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九陰九陽 >

第十三回?陡振雄風敗幅王

段子羽一掌擊滅燭火,悄聲道:“且看來人是什么路數。”

只聽門外一人怨聲道:“他***,咱們兄弟們打下的江山,讓人家坐了不算,現今連路都走不得了,偏得選這樣的鬼天氣才敢出來。另一個蒼老的聲音道:“老弟,這事兒是氣不得的。朱元璋那混蛋倒也罷了,好歹也是咱們明教出身,他坐了龍庭,將國號定為‘大明’,總算沒混盡天良。武林這群混帳王八蛋,先前張教主在時,哪一派不惟咱們明教馬首是瞻,現今也墻倒眾人推,又和咱們作起對來。”

段子羽心中一凜,知道是明教中人,不再遲疑,悄然推開門扉,來至兩人身后,倏出左爪,噗哧一聲插入一人腦中,這人猝然中擊,又是至命要害,兩眼珠凸出,聲都沒出,便已斃命,仍挺立不倒。

另一人兀自喃喃道:“兄弟,咱們也快些動身,趕到君山聽令,晚了要受責罰的,”段子羽又一爪出,那人也不明不白中魂赴幽冥。

段子羽對明教也不甚了解,只是因張宇真之事遂和明教結了怨仇,他兩番都差點死于韋一笑和殷野玉之手,對明教自是恨極,是以一見明教中人,便辣手相向,絕不容情。

段子羽對史青道:“咱們須得盡快趕往君山,莫讓這些魔崽子著了先鞭。、史青一聽魔教傾巢而出,要在君山大鬧一場,早已惶急無著。兩人稍稍打點些行裝,不顧夜深風大,匆忙上路。這日來到岳陽城外的一處樹林中,遙見幾人被吊在樹上,手腳亂動,掙扎不脫,口中兀自亂罵亂嚷。段子羽見是葛氏五雄,心中大奇,忙近前放了他們下來,笑道:“五位葛兄在這兒練什么奇功呢?”

老二葛無病大窘道:“這兒日我們兄弟心中一樂,吃得大多,怎么也消化不了,便想出這么個法子來。”

史青笑道:“這法子雖然是費事些,倒也奇妙有趣,若非葛氏五雄聰明伶俐,換了旁人是再也想不出來的。”

五人不住大點其頭,先時的一點窘迫登時化作得色。

史青又道:“不過這法子見效遲些,我這里有幾粒巴豆丸,便是你吃得再多,再硬,一粒巴豆丸下去,也立時消化無余,幾位何妨試上一試?”

葛無憂忙擺手不迭道:“多謝姑娘好意,我兄弟們這陣子已是肚子空了,姑娘丹藥練制不易,還是留作大用吧。”

其他四人也謙謝不遑,無論史青怎樣勸,也不敢試上一試。

段子羽道:“我那兩位師叔到何處去了?”

五人又是一頓快嘴快舌,夾纏不清。段于羽半天才聽明白是被少林、武當派人請去,想必是各派首腦要先擬議一番,尋不到他只好將二老請去了、至于這五雄被何人吊在樹上,飽受冷風灌肚之苦,段子羽也懶得問。這五人渾渾噩噩,多嘴多舌,必是得罪了哪位前輩高人,將之倒吊起來,略施薄懲。

史青卻是不依不饒,追問道:“五位大哥,把別人吊在樹上的功夫我見得多了,稀松平常得緊。但如你們這般自己吊上樹去,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門功夫可奇妙高深,不知能否再練一遍,給我們開開眼界。”

五人登即愕然,五雙斗雞眼,你瞧瞧我,我瞧瞧你,俱作聲不得。半晌,葛無憂方道:

“姑娘莫怪,這門功夫雖然淺陋,卻是我們伏牛派不傳之秘,外人面前是練不得的。”

段子羽笑道:“既是人家祖傳秘功。不看也罷。”五人這才大放其心。“笑逐顏開。幾人一齊進了岳陽城,街道上熙熙攘攘,熱鬧非凡,酒樓、客棧人滿為患,較之過節、過年還要熱鬧幾分。段子羽心中有事,不欲在城中停留,直趨洞庭湖邊。早有丐幫弟子備好船只,專門渡送各派人眾,此刻撐了一只大舟過來,頓飯工夫便至丐幫總舵君山。段子羽等走至中途,山上已得傳報,丐幫史紅石幫主,武當四俠齊來迎接。雙方施禮畢,史紅石怒目橫了史青一眼,礙于眾人面前,也不好大加數落。史青忙笑著上前,摟住史紅石脖子道:“媽,女兒此次出去,可查知了一件大事,這回好可要給女兒記上一功。”

史紅石見女兒撤嬌親熱的樣子,心下登時軟了,佯怒道:“你除了胡鬧,還會什么,待回去先給你頓板子吃。”

