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幻真緣 >

第七章 終證真人

二人取路歸陜,一路先過漢水,自淅川入了商州,轉向西行,直奔終南山而來。這日晌午時分,二人飯后加力趕了一歇,未到傍晚,終于回到尚義堡。

家中卻不見父母。問九叔尚滿倉才知那日自己去殺韃子,父母料定不能回轉,都上吊自盡了。這話好似晴空霹靂,直把尚瑞生擊得晃了幾晃,猛然呆立不動。

尚滿倉見他這般情狀,忙摩胸撫背,喚他名字。尚瑞生突然笑了起來,如瘋似狂。老僧知他一時痰迷心竅,忙上前輕揉其背。只見尚瑞生一口血直噴出丈余遠,癱坐在地,目中卻是無淚。

尚瑞生目中全是灰燼,請尚滿倉引路到父母墳前,不由撲拜在地,到這時才大哭失聲,泄放滿腔悲痛。少刻,只見不少鄉親走來,都圍住他怔怔地打量,似不信他還是活人。尚瑞生哭了一陣,止住悲聲,沖眾人道:“尚瑞生害死父母,是獸非人!鄉親們幫我殮葬了尸骨,我今生難報高厚了!”眾人都哭了起來,回想他那夜所為,全為了死難鄉親,并無半點私憤,都跪地向那墳頭抔土,流淚不止。

突見那老僧躍上墳頭,兩手向下一罩,堅土盡皆飛起。尚瑞生大驚,忙去阻攔。不料那老僧手好快,兩三下挖出棺木,一手一個扛在雙肩,飛身向南面奔去。尚瑞生大急,呼叫追趕。眾人都驚呆了。

二人一前一后,少時奔到一片淺灘前。只見灘上石坡脊然,兩側都是山峰,絕險奇妙。尚瑞生知這一片喚做“興龍灘”,只見那老僧已奔到一處洞穴口,一晃便進了洞內。

待他追進洞來,卻見那老僧兩手空空,棺木竟不見了。尚瑞生大急,四下搜尋時,忽發覺此洞形極怪異,其內一石突起,翠色婆娑,若彩鳳翔飛之狀,洞壁則呈百鳥迎鸞之形。那老僧含笑上指。尚瑞生猛一抬頭,才見二棺已懸于頂壁,也不知哪來的鐵鏈,牢牢吊縛雙棺。那老僧道:“此洞脈理絕佳。待開春注了水,必封漫洞口,人不得入。從此你盡可去作為了!”

尚瑞生已知他用意,猶擔心道:“不會淹過棺木吧?此洞佳在何處?”那老僧一笑道:“飛鳳投江穴在頭,龍泉虎峰兩朝流。東隅賓列翠峰秀,陰穴陽居萬里侯。”尚瑞生愣了一會,跪地沖兩棺叩首,又灑了幾滴傷心之淚,方才走出。

只見那老僧在十步外正凝視自己,面上隱有悲意,說道:“你我緣盡于此了!愿君珍重,莫負有為之身。”尚瑞生驚道:“這……怎么會?大師要去哪里,我相隨便是。”那老僧苦笑一聲,大露無奈道:“緣來緣去,豈人意所能強?我與少林還有余緣未了,你自去搏浪弄潮吧。”

尚瑞生茫然道:“大師若去,我竟似失了依靠,實不知欲往何方。”那老僧道:“濠州將有大真人出。你去那里,自有歸宿。”尚瑞生悲生心底,不覺跪下身來,說道:“此地一別,不知何時再與大師相見?我忽覺悲酸莫名,似已相會無期。”那老僧攙起他來,深情相望道:“此一去塵勞不斷,逐漸得意。若要相見,須待失意之時了。”眼望平灘,又嘆了口氣道:“紅塵多好,做人何佳,可惜我修不成‘真人’之身!這一去永歸空寂,才真是戀而難返了!”說罷悵然一笑,向北而去。

