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鶴驚昆侖 >

第二回 雪夜復冤仇犢兒斗虎  春郊生情愛燕子啄花

飯后,天色還很早,但雪卻仍然落著。馬志賢發愁地說:“這么大的雪,明天我還得一清早就到鮑家村去!”到了柜房,就見小鶴和那個徒弟全都沒事可干。

小徒弟是蹲在火爐旁邊,江小鶴卻站在墻角,滿面愁郁。

馬志賢看著他很可憐,就拍了拍他小肩膀說:“你別凈發愁呀!來,我給你幾百錢你到酒鋪喝點酒去吧!喝了酒是又解憂愁又擋寒。”遂就掏出幾百錢來給小鶴,小鶴就低著頭走了。

此時地上的雪已有六七寸厚,大街上的鋪戶多半已上了門板,只有酒飯鋪的玻璃上凝結著冰花,里面人聲喧雜,看去還是很熱鬧。

江小鶴的沉重腳步踏著地上的積雪,他摸著懷中那口尖刀,心中已決定了主意:要出城到鮑家村把鮑振飛殺死,以為父親報仇。同時又想:我雖年少,但鮑振飛也太老了,難道我還敵不過他嗎?如此一想,便覺著要殺死鮑振飛是非常容易。殺完了他,能逃就逃,逃得遠遠的再不回來。如若逃不了,那也沒甚么,反正是一命抵一命!我替我爹報仇,就算死了也得叫人稱作好漢子!

他大踏步走去,走出了南村。看看這時天色還早,同時身上只穿著單薄的短棉襖和棉褲,有點寒冷,便進了關廂的一家酒鋪。那酒鋪的伙計見他是個小孩子就問他:“你找誰?”

江小鶴說:“我不找誰,我喝酒!”說時找了個座位,將身子一放,胳臂肘放在桌上,把頭一歪,真像個小流氓似的。

旁邊桌酒客都笑了,伙計也笑著走過來,問說:“你喝多少?”

江小鶴把懷中的錢掏出來,向桌上“吧”地一摔,說:“你數數吧!錢有多少你就給我沽多少酒!”

那酒鋪的伙計數了數錢,就說:“這能沽四兩酒,你喝得了?”

江小鶴搖晃腦袋說:“八兩也能喝!”

旁邊的酒客們齊都哈哈大笑。伙計也笑著,給他送來四兩酒。

小鶴就自斟自飲,并向旁邊的酒客們說:“城里劉三的酒鋪,我天天去喝,半斤十二兩的不算甚么。不過我沒到這里來過,你們不認得我罷了!”

旁邊就有人問:“小兄弟,你是城里哪里的?我怎么瞧著你眼熟。”

小鶴說:“我是馬家鐵鋪的。”說了出來,卻又后悔,同時想起兩年前馬志賢對于自己的恩情。這回若殺死鮑振飛,免不得要連累他,因此心中又是一陣難過。悶悶地喝盡了四兩酒后,就走出了酒鋪。寒風一吹,身子倒覺著發熱,一點醉意也沒有了,就背風踏雪一直往南走去。

這時風雪愈緊,天地昏暗。不但橫直在面前的南山一點也看不見,連村落、樹木、橋梁,都像被大雪埋住了。路上更沒有一個行人,只有他在潔白的新雪上踏著深深的腳跡。

這條路也很熟,走了半天就來到鮑家村。莊子里的一切東西也全都臃腫起來,靜悄悄地不但沒有一個人,連一條狗也看不見。

他從他舊居的門前經過,就見門縫里有一點燈火。他知道是他族中的叔父現在住在這里。他一點也不敢猶豫,心里砰砰地跳,直走進莊里首,就到了鮑家的門前。

他此時心中的怒火燃燒得厲害,甚么也顧不得了。來到墻根,向上一躥,兩手就扳住矮墻,掉下許多雪來。然后盤腿而上,就勢向下一跳,跳到墻根,幸喜一點聲音也沒有。就見南房和北房全都有燈光,小鶴抽出尖刀,慢慢地踏著雪,到南屏隔窗往里偷看,就見屋里只是一個年輕的媳婦正在做針線。

小鶴心說,這不是鮑老頭子的屋子,隨就趕緊止步。又到北房前,扒著門縫往里一看,就見鮑老拳師正在外屋的燈畔,跟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說話。他那張老面上滿帶笑容,仿佛正在講得高興。

江小鶴被胸中的怒氣催著,身不由己地拉開屋門,向里就闖,手握尖刀猛向鮑老拳師撲來。

那小女孩嚇得叫了一聲,由旁邊抄起一口尺寸很短的單刀,向小鶴就砍。

小鶴趕緊躲開,又握刀向老拳師撲著刺去。

鮑老拳師此時又驚又氣,他一腳飛起,就踹在江小鶴的腹上。

江小鶴咕咚一聲摔倒,手中的尖刀仍不撒手,翻身坐起來,才要奔過去再刺,那小女孩的單刀卻蓋頂削來。

鮑老拳師突然將他的孫女止住說:“別殺他!”然后,等著江小鶴站起來,就劈手將他的尖刀奪過去。

江小鶴挺身起來,雖然徒著手,但他仍然撲向老拳師要拼命。

老拳師橫掃一腳,又把江小鶴摔在地下,小鶴這一摔可起不來了。老拳師一手攔住孫女,一手指著江小鶴說:“好小賊!你敢來暗算我!若不瞧你年紀小,我立刻就把你殺死!”

老拳師身后的阿鸞,也氣忿忿地用刀指著小鶴,罵說:“你敢害我爺爺,你別瞧我叔父沒在家,可是有我保護著爺爺了!”

