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鶴驚昆侖 >

第十八回 古廟深宵道姑劫艷婦  長途飛騎啞俠會群雄

阿鸞卻又流下了許多眼淚,便想:我在這里生也是無法生,死也無法死,不如我走到別處去。若是我一不小心,跌下山去死了,我也無悔。不然,這秦嶺幽僻之處,一定有廟宇,倘若能找到一處尼姑庵,我就到那里落發修行,永世也不再與別人會面了!

她一邊流著眼淚,忍著傷痛,忍著寒風;一邊就扶著山石,涉著澗水,走一陣,歇一陣,將身子慢慢地就移到了一個地方。這里是已離開山澗了,可是地下仍然是沒脛的水,她就用腳步探試著,再往下走,不覺就走到天明,她的身子已來到了一股山路之上。她看見自己渾身是水,足下的繡鞋也丟失了一只,身上除了肩上一處鏢傷之外,并有許多摔碰的傷。

太陽漸漸升起,山路中雖然除了鳥鳴兔奔之外,尚無行人。可是,阿鸞恐怕江小鶴與紀廣杰找來,或是山中的強盜又找到,她就又移動她這痛苦的身子走著,走到了一個山溝的僻靜之處。這里滿地是森密的樹林和荒莽的亂草,阿鸞就將身側臥在草中,吁吁著流淚。過了許多時,她的腦里卻越想越窄,就想:我還是自盡吧!我怎能在這艱難的人世上活下去呀?

她的衣服外面本來有一條青色綢巾,她就解下來一看,這條綢巾已然濕透,并沾了許多泥土和雜亂的草。阿鸞就仰臉,找了一株生著的棗樹,她站起來走到樹前,才一搭綢巾,就被棗樹釘扎了手一下。雖然痛,但她咬牙忍耐著,把綢巾挽了個死扣。她卻對著這綢巾流淚,傷心自己才這么大就這樣死去,又傷心自己空學了一身武藝,竟這樣慘死,心中一痛又覺腿軟,就坐在地上,不由嗚嗚哭了起來。

哭了半天,覺著自己仍然是沒有生路,就決心地站起,毅然引頸就緒。那綢中的圈兒剛要套在她頸項上,這時忽聽高處有人大聲喊道:“哦咳!別尋死呀!”

阿鸞吃了一驚,趕緊向高處去看。就見山上是個四十歲上下的人,身后背著許多樹枝和亂草,手中拿著一柄斧頭。阿鸞一見有人發現自己,自己當然不能再上吊了,隨就急急由樹上解下來綢巾,轉身就走。

這時那樵夫已慢慢地走下山來,他就在阿鸞身后面叫道:“姑娘!你家在哪兒住?年輕的人為甚么要尋短見呢?”

阿鸞卻說:“你不要管我!”邁著步,打算躲開這人,找個別的僻靜地方再去尋死。

可是這樵夫三步兩步就趕到了,他從后面一手便拉住了阿鸞的胳臂。

阿鸞趕緊奪開,回身說:“你不用管我!你去打你的柴吧!我要尋死當然是我有為難的事,你想救我也是救不了!”

樵夫著急說:“姑娘你別這么說,我既看見你,我還能夠眼看著你上吊?救人一命修三世,山神爺有眼睛。我要是見死不救,早晚我打柴必從山上跌死。有甚么為難的事你跟我說,我能給你想個法子。到底為甚么?是叫爹娘打罵了,還是……跟女婿吵了嘴?”

阿鸞覺著這樵夫是個好人,便站住身,用手中的綢巾擦眼淚,說:“你也不用細打聽,我的事說出來你也給辦不了。咳!不是我被窮所迫,也不是受了誰的打罵,是我……真不愿意往下再活了!”說著,她又一陣傷心,低著頭嗚咽著,綢巾永沒有離開眼睛。

那樵夫聽了阿鸞這話,倒不禁發怔,便說:“你家在哪兒住?我送你回去,你回到家里再上吊我便不管了。在這里,我得替山神爺守山。”

阿鸞拭拭眼淚,死的念頭便漸漸消逝了,隨問說:“我的家離此很遠,你不能送我回去,而且我家里也沒有甚么人。你知道這山里哪個地方有尼姑庵,你可以把我送去,將來我決忘不了你的好處!”

