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羅剎夫人 >

第11章 仙道無憑

羅剎夫人說:“這兒是人跡不到的秘徑,四五年前被我夫婦無意中發現。我們厭倦江湖,正苦沒有相當偕隱處所,我之懷著身孕,快到分娩時候,才把此地做了夫婦遁跡之所。

此地各種猿猴都有,初來時非常淘氣,幸而我們原是白蓮教徒,懂得一點驅禽役獸的門道,把它們一齊收伏。可是各種猿猴中,也只有大的幾頭猩猿和小的雪猿,最聰慧懂得人性,可以當仆役般使喚,其余也只有懾伏它們不敢胡來罷了。

我們又把此地瞎起了一個地名,叫做‘羅剎峪’。羅剎二字原是當年我夫婦在江湖上的匪號,當年我夫婦雖然身為教徒,卻看清白蓮教漸漸魚龍混雜,背離教旨,我們毅然脫離。

夫婦二人憑一點微末武術,在江湖上獨往獨來,博得一點微名。江湖敗類卻把我們夫婦恨如切骨,白蓮教的黨徒,也百計圖謀想籠絡我夫婦重返教門出力,否則便要用毒辣手段對待。

我夫婦一想,瓦罐不離井上破!江湖上有幾個好收場?幸喜天從人愿,有這樣隱秘處所,足夠我們夫婦隱跡埋名、逍遙晚境,所以在近處購辦了一點應用物品,運到此地,便安心隱居下來。隱居的頭一年,我生了一個女孩子,大約兩位已經見過。偏我乳水不足,幸有一頭母的猩猿非常忠心,代為乳哺,可以說我這女孩子是在母猩猿手上養大的。這種猩猿舉動和人一般,只橫骨未化,不能人言,收服不得法,時發野性罷了。

有一年我夫婦靜極思動,想到外面看一看情形,順便置辦點應用東西。還有當年在江湖混跡,在云貴邊境埋藏的一點珍寶,也想運回羅剎峪來。不料為了這點珍寶,我夫婦幾乎送命在這上頭。

我們藏寶之地,在云貴邊境二龍關相近處所。二龍關原是苗匪出沒之區,我們到二龍關時,偏和苗匪首領女魔王‘九子鬼母’朝了相。早年在江湖上和九子鬼母有點過節,她深知我夫婦并非易與,大家按兵不斗,萬不料在她匪窩所在和她狹路相逢。強龍難斗地頭蛇,我們又已心灰意懶,不愿再爭無謂的閑氣,原想暗暗取出珍寶便悄悄溜走。

不料九子鬼母不動聲色,早已調兵遣將暗設埋伏,一面又派了不少匪徒逐步跟蹤,居然在我們取出寶藏以后,沿途邀截。我們夫婦只好同他們周旋,一口氣被我們沖破了幾層埋伏關口,除掉了幾名黨匪。最后沖到一個險惡之處,兩面危巖,中間羊腸一線。萬惡的九子鬼母,竟在這兩面危巖上,預伏了不少匪徒。等我們搶入巖下,巖上梆子一響,先滾下許多磨盤大石,塞斷兩頭路口,又從巖上拋下干柴火種,竟想活活燒死我夫妻二人。

我們身處絕地,只可死中求生,拚出死命向陡峭的巖頭攻了上去,無奈巖上匪徒,早已埋伏了弓箭手,毒箭勁弩,立時鉆射下來。巖下火勢已旺,煙霧迷漫,照說那時我夫妻便有天大的本領,也難逃毒手。萬不料憑空來了救星,正在危急當口,巖上一陣大亂,窮兇極惡的苗匪一個個拋球似的拋下巖來。我們夫妻乘機飛身搶上巖頂,一看巖上苗匪抱頭亂竄,被一位大袖翩翩的老英雄,趕得暈頭轉向。

那一位老英雄大袖展處,近身的苗匪便象草人一般的,紛紛跌下巖去。九子鬼母在遠處看見情形不對,惡狠狠飛身趕到。我們夫妻恨極了她,雙雙齊上,預備和她拚命。

不料那位老英雄身法奇快,只一旋身,活似飛起一只大灰鶴從我們頭上掠展,一落身攔住九子鬼母去路。那時九子鬼母年紀未老,已得峨嵋派武術秘奧,鬼怪般怒吼連聲,向老英雄挺劍直刺。

老英雄哈哈一笑,只一塌身,竟施展他老人家獨門功夫‘混元一氣功’,飄飄大袖只貼地一過,嘴上喝聲:‘去你的!’九子鬼母身子活似斷線風箏,拋出去兩丈開外。那女魔王真也可以,向地上跌落時,竟在空中風車般一個細胸巧翻云落下來,依然頭上腳下挺立遠處;可是頭帕已落,發如飛蓬,咬牙切齒,活似厲鬼一般。大喝一聲:‘老兒通名!’