幾人到得山上,在丐幫議事大廳中坐地,少林圓覺、空智、崆峒虛舟、昆侖詹春等已然在座。

史紅石笑道:“段掌門來到,敝幫上下若有怠慢不周之處,尚請鑒諒。”

段子羽起身回道:“豈敢,晚生路遇一事,遲至幾日,令諸位前輩等候,已然不恭。”

詹春忙問:“段師兄,遇到何事耽擱住了?”段子羽心下暗道:“此事可萬萬說不得。”笑道:“在下沿途遇見幾個魔教中人,探聽到魔教已然傾巢出動,要對付我們的武林大會。”

殷梨亭冷冷道:“段掌門沒探聽到天師教要如何對付我們嗎?‘他岳丈楊逍乃是明教教主,殷梨亭愛妻情重,兼及明教,聽段子羽一口一個”魔教“,心頭火起,出言譏刺。段子羽霍然站起,怒聲道:“殷六俠,在下敬你是前輩,望你言語自重。”

殷梨亭淡淡道:“不自重又如何?”

段子羽森然道:“在下此來是應四位前輩之邀,前輩如欲教訓晚生,就請出廳。”

殷梨亭方欲站起,宋遠橋喝道:“六弟,不得無禮,段先生乃是我們兄弟請來的貴賓,武當派是這么待客的嗎?‘’殷梨亭見大師兄動怒,那是少有的事,登時唬得不敢作聲。俞蓮舟笑道:“段先生,我六弟性子急,莫見怪。敝教與明教大有淵源,段先生與天師教也關系匪淺,這都是武林皆知之事,也無需遮遮掩掩。今日我們既來至此問,便當將此節揭過,咱們對事不對人,且莫管是明教還是天師教,只要有傾覆各派、荼毒武林之舉,我們聯手共誅之。”

段子羽緩顏坐下,笑道:“俞前輩之言甚是。”向殷梨亭望去,殷梨亭雖滿面怒色,卻不敢再出言譏刺。

宋遠橋、俞蓮舟和張松溪均疑慮重重,此次武當派主持召開這武林大會,主旨乃在對付天師教。只是明教素為武林公敵,若不將之署在前面,實也說不過去,不料明教的朋友競爾認了真,欲前來擾犯,倒是大出意外。

段子羽來至為華山派預備的客舍中,二者早從屋中接出來。三人坐下后,岳霖怒道:

“掌門,我看這大會咱們華山派退出為好。”

段子羽不解道:“這是為何?”

岳霖道:“自我們到后,表面上倒是將我們當客待,暗下里卻派人監視,倒象我們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何苦受這齷齪氣。”

段子羽神色凝重,倏至窗前,向外一望,果見不遠處人頭綽約。心中大怒,道:一都是堂堂武林英雄,卻作這等下三濫勾當。“說話間,丐幫執事弟子奉上茶來,段子羽笑道:

“這位大哥,請回稟你家幫主,在下三人雖然武藝不精,尚自保有余,四周的護衛便撤了吧,天寒地凍的,也太過辛苦。”

這名弟子乃是總舵專司札儀之人,何等精明。聞言便知其意,既詫異又惶恐,向窗外望了幾眼,道:“段掌門,這些人都不是本幫弟于,此事小的即刻回稟幫主得知。”

段子羽淡談道:“既非貴幫弟于,就由他去吧。段某人光明磊落,卻也不懼這個。”

這人唯唯退下,三人揭開茶蓋一看,沏的是本地名產“老君眉”,淡香宜人,飲之醇然。

一杯茶尚未飲盡,窗外忽傳呼叱喝斗聲。三人愕然,出去一看,競是史青與幾名武當弟子喝斗起來。

這幾名弟子都是宋遠橋、俞蓮舟、張松溪座下弟子,武功已大有根基,出手隱隱然有幾分名家鳳范。史青以一對幾,本來不敵,但武當弟子豈敢傷這位丐幫小主人,是以均只守不攻。史青一套降龍十八掌打完,也是嬌喘吁吁。

史紅石和俞蓮舟等人聞訊趕來,大是差愕,兩下喝住,俱不明所以。

原來那名執事弟子退出后,半途上遇見來探望段子羽的史青,史青見他神色憤憤然:

“一問方知”武當派居然派弟子監視華山派。心頭火起,徑行到這里,二話不說,出掌使打。使的是丐幫鎮幫掌法“降龍十八掌”,武當派若非人多,猝然之下當真要折在她手里。

史紅石和俞蓮舟問明情由,史紅石倒還罷了,俞蓮舟臉色陰沉得滴出水來。少林寺的圓覺、空智僧提議對段子羽嚴加防范,但俞蓮舟一世行事光明磊落,從未作過偷偷摸摸的事,便是他的仇人、對頭也深服其為人,當下便回絕了,不想此刻真有此事發生。他知大師兄早已萬事淡薄,不會作這等事。四弟張松溪計謀百端,或許有之,便向張松溪望去,張松溪搖了搖頭,又向殷梨亭望去,殷梨亭也意示無此。俞蓮舟知道這二人從不推諉掩過,既示意無之便是當真沒下過監視華山之令,而自己更是沒有。

