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劍氣書香 >

第七回 萍水論交 豈容置腹 詰詭之劍 寧不斷掌

一輪旭日,從東方云層后冉冉升起,淡紅的金輝照射著這黃山人跡罕至的陡峰,也照射到峰頂癡然而立的年輕人。

那人穿著一襲輕薄的綢衫,雙目凝視前方,他仿佛是在欣賞山中晨景,但他兩眼中顯而易見的茫然神色,令人看來又覺不是。

突然,與峰邊古松遙遙相對的一堆崖石后發出一串嚶嚶低泣之聲。

少年人陡然而驚,身形一晃,已飄然掠至崖石前面。沉聲喝道:“朋友,請出來吧!”崖石后一陣衣裙曳地的窸窣聲,怯生生地走出一個絕代佳人來。

少年人一見這人,大為意外,但立即冷笑道:“哈哈哈!海萍,我王一萍正要找你,想不到你卻躲在這里。哦,對了,一定是向衡飛那小子自以為可以勝過我,因此故意將你藏在此地,好讓你親眼看看他的威風。可是現在卻怎樣啦!”

海萍面色蒼白,眼中猶帶驚恐之色,嬌怯地從崖后走出,搖著頭道:“王公子,您誤會了,向衡飛他是個好人。”

王一萍仰天狂笑道:“好人,他當然是好人,要不然你怎肯跟他在一起?”

海萍聞言一怔,顯然她已聽出王一萍言外之意。

王一萍面色一沉,緩緩舉起手臂,他知道以自己此刻所具的功力而論,只要指尖隨意碰中她身上任何一處,均可使她受到重傷。他手臂已經伸出,突又自動掣回。因為他突然想到怎能向一個毫無抵抗能力的女人下手。不過,這并非是他自動停手的原因,只因他已想到了另一種懲治對方的方法,根本用不著自己多此一舉。

他望著眼前這位一度使自己為之傾倒不已的北國佳人,譏諷地道:“你的好人就在峰下,你自去找他吧!恕我無法在此多陪。”

他身形一閃,直向峰下飛馳而去。王一萍身法奇快,海萍只覺眼前人影一晃,即已不見了王一萍的蹤跡。

海萍急行了數步,悲聲喚道:“王公子,請留步,聽我說呀,聽你的海萍說呀!”

王一萍頭也不回,眨眼間已掠至峰腰。

海萍哭喊了一陣,看見王一萍愈去愈遠,知道喊已無用,當下忍住哭聲,伸手抹去頰邊清淚,走向峰邊。距離尚有一丈多遠,即感到山風猶勁,有些心驚膽怕站立不住,停下腳步,帶哭道:

“向公子,都怪海萍不好,硬要你與我同行,不料卻害得你葬身谷底,——向公子,你安心去吧!今生今世,我發誓要找到王公子,向他解釋明白。”

王一萍在這片刻之間,早已去得無影無蹤。

海萍遙對白云密封,深不可測的絕谷喃喃祝罷,尋路下峰。她繞著峰頂走了一遭,禁不住叫起苦來。原來這座奇峰除了有半畝大小一塊平地而外,四周全是筆陡的削壁,不要說是一個弱質嬴嬴的海萍,就是輕功稍差的武林中人,也休想隨意上下此峰。

直到這時,海萍方始明白何以王一萍對她明明已是恨極怒極,但卻并不動手打她,反而絕然離去的原因。

半晌,海萍望著王一萍消失的方向,傷心地道:“王公子,你好狠的心!”

王一萍匆匆下峰,越過幾重峰谷,回到破山寺。遠遠即看見賀銜山負手站在廟前。

這時賀銜山也發現了王一萍,快步迎了過來,道:“王兄一夜不歸,小弟實在替你擔心不已!”

這些日子,王一萍已漸漸察覺賀銜山為人城府太深,有點不太愿意跟他接近。但人家一大早就站在廟前守候,豈不足以說明人家對自己仍然十分關心?遂遜然道:“多謝賀兄關懷!”