老英雄笑喝道:‘呸!你也配!’回頭又向我們道:‘隨我來,快離是非之地。’我們本想和她一決雌雄,作個了斷,老人家這樣吩咐不敢不遵,才跟著老人家飛步下山,脫離了匪窟。

我們拜謝老人家救命之恩,叩問姓名,才知是四海馳名武當尊宿張松溪老前輩。張老前輩問起我們行蹤,我們自報來歷,和近年偕隱羅剎峪經過;不料我們洗手江湖,隱跡秘境的舉動,深得老人家贊許,老人家還愿意到羅剎峪一游。

我們能蒙這位老前輩光降,自然求之不得,于是一路侍奉到此,蒙老人家慈悲,把我們夫妻收列門墻。

因為老人家非常喜愛這羅剎峪,把全境踏勘了一遍,對我夫妻說:‘武當內家功夫,原是修道基礎,自己四海一身孤然無累,這幾年游遍名山,原想尋覓一修道隱身之所。修道人最注重“緣法地侶”四個字,想不到機緣湊巧,碰見了你們夫婦,來到這樣秘奧之境,最適合我修道遁跡之用。最妙我祖師爺遺留仙跡的仙影崖近在咫尺,似乎冥冥之中自有主宰一般,我從此要在羅剎峪內證仙了道,步武祖師爺后塵,不再步履塵世了。’

我們對于恩師長期同居羅剎峪,自然求之不得,從此可以早夕侍奉,多少討求一點功夫秘奧。于是我們請恩師自己指定相近處,替他搭蓋了一所房子,撥了一頭馴良的猩猿,隨時供應使喚。我們每天到恩師住所去問安,幾個月以后,恩師在家時候逐漸減少,十天中只能見著一次,也不知恩師到何處去,問他他也不說。”

羅剎夫人嘆道:“最后一次,我們夫妻走進恩師住所,只見壁上釘著一張恩師留諭,從此便見不著恩師的面了。現在這張諭言依然釘在壁上,那所房子依然和恩師在時一樣。我們遵照恩師留諭,請師妹到此。師妹只要到恩師住所,一讀那張諭言,便可徹底明白,那所房子從今天起,也歸師妹主持。師妹看完了恩師留諭以后,應該怎樣遵辦,也憑師妹吩咐了。”一說罷,胸口起伏,喘息不止,似乎氣分非常衰弱。

羅素素對她說:“師姊貴恙在身,且請安心靜養,我們先到我義父住的所在,看清了義父留諭,再向師姊討教便了。”

羅剎夫人面上現出苦笑,慘然說道:“我已病入膏肓,恐怕不易好了,只天天盼著師妹到來,完成我恩師的心愿,我才能安心死去。我這病完全起因于我那女孩子身上,因為羅剎峪一切都好,無異世外桃源。只有春初的桃花瘴毒氣太重。

平時武功在身還抵擋得住,偏是那年桃花瘴起時,生下那孩子,分娩時節體弱氣虛,中了瘴毒。起初不覺得,漸漸下身腫脹癱瘓。到了現在,又延到腰上。我恩師醫理通神,偏又不在,只留下一個治瘴氣的方子,其中一味主藥最是難得。

我丈夫因此到各處尋找,從四明送信回來,見我病體日重,又馬上動身,到四川深山中找尋去了。”(編按:以上對話全由桑苧翁轉述。為便于編排及閱讀,未用引號套話)

桑苧翁說完前事又道:“羅剎夫人舉起枯柴般手臂,顫抖抖又敲了玉罄幾下,外屋一頭猩猿掀簾而入。羅剎夫人嘴皮亂動,向猩猿說了幾句聽不懂的話,又舉手一陣比劃,猩猿舉爪向我們一招,便先退出。我們明白是領到師父住的所在去的,我們便向羅剎夫人告辭。這種古代有巢氏因樹成屋的傳說,想不到我們在這羅剎峪中,能夠親身經歷。