那樵夫一聽,便以為阿鸞是個沒有出閣的姑娘,大概是父母給他說了婆家,男方不是太窮,便是小人兒不好,再不便是她父母要逼著她給人作妾,所以她才跑出來,要尋死,要為尼,不愿意回家。

便想了一想,說:“尼姑庵是有,大士庵,離這兒有十多里呢!得走過三四道嶺。再說我也沒去過,找不著。我的婆娘倒是常往那里去燒香求子。這樣吧!姑娘你先到我家去,叫我的婆娘領你去,你說好不好?我婆娘她跟廟里的尼姑們都很熟。”

阿鸞便點了點頭,心里似乎得了些安慰,便問這樵夫姓甚么?

樵夫說:“我叫張老實,在山里住了四五輩子了。我從小便打柴,哪一年也得救幾個人的命,不是上吊的,便是叫強盜打傷的。因為我這么行好,山神爺才永遠給我飯吃。別的人不是跌斷過膀子,便是遇見過野獸,我甚么事兒也沒遇見過。姑娘你到我家去吧!我婆娘大概把飯也燒好了,我吃完了飯,再叫我婆娘帶著你去。”

阿鸞答應了,心中非常地感激,便隨著這樵夫張老實向北走去。

走了不遠,曲折地轉過了兩個山環,便到了張老實的家中。原來這張家也是在山下開辟的窯洞里居住,山上并有一座小廟。

張老實就指著告訴阿鸞,說:“那就是山神廟,山神爺真靈極了,白天不出來,一到晚間就騎著神虎,帶著靈官出來巡山。”

進到了窯洞內,就見有個三十來歲的婦人正在納鞋底,一見他丈夫領著個渾身又濕又航臟、腳下只穿著一只鞋的姑娘進來,她就很為詫異。

張老實已把柴草放到屋內,斧頭放在墻根,說:“這個姑娘剛才要尋死,我勸了她半天,她才想開了。可是還不愿回家,要去作尼姑。我想這也是件好事,你就快點做飯,吃完了快點帶著姑娘到大士庵去吧!”

那婆娘放下了鞋底針線,仍然坐在炕頭上,說:“我怎能帶她去呢?我的腳痛還沒有好,四道山嶺,我怎么走?你有錢給我雇頂小轎嗎?”

張老實怔了,因為剛才他忘了,他的老婆正犯著腳氣走不得路。隨就說:“這也不要緊,今天不能去,過兩天再去。”又向阿鸞說:“姑娘你坐下,我婆娘她鬧腳氣,你等她好一點再帶你去。要不然,我到上頭觀里,那里住著個楊二彪子。他雖是個光身漢,可是人極好心腸,叫他帶著你去也行。”

那婆娘說:“楊二彪子昨晚便沒回來。孫黑子由馬頸嶺回來,說是楊二彪子出北山口辦事去啦!兩三天才能回來呢!再說你既要做好事,為甚么要求人?你將她送了去好不好?”

張老實說:“我哪兒認得路?上回你到大士庵去,兩天沒回來。我不放心,我就去找你,從晌午轉到了黑,我也沒找著那座大士庵。”

婆娘撇著嘴說:“那是你瞎!那么大的庵,那么高的旗桿,你都會看不見?”又細細地瞧了瞧阿鸞的模樣,就問說:“你在哪兒住,為甚么你要尋死?你這年歲,這模樣兒,要不愿意活著,像我他娘的更得上吊抹脖子了!”

阿鸞只得編個謊說:“我家住紫陽縣,離這里幾百里路。我是昨天從此路過,遇著了……山賊。我家里的人都被山賊殺了,只剩下我一個人,我還怎么活?”

那婆娘吃了一驚,張老實在旁搖頭說:“山上那伙人鬧得不得了!近來出事越多,早先還只劫錢,現在天天出人命。早晚有報應,山神爺有眼睛。”

那婦人忙問阿鸞說:“你姓甚么?你嫁過男人嗎?家里還有誰?”

阿鸞說:“我姓……江,沒嫁人,我爹是作買賣!”

婆娘說:“咳!怪可憐的,那么你在我們這兒住幾天吧!我們這兒吃喝倒還不發愁,兩三天我的腳就能好,我就帶你到大士庵去。那里的老師父慈悲極了,庵亦很大,香火旺。你去了她們一定能收,作尼姑真比嫁人好!”

阿鸞點點頭,暫時自己只好在這里住著,等過兩天被送到庵中,落發為尼,那時才算解決了自己身邊的一切痛苦。她一陣傷心,就不禁又落下幾點眼淚。

婆娘很親熱地安慰她,說:“別哭!別哭!這也許是你有仙根,菩薩老母故意使你先受些災難,好度化你去進佛門!”

