平常點綴圓圃的石筍,大不相同。石筍上面大半蒙著一層碧茸茸的綠苔,地勢雖寬,被四圍壁立千仞的巖障,擋住了西落的斜陽。谷內還涌起似霧似煙的一種瘴氣,浮沉于林立石筍之間。猛一看去,奇形怪狀的石筍,好似無數鬼怪從地上涌出一般。石筍腳下,細流淙淙,銀蛇一般穿行各處。

金翅鵬、龍土司不管這些,指揮一隊人馬,在石筍縫內亂串亂闖,急急向谷底走去。金翅鵬偶然躍過一條較寬的溪澗。落腳所在,有高逾十丈形似蓮蓬的一座鉆峰大石筍,擋在眼前,通體晶瑩雪白,光可鑒人。

金翅鵬無意中用手一扶石筍,猛覺沾了一手糊糊的粘涎,而且腥騷刺鼻。金翅鵬咦了一聲,一俯身,趕緊在溪水上洗凈了手,當時并不說破,急急向前走了一程,石筍漸漸疏朗,百道細泉匯成一股清溪。

溪面不過一丈寬,迤邐曲折,似乎發源谷底。溪上兩岸,盡是梓楠一類的原始古木,碩大無朋,半枯半茂,有的樹身中空,竟象房屋一般大小。金翅鵬、龍土司領著一隊人馬,沿著溪岸又走了一程,當前奇峰突起,上薄青冥,似乎已到谷底盡頭,溪聲卻奔騰如雷,轟轟振耳。

金翅鵬、龍土司首先趕到峰腳查看。原來谷內套谷,峰腳下溪源洶涌之處,峰腳巖壁豁然中辟,形似一重鐵門,從峰腰以下,絕似人工鑿就的門戶,又象一個深洞。洞口雖有兩三丈開闊,望進去卻眢冥秘奧,難以測度,而且洞內陰風慘慘,挾著一股霉濕腥味之氣,令人難當。洞口左右都是突兀的危巖,別無第二條路徑可走。這時日影已沉,谷內格外暗得快,四面景物已模糊難辨起來。

龍土司暗想這深洞內這樣黑暗,天又晚了,如果貿然進洞,萬一碰著成群的猛獸,施展不開手腳,定然白白送命!這里離谷口已遠,再退出去也不是辦法。沉思了半晌,倒弄得進退兩難了。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