江小鶴坐在地下大哭,說:“我非殺你們不可!我非給我爹爹報仇不可!”說完了又躥起來撲奔老拳師,像一只小虎似地舞著雙爪抓來。

老拳師從容不迫,一伸手就把江小鶴的雙手握住,緊緊地握著,怒氣勃勃地問道:“到底我與你甚么仇恨,你可以說出來!”說到這里,他藉著燈光一看江小鶴的面目,更是不勝驚訝顏色立刻變了,雙手有點發抖。

老拳師瞪著眼才說:“啊呀!原來是你!”立刻他的殺機突起,騰出一只手來,要從孫女的手中奪刀。

但江小鶴突然伸手把他的蒼鬢扭住,并瞪著眼晴說:“這兩年我都糊涂著,今天才聽人告訴我,原來我爹是叫你給害死的,我非得給我爹爹報仇不可!”

老拳師的手已將孫女的刀柄摸住,但突然心中一陣難過,又將手離開了刀柄,面色也漸漸變為平靜。他說:“你這孩子,上了人家的當,你爹爹哪里是被我害死的。”

江小鶴用力握住老拳師的胡子,仍然不放手,瞪著眼晴說:“人家都說我爹是叫你給殺死的,你還不認賬!”

阿鸞過去用拳頭直打江小鶴的后腰。

這時阿鸞的母親和老拳師的二兒媳,全都聞聲過來,老拳師斥道:“沒有甚么事,你們回屋去吧!”

兩個兒媳連進來也不敢進來,就回屋中去了。

這里老拳師把江小鶴的手推開,說:“你別急,有甚么話咱們慢慢地說!”隨后理理了蒼鬢,又由地下抬起那口利刀來,就著燈看了看,心中益發生出無限的感慨。就把利刀仍舊交給江小鶴,苦笑著說:“這口刀我還認得,是我前年送給你的。想不到你今天竟拿著這口刀來找我報仇!可惜你的年歲還小,武藝還得練幾年!”

江小鶴依舊怒目看著老拳師。不過,他從人家的手中接過刀來,反倒不能撲上去拼命了。

鮑老拳師又過來,用手撫著小鶴的頭頂說:“好孩子!我還沒見過像你這樣剛強的孩子。今天你雖然要害我的性命,但我不恨你。不過我要告訴你,殺死你爸爸的并不是我,我本無心害他。只是那龍……”

說到這里,老拳師不往下說了,擺了擺手,又說:“我也不必告訴你此人的姓名,反正這個人武藝高強,你決不是他的對手。你若找了他去,不但不能給你爸爸報仇,而且要由賠上你的一條性命,他卻不能像我這樣慈善。”

江小鶴見鮑老拳師這樣和藹,他心中對鮑老拳師的仇恨,反倒漸漸消了。又想,也許殺死我爹爹的是那紫陽縣的龍家兄弟。心里盤算了幾次,忽然改變了主意,就一頓腳說:“好!我不找你啦!我走了。”說畢,提著刀向外就走。

老拳師此時十分愁煩,便向阿鸞說:“你跟著他出去開門,不可攔阻!”

阿鸞小姑娘答應了一聲,手中又拿著她那口尺寸很短、份量很輕的單刀,出了屋,就開了街門放江小鶴走去。

江小鶴手握著刀,皺著眉頭,仍舊氣昂昂地出門踏雪去。才走了不到十步,忽聽身后有人很嬌細的聲音說:“小城,你別走!”

江小鶴回首一看,原來是那小姑娘,手提單刀趕上來。江小鶴就手握刀,挺胸而立,發著怒聲說:“怎么?你們老頭子他都怕我,你還敢斗一斗我嗎?”

阿鸞哼哼地冷笑說:“我爺爺哪是怕你,他瞧著你小,才不忍殺你,要不然,你早就死了!我爺爺這些日是脾氣好了,他天天念佛。要是在前幾年,比你再厲害的人,他也給殺了!可是他饒了你,我卻饒不了你。憑甚么你在這下雪的天,跳進墻來殺我爺爺?”說時,一個箭步跳過來,拿刀就砍。

江小鶴趕緊退后兩步,手橫刀,擺手說:“別動手,別動手!好男不跟女斗!”

鮑阿鸞哪肯聽他說,就一刀緊一刀地逼過來。江小鶴也只得施展刀法,與她對敵在雪地上。兩人往返了十余合,不分勝敗。

江小鶴又跳到一旁,喘著氣向阿鸞說:“你這不算能耐,你的刀長我的刀短,你敢跟我比拳嗎?”

阿鸞忿忿地說:“比拳也不怕你!”遂就把刀扔在雪地上,走過來,拉著架勢,一拳向小鶴打來。

小鶴也就用招數去迎她,同時注意去看。只見阿鸞所打的拳法與馬志賢教給他的拳法相差不多,便一點也不怕,猛撲硬斫,一往一來。雖然在這雪地上,腳下不甚利便,但是兩人卻打得很緊張。

阿鸞有兩拳全都打在小鶴的身上,小鶴一點也不覺得疼,時時尋找阿鸞拳法的破綻,想要一下子就制勝。

又打了四五合,阿鸞的拳法變了,她不打小鶴的身上,卻要躥起身來打小鶴的面。小鶴卻趁此機會,等到她的拳打上來,身子躥上來時,就驀然抬腳一踢。這一腳正踢在阿鸞的小腹上,阿鸞就哎喲一聲,摔倒在雪地上,江小鶴趁勢把阿鸞按住,要打她幾拳。

這時卻聽有人哈哈大笑,原來是鮑老拳師站在他的門首看了多時了。

江小鶴又由懷中抽出利刀。阿鸞也翻身爬起來,由雪地上抬起她的單刀。

鮑老拳師已走過來,笑著說:“你們兩個小英雄,不要再戰了!”

阿鸞提著刀,氣得流淚,說:“爺爺,他欺負你,又欺負我!”

鮑老拳師擺手笑著說:“不要緊,受了一個小孩子的欺負,那不算甚么!”遂又過來,拉著江小鶴的手問說:“你的刀法、拳術也是我們昆侖派,你的武藝是跟馬志賢學的嗎?”

江小鶴搖頭說:“不是,我是早先跟我爹學的!”