這時張老實到外邊去捆柴草,并向屋里說:“你快生燒飯吧!這位姑娘大概也餓了!”

婆娘答應了一聲,就出去拿了些柴草,就將屋中一個矮的土爐升起火來。阿鸞走近前,抖著衣裳,打算烘烤干了。

婆娘往鍋里倒水,下了兩把帶著面子的稻米,又添些柴,并拿一柄破蒲扇扇火。同時低頭看了看阿鸞的腳,她笑著說:“姑娘就是腳大了一點,不然我的鞋你一定能穿。怎么,那只鞋是掉在哪兒啦?”

阿鸞說:“因為強盜追我,我藏在山澗里,就弄了一身水,鞋也就掉了一只。”又說:“我的身上還有兩處傷,都是被強盜用矛子扎的;倒不太重,所以我還能忍得住疼!”

婆娘罵著說:“那伙強盜,早晚全都得不到好死!”

待了一會兒,婆娘把飯煮好了。外面的張老實也把柴草綁好,進來蹲在地下吃飯。這飯雖是很粗糙,而且沒有菜,只就著一點腌蘿卜,可是阿鸞吃著卻覺得很香。

大家把飯吃了,張老實挑著柴草往別處換米去了。婆娘又拿起來鞋底納著,并跟阿鸞說著話。

阿鸞就覺著這婆娘倒也是熱心腸,只是有時說話太村野些。這亦難怪,本來是山里的一個樵夫的妻子,她生平連這座山都許沒有出去過,怎能夠說話知道規矩呢?

此時阿鸞在這里住著,倒覺得很為安適。她自己亦明白,自己早先那暴烈的性情,經過幾次的折磨,已經變了。早先自己是藐視江湖,藐視天下,但現在也沒有那種傲氣了。只希望一兩天婆娘的腳能夠行路了,就請她帶自己去落發為尼。現在覺得青燈古佛之旁的那種寂寞生活,仿佛比在江湖上爭強斗勝、仇仇相報,還要好得多。

那個婆娘跟阿鸞談了幾句話,又納了一段鞋底,仿佛她有些心神不定似的。雖然腳痛,里腳布松松的,拖著一雙破鞋,可是她還時常下炕到外面去。一連出去好幾次,站在窯洞外,兩眼南瞧瞧,北望望,仿佛她是急盼著甚么人來;并且她扯著嗓子,仰臉朝上,似乎是向那座山神觀里喊著說:“小五子!癩頭!你在那兒沒有!”

無論她怎么喊,也不見山上有人下來。窯洞外這條狹窄的山路,更沒有一個人行走,連一只狗也沒看見。婆娘懊喪著,回到屋里,就叨撈著,罵著:“這些死不了的!高興了你們就來,膩上人不走!不高興了,就忘了老娘,十天八天連個鬼也看不見!”

阿鸞看她這種神氣,聽她說的這話,心中就明白了,知道這婦人背著她丈夫一定是很不安份,外面必有許多壞人,時常到屋里來找她。因就問:“大娘,這附近還有人家嗎?”

婆娘懊惱著說:“哪有人家?就是這山上觀里,有幾個賊……”說到這里她又改口,說:“我有個娘家兄弟,他也是個打柴的。他就跟那楊二彪子,兩個光身漢,住在觀里。他們雖不打劫人,可也都是賊骨頭,有一點錢就到關王觀去賭,去喝酒!非得輸光了屁股才回來!”

阿鸞就問說:“關王觀離這里遠嗎?那里也是尼姑庵嗎?”

婆娘搖了搖頭,生著氣怔了半天才說:“不是,那是道士觀。離這兒頂遠,都快走出山口了。今天是初四,那里有集,我那膿包漢子就是挑著柴到那兒趕集去了。”說著,婆娘又跑出窯洞去等人。

阿鸞卻在屋中,拿著那只鞋底反覆地看著,藉此解悶。直到傍晚之時,那婆娘還沒將她所期待的人等了來。她回窯洞里就罵,對阿鸞全都沒有好面色。

少時,張老實打著一根光桿扁擔回來了,面上紅暈暈地,似乎喝了點酒。手中握著半包米,還有一小串制錢,進了窯洞就向他婆娘說:“今早晨那擔柴,我還怕沒有人要,沒想到一到觀里就換了半升米,還找了我二百錢,我把錢吃了晚飯。我又遇見小黃三啦!他賭贏了錢,就把上回搶我的錢還給了我,交給你吧!”