賀銜山仔細地向王一萍打量了一番,見他所著綢衫有破洞多處,左邊衣袖也幾乎被完全扯斷,渾身濕汗猶只半干。分明是經過一場極慘烈的搏斗。

王一萍知道賀銜山雖未出口相問,實則極想知道昨夜一戰的結果,遂道:“昨夜一戰,實在勝得萬分僥幸!”

賀銜山對王一萍的獲勝,并不感到意外,道:“以技相搏,全憑胸中一點真才實學,怎可說是僥幸?”

王一萍此刻回想起來,仍然覺得勝得連他自己也莫名其妙。他每每有種奇怪的感覺,認為摔下絕谷的不應該是向衡飛,而應該是他自己才對。

王一萍不愿對此事多加解釋,賀銜山知情識趣,也未再加追問。

王一萍偶一回頭,瞥見賀銜山臉色陰晴不定,嘴角蠕動,欲言又止,暗暗稱奇,不由問道:“賀兄可是有什么話要說么?”

賀銜山干笑了幾聲,遲遲地道:“這話真不知該從何說起。不瞞王兄,小弟在江湖中浪跡多年,無意中得罪過許多朋友。昨夜突然發現驚兆,小弟已被一位極厲害的仇人暗中躡追。這人不但武功奇高,最厲害的一點,是他極工心計,遠非陰山四煞這類人物可比。”

王一萍聽出賀銜山尚有言外之意,心想自己為了他,早已弄得無家可歸。雖不敢說推心置腹,但總不能說對不起他,自己真心待他,他說話卻吞吞吐吐盡繞彎子,因此心中略感不快,道:“賀兄有什么話?何不痛快說出!”

賀銜山果真似有難言之隱,但他思索了一陣,終于吞吞吐吐地道:“一萍兄,你我相處雖然不久,但我深知一萍兄是個血性中人,不過我這仇人不比旁人,委實難惹。小弟苦思了半夜,覺得不能再連累王兄,仍以單身趨避,始為上策。至于王兄不妨一路游山玩水,約定今年中秋,在金陵城外燕子磯頭相見,不知王兄意下如何?”

王一萍有點懷疑賀銜山所說突然發現強仇追躡一事,究竟是真是假。但他敢于確定的一點,即是賀銜山有心將他拋在一邊。

王一萍見賀銜山為人如此,不覺甚為灰心,心想這樣的人,早些分手也好,遂笑道:“既然賀兄如此說法,小弟敢不從命。”

賀銜山見王一萍回答得竟如此干脆,倒覺得有點過意不去。遂從懷中掏出幾片金葉道:“幾片金葉,尚祈笑納,以備旅次不時之需。”

王一萍既然認為賀銜山為人大有問題,怎肯接受所贈金葉?于是拒道:“小弟隨身所攜雖不豐裕,但尚無阮囊差澀之感,賀兄厚賜,心中銘記就是。”

賀銜山從王一萍語意中聽出他拒意甚堅,只得將金葉收回,拱了拱手道:“那么咱們一言為定,中秋之夜,燕子磯頭再見。”

王一萍打從心底冷笑數聲,目送賀銜山頎長的身形漸漸消失在林木深處。

山風猛烈,拂面生寒,王一萍望著賀銜山逝去的方向,漸漸勾起無窮心事。突聞身后有人問道:“請問這位相公可有意游一趟黃山?”

