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鶴驚昆侖 >

第七回 雄關月下獨走鮑阿鸞  灞水橋邊群戰李鳳杰

光陰如箭,日月在掄刀打拳之中度過,一連又是幾年。鮑老拳師雖然身體健壯猶昔,但蒼鬢已變成了雪色,他已是七十六歲的人了。徒弟們多半都留了胡子,徒孫們都已長大成人。

十年以來江湖上的人事變遷也非常之快,但老拳師每日每時總忘不了那江小鶴。只要有門徒自遠方來看他,他必要認真地問:“你們沒聽見江小鶴的下落?在外省江湖上新近沒出來甚么武藝出眾的年輕人嗎?”但是別人的答覆總要使他失望。因他想著江小鶴藝成來鎮巴,將我的門徒及子孫全都殺死,還不如我活著時候叫他來,我去見他。打得過他那自然很好,如若打不過他那也沒有甚么的,叫他只要我這條老命好了。他父親是被我殺死的,我就是再被他殺死也不算冤。

在這時,他的長子鮑志云還在漢中開設昆侖鏢店,也收了許多徒弟,買賣更是發財。他的二兒子鮑志霖自從在秦嶺道上被那位奇俠點穴之后,就成了殘廢,雖然請了許多醫生治療,能夠使他挪動了,可是后腰仍然彎屈成了個羅鍋,見了人永遠是鞠躬的樣子。

大兒媳方氏已于三年前病故,二兒媳是一無所出。只有孫女阿鸞這時已然二十二歲了,她出落得簡直像一朵花,不,簡直像一座玲瓏剔透,潔碧可愛,奇峭挺拔的山峰一般。

她有著烏云一般的頭發,亮星一般的眼睛,嬌花一般的面龐,春柳一般的風致,寒松一般的骨骼。她的身子不高不矮,不瘦不肥,她的腳不小,氣質言語不俗不野,武藝她早已學成了,躥聳跳越,滾擋扳攔,尤其是一口昆侖派秘傳的鋼刀,簡直縱橫無敵,壓倒了魯志中、葛志強,并壓倒了關中漢中一切江湖好漢。

鮑老拳師也說過,他孫女的武藝已在他之上,這時就是川北的閬中俠再來,也非輸不可。他可沒說過江小鶴,他心里卻常常尋思:“不知江小鶴現在的武藝學得怎樣了?他能敵得過我的孫女嗎?”

阿鸞卻天天盼江小鶴前來,她向老拳師說:“爺爺,我真恨不得江小鶴這時就找咱們來報仇,他早來了我早殺死他,也早一天叫爺爺你放心!”

老拳師聽了只是微微地笑,心里卻想著不能如此容易。

陜南的風俗,凡是閨女若到十五六歲尚沒有婆家,那便招人家笑話,阿鸞姑娘雖然腳大些,而且她整天馳馬舞刀跟男子一般,勤儉謹慎的人家自然不敢說她。可是有許多著名的拳師鏢頭,都爭著領兒子來見鮑老拳師,要聘阿鸞為媳。

鮑老拳師卻一概拒絕,有時他厭煩了,就說:“我的孫女這輩子不嫁人了!”

鮑阿鸞也終日耽于武藝,清晨練拳,午間騎馬,半夜里上戶,隨它春去秋來,花開葉落,一概引不起她甚么情思。只是她卻忘不了一件事,那就是她記得在幼小時候,她曾答應給人家當媳婦。

江小鶴上樹給她取風箏,以叫她一聲媳婦為條件,她還記得那時的情景,一想起來她就臉紅,她就恨江小鶴。她并不是因為小鶴是她家的仇人才恨,仿佛另有一種原因她說不出來,心里時時急躁咬牙。想著除非江小鶴現在就來,與自己大戰三四百合,自己把他殺死,殺得他血肉靡爛,然后自己也許又哭他,也許自刎在被自己殺死了的死尸之前,才能痛快!

這天早晨練畢了武藝,騎著匹榴紅的駿馬在村外飛奔,直奔到南山又折回來,走到道旁的一株柳樹之前,她抽出刀來就向樹上又砍了一下,喨地一聲樹皮又掉下一大塊來,她才像消了點氣,解了點恨。

這株大柳樹就因為十年前掛過她的一只風箏,現在叫她天天砍一刀,砍得遍體鱗傷;雖然沒倒,可是枝樹漸少,柳葉也不茂盛,大概不能再活幾年了。

鮑阿鸞回到家里,拴上馬,放下刀,就吃午飯。

午飯向來是隨她爺爺在一起吃,祖孫倆甚么話都談,今天鮑老拳師卻欲語而止,半天才說:“阿鸞,你愿出走嗎?”

阿鸞停住筷子笑了笑問道:“叫我上哪兒去?爺爺。”

老拳師說:“闖江湖去!高山大河隨你便走,見些家里所看不見的事,會些咱們昆侖派以外的英雄。”

阿鸞高興著說:“我愿意去呀!爺爺,咱們一塊兒去吧!您也多年沒有走江湖啦!”

鮑老拳師擺手說:“我可不能離家。”

阿鸞撇嘴笑說:“您不能離開家呀?我可也不能離開您。”說著仍舊拿筷子扒飯吃。

鮑老拳師眉皺半天,又說:“你別以為你的武藝學成了,其實差得多!在咱們這昆侖派的圈子里邊,決學不出甚特別的本領,你應當到外面去闖練闖練。由這里到漢中,由漢中過秦嶺至西安府,然后出函谷關,順著黃河直到開封府;到那里尋著老俠客高慶貴,拜他為師,學學點穴法。”

阿鸞冷笑道:“點穴法,我才不學呢!好漢子講一刀一槍,拿點穴就是贏了人,也不能算是英雄!”

老拳師搖頭說:“話不能這樣說,點穴法總是應當學的。再說,我叫你出外闖練,是還有幾層用意,第一你可以到外面去探聽探聽小鶴的下落……”

阿鸞一聽這話,立刻揚起眉毛來說:“我要是一出去,準能把江小鶴的下落打聽出來,遇著他,我非把他殺死了不可!”

老拳師說:“他若不與我們作對,或是他的本領并沒學出甚么來,我們也可以不去理他。還有第二件事呢,那就是你今年已然二十多,男大當婚,女大當聘,你也應當自己去尋一個好女婿。咱們認識的這些人里全都不行,非得到外邊訪去。這十幾年來江湖上又出了不少后起英雄,一定有與你配得過的人。但是你切要記清楚了,必須要那才貌英俊,行為端正,武藝比我還強的人。如若找到了,就回來告訴我,我再托人去說親。”

老拳師說完了這話,卻見孫女只是臉紅了紅,并沒有說甚么話,而且停住筷子不吃了。

老拳師心里就感慨,暗想,到底是女大不可留啊!隨又同孫女說:“千萬記住了!我雖放你去江湖上擇婚,但若看中了人,只消記下他的姓名來歷就行。我還要試一試他,確實他的武技比我還高,我才能叫你嫁他,差點也不行。你雖走在江湖上,但也須安嫻守禮,不可過份,給我壞了名聲!”

阿鸞姑娘用手支頤,沉悶著并不作聲。當日她就仿佛變了一個人,自午飯后,她就沒摸刀動劍。

老拳師為孫女擇定了行期,就是后日起身。次日就派人給孫女預備行裝,并派了四弟子蔣志耀隨同上路,以便保護和指導。

這蔣志耀原本也是老拳師很得意的門徒,就因為年輕時看杜戲,調戲了一個良家婦女,犯了昆侖派的戒條,雖然因為情節較輕,饒了性命,但也挖去了一只左眼。他閑居七八年才將右眼保住,并且武藝也練得非常進步,這幾年他也在江湖上行走,名聲日起,大都稱呼他為“獨眼先鋒”。如今他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非常規矩老誠,所以老拳師才派他隨同孫女上路,并諄諄地囑咐了他許多話。

到了動身的那一天,是一個四月初旬的晴和日子,鮑家村里來了馬志賢、陳志俊、袁志義、張志才等人,都來送阿鸞姑娘起身。

張志才本來是昆侖派排行十八的門徒。因為近年他的武藝日見進步,所以此次鮑老拳師召了他來看家。他就問說:“阿鸞姑娘打算要到哪里去呀?”

鮑老拳師就說:“我先叫她到漢中看她的父親,然后再過秦嶺,到西安府見葛志強,叫志強帶著她見見西安府的鏢行有名人物。由西安府他們東去,見華州李振俠、同州張德豹,再出函谷關訪洛寧縣鐵臂猴梁高、嵩山金臉菩薩太無憚師、開封高慶貴。再叫她往南去訪訪上蔡的神鞭魯伯雄、信陽洲的賽黃忠劉匡、襄陽城的花槍龐二。然后再入川省,會會川南的活洲虎、川北的閬中俠!”