他把錢交給他的婆娘,又從懷里掏出兩塊鍋餅來,一塊給了他的婆娘,一塊給了阿鸞。他坐在地下歇息。那婆娘一邊拿著鍋餅吃,一邊問她丈夫說:“在觀里你沒見癩小五子嗎?”

張老實擺手,仰面瞧著他婆娘:“別提!別提!明天我就歇工,這兩天不打柴啦!這位姑娘就先在這兒住著,過幾天再說!”

婆娘瞪眼說:“甚么事呀!你就這樣害怕?”

張老實悄聲說:“今天關王觀趕會的人都知道了,墮鷂峰出了事。昆侖派的人江小鶴,把胡大掌柜打死了!”

那婆娘一聽,嚇得眼睛都直了,說:“哎喲!昆侖派的人怎么那么厲害呀!不是胡保山、余大彪都叫他們弄死了嗎?胡大掌柜不是會使銀鏢嗎?怎么也……”

阿鸞此時也注意地去聽,就聽張老實說:“該死!連癩小五子、楊二彪子、紅臉猴子、白毛虎,他們全都遭不了好報。山神爺有眼睛!”他又擺擺手,說:“細情我亦不知道,在關王觀我聽人說,我就趕緊躲開啦!我怕遇見山上的人。等楊二彪子回來,也許知道詳情,你再去問他吧!我只聽說那江小鶴是昆侖派里最有能耐的,墮鷂峰那么高他一聳身就能躥上去。聽說他有神通,會祭法寶。胡立的飛鏢哪兒成?也沒怎么打,胡立就死了!”

阿鸞見那婆娘已發了呆,仿佛連嘴都不會動了,自己心中又不禁一陣歡喜,又撩來對于江小鶴的愛慕的心情。同時卻又想:這里距墮鷂峰不遠,婆娘所認識的楊二彪子、癩小五子,大概都是那峰上的賊人。倘若他們曉得了我在這里,率眾前來,我身體既受著傷,手中又沒有兵刃,怎能夠將他們打退呢?我尋死不成,若再遭他們的毒手、那未免太不值得了!因此就想即刻走開。

此時又聽那張老實說:“那伙人,沒有了管主,以后不定更要怎么鬧了!連我的柴以后都難打了。可是又聽趕會的人說,現在有個比江小鶴還厲害的人,是個和尚。昨天有人在北山口崇福鎮看見了這個和尚,聽說是又高又大,肩膀扛著一根鐵棍。那鐵棍至少也有三五百斤,關王觀舉大刀賣藝的黃牛費老大都說,像他那樣的大漢子十個人也舉不起來那根鐵棍。那和尚現正在那鎮上化緣,不定那天就許進出來。那時山里便更熱鬧了,十八路反主全都來了!”

阿鸞聽了這些話,不由更是驚異,心說:“早先聽爺爺講過,江湖上有個怪俠鐵杖僧,他的力大無比。雖然爺爺沒與他緊過頭,沒較量過,可是也常常囑咐徒弟們,以后如遇見此人時,應當特別謹慎。張老實現在所說的那怪和向,一定就是他了。不知他來此是要作甚么?大概決不是化緣,也許是他要找我爺爺或是江小鶴作對吧?”因此又很有些憂慮。

張老實談完了話,他就坐在地下打呵欠。待了一會兒,他就拿了一床破被褥趴在地下,呼嚕呼嚕地睡著了。窯洞里點上燈,門窗也關上了,并且拿了一大塊石頭頂上。

那婆娘將那塊鍋餅都沒吃完,只不住地發怔,不像白天那樣的精神了,也不大愛跟阿鸞說話了。

阿鸞卻做出鎮定的樣子,就近了那盞青油燈,替婆娘納那只鞋底。窯洞里除了地下張老實的鼾聲之外,就是阿鸞手中的嘶嘶拉線之聲。她的臂傷雖是被鏢打的,不十分重,可是若一伸臂拉線,也就覺得很痛。因此納上幾針就歇一會兒,這樣消磨著時間。