羅剎夫婦創造這樣樹屋,比古代的有巢氏當然要高明得多。最有趣四面都是窗戶,每一面窗外,都連著遠處大樹上結好的藤索,不論你往哪一方飛渡,都可以從窗戶飛身而出。

我們跟著巨猿到了外屋,并沒有走下來時的梯子,便從外屋一扇窗戶口挽住長藤,兩足向窗口一點,便飛一般悠了過去。

這一次卻是穿林飛越,距離較遠,半踏里在幾株大樹上停身了幾次,手上的長藤也換了幾條,最后悠到一處鄰近高巖的大枯樹上。樹頂平伸出數丈的五條粗干,好象一個金剛巨神,獨臂擎手天,巨掌平舒,伸著五個大指一般。

掌心蓋著一座八角亭式的木屋,也有兩丈多高,卻只一層,屋頂很整齊的鋪著一層層的又堅又厚的樹葉子,再用厚竹片一層層壓住。西面窗戶緊閉,窗檻上也和羅剎夫人住的房子一樣,花槽內種著芬芳撲鼻非常好看的鮮花;沿著花槽又種著碧綠的書帶草,長長的向下垂著,隨風飄拂好象替這屋子束了一道五采錦帶。靠巖壁一面開著一個穹門,一扇厚厚的木皮門關著,門外恰正對著平伸出一丈多遠的巨干,直落到巖腰上,巨干朝上一面,削成兩尺寬的平面,宛似一座橋直通巖壁。

領路那頭猩猿,當先推開那扇木皮穹門走了進去,先把屋內窗戶開了,讓我們走進屋內。我們只覺得這所木屋,比羅剎夫人住的還要寬大雅潔。無心細看屋內布置,一進門便已瞧見左壁上用竹釘釘著厚厚的一張紙,紙的顏色已變成焦黃,上面寫著不少字。

我們慌走近細瞧,上面寫著:‘中國武術,健身衛身以至強種強國,原屬信而有征,然世有由武術而進來仙道,如我武當祖師之仙跡流傳,跡近神話,迄今尚無明確之征驗。余忝為武當傳人,齒已衰暮,愿為后人試登仙道之真妄,否則以此世外桃源為余埋骨佳城,亦屬佳事。羅剎夫婦,江湖健者,列予門墻,愧無所授,見此留字,試向肆明訪尋余義女羅素素或一二門弟子來此一游,告以始末。俟五載后,由此登巖,左行百步許,奇松古柏之間,即余蛻骨證仙之窟,試啟窟一驗余仙道之成否,希志之勿緩。武當掌門人張松溪留字。’

羅素素讀了壁上留諭,早已珠淚直掛,泣不成聲。我也暗暗陪淚,兩人悲泣了一陣。羅索素含淚說:‘我千里迢迢好不容易來到此地,仍然見不了我義父的面。我義父也奇怪,雖然年登高壽,可是一個生龍活虎的身子,普通年輕小伙子還趕不上呢。何必定要學仙證道,弄得死不死活不活的,教我們心里多難過。再說不早不晚,偏要算準五年后,再叫我們去尋他,這又是什么道理呢?’

我說:‘世上學仙學佛,本來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幻境,也是一種慰情勝無的精神寄托;說有便有,說無便無,根本不必尋根究底認起真來。便是他老人家留諭的語氣,也是疑信參半。不過他老人家生平意志堅卓,剛毅過人;說到哪兒,定要做到哪兒,不惜以身殉道,替后輩留下一番實驗功夫,傳流他老人家身后一樁佳話。他老人家定下五年后才教我們去勘驗,沒有什么用意,無非人事無常,你遠在浙東,一般門下弟子散處四方,招集不易。再說五年以后,如難成仙的話,肉飛骨散,也容易勘驗出來罷了。’

羅素素聽了我這番話,又哭了起來,嗚咽著說:‘照你這么一說,修仙學道根本不可靠,我義父死定的了。’

我說:‘這種事誰也不敢證實真假,不過我此刻一算日子,我老師留字日起到現在已過了兩年半,如果已成仙的話,我們兩人在此想念他,他老人家靈感相通,不必再過兩年半依言勘驗,早已在我們面前顯示仙跡了。’