眾門徒一聽阿鸞姑娘這一次壯行,齊都不勝羨慕。蔣志耀卻不禁翻他那只單眼,心說:這一趟簡直是充軍發配,倘若姑娘在路上有點舛錯,我這只右眼睛也得被挖下來。但既然老拳師分派了他,他就不敢駁回。

當下眾人一齊斟酒,為阿鸞姑娘和蔣志耀餞行,并齊祝一路平安。阿鸞此時又有些依依不舍,含淚別了祖父和叔父嬸母,她就出村上馬,隨著蔣志耀起程往北去了。

蔣志耀穿的是一身青布褲褂,騎著白馬,馬鞍后行李卷內插著鋼刀,他馬在前,不快不慢地走著。

阿鸞姑娘的馬是榴紅色的,矮小矯健,真正的小川馬,新鞍亮鐙,轡頭疆繩都很講究。但姑娘穿的衣裳并不太鮮艷,只是藍綢子的褲襖青鞋,鞋頭上只扎著幾朵小小的海棠花,頭上是一塊藍綢子罩著,辮子藏在衣裳里頭,鞍后一個被卷,露出白鋼的刀柄。姑娘搖動皮鞭,策馬跟隨,一面揚起兩只靈活的眼睛,看那道旁的山水、麥田稻地和村舍人家。走過了北山就算離了鎮巴縣,由此該往西去了。

蔣志耀就在馬上扭著身子向姑娘笑了笑說:“鸞姑娘,咱們現在可離開家了。咱們這程子可不近,至少得走二三千里,在路上不定要遇見其么人出甚么事。鸞姑娘你雖武藝高強,可是你沒出過遠門,我雖走了多年江湖,但也沒到外省去過。咱們到外面得時時謹慎,處處小心,無論對甚么人也要謙恭客氣,好話說在前頭,山賊也得讓路。咱們雖然都帶著家伙,可是不能隨便就亮出來使,武藝也不能輕露,要不然……”

阿鸞聽他說到這里,便睜起眼睛來說:“得啦!你就別廢話啦!”

蔣志耀擠著兩只不一樣的眼睛,一笑說:“不是廢話,這是實話,無論有多大本領的人,沒有橫沖直闖見誰打誰的。”

阿鸞生著氣說:“蔣師叔你要說這廢話,我可就一人走了,你不愿跟著我你回去吧!”

蔣志耀說:“得啦!得啦!我不說啦!我勸姑娘就記住了兩個字!謹慎!”

阿鸞干脆地答道:“我知道!”

蔣志耀揚起鞭子笑著說:“知道就好了。”于是兩匹馬踏踏地向西緊行,當日就到了漢中府。

在昆侖鏢店里阿鸞見了她的父親鮑志云及幾位師叔。鮑志云聽說女兒要走遠路,闖江湖去,他就非常的不放心,可是因為是自己父親叫她出來的,自己又無法再送她回去。本想再派兩三個人隨他們前去,可是,一來自己鏢店里現在所有的人還不敷用,而且別人都不愿出這趟遠門;二來是女兒的脾氣驕傲,她決不愿再有別人跟隨她;所以鮑志云就寫了一封信交給蔣志耀,讓他們到西安店時給葛志強,叫葛志強設法派人沿途保護阿鸞。

阿鸞在這裹住了一宵,次日清晨,她就辭別了父親,又同著蔣志耀動身。由漢中行了一日便到留灞縣,宿在師叔鄭志彪的鏢店里。

次日再往下走,中午時就過了蒼翠巍峨的秦嶺,所幸天氣晴朗,山里的行商客人很多,并沒遇見強盜。晚間來到大散關,這里也有一家昆侖鏢店,是三年前才開設的,大鏢頭魯志中。

魯志中一見阿鸞姑娘前來,不勝驚異,蔣志耀又把老師父所說的行程都告了魯志中。魯志中的臉色都變了,說:“姑娘千萬不可再往下走了,到趟西安玩玩還可以,不能再往下去。現在了不得,河南省中出了幾位武藝高強的少年好漢,最有名的是龍門俠紀君翊之孫,名叫紀廣杰,今年才不過二十歲,武藝高強!連開封府的高慶貴都敗在他手里,聽說這人往西邊來了,他要會會華州李振俠,碰巧還要到鎮巴找我老師比比武。這人本領在我們昆侖派之上。姑娘,你若遇他,他若知道你是鮑昆侖的孫女,你就非得受他的欺辱不可!”

蔣志耀一聽當年被人稱為南北二絕的龍門俠,現在他的嫡孫竟已出世,他就嚇得直瞪著那只獨眼變色說:“這可惹不了,龍門派可比咱們昆侖派又高得多了!老師早就勸咱們學了武藝不可自滿,就常說譬如龍門俠、蜀中龍,人家是不收徒弟,倘若他們傳出來徒弟,一個就可敵咱百個。”

魯志中說:“還有一件事我還沒去稟告師父,就是聽由東來的人說,江南一帶新近出來一位少年俠客,劍法高強,行跡詭秘,有人疑他就是江小鶴學成武藝又出世了!”

蔣志耀嚇得斜著眼睛瞧阿鸞,剛要說現在可真得商量商量了,也別顧了闖江湖,得想法看家,不然江小鶴要找到鎮巴去可怎么好?

卻不料鮑阿鸞把她那雙明麗的眼睛一瞪,說:“魯師叔跟蔣師叔你們全都不要管,我非得迎頭會、會那龍門俠的孫子不可。江小鶴他若真到外面來了,那更好!他在江南我找到江南,在海北我就找到海北,只愁我找不著他,并不怕他來找我!”

說時一手叉腰,雙眉直豎,簡直不似個閨閣的少女,卻像個橫打江湖的霸王。

蔣志耀還要說話,卻被魯志中用眼色阻攔住。少時在這里用畢晚飯,魯志中就特別抽出一間干凈房屋來,請阿鸞姑娘去安寢,他卻與蔣志耀一同商量到明天如何勸阻阿鸞的辦法,兩人雖都知道阿鸞性傲,但想她畢竟是女人,明天勸一勸,再過甚其辭地說點利害關系,她可就回去弋了,并沒想到旁的事,更沒料出鮑阿鸞竟于當夜內拋下了蔣志耀,匹馬單身往北走去。

這大散關是秦嶺山陰的一座要隘,有一座城,數十家鋪戶,白天是商賈往來,車馬絡繹,晚間卻是冷冷清清,只有山峰上的明月,照著下面的一座荒城一條驛道。

魯志中的鏢店本設在城外,很方便,鮑阿鸞趁著店中的人熟睡之際,她暗暗地收拾好了行李和馬匹,出門上了馬就往北去。她恐魯志中發覺追來,又將勸她回去,就急急地揮鞭,在月色下山風里,往北跑去。

這驛路直達西安府,鮑阿鸞走了六七十里路,天色就漸漸發曉,又走些時,路上就有稀稀的行人了。行人都注意他這孤身女客,但她卻似目無旁人,一直地策馬前進。傍午時找了鎮店用畢午飯,打聽出路徑,仍往下走去。直走到黃昏時分來到一座縣治外,她因身體疲倦便投店住了。向店家一打聽,才知道這里是興平縣,還有兩站便是西安府。

這店房內住的客人很多,院子里擠滿了馬車,客房里都點著燈,有各種口音的人在高聲談話,鮑阿鸞來到這里倒沒有甚么人注意她。

店伙給她端進飯來,看見她摘去了首帕,露出大紅辮根來,就問說:“姑娘,你就是一個人嗎?從哪來呀?是到西安府去嗎?”

鮑阿鸞點了點頭,并不說話。她用完了飯,叫店伙泡一壺茶,自己把門掩上,隨就躺在炕上歇息。心里卻想著明天到西安府去應當怎樣,是否要去見師叔葛志強?想了半天才決定還是不見他們,不單不找他們,連西安府都不必進,只繞城過去,向東直出函谷關。只要一離開關中,那就沒有昆侖派的人了,也就沒有人再攔阻自己了。

她又想:“不知那個龍門俠的孫子姓紀的人,到底武藝怎樣,難道他的武藝真比我還強嗎?我可不信。”又一想:“魯志中聽人說江小鶴現在又出世了,他在江南頗有名聲,這我倒要找他去,看看十年以來是誰的武藝學得好?雖然我爺爺說他那個師父武藝是如何高強,簡直跟神人一樣,他學出來的武藝一定也不錯,但我也不信,我倒要跟他比一比。無論他的武藝是比我強,或是比我弱,我也得想法殺死他,決不能叫他生在人間。”一想到這里,不知為甚么,她又有點傷心,咬咬牙,用被蒙頭睡去。

次日清晨起來,梳洗畢,她叫店家準備好了馬匹,她付清店賬,就牽馬出門。一離開熱鬧的街道,她就上馬馳往東去,走下三四十里太陽才高升起來,竟已到了咸陽城外。一條汪洋的大河橫在面前,有一個很熱鬧的渡口,十幾只大船正在往來渡人。

阿鸞下了馬,就向旁邊的一個人問說:“請問,往西安府去要過這道河嗎?”

這人像是個買賣人的樣子,身旁有一輛驢車,他眼睛直直看著河面上的船只,并不轉頭來瞧阿鸞,只點頭說:“船不是這就來了?人太多,濟不上不去。”

阿鸞吃一驚,扭頭一看原來是師叔劉志遠。這劉志遠現在是在西安利順鏢店葛志強的手下當鏢頭,已有二年沒回鎮巴縣去了。如今貿然叫了一聲,不想果然是阿鸞,他就牽馬走過來,說:“鸞姑娘你怎么到這兒來啦?”