岳霖見他們兄弟四人望來望去,俱不作聲,心中惱怒,大聲道:“俞二俠,你們若對華山派不放心,何必邀我們來,既邀我們來了,又將我們當賊對待,此是何故?華山派雖小,也不是任人欺侮之輩,武林大會未開,咱們兩派倒要先了斷一下了。”

段子羽忙笑道:“師叔言語太重了。此事想必是誤會,武當弟子,名門高弟,豈能作這等下三濫的勾當。”

史青嗔道,“好啊,我出力替你打發這些人,你倒從中作起好人了。武當弟子們規謹嚴,行事端方,倒是我惹事生非了?”

段子羽苦笑,本想雜以笑語混亂了此事,不想史青不依不饒的,史紅石也連聲喝叱,對武當派以客凌主,在自己家里遣人監視客人大是不滿。

俞蓮舟眼中電光一閃,向幾名弟子望去,幾名弟子登時跪倒在地,心頭鹿跳,俞蓮舟冷冷道:于是誰叫你們作此等事來,據實講來。“俞蓮舟的大弟子囁懦道:“是徒兒擅自主張,怕有夭師教妖人混入。”

段子羽冷笑道:“這位仁兄何出此言,天師教雖然有符咒役鬼,仗劍驅邪之舉,是否靈效誰也不知,現今也未公然與武林為敵,何以叱之為妖人?”那名弟子被他抓住語病,一時語塞。

俞蓮舟慘然道:“段掌門。史幫主,都是俞二騖鈍無用,門規松馳,致有此等事出,俞二自會還出公道。”

段子羽笑道:“俞前輩言重。些須小事,何足掛齒,賢高弟雖不免忒煞多疑,也是為武林著想,其意可嘉。”

段子羽愈是說得輕松,俞蓮舟臉上愈是掛不住,沉聲喝道,“呈上劍來人。”

武當弟子入門之初,先授以基礎功夫,待得根基牢固后,方授以劍術,授劍之時,每人劍上都有自己的名字,“劍在人在,劍亡人亡。”這幾人一聽呈劍,登時魂飛天外;嗑頭道:“掌門開恩,弟子等絕不敢再犯。”

俞蓮舟緩緩道:“一之為甚,豈可再乎,呈劍上來。”幾人見其意決絕,個個面如土色,雙手捧劍過頂,眼中淚水簌簌而落,有兩人已哽咽出聲。這幾人中有宋遠橋和張松溪的弟子,二人俱不忍看,背過身子去。

段于羽雖不明細故,卻也知俞蓮舟要施以竣嚴門規,見幾人如待宰之牛犢般,大是不忍,向前一揖道:“俞前輩,此番便算是華山得罪了武當,晚輩給您賠罪如何,請看在晚輩薄面上,放過他們一馬。”

俞蓮舟長嘆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等教訓不嚴,致有劣徒弟子冒犯尊長之事,如不嚴加懲處,何以對天下武林。”

史青笑道:“不知怎生個嚴懲法?”

俞蓮舟森然道:“廢除武功,逐出門墻。”

饒是史青膽大,也噓得一吐舌頭,竟爾收不回去。這等嚴懲實與處死無異,蒙羞更深。

段子羽又一揖道:“武當門規謹嚴,天下誰個不知,此事也不過細枝小節,俞前輩如是嚴懲,倒令貴我兩派生出嫌隙,殊非精誠團結之本意,晚輩斗膽,向前輩討個情。”

武當四俠調教這幾名弟子不易,平日待之更如親子一般,若非怕人恥笑門規松馳,再引起武當、華山的仇隙,豈愿施以最厲之門規。見段子羽殊無幸災樂禍之意,反倒苦苦求情,大是詫異。俞蓮舟處罰之意本絕,但段子羽的面手也不好不給,堅欲責罰倒近乎嬌情了。是以拱手還禮道:“段先生宅心仁厚,既是段先生金口相請,權且饒這幾人。大會期間,不許踏出房門半步,否則格殺勿論。”

幾名弟子磕頭謝了恩,又向段于羽磕頭道:“多謝段師叔大恩。”滿面羞慚,回房去了。。

宋遠橋、張松溪、殷梨亭都松了口氣,這三人都見過段子羽格殺明教五行旗人眾的辣子,是以認為他是心地歹毒之人,雖見他當上華山掌門,心下頗不以為然,眼見幾名心愛的弟子要受門規嚴懲,欲救之卻是有心無力,這等門規之事縱然宋遠橋也無法出言干涉,心中惶急無著。不想段子羽居然不計嫌隙,以一派掌門之尊,苦苦為之求情,保全下了幾大弟子,既感匪夷所思,又驚喜逾恒,對段子羽更是感激。“殷梨亭心性耿直,當下走到段子羽身邊,躬身抱拳道:“段掌門,適才小可在大廳中多有冒犯,還望海涵。”