羅素素聽著暗暗點頭。但是她已決定了主意,以為千里跋涉好不容易到了此地,在未遵諭查驗明白以前,不愿再離開羅剎峪。好歹要等到兩年半的日子到來,進窟驗看究竟成仙了沒有,才肯離開此地。一面卻催促我早點回平越城去,免得鬧出欽差失蹤的笑話來。

我明白她故意這樣說,想試探我的心跡,其實我如果真個一人回去,讓她一人在這獸多人少的荒谷中,她也無法久處的。我立時堅決的說道:‘你這是多想,我的心曲昨晚已向師妹剖白過了,從此我們兩人再也不能分離。管他欽差失蹤不失蹤,便鬧得天翻地覆,終究也無非是一樁疑案,絕對鬧不到羅剎峪來。我本來無家無室,棄官如遺,如果出去辦起卸職退隱,手續麻煩已極,不知何年何日,才得自由,趁此一了百了,倒來得爽快決絕。

不過我心里有句話,此刻不能不說了。我們從今天起,便是兩心相印白頭相守的夫妻,照師妹意思,要在此地等候勘驗的日期到來,我當然一同守候。這屋子便是我們花燭洞房,今夕便是我們良辰吉日了。我明知這樣說出來,唐突師妹,但是我們不是世俗兒女,這種地方也沒法懸燈結彩,大辦喜筵,只有通權達變,請師妹原諒的了。’

羅素素聽了我這番話,紅潮泛頰,俯首無語,暗地卻偷看了蹲在門口的巨猿一眼,悄悄向我說:‘這東西靈不過,你瞧它在笑我們哩。’我回頭一看那頭猩猿,撕著闊嘴,骨碌碌一對火眼金睛,正注視著我們;瞧見我回過頭去,磔磔一陣怪笑,竄起身來,翻身一個懸空筋斗,便跳出門去了。

從那天起,我和羅素素便成了夫婦,羅剎峪中除出纏臥病榻的羅剎夫人和她的女兒小羅剎以外,便只有我們夫婦二人,吃的用的都由羅剎夫人指揮幾頭巨猿常川供應。日久天長,我們和大大小小的猿猴,也弄得廝熟。從羅剎夫人口里也討教了一點驅役獸類的門道,自由自在,無拘無束,遺忘了羅剎峪外的世界,竟有點樂不思蜀了。

這樣過了幾個月,羅剎夫人病體日重一日,她丈夫始終消息全無,沒有回來。羅剎夫人又加上一層記恚丈夫的憂慮,她料到她丈夫多半狹路碰到仇人,孤掌難鳴,定遭暗算,不在人世了。

我和羅素素暗地計劃妥當,由我到羅剎峪外探聽一下,羅剎大王是否遭了仇家毒手?再說兩人身上衣服也應該添換一下,順便也置辦一點吃的食物、用的物件。好在做了幾個月野人,須發連結,滿臉于腮,誰也認不出我是個欽命大臣了。只是羅素素也有了受孕的景象,好在約定只在本省暗地打探一下,不敢走遠,算計最多十幾天光景,定可回羅剎峪來。

當下決定,便去告知羅剎夫人。她自然感激非常,于是我悄悄出了羅剎峪,重見了熙熙攘攘的人類世界。可是這世界上已沒有了我這個人,我也不敢再用我從前的姓名,短短的幾個月過程,我已換了個人,不是從前的我了。

我到了貴州省城和川貴交界處走了一轉,探不出羅剎大王的消息,卻探到平越欽差行轅失蹤了欽差大臣以后,傳為奇聞,本省撫按沒奈何奏報上去,暗通關節,捏報了一樁事由,得了點不痛不癢的處分,竟白漸漸消沉了。我不敢在外多耽擱,置辦了一點應用東西,悄悄回到羅剎峪。

哪知這幾天工夫,羅剎夫人已病重死去,死的時候羅素素不在跟前。最奇等到羅素素看到羅剎夫人尸首時,找尋羅剎夫人女兒小羅剎,竟也蹤跡不見,同小羅剎在一起的那頭母猿和平時供應的幾頭猩猿,也同時蹤影全無。羅素素想得奇怪,羅剎峪中懂得人意的只剩兩只雪白的小猴子,可是人獸語言不通,比劃了好幾次,也問不出所以然來,幸而我回去得快,草草的把羅剎夫人尸首埋在近處的巖上,從此羅剎峪中只我們夫妻二人了。