言時臉上顯出詫異之色。鮑阿鸞一看又見熟人,她就不由有點掃興,叫聲師叔,施過禮,然后就說:“是我爺爺的主意,叫我到外面來闖練闖練,并派我蔣叔跟著我,我爹也很順意。可是到了大散關見著魯志中師叔,忽然他們又要勸我回去,我已然都出來了,回去豈不叫人笑話?所以我半夜里就一個人走下來,現在打算先到西安府,然后再往東去,出函谷關奔河南。我爺爺他還叫我到襄陽,到閬中呢!”

劉志這一聽,嚇得他的頭上直流汗,但他是在鎮巴看著阿鸞姑娘長大的,深知姑娘的驕傲脾氣,隨著假意地笑了笑,說:“魯志中簡直跟老師一樣了,武藝越高了年歲越老了,膽子反倒更小了!憑姑娘的這身武藝別說走河南、襄陽、閬中,就是走到兩廣云貴,哪個不要命的人又敢欺負你?姑娘別忙,先跟我到西安府,在鏢店歇一歇,玩一天,然后我可以跟葛師兄告假,我送你出關,我還想到外省去見見世面呢。”

阿鸞一聽,十分的高興,就點了點頭,又問:“我去見了葛師叔,他會攔我嗎?”

劉志遠笑著說:“誰能攔你?是老師父叫你出來的,別人能把你攔得回去嗎?除非魯志中,那個人簡直像個老媽媽,一點事他都怕,他都小心謹慎!”

少時,船只來到了,船上的人一面下來;這岸上的人、車、馬一面往上去擁擠。

劉志遠牽著他自己的一匹黑馬,并牽著阿鸞那匹紅馬,就一同擠上了船。

船的面積很大,能容三輛車、四五匹馬,還能站上十幾個人。

船夫一共五個人,都光著膀子,手拿著一丈多長、頭上包著鐵的長篙,點著水,使著力地吆喝。這只船漂在渾濁浩蕩的水面上向前行進,但行進得非常之慢,走了半天,還像沒有走似地。

這時太陽已升得很高,照得水面黃中透紫,并冒著閃閃的金星,背后的一座咸陽城可漸漸離得遠了。

鮑阿鸞就在船上問劉志這說:“我魯師叔說是甚么江小鶴又出世了?”

劉志遠卻暗中向阿鸞擺了擺手,他并沒回答。阿鸞有點驚異,但又像不服氣似地,自言自語地說:“江小鶴學成武藝了,我倒看看他的武藝學得怎樣。他爹雖是被我爺爺派人殺死的,可是我爺爺收養了他那些日子,也沒錯待了他。他就那么沒良心,那回勾來個閬中俠招我爺爺生氣,這回又找了個師父學武藝,我連他那師父都要會會,還有甚么龍門俠的孫子,我也非會不可!”

劉志遠在旁著急得頭上直流汗,他說:“姑娘你看渭河的水是濁的涇河的水是清的,怪不怪?姑娘你再看,天上的鸮子!”他隨便拉扯,打算用這些話把阿鸞的話岔開,可是船上的人沒有一個不注意阿鸞的。

過了河,劉志遠上馬隨姑娘向南走去,他就唉聲嘆氣地說:“姑娘你怎么一點走江湖的閱歷都沒有,那些話豈能隨便在外邊說?說不定在那只船上就有龍門俠的孫子紀廣杰!”說完了又回頭去看,仿佛惟恐有人追下來似地。

阿鸞卻冷笑著,說:“遇見他更好,我出來就是為找對頭來。”

劉志遠把馬趕過了阿鸞的馬匹,回首又勸說:“姑娘,你別性躁!就是找對頭,也得先斟酌斟酌,對方的武藝如何,咱們是否準能獲勝,然后才能去跟他們斗,還得有幾個幫手才行。姑娘,你雖然武藝高強,可是,到底你是個……”

劉志遠的話還未說完,阿鸞就怒氣沖沖地說:“劉師叔你就別說啦!你要再說,我連長安也不去,我就要一直往東找江小鶴、紀廣杰去啦!”

劉志這點頭,笑著說:“我不說啦!可是,我還得勸姑娘幾句話。那江小鶴確實跟咱們有仇,就拿那回他勾來閬中俠在咱們鎮巴紫陽大鬧的事,那個仇兒就一萬年也解不開。無論他學會了多大的武藝,只要他一到漢中去,咱們非要跟他斗一斗不可。可是那紀廣杰與咱們無冤無恨,那個人是這二年才出來的,闖的地面也很小,還沒到過關中來。不過聽說開封府的高慶貴都敗在他的手里,可見這個人武藝高強,并且一定會點穴。他既是龍門俠的孫子,大概不能不說理,只要他不來找咱們,咱們就不必去找他。”

阿鸞嘿嘿冷笑著不語。

兩匹馬順著大道往南走去,在偏午時候使到了西安府。阿鸞一來到這繁華地方,她真是目不暇給。這整千整萬的人,她想,假若江小鶴、紀廣杰來到此地,摻在這人群之中,自己也是無法把他們找出來。劉志遠把馬趕在前面,回首對阿鸞說:“姑娘,你看這里熱鬧吧,比咱們鎮巴熱鬧多了吧!咱們先去見見葛師叔,他在這里是頭等的鏢頭,又是有數兒的財主!”

當下劉志遠就帶著阿鸞進了南門,在南大街利順鏢店門首下馬。

這鏢店的氣派真不小,門前有四五個伙計一見劉志這,全都迎過來。

劉志遠一指姑娘,說明這就是鮑老拳師父的孫女,現在一人由鎮巴前來,眾人聽了全都覺得十分驚異,都直著眼瞧著姑娘,向姑娘行禮。馬匹早有人接過去了,劉志遠就帶著姑娘往里走,迎頭正遇著葛志強的兒子葛少剛。

這葛少剛頗有父風,身材雄偉,力大性猛,如今已二十多歲,作了少掌柜子,保過幾回遠路的鏢車。因為在五年前見了一面,他就趕過來打躬,說:“阿鸞妹妹,你怎么跟劉師叔來啦?我師爺爺他老人家好呀?妹妹你快請進,叫我娘看看你吧。”當下就由他帶著阿鸞進到里院,這就是葛志強的私宅。

葛志強的太太徐氏,也是個四十多歲的人;兒媳名叫程玉娥,是本城鳳山鏢店長槍程鳳山之女,她會些武藝。葛少剛給引見說:“這是我娘,這是我媳婦。”引見完了,他瞧瞧阿鸞,又瞧瞧他的媳婦,心里覺得兩人長得相差太遠。

阿鸞簡直是天仙,他媳婦連地仙都算不了。他又出去請他父親去了,這里阿鸞就與徐氏婆媳閑談。

徐氏婆媳雖然是鏢行人的眷屬,但都是張口不離家務事的女人。

阿鸞卻聽不下去那些瑣碎的事情,她只說明了此次出來的目的,以及在路上的經過,便不說了。

程玉娥給她送了茶來,她仿佛也不會說一句客氣話,徐氏就表示出有點笑話的意思。

待了半天,葛志強方才來,阿鸞趕緊起身行禮,又笑著說:“葛師叔你怎么留了胡子啦?”

葛志強笑著說:“我也快算老人了!姑娘的事我剛才地聽劉志遠說過了,既然是老師父和師哥派遺姑娘出來的,我們自然不能攔阻。不過也得請姑娘暫留此數日,我們商量商量,總還得出一個路徑熟悉的人陪同姑娘前去。”

阿鸞搖頭說:“我不叫別人陪我,我自己會認得路。我自己帶著盤纏,我有刀保護我!”

葛志強笑著說:“姑娘不要意氣用事,你不是要會會甚么江小鶴和紀廣杰嗎?據我聽說江南倒是出來個有本領的人,但此人姓李,是直隸省人,并不是江小鶴,這人我們且不管他。至于紀廣杰現在開封府,我已派人請他去了,大概十天半月之內,他必可來到此地。”

阿鸞一聽,十分歡喜,就點頭說:“好!那我就在這兒等候十天半月,我先會會紀廣杰,只要我把他打敗了,他就決不敢再到漢中找我爺爺去啦!然后我再去找江小鶴,見了江小鶴我可不能便宜他,無論他是學成了武藝沒有,我也得殺死他,因為我真恨他!”說到這里,阿鸞竟掉下淚來,葛志強勸了姑娘幾句話,他就皺著眉到外邊。原來阿鸞姑娘與劉志遠前腳來到這里,后腳魯志中就趕來了。

魯志中焦急萬分,他抱怨老師父辦事糊涂,不該叫姑娘出來,他說:“江小鶴且不必提,還許這幾年他已死了,只是龍門俠的孫子,咱們如何能惹他。所以,我現在追上姑娘來,無論如何不能叫姑娘再走了。我請將志耀回漢中去了,請志云大哥自己來接她!”

葛志強說:“不要緊,暫時她是不能走的,因為我已假說是我派人請紀廣杰去了。現在她已答應在這里等候紀廣杰了。我打算天天叫她出去游玩,游玩個十天半月,她覺這地方熱鬧,她自然不著急走了。”

魯志中點了點頭,說:“不過,還得把志云大哥請來,常叫她在這兒住著一定得出事。我知道,這姑娘的脾氣很不好!”于是魯志中也就住在這里,不敢回大散關去了,并且不敢跟姑娘見面。

阿鸞姑娘是整天騎著馬到街上去玩,一回來便問葛志強,說:“紀廣杰還沒來嗎?”

