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羅剎夫人 >

第1O章 仙影崖的秘徑

只聽得桑苧翁繼續說道:“那晚羅素素被我再三相勸,才在榻上歪了一忽兒。天尚未亮已一躍而起,催我上道。我沒法再叫她睡,自己換了身行裝,替她背上包袱。她帶好猶龍劍,悄悄躍出窗外,依然把窗掩上,然后越墻而出,離開了高真觀,直奔城墻。這種山城當然擋不住我們,出了平越城,按照羅剎夫人信里指的方向走去。

走了二三里山路,東方才漸漸發現曉色,腳下山路也漸漸陡險起來。走到一條蜿蜒曲折的巖谷,兩面層巒疊嶂,上接青冥,半腰里白云擁絮,若沉若浮,越走越高,片片白云,撲面托足,擁身而馳,幾乎難以舉步。兩人一先一后探著腳望前走了一程,峰隨路轉,幾個拐彎,忽然境界一變,足下溪聲如雷,斷崖千仞。再一邁步,便要蹈空,墜入深淵。低頭一看,十丈多寬的急流,從上流峽影重重之中,奔騰澎湃直騰而下,湍急流旋,眩目驚心,兩岸都是峭壁千仞,屹立如削。

我們以為走錯了路,到了絕地,一回身,方看出來路巖腳下有極仄的引道,縈紆盤旋,直到溪岸下流,匆匆跑過沒有留神,重又回身走上磴道。沿著溪岸走了半里多路,偶然抬頭看到對岸聳立如屏的峭壁中間,隱隱顯出一尊巨大仙像;戴笠策杖,側身作西行狀,不知是何年代石工鑿出來的古跡。

仔細一看,竟是我們武當派祖師張三豐仙像。

我們對像遙拜拜罷,羅素素驀地驚呼道:‘祖師爺仙跡在此,此處定是羅剎夫人信里所指的仙影崖了。’我說:‘仙影崖既然找到,照來信指示,我們去的方向,在仙影崖左,應該想法過溪,再從那岸往上流走去才對哩。’

羅素素一聳身,跳上道旁一株橫出的歪脖松樹干上,用腿絆住粗枝探出身去,才看見下流溪面上影綽綽浮著兩條架空巨索,索下吊著窄窄的軟橋。于是我們走近橋身所在,瞧見兩面峭壁上,貫著平行的兩條巨鐵鏈,足有碗口粗,鐵索下面吊著一段段巨竹串成的懸橋,距離溪面也有七八丈高下,懸空虛宕,隨風晃動,宛如搖籃。雖然上面有鐵索可以扶手,但是竹橋既窄且滑,也是難行。

我們走時天剛發曉,路絕行人,不知山居苗蠻怎樣走法?內地漢人如身上沒有相當武功,真還寸步難行。我們渡過竹橋,細辨路徑,只有沿溪往下流走的一條小道,靠左往上流這一面,臨溪巖壁,上下如削,絕無著足之處。

羅素素說:‘你瞧,這兒巖壁凹進,上下長著不少奇形古松,倒垂著粗粗細細的長藤,我們費點力翻上巖頂去,也許有路可通。’我抬頭打量巖頂,少說也有五六十丈,要這樣貼壁上升實非易事,一個失足怕不粉身碎骨!

我正在猶疑,羅素素雙足一點,‘一鶴沖天’,已縱起一丈六七,攀住一支倒垂紫藤。借著悠宕之勢,竟貼壁飛騰,又斜升上三四丈。窺準上面一支橫出松干,展開‘游蜂戲蕊’身法,俏生生的停在松干上。一轉身,照樣又援藤飛升,斜渡到另一株嵌古松上了。這樣燕子一般幾次飛騰,人已在二十丈以上。我在下面又驚又喜,竟看呆了。忽聽她在上面歡呼道:‘師兄快來,路在這里了。’喊罷,身形一閃,忽然不見。

我慌曳起前后衣襟,如法騰身而上,那時我輕身小巧功夫,和她一比實在差得多,勉力跟蹤到聽見歡呼之處。一看此處峭壁突然橫斷,分為兩層,外面一層宛如斧劈,屹峙如屏,從下往上卻看不出來。橫斷夾層之內有三尺開闊,借藤蘿悠騰之勢,便可飛身落入夾層以內,一舉步,便可轉入屏后一條確礎不平又窄又陡的斜坡。好象石壁震裂,形成這樣的一條夾縫,卻又天然變成盤旋曲折,可達巖頂的一條捷徑。