待了些時,那婆娘也倒在她的身旁睡了。阿鸞也想吹滅了燈,自已去睡眠。不料在這時就聽外面有一點腳步聲,很是輕微;又聽窗口上的紙嗤的一響,阿鸞趕緊轉身向里,卻聽外面呼嚕呼嚕的吹哨。哨子響了幾聲,床上那婆娘的身子蠕糯動了一下。

阿鸞就趕緊倒下身子,假作是睡眠,婆娘卻起來了。外面的人又撲撲的向窗紙上吹氣,婆娘卻向窗外呸的“啐”了一聲。外面啞著喉嚨笑著,屋里的婆娘就先把燈吹滅,隨后她輕輕搬開石頭,開門出去。

阿鸞趕緊也翻身下炕,到窗前向外偷聽。只聽外面“吧”的一聲,大概是婆娘打了男子一個耳光,男子卻低聲地笑著。

先是聽外面兩人輕輕地說了幾句也不知是甚么話,后來就聽男子的聲音說:“長得是不是很漂亮?”

又聽婆娘說:“她漂亮又怎么樣?你就起了心了嗎?”接著又聽婆娘說了幾句話,阿鸞只聽明白了一兩句,是:“她身上有傷,衣裳上有血,這都是你們那群里的人干的。”

男子卻像嚇得半晌無話,就聽說:“老娘!在你們屋里的,別就是那鮑昆侖的孫女阿鸞吧?”

阿鸞卻吃了一驚,心想:外面的賊知道是我了,他一定闖進來!只要他一進屋,我就趁勢將他打倒。他手中如有兵刃就更好,我可以就勢將他殺死,奪了兵刃。于是就站在門旁準備著,可是半天也沒見著外面的男子進來。

此時,他們外面說話的聲音更低,阿鸞在窗里簡直無法聽得清楚。

末了只聽那婆娘說了一句:“快點去,叫他們快點兒來!”接著又是腳步聲,似乎是那男子急匆匆地走了。阿鸞就曉得這婆娘所結識的一定就是山上的賊人,就是銀鏢胡立的手下。他這一去一定是勾來賊人來要害自己,因此突然怒氣填胸。

這婆娘又在外面站立了一會兒,然后她開了門,輕輕走進屋來。

阿鸞卻驀然一拳就打在婆娘的后背上。婆娘哎喲一聲,身子跌在地下睡覺的那個張老實身上。

張老實的覺正睡得香,忽然一個人壓在他的身上,嚇得他也不禁啊了一聲。

阿鸞卻又按住了那婆娘,一面用手握住了婆娘的咽喉,一面威嚇張老實說:“不許喊!只要喊一聲,我立時就要你們的命!”隨又把婆娘的咽喉稍松了松,就逼問說:“剛才跟你在窗外說話的那是誰?”

婆娘渾身打著哆嗦說:“那人是癩小五,他是胡大掌柜的手下!”

阿鸞又追問說:“你們兩人談甚么?說實話!”

婆娘哭出聲來說:“他說你是鮑甚么阿鸞,他去找紅臉猴子去啦……”

阿鸞氣得咚的一拳,便將婆娘打暈。然后阿鸞站立了來,又怒聲問張老實說:“你們這里有刀槍沒有?”

張老實也顫顫的用聲音答說:“刀槍沒有,就有一把斧頭。”又說:“姑娘!他們干的事我可都不知道。我婆娘該死,我可是個老實人!”

阿鸞說:“我知道!”不想要跟張老實要過斧頭使用,但又想:一把砍柴用的斧頭,那能敵得過賊人的刀槍?再說我的身上又有傷,腳下又只有一只鞋,紅臉猴子也是個盜首,既然他來便不會只來一個,不如我趁這時走吧!于是她便趕緊走出了窯洞,四下一看,月光朦朧,煙云飄紗。

阿鸞順山路急急地走去,她也不辨方向。走了一會兒,見山路旁有山石可登,她隨就負著傷痛,謹慎小心地攀樹登石。山石嶙峋,阿鸞便手足并用,但當她手一使力,胸前就一陣疼痛,但仍咬牙忍痛往上走去。很費力才爬到了一座峰上,向下去看,卻有幾個火把,照著二三十個人在山路上走著。

心想:這一定便是紅臉猴子、癩小五子那股人在搜拿自己了!又聽有幾下呼哨之聲,鉆透了云霄,沖到阿鸞的耳里。阿鸞便覺得在這里也不妥當,隨就又努力,又咬牙忍著傷痛,爬山越嶺。

