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羅剎夫人 >

第18章 色授魂與

沐天瀾跟著羅剎夫人進了竹樓,樓內宛似富家的大廳,屋宇閎暢,陳列輝煌,中間隔著一座紫檀雕花嵌鑲大理石的落地大屏風,四角掛著四盞紅紗大宮燈,光照一室。廳旁兩面竹簾下垂,尚有耳室,桌椅等家具,都是堅木鑲竹,頗有古趣。一進樓內,屏后趨出四個年輕苗女,一齊俯身行禮,羅剎夫人吩咐了幾句話,便各自退去。

羅剎夫人沒有在廳內讓客,當先引路,轉過屏后,踏上一步樓梯,梯口早有兩個苗女分拿著一對燭臺照路。樓梯盡處,轉過一個穿廊,筠簾啟處,走進一間精致玲瓏的屋子。

屋內并不富麗,只疏疏的幾式精致小巧的桌椅,但是一進屋內只覺滿屋子都是綠茵茵的,好象沉浸在一片湖光溪影之間。原來四壁糊著淺碧的花綾,點著幾盞宮燈也是用綠紗繃的,連四角流蘇也是淡湖色的。地下鋪著細草編成的地衣,窗口一排青竹花架上,又陳列著幾盆翠葉扶疏的花草,格外覺得雅淡宜人,沉沉一碧。

沐天瀾不禁脫口喊出“好”來。猛地想起廟兒山下,和羅幽蘭定情的小樓,也是綠綾糊壁,記憶尚新,不想又到了這種境界,人事變幻,實非意料所及了。

羅剎夫人聽他喊好,微微一笑,拉著他手,笑說:“你跟我來。”她走到左邊靠窗處,忽地呀的一聲,推開一重門戶,顯出一個圓洞。洞門上向外一邊也糊著淺綠花綾,和墻壁一色,所以一時瞧不出來。向里一面糊著紫綾,當洞垂著一幅紫色軟幔。一掀軟幔,立時沖出一種醉人的芬芳。

進了幔內,眼界立變!滿眼紫巍巍的紺碧色。細看時屋內也沒有什么華麗的布置,和外屋差不多。只多了一張紫檀雕花的大床、一張龍須席的矮榻,和幾個錦墩。不過壁綾、紗帳、窗紗、燈紗,一色都是暗紫的,連四角陳列的盆花,也是深紅淺紫一類。

羅剎夫人笑道:“這兩間屋子,聽說是九子鬼母住過一時。

我來時,只見屋內珠光寶氣,陳列得象古董鋪一般,地下壁上盡是腥烘烘的獸皮。看得頭腦欲脹,一股腦兒被我收拾起來。恰好樓后堆存著許多綾羅錦緞,撿了幾匹出來,指揮他們因陋就簡的裝糊了一下,勉強安身。你是貴公子,府上有的是崇樓錦室,到了這種野房子,怎的還贊好呢?”

沐天瀾坐在一個錦墩上笑說:“我不是稱贊屋子好,我贊的是光彩非常,慧心別具,一間淺綠,一間暗紫。在這初夏時節,一到這種所在,不由的令人意恬心暢了。”正說著話,床后忽然閃出燈光,一個青年苗女從床后一重門內,捧著一個青玉盤閃了出來,把盤內兩杯香茗,放在沐天瀾身旁的小幾上,轉身向羅剎夫人低低說了幾句。

羅剎夫人說:“玉獅子,今晚累得你一路風沙,你先到床后屋內盟沐一下,回頭我也要去更衣。”

沐天瀾說:“不必!一路腳不沾地,宛如駕云一般,涼爽極了。胡亂擦把就得,你自便罷。”

羅剎夫人笑說:“我去去就來,你到我床上休息一忽兒。”

說罷,飄然進了床后門內去了。那個青年苗女,卻在床后門內進進出出忙了起來。一忽兒搬出果子食品,一忽兒送上擦面香巾,面面俱到以后才悄悄走去。沐天瀾獨坐無聊在屋中隨意閑踱,瞧見當樓兩扇落地竹窗可以開動,想看一看樓外情形,便把兩扇竹窗開了。原來窗外圍著樓窗的走廊,四面可通。踏上走廊,腳下咯吱咯吱微響,所有扶欄廊板都用堅厚巨竹做的,憑欄四眺,月色皎白,清風徐引,不過三更時分。