羅素素等我到了夾縫以內,她又象游魚一般往前竄去。

兩人一先一后,在這壁縫里手足并用串來串去,足有一頓飯工夫,居然竄出巖頂。兩人一到巖頂,不免長長的吁了口氣,同時也不禁出聲歡呼起來。

原來巖頂地勢平衍,芳草一碧,梗枯成林,大可十圍,濃陰匝地,蘿帶飄空。林下雜生著不知名的五色草花,如錦如繡,樹上許多不知名的文禽翠羽,飛舞交鳴,如奏細樂,而且幽芳撲鼻,爽氣宜人。這時東方日輪初升,曉露未泮,反景入林,照眼生輝。羅素素歡喜得跳了起來,一矮身,忽地施展輕身絕技,‘蜻蜓點水、野鳥投林’,斜飛起二丈多高,燕子般飛上林巔,移枝度干,轉瞬沒入綠蔭如轅之中。

我慌趕入林去,抬頭找尋已不見她的身影,半晌忽聽得前面一箭開外,碧油油的樹影叢中,嬌呼著:‘師兄快來,瞧這稀罕物兒。’我飛一般趕去,猛見羅素素飛身下林,俏生生的騎在一匹似馬的怪獸背上。

這只怪獸比川馬還小一點,全身和馬相似,只是滿身長著虎斑紋,毛色光滑油亮,馬頭卻純白如雪,額上長著墨晶般一對矮角,長尾色赤如火,霧髻風鬃,宛然名駿。最奇羅素素騎在背上,四蹄卓立異常馴良,活似調養有素一般。

羅素素笑道:‘師兄你瞧這匹馬多好,怎的會生長在無人的高巖上呢?’

我仔細一看,形雖似馬,四蹄卻如虎爪。記得山海經所載‘鹿蜀宜男’,便是這種形狀,性馴善走,力逾猛虎,是一種罕見的異獸,我向羅素素說明這獸名叫鹿蜀,不是馬種。

羅素素道:‘管它是馬不是,既然性馴善走,我們何妨省點腳力用它代步。巖頂地勢,雖然前面巖脊蜿蜒入云,還可馳騁,我們何妨先試一試呢!’我說:‘好,替你弄根韁繩才合適。’

一看不遠一株參天古木上,藤蘿密繞,上面枝干上象流蘇般倒掛下來,向她借了猶龍劍飛身上樹,撿了一支較細的朱藤割了下來。跳下樹來,試了試柔勒異常,把劍還了,便用細藤做個籠套,把鹿蜀頭項絡住,多余幾尺遞在她手內當作馬韁。可愛這匹怪獸任人擺布,一點沒有倔強。羅素素笑得一張櫻桃小嘴合不攏來,笑喚道:‘喂,你也上來,我們兩人身子都不肥重,也許行。’

我心里一喜,一聳身,跳上獸背,騎在她身后,左臂一圈輕輕把她柳腰攬住。我心里暗想,假使鹿蜀野心勃發,把我摜下千丈深淵,我也甘心。羅素素看我騎在身后半天不說話,嬌嗔道:‘你心里又不知想到哪兒去了,你可得想法叫它走啊!’

我心里暗笑,你自己也出了半天神,韁繩又在你手上,還問我呢?心里這樣想,嘴上可不敢這樣說。她一發嬌,我慌用手拍著鹿蜀屁股喊道:‘鹿蜀,鹿蜀,我一輩子忘不了你的好處,現在好好兒送我們一程罷!’

羅素素也笑著在前面一抖藤韁。鹿蜀竟能體會人意,把頭一昂,嘶咧咧一聲長嘶,實大聲宏,音震林谷,四蹄動處,已緩緩前行。可是越走越快,到后來穿林越嶺,成排樹木閃電般往后倒去,耳邊上也起了風聲。

我慌不及加了力勁,兩手抱住羅素素身子。她生長浙東,不善騎術,藤韁在手也無法控縱。跑著跑著,猛聽得羅素素‘啊喲’一聲驚喊!鹿蜀突然身子一挫,一聲怪吼,前蹄一起,呼的往前一縱,竟是騰云駕霧般凌空而起。等得四蹄落地,我回頭一看才知危崖中分,斷岸千尺,五六丈距離的空檔,竟被它一躍飛渡,萬一跌落獸背怕不跌入無底深淵,粉身碎骨。羅素素也嚇得嚶的一聲倒在我懷里,連說:‘好險!好險!’