王一萍扭頭一看,見是一位樵夫裝扮的中年男子。那男子見王一萍好似尚未聽懂,遂又帶笑說道:“廟里有幾位相公,想游一趟黃山,讓小的聯絡帶路,已經受了五兩銀子。本該昨天早晨就起程的。因為有位客人突然得了急病,無法動身。適才見相公獨自一人,特地過來問問。”

王一萍心想初次來到江南,確應一覽江南秀麗景色,遂點頭答允。

那人高高興興地領著王一萍來到客房。已有好幾個男子和一個又干又瘦的小孩候在那里。

那些人一見樵夫,紛紛圍了上來,氣勢洶洶地道:“喂,你這人好沒道理,說妥了昨天動身的,錢收了去,人就不見了。”

樵夫指著王一萍道:“這位相公因為臨時有點急事,必須多耽擱一天,諸位游山玩水,又不是趕香期,何必爭這一天兩天。”

這些人只是擔心樵夫將錢騙去,現在人已回來,再看王一萍素服儒巾,一表人材,不像普通人物,各人都少說一句。

王一萍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不想多辯。

樵夫對山中道路摸得極熟。不消三日,已來到蓮花峰下。

憨山寺筑在蓮花峰腰,規模宏偉,氣勢不凡,那一磴一磴的石階全是整塊的青石鋪成,總共約有一千九百余級。

山道兩旁,每隔數百級就筑有一座小小茅棚,專供香客們歇足之用。

同行五人,每到一座茅棚,定要休息片刻,王一萍跟那帶路的樵夫招呼了一聲,獨自朝峰頂走去。

尚未來到廟前,遠遠即聽見一片喧沸的人聲,從峰上清晰地傳來。偶爾更有暴吼喝彩之聲。

王一萍走完石階,兩只眼睛不由自主地就向那鬧聲來處望去。只見廟前一片半畝大小的空地上,已擠滿了人。后面的人,踮起腳跟,伸長頸子,全神貫注地朝人堆中間瞧著。憨山寺里反倒顯得冷冷清清。

人堆中一片兵刃相觸的鏗鏘之聲過后,立又響起一片瘋狂的叫好之聲。接著,一個身段魁偉,步履沉穩的紅臉壯漢從人叢中鉆了出來,低著頭,匆匆向山下奔去。

這種江湖賣解兼比武的玩意兒,王一萍在北京城里已見得多了,一見心中已經明白,怎會再擠進去看?

他獨自走進憨山寺,到處閑逛。憨山寺規模雖大,但并無什么出奇之處。走到一處,見壁上題了一首詩:

恨望湖山未敢歸,

故國楊柳欲依依;

萬里飄篷雙布履,

十年回首一僧衣。

這首詩不但意境極高,而且字也寫得頗為不俗。王一萍反復誦讀了幾遍,方始離去。

王一萍在憨山寺里,前前后后,足足流連了一個時辰,猶未見同行的幾人前來,心中暗覺詫異。這時,兩個中年和尚從廟后匆匆走出。

兩人走得極快,與王一萍擦身而過。王一萍聽得兩個和尚仿佛是說廟前來了一個怪人,可能是位風塵隱士,好幾個江南武學名家,均已失招落敗,看情形可能是來憨山寺尋事的。

王一萍心中一動,暗道:“哦,竟有這等事情,倒不妨去見識見識。”遂跟在兩名和尚身后,齊向廟外走去。

兩個和尚來到人堆后面,并肩而立,看樣子并不急于想進去。

人堆中勁風颯颯,鏗鏘之聲不絕于耳,大約斗得正急。

兩個和尚側耳傾聽,十分注意。

只不過片刻工夫,人堆中發出一片瘋狂叫喊,一個雙眉入鬃滿臉英氣的中年男子,面帶羞愧之色,從人堆中擠出,急急離去。

左邊一個略瘦的和尚吃驚地道:“咦,這不是名震江南的銀劍于右湖嗎?難道連他也吃了癟?”