天瀾心想,人猿腳程真象飛一般,七八十里路程,不到兩個更次便到地頭。低頭一看階前兩個人猿,兀自翁仲一般持矛挺立。那頭巨虎卻在階下打著破羅般的鼾聲,其余地方沉寂無聲,只沿溪一排屋內,疏落落的透出幾線燈光。

對面森森林影以外,危崖聳峙,直上青冥;山形如城,繞樓環抱。想不到這樣奇幽絕險的所在,住著這樣一位伏虎馴獅的絕世佳人。猛然想到馴獅二字,犯著自己“玉獅子”的新號,不禁暗暗直樂。他憑欄閑眺了一忽兒,信步向左走去。到了樓角邊一看,這座走馬式的圍廊可從側面通到樓背。想瞧一瞧后面景象,緩緩走去,走過了兩三丈路。

驀見身旁一扇紗窗內,燭火通明,窗內水聲淙淙,窗紗上映出一個銷魂蝕骨的裸影,豐肌柔骨,玉潤珠圓,隱約可見。沐天瀾吃了一驚,慌向后一退,可是也只退了半步,兩只眼始終沒有離開紗窗,兩條腿也生了根,休想再邁一步,要細細鑒賞這幅活動的“太真出浴”圖了!不!是“羅剎入浴”圖。

沐天瀾在窗外直著眼,彎著腰,從入浴鑒賞到出浴,才咽了口氣。輕輕的躡著腳步,一步一步望后倒退,直退到轉角處,才長長的吁了口氣,轉過身來。不料一轉身,那青年苗女正悄悄的立在扶欄旁,笑嘻嘻的直瞪著他。情知自己偷窺羅剎夫人入浴,都被苗女看在眼內,立時覺得自己面上,烘的直燒到脖子后面,羞得幾乎想跳下樓去逃走了。

那苗女卻向屋內一指,笑著說:“請公子進內用幾杯薄酒粗萊,我們主人更衣完畢,便來奉陪。”

沐天瀾只好低著頭,三腳兩步闖進屋內。不料走得慌忙沒有留神,被擋路熱烘烘、毛茸茸的東西絆了一下,幾乎整個身子直跌過去,忙腰眼一挺,邁出去的右腿一拳,左足一起,身子站穩。那東西洪的一聲怒吼,滿屋震動,從地上站了起來。原來是頭錦毛白額的大虎,在屋子里格外顯得龐然巨物。

這一下,沐天瀾嚇得真是不輕。逼近虎身,急不暇擇,一點足,倏的一個“旱地拔蔥”。他也沒有看清樓頂是什么樣子,等到飛身而上,才瞥見屋頂天花板上,一平如鏡的糊著一色紫綾,毫無著手之處,如果落下身去,依然是大蟲身上。心里一急,兩臂一分,施展輕功“大鵬展翅”,在空中愣把身子平起,背貼天花板,腳心在天花板上微一借力,燕子一般刷的向前橫飛出去,身子正落在紫檀雕花大床的側面。

羅剎夫人不知何時已浴罷出來,悄立床后,看他這陣折騰,格格的笑得直不起腰來。沐天瀾大窘之下,兀自不放心,面紅脖子粗的回過頭來看那虎時,那名青年苗女手撫虎頭,輕輕喚“阿彌阿彌”。阿彌依然靜靜的橫臥窗前,只昂著虎頭,睜著虎目,兀自瞅著沐天瀾。

沐天瀾這陣折騰真夠瞧的,心里又慌又愧,癡立半晌,不知說什么是好了。

羅剎夫人忍住笑,風擺荷柳般走近身旁,拍著他肩膀說:“不必擔驚,我們阿彌忠心耿耿,每逢這時候,便縱上樓來,睡在我窗口的。我們阿彌大有靈性,和尋常猛虎不同。經我吩咐過,你便是真個踹他一腳,它也不會和你計較的。你瞧,被你這一鬧,害得我身上沒有擦干,便奔出來了。”

沐天瀾不禁抬眼一瞧,她身上苗裝早巳換去,頭上青絲如云,慵慵挽了個高髻,身上披好一件薄如蟬翼的淡青細絲寬袖長裙的宮衫,隱隱透出里面妃色褻衣,而且酥胸半露,薌澤襲人。一副儀態萬方,俏臉盈盈媚笑,脈脈含情,宛如出水芙蓉,含露芍藥。