鮑老拳師點頭說:“你爹爹的武藝實在不錯,他只跟我學藝三年,可是他的武藝竟比跟我學過了六年的徒弟還強。可惜他作錯了事,死得那么早。他若不死,跟我學到現在,我想他的武藝早就學成了!”

江小鶴聽鮑老拳師又提到他的父親,他又不禁用袖頭擦眼淚。

老拳師也感嘆了兩聲,就又說:“現在天色太晚了,城門已然關了,你也進不得城了,不如你就在我家里住了吧!等明天天明雪住了你再走。”

江小鶴掙扎著身子說:“不,我還要到旁處去!”

鮑老拳師問道:“你還要往哪里去?”

江小鶴道:“我投師學藝去!”

老拳師微微一笑說:“你真是小孩子的脾氣,憑你這樣一個沒有來歷的孩子,走到哪里人家也不能收你。再說到學藝,我敢說,在四川、陜西、河南三省,刨出華州的李振俠、開封府的高慶貴,只有我鮑昆侖一人。你要到別處投師,還不如在我這里學藝!”說著話,笑吟吟地把江小鶴又拉進門里。到了屋內,又勸慰了他半天,然后就叫小鶴住在這里,由明天起,也隨從自己學習武藝。

在南屋本有兩間閑房,向來有徒弟們住在那里。今天鮑老拳師拿過去被褥,就叫小鶴到那里去睡。鮑志霖是被老拳師派往紫陽去了,所以這里只有鮑老拳師一個男人。他令阿鸞歸屋睡覺,并暗令婦女們都將門房閉嚴。他一個人在屋中沉思,越想這件事越是重大。

心說:我鮑振飛在江湖上闖蕩四十多年,也遇見過不少強硬的對手。我手底下殺死的人也不只一個,向來我沒猶豫過,恐懼過。如今我會叫這么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孩子弄得這樣發愁!若說不殺死他吧,將來他越長越大,終是個后患。若說殺死他吧,我又太喜歡那個孩子了,實在不忍下那毒手。

在屋中想了半天,他就慢慢地走出屋去,踏著雪走到那南屋之前,站在窗外,側耳向內靜聽。就聽里面有微微的鼾聲,那孩子像睡得很酣。

鮑老拳師覺得他可愛,就暗暗地笑道:“我也太過慮了!這么一個孩子能有多大的能為?由明天起,我倒把他留在家中,好生地看待他。第一我先羈托他,不叫他出外去學藝,只叫他在我家里牧豬喂馬,教給他幾手稀松武藝。再過兩年,給他說房媳婦。那么一來,不但他不再掛記著復仇,并且與我的孫兒也差不多了。”這樣想著,心中非常得意。

到了次日,清早起來,雪已住了。

老拳師正在屋中喝茶,江小鶴就進到屋里,他仍然是皺著眉,向老拳師說:“我走了!”

老拳師趕緊把他攔住,問說:“你要到哪里去?你是要回馬志賢的鋪子里去嗎?”

江小鶴搖頭說:“不是,昨天我聽人說我爹是被你害死,我才找你來,要殺死你為我爹報仇。可是聽你一說,我的仇人就是姓龍的,得啦!我跟你沒有仇恨,我要走。我投名師去學武藝,兩三年后我再找姓龍的報仇!”

老拳師聽了孩子這話,心里非常害怕,可是面上還作出笑容,摸著江小鶴的頭頂說:“你這么點大的孩子,如何能到外面去,不如你就在我家,給我干點雜事。我可以將我這身的武藝全都傳給你,準保三年之內將武藝學成,然后,我把你的仇人指點給你,我并可幫助你去復仇。”又說:“你須知道你是一個小孩子,身邊又沒有錢,到了外面一定要餓死。再說沿途山中盡是強盜,你若不聽我的話,走在山里被人殺死,我可不管!”

這句話說得極為嚴厲可怕。江小鶴皺著眉,低頭想了半天,就說:“我在這裹住著也行!可是,我不算是你的徒弟。我干了甚么事你也不能管我。”

老拳師微微冷笑,說:“你想作我的徒弟,我還不要你呢!”又從里屋內拿出很粗一條燒火的通條,用雙手握著,使力一彎,立刻將一桿通條彎的像犁把子一樣,再用力向左膝一磕,立刻“叭”的一聲,又變成了兩段。

然后,微笑著說:“你看見了沒有?你若有這樣大的本領,你才能復仇,要不然你是白送了一條小命!”遂又摸著江小鶴的頭頂,溫和地說:“好孩子,先出去幫助他們掃雪去吧!待會就要吃早飯。”

這時阿鸞提著她那口單刀又來到屋內。她見江小鶴的面像一張白紙似的,站在那里不動,她就用她那俊俏的眼睛,向江小鶴狠狠地瞪了一眼,遂拉住她的老祖父,仰著面問說:“爺爺,你穿上皮袍子吧,外面冷!”

江小鶴慢慢地走到屋外。這時他才知道,原來鮑老頭子的確是武藝高強,自己斗不了!出了門首,就見那里的幾個人已把揚子上的雪掃凈了,擺上兵器架子,馬志賢也來了。

馬志賢一瞧見江小鶴,嚇得他的眼睛都直了,他趕緊過來問道:“昨天我找了你半夜,你怎么跑到這里來的?”

江小鶴還沒有還言,鮑老拳師已拉著孫女阿鸞,由門里走出來。

馬志賢一看見鮑老拳

(缺頁)

案,鬼神可有眼睛!”