走了很多時,天色已漸漸發白了。阿鸞已筋疲力盡,坐在一塊石上喘氣歇息,歇了多半天,氣息才覺得松弛了一點。但露水已將她的衣服濕透,浸著傷處,疼痛難受。腳下不但那只鞋已磨破,另一只只穿著襪子的并連里腳布都磨穿了,腳踵已流出血來。

阿鸞此時已然寸步難行,她便不禁嗚嗚痛哭。心中又勾起那些新愁舊恨,真想再要找一棵樹再去尋死。可是,此時手中連那條青綢中都沒有了,而且又想,死在山中尸體也難免不為賊人們所發現,倘若被他們發現了,那更顯得我鮑家的孫女是太怯懦無能了!她便在這山峰上呆著,又因疲倦,她便躺下了。

待了一些時,太陽已經升起,照著她的身體很覺得溫暖。這地方因為太高了,所以連飛鳥都很少。

躺了半天,但是不敢睡去,直到渾身的衣服都被日光曬干了,身體精神也恢復了疲勞,她便站起來。將衣服鞋襪整了一整,就心想:昨天聽張老實說在西邊有一座尼姑庵,不如我還是到那里去才好。

于是她又慢慢尋找著路徑向山下走去。又走過了一重山嶺,方才到了平地上。這里所謂平地,也不過是崎嶇坎坷的一條山路。阿鸞看著自己的影子,把方向稍微辨明,她就往西走去。

走了半天,已經過了兩個山環。忽聽耳邊又有一陣哨子的聲音,阿鸞不禁又吃了一驚。起先還以為是鷹在天空上飛叫,可是,當她抬頭向上一望,卻見眼前山嶺上有十幾個身穿短衣的人,手中都拿著刀棒,向山下跑來。

阿鸞趕緊轉身就走,但她的腳下太不利便,所以才跑回去一個山環,就聽見身后的喊聲漸近,并且聽得清清楚楚,是:“阿鸞!小婆娘!你還想走嗎?……”等等村野的話。

阿鸞氣得索性止住了步,暗想:我手中雖沒有兵刃,但我難道就不敢跟他們拼一拼嗎?隨就彎腰拾起來幾塊碎石。

此時賊人們已經追上來了,阿鸞就一石飛去,正打在一個賊人的頭上。

賊人正是紅臉猴子邱二,他的頭又破了,往下流了一臉的血,真成了名實相符的紅臉猴子。他大怒,咆哮著,指揮他身后的人說:“打!打!殺!殺!不必要活的了!”十幾個賊人刀棒齊上。

阿鸞此時精神抖起,竟似忘了身上有傷。她先將手中的幾塊石頭亂飛亂打,然后便奪過一口刀來,劈倒了一個賊人,接著她又奪了一桿棒,便刀棒齊掄,隨殺隨往后退。

那紅臉猴子等人卻不敢向前緊逼,他們也學著阿鸞,由地下揀起些碎石來向阿鸞亂扔亂打。

阿鸞自然身上也中了幾石,但她顧不得疼痛,扔下了棒,只提著一口刀,回身使跑。她這一跑,身后群賊卻又都大喊著來追。

阿鸞又跑回一個山環,不防腳下被石頭一絆,就跌在地上。她趕緊忍痛爬起,卻覺得左腿如同斷了似的,竟麻木了,連疼都不覺了,更是不能邁步行走。

危在頃刻,她不禁流下淚來,回身橫刀,便見賊人們再有二三十步便要趕到。

阿鸞哭著喊道:“我看你們哪個敢上前來?”

邱二卻吩咐他手下的人都站住。他拿袖子擦擦頭上的血,他不擦倒還好些,這一擦滿面都是血色模糊,連鼻眼都分不出了。他用刀指著阿鸞,嘿嘿地獰笑著說:“小娘們趁早扔下刀,乖乖地跟我們上山,給我老爺賠賠罪,我老爺決錯待不了你!不然的話,立時就叫你的小命兒喪在此地,給我們大掌柜和余二掌柜報仇!”

旁邊的人也都說:“快聽我們邱二爺的話,你小小年紀,莫非真不想享福嫁漢子了嗎!”

阿鸞卻橫刀怒罵,說:“你們哪個敢上前,哪個就是找死!”

賊人們都用眼瞧著邱二。邱二真舍不得殺死阿鸞。尤其是阿鸞這時衣服破碎,鞋襪丟失,身上的血痕,眼邊的淚珠,更顯得楚楚可憐。

他便心里猶豫了一下,就吩咐他手下的人說:“還是要活的!”