另一個和尚道:“師兄,我看這老家伙來意不善,八成對我憨山寺未曾安下好心,否則,黃山大廟小廟不下幾百處之多,他什么地方不好去,卻偏偏看中了憨山寺,在這寺前胡鬧。”

原先說話那和尚仿佛有著心事,眼簾低垂,沉吟不語。

有人發現這兩個和尚,大約這兩個和尚頗有名氣,站在他們面前的人自動向一旁讓開。

王一萍站在兩個和尚身后,向前望去。只見大伙兒圍著的是一個又干又瘦,雙目深凹,頭頂光禿的老人。他端坐在一張虎皮上,在他左邊地上,放著一只重逾千斤的大鐵龜,龜背上插著三柄古色斑斕的寶劍,王一萍一眼即已看出,那三柄寶劍無一不是極難一睹的珍品。

在他右邊,一排站著高矮六人。

最靠近他的是一個身高八尺,鐵塔也似的一個莽漢,半身赤裸,露出一身結實肌肉。兩腕和項上各帶著一個金圈,單憑他這副賣相,膽子小一點的人準會被嚇得倒退五尺。

在這奇偉壯漢旁邊的是一個面貌絕美,但神情卻顯得冰冷異常的少婦。

少婦之旁,卻是一個鴛鴦臉的白發老乞。白發老乞旁邊是一個塾師裝扮的中年男子。依次是兩個男女孩童。

這七人站在一起,令人頗有不倫不類的感覺。

那男孩指著兩個和尚哈哈大笑,道:“哎呀,真有趣,又來了兩個禿驢。”

兩個和尚聽這男孩張嘴就罵人,不覺臉孔一寒。各自暗哼了一聲,緩步向前走去。

旁觀的人覺得這男孩長得固然逗人喜愛,武功也著實不錯,但卻出言無狀,都不由暗暗稱怪。

站在他身旁的女孩白了他一眼道:“可不許你下次再張嘴就罵人。”

那金剛也似的壯漢怔怔地望著緩步而來的兩個和尚,木木地道:“小師弟,罵得好,果然是兩個禿驢。”

這壯漢神情古怪,說話聲音又異常刺耳,有人忍不住吃吃而笑。

兩個和尚臉色更冷,一直走到老人身前不遠,始將腳步停住。

那男孩距離龜背上插著的寶劍至少也有兩三丈距離,但見他肩頭晃處,人已到了劍旁。身法之快,令人駭異。

男孩持劍在手,隨手一揮,大聲喊道:“來,來,來,陪你少爺比劃比劃。”

男孩揮劍的姿勢,看在常人眼里,認為只是隨手揮劃,但這兩個和尚全是用劍的大行家,一見即知小孩隨手一劍,居然暗含無限玄機,況且小男孩適才所露輕功,分明已具一流身手。不由大為驚異。

這兩個和尚懷有問罪之意而來,這時卻已不敢魯莽從事。

干瘦老人雙目微睜,露出一雙死魚般的眼睛,向兩個和尚打量了幾眼,道:“二位也是為我這三口神劍而來的么?”

這兩個和尚同時一愕,干瘦老人哦了一聲,道:“大約你們還不知道,老夫自知死期將至,特地從小寒山回到中原,一來是乘著尚有一口氣在,結一結歷年舊賬,不論是人欠的,還是欠人的,都得結算清楚。二來也是為這三柄神劍物色主人。”

微瘦和尚道:“小僧天資魯鈍,福份淺薄,能夠一睹神劍,已是無上緣分,何敢再生據有之心?再說敝寺同門一心向佛,想來斷不會為這身外之物動心,施主還是遷地為良吧!”

奇偉壯漢呆呆地道:“這兩個和尚嘮嘮叨叨地說些什么?”

男孩道:“他要咱們搬場子哩!”

奇偉壯漢雙目一瞪,吼道:“胡說!誰敢說這話,我魯直可要揍人。”

男孩揮動長劍向那兩個和尚說道:“老實告訴你,要我們搬場子不難,你可得拿點真功夫出來讓人瞧瞧,空口說白話,咱們可不怕人唬!”

男孩說得神氣活現,干瘦老人聽得不住點頭。兩個和尚卻再也按捺不住。

微瘦的和尚法號無礙,是憨山寺中二代弟子中第一高手,這時被這小孩一再譏罵,已是忍無可忍,不由怒道:“無知小狗,不給你點顏色瞧瞧,諒你也不知天高地厚。”

男孩一聽,氣呼呼地道:“好,你敢罵人,看劍!”