沐天瀾竟看呆了。羅剎夫人嗤了一笑,說道:“傻子,今天才知道你也是不老實的。天天有一位千嬌百媚的美人兒陪著你,足夠你瞧一輩子的了。還瞧我老太婆怎的?來罷,咱們喝酒去。”

羅剎夫人把沐天瀾推在龍須席的矮榻上坐下,自己在側首錦墩上相陪。榻前早已布署好精巧的玉杯牙箸,幾色肴饌果品也非常鮮美可口。那名苗女便侍立一邊替兩人斟酒。那頭猛虎已不在屋內,聽得呼呼的鼾聲,似乎在窗外走廊上睡覺了。

羅剎夫人朝沐天瀾看了一眼,轉身向苗女吩咐:“你們自去休息罷。”苗女退出以后。羅剎夫人笑道:“你剛才一陣折騰,是天罰你的。你知道不知道,誰叫你不老實,偷看人家洗澡呢?我早已知道你在窗外,我怕人猿誤把你當作奸細下手傷害,特地派侍女來叫你的。你要知道,我這所竹樓表面看去,門戶洞開毫無防備,其實無異銅墻鐵壁,除去人猿、阿彌和幾個苗女以外,誰也不敢踏進樓門一步。

外客到我這幾間屋內的,只有你玉獅子一人。剛才你在窗外鬼鬼祟祟的偷瞧,幸而我有事調出去了一批人猿,樓前林內守衛的人猿比往常少得多。萬一被它們瞧見你這種舉動,它們不懂男女調情的勾當,誤把你當作匪人。豈不是糟?這般人猿兩臂如鋼,力逾千斤,而又忠心為主,不顧生死。我怕你受委屈,慌忙匆匆出浴,叫侍女叫你。想不到你命里注定要受一點虛驚,在我屋子里大展輕功。害得我笑得肚子痛,你呀!現在我認識你了……”

沐天瀾這時心神已定,面皮也老了一點。雖然被羅剎夫人調笑,并不害羞,很俏皮的說了句:“不睹羅剎夫人之美者,是無目也。”

羅剎夫人大笑道:“好!算你聰明。我記得對你說過這樣的話,用我的話堵我的嘴、遮你的羞。好,現在我問你一句話,你到這兒來,是來瞧羅剎夫人之美呢?還是受人之托,救取獨角龍王的性命呢?”她說時兩道眼神逼定了他,嘴角上卻不斷的露出媚笑。

沐天瀾卻被她問住了,面皮上又覺著有點熱烘烘了,忽地一觸機伶,不加思索的說道:“美人不能不親,英雄不能不救。英雄落于美人之手,親美人即所以救英雄;所謂一而二,二而—者也。”說罷,撫掌大笑。

羅剎夫人忽地面色一沉,咬著牙向他點點頭說:“玉獅子,現在你把你心里的計謀都直供出來了。親美人是假意,救英雄是本心。但是這兒沒有美人,美人在金駝寨,我這兒也沒有英雄,只有一只狗熊和一窩耗子。我既然出了口,決不后悔!你就把那只狗熊和一窩耗子快去領走,你不必枉用心機,親什么美人了。”說罷,拂袖而起,一陣風的搶到床前,倒在床上了。

沐天瀾正在張嘴大笑,萬不料落到這般地步。越聽越出錯兒,自己的笑聲幾乎變成哭聲,最后張著嘴,哭笑兩難,整個兒僵在那里。屋子里鴉雀無聲的足有半盞茶時。

沐天瀾難過已極,暗暗思索自己話里怎樣的得罪她了?想了半天,才猛地醒悟,象獨角龍王這種人,在她眼里根本不是英雄,和她相提并論已夠不樂意了,自己又得意又忘形的信口開河,說了句“親美人即所以救英雄”。好象明說親近美人是手段,如果不為救人,便不必親近這種美人了。在她一聽,難免要誤會上去。

何況她本來算定今晚我一人會面,完全是羅幽蘭的計謀,處處防著我這一手。兩下一湊,火上加油!“啊呀!我的天,我本心何嘗是這樣的呢!”他這一句話,本是心里的話,慌神之際竟從嘴里喊了出來。

不料他嘴上喊出這句話以后,床上的羅剎夫人突然一躍而起,在床沿眼圈紅紅的指著他喝道:“你本心預備怎樣呢?預備把我和黑牡丹等一網打盡嗎?你不說實話,休想出這屋子!”