到了第二年,羅素素在羅剎峪中生了個玉雪可愛的女孩子,替孩子取個名字叫做幽蘭。苦于幾頭可供使換的巨猿早已跑掉,添了孩子,所有應用的東西,我不能不常到外面去購辦。隔兩月便要出峪一次,這樣在羅剎峪過了兩年半,一算已到我老師留諭啟封進窟的時期了。

我們揀了一個風日清和的日子,羅素素背上繃著孩子,提著猶龍劍,我也帶著掘土的家伙,一同走上屋前的高巖。

我老師修仙之所我們早已來過幾次,平時原已勘查明白,原是個天然石窟,洞口自內擋著整塊巨石,大約老師進窟時運用神力自行封閉的。經過五年光陰,窟外長著藤蘿榛棘之類,不經仔細搜尋,是看不出中有石窟的。

我們早已留有標志,去掉藤蘿,削平榛棘,鏟除泥草,露出石窟,兩人合力把封洞巨石推過一邊。不料堵窟巨石一開,一股腥濁難聞的氣味往外直沖,其味難聞已極。

我們急慌躍過一邊,不敢貿然進窟。一忽兒石窟內沙沙回音,一條粗逾兒臂,長約丈許的錦鱗毒蛇,箭一般射出洞來,一剎時又有無數小蛇跟蹤射出,跟著那條大蛇飛一般竄下巖谷去了。

我們一看石窟內竟是個長蟲窩,便知不妙,也無心去尋長蟲窩的晦氣,一心想進石窟去見個真章。等得大小長蟲走盡,窟內難聞氣味發泄盡凈,把帶來的兩支松燎燃起,一手執燎,一手提著兵刃,鉆進石窟去,用松燎四面一照。

想不到窟內竟有一人多高,兩三丈見方的面積,形似口外的蒙古包。頂上鐘乳倒垂,晶瑩似玉,靠里一塊大玉石平地涌起,形如蓮蓬,上面倒著一具骷髏,兩條枯骨落在地上,一半已埋在泥土內。

羅素素早已淚如雨下,哭喊著:‘義父,好端端的坐在家里,何苦到這兒來修什么仙,學什么道?教女兒怎不痛心!’

我們悲哭了一陣,不管地上污穢,把松燎插在浮土里,跪下去拜了幾拜,立起身來,商量辦法。照羅素素意思,想把骨骸檢起來,運回四明安葬。我說:‘老師學仙一層且不提他,不過照老師遺言,原說此地是他埋骨之所,不便違背他老人家的遺言。此地是個蛇穴,不便入土,不如另擇妥當處所,安置他老人家的遺體。’羅素素一想也對,第二天我們釘了一個木匣子再進窟去,把整具骷髏放進木匣子去。

不料我們把一具枯骨放進匣子以后,形似蓮蓬的大石上,依稀露出四個字來,細看才認出是‘仙道無憑’四個字。

我們一看這四個字,起初猛吃一驚,后來恍然大悟。定是老人家封閉石窟以后,在這塊大石上打坐,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漸漸覺得空氣窒塞,身體起了變化,知道生機將盡,最后奮起神力,運用金剛指的功夫,利刃一般在石上劃出四個字來,以示后人。他老人家后悔不迭的情狀,也在這四個字內透露無遺了。

我們擇地安葬好遺骨以后,到羅剎峪來的目的已經達到,覺得羅剎峪內已無可留連,為女兒幽蘭著想,也不能在此久住。天下有的是名山勝境,何必深閉在窮山鬼谷呢?當年羅剎夫婦因為避仇隱跡,出于不得已,我們沒有仇人,何苦如此?這樣一想,恨不得馬上飛出羅剎峪去。無奈兩人一商量,一時卻想不起適宜的地點來。偏偏羅素素在啟封進峪的那天,聞著一股穢氣,也許受了點蛇毒,老覺著頭暈心惡;一時也不便跋涉長途,我們只好在羅剎峪再盤桓幾天。

有一天我清早離開羅剎峪,到市上替羅素素買一點清毒解穢的藥,不敢多耽擱;在市上吃了午飯,順手買點熟食,急忙忙趕回羅剎峪來。哪知道一到進峪的洞口,兩只白毛小猿已在洞口,朝我吱吱亂叫,牽著我衣服往洞內直奔。

我雖然覺得詫異,還猜不透發生禍事。在長藤飛渡,經過羅剎夫人住所時,猛見松樹林內鮮血淋漓,一個身著道裝、滿臉虬髯的尸首倒在里面。停身細看,好象羅剎夫人活時所說她的丈夫形狀。趕到自己屋內,推門進去,頓時嚇得我急痛攻心,怒發直指!