單臂揮處,一柄寒光陰森的長劍,已閃電般遞到無礙和尚胸前。王一萍微吃一驚,暗中贊道:“好快的劍法。”

無礙一凝神,閃身避開。

男孩一擊不中,接著又是“刷,刷”兩劍。這兩劍攻得又急又猛,尋常武林人物極難練到此種地步。

無礙和尚心中暗道:“怪不得你說話狂妄得厲害,原來還真有兩手。”

隨即大聲喝道:“小僧已禮讓三招,現在可要得罪了。”

男孩好似根本未將這和尚看在眼中,鄙夷地道:“有本事你就往外抖吧,誰還怕你不成?”

說話之間,一連又攻出六劍。

旁觀的人早已看得眼花繚亂。王一萍卻愈看愈奇,如非親眼目睹,他真有點不敢相信,憑他這么點年紀,居然能將劍法練到這種地步。

無礙僧袍連拂,勉強將男孩攻出的劍化解開去。左手向僧袍中一探,抽出一柄短劍。

男孩一見,眼睛頓時一亮,笑道:“咦,原來你也帶的有劍,留神啰,我可要施殺招了。”

無礙見了男孩施出的九劍,心中暗感駭然,本來他想單憑一雙肉掌,兩截鐵袖,教訓這男孩一頓。這時非但抽出那柄近年來已絕少啟用的短劍,并且全神貫注,將小孩看成平生僅有的勁敵。

小孩劍法一變,欺身直上。

無礙決心施展師門劍法,用了八成真力,與那小孩戰在一起。

那男孩身法愈快,劍招愈奇,而且招招辛辣,劍尖所指全是無礙的要穴。

無礙身法也異常靈妙。所施劍法,氣勢恢宏,看在行家眼里,立知他這套劍法決非等閑。

這是王一萍眼中看來如此。在四周觀眾看來,但見一片旋風,兩條人影,回旋疾舞,斗到急處,連那人影也變得極淡極淡。

最奇的是兩人斗得恁急,長短兩劍竟一次也未激撞過。

驀地里——

場中兩人身影驟停,無礙和尚劍尖直指男孩前胸,右手兩指鋼箍一般,夾住男孩長劍。

男孩羞得滿臉通紅,緊握著長劍不肯撒手。

王一萍始終注視著場中兩人,卻未看清無礙和尚施的是什么招式,就將男孩制服。

無礙和尚松開兩指,撤回短劍,寒著臉道:“俗語說得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小施主劍法精妙,小僧雖然承認,心中也著實佩服。希望小施主以后口頭積德,不要欺人太甚!”

男孩隨手將劍扔在地上,跑到干瘦老人面前,不依地道:“師父,你騙人,你說黃山沒有人打得過我,這會兒卻跑出個兇狠狠的野和尚來。”

干瘦老人睜開一雙死魚眼,陰陽怪氣地道:“誰說他打敗了你,不是你自己認敗服輸的么?”

男孩奇道:“我劍也被他夾住,人也被他制住,不是明明敗了么,怎么說是自己認敗哩?”

干瘦老人大不同意地搖著頭道:“如果你跟他再打下去,焉知就真打不過他,你忘了我告訴過你的敗中求勝的話么?”

旁觀的人都覺得這干瘦老頭講話全無道理。可是王一萍卻恍恍惚惚地聽出他話中實在另含深意。

無礙已收妥短劍,見這師徒七人并無離去之意,正想上前逼問。那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早已撿起扔在地上的長劍,耀武揚威地道:“來,來,來,大光頭,我師弟不行,還有我咧!”