沐天瀾心想:你叫我走我也不走,不過這一問又是難題,今晚我這張嘴太難了。一個不留神,心里的話也會走了嘴,這叫我怎樣解釋才好呢?機會難得!再一遲疑,越鬧越僵,便誤了大事了。心里風車般一轉,倏地站起身來,壯著膽走到床前。一歪身,貼著羅剎夫人坐下,低聲說道:“我心里的事,沒法出口。千言萬語,只一句話‘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俗語說得好,‘惺惺惜惺惺’!什么叫計謀,那是白廢!一萬條計謀,抵不住一個‘情’字。”說罷,一聲長嘆,自己感覺眼內有點潮潤,慌別過頭去。

半晌兩人都沒做聲,可是沐天瀾的頭漸漸的轉了過來,但不是他自己轉過來的,是一只滑膩溫潤的玉手,伸過去把他撥過來的。兩人一對臉,屋子里真個寂寂無聲了。雖然未必真個寂寂無聲,但已兩情融洽,不必再用口舌解釋了。

經過一夜光陰,沐天瀾對于羅剎夫人一切一切,依然是個不解之謎,只覺她情熱時宛如一盆火,轉眼卻又變成一塊冰。有春水一般的溫柔,也有鋼鐵一般的堅冷;溫柔時令人陶醉,堅冷時令人戰栗。鬧得沐天瀾莫測高深,心里暗暗盤算好的一個主意,一時竟不敢直說出來。只好繞著彎子,探著腳步對她說:“你在這樣深山窮谷之中,住長了畢竟乏味。你和一般苗匪又是氣味不投,一個人獨來獨往,畢竟不妥。何妨……”

羅剎夫人不待他說下去,搖著手說:“你心里的主意我完全明白。我和羅幽蘭性情不同,你想把我象畫眉一般關在鳥籠里,根本辦不到!此處也非我久居之地,我自己別有安排,將來你自會明白。我們雖然短短的一夜恩情,我那夫人的名號,現在總算有了著落,不致象從前做了許多年無夫的夫人了。

這所秘谷,從此也有了谷名,可以稱謂‘玉獅谷’,紀念你到此的一段姻緣。你和羅幽蘭趁此龍家事了,聽我的話趕快回昆明去,滇南苗匪不久定有一番大騷動。你們沐府和龍家有一點淵源,可是兩地相隔,鞭長莫及,何況你們勢孤力弱,幫助不了人家,反而惹火燒身,這是何苦?昨晚你在嶺上躲在一株松樹后面,大約也聽得一言半語,也可略窺一斑了。”

沐天瀾道:“我只聽得一個虬髯漢子略露口風,也想奪去龍家藏金。他卻算定藏金在萬兩以上,不知是真是假?”

羅剎夫人笑道:“照我神機妙算,豈止萬兩?古人說‘漫藏晦盜’一點不錯,可是我也是盜中之一。你回到金駝寨暗暗體察,便知分曉。你站了半天,只偷聽得這一點事,未免可惜!”

沐天瀾聽得似解非解,便問:“那個虬髯漢子,究系何人呢?”

羅剎夫人說:“這人便是新平寨土司岑猛,明面上守著本分,骨子里窩藏著許多悍匪頭目,最近和黑牡丹打得火熱。飛天狐、黑牡丹一般九子鬼母部下,都和他秘密聯絡。岑猛野心不小,將來定必做出事來。

據我所知,還有你那位羅小姐,在九子鬼母死后,她暗地襲取秘魔崖的寶庫,又收羅了許多九子鬼母的部下,在婆羅巖、燕子坡自成部落。自從你們兩人結合以后,黑牡丹趕到燕子坡宣布她的罪狀,她收羅的部下,立時被黑牡丹鼓動鬧翻了窩,歃血為盟,誓欲取她項上人頭。這種事也許不在羅幽蘭心上,不過她襲取的珍寶定然不少,是否被黑牡丹囊括而去,便不得而知了。”

這種事沐天瀾還是第一次聽到,暗想她在滇南有這多仇人,真難在此久留,黑牡丹又與許多苗匪結合,自己的父仇一時未必如愿。羅剎夫人勸我們早回昆明,和岳父所見相同,看情形只可依言行事。但是羅剎夫人性情這樣怪僻,一時說她不動;一夜綢繆便要分手,此后的相思夠我受的。心里郁郁不樂,未免長嘆一聲。

羅剎夫人察音辨色,早知就里,向他笑道:“你小心眼兒里,定是恨我無情,不能如你左抱右擁的心愿。我猜對的不對?”