鮑志霖搶手“吧”地就打了呂氏一個嘴巴,罵著道:“哪有像你這婆娘的心腸,江湖人就不必吃飯啦!你知道這回爹派我到紫陽縣是干甚么事去?因為紫陽縣的龍家兄弟保鏢,走在川北劍門山;遇見那里十多個強盜,雙方交起手來。龍家兄弟武藝高強,一上手就殺傷了他們八九個人,將鏢車平安交到成都。可是歸來時,又遇見川北有名的人物閬中俠徐麟,因為爭路又交起手來。龍家兄弟敵不過閬中俠,竟被他將馬匹全都留下。龍家兄弟氣憤不出,便趕到徐麟的家中去搶馬匹。馬匹雖沒搶出,可是他們把徐麟家里的人殺死了兩個。”

他妻子呂氏皺著被打的臉,哭啼著說道:“你們師兄弟還說別人是強盜,其實你們比強盜還狠!

你們這些,將來準遭不了好報!”

鮑志霖氣得又要打他的妻子,可是看見他妻子那嬌嫩的臉龐,他的手又縮回去了。又狠狠地罵了一聲,就摔了門往外走去。

到了門外,就見江小鶴正在那里喂馬。他過去就是一腳,將江小鶴踹得趴在地上,他狠狠地罵著說:“你***喂馬!用這些草料,你是安著心把馬撐死呀!”

江小鶴也不服氣,卻被魯志中、陳志俊過來給解勸開。魯志中把江小鶴拉開,這里陳志俊就問說:“師弟,你到紫陽去見著龍家二位師兄沒有?他們由川北回來沒受傷嗎?”

鮑志霖搖頭道:“沒受傷,咱們昆侖派的門徒若出去受了傷,那還了得!這次龍志騰、龍志起到川北去,雖然折了兩匹馬,可是已威名大震。真給咱們昆侖派爭光!我在他們那里住了十幾天,他們天天跟我談說這次的事情。他們對于閬中俠徐麟也十分欽佩,說是幸虧遇著他們。咱們昆侖派的門徒還敵得過閬中俠,若換個別人,那真要立時吃虧呢!”

鮑志霖說話的時候,是指手劃腳,眉飛色舞。旁邊劉志遠、魯志中、馬志賢、秦志保,連江小鶴都走過來聽他講說。鮑志霖敘說此次龍家兄弟到川北,殺死了許多人,雙斗閬中俠的故事。然后又說:“不過,這回龍家兄弟在川北可給下不少仇,以后他們若再往川北保鏢,要只他兩個人,可就難免要吃虧了。所以龍志騰托付我回來,跟我父親商量商量派畿個人去幫助他。”

眾人一聽這話,都像得到作事的機會,一齊趨近來問:“師父打算派誰去呢?”

鮑志霖搖頭說:“我父親還沒和我說出來,不過紫陽縣那可是好事情。當個鏢頭,一年至少掙幾百兩。可是本領不濟的可不行,多半我父親派我去。我今年也三十多啦,還沒闖過江湖呢!”

這一日,大家就都帖記著這事,每人都希望被老師父派到紫陽去幫助龍家兄弟。可是鮑老拳師卻絕口不提這事了。

一連過了許多天,到了新春正月,天氣漸漸暖了。麥田上也鋪滿青色,柳樹萌發了嫩牙。河水淙淙,仿佛把幾個月來的冰雪全都泄去,而為人間換了一件簇新的衣裳。南山頂上的白雪也消失了,一天比一天蒼翠。

江小鶴仍然整天皺著眉頭,每天要受鮑志霖幾次欺辱。并且劉志遠、秦志保也都對他很不好,鮑老拳師對他也漸漸冷淡了,武藝是一點也沒有學。

有一天,他幫助馬志賢擦那兵器架子,馬志賢就偷偷地對他說了幾句話,說:“你在這里不妥。

鮑老頭子現在對你倒沒有甚么,只是他那二兒子決容不下你。過幾天龍家兄弟就要來,他們若知道你是江志升的兒子,一定不能叫你活。你還是趕緊跑吧!先跑回我那里藏幾天,然后我設法給你湊點錢,就打發你走!”

江小鶴仿佛心中早已有了甚么計算似的,他時常在僻靜的地方磨他的尖刀,并且在眾徒散去之后,鮑家父子也不在門外之時,他就偷偷地騎上鮑家的那匹白馬,到門外去馳騁。幾天之后,他的騎馬技術就練得差不多了。

這天正在村外騎馬,忽聽有人婉轉地唱著山歌,聲調嬌細,十分悅耳。

江小鶴在馬上趕緊回身去看,就見是三個小女孩,每人提著一個竹籃,彼此拉著手兒,齊聲唱著山歌由后面走來。其中一個就是阿鸞。江小鶴一看見阿鸞,他臉上就現出笑容,在馬上喝了一聲:“喂!唱的真好聽。”

阿鸞一抬頭看見小鶴,就小手兒指著他說:“你又騎馬!叫我叔父看見,他一定又打你。你還不趕快回去!”

江小鶴搖頭笑著說:“我不回去!我非得聽完你們的山歌,我才回去呢!”

阿鸞向旁邊那兩個鄰居的女孩子說:“咱們不唱了!”

江小鶴下了馬,把馬橫在道路,他伸著一只胳臂說:“你們不把山歌唱完,我就不回去,我也不放你們過去。”

阿鸞把小臉一繃,小眼睛一睜,更顯得俊秀。她一手插在腰間,搖著身子氣忿忿地說:“憑甚么你不放我們過去?你是強盜?”

江小鶴點頭說:“對了!我是強盜,你們是保鏢的。你們的籃子就是鏢車,把鏢車放下,我就放你們過去!”

阿鸞啐了一口,接著又嗤嗤笑了,說:“誰跟你玩?我們還要剜香蒿去呢!”又和婉地說:“小鶴,我告訴你的都是好話,你快回去吧!要不然我的叔父一定打你,你干么又招他?”

小鶴覺著阿鸞非常可愛,就笑了笑,說:“我放你們過去也行,可是你們剜完了香蒿子得叫我挑,好的都得給我。”

旁邊的兩個小女孩,齊都睜眼晴說:“憑甚么?”