段子羽忙躬身還禮道:“豈敢,前輩俠名四播,晚輩心儀已久,豈敢當前輩大禮。”

段子羽回至屋中,史青也隨后跟來,嘟著小嘴道:“羽哥,你也忒煞濫充好人了,那幾個壞東西死不足惜,你又何必替他們求情。”

段子羽笑道:“人皆有惻隱之心,此乃仁心之端也,這些人雖有小過,責罰卻也太重。”

史青嬌嗔道,“好啊,你是繞著彎罵我沒有惻隱之心,心地歹毒,看我能饒了你。”說著近前要打,段子羽忙笑著躲過,史青性子一發,非打到他不可,兩人繞著屋子追打廝鬧起來。

華山二老恰好推門進來,一見大是尷尬,進退不得。高思誠搔頭道:“怎么又是老婆打老公。”

史青本感難為情,聽他個“又是”,醋意大發,冷笑道:“又是,以前是哪個?”

段子羽苦笑道:“你也是聽風便是雨,二師叔隨口說著玩的,你也當真。”

史青悻悻道:“又來哄我,你不說我也知道,還不是天師教那個小妖女。”

高思誠忙道:“不是那個。”

史青惱怒更增,道:“原來還有,究竟有多少個。”

段子羽微惱,厲聲道:“青妹,別胡鬧了。”

史青見他發火,委屈更甚,一摔門,哭著跑出去了。

高思誠愣頭愣腦道:“掌門,你這些老婆怎么都這么兇,專會打老公。”

岳霖怒極,喝道:“師弟,還只管胡言亂語,壞了掌門的好事,我以門規處置你。”

高成誠嬉笑道:“師哥,那你罰我面壁三年好了,可莫罰我娶幾個打老公的老婆。”

岳霖氣極反笑,伸手給他一掌,笑罵道:“你就是想娶,華山門規也沒這一條。”拿這師弟卻也著實無招。

忽有一丐幫弟子來到,躬身稟道:“幫主和武當俞掌門有請段掌門和兩位前輩,有大事商議。”

幾人都感納罕,方離開不久,又出了什么大事。便隨這弟子來到議事大廳。

剛一進門,便見滿廳人眾神色鄭重,大是不解。陸續又有幾派掌門,幫主到來,也都感茫然不解。

史紅石拍掌道:“抬上來。”

卻見二十余人抬著十余副擔架上來,擔架上蒙了黑布,史紅石喝令揭開,黑巾一撤,是十幾名面色紫青的死尸。

廳中登時群相聳動,哄然竊議不止,史紅石道:“這是在岳陽城外十里處發現的,請各位法眼,鑒定一下對頭是誰。”

段子羽細一打量,又至死尸旁驗了傷勢,森然道:“吸血蝠王韋一笑。”。

滿廳的竊議聲立時停止,霎時間鴉雀無聲,不少人面露懼意,向廳外張望,似是怕韋一笑突然闖進來。

史紅石凝聲道:“確是韋一笑下的毒手?”

段子羽道:“寒冰綿掌,是韋一笑的獨門武功,武林大會未開,他倒先殺人立威,送這一份重禮來。”,史紅石拍掌道:“來人。”隨聲進來幾名四、五袋弟子史紅石道:“多派些人手,察查韋一笑的行蹤。”

段子羽道:“史幫主,這倒不必了。韋一笑之輕功獨步宇內,盡人皆知,兼之形蹤詭異莫測,查是查不出來的。即使僥幸撞上面,反倒徒折了人手。”

廳中人俱感有理,莫說丐幫的普通弟子,便是這廳中也沒幾人是韋一笑的對手,貿然跟蹤查察惟有多傷人命,史紅石皺眉道:“終不成任其自由往來,橫行無阻吧?”

段子羽笑道:“前輩明鑒,韋一笑雖行事毒辣,卻也是一世之豪,此來不過是尋大會主腦的晦氣,未必會胡亂出手殺人,既知他已到了左近,咱們在此恭候便是。”

大家俱覺這守株待兔的法子有些迂拙,可除了這法子,卻誰也想不出良策了。若說出手去圍捕這兇名素著的吸血幅王,除了武當四俠、少林寺的高憎,可無人有此本領。段子羽雖心中不懼,但要他單身捕殺韋一笑,也知無此本事,況且韋一笑既到,楊逍、范遙、殷野王等必也趕到,一場兇殺大戰怕是不能避免了。許多人不禁粟粟危俱,只感參與這武林大會怕是兇多吉少。