鹿蜀也奇怪,飛躍過斷崖,立時腳步放慢,走沒多遠,便屹然停住。

我向前一看,原來奇峰插天,石屏如障,已無路可通,而且當面千尋石壁,綠苔如繡,上下一碧,絕無樹木藤蘿可以攀援。這一來,我們疑惑費盡心力,依然走入絕境。正在為難,想跳下獸背,向左右兩面找尋出路,鹿蜀忽又昂頭急嘶,甚是悠遠。嘶聲剛止,半空里忽然磔磔一陣怪喚,山谷回響,入耳驚心。

我們急抬頭向上望去,石壁十幾丈以上露出一個怪頭腦,金發火睛,掀脈拗鼻。迎風飛立的金發上,還簪著一朵碗大山茶花,一對兇光熠熠的血睛,正注視著我們,厚唇上翻,獠牙豁露,咧著一張闊嘴,怪笑不止。驟看去,這個怪物好象從天衣無縫的石壁里鉆出來似的,在這無人之境,驟遇這種怪物,誰也得嚇一跳!

我們一齊跳下獸背,羅素素拔出猶龍劍以防不測。不料怪物旁邊又同樣鉆出一個腦袋,也帶著一朵紅花,兩個怪腦袋微一晃動,倏又伸起兩條金黃手臂,向我們亂招亂比。身后鹿蜀也向壁上搖頭擺尾,奪蹄人立,好似和上面怪物非常廝熟一般。我們正在吉兇莫測,不知所措,上面兩個怪物已舉起四條手臂,呼的拋下一大盤藤索來,下面還結著一具大藤兜。

我們猛地想起羅剎夫人信內‘紅花插鬢,靈猿迎賓’的話,大約這兩個怪物,也許便是迎賓的靈猿了。上面兩個巨猿一陣比劃便也明白,到了這種境界,也只可不問前途吉兇,坐上藤兜,讓它們吊上去再說。藤兜頗大,兩人盤膝坐入還有余地,上面四只毛臂力大無窮,輪流倒把又快又穩,一忽兒把藤兜提上壁內。

原來這處巖壁,從下往上好象直上直下、通體渾成,其實二十丈以上分著層次,一層接一層,每層天然有幾尺夾縫。

我們到了石壁夾縫以內,跳出藤兜,宛似處身在一條窄胡同中,已看不到巖下景象。

一只巨猿搶先領著我們向右走了幾步,忽見身側現出一人多高的山洞,洞內風聲如雷,黑沉沉望不到底。領路那只巨猿躬身走進洞內,回身舉爪亂招,羅素素當先橫劍跟入,我也緊隨身后。啞聲兒向洞內行去,越走越黑,什么也瞧不見,只覺腳底下步步向上,似乎洞內地形是個斜坡。走了一段,猛聽得身后起了獸蹄奔騰之聲,甚疾如風,剎時擦身而過,只覺手上觸著毛茸茸的獸毛,也不知是何獸類?一忽兒后面巨猿怪嘯之聲又起,嘯聲貫洞,嗡嗡震耳,到了身后,越過我們跑向前去了。

這樣摸黑前進,幸喜腳下是平滑的沙土,沒有礙足的東西,不過地形越走越陡,幾乎要手足并用。羅素素這時已把猶龍劍歸鞘背在背上,因為地勢越走越寬,我和她聯臂并肩而行。有時碰壁拐彎,渾同瞎子一般。

這樣瞎摸瞎撞,走了頓飯時光,前面露出一圈天光,而且隱隱聽到一種奇異之聲,宛似百樂迭奏,如聞仙音,靜心聽去,心暢神怡,卻不是笙放絲竹之音。腳步加緊,前面一圈天光也漸漸放大,入耳樂聲,也聽出是溪聲樹聲百鳥交鳴聲,組織成一種奇異的樂奏。我們在洞里悶走了半天,好不容易走近出口,自然心神一振。