天天是這樣,一連過了八九日,這天是由葛少剛出的主意,要帶他媳婦到城南十六里之外大雁塔去燒香游玩,問姑娘去不去。阿鸞姑娘就說:“大雁塔可有甚么好玩?”

葛少剛把黑胖挺圓的腦袋向前一探,咧牙笑著說:“有甚么好玩?嘿!姑娘你去了一看就知道了。那是唐朝的塔,魯班爺監的工,孫悟空的師父唐三藏就埋在那塔底下,離城不遠,姑娘你跟我們去玩一玩吧!”于是就催著他媳婦快些打扮,他出去叫人套車,少時他媳婦程玉娥同著阿鸞由里院出來了。

阿鸞今天也換了一件粉紅的衣裳,水綠綢褲,頰間也擦了胭脂,與程玉娥一比,簡直更美麗了。

一到前院就命人備馬,葛少剛翻眼盯著阿鸞,問說:“鸞姑娘,不用備馬啦,你跟你嫂子坐車吧?我跨車轅。”

阿鸞搖頭說:“不,我頂不愿坐車。”

葛少剛笑著說:“那么我也騎馬,鸞姑娘,回頭咱們倒要賽賽,看誰的馬快,我這匹馬跑過北山。”

于是就有伙計把兩匹馬備上,阿鸞先牽著她那匹榴紅色的小馬走出,一個仆婦跟著程玉娥上了車。

葛少剛跑到里院又換了一身青洋縐的褲褂,穿上一雙抓地虎的快靴才出來,伙計給他牽出馬車。

他這匹馬是黑色的,渾身沒有一點雜毛,鞍氈也全是新的,在鞍下并掛著一口鐵鞘的鋼刀,刀柄上系著綢子。葛少剛洋洋得意,由伙計手中接過皮鞭,正要扳鞍上馬,忽聽身后有人叫道:“你要上哪兒去?”

阿鸞在馬上說:“我們逛大雁塔,劉師叔你不去嗎?”

劉志遠搖頭說:“我不去,”隨后就悄聲囑咐葛少剛說:“你可好好跟著姑娘,別惹事!”

葛少剛點點頭,隨就上了馬。車在前,兩匹馬在后,就出了南門一直往大雁塔去了。

走不遠就看見前面有一座聳入云霄的石塔,看著雖像在眼前,可是一時卻不能走到。

兩旁都是麥田,碧浪無邊,道上往來的人倒不甚多。葛少剛就策馬趕到車前,回首向阿鸞叫著說:“鸞姑娘,咱們賽馬呀?”

阿鸞只笑了笑并不理他,葛少剛卻更得意了,催馬向前飛跑,跑出一里多地又跑回來。

他的媳婦程玉娥生了氣,在車中罵道:“你瘋啦!”

葛少剛惡狠狠地瞪了他媳婦一眼,又瞟瞟阿鸞,立刻他臉上現出一種煩惱之色,眉頭也緊皺起來,喘著氣,不再一個人跑馬了。

少時到了大雁塔,阿鸞一看,這座廟還不小,塔就建筑在廟中,共七層,四面都有窗子,在最高的那窗子里都有人向下看。

阿鸞就用鞭子向上指著:“這座塔原來可以上去呀?”

葛少剛笑著說:“可不是,咱們來就是為的是上去玩嘛!”

今天因為不是廟會的日子,所以沒有多少人到這里來,門前只停著兩三輛車,拴著幾匹驢馬,稀稀約約有幾個人出入。葛少剛已將馬系好,并把阿鸞的馬匹也接過來,系在樁子上。

此時程玉娥已由仆婦攙下車來,便走進廟里,先到正殿燒香拜佛,然后轉往殿后就走進塔去。這塔里有盤轉的樓梯可以登到最高級。葛少剛在前,他妻子和仆婦跟著阿鸞在后面。走進第二層,程玉娥就因為腳小,不能再往上走了,阿鸞卻非要到頂處去看著不可。

葛少剛就叫他妻子和仆婦在這里等著,他帶著阿鸞姑娘往上去走。由第二層到三層四層五層六層,每層都有三兩個游人,在那里憑窗下望。及至上了七層最高之處,就見這里供著佛,有一個年少的書生正在提筆向墻上寫字。葛少剛想,大概這書生是在作詩了,可惜自己認得的字很有限。只見這個人寫完了詩句,在后面留款是“南宮李鳳杰”。

葛少剛不禁暗笑,小說:“書呆子!”

旁邊阿鸞倒很注意這個人,只見此人年紀不過二十余歲,神情英俊,穿的衣服也頗為不俗。寫過了詩,便回身收筆,硯旁并放著一個小包里和一口寶劍,寶劍是鐵匣鐵柄。

阿鸞的祖父說過,這是“雄劍”,非得沖鋒陷陣、比武爭雄的人,決不用這種雄劍,當下便更非常注意。又見這人向阿鸞看了一眼隨后他就收拾了筆硯,拿著包裹及寶劍下了塔梯。

葛少剛向阿鸞笑了笑,說:“這真是個書呆子,來到這么高的他方,還帶著筆硯往墻上寫詩,酸溜溜的也不知他寫了些甚么?”

阿鸞卻神色驚異,說:“我瞧這人一定會武藝,他那口劍不同一般的寶劍,是口雄劍,份量沉,不會武藝的人決不能帶著它。”

葛少剛卻搖頭說:“不,不是,師妹你倒叫他蒙住。他們那些書呆子多半愛弄口劍玩玩,假充文武全才,江湖人哪有他那樣兒的?再說他在墻上寫的明白,南宮李鳳杰——我葛少剛也闖了兩三年江湖,就沒聽說過這個人的名字。”

阿鸞抿著嘴唇,搖頭表示不信,她還扶著塔欄向下去望。

葛少剛跑到東面窗子前,向外指著說:“鸞姑娘快來看吧!由這兒就能看見灞河。”問了兩聲,回頭一看,原來阿鸞已經隨著李鳳杰下了塔梯。葛少剛不由有點兒生氣,心說:“這姑娘原來真不是好姑娘,幸虧我沒娶她當媳婦,今天她一瞧見白面書生,她就迷啦!”

于是葛少剛妒氣填胸,也咯咚跑下塔梯,直走到第二層下,見媳婦程玉娥和仆婦全都在這里,葛少剛就直著眼問說:“鸞姑娘哪兒去啦?”

程玉娥斜瞪眼說:“我知道呀?我就問你是回去不回去吧?你要不回去,我可帶著姜媽走啦!”

葛少剛慌慌張張地,接手說:“別忙!別忙!”他又順著塔梯往下去走,只見阿鸞正站在塔前,向西望著。西邊便是那南宮李鳳杰,他一手托著筆硯,一只胳臂挾著寶劍和包里,正站在一座石碑前,嘴唇直動,仿佛正在念那碑上刻的字。

葛少剛大聲說:“鸞姑娘,你看那書呆子干么?憑他那鳥兒樣兒還會武藝?拿著口鳥劍來蒙人?他娘的,惹翻了老子就打折他的鳥劍!”

那李鳳杰回首看了看,大概以為葛少剛是個瘋子,他就沒有理,隨就把碑文念完走開,把筆硯還到和尚的房中,他出門上馬,打算進城去回客店。

往北才行了不到二里,就聽見身后有得得的馬蹄之聲,李鳳杰回頭一看,原來是在大雁塔上所遇的那男女二人和一輛車趕來。李鳳杰自己不愿與人起無謂的糾紛,便傲然地向后微笑了笑,依舊催馬走去,但后面的馬卻緊緊追隨不舍。

這時阿鸞是抱住了這股雄心,她因見這人帶著一口雄劍,便斷定此人會武藝,而且更斷定是由外省的豪杰特意來找她昆侖派尋釁的,所以她必要追趕,看這人到底在哪里居住。

葛少剛這時心里全是妒意、他覺得姑娘是愛上那個白面書生。葛少剛仗他帶著口鋼刀,便緊緊地催著馬趕上了前面的白馬,大喝一聲:“小子站住!你是干甚么的?”

前面的李鳳杰立時收住韁繩,撥轉馬頭,這時他的臉上可顯出怒色來,說道:“你問我干甚么?”

葛少剛挺胸握拳,橫眉立目地說:“葛大太爺就要問問,因為我瞧你這小子不像好人!”

李鳳杰依然忍著氣,微微冷笑說:“你問不著我!”說畢,撥馬又要走。

葛少剛卻催馬奔過,二馬相擦,葛少剛本要一把手將李鳳杰摔下馬來,但想不到人家只在馬上一探身,用手一推,葛少剛就咕咚一聲由鞍子上滾下來了。他立時大怒,滾身站起,跑過去將自己的馬匹捉住,抽出鋼刀,回身就撲上李鳳杰。

李鳳杰這時已鏘地亮出了他那口雄劍,太陽照在劍身上光芒奪目,葛少剛的昆侖刀法才逼近來,李鳳杰只用劍一挑,就將葛少剛的鋼刀挑開,然后劍光一抖,葛少剛立刻刀亂眼花。

旁邊鮑阿鸞喊聲“不好!”