無礙從那女孩拾劍揮劍的手法,看出女孩的身手決不在男孩之下,想起適才斗那男孩,若不是施出本門秘學七巧玲瓏手法,勝負之數,果真難說。

聽這小女孩說話神態,分明武功猶在男孩之上。勝她自問還有把握,但其余那五人,看樣子一個比一個難斗。尤其是坐在虎皮上的那干瘦老人。

小女孩見無礙沉吟不語,也不出手,就撇著嘴道:“你可是不敢跟本姑娘過招?”

無礙和尚心想:反正事情已經惹上了,縱有天大麻煩,此刻也萬無退縮之理。因此重新抽出短劍,凝神而立。

女孩也是滿臉肅穆,目光盯在無礙和尚身上,并不急于出手。

雙方對峙了片刻,小女孩玉臂疾震,劍化寒光,直向無礙和尚攻去。

女孩所施劍法跟那男孩完全相同,只是身法更見靈活,因而劍勢也令人覺得更為飄忽難測。

王一萍看了半天,覺得那女孩仍無取勝之道。果然,兩人堪堪斗到三十多招,無礙和尚又用制服那男孩的同一手法,將這小女孩制住。

小女孩掙了兩下,未將長劍掙脫,小嘴一張,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無礙和尚不由一愕,二指微松,并將指向小女孩胸前的短劍撤回。

小女孩猛一翻肘,一柄長劍,靈蛇也似,閃電般直刺無礙和尚。

無礙和尚驚叱一聲,氣運五指,疾向長劍抓去。

無礙和尚真實功力較女孩高出不多,但他那幾招快捷絕倫的七巧玲瓏手法,確是武林罕見的絕學,那女孩劍尖遞至無礙和尚胸前不足三寸,已被無礙和尚鐵掌抓住。

小女孩扭轉劍刃,往外猛撤,臉上淚痕猶濕,卻已破涕為笑道:“大光頭,這下你可上當了。”

掌劍相觸,無礙猛覺掌心一涼,心知不妙,忙不迭松開手掌,飄身疾退。

小女孩見無礙和尚吃了苦頭,笑得更為得意。

場邊諸人也未想到小女孩竟用令人意想不到的方法,敗中取勝,暗暗佩服她的機智,也為無礙和尚之敗搖頭不已。

干瘦老人端坐虎皮上,不以為然地道:“小小聰明,終難登大雅之堂,不過比起你那沒有出息的師弟來,總算高明一些。”

小女孩聽出她師父話中并無夸獎她的意思,氣鼓鼓地走回原先站的地方,一語不發。

無礙手掌幾乎全斷,這時已自點穴道,止住疼痛;另一個和尚,法號無垢,是無礙和尚的師弟,滿懷憤恨,挺身上前想為師兄報這一劍之仇,卻被無礙阻住。

干瘦老人道:“咱們走吧,晚上再找他們算賬。”

此言一出,大家才知道這師徒一行七人并非尋常江湖賣藝之人,而是存心找憨山寺尋事而來。這些人熱鬧固然想看,可也真怕事情。只不過片刻工夫,早已走去一多半,剩下的人眼見沒有什么熱鬧好瞧,也都紛紛散去。

王一萍一行數人當天晚上就借宿在憨山寺中。

初更才過,王一萍調息既畢,輕輕走到窗前,傾耳一聽,廟中一片岑寂,毫無動靜。王一萍江湖經驗尚差,不知根據眼前種種跡象,推測可能發生些什么事情。其實,這令人窒息的沉寂,正是風雨將至的前兆。

他此刻根本不知道那干瘦老人是誰,同時也不知道他和憨山寺究竟有什么仇恨。不過他可以確定這干瘦老人是個武功極高的人,而且他今夜必定會到憨山寺來。

王一萍知道武林中人如在夜間行事,多半是在二更前后,因此他決心等到三更。

山風猶勁,掠窗而過。寺外的松濤,也隨著山風一陣陣送來。

王一萍人在室內,但室外情景,如在目前。僅只頓飯光景,即已聽到一溜微風,從寺外直掠而入。王一萍微一點頭,暗道:“是了,一定是他們來了。”

林北林楠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