我們以為出口所在和前洞一樣,不加思索的邁步而出,這一邁步,兩人幾乎粉身碎骨!幸而沒有飛身蹤躍。剛向洞外一伸腿,突然從洞外兩邊伸出金剛般兩條毛手臂,當洞一橫,把我們攔住。我們吃了一驚,慌不及縮回腿來。洞口忽颼一聲,擲進一盤光滑如油的長藤,那一頭似乎掛在洞外。

我們立時明白,出洞非用長藤不可。我們兩人合用一藤,挽住長藤向洞外探身,才明白兩猿伸臂遮攔的意思。

原來洞外絕無余地可以托足,竟是斧削一般的石壁,下臨深淵,碧波漣游。從百丈峭壁掛下百道細泉,錚琮交響,其聲清越。溪面頗寬,十丈以外,古木成林,環抱溪面,森森一碧。這種異木,高可參天,樹身大得駭人,大約十個人也圍抱不過來,卻從水中挺然長出。無數異鳥,毛羽五彩斑駁,飛舞交鳴于水木之間,如奏異樂。

再一看洞口左右兩只巨猿,分蹲在巖壁橫生天矯如龍的古松上,猿臂上都挽住一條長藤,連我們手上的一條共是三條長藤。藤的另一頭,掛在對面一二十丈以上的大樹上面,每條藤上都是用無數長藤結連起來的。

我們挽著長藤,目光被洞外奇景所奪,一時目不暇接,還未十分看清四周景象,左右兩猿猛地一聲長嘯,一邊一個各自伸出一條長臂,挽住我們身子,向洞外一送,呼的連藤帶人飛出洞外。

左右兩巨猿夾著我們兩人,竟憑一條長藤,聯臂騰空,目不及瞬,已飛渡到對面一株大樹上。去勢太急,我怕飛入樹內枝干碰傷身面,正想施展輕功舍藤上樹,哪知兩只巨猿輕車熟路一般,左右兩臂一分,夾著我們已輕飄飄的鉆入碧油油的萬葉叢中,停身在一枝挺出的巨干上了。這支巨干粗逾牛腰,兩猿兩人立在上面,和立在平地上一樣。

這時看清這種碩大無朋的異木,皮色青白,木紋細致,離水十幾丈以上,才一層層分干布條,平直四出;葉大盈尺,綠油油的又厚又堅,好象整塊翠玉琢就一般。這類稀見古木,大約淮南子所說沙瑯玕之類了。這種原始古木,遠看蔚然成林,逼近一看,行列非常疏遠,每樹距離總在十余丈以外,僅四面挺生的牛腰巨枝,互相交搭。

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各色猿猴,此逃彼逐,嬉戲其間。有幾只象身邊一類的金毛巨猿,利用林內垂空藤蘿,秋千一般悠來悠去,一悠便是十幾丈遠,隨著悠蕩之勢雙爪一松,一個懸空斛斗,又掛在另一樹上的長藤上,隨勢悠入樹林深處,活象飛鳥游魚一般。最奇林內飛的、跳的各種禽獸,自在游行,絕不避人,有時一只異鳥飛來,便停在我們肩上,把羅素素喜得關不攏嘴,我們異境當前,好象這個身子已經到了另一世界,也許這就是仙境了。

我們在樹干上面停留了一忽兒,兩頭巨猿領著我們繞著樹身,越過幾條巨干,轉到樹身那一面。這一面景象不同,這類樹林分成南北兩面,相距雖只十丈遠近,卻是很整齊的排列成一條長長的樹胡同。下面一條湍流,急駛如箭,淙淙有聲,望西滾滾而逝,看不到頭。

最奇向對面林上望去,一株半枯禿頂的大樹上,一層層的開著窗戶支著窗廉,窗內人影閃動,好象那株大枯樹內住有人家。向陽的窗外,還支著一竿小孩衣服,枯樹后面,冒起一縷炊煙,裊裊而升。這種因樹成屋,別出心裁,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了。

我們手上長藤便是從對面大枯樹頂上掛下來的,羅素素笑道:‘這種房子上不在天、下不在田,真特別!大約我義父便在那株樹內,看情形我們還得宕一回秋千。’一語未畢,兩頭巨猿身子一起,已先悠了過去,停在對面枯樹的橫干上,舉爪相招,我們看準落腳處所,雙足一點,便也凌空飛渡。