程玉娥在車上也著急嚷說:“你別打了!”但這邊的話尚未說完,那邊的葛少剛早已受了劍傷趴在地下。李鳳杰收劍上馬,急催雪驥,如同一股白線似地向北馳去。

阿鸞氣憤得也不管葛少剛的傷重不重,她由地下將刀抬起,便上馬緊追,一面追趕,一面向前面的人喊道:“把那個騎白馬的截住!截住!他殺了人!”但前面往來的都是些擔筐推車的人,誰敢擋住那匹白馬?

阿鸞氣忿忿地,竟眼見那騎白馬馳進長安城去了。她收住了馬,氣得喘吁吁地,又撥馬回來,就見程玉娥已下了車,坐在她受傷的丈夫身旁痛哭。

葛少剛受傷頗重,右臂被削了一劍,只還連著一點筋,上身滿染了鮮血,他已昏暈過去。

阿鸞又生氣,又發愁,向那趕車的人說:“你把少掌柜的抬上車去!”

趕車的人皺眉說:“我一個人如何抬得動?再說這么重的傷,一動還不就……”

阿鸞說:“那么你先把少奶奶送回去,趕緊叫鏢店里來人,我在這兒看著!”她提著刀氣昂昂地。

程玉娥臉上帶著幽恨,流著淚,瞪了阿鸞一眼,跟著仆婦上車,才要叫車夫趕進城去。

這時,忽見北邊來了兩匹馬跑得很快,阿鸞一看原來是魯志中和劉志遠。她趕緊催馬迎上去,高聲叫著說:“快來吧!葛師哥叫人殺傷了,仇人也跑了!”

對面兩匹馬急急來到臨近,魯志中就問說:“為甚么事?遇見了甚么人,”

阿鸞氣忿忿地說:“在搭上遇見一個人,后來我們追他下來,他就跟葛師哥打起,兩三回合他就把葛師哥殺傷,后悔今天我沒有帶刀來!”

魯志中與劉志遠下馬,一看葛少剛那么重的傷勢,就齊都皺了眉。

魯志中就先抱怨劉志遠說:“我就斷定今天要出事,你我應當早來!”

隨就趕緊先叫劉志遠回去,叫店里的伙計和車來,又命趕車的將程玉娥送進城去。

他便問阿鸞方才的詳情,此時葛少剛已經蘇醒過來,痛得他“曖喲,曖喲”直喊,望見了魯志中,就說:“魯師叔!快給我報仇,那人叫南宮李鳳杰!”

魯志中皺著眉向姑娘說:“姑娘來的那天我就來了,我沒敢再走,我就知道不久一定要出事。現在同不得十幾年前了,那時關中、漢中可以由咱們昆侖派為王稱霸,現在就不行了,外省出來了許多位少年英雄!”

阿鸞不等魯志中說完,她就氣忿地捉刀上馬,向魯志中瞪眼說:“魯師叔你管不著我!我爺爺叫我出來的,無論誰也管不著我。你在這兒看著他吧,我進城去,非得找著那個騎白馬姓李的,把他殺死給我葛師哥報仇不可!”說時她就馳馬走去,這魯志中急得不住跺腳嘆息。

阿鸞催鞭進了長安南門,正遇著劉志遠帶著幾個伙計、一輛車,出城去接受傷的人。

劉志遠就問:“鸞姑娘,你來的時候少剛的傷怎么樣了?”

阿鸞氣惱著說:“我也不知道!”

回到利順鏢店,這里有師叔苗志英、袁志俠、金志勇、趙志龍等人,都過來向她詢問。阿鸞就忿忿地說了一遍,隨又派伙計們出去探詢,看那騎白馬使寶劍的李鳳杰到底在哪里住,她的那匹馬也不叫卸了鞍韉,扔下刀進到里院,聽那徐氏婆媳正在痛哭。程玉娥雖然沒敢說甚么,但徐氏卻哭出來。說:“我就只有這一個兒子,早先出去保過幾回鏢也沒有事,這回就因為來了個……”

阿鸞只把話聽到這里,下面當然是抱怨自己的話了,心里不由更是生氣:暗想:“原是你兒子愿意找人家打架,他的本事不高,給別人殺傷,你如何抱怨我?”

本想要罵幾句,可是徐氏究竟是自己師嬸,葛志強又非別的師叔可比,于是就忍下氣,到自己的房中取了鋼刀,隨就牽馬出門,騎著馬到東西南北各關里去找李鳳杰。苗志英等人攔也攔不住,只好派了兩個伙計去跟隨她。

今天葛志強是到富平縣辦事去了,所以鏢店出來這事,便全都十分慌亂,苗志英就趕緊騎著快馬趕往富平縣找葛志強去了,這個魯志中倒是鎮壓住眾人,勸大家不要慌亂,并說:“現在鸞姑娘到街上找那姓李的去了,咱們沒法攔她。可是咱們大家先要暫時忍事,有甚么話等葛師哥回來再說!”

于是趕緊派人請來本地著名的專治跌打損傷的大夫,給葛少剛治傷。當日就有許多同行和本城有名的拳師來此探問,有的打抱不平,有的議論紛紛,并有幾個人自告奮勇,跑到外面去打聽李鳳杰的地址和來歷。

直到晚間,葛志強才由富平縣趕回來,看了看他兒子的傷勢,他急得連連跺腳,少時阿鸞也回來了,她說在城里城外找了一天,也沒看見那李鳳杰,又說:“那個人的劍法實在不錯,我想他就是龍門俠的孫子紀廣杰,來到這里闖了禍,他又跑回河南去了。明天我索性往東追趕他去!”

葛志強擺手冷笑說:“他真是紀廣杰,也就決不至于跑了。我們且捺下性子在這西安府附近訪查他幾天,如若訪查不出來,那一定是江湖小輩,武藝不過比我兒子略高一些,咱們無論派了誰去也能把他捉回來。如若探知此人尚未離開此地,那可倒要大費斟酌了。”

眾人一聽,齊都不由變色,驚詫地問說:“這是為甚么?”

葛志強微微嘆息著,說:“你們不知,現在江南出來一位很有名的年輕俠客,有人疑他就是江小鶴,但是我親自聽由江南來的人說此人姓李,卻是直隸省人,假若李鳳杰就是江南的那位俠客,可就要大費周折了!”魯志中在旁說:“無論如何,在此時總是忍事才好!”

葛志強擺手說:“魯師弟你這話也不對,無論今天是誰的理屈,但我的兒子受了重傷,說不定當晚就許死。倘若不出這口氣,不但我這鏢店不能開了,凡是咱們師兄弟,都不能再走江湖吃飯了!”

葛志強說出這句話來,苗志英、劉志這、袁志俠、金志勇、趙志龍及眾伙計等全都激起了義憤,都擦拳摩擦掌要去找李鳳杰,阿鸞卻說:“請眾師叔都不要上手,交我一人斗他!”

正在說著,就見外面來了幾個人,這都是本地的同行,一個是泰福鏢店的梁振,一個是鳳山鏢店的韓豹,還帶來一個西關吉祥棧的掌柜的劉大。

程鳳山就說:“找著了,那姓李的現在還住在劉大的店內。”

阿鸞一聽,提刀拉住那個劉大,說:“你就帶我去!”

葛志強把姑娘攔住,說:“不要急,咱們先問問那人的來歷。”

吉祥棧的劉大,說:“他是一個生人,我也不大知道他的來歷。他就說他姓李,現在已在店里住了四天了。天天出去游玩,回來就在屋里看書。今天他最早出去的,晌午才回來,回來就沒再出房門。”

袁志俠等人說:“他一定是知道惹下禍了,怕咱們去找他。”

劉大又說:“可是看他不像害怕的樣子,他今天一回來就在房里看書寫字,飯送去了他都顧不得吃。我看他是個書呆子,他那身就是一份行李、一包裹書、一口寶劍和一匹白馬。看那個人很老實,不像是個練武藝的人。”

阿鸞說:“就是他,劉掌柜你帶著我去!”

葛志強還在猶豫,袁志俠等一干人全都要去拿兵器。

魯志中卻把房門攔住,他連連擺手,十分著急地說:“現在大家都不要鹵莽!這口氣是一定要出的,可是也得想一想應當怎樣出法?早先師父更對我說過,走在江湖上有兩種人不可輕敵,第一是出家人,第二就是文人秀士。因為這兩種人多半是別有真傳,他們的武藝與我們所學的不同,倘若貿然動手,那便不免吃虧!”

袁志俠等人卻說:“魯師兄你太過慮了,現在趁著李鳳杰還沒走,咱們趕緊把他捉來。想他就是武藝高強,也敵不過咱們人多。若是今天不去捉他,明天叫他跑了,咱們昆侖派不丟大人了,以后誰都可以前來欺負咱們了。”

葛志強就下了決心,一揮手說:“走!到西關去!”當下袁志俠、趙志龍把魯志中拉到一邊,眾人就各自去拿兵刃,由葛志強和阿鸞姑娘領頭,二十多個人就齊往西關去了。

這時西關已關了半扇,葛志強親自見了守城官吏,請他留下半扇城門,就是自己這些人少時即歸。

葛志強是西安府有名的人,官吏不敢不依。

當下一干人就闖到吉祥棧,掌柜子劉大先向葛志強要求說:“葛大爺,你老捉的可是姓李的一個人,別把旁的客人也連帶了,要不然以后我這客棧就別開了。”

葛志強擺手說:“你放心。”隨吩咐手下的人都不要冒失,但阿鸞姑娘已捉刀先進了店門。

葛志強就問說:“在哪屋里!”