尚瑞生路上走了多日,先從紫荊關入鄂,輾轉東來。行約半月之久,終于到了濠州,離州城尚遠,碰上一隊人馬,正是舊識花云。那花云也是鄧愈的好朋友,與尚瑞生也極相熟,正好引路。

花云命人讓出馬匹,叫尚瑞生騎上,奔州城馳來。正行到一片小樹林,只見前面有一人正在疾行,是個光頭和尚。花云一見此人,忍不住大笑道:“好你個國瑞!尋你不見,在這兒走瘋魔呢!”那人停步回頭,笑道:“是花大哥。我正要去軍中尋你們。”花云道:“你想通不做和尚了?”那人道:“我才在神前卜了一卦,從軍乃是吉兆,亂世中或可死里逃生。如今韃子鬧得太兇,越兇越好,越殺人敗得越快。兄弟們是該闖一闖了!”花云笑道:“這話我是不懂了!快過來,我引見個兄弟給你認識。”那人走過來,見尚瑞生相貌俊美,卻著僧衣,微微一怔。

尚瑞生細瞧此人,也頗感驚訝。只見這人也是二十五六歲,一臉麻皮,相貌奇丑,真可說人中異相。花云下馬道:“這是陜西尚近常,兄弟行中有名的人物!近常,這是國瑞兄弟,他姓朱。你二人名字里都有個‘瑞’字,合該有緣。快牽牽手吧!”

尚瑞生下得馬來,眼見彼此年齡一般,又都落發,而一俊一丑,相差懸殊,不禁打趣道:“朋友這般丑陋,閑常自羞也不?”那人目光一盛,旋復如常,說道:“君貌雖英偉,何知異日不深悔此言呢?”尚瑞生大笑道:“大丈夫死且不悔,何記一言之恨!”二人四目相視,雖僅一瞬,內心俱生波瀾。

花云說道:“我們新投的郭子興,是個有大胸懷的。你二人都是人物,日后混得好,可得照顧哥哥。”尚瑞生已有投托之意,卻道:“大丈夫當投明主,才可有為。不知這郭子興是怎樣的人物?我來時得異人指點,說‘濠州將有真人出’,但望是他才好!”話音未落,忽聽國瑞冷笑道:“江山是打下來的,成敗易手,只在瞬息之間,哪有誰注定要做真龍天子的?”

尚瑞生一怔,說道:“我雖沒見識,也知天命最高。朱兄不信么?”那人哂笑道:“其實高遠莫測的才叫天,無可奈何的才叫命。”尚瑞生愈感驚奇,拍掌笑道:“朱兄這話是高見!尚某憑此一語,再不敢笑你丑陋了。”那人聽了,麻臉微微變色。

行約半炷香光景,距濠州城已近,道路忽窄陡難行,兩側都是密林深溝,正前方卻十分坦闊。那人見地勢不佳,正要開口說話,猛聽后面二人失聲大叫。三人一驚回頭,不防戰馬猝被絆倒,都一頭栽下了來。

尚瑞生方一倒地,溝內已躥出十幾條黑影,疾撲而至。圍住他叫道:“漢蠻子就是不會騎馬!你看稍稍一絆,便都坐不住了!”叫聲未止,尚瑞生已然躍起,眼見眾人俱著黑甲,竟是活脫脫的韃子兵,頭上猛地一炸,不禁氣亂身僵。

尚瑞生這一躍大是驚人,直如飆風迅電,一下子滑出幾丈之遙,眾蒙兵仰頭駭叫,人已飛了過去。

卻見林中馬隊奔出,竟不下數百之眾,眨眼間沖了過來。尚瑞生看不到花云等人,只道他們已死,心間一痛,掙命一般,奔到一片開闊之地。有心逃生,又怕弓箭厲害,稍一遲疑,六七個番僧已到,后面數百鐵騎扇面包圍。尚瑞生見這伙韃子盔甲怪異,氣勢極盛,忙抽出刀來。