阿鸞就向她們使眼色,然后對小鶴說:“行!可是頂多許你挑三棵,你要香蒿子也沒有用。”

江小鶴點頭說:“好啦!三棵就夠了,我放你們過去!”

當下江小鶴把馬拉開,三個女孩子就飛跑過去,一面跑一面回頭來笑嘻嘻地嚷著說:“冤你呢!一棵也不給你呀!”

江小鶴說:“啊!你們敢騙我!”說時飛身上馬就去追趕。

三個女孩子像燕子一般地跑,跑上了稻田中的小堤,還回身格格地笑,并由阿鸞領頭唱著山歌,向小鶴逗弄。

小鶴氣得下了馬,要跑過堤上去追,當時就聽身后有人厲聲喊道:“回來!”

江小鶴嚇了一跳,回首一看,正是鮑志霖由北邊走來了。

江小鶴牽著馬呆呆地站著,鮑志霖氣忿忿地過來,向小鶴身上連端幾腳,罵道:“龜孫子!你又偷著騎馬!”

江小鶴不想還手打他,但是又因自己實在是年小力弱,恐怕打他不過,便只得閃在一邊生氣。

鮑志霖騎在馬上又罵了幾句,就馳回村里去了。

這里江小鶴心中氣得難過,便坐在道旁,低著頭,拿手樞著地上的泥土。忽然阿鸞把籃子交給他的女伴,她順著小堤飛跑過來。

來到小鶴鄰近,她就蹲下身問說:“怎么,端了你哪兒啦!你覺著疼不疼呀!”

江小鶴仍然低頭不語,阿鸞把小手兒搭在江小鶴的肩上,趴著頭又問說:“怎么,你哭啦!”

江小鶴本來沒哭,可是被阿鸞這樣一說,他竟簌簌落下眼淚,淚都滴在泥土上。

阿鸞仿佛也很傷心,她用手背抹眼淚,說:“我勸你還是走吧!你在這里早晚要叫他們打死的!”

江小鶴拿袖頭擦著眼淚,點頭說:“我是要走,可是……我還有點事沒辦完!”

阿鸞問:“你還有甚么事?你是發愁沒有錢嗎?”

江小鶴點頭說;“我是沒有錢。”又說:“其實沒有錢也不要緊,我還有一件事!”說到這里,他站起身來。

阿鸞也隨著站起來,江小鶴拉著阿鸞的小手,很鄭重地囑咐說:“你可千萬不要對別人說我要走,你要是一說我可就死定了!”

阿鸞也嚇得臉色連變,搖頭說:“我不說!”

江小鶴又說:“你快去剜香窩子吧,我也要回去了。”送就慢慢地,低著頭走回鮑家。阿鸞也就找同伴去刷蒿子去了。

又過了幾天,天氣更暖了,阿鸞每天上午隨著那些叔父們練武,下午就放風箏玩耍。她有一只風箏,是個蝴蝶,做的非常精美,是她父親鮑志云派人由漢中給送來的。她對于這風箏十分喜愛。阿鸞的生活是這樣快樂,但江小鶴的生活卻日益艱苦。現在鮑志霖索性不叫他干別的事,只叫他喂馬喂豬,晚間就叫他在豬圈旁的小草棚里睡覺。

喂了兩三天豬,江小鶴也差不多跟豬一樣了,弄得渾身污穢,臉上更臟得難看,但江小鶴的精神卻非常好,多日緊皺的雙眉也展開了。因為聽說紫陽縣的龍家兄弟將要來到,同時,馬志賢給他湊了五兩銀子,叫他快些逃走。

江小鶴雖然決定走了。但他卻不即時走開。他身畔永這藏著一把尖刀,也沒有人知道他打的是甚么主意。

這天午后,江小鶴趕著十幾口豬,又到了村外溪畔,他叫那些豬隨便去喝水,去啃地。他只呆呆地在溪畔坐著,想著他自己的事,忽而哼哼冷笑,忽而又狠狠咬牙,也沒有人來注意他。過了多時,就見阿鸞由遠處跑來,走過了小橋,來到溪畔,她就很著急地說:“小鶴,小鶴,我的風箏掛在樹上啦!我沒法去摘,你去上樹給我取下來吧!”

江小鶴也不明白,自己只要一瞧見阿鸞,心里就不由得快樂,仿佛阿鸞有甚么法術,能安慰他的一切痛苦。當下他故意搖頭,笑著說:“我不管!”

阿鸞走近前來央求他說:“好小鶴,你去給我取下來吧!那蝴蝶風箏我舍不得扔了!你幫我忙吧!”

阿鸞跺著腳兒,撇著小嘴,像是要哭,小鶴站起身來說:“以后我要走了可怎么辦?風箏再掛在樹上,誰還給你取!”

阿鸞說:“等你走后,天也暖了,我就不放風箏了。你走了難道就永不回來嗎?等你回來時我再放!”

江小鶴哼了一聲,自言自語地說:“我還回來?”遂又嘆了一口氣,便拿竹竿趕著豬,跟隨阿鸞走去。

過了小溪走了不遠,就見在路旁一棵大柳樹,那高高的樹枝上就掛著那只蝴蝶風箏。阿鸞恨不得一下就叫小鶴給他取下來,她張著手,跺著腳向小鶴央求說:“小鶴,好小鶴!你快給我取下來吧!”

小鶴望看阿鸞那桃花似的一張小臉兒,他忽然心中產生一種感想。就想,我走了,不一定在哪時才回來,等我回來時,我已成了個大漢子,阿鸞也成了個大姑娘,也許她都嫁給人作媳婦了。她就是再見了我,也一定不再理我了。她還記得這回我上樹給她取風箏的事嗎?

于是就心中一陣煩惱,說:“不行!這棵樹我上不去!”

阿鸞趕緊拉住他,又央求說:“好小鶴!你給我取下來吧!我知道你頂會上樹!”

江小鶴皺著眉怔了半天,忽然他又笑了,他說:“我可不能白上樹給你去取,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阿鸞笑笑說:“甚么事都答應!”