劉大指著西南角兒的一間房子,說:“就是那屋,葛大爺你看那人不是正在屋里?”

葛志強一看,那屋的窗子上鋪著明亮的燈光,有個很呆板的影了。葛志強吩咐眾人都不許動,他就捉刀走到那房門前,一拉門闖進房內。

房內李鳳杰正在燈畔看書,但在書旁就放著一口已經亮出來的雄劍。一見有人進屋來,他就擊劍在手,站起身來。

葛志強此時雖然怒氣填胸,但卻擺了擺手,說:“朋友!你別慌!有幾句話我先對你談談。”

李鳳杰面上毫無畏色,從容地點頭說:“好!有甚么話你就說吧!我與你素不相識,你忽然捉刀闖進我的屋中,是打算做甚么?”

這時阿鸞也跟進屋中來,她“吧”的把刀向桌上一拍,瞪著眼說:“你還裝傻?今天在大雁塔殺人的是不是你?”

她掄起刀來,就要殺李鳳杰。

葛志強趕緊把她攔住,阿鸞一腳蹬著凳子,刀尖仍對著李鳳杰。

李鳳杰卻連躲也不躲閃,微笑著點頭說:“不錯,今天午間在南門外我傷了一個人。可是那人的受傷是自找,因為他截住我辱罵我,并且是他先動刀的。”

阿鸞又要前撲說:“別說那些廢話,現在就得要你抵命!”

她的鋼刀嗖地削下。卻被李鳳杰的寶劍架住,只聽叮當一聲巨響。外面的二十幾個人也都要往屋里闖,已把窗紙用刀劃破了;探進來數口刀,鉆進來幾個頭。

李鳳杰卻退后一步,橫劍護身,笑道:“啊呀!你們來的人真不少,有男有女,你們真會打架!”說著嗖地一抖劍光,反逼進兩步。

阿鸞用刀相迎,只聽當當刀劍相磕了幾下,葛志強卻伸刀把二人攔住,說:“先別動手!把話問明白了再動手,反正他跑不了!”

李鳳杰卻笑道:“還問甚么話,你們這一群無恥的男女,倚多為勝,真給天下練武的人丟盡了臉面!”

葛志強又恨又羞,回身跺腳大喊,說:“你們都出去!讓我一人跟他講理!別叫他奚落咱們昆侖派!”

那才探進頭來的袁志俠等又都退回去。只有阿鸞和葛志強在這屋里,對方的李鳳杰態度還是那么從容,他就問:“你貴姓?”

葛志強抱拳說:“我就是利順鏢店的葛志強,昆侖派的門徒。”

那李鳳杰一點也不為葛志強的名聲所鎮服,說:“昆侖派?我在江湖上也行走了幾年,還沒聽人說過有這么一派。”

阿鸞聽了這話,真再也忍不住了,就拿刀向李鳳杰直砍,說:“你敢瞧不起我們昆侖派!”

那李鳳杰趕緊用劍相迎,葛志強也挺刀而上;李鳳杰卻一縱身跳到桌上,一腳把油燈踢翻,他用劍敵住下面兩口刀。

這時屋中是鐵器相擊作響,外面也亂了起來,人聲嘈雜,也不知誰把木頭窗框砍斷,刀槍都遞了進來。

李鳳杰的一口寶劍橫擊直砍,反覆如飛,刀聲亂響,雜以慘叫之聲。李鳳杰竟砍傷了兩個人,他跳出窗外。一跳出窗外,阿鸞和葛志強也追出屋去,只聽有人喊:“瞧準了人!”

因為此時天已黑了,大家圍住亂打,實在不易分出哪個是李鳳杰。相戰又十幾合,就見劍光一陣盤旋,有個人竟于人叢之中躥上房去了。

葛志強大聲呼喊道:“跑了!跑了!”

于是有幾個人又躥上房去追,其余的都由店門中出來,這時街上的人很多,連客棧裹住的人都跑到街上來了,就有人說:“早跑了,向西跑了。”

于是阿鸞為首,十幾個人又向西飛追而去。

這里葛志強卻進了店房,店房內頓然清靜了,叫店家點上了四盞燈,向各處去照;就見早已沒有李鳳杰的蹤影,地上卻躺著六個受傷的人:其中一個是苗志英,胸前被劍刺傷,已經斷氣。

葛志強一看,立刻放聲大哭起來,劉志遠也揮淚相勸,又看旁邊橫躺豎臥的那幾個受傷的人,倒都是鏢店里的伙計,傷勢還都不至于致命。

葛志強流淚頓足說:“真是想不到!苗師弟今天是到富平縣把我找來的,如今竟這樣死了,這個仇非報不可!”

于是先叫伙計到街上找車,把死傷的人都送回城內。又過了些時,阿鸞、袁志俠、金志勇、趙志龍等人方才回來,據說追下十多里地,并沒有追著,那李鳳杰不定是藏匿在哪里了。

他們一聽說在戰亂之中苗志英已死,就有的放聲大哭,有的用刀砍地,發誓報仇。

阿鸞尤其氣憤,她抱怨眾人:“都是你們的不對,你們胡混攙甚么手?人多了,在白天倒可以占便宜,晚間卻只有吃虧!當初只要有我一人,我跟他單打單個,一定不能叫他逃得活命!”

劉志遠嘆氣道:“這些話現在說也沒有用了,咱們先進屋看看這姓李的扔下了甚么東西。”

于是劉志遠和趙志龍進屋,提著燈翻查李鳳杰所遺下之物。只見他行李內銀兩不少,連莊票帶現銀共有一百多兩;此外就是幾件衣裳、筆硯、鐵劍匣和幾本書、一卷詩稿。趙志龍是懂得文墨的,他翻那詩稿就說:“我知道這個人的來歷了,這人名叫李鳳杰,是直隸省南宮縣人,今年才過二十歲,是個不第的秀才。教他武藝的師父姓童……哎呀!就是蜀中龍!你們看,他這首京門辭師:西蜀當年隱臥龍,……”

葛志強在旁聽著,不禁吃驚發怔,點頭說:“蜀中龍是名叫童清彥,聽說這人早死了,怎么又到了京都?又傳授了這么一個徒弟?”

旁邊阿鸞就問蜀中龍是誰,葛志強發著愁說:“蜀中龍童清彥是三十年前一位俠客,與龍門俠紀君翔稱為南北二龍,又稱為南北二絕!”

阿鸞冷笑著說:“管他是誰的徒弟?今天我就在這店里等他,如若他敢回來,我就一定將他殺死,若如他不回來,明天咱們派人四處去捉他。三天之內捉不著他,我就要到直隸南宮找他的家里去了。”

當下葛志強就命人將李鳳杰所有財物都帶進城去。這里留下阿鸞、袁志俠和金志勇及十個伙計。

葛志強等人就進城去了,夜內城里城外都沒有其么事情發生。

次日,整個西安府都騷動了,說是來了蜀中龍的弟子李鳳杰,昆侖派吃了虧。葛志強和鮑老師父的孫女都不行,那姓李的一個人敵住二十多個,還殺傷幾個人,從容走去。

越傳越遠,一日之間,長安百里之內竟是無人不知了。尤其是鏢行表面是派人到利順鏢店探問,吊祭苗志英,說些愿為相助之話,其實都是各自警惕,不愿去招惹那李鳳杰。

苗志英的靈柩停在城中大悲寺,鮑阿鸞仍在西關吉祥棧等候李鳳杰。

葛志強終日煩惱急躁,派人各處追訪李鳳杰的下落,并派人到漢中、鎮巴、紫陽及各處送信。

到了第三天,在大悲寺中為苗志英開吊,來到了關中許多著名的鏢頭拳師,葛志強就對眾人發話說:“昆侖派的人在江湖上行走了三四十年,從沒被人欺辱過。現在既出了這事,我們沒有別的話,就是無論如何,要捉李鳳杰,以為死傷的人報仇,也不管這李鳳杰是哪一派的人,是誰的弟子。眾位都是我多年好友,是同行就是同道,望大家幫我們昆侖派這個忙,給我關中練武藝的人出這口氣!”

來的那些鏢客拳師當然一齊振臂拍胸,個個都說:“誓為苗志英報仇,為關中鏢行出氣。”送完了,和向念畢經,來人就漸漸散去。

葛志強喝了幾杯悶酒,身上覺著發燒,心里像燃燒著一把烈火,出廟門上了車,心里還想著:“我‘金刀銀鞭鐵霸王’生平哪吃過這個虧?十年以來練習武功對付江小鶴,如今江小鶴并沒有來,紀廣杰也沒有到,卻出來這么個李鳳杰!江湖上若叫這幾個晚生下輩稱雄,那我們昆侖派這些人真是人沒用了!”