眾人散后,段子羽信步在山上走著,忽聽一塊大石后有女孩子的嚶嚶啜泣聲,忙轉過來一看,卻是史青。

史青見他到來,起身便走,段子羽上前拉住她手。史青惱怒未消,摔脫手又走,卻直撲段子羽懷里。原來段子羽一式“橫移乾坤”便將她去路封實,史青走得又急,竟似自行投懷送抱一般。

史青又羞又惱,粉拳不住價擂打段子羽,段子羽柔聲道:“好妹子,輕一點,別硌疼了你的手。”史青倒被氣噗哧笑了,道:“你就會欺負人。”

段子羽笑道:“我哪敢,不過韋一笑已經侵入這附近了,我是怕你亂走亂動,被他撞著,給你在喉嚨上咬一口,那可不妙得緊了。”

史青一聽韋一笑的名頭,也唬得心里發毛,強笑道:“這里四海英雄濟濟一堂,韋一笑他敢來?”

段子羽苦笑道:“這天底下還有能讓韋一笑懼怕事兒?”

忽聽一人道:“你小子倒是老夫的知已,且饒你一掌。”

兩人一怔,驀見石后暴起一人,尚未看清面目,已電閃而去,一溜煙般已蹤影不見。

史青嚇得緊偎在段子羽懷中,緊緊摟住,心頭突突跳個不止。段子羽也是心中駭然,自忖武功已致上乘,卻被入侵至身邊而不覺。一則是自己的心思全放在史青身上,二則這韋一笑的輕功也是忒高,已至不可思議之境界。方才這一掌若打向自己,自己身負九陰神功,料來還堪受上一掌,若是擊實史青一掌,恐怕救都不及了。額上也不禁汗出,后怕不已。

段子羽再不敢離開史青半步,直將之送進史紅石寢居內堂。史紅石聞聽,也是駭然色變,心知女兒是撿了條命回來。不想韋一笑上午在岳陽城外殺人立威,午后即已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總舵。若想對他加以防范,倒也著實不易,急召武當四俠前來計議。

武當四俠得知后,默然半晌。段子羽心知這四人與韋一笑交誼篤厚,此次開武林大會實是旨在對付天師教。不料這位朋友會錯了意,大是不給面子,令武當四俠好生難做人。酚崍?芻夯旱潰骸凹壤粗??虬倉?3先綞握潑潘?擔?を鶩跚峁Χ啦接钅冢??劫即蟮*地面,他隨便藏在哪里,咱們都找他不出,好在明日武林大會即開,咱們多加防范些不就夠了。此事先莫讓外入得知,免得庸人自攏,粟粟自危。”

幾人一致贊同,段子羽暗自思忖,只到了了個韋一笑,已鬧得人人自危,若是群魔齊至,又將如何?武當四俠武功精絕,但武當與明教淵源極深,未必會出全力對付明教,山上主人除了少林圓覺、空智、丐幫史紅石和兩三位長老、崆峒虛舟道長和自己外,實無人堪與韋一笑、楊逍、范遙等人對敵。此際君山之上群雄濟濟,他卻大感形單勢弱。

驀地里想起百劫師大來,忙道:“峨嵋派怎么還沒到來?”

俞蓮舟也是不解道:此事恁怪,百動師大曾飛鴿傳書來,言道一定到會,不知被何事耽擱住了。“段子羽心中陡然一驚,道:“該不會是與魔教的幾大魔頭相遇,被阻住了吧?”

俞蓮舟想想道:“這倒或許有之,不過百劫師太武功高絕,縱然遇敵也不會有甚兇險。”

段子羽也不愿向壞的方面想,只是心下仍不免惴惴。

到了晚間,群星俱隱,一月獨明,朗照乾坤。其時已是寒冬季節,朔風呼嘯,地上薄有積雪,月光下反耀著銀光。

段子羽心中有所憂,難以安枕,便在四處行走。他上山雖沒幾日,但華山派掌門名頭顯赫,各派人眾倒無不識得他。丐幫密布山中的明哨、暗樁見是他,一禮退后。

月光下,他忽然看見雪地上有兩道淺淺的痕跡,若非用心察看,決看不出來。

段子羽一看便知,這是絕頂輕功高手留下的印跡。所謂“踏雪無痕”,在厚且硬的積雪上固能辦到,在這等軟而薄的雪上是作不到的。他心知有異,這等輕功山上幾位武林名家固然也能作到,卻不會無緣無故地施展出來。

當下也不作聲,暗循淺痕而去,越過一道小嶺,來至一叢灌木林旁,印跡便已消失。

段子羽察視四周,了然無異,心中卻有數,沉聲道:“韋蝠王,大駕既已到此,何須遮掩行藏,請現身吧,華山后學段子羽恭候指教。”