沐天瀾說:“我不但舍不得分離,我另外還有一層心愿。

我自從碰著你,我自愧武功太淺薄了。說實話,我真想求你同回昆明,朝夕相依,多傳授我一點真實功夫,想不到你這樣決絕!”說罷,眼含淚光,幾乎一顆顆掉下淚珠來。

羅剎夫人偎在他懷里,笑著說:“你這樣兒女情長,怎能再學真實功夫?你和羅幽蘭朝夕相依,于本身功夫已大有妨礙,再加上一個我,不出半年,滇南大俠傳授你一點少林功夫,便要大大減色了。我留神你和黑牡丹交手時,氣勁顯得不足。不論哪一門功夫,全憑精、氣、神修養凝固,尤其是我所學的武術,更是與眾不同,最忌一個色字。

昨晚我已后悔,你不知道我的身子與別個女人不同。我練武功從道家調息內視著手,一呼一吸便能克敵,習慣成自然,全身都是功候。你我接近日子一久,于你卻有大礙!你反以為得未曾有,難舍難離。其實……唉……這也不必細說了,只要你明白,我無情之處正是有情之處。你不妨把我此刻說的話,仔細想想,和羅幽蘭也說一說,叫她明白明白這種道理。等到身體一弱再想補救便來不及了。”

沐天瀾聽得毛骨悚然,做聲不得。羅剎夫人柔情蜜意的安慰了一番,立起身下樓而去。片時又進屋來,向他說:“照說此刻便應叫你和龍土司見面,但是其中有點關礙。我手下一般苗卒,我老懷疑他們替黑牡丹等在此臥底暗探,到了相當時期,我自有法子料理他們,但是你不能在他們面前亮相。

如果暗地把龍在田提上樓來,我們兩人情形,也不愿落在他眼內。再說,我也不愿意讓他進我屋子來。到了今晚約會時分,我自有法子送他們出去。你晚走一步,我派人猿仍用竹兜子送你到約會地方好了。不過到了日落時分,我有事要先走一步。我一切都替你安排好,你放心好了。”

沐天瀾不明白她為什么要先走一步,知道她不愿意出口的事,問也白問,索性一切不問,寸陰寶貴,只和她依依廝守,喁喁談情。羅剎夫人看他癡得可憐,不忍過拂其意,也相偎相倚,讓他盡情領略。

情場光陰格外過得飛快,到了日落巖背,羅剎夫人陪他吃過夜餐,換上苗裝帶上面具,便自別去。樓上只幾個青年苗女小心伺候。沐天瀾黯然傷神,幾乎想哭,滿腹藏著鳳去樓空之感。好容易等到星月在天,起更時分,苗女報稱竹兜子已在樓下等候,請公子下樓。

沐天瀾無可奈何跟著苗女走下樓去,穿過大廳,階下兩頭人猿守著一具竹兜子,已在等候。沐天瀾坐上竹兜子,一聲不響,抬著便走,依然往餓虎洞這條路出去。沐天瀾覺察從竹樓一路行來,除出抬自己兩個人猿以外,沒有看到一個人猿、一只猛虎;幾重要口守鐵柵的人猿,暫時也改用苗漢看守,心里覺著奇怪,又想起日落時分,羅剎夫人帶著人皮面具匆匆別去,其中定然有事。為什么這樣匆忙,還帶了許多人猿出去,便非自己所能猜想了。

思想之間,人猿抬得飛快如風,片刻已出了鐵甕谷。在層巒起伏之間,一路急馳,跑了一陣,聽得不遠溪流潺潺之聲。竹兜子轉過一處山角,穿出一片樹林,便在一個巖坳里面停了下來。

沐天瀾跳下竹兜子,一瞧面前插屏似的一座高巖,大約是座石巖。上下寸草不生,從巖頂上掛下一線瀑布。月色籠罩之下,宛如一條銀線,把石巖劃成兩片。飛泉所在,匯成一個半月形深潭,約有一丈多開闊,沿著深潭都是參天古松,竹兜子便停在潭邊。

沐天瀾猛然想起昨天在象鼻沖嶺上,羅剎夫人吩咐家將們約定迎接龍土司地點,大約便是此處了。正想著,抬竹兜子的一個人猿突然一聲怪嘯,霎時從巖后現出火光,步聲雜沓,從那面巖角轉出一隊人來。