于是葛志強就發誓要拼出一切去爭這口氣。

騾車在這夜色之下穿著小巷,走了半天,方才回到自己的鏢店里。一進門就見魯志中迎出來,說:“六師哥,你請屋來!”

葛志強到了柜房里,魯志中就說:“方才華州鏢店里的秦得玉來了,他現在住在張家店內。據他說,紀廣杰已經到了靈寶縣,那人確實青年英俊,武藝高強,咱們為甚么不派人請他來助咱們?”

葛志強說:“師弟,在我們昆侖派中只有你我和龍家兄弟是老師父的得意門徒,怎么現在你竟這樣膽小起來!”

魯志中說:“不是我膽小,我想蜀中龍與龍門俠傳授出來的人,我們昆侖派決不是敵手。”

葛志強憤然說:“就算不是他們的敵手,我們也要拼將出去,不然咱們鮑昆侖所傳下來的徒弟,都休想再走江湖了!”

說著他忿忿不息,走出屋去,要到里院去歇宿。里院是三合房,西房里住的是兒子兒媳,現在因兒子養傷,所以屋里還有燈光。

東屋是他自己的,二十年來他就與妻子分屋寢睡,他不在屋,那東屋誰也不敢進去。

如今葛志強忿忿地回到屋前,方要伸手拉門,忽然屋中有一陣響動,也不由大吃一驚,連退了三四步,向屋里問道:“是甚么人?”

屋里的人先是微微一笑,然后說:“我是李鳳杰。”

葛志強嚇得把方才那點酒意全都飛了!他趕緊跑到北屋,由墻上摘下刀來再出屋,就見那李鳳杰已然出屋子站在房上,依然向下哈哈地笑著。

葛志強就用刀向屋上一指,說:“朋友!你先別走!”

房上的李鳳杰說:“好,我就不走,你有甚么事?”

葛志強就說:“朋友,你敢下來嗎?”

李鳳杰說:“就下房來!”說時嗖地一聲,跳下房來,面前并有寒光遮護,卻是他手中的寶劍。

葛志強又向后退了幾步,他就說:“遠日無冤,近日無仇,你何必要欺人太甚?”

李鳳杰說:“我并沒有欺你們,卻是你們無端地欺我,在大雁塔是你的兒子先向我挑釁,我才傷了他。”葛志強說:“你是甚么來歷?”

李鳳杰說:“那你不必細問,你我既非朋友,我用不著告訴你我的來歷。”

葛志強說:“可是……”說到這里他走近前一步,驕傲地說:“你也應當去打聽打聽,我葛志強的名聲,和我們昆侖派的聲勢。我師父鮑振飛現在仍然活著,身體還硬朗。幾年前川北部一條好漢閬中俠徐麟,在我師父的手下都吃過大虧。你的武藝劍法雖然不錯,但你還比得了閬中俠嗎?現在這里的事情,已快吹到他老人家的耳朵里去了,他若聞知一定憤怒!你可要小心,我現在開著買賣,不愿與江湖人惹氣結仇。雖然你傷了我兒子,殺了我師弟,但我還不愿傷害你;勸你趕快走開,以后不要再到關中來!”

李鳳杰嘿嘿冷笑,說:“住口!你要拿大話來嚇我,我的眼里沒有鮑振飛,沒有你們昆侖派!要打就打,要斗就斗,我李鳳杰決不謙辭。我來此是為游覽,我不想走,無論是誰也不能驅我走開!”

葛志強憤怒說:“呵!我給你留一條逃命的道路你不走!還敢罵我的師父!”

說時掄刀過來,李鳳杰趕緊用劍相迎。

鏘鏘鏘,刀劍往來了三五回合,忽然由前院有一人闖入,橫刀將李鳳杰的寶劍架住,急急地說:“不可動手!”

李鳳杰挺劍問說:“你是誰?”

這人說:“我叫魯志中,我也是由別處來到這里的。現在你們兩家先別打,有甚么話慢慢說!”

葛志強暴躁地說:“師弟,還有甚么話對他可說?我放他一條活路,叫他離開關中,他都不肯走,他是成心要與我昆侖派作對!”

李鳳杰冷笑道:“你要叫我走開,你好向人說是我李鳳杰怕了你們的聲勢,給你們保住體面。但那也容易,除非你們這里有人敵得過我手中這口寶劍!”

葛志強跺腳說:“好!現在我就要斗一斗你!”

說時雙方的兵刃又鏘地相觸了一下,又被魯志中從中攔住,魯志中說:“就是比武也不能在這黑天半夜之下拼命,無妨訂過日子來,雙方都請出朋友來,眼看著比武。”

李鳳杰說:“我在此沒有朋友,日子隨你們定!”

魯志中說:“明天如何?”

李鳳杰說:“好!隨你們去多少人,旁觀或幫助,我只用這一口劍!”說畢,他轉身昂然向外院走去。

葛志強還要捉刀追出去,卻被魯志中打了他一拳,囑咐說:“師兄你不要性急!”他隨扔下刀,送李鳳杰出去;到了門首,他說:“李兄你且止步,我同你再說幾句話!”

李鳳杰轉身,因見魯志中手里沒有兵刃,他便也將寶劍收入鞘內,然后聽魯志中說:“你雖然傷了我們的師兄弟,但是我兩家且不可就因此結下深仇,明天在灞橋相見比武,也請留些情面!”

李鳳杰微笑道:“那只看你們如何了,我李鳳杰是決不太為己甚的!”

說畢,他背后掛著他才取回來的書籍和銀兩包裹,就向北揚長走去。

魯志中回到院里,東屋中此時己燃起燈來,葛志強正坐在椅子上生氣,一見魯志中,他就說:“你為甚么把李鳳杰放走?難道咱們兩口刀還敵不過他一口寶劍嗎?”

魯志中說:“在西關吉祥機內,十幾個人全都不是他的敵手,今天我們二人就能戰敗了他嗎?再說又是在咱們的院里,驚了女眷也很不好。傷了咱們,咱們白吃虧;我們若傷了他,也得驚動官府。”

葛志強說:“驚官動府我不怕!”

魯志中說:“可是我們也不必以官府的勢力欺壓一個外鄉人。明天的事師兄你別管,更不可告訴鸞姑娘,我去到灞橋,給我們昆侖派爭這一口氣!”

葛志強說:“明天多請上幾位朋友,到灞橋去我先跟他干,等我不行了,你們再上手!”說畢,他長舒了一口怒氣!

魯志中走了,他就關上門睡去。

到了次日,葛志強一早起來,就一面派人去請城內著名的鏢頭拳師,一面在鏢店中備酒。

少時來了泰福鏢店的梁振、鳳山鏢店的程鳳山、關中鏢店的韓豹、華州鏢店的秦得玉以及拳師瞎老虎張八、八卦拳龐蔭,連同魯志中、金忠勇等人,坐滿了兩桌席。葛志強就把昨天在這里與李鳳杰約定今天在灞橋相見比武的事情說了。

那鳳山鏢店的程鳳山立時就拍桌怒喊說:“回頭我們都去!倒看看姓李的是個甚么人物,既要動手就得叫他死,受輕傷都不算。然后人命官司由我打!”

瞎老虎張八也跳起來說:“到時諸位都別動手,只叫我一個人對付他。我昨天晚上才由武功縣趕回來,就為的是要斗斗那小子,給我們關中的朋友們出這口氣!”

魯志中卻連連擺手,說:“不可如此,昨天的約會是我跟他訂的,回頭見了他面,我們只要把他打服就是了,不必非得叫他受傷,結下仇恨。因為聽說他是蜀中龍的徒弟!”

此時華州鏢店的秦得玉,他卻把一些暴躁的人都壓住,說:“這位魯大哥說得對,現在我們關中的鏢行,不可再與外省人結仇了。紀廣杰現在已到了靈寶縣,說不定兩三天他就到關中來,他對人談說非常不滿意我們關中的鏢行,說我們獨霸江湖,欺壓外省人。假若今天我們把那李鳳杰殺傷在灞橋,說不定紀廣杰就能夠趕來,代他打這個不平。一個是蜀中龍的徒弟,一個是龍門俠的嫡孫,他們二人一定相識!”

秦得玉說了這些話,葛志強都有些發怔,旁的人更都殺了銳氣,只有瞎老虎張八依然努嘴斜眼說:“甚么杰吧,無論他誰來,我也得把他砍成兩截!”眾人匆匆飲了酒,隨后就洶涌地出了店門。

這些鏢頭有的是坐車來的,有的是騎馬來的,擁擠了一條街。葛志強是騎著一匹黑色馬,魯志中騎著白馬已在前走去了。

金志勇是出了門他又回去,找著一個伙計悄悄囑咐了幾句話。

當下一干車馬就雜亂地向東門走去。街上的人都停足觀望,知道葛大爺是請了全城有名的鏢頭,到灞橋與人比武去了。

一大隊車出了長安東門,過十里鋪再走十里就是灞橋。這里是關中名勝,灞河如帶,橫臥在大平原上,河身很寬;里面的水雖不深,但是清碧可愛,村上兩岸扶疏綠柳,風景是美麗幽雅。橋長約數十丈,是平坦的,東西橋頭都豎著高大的牌敕。兩岸是一片村舍,有不少的水田,東岸卻是一座繁盛的市鎮,那就叫做灞橋鎮。

魯志中第一個騁馬趕到,后面的車馬離著還有半里多遠。

這時就見李鳳杰正持劍在橋頭站立,魯志中下了馬,先將馬鑿在柳樹上,然后徒手過去,抱拳說:“李兄你早來了吧!”