幾個番僧趕到近前,正瞪著眼看他,及見藏刀出鞘,皆瞪目驚呼,如睹圣物。一僧猛跳過來,兩手便來奪刀。尚瑞生早亂了方寸,躲了一躲,才覺對方出手甚慢,不由潛上半步,又要使出“逼身”法門。豈料意念剛動,那番僧突然倒飛丈余,大口噴出血來。另幾人見狀,都圓睜怪眼,似乎不敢相信。細看時,人人右掌震裂,滴血不止。

忽聽馬隊中一人高聲大喝,聲若巨雷,跟著韃子兵彎刀齊舉,喊聲震天。只見這人身穿金絲盤龍甲,頭戴伏螭罩面盔,手握金刀,胯下龍馬,一看便是蒙人巨酋。此人身旁有三十余名番僧,個個目光兇悍,煞氣逼人。四面韃子兵手上,更舉著王者的儀仗,分明不是尋常戰旅!

原來這伙韃子乃是大都皇城內的近衛驍騎,眾番僧更有來頭,竟是元順帝駕前的“御僧”。前時和林王受命離京,元順帝本已下旨,令其帶上自家的儀仗,如圣駕親臨,監斬山童。和林王不敢僭越,匆匆南下,未識深意。元順帝復命和林王之子帖木兒豪哥,率三百近衛驍騎,攜儀仗追趕,另派親信番僧四十人隨護在側。不意眾人至皖,和林王已斃。帖木兒豪哥大怒,發誓僅統這三百猛士,便要掃平皖北。數日間連敗多股“紅妖”,威聲大振,近聞濠州匪亂又起,于是率眾前來。因是夜間趕到,不辨城中虛實,暫伏于林內,不想竟將花云等擒獲。

五個番僧下馬疾撲過來,近身相搏。尚瑞生愈加慌亂,揮刀亂舞,誰料幾人一見刀至,皆驚呼后躍,有二人手捂胸口,指縫間溢出血來。馬上眾番僧都坐不住,又有六人飛奔而來,掌力如巨浪相疊,齊涌而至。尚瑞生但覺十幾股大力撞在身上,僧袍片片飛散,胸口悶脹無比。突然之間,最近處的番僧都張口瞪目,如遭雷擊,尚瑞生不明其故,但眼見機會難得,忙縱身出刀,連劈二人,登覺膽壯,竟展動身形,在圈內游走殺敵。

尚瑞生又殺一人,猛覺出體內那股奇氣,原來早被眾人掌力撞醒了,每一揮刀,那奇氣直向刀身沖涌,丈余內竟無物可存。突然間耳鼓大震,其聲如天崩地裂,幾將他震倒在地。只見馬上二十余僧盡數撲來,一同運氣大喝,響逾驚雷!

尚瑞生驟覺身體膨脹開來,似添了無窮偉力,那佛吼聲雖大,竟已充耳不聞。當下大喝一聲,猛向揚聲者撲去,一刀揮落,五人被刀氣斬斷,地上雪躥如墻。六七個番僧跳起來,都拼了性命,繞體飛旋。

尚瑞生渾身躁熱,只想將那奇氣盡情泄放,雖見一人大掌拍到,卻不閃避,實實受了一掌。突見那人臉如血刷,“大血手印”的掌力回撞,猛然逼向腦門,直把天靈蓋也震飛起來。尚瑞生一面揮刀不止,一面用上了拳腳。眾番僧又恨又驚,看出他氣難歸竅,皆奮力來攻,故意激他鼓蕩真息。眾人唯見刀光閃耀,人影飄忽,眨眼間又傷了好幾個。忽聽四面驚呼聲大起,圈內眾僧都死盯住那口刀,露出驚愕、狂喜之情。只見那藏刀竟射出幽幽的綠光,刀身嗤嗤作響,暗夜中分外詭異。