兩猿伸臂一接,便已停住,棄掉手上長藤,跟著兩猿向樹身走去,竟自步入一重門戶。

原來這株大枯樹半腰以上,樹心挖空,只剩一二尺厚的外殼,人入樹心,宛似走進一個極大的圓形亭子。四面挖出窗戶,亭內堆著許多家用什物,一具笨重的長木梯子通著上一層的屋內。

我們又從梯子走上一層,這一層房子更挖得巧妙,把樹心挖成兩個半月形,留著中心厚厚的一層木壁,把兩面分開,變成里外兩間。木壁上開著里外相通的一重門戶,當門掛著一重草簾。

我們一上去,草簾一掀鉆出一頭巨猿,背上背著一個三四歲的女孩子,紅衫垂髫,眉目如畫,一對點漆雙瞳,骨碌碌的向我們直瞪,伸出小手向簾內一指,笑道:‘我娘天天惦記著的遠客來了,還不快進去和我娘相見?我可不管你們,我和奶娘玩去了。’帶孩子的巨猿也掀著闊唇,一陣磔磔怪笑,竟自走下梯去。

我們猜想小孩子口中的娘,定是羅剎夫人,怎的沒有現身迎客?念頭剛起,簾內有人說道:‘佳客遠來,恕我病體纏身,難以行動,只好請屈駕賜見罷。’我們掀簾而入,頓覺異香撲鼻,心神一爽!室內竟布置得雅潔宜人,地下壁上鋪著輝煌悅目的獸皮,桌椅都用樹根雕成;沿窗挖成花槽,墊著凈土,種著許多不知名的芬芳香郁的花草。靠窗書案和靠壁兩張床榻,大約預畫圖樣,利用本身樹心,雕挖而成。

書案上筆硯書籍位置楚楚,床榻上厚厚的疊著獸皮,右邊一榻空著,左邊一榻半臥半坐的躺著一個面黃如蠟、骨瘦如柴的婦人,自腰以下蓋著一床薄被,兩只枯柴一般手臂擱在外面。面孔雖然黃而且枯,兩條斜飛入鬢的秀眉,一對熠熠發光的細長眼,配著一頭漆黑長發,可以看出這婦人年齡不過三十幾歲。

她一見我們進屋,欠了欠身子,伸手把披在肩上的長發往后攏了攏,同時兩道銳利的眼光向我們兩人來回掃了幾下。

面上現出苦笑,向羅素素點點頭說:‘我便是和你通信的羅剎夫人,你定是我師傅常提起的師妹了。’又向我看了一眼,說:‘這一位既然伴著師妹到此,定然不是外人。’

羅素素慌走近榻邊說是同門師兄,但是我的官階姓名,我已預先囑咐,當然沒有說出來,只說同門作伴一路偕行。

可是從羅剎夫人注意我的神色,和口角的笑意,定以為我們雖屬同門,孤男寡女長路同行,當然和一般同門有不同之處了。

我們和病榻上羅剎夫人見面寒暄以后,依照來信的話,掏出那具人皮面具,交還了羅剎夫人,便坐在近榻的兩張樹根雕成的椅子上,椅上墊著細草編織的厚墊,坐著非常舒適。

羅素素一坐下,便問義父下落,羅剎夫人卻說:‘兩位遠來不易,且請安坐,讓我慢慢的告訴你們吧。’說畢,拿起一支小木棍,向榻邊排著一塊玉罄‘當’的敲了一下,外屋一只巨猿垂著兩條長爪蹣跚而入。羅剎夫人向它一陣比劃,巨猿立時出去,一忽兒,草簾飄起跳進兩只雪白的小猴子,每只猴子腦袋上頂著一只木盤,兩只小猴子扶著盤沿,蹲在我們兩人面前。

羅剎夫人笑道:‘日已過午,兩位一定餓得可以,這兒沒得可口東西供客,胡亂配點山野粗品,權以充饑罷!’我們一看木盤內,有烤炙的獸肉、煨熟的黃精,外帶著蘋婆、果仁、茯苓山藥之類,還有一竹筒熱氣騰騰新烹的山泉。

我們這時實在又饑又餓,也無所用其客氣,居然吃得適口充腸,芬芳滿頰。兩只小白猴蹲在地上,一直等我們吃喝已畢,才頂著木盤退出。我們不免向主人道謝,羅素素一心想著見義父,飯后又不免探詢義父行蹤,羅剎夫人偏自慢騰騰的先講她夫婦到此隱居的經過,我們只好沉住氣聽她講。”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