于是十幾個賊人持棒的在前,拿刀在后,又一齊向阿鸞撲來。

阿鸞雖然腳不能動,但又把鋼刀抖起。可是群賊的木棒已經打上來,阿鸞的身上又著了兩棒,眼看已經不支。

這時卻見出山上飛下來一個大東西,如同一條黑蛇似的;掉在地下當的一聲巨響,震得山石都碎了。群賊嚇得回身就跑,阿鸞也被震的腿一軟,就坐在地下。

此時卻有個高大的,長著蓬蓬的大胡子的和尚由山上奔下來。

紅臉猴子卻叫手下的人都保護住他,他持刀向這僧人怨問道:“和尚!你是個干甚么的?”

和尚卻一聲也不語,從地下抄起那根粗重的大鐵棍,撲過去向那群賊人兵兵兵兵一陣亂打。

阿鸞耳邊只聽得棍聲和賊人慘叫聲,眼前卻見那和尚如同一只獅子,力大身長,腰腿還特別的敏捷,那些賊人立時一個都沒跑掉,都東歪西倒被鐵棍給打死了。

此時阿鸞心中也十分恐懼,雖然想著這人就許是江湖上的怪俠鐵杖僧,可是又見此人是太兇猛了,不曉得他對自己是懷著甚么心。

正在恐懼著,卻見身后又跑來了一人,也是個和尚,卻是又瘦又小,年紀不過二十來歲。到了阿鸞的近前,就要搶奪她手中的刀。

阿鸞不知這和尚是懷著甚么心,便把刀一掄。挺身將要站起,卻不料這瘦小的和尚用手指向阿鸞的背后一戳,阿鸞便覺得全身麻木,心中雖然明白,眼睛雖然睜著,可是身體要想動一動卻不能了。

這時,那大和尚就扛著鐵棍走過來,向他的徒弟說了幾句話。因為他聲音太粗重,而且又不是本地的語言,所以阿鸞也沒有聽得明白。

當下這瘦小的和尚卻把阿鸞背了起來,踏過了地下橫躺豎臥的紅臉猴子等賊的尸身,就往西走去。

那大和尚在后面跟隨了一程,他便又扛著鐵棍走上山去了。

瘦小的和尚背著阿鸞往下繞過了幾個山環,想著師父已經去遠了,他便把阿鸞放在地下,就施用手術,又把阿鸞救得手腳靈活了。

阿鸞曉得自己是受了他的點穴法,同時猜疑著這和尚多半不是好人,所以身體一恢復了原狀,她便立時挺身而起,厲聲問說:“你是甚么人?你要帶著我往哪里去?”

這瘦小的和尚卻擺手說:“你別疑心!我們知道你是鮑昆侖的孫女,我們特意來救你的。我那師父是江湖上有名的鐵杖僧,我是南江縣袁家莊的袁敬元,現在出了家了,法名叫作靜玄。我跟江小鶴有點小的交情,今年我們在登封縣也相見過。我曉得他的武藝超群,你們昆侖派的人決不是他的對手。可是這個錯處還是在你!你若當初不嫁紀廣杰,去嫁江小鶴,他也不至于和你們昆侖派這樣的為難!”

阿鸞聽了這話,又不禁心中很為難受,面紅了一紅,便說:“你們可知道江小鶴他現在哪里嗎?”

靜玄搖頭說:“我不知道,我跟江小鶴在登封縣李鳳杰的家門前一別,便再也沒見著他。”

阿鸞聽靜玄提到了李鳳杰,不由心中又具吃驚。

靜玄再說:“這兩個月來我都是隨著我師父,在華山上住了些日。我師父本已久厭江湖,也愿意找個地方修修道,教授教授我的武藝。卻不料那時江小鶴便大鬧長安,一個人壓倒了昆侖派,打服了紀廣杰,人都爭說江小鶴如今是江湖上第一英雄!我的師父便不服了,帶著我,帶著他那桿鐵棍下了華山,去尋江小鶴要見一個高低。

可是,我們到了長安,便聽說江小鶴早已走去,葛志強同紀廣杰和你也都往漢中去了,我們便也往南來。前兩天到了北山口外崇福鎮,我師父在那里借化緣打探,命我在山中各處訪查,想要得到江小鶴的下落。可是因為我于山路不熟,在山里繞了一天,始終沒有聽說有人看見江小鶴由此經過。