當先一頭人猿舉著一把松燎,領著那隊人遠遠走來,沿著潭邊越走越近。沐天瀾也看出人猿背后一個衣冠不整,須發聯結的大漢,便是獨角龍王。后面一隊人,當然是同時遭難的四十八個苗卒了。慌趕過去相見,嘴上喊著:“龍叔受驚,小侄在此。”

幾日不見,龍行虎步的獨角龍王變成貓頭鷹一般,只驚喊一聲:“二公子,龍某今天得見公子之面,可算兩世為人。”

說罷,抱住沐天瀾大哭。身后四十八個苗卒,其中尚有七八個蟒毒未盡,奄奄一息,背在別人身上的。

沐天瀾吩咐他們在潭邊干燥處所席地而坐,靜候金駝寨來人迎接。在這一陣亂烘烘當口,沐天瀾留神幾個人猿時,竟自一個不見,連竹兜子也抬走了,只留下那把松燎,插在林口一塊石縫上。火頭竄起老高,發出必必卜卜的爆音。

沐天瀾和獨角龍王并肩坐在一塊大盤石上,仔細打量獨角龍王龍土司,面上青虛虛的,兩顴高插,雙眼無神,宛如害了一場大病。地上東倒西歪的一隊苗卒,更是蓬頭垢面,衣服破碎,活象一群叫化子,而且身上奇臭,連龍土司也是一樣。

一問細情,才知道當時龍土司等被人猿挾進餓虎洞時,原已全受蟒毒,雖然輕重不等,可是連驚帶嚇,都已昏死。

等他們醒過來時,已被人關在一所很大的石屋內。只有龍土司囚在另一處所,每天在鐵柵門外,有幾個異樣裝束的苗漢送點茶水飯食,誰也不知道身落何處,怎會囚在石屋內。問那送飯苗漢時,始終一言不發,龍土司囚的所在,也是一般情形。

只有一次,龍土司碰見一個帶人皮面具的苗婦,問龍土司藏金所在?龍土司抵死不說,苗婦便即走去。直到今晚,龍土司忽見一個人猿開柵進去,遞過一紙條,上面寫著:“看在沐二公子面上,一律釋放!”紙條剛看清楚,進柵人猿驀地拿出一條布帕,把他兩眼蒙住,攔腰一把,挾起便走,直到鐵甕谷外,放下地來,解下眼上蒙帕。一瞧自己帶來一隊苗卒也在谷外,被那大力神般怪物,趕豬羊一般趕到此地。

想起前事,宛如做了一場惡夢,而且個個身軟無力,勇氣全無。

龍土司一問沐天瀾到此情形,經沐天瀾約略告知設法解救經過,龍土司才明白了一點大概。可是怎樣和羅剎夫人幾次會面,和自己冒險到玉獅谷中種種情形,沐天瀾一時不能對他細說。

沐天瀾和龍土司等在巖坳坐待許久,看看天色,五更將盡,竟自不見金駝寨的人們到來。沐天瀾肚里明白,羅剎夫人既然沖著自己釋放他們,決不致再生翻悔,龍土司不知內情,卻暗暗焦急起來。兩人站起身,立在高處向遠處眺望。

又候了許久工夫,才聽得遠處隱隱起了人馬喊嘶之聲。

沐天瀾回頭一看插在石縫內松燎業已燒盡,只剩了一點余火,慌俯身檢了一束枯枝,就那點余火燃著枯枝。龍土司明了他的主意,慌也照樣拾了一束,撕下樹上一條細藤綁緊,便成了一個火把。將火點著了,跳在高處向人喊馬嘶的來路上,來回晃動。

果然那面望見火光,蹄聲急驟似向這邊奔來。不大工夫,一箭路外忽然火光如龍,現出長長的一隊人馬。似乎這隊人馬,以前黑夜趨行并不舉火,望見了這面火光,才點起燈火來的。

那隊人馬旋風一般奔來,越走越近。當先兩匹馬坐著兩個女子離隊急馳,先行馳進巖坳。一忽兒到了跟前,卻是映紅夫人和羅幽蘭。

映紅夫人一看自己丈夫,弄得這般模樣,一陣心酸,掩面大哭。羅幽蘭卻不管這些,一躍下馬,到了沐天瀾面前,一聲不響,只向他臉上直瞪,偏是沐天瀾手上舉著一把枯枝束成的火把,火苗老高,把他臉上照得逼青。

羅幽蘭滿臉怨憤之色,在他耳邊低聲說:“你回頭自己照照鏡子,一夜功夫,把眼眶都嘔進去了,這是怎么鬧的?”說了這句,又跺跺小劍靴,嘆了口氣,咬著牙說:“我真后悔,悔不該叫你一人和那女魔王打交道,可是一半你也樂意跟她走呀!”