尚瑞生一愣之下,突然醒悟:“不好!這必是那奇氣在體內呆不住,自刀身向外沖溢。此氣一失,我命休矣!”正自急亂無策,幾人已舍命撲來,拳拳擊在他胸背。幾人一招得手,無不倒飛嘔血,但眾僧仍是前仆后繼。尚瑞生又殺了幾人,猛見那藏刀綠光更盛,刀身竟鳴響不絕。

尚瑞生陡起悲心,趁那奇氣尚未離體,只想多殺幾人,壯死了事。此念一生,那奇氣更是收束不住,氣亂人急,如中瘋魔,七名番僧立赴黃泉。韃子兵何曾見過這等猛士!那巨酋一聲令下,眾人都手持儀仗,頓地大喝,幾百人同時做來,聲如浪卷,大地搖撼。

尚瑞生只覺圈外每大喝一次,那奇氣便弱了一分,自知命不能長,不禁擎刀大笑。眾人雖見那口刀光芒懾魄,卻知他勇力將盡,都歡呼起來。

尚瑞生心下暗嘆:“可惜我一人之力有限!若能盡誅此輩,雖死何憾!”便在此時,腦海中忽有靈光迸現:“大師與我下山時,曾道‘有若無,實若虛,方為神化之道’,莫非正應在這生死關頭!”眼見數人撲來,無暇細味奧旨,只當那奇氣從未曾得,輕飄飄揮出一刀,心虛若怯。這一刀意淡神空,生死兩忘,仿佛不是由自家施為。說也奇怪,那幾個番僧一見刀來,前胸驟噴血霧,連身后幾人也不能免,齊齊撲在雪中。

尚瑞生一見,忽有所悟,刀落掌出,向后便拍。他背后無眼,但心間一片空明,只盼不要驚動那股奇氣。這一來更生奇景,背后兩名番僧竟頹然倒地,雙目皆鼓出眶外。

尚瑞生出刀愈加隨意。直待又殺幾人,才發覺眾僧都慢了下來,雖是繞身飛旋,各展奇姿妙態,反覺蠢慢不堪,蠕蠕如蟲。更奇者,身子似化為清風,已與那口刀渾然相融。看眾人時,忽覺都在掌握,無人能逃。

眾番僧無不驚恐萬狀。突然之間,圈子崩潰開來,余僧皆四散奔逃。外面韃子兵轟然一亂,旋即收住陣腳,數百人狂吼怒叱,洶洶來攻。

尚瑞生沖入馬隊,只尋光頭者下刀。他此刻心神凝定,忽然想起張三豐所授之法,稍加運用,玄門真技頓顯神威!但見一人一刀,恍如鬼魅穿梭,眨眼間四十余人撞下馬來。也是尚瑞生有此殺劫,而大明又天意當興,這一戰于絕無可能中創下奇跡,后人都稱它“開國第一功”。不一刻,無敵戰旅已折損近百,尚瑞生猶不歇手,盡情誅絕。

剩下的七十多人,都圍在那巨酋身周,嚇得褲間濕透,尚瑞生正要一鼓作氣,將余者屠盡,忽然間想起那老僧的囑咐來:“大師告我不可斬盡殺絕,原來正指此刻!”殺心一泄,血浪盡消,不由定住身軀。眾蒙兵見他收住身,都覺僵軀忽軟,六七人從馬上跌落。

尚瑞生猛將寶刀舉起,厲聲大喝道:“我漢人也有鋼刀,出鞘時光芒萬丈,誰人可敵!我平生最恨韃子逼迫百姓,令其全體哭號。爾等只沖這口刀下拜,便饒你們不死!”眾蒙兵如聞天雷,莫不戰栗。

忽聽那巨酋大喝一聲,眾人竟一齊下馬,都沖正北方向跪倒,露出莊嚴神情。那巨酋摘下罩面金盔,露出卷須高顴的容貌,忽高舉雙臂,向天悲歌道:“斡難河畔,我的故鄉,你的雄鷹折斷了翅膀……”跟著眾人齊聲高唱,反復數遍,無不熱淚盈眶。突見那巨酋拾起刀來,一刀斬在頸上,登時瞪目倒地。余者沖他連拜數拜,皆悲呼一聲,把刀刎頸,面北撲倒。