前面丈余地方雪地中驀然鉆出一人,陰陰笑道:“好小子,真有眼力,到不知你的藝業如何?”月光中,只見韋一笑一襲白袍,臉色青白,似是未吸飽人血。

段子羽冷喝道:“不叫你失望便是。”兩手成爪,驀然前沖,九陰白骨爪當頭抓下。

韋一笑不料他輕功精進如斯,一絲大意,險些沒避開此爪,幸虧他身法如電,爪風臨頭,已然一飄避開。

段子羽又一爪抓到,喝道:“再吃一爪。”韋一笑身形一輕,繞至他背后,擊出一記“寒冰綿掌”。段子羽也不回身,一爪正向他掌上抓來,韋一笑“咦”了一聲,不虞他變招如是之快,較之自己第一次與他過招實不可同日而語。

饒是他一生浸淫寒冰綿掌,也不敢與這天下人聞名膽落的九陰白骨爪硬抗,不得已飄身三尺,喘息未定,段子羽一式“橫移乾坤”,已然轉到他面前,九陰真經中這式換位大法,段子羽已練得精熟無比,不假思索,便閃身施出,一爪抓向韋一笑咽喉,一爪抓向他右肩。

韋一笑自忖輕功無人能及,哪料段子羽這式身法較諸自己猶快,眼見兩爪堪堪抓至,一式鐵板橋向后仰去,他也真是了得,如此姿式居然還能飛起一腳,踢向段子羽丹田。

段子羽反爪向其腳上抓去,韋一笑慌不迭縮腳彈身,向后激射出去。段子羽閃動身形,咬定不放,堅欲與其一較高下。

韋一笑名馳武林數十載,豈肯在小輩面前怯戰而逃,立定身形,兩手使出寒冰綿掌,倏前倏后,倏進倏退向段子羽攻來,只是畏憚他九陰白骨爪太利,周身上下不敢讓他碰到一點兒,更不敢與之對掌,情知掌功一旦被九陰白骨爪攻破,這一身武功便付諸東流了,是以打得頗為吃力。

段子羽雖九陰白骨爪連環施出,九陰白骨爪本就變幻莫測,他又將先天罡步伐、華山派的七十二路“鷹蛇生死博”武功融入其中,便是梅超風、周芷若見了,也要大為嘆服,甘拜下風。但韋一笑身法滑溜異常,幾次九陰白骨爪已搭實,卻不知怎的被他一滑即開。

饒是如此,韋一笑已心下駭絕,這一戰實是他生平最兇險的一戰,雙方打了四十多招,自己居然守多攻少,有幾次還險遭不測,眼見這小子爪法變幻無方,手臂倏短倏長,如同裝了機簧般,四十余招居然無一招重復,下面不知還有多少詭異莫測的招數,心中連珠價叫苦不迭,悔不當白天在其背后偷襲,除去這平生勁敵。

此際周圍已有不少人聞聲趕到,武當四俠、史紅石、少林圓覺、空智,崆峒虛舟、昆侖詹春等都在旁圍觀。

其時月明如晝,周遭景物清晰異常,眾人看這一場兩大高手的決斗,無不目眩神馳,心下駭然。兩人如在雪上滑行一般,兩條人影迅捷無倫地交換纏繞,雖無駭人的威勢,但每一招都兇險到極點,無論誰稍慢剎那便當重傷于對方手下。

少林空智看了,暗道慚愧,那一日段子羽在少林寺山門外實是手下留了情,換了自己作韋一笑,絕難擋住他如鬼如魅的身法和凌厲無比的爪攻。和圓覺相視一眼,都心生憂懼,明日武林大會上,這小子若硬替昆侖派出頭,卻也著實難以應付。

史紅石見了,心下驚喜不已。女兒對這位少年英俠的戀情她自是深知,此番女兒和他一同回來,那光景她更瞧破了八九分,只是僅此一女,木已成舟,也不忍深責,此際見段子羽如此神武,打得一世絕頂高手韋一笑左支右絀,實是曠世難逢的武林奇才,雖有天師教張宇真在先,女兒與她共侍一夫,效娥皇之舉也不算太委屈了,一段老大的心事渙然冰釋。

韋一笑其時本處下風,雖敗象不顯,但出掌不敢與其九陰白骨爪硬對,已然大處劣勢,寒冰綿掌雖厲,無奈這小子如鬼似魅的身法較諸自己似還高出一籌,還擊談何容易。眼見強敵環伺,自己縱然勝得一招半式也非付出代價不可,受傷后要生出君山可難比登天了,心中一亂,稍一疏神,段子羽手爪抓到,韋一笑身形一矮,雙掌撞向他丹田,逼其退步。段子羽身子驀然頭下腳上而起,怪異至極,卻是“鷹蛇生死搏”中的一式身法,兩爪扣在韋一笑天靈蓋上,倒立而起。