江小鶴笑著說:“我叫你一聲小媳婦,你得答應。”

阿鸞一聽這話,她那張桃花一般的小臉越發嬌紅了。她要佯怒伸手去打小鶴,可是又怕小鶴不給她上樹去取風箏,隨就咬著嘴唇,默默地點了點頭。

江小鶴立刻勇氣百倍,他將竹竿扔在地上,抱著樹,盤著腿往上去爬。他的身軀靈便,手腳敏捷,簡直像一只猴子似的,不一會就升到樹梢。然后一手揪住了樹枝,一手輕輕地將那蝴蝶風箏摘取下來。

阿鸞在下面,仰著面,張著雙手說:“你就扔下來吧!”

小鶴卻不肯就將風箏扔下去。他一手舉著風箏,雙腳瞪著樹杈,挺腰換手,慢慢下樹。離地約一丈高時,他就飛身往下一跳;跳到地上,手舉風箏哈哈大笑,然后說:“我該叫了?”遂就臉紅了紅,叫了聲:“媳婦!”

阿鸞的臉比剛才還要紅,伸著小手等著接風箏,又回頭看了看沒有人來,她又咬著嘴唇猶豫了半天,然后才輕輕地答應了一聲。接過風箏來轉身就跑,連頭也不回。

江小鶴笑著,心中非常歡喜,就想,反正她就算是我的媳婦了!將來我學會了武藝,報了仇,開個大鏢店;騎著大馬穿著闊衣裳回來,非得娶她不可。他由地下揀起了竹竿,在手里掄著,非常高興。

這時忽見東南角上起來一片煙塵,只見兩匹黑色大馬,像烏龍一般地跑來。馬上二人全都在年三十左右,身高體健,相貌魁偉,而且帶著兇悍之色。

少時,蹄聲“得得”,就由小鶴的眼前飛馳而過,直到了鮑家村。

江小鶴看見兩匹馬進了村子,他心中不勝驚訝,便急忙趕了豬也回村里,就見剛才那兩匹黑馬已拴在鮑家的門前。小鶴先將豬趕進圈,然后進到門里,就見南房里有許多人正在談話。江小鶴進到屋里,就見陳志俊、劉志遠、鮑志霖,都在屋中與那二人暢談。聽他們呼那二人為龍二哥和龍三哥,小鶴就知道這二人是殺死他父親的仇人,當時不禁由眼睛里往外冒火。

那鮑志霖一見小鶴進屋,就斥說:“滾開!這屋里你怎能隨便來?出去把那幾匹馬牽到圈里去喂喂!”

江小鶴剛要轉身向外走,忽然鮑志霖又奔過來把他抓住。

江小鶴以為他們是要殺害自己,便準備要抽出尖刀與他們拼命,可是,又見鮑志霖笑著,指著小鶴,向龍家兄弟說:“你們不認得他吧?這孩子就是江志升的兒子。你們記得他爹是有多么漂亮。他可是這樣,簡直一只小獵狗。”

龍家兄弟齊都哈哈大笑。鮑志霖把江小鶴推出門去,然后又向龍家兄弟說:“我爹早先還以為這孩子了不得,現在他也知道了,這孩子原來是個笨貨!”屋里又大笑了一陣。

江小鶴忿忿地出門,走到樁子上去解馬。忽見阿鸞又由外面跑來,她見了江小鶴臉上一陣紅,又嫣然一笑,就跑進門里去了。

江小鶴心說,阿鸞,你瞧著我的,我一定叫你佩服我。

他把兩匹馬就牽到圈里。馬圈和豬圈相鄰,與鮑家的院子通著,可是另外有一個木柵欄通到外面,一到晚上就上鎖。江小鶴一個人在圈中將幾匹馬全都喂了,他心中像燃著一把烈火,急得他坐立不安。他盼著立刻就到天黑,可是陽光卻像比往日遲緩,總不向下落去。他就跑到門首去蹲著,心中不斷地想主意。

待了一會,秦志保和魯志中來了,又過些時馬志賢也來了。

馬志賢進門一會又走出來,看著四下無人,他就著急地向江小鶴說:“你這孩子!前幾天我給了你錢,叫你快跑。你十四歲的小伙子跑到哪家不能吃飯?你可偏不走,現在你看龍家兄弟來了。可是他們并沒把你放在眼里,禁不住日子長呀!他們這回至少要在這里住七八天。鮑老頭子和鮑志霖,還能不把你早先要報仇的事情告訴他們嗎?他們還能不想法子?你快去逃命吧!”

他急得直頓腳,江小鶴卻蹲在那里不動,并昂然地說:“我不怕!”

馬志賢急得又頓腳嘆氣,卻又不敢在這里與小鶴多談,他趕緊又進到門里。待了一會,里面就散出來劃拳讓酒之聲。小鶴索性坐在地上,拿手指摳地。

又待了半天,阿鸞跑出來了,她說:“小鶴你不吃飯去嗎?”

小鶴懶懶地站起身來,隨阿鸞進門,正趕得鮑老頭子出上房里走出來,他那兩只眼睛像比往日發光,直直地瞪著小鶴。小鶴簡直不敢拿眼睛看他,低著頭進到屋內,拿了一碗剩飯,端出來蹲在墻根去吃。

鮑老拳師還特意走過來,很溫和地問說:“你怎么不到屋里去吃呢?外面很冷呀!”

江小鶴搖頭說:“不要緊,我在這兒吃就行了!”

鮑老拳師笑一笑說:“你這孩子倒很結實。”

江小鶴仰著臉,也由鮑老拳師的口中聞到很濃的酒味。

鮑老拳師轉身走開,進到北房。那南房里的許多人又歡笑一陣,馬志賢、魯志中等人就先后走了。

江小鶴吃完了飯就回到馬圈里。他預備好了一副鞍氈,跟后就回到那靠著豬圈里的小棚里歇著,精神非常的興奮,心里咚咚亂跳,又過了些時,天色就黑了。

小鶴慢慢走到那院中,見北房南房全都是燭燈輝煌,那龍家兄弟的談話聲卻是又粗又重,雖然是說好話也像打架的樣子。

江小鶴只聽了兩句,是:“他娘的閬中俠徐麟!劍法真是不錯。幸虧是我們兩個人,若是一個人,還真吃了虧呢!”