尚瑞生心下暗嘆:“元韃子畢竟有狼性!我漢人若能如此,何致滅國喪邦?”眼見死尸、戰馬遍地,這才大感后怕。呆立多時,仍不信一己之力,竟將眾人全殲。

忽聽南面死尸堆里有人叫道:“近常!快來救我!”尚瑞生聽出是花云的聲音,喜出望外,忙循聲奔過去。只見四人都被縛住,滿身血污。尚瑞生忙割斷綁繩。幾人癱在地上,都已說不出話,只是望著他發呆。花云吐了口血沫,忽道:“近……近常,你……你到底是人是魔?嚇得我直尿褲子,連……連嘴都咬破了!”尚瑞生也感心悸,一時答話不出。花云猶不信所見是真,連掐了幾下大腿,又摸了摸腦袋,才道:“國瑞,咱……咱給近常磕個頭吧!沒……沒有他,你我今天死一萬次啦!”

國瑞搖晃而起,見另幾人都已跪倒,微微猶豫了一下,繼而深施一禮道:“若非尚君威猛如神,朱某已死于非命。大恩不敢言報,自當永記于心!”尚瑞生見他頗為鎮定,不似那三人嚇丟了魂,笑道:“朱兄實非常人,尚某僅一匹夫。但求日后拿我當兄弟,莫記前時戲言。”那人不語,重新打量,微微點頭。

幾人正說間,忽見北面奔來幾匹快馬,離得老遠,便都勒住韁繩。只聽一人喊道:“那死尸堆里站著的是活人么!”花云大笑道:“都是鬼,正奔望鄉臺去呢!”那人忙打馬奔來,連聲驚呼道:“果然是這伙韃子!郭大蓮首在城中就猜到了!誰……誰殺了他們?花大哥,你……你為何還沒死?”尚瑞生見來人眉濃眼亮,身如巨塔,竟是鄧愈,直喜得兩手發顫。花云笑道:“我偏就命大,你還咒我不成?說出來嚇死你!這些人都是近常殺的,你說邪不邪乎!”鄧愈一呆,猛看清尚瑞生就在眼前,不由飛身下馬,緊抱住他。尚瑞生喜極,與他四臂相擁,只是大笑。

鄧愈眼望遍野橫尸,猶不敢相信,說道:“這伙韃子厲害得很,我們聽聲都不敢出城。國瑞,這是真的么?”國瑞淡淡一笑道:“伯彥莫不信,尚君確是英雄魁首。”鄧愈驚視尚瑞生,又轉望四周尸體,半晌才道:“要真是近常一人所為,可見韃子們氣數盡了!如今都風傳大明王二次轉生,終將復國。近常,這……這不會是應在你身上吧?”花云見說,大掌一拍道:“必是大明王的魂兒附在身上,近常已成彌勒金身。大明王,屬下謝您拯救,先給您磕頭了!”半真半假,果沖尚瑞生跪倒。

尚瑞生一怔之下,突發奇想,脫口道:“你們不說,我還想不明白。莫非那‘大真人’就是我么!”思及單丁殺百,實得天助,不禁忘形大笑。眾人跟著起哄,獨國瑞低頭不語。鄧愈道:“這話先別亂講。只要趕跑了韃子,誰坐龍椅都成!果然天命在你,我們都誓死追隨,決無二心。”當下眾人各自上馬,一路歡笑,向濠州城行來。尚瑞生已覺失言,暗自懊悔。

行約半炷香光景,已到濠州城外。只見城上遍插旗幟,上立無數健兒,都是頭纏紅巾,似正沖這面指點呼叫。尚瑞生望見紅巾,心中悲慘,旋露昂揚奮發之態,打馬奔來。

到在城下,只聽城頭上無數人驚呼道:“是紅光!是紅光!這光可太奇了,似向咱大營飛來!看來郭大蓮首必是真命主,大伙快喊萬歲吧!”跟著只聽頭上一片山呼“萬歲”之聲,滿城歡悅,如迎旭日。