韋一笑登時魂飛天外,萬料不到他有此怪招,只待爪一透腦便即向明尊處簽到。

周圍人見這一式固然怪異,這情景更是陰森可怖,如置身幽冥一般,竟爾忘了喝彩。

殷梨亭伸手拔劍,欲搶上救韋一笑,俞蓮舟回手按住。

此刻莫說救援無及,便是能救,只要一出手,武當派立成武林公敵,明天的武林大會可就成了自己砸自己腳的巨石了。

段子羽爪上并不透力,身子向后平平飛出,眾人不明所以,直感匪夷所思,韋一笑更是如墜五里霧中,不知是否明火圣尊顯靈,令這小子放過自己一馬。

段子羽笑道:“韋蝠王,日間我和史小姐在山石后敘話,那時你若下手,我不死也要受重傷。這段情份段某不敢忘,是以這一爪便算還情,這樣兩下扯平,再斗一場,各憑手上功夫一較生死。”

韋一笑尚未答話,忽聽不遠處一棵樹上有人笑道:“段先生,你年歲雖小,倒是條好漢子,既然如此,范遙也還你一個人情。”隨聲一團黑乎乎的物事擲來,段子羽伸手接住,入手綿軟,揭開裹著的黑斗篷一看,赫然是史青。眼晴大睜,卻說不出話來。

段子羽忙解開她啞穴,史青一得自由,大罵道:“死頭陀,丑八怪,絕子絕孫的死頭陀。”

段子羽將她交至史紅石手中,史紅石細問了幾句,知女兒不過被點了穴道,受番驚嚇,這才放心,大聲道:“范右使,尊駕也是一世之豪,怎么做起暗算晚輩的勾當來?”

范遙笑道:“我這絕子絕孫的頭陀可從不以英雄自居,寧做真小人,不當偽君子。那些大英雄、大豪杰不屑做的事,我苦頭陀作起來可是有勁得很。下回還要到天師府將張大小姐偷出來,好好供養在光明頂上,以免段先生的九陰白骨爪抓破苦頭陀的腦袋。”

眾人聽他如此說,均是又氣又笑,卻也無可奈何,聽他語氣中直言不諱伯了段子羽的九陰白骨爪,倒也感意外。

忽聽他哎喲一聲,從樹上直栽下來,落入場中。遠處一人道:“范遙,你敢出言辱及天師府,略施薄懲,有膽子的到天師府走一遭,管教你一世也出不來。”

范遙已感到打到肩頭的是團雪塊,被擊處猶疼痛入骨,雖說對方也是暗算,但自己如許功力居然沒避開,心下駭然,喝道:“天師教那位高人在此?”

他連喝了幾聲,卻無回音,忽聽一人道:“兄弟,那人早已走了。野王,咱倆也朝朝相吧。”另一人應聲道:“謹依教主之命。”

從兩棵樹上飛掠而至兩條人影,眾人無不大驚,楊逍和殷野王也到場了,明教中坐頭四把交椅的魔頭齊至,真是給足了武林大會的面子。

殷梨亭越眾而出,來至楊逍面前施禮道:“小婿拜見岳父大人。”他血性剛直,寧受眾人猜忌也不肯泯卻親情。

楊逍嘆道:“殷六俠,你是鼎鼎名俠,萬人敬重,本座卻是人人不齒的魔教頭子。這翁婿之情不敘也罷。古人云:‘大義滅親。’我們終有刀兵相見一日,何如此際斬卻親情。

“這番話蒼涼凄慘。殷梨亭含淚道:“小婿不敢。”躬身退了回來。

楊逍笑道:“宋大俠、俞掌門、史幫主,我們兄弟得知武林有此盛況,雖久已不為天下英雄所齒,卻也想見識一番,不想驚動了諸位,實出意外。”

俞蓮舟笑道:“楊教主等是難得請到的貴客,更是當世之豪。此次武林大會旨在消除武林各門派問的舊日過節;以期團結一致,并無蓄意與貴教或天師教為敵之意。只是貴教或天師教若欲荼毒武林,那便少不了兵戈相見了,此刻言敵言友尚還嫌早。”

段子羽忽道,“俞掌門之言大概是武當派之意罷,華山派與魔教妖人卻是勢不兩立。范右使,我歐陽九叔命喪你手,你我先決出生死來。”

眾人見他直言頂憧俞蓮舟,大是詫異。宋遠橋等俱知他與明教的過節實不可化解,卻也不以為忤。

范遙冷冷道:“苦頭陀一生殺人無算,又何只一個歐陽九,你要向我出手,卻也無需找什么借口。”

段子羽目毗欲裂,這世上他最想殺的人便是范遙,卻也不失冷靜,道:“范右使,你武功精深,我們動起手來恐怕要拆至千招之上,大是麻煩,不如我們對上十掌,生死自認,十掌之后恩仇俱泯,尊意如何?”