只見羅素素仰面跌倒在地板上,面皮鐵青,兩眼突出,胸口釘著一枚喂毒飛蝗鏢,猶龍劍并未出鞘,依然掛在壁上。

我慌伏下身去,向胸口一聽,才知早已死去多時。猛然想起女孩子不在屋內,四處一找,蹤影全無。這一下,又幾乎急瘋了心,而且疑竇重重。

那一面被人刺死的虬髯漢子,如果確是羅剎大王,何以兩年多沒有回來,剛回來馬上被人刺死?但是我夫妻并沒有仇人,何以羅素素也遭了毒手,連我女兒也被劫走,這是什么緣故?那時節我棄官偕隱,對于江湖上一切茫然,飛蝗鏢的來歷也摸不清,弄得如癡如呆,每天提著猶龍劍搜遍羅剎峪,依然影像全無。

后來我深入江湖道中,游遍云貴川湘等省,暗地尋訪了許多年,四下印證才明白羅剎大王替自己妻子到處尋藥的時候,九子鬼母的黨羽已經盯上。羅剎大王自知行蹤已露,本領又敵不過九子鬼母;而且和仇人幾次交手身已受傷,僥幸逃出命來,在遠處避禍暗地養傷,不敢回羅剎峪去。過了兩年多傷已痊愈,心里惦著病婦,忍不住冒險回來,偏又被九子鬼母暗地跟蹤到此,剛到家門便被刺死。

九子鬼母仇恨切骨,搜到后面屋內,瞧見羅素素,當作羅剎夫人,又暗地放了一鏢。羅素素禍從天降,暗箭難防,中的又是見血封喉的致命傷,當然毒發身死。萬惡賊婦,又把我女兒當作羅剎骨肉,又下絕戶計,順手牽羊搶去。陰差陽錯,冤業纏身!一日之間妻死女散,做人到此地步,還有什么依戀?

從此我意懶心灰,心里只存著兩樁事:誓報妻子血仇,尋找女兒下落。只要這兩樁心愿一了,世界上便沒有我的事了。

為了誓報妻仇,我獨處深山,不問寒暑鍛煉我們師門傳授混元一氣功。那時滇南大俠葛干孫已成知友,他送了我一柄凹脊飛龍劍,和我妻子遺下的猶龍劍恰好雌雄配封,雙劍合鞘,我從兩柄劍上發明風雷劍術,專破各種歹毒獨門暗器。

這樣臥薪嘗膽的用了不少年苦功以后,九子鬼母還不知道我是她對頭冤家。可是那時我已知道我女兒尚在人世,一直被九子鬼母當作羅剎女兒。欺我女兒年幼無知,死無對證,竟是收養在萬惡賊婦身邊傳授武功,當作寄女。直到群俠大破秘魔崖,我親見九子鬼母銼骨揚灰。報了妻仇完了第一樁心愿時,才見到我女兒在賊巢內業已長成,面貌和她的母親一般無二。

但是我女兒從小生長賊巢,非但自己生身來歷莫名其妙,目己還以為生長苗族,不是漢人哩。事經多年,當時我也無法和她相識,而且我還要考察她秉性如何?在賊巢多年,難免染上苗匪惡習,也要暗地監察一下。

可是在剿滅賊巢以后,我女兒忽然率領一部分匪黨銷聲匿跡,無處尋蹤,我暗探阿迷一帶,竟沒查出她的藏身處所。

直到最近沐公爺被九子鬼母余黨所害,哄動全省,我聽得消息趕到昆明,夜進沐府,暗探何人所害?忽見我女兒在沐府出現,似乎已經改邪歸正,和二公子結識,倒鬧得我莫名其妙,我才決計要探個明白。

過了幾天,恰巧你們二人并轡出府,向滇南一路趕來,我特地暗地跟蹤。知道你們錯過宿頭,此處荒涼,只有這所破廟尚堪寄足,特地先一步在此相候了,了結我多少年未完的一樁心愿。這便是我親身經歷的一段奇事,這段奇事,在我心里足足隱藏了二十多年,經我這樣說明,你們大約也明白老夫是何人了。”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