沐天瀾面孔一紅,無話可答,勉強說了句:“你們怎的這時才到,把我們真等急了。”

羅幽蘭面寒似水,并不理他。向一般囚犯似的苗卒看了幾眼,便問:“羅剎夫人怎的不見?”

沐天瀾說:“根本沒有同來。在日落時分,早已離開秘谷,不知她到什么地方去了。”說話之間,后面大隊人馬已到。

映紅夫人立時發令,把帶來的十幾匹空鞍馬匹牽來,讓沐天瀾、龍土司和遭難的幾個頭目乘坐,其余尚能走的跟著隊伍走,有病不能走的,輪流背著走。分派已畢,向羅幽蘭附耳說:“妹妹,這種地方不能久留。羅剎夫人方面的人,一個不露面,我們帶來的話兒,怎樣交代呢?”

羅幽蘭私下和沐天瀾一商量,沐天瀾才知二千多兩黃金已經帶來,黃金打成金磚,每塊二百多兩重。雖然只有八九塊金磚,卻非常壓重,需要多人輪流分挑著趕路。好容易挑到地頭,卻沒有人交付,這倒是一件為難的事。

正在商量辦法,突然一枝羽箭嚇的插在映紅夫人面前的土地上,箭桿上綁著一個紙條。大家嚇了一跳!急抬頭探視飛箭來路,似乎從松林內樹上射下來的。可是月色稀微,松林漆黑,只一片簌簌松聲,無從探查跡象。

羅幽蘭俯身拔起箭來,取下紙條,映著火燎一看,只見上面寫著:“謹贈玉獅子賢伉儷程儀黃金二千兩,希即哂納。羅剎夫人”這幾個字。映紅夫人當然也看到了,笑道:“這位女魔王真奇怪,鬧了半天,又這樣慷慨了。這倒好,我們正愁沒有交代法子,兩位不必客氣,原擔挑回好了。”

羅幽蘭卻向沐天瀾說:“這事大約她早和你說過了。”

沐天瀾搖頭說:“沒有,如她早已說過,我何必同你們商量交代的辦法呢?”

羅幽蘭說:“這是她表示一塵不染,天大交情都擱在你一人身上了。但是……”

沐天瀾在她耳邊搶著說:“但是這批黃金我們怎能收下?先挑回去再說好了。依我看,字條上程儀兩個字倒有關系,表示勸我們早回昆明的意思。我有許多話,回家去再向你細說罷。”

沐天瀾、羅幽蘭、龍土司、映紅夫人一行人等,回到金駝寨時,已是第二天的上午。一路回寨,轟動了金駝寨全寨苗民,人人傳說沐二公子救回了龍土司和四十八名勇士。龍家苗男女老幼,把沐二公子當作天人一般,沿路都站著許多苗民,拍手歡呼。

龍土司一回到寨內,土司府門外擠滿了人。照例獨角龍王龍土司應該親身出來,安慰眾人一下,可是龍土司這一次死里逃生,認為喪失了以往的英名,有點羞見父老,而且身子也實在疲乏得可以,蟒毒未凈,也許還在體內作怪。只好映紅夫人出來,對眾人說明:“龍土司應該好好的靜養,才能復原,過幾天再和大家見面。”苗民們聽了這話,才各自散去。

大家一夜奔波,需要休息,龍土司脫難回家,夫妻子女自然也有一番悲喜。羅幽蘭、沐天瀾夫婦一天兩夜的隔離,也起了微妙復雜的小糾紛,兩人在樓上并沒有休息,卻展開了談判。

羅幽蘭坐在沐天瀾身邊,一對妙目只在沐天瀾面上用功夫,好象要從他的五官上,搜查出他一天兩夜的經過詳情。

無奈他面上,除去一對俊目,略微顯得眼眶有點青暈以外,其余地方依然照舊,毫無缺陷。

這時沐天瀾象個病人,羅幽蘭象個瞧病的大夫。望字訣原是瞧病第一步必經的程序,緊接著使用了問字訣,這位大夫關心病人太深切了。

她自己先長長的嘆了口氣:“噯——我現在還說什么呢?龍土司和四十八名苗卒,救是救出來了,大約此刻他們夫妻子女眉開眼笑的在那兒快樂了。你呢?自然兩面風光,既博得救人的英名,又多了一個紅粉知己!只苦了我,作法自斃,啞巴吃黃連,只落得傷心落淚,有苦難說。