范遙雖見他武功高強,但聽他說能與自己拆上千招,心中氣苦,聽他劃出道來比掌,倒是不懼,倒不解他何以不提出比爪功,自己雖然鷹爪功、獅爪、虎爪、熊爪都會上幾手,但與九陰白骨爪相比,實不足數,非輸不可。即使他提出比爪,自己對一后生小子也不肯示弱,只能拼死一搏了。當下一諾無辭。

殷野王卻知段子羽的“蛤蟆功”實不比九陰白骨爪遜色,自己一絲大意便吃了大虧,將養一月方好。范遙武功雖勝于己,但所擅長的乃是招數精妙,若論掌功實不如自己,忙道:

“右使,待我先領教段掌門十掌。”

段子羽冷然道:“殷鷹玉,待我與范右使對過掌后,便與你對拳,忙個甚么。”

眾人一聽大駭,便算少林圓覺、空智、武當四俠也只能與一人對敵,豈敢連戰兩人,直感匪夷所思。

范遙怒得長笑不止,震得樹上積雪籟籟直落,半晌道:“好,果然英雄出少年。咱們也莫管十掌、二十掌,苦頭陀但教有一口氣在,但陪你百掌、千掌。”眾人見他月光下遍布疤痕的臉愈加猙獰可怖,都為段子羽擔心。

段子羽兩腿左弓右仆,聳肩縮掌,略作蛙狀,只是他身負九陰神功,氣息運轉如流,喉中已無咕咕的蛙聲。

史紅石失聲道:“蛤蟆功,歐陽鋒!”登時不少熟諸武林掌故的人,都想起南宋未年五大高手之一的西毒歐陽鋒,立時也都恍然這門功夫的來歷。心下都詫異道:“這小子忒煞邪門,怎么梅超風的九陰白骨爪、歐陽鋒的蛤蟆功都被他學到手了?”史紅石先還怕他不敵,卻知這蛤蟆功的威力不遜于下丐幫的降龍十八掌,略略放心。

范遙也暗吃一驚,情知又著了這小子的道。但自己先前曾斃過歐陽九,也不甚懼。當下凝運一生精修的內力,緩緩拍出一掌。

待他掌至中途,段子羽閃電般一掌擊至,轟然一聲,眾人俱感腳下一顫,兩人各退了幾步。范遙只感對方掌力如排山倒海般,剛猛無比,幸虧自己上手便存守勢,雖感心胸震顫,并未受傷,駭然不已。暗道這小子的內力怎么較之武當四俠似乎還要高出一籌,幾可直追張無忌教主了。心中連珠價叫苦不迭,難怪這小子只比十掌,自己恐怕要挨下到這數了。

段子羽腳下一旋,真氣疾轉,已將范遙綿厚的反彈力御掉,隨即進步上身,蓄勢而待。

范遙雖知天幸,豈肯示弱,略略調息,凝運真力,仍取守勢,掌力蓄而不發,緩緩拍出,只盼這小子只是一猛之力,自己尚可望逃此一劫。

兩掌又是轟然巨震,段子羽仍退主步,兩腳旋轉,化解反彈之力。范遙直退出五步,已然立樁不穩,一凝神運氣,內臟已然震傷。

楊逍、韋一笑、殷野王都是行家,一看即知勝負判然,余下幾掌不過是生死之拼。但當天下群雄面前,又怎能示弱,怯戰而走。三人都存了心思,一俟段子羽掌斃范遙,便三人齊上,殺之報仇。此刻卻是無法相助,否則范遙一生威名盡化流水,與死何異。

段子羽兩掌奏功,信心更足。大戰伊始,他也不知鹿死誰手,范遙的威名較諸武當四俠尤盛,若非銳意為歐陽九報仇,也不肯舍去天雷劍法和九陰白骨爪兩大絕技,而以掌硬拼,不過是欲速戰速決,以死相搏。

范遙調息了盞茶工夫才發出第三掌,這次段子羽腳下不動,范遙退出六七步后一交跌倒,喘息不已,一口鮮血被他強壓下去,就地調息,運集殘存真力。

眾人無不大驚聳動,不料段子羽掌功如是威猛。其實段子羽以九陰神功御使蛤蟆功法,便是歐陽鋒再生,也當自愧不如。王重陽、洪七公、黃藥師等也不敢直櫻其鋒銳。

范遙內力亦可居世上幾大高手之中,與楊逍、韋一笑、武當四俠可相伯仲,但被迫與這同降龍十八掌齊名的蛤蟆功硬抗,卻是不敵。況他年歲已高,內力雖純,剛猛銳氣卻不如壯年,所謂“老不尚筋骨之力”,若是比斗劍法,他卻盡可以精妙的招數,豐瞻的經驗化解,千招之內不會大居劣勢。

史青在旁拍手笑道:“羽哥,把這壞頭陀打死,替我出氣。”

殷野王正為范遙難過,驀地眼光一閃,兇光暴盛,向史青看來,史青嚇得縮頭藏在史紅石背后。史紅石怒道:“殷野王,嚇唬孩子算什么好漢。”

殷野王一股怒氣無處渲泄,冷冷道:“在下想領教領教丐幫的降龍十八掌。”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