江小鶴聽了心中一動,暗想,那個閬中俠的武藝一定比他們都高強得多,退身回到馬圈中,就將自己所常騎的那匹白馬,備好了鞍氈,然后輕輕開了那通到外邊的棚欄,緊緊敏捷地將馬牽出。然后掩上棚欄,騎上馬,就飛似地馳出了村子。馳行了不遠,便勒住馬。四下一望,大地是黑莽莽的,沒有一個行人。

小鶴下了馬,就將馬匹牽到道旁,找了棵很大的樹將馬系在樹后,然后站住身,又辨了方向。他冷笑了一聲,隨回身走進村去。仍由那棚欄進到馬圈里,便將棚欄虛掩,并不像往日似的要上插關頂石頭。他在黑糊糊的馬圈里繞了一遭,就見幾匹馬都像睡覺了,一點動靜也沒有。江小鶴卻心里急得難受。

又回到了小棚內,待了半天,就聽村里的更聲已交了三下。小鶴心說,啊!已到半夜了。他趕緊出屋,由懷中抽出那把尖刀,伏著身,慢慢又回到那院里。

只見南房是一片黑暗,龍家兄弟所下榻的屋內,并發出雷一般的鼾聲。可是北房里,卻燈光明亮,并有鮑老拳師的咳嗽之聲。小鶴心里罵道:“這老東西,還不睡!”遂就慢慢又回到馬圈里那小棚內,尖刀握在手中,周身像燃著火。

又等了多時,更聲已敲了四下了。江小鶴剛要再走出屋去,忽聽那院有人很沉重地咳嗽,仿佛是故意使睡覺的人清醒一點似的。

江小鶴聽出來是鮑老拳師之聲,心中又暗罵,并想,這老頭子莫非猜出來我的心事了嗎?如此一想,可又有些害怕,心里越發咚咚跳個不止。

又等過些時,天色就將要發曉了,小鶴急得要用尖刀戮殺自己。心說:這可怎么好?待一會練武的那些人就來了,龍家兄弟也就醒了!他一橫心,奮然地走出小棚,又到了院內。來到屋角就趕緊屈身一伏,翻翻眼睛一看,此時北房燈光也滅了,南房里的鼾聲還是沉重如雷,天空星星還在眨眼,四周圍還是那么漆黑,更聲卻聽不見。

小鶴此時不敢怠慢,趕緊站起身,走到那龍家兄弟住的屋門前。將門一推,卻見關得很緊,沒有推動。

小鶴心急膽怕咬咬牙,一頓腳,索性將尖刀用牙咬住,雙手用力去托門,嘩啦一聲就將門托開。

小鶴手握尖刀,猛闖進來,又幾乎被一只凳子絆倒。此時床上兩個人全都驚醒,翻身坐起。

江小鶴摸著一個人,也不管他是誰,就猛力用尖刀刺去。只聽“哎呀”的一聲怪叫,床上的人滾了下來,江小鶴往外就跑。

北屋里的鮑老拳師也高聲叫道:“有賊!”

江小鶴急急忙忙由馬圈的棚欄跑出,拼命向村外就跑。跑到那道旁的樹后,他用尖刀將韁繩切斷,騎上馬飛馳而去。

他也不辨方向,只覺得馬跑過了一座板橋,道路十分迂曲。這時身后就有得得的馬蹄亂響之聲,小鶴叫了一聲:“啊啦!他們追下來了!”趕緊又用拳頭捶馬拼命地飛奔,也不知奔出了有多遠的道路,天色就漸漸發曉了。他看見了右邊是山,左邊是小溪,只有當中一條迂回的小路。回頭向身后去看,卻瞧不見追騎了。江小鶴心中十分高興,于是在馬上喘了幾口氣,依舊催馬緊行。

前面就是一片光明,云朵卻作紫紅色,小鶴就知道面前是東方,而右邊的高山一定是南方了。往下又走了三十余里,天色已然大亮。

小鶴看見右首有一股山路,心說:先進出去他們大概也就追不上我了。于是撥馬進出,馬蹄踏在山路上,得得的極為響亮;而山中那些鳥鵲小鳥也都被驚得飛起,亂飛亂叫。

江小鶴此時覺得身體疲倦,便勒住馬緩緩前行,同時看見手中的那把尖刀已染了不少血跡,手上和衣襟上都是鮮紅的。他心中十分得意,暗想,一定殺死了!可不知殺死的是龍大還是龍二?無論怎么樣,總算給我爹報了一點仇,現在連鮑老頭子也一定恨上我了。但我不怕他,老子已走進了山路,你們也追不上了。

緩緩地又走過了幾個山環,只覺得山路漸高漸窄。心說:這是怎么回事?莫非我走差路了?

于是他下了馬,將馬匹系在一棵枯樹上,就爬著上去。越爬越高,再向下一看,他就看出這卻是一股死路,心里就懊悔著罵了聲:“倒霉!”又想:這可真糟糕!我怎么走了一股死路呀!