李鳳杰抱了抱拳,向對面望著那隊車馬,微笑道:“你們的人來得真不少呀!”

魯志中說:“雖然人來的很多,但只是我一個人和你交手,那些朋友不過是作我們見證。我們今天講的是真功夫、真武藝,不可以用巧技和暗器傷人。”

李鳳杰說:“我從來不使暗器,只使我這口寶劍。”

二人說話之間,那邊的車馬已將來到,秦得玉他先催馬趕上前來,下了馬就向李鳳杰抱拳說:“這位是李鳳杰兄嗎?”

李鳳杰也拱了拱手問說:“這位兄臺貴姓?”

秦得玉說:“兄弟名叫秦得玉,華州的李振俠是我的岳丈。我今天來也是替你們兩家了事,彼此都是走江湖的朋友,有甚么事兩三句話就能說開,不必非要拼個你死我活,結下莫大的冤仇。”

說到這里,他見葛志強的車馬已然來到,他就舉手高呼道:“今天請兩方的朋友給我一個面子,都不可動兵器,真正的功夫還是拳腳。這地方很寬綽,你們兩下就在這里比拳。我看著,誰要不公道,誰就不算朋友,就不算男子漢!”

韓豹、梁振等人一齊贊成,只有程風山和瞎老虎張八,他們手中都早已亮出刀來,聽了這話,未免有些不服氣。魯志中卻說:“好,好,昨天是我與李爺在此訂的約會,今天我先向李爺請教請教!”

此時由橋東來了許多行路的人和附近的農民,都來看這里的一群人打架。

李鳳杰將寶劍扔在地下,挽挽袖子;魯志中也把刀扔下,彼此一抱拳,對繞著走了半個圈子,然后李鳳杰騰步過來,掄拳向魯志中就打。

魯志中偏身避過,上手遮攔右腳進步,一拳向李鳳杰打去,但被李鳳杰“吧”地就用左手推開,隨之嗖地跳起,側身掄拳向魯志中的后背打來。

魯志中急伸左臂用手將李鳳杰右腕抓住,順勢向懷中一帶,但李鳳杰立定腳跟,紋絲不動,奪開了右手,轉換拳勢,反撲向魯志中。往來又走了一個圈子,魯志中就看出來李鳳杰所使用的完全是內家拳法,不可輕敵,他隨躲避著,伺伏著自己昆侖派的招數。

魯志中只往后退,眼看快要追到柳樹下河岸旁了,李鳳杰卻一步一步地逼近。那邊程鳳山就說:“魯志中真給昆侖派泄氣!”他扔下刀趕奔過來。

這時李鳳杰已逼近了魯志中,用沉重的拳頭向魯志中打去,但魯志中閃身避開,撩開了李鳳杰的左手,向右一躥身,猛然下伏,嗖地一腿掃去。

李鳳杰卻雙足跳起,雙拳蓋頂去碰,魯志中張開雙手向上一舉,就把李鳳杰的兩只腕子全都抓住。那邊秦得玉就喝彩道:“好功夫!”

不料程鳳山以為這是有機可乘,他從李鳳杰的身后就一腳踹去。

李鳳杰奪開右腕反將魯志中的右臂扣住,向懷中去帶,同時閃身,叫程鳳山的一腳踹空。

魯志中就生氣向程鳳山說:“躲開!”

李鳳杰趁此機會又奪開了左手用個分身十字的姿勢,把魯志中拋出有兩步遠,然后拳隨步進循環三拳,魯志中只招架住了兩拳,末后一拳就打在他的右臂上。

魯志中向后連退幾步,算是沒有倒下。

這時程鳳山已從后面撲來,李鳳杰又轉身迎上程鳳山,一拳就打在程鳳山的胸部,程鳳山本已老了,當時就摔在地下。

那邊葛志強已趕了過來,與李鳳杰扭在一起,二人相打相扭,簡直失掉了拳腳的招數。扭至河邊,忽然李鳳杰推開了葛志強,一腳飛起,葛志強身子跌倒,就滾下河去了。

那邊龐蔭、金志勇就一齊掄刀過來,李鳳杰仍然不慌不忙,身子閃轉騰挪躲著二人的兵器,同時趁空用拳去打,兩人一前一后將李鳳杰圍住。

這時葛志強也由河中水淋淋地爬出來,抄了刀要過來殺李鳳杰,瞎老虎張八早把李鳳杰的寶劍拾起來了,他雖不過來,但卻跳起腳兒來,說:“殺,殺,殺呀!”

李鳳杰早徒手將龐蔭打倒,而將那口刀奪在手中,他就單刀敵住了葛志強和金志勇。

三口刀上下翻飛,往來十余合,葛志強雖使盡了昆侖派的刀法,但卻無法取勝,金志勇抵擋不住了。

忽然那邊眾人高呼:“來人了!”

李鳳杰一面與葛金二人相持,一面向那邊看了一眼,就見由西邊大道上飛馳來一匹紅馬,馬上一個女子,穿著銀紅衣裳白褲子,正是李鳳杰所認為刀法很好的那個女子。

金志勇這時卻跑到一邊了,他招手說:“快來,快來!”

阿鸞馬到臨近,她早已取出刀來,跳下馬奔過來就說:“葛師叔閃開!”

葛志強正在刀法錯亂之下,他趕緊抹頭走開。

李鳳杰也不追趕,只是微微笑著,等阿鸞的刀嗖地劈過來時,他就用刀相迎。

河岸之上,柳樹之外,這一男一女雙刃飛翻,各不讓步;只見刀光映著日光,閃爍奪目,鋼鐵相擊著鏘鏘地響,惡戰二十余合。

那邊魯志中、葛志強恐怕姑娘有閃失,就也一齊掄刀過來。

李鳳杰敵住三人,又交戰五六合,他就漸漸向后退去。那邊韓豹也舉著一桿花槍奔過來,撲向李鳳杰猛刺。李鳳杰一面向后退,一面笑道:“你們真不槐是關中的英雄,刀多手眾!”向后退著,忽轉身就跑。

金志勇、程鳳山攔住橋頭,龐蔭、張八、秦得玉等人擋在西面都說:“別讓他跑了!”

李鳳杰卻直撲瞎老虎張八,一刀就將張八砍倒,順勢急將自己的寶劍搶在手中,卻把鋼刀扔了。

此時他手中有了寶劍,就如虎生翼,如龍得水,抖起劍光,返身撲上眾人。只聽鏘鏘鏘,李鳳杰的寶劍,將眾刀磕得紛紛后退,他的身子就如一只飛燕似地在刀叢里跳躍飄忽,東遮西護,前擋后欄,休想叫別人的兵刃近得他的身。

這時只有魯志中和鮑阿鸞還能抵擋得住,其余的人全都不行了。

一霎時只聽幾聲慘叫,程鳳山和金志勇全都被劍刺傷了,李鳳杰又掄劍轉取韓豹。韓豹用槍去迎,喀的一聲寶劍就將花槍的桿子斬斷,韓豹轉身就跑。李鳳杰奔過去,寶劍如鷹翅下擊,又聽得一聲慘叫,血水橫飛,韓豹摔在地下。

橋上的人就一齊驚喊說:“出了人命啦!……”

阿鸞也大喊道:“你休想走!”飛步奔將過去,一刀向李鳳杰的后背猛砍去,李鳳杰急忙翻身以劍相迎。

鏘鏘連聲,阿鸞雖覺得手痛,但不退后,一手要抓李鳳杰一手還掄刀,向李鳳杰砍去。

李鳳杰以劍挑起,撩開了阿鸞的鋼刀,斜身撤劍。這姿勢極為惡毒,眼看劍鋒就要觸到阿鸞的胸部,但這時橋上忽有人大喊一聲!

李鳳杰趕緊收回劍去,跳到一旁,橋上有一個騎白馬的少年,已挺劍跑了過來。

李鳳杰拋開阿鸞,用劍直取這人。

這少年將劍一掄,叫阿鸞、魯志中、葛志強三人全都躲開,他迎過去獨戰李鳳杰。

只見兩道寒光亂閃,兩個靈便的身軀往來跳躍,隨戰隨走,二人已相持走出百步之外。

阿鸞要追奔過去,卻被魯志中又拉住她。她捉刀喘著氣,就見那邊的二人已交手三十余合,漸漸李鳳杰向南退去。

那少年仍然不舍。挺劍追逼,將十余合,只見李鳳杰已坐在地下,他橫著劍架住了對方的劍。

那少年忽然撤劍向李鳳杰胸際刺去,寒光一陣亂眼,李鳳杰一滾身又用劍遮住對方的劍。

對方那少年卻抽劍回來,向李鳳杰的腰間拍了一下,李鳳杰就挺身站起來。

阿鸞和魯志中等人全部趕過去,只見李鳳杰滿面通紅提劍下了河,膛著那沒膝的河水走往對岸去了。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