自從那天你走后,家將回來稟報,得知你跟著她走了。

直到昨夜五更以后,見著你面為止,一顆心老象堵在腔子口,魂靈也似不在我身上。這兩間屋子的地板,大約快被我走穿了。一天兩夜工夫,何曾睡過一忽兒。如果今天你再不回來,我也沒有臉到羅剎夫人那兒找你去,還不如自己偷偷兒一死,索興讓你們美滿去吧!”說罷,珠淚滾滾,立時,一顆接一顆簌簌而下。

沐天瀾大驚,把羅幽蘭緊緊的擁在懷里,沒口的說:“蘭姊,蘭姊!你不要生氣,我們是拆不開的鴛鴦。我這點心,惟天可表!我和羅剎夫人同走了一趟,為大局著想,完全是一時權宜之計。如果蘭姊事先不同意,小弟斗膽也不敢這樣做。我們夫妻與人不同,蘭姊也是女中丈夫,難道還不知小弟的心么?”

沐天瀾還要說下去,羅幽蘭已從他懷里跳起來,玉掌一舒,把沐天瀾嘴堵住,小劍靴輕輕一跺,恨著聲說:“好了好了!不用說了,我早知道你要這樣說的,算你能說,繞著彎兒說得多婉轉,什么為大局著想哩,一時權宜哩,干脆便說:‘這檔事,是你叫我這樣做的呀!’好了,我也知道你的心,對我變心是不致于的,只是見著那個姊姊,便忘了這個姊姊罷了。你們男人的心呀!”

她說到這兒,堵著嘴的玉掌,本來當作盾牌用的,此刻玉掌一拳,單獨伸出春蔥似的中指,好象當作矛尖子,狠狠的抵著沐天瀾心窩。恨不得把這個矛尖子,刺進心窩去,把他心窩里的心挑出來,瞧一瞧才能解恨似的。

如說羅幽蘭的武功,這一個玉指真要當作矛尖子用,也夠沐天瀾受的。無奈這時她渾身無力,一片柔情。柔能克剛,卻比武力厲害得多。而且這時她實行孫子兵法“攻心為上,攻堅次之”。她一切都照這樣的兵法進行,而且兵法中摻合著醫道,上面一番舉動,是醫生問字訣的旁敲側擊功夫。她要從這個問字訣上,問出沐天瀾的心,然后還要對癥下藥,比大夫略問幾句病家浮光掠影的話,相去不可以道里計。

不過大夫瞧病是“望、問、診、切”四字相連的,現在羅幽蘭先“望”后“問”,也許還要實行“診、切”。不過這種診切,大約和醫生在寸關尺上下功夫的,大不相同。究竟在什么地方診切?大是疑問,也就不便仔細推敲了。

羅幽蘭掏出一條絲巾,拭了拭淚珠,又微微的嘆了口氣。

側身坐在沐天瀾身旁,用手一推沐天瀾身子,說:“喂!怎的又不說話?昨晚見著你時,你不是說有許多話回來說么?不過我得問問你,我們兩人什么事,都被你羅剎姊姊聽去瞧去,我真不甘心。

你既然知道我們是拆不開的鴛鴦,你得憑良心,把一天兩夜的經過有一句說一句,不準隱瞞一些兒。便是礙口的事,也得實話實說。這樣,我才心氣略平一點。倘若你藏一點私,我也聽得出來。你不必顧忌我,我不是早已說過一眼開一眼閉?這是我的作法自斃,不能怪你。只要你對我始終如一,把經過的事和盤托出,我便心滿意足了。”

這一問,沐天瀾早在意料之中,但是措詞非常困難。暗想我們這樣恩愛夫妻,實在不能隱瞞一字,可是女人家總是心窄,直奏天庭,也感未便。為難之際,猛然想起羅剎夫人告誡保重身體的話,這一層說不說呢?說就說罷。與其藏頭露尾,暗室虧心,還不如剖腹推心,可質天日。不過大錯已成,自己總覺對不起愛妻,無怪她柔腸百折了。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