尚瑞生回頭看去,果見紅光滿天,瑞彩盈野,心中激動起來,也欲放聲高叫。恰在此時,腦海中忽閃現出那老僧的形象,心頭頓感失落。回首前塵種種,復望城樓人群,但覺如夢似幻,全不真切,一時竟呆住了。

后未逾三年,郭子興卒于軍旅。國瑞繼起為帥,十數年間,悉滅四方雄王,逐元胡于北漠,遂立國稱太祖。瑞生勇無敵,論功當在公侯列,而太祖封以子爵,實羞辱之。乃郁郁不得志,僅以閑職居應天。

其間曾兩赴山東訪耀庭,而耀庭皆婉謝未出。至三往,耀庭已郁郁而終,年僅五十八歲。瑞生至墳前痛哭,旋聚石氏子弟于宗祠,各贈金牌一面,上刻“萬世一家”字樣,以志石、尚不分,永為兄弟,隨之悵然而返。

洪武二十六年,藍玉案發,瑞生竟牽連下獄,罪當死。一日太祖壽誕,宴群臣于宮院,眼望故舊凋零,忽憶前情,因出醉語曰:“尚近常昔日美少年,性奇烈!今在獄受辱,久必自絕。朕酬功懲過,赦其罪,貶歸籍。”由是瑞生始得出,攜妻孥黯然離京,取河南道歸陜。

行至半途,忽憶舊日老僧,乃入嵩山尋訪。至禪院,少林僧盛禮相迎。瑞生問老僧所在,皆大愕,聲言元至正十一年三月,潁州紅巾數萬犯少林,欲行搶掠。老僧本已離寺多日,忽不知由何處出,手執一火棍,竟幻身數十丈,獨立高峰,大叫曰:“吾乃緊那羅王也!”巾眾皆驚遁,老僧亦不復見。隨取一舊箋付瑞生,言為老僧所留,已待之四十年矣。

瑞生展箋觀之,上題一詩曰:“莫向紅塵夢里尋,修羅場上幻亦真。帶下梵天無一物,歸去猶笑人非人。”瑞生看罷,始信為佛王入世歷劫,回首往事,潸然淚下。自悔前過,遂出資重修神殿,易緊那羅王之位,使離修羅場。翌日,神像復歸原位,有哭笑之色。瑞生不敢違其意,居寺數日,持齋悼之。其時法勝與信德均已辭世,復生無限悲感。

忽一夜,有僧叩門來,面容毀敗,與語似故人,臨別留經書一部。瑞生覽經文,內藏“緊那羅王護教顯身功”功法,玄奧不可解,始悟來僧為法明和尚。急出尋之,已于禪房坐化,肉身盡萎,滿室異香不散。細詰眾僧,均言其人已歸寺多年,因自毀容貌,無人知為法明。及玩味其法,悉驚功乃神傳,無徑可入,合寺浩嘆悲悔。瑞生復研經卷,竟致嘔血。

既歸鄉,傾資修尚義堡,倍極華壯,后世遂以“關中老府”稱之。洪武三十一年,太祖崩。未幾,燕王起兵爭天下,知宿將皆歿,遣人邀瑞生,許重諾。瑞生遂起響應,率三秦子弟兩萬,出關東討。事既成,太宗立踐諾,封瑞生“廣威公”,子胤禪“平義伯”,均世襲。瑞生以太祖遇之疏,太宗待其厚,復恥“為子奪孫”之譏,不受公爵印,但以“廣威侯”領命。太宗嘉其德,賜“萬代公侯”金匾,直至二百余年后,始為李闖部所焚。

永樂三年,瑞生卒于故里,壽七十八歲。彌留之際,子孫圍在床畔,但聽瑞生不住叨念:“七七相遇,究竟是何意?難道我的后代中,真有人能高過神佛?”

林北林楠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