剛要再爬上去,忽聽耳邊水聲潺潺。他立刻看見山腰上流出一股泉水來,流到山石上濺起許多水珠,又曲折地順著石縫往下流。

小鶴走過去,先用泉水把尖刀上染的血跡洗凈了,才洗了洗手,然后用手掏著水喝了兩口,心身頓然感到舒服。他就將尖刀收入懷內,慢慢地扳著山石再下來,將馬車下來轉過去,折了一根樹枝當作鞭子。他就扳鞍上馬,又順著來時的路徑走去。

才一走出山口,就見西面又飛馳來一匹黑馬;相離不遠;馬上的人正是魯志中。小鶴大驚,趕緊撥馬往東去跑,魯志中也催馬在后面追趕。跑下約有三四里地,魯志中的馬匹眼看就要追到了。

面前是一片山麓阻路,江小鶴急得索性把馬勒住,由懷中取出尖刀。心說:“我跟你拼了!”于是便準備魯志中走到臨近之時,就跳下馬去與他廝殺。

可是回首一看,見魯志中追到臨近突然又勒住馬,他手中和馬上并沒帶著兵刃,只是急急地說:“還不快走,你好大膽!往東見了山路就往南,出去就是川北。快走!快走!不然他們就追來了。”

江小鶴才知魯志中也是個好人。他隨就趕緊催馬往東,連頭也顧不得回。少時果見另有一股寬闊平坦的山路,江小鶴就撥馬提鞭又馳了進去。曲折地轉過了幾個山環,忽見面前現出一片曠野,也就知道自己已穿過了巴山,而來到了川北地面。但他仍恐鮑老拳師那些人追過山來,他座下的馬匹不敢稍緩,依然順著平坦的大道向南飛奔。

這時道旁的村落漸多,路上也有行人往來。江小鶴一顆驚慌緊急的心又漸漸放下。心說:路上有這么許多人,就是那伙人把我追上,他們又能怎樣?難道還能夠就地殺死我?于是放下心去策馬緩緩前行。

走下約有四五十里,陽光已當正午,江小鶴腹中餓得難受,便向路上的人打聽。原來再往南走十余里便是萬源縣。他用袖子擦了擦頭上的汗,又深深喘了幾口氣,便催著馬往南走去。

萬源縣是川北的大地方,在后江的東岸。后江是巴水的上游,透迤著可以通到嘉陵江。雖然在這上游,水勢很淺,不能行駛大船,但是也有不少舢板,載運著許多由陜南來的貨物往南邊去運。所以,這里也算是個水旱的碼頭,商業相當的繁盛。

江小鶴騎馬進了縣城。他一看,這里的街市,比他們鎮巴城里熱鬧得多,心中不禁高興。暗想:到底是來到外面好,我現在也算闖到江湖上來了。我也有馬,也有錢,就可惜沒有一把長兵器,身上再佩上一口單刀或寶劍,誰敢說我不是江湖英雄?于是作出大人的氣派,在街上行走。才走了不遠,就幾乎撞倒了一個行路的人,但他還不肯就下馬來。

走到十字街口,看見有一家很大的酒樓,門前停著幾輛車,車上都插著三角形的白旗,上頭寫著幾個字,江小鶴卻一個字也不認得,但他知道,這是鏢車,他在鎮巴時曾看見過。心里一時高興,便在門前下馬,將馬匹系在樁子上,隨后作著江湖人的派頭,一進酒店就咚咚地往樓上走去。

才一上樓就被一個酒保攔住,說:“喂,喂!你找誰?”

江小鶴挺著胸脯,瞪著眼說:“我是喝酒的!”說畢,找了一張桌子,斜跨著板凳坐下。

一搖晃腦袋,高聲說:“來一壺!”

酒保笑著過來,說:“你真喝嗎?”

江小鶴瞪眼說:“怎么?你瞧不起我嗎?”說時伸手向懷中去掏,先掏出馬志賢給他的那五兩銀子,“吧”地向桌上一拍,隨后又抽出那把尖刀,也“吧”地摔在桌上。

酒保不由笑了,旁邊的許多酒客也都瞧著他笑。

江小鶴哼了一聲,說:“你們看看我小嗎?我也是久走江湖的,在陜南、川北有些名聲。你看,銀子在這兒啦!你別怕喝完了酒不給錢。去!快拿酒拿菜來,我吃完了飯還得趕緊走路。門外我有一匹白馬,你也叫伙計們給喂了,用好草料!”

酒保笑著應一聲:“是了!”

旁邊有的人竟哈哈大笑起來。

江小鶴回首瞪了笑的人一眼,心說:走江湖的人,不能吃一點虧;吃了小虧,大虧就來,于是就嘴中罵著。

少時,酒保把酒飯和菜一齊端上來。江小鶴就一面飲酒,一面吃飯,并且兩只眼東瞧西望。他見旁邊喝酒的人,有不少都像鏢頤和江湖人的樣子。不過有一樣,人家都是穿得整整齊齊,因為衣服整齊,就顯得威風。

而江小鶴看著自己呢,卻是一條破單褲,上面沾著許多豬屎,都露出肉來。下面光著兩只泥腳,穿著雙破布鞋,腳趾頭都出來,像是要看熱鬧似的。上身披著個破棉襖,棉花也都綻出來,并且因為天氣暖,酒入腹,虱子咬,渾身覺得癢癢。

江小鶴心說:不行!我這身衣裳可不能闖江湖,不怪走到哪里都叫人瞧不起,明明是個放豬的、要飯的,哪里像是走江湖的人?于是就想到要量一身衣里,可又怕錢不夠。

腦子里忽然一轉,想到偷盜的那方面;但立刻自己阻止了這個想頭。暗道:偷雞摸狗那不是好漢干的,我餓死也不能作!隨就悶悶地喝酒吃飯,眼睛又看到桌上放著那把短刀。想起兩年前的那日晚間,在麥田中鮑老頭子把刀贈給自己時的態度,便氣得一捶桌子,嚕嗦著罵說:“鮑老頭也不是好東西!早晚我非得把他殺了!”

這時!忽見靠西墻的一張桌子旁,走過來一個人。這人一近而來,就拍了小鶴的肩膀一下,帶笑問道:“小兄弟!你是從哪兒來?”

江小鶴抬頭一看,這人是個瘦人,身穿黑布夾褲褂,很干凈,年有三十上下,黃臉小眼睛,嘴唇可是很厚,小辮盤在頂上,顯出來是個慣走江湖的模樣。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