到前天晚間才聽人說銀鏢胡立的兒子被你殺死,你又被捉上山,并有人親眼看見葛志強受傷的身體,抬出了北山口。我的師父便很生氣,他恨銀鏢胡立搶劫婦女,扛著他的鐵棍進山來打算救你。可是那時的天色又太晚了,他到山里尋了半夜,也沒尋著胡立的山寨。

昨天才找著山路又出了山口,卻又聽了銀鏢胡立當夜被江小鶴殺死,你也被江小鶴救走之事。我的師父便更生氣了,他以為江小鶴也是個好色之徒,所以才由賊人手中將你搶走,他亦是沒懷著好心。”

阿鸞聽到這里,便拭了拭眼淚,搖頭說:“江小鶴雖然與我鮑家有仇,但他前夜往山上救我,卻是好意,只是我……”

靜玄說:“我曉得,江小鶴他也是一條好漢子。可是我的師父卻必要見他一決雌雄。昨天我又跟隨我師父在山中尋了一天,還是沒見著江小鶴。今天他又帶著我進山來,不料便看見你正為賊人所逼。”

阿鸞流著淚說:“蒙你們救了我的性命,我亦知道你們師徒都是有名的俠客,現在賊人既已全都死了,亦沒有人再來逼害我了,你找你的令師去吧!你們同江小鶴再怎樣的爭斗我也不管,我還求你們無論是遇著了誰,也別說出我往哪里去了!”說著轉身,負著傷又要往別處走去。

靜玄和尚卻追上幾步來問說:“你現在是要往哪里去?”

阿鸞哭泣著說:“你們不用管我往哪里去:我自有去處。”

靜玄把她攔住,說:“不行!我師父剛才囑咐過我了,要叫我把你送到一個地方。你別看我師父是個粗人,他那根鐵棍不知打死過多少人;可是他卻心慈,行俠仗義,向來救人救到底。”

阿鸞不禁有點發怔,問說:“你們要把我送到甚么地方去?”

靜玄說:“是個好地方,米倉山云棲嶺九仙觀,那是一座道姑庵。觀中的老道姑道澄是我師父的師姊,她的劍法高強,不在江小鶴之下。我師父剛才囑咐我,叫我把你送到那里去住,順便請道澄來秦嶺,幫助他尋到江小鶴,將江小鶴制服。然后你鮑家沒有仇人,他就將你送回家去了。”

阿鸞卻搖頭說:“我不回家去!”又急急地問說:“你們為甚么要這樣跟江小鶴作對呢?我不信你們是真要幫助昆侖派!因為我爺爺鮑振飛和鐵杖僧并沒有交情!”

靜玄卻說:“我師父的脾氣很怪,他便是不能使江湖上有比他本領還強的人。閬中俠、李鳳杰、紀廣杰那些人,他全都看不起。只是聽說江小鶴的武藝是個老書生傳授出來的,那老書生早先還有個啞巴徒弟,那兩人卻是我師父的死對頭。

三十年來我師父在他們手下不知吃過多少大虧,鐵杖僧他那么大的本領只能在川北、陜南闖蕩,連川南跟潼關外都不敢去。現在那老先生又教出了個江小鶴來此橫行。我師父決不能夠容忍。他打算先殺死江小鶴,然后再尋那老書生和啞巴去報仇!”

阿鸞一聽,倒覺著對江小鶴很是不放心,同時又感慨江湖人彼此仇仇無已,實在是沒個了結,實在令人害怕,所以心中越發灰冷了。就想:那云棲嶺九仙觀一定是個很幽靜的所在,并且有個武藝高強的女道士保護著,亦不至為歹人所騷擾。自己正好往那山里修行,以解除這一切煩惱。

于是,她便向靜玄說:“到道姑庵里去修行,我亦是很愿意,你可以指告我路徑,我自己前去。”

靜玄卻說:“那地方太僻靜,你決尋不到。道澄道姑又是個脾氣古怪的人,你去了她亦不能收容你。現在你可跟隨我走出西山口,我給你雇一輛車,你坐著車走,我在暗中跟隨你。準保一路無事,送你直到云棲嶺。”

阿鸞見這瘦小的和尚把自己的事情想得這樣周到,不免倒有些疑慮起來,怔怔地不說一句話。

那靜玄似乎看出她的心理,便正色說:“你別疑心,我們出家人是決沒有胡亂想頭的,我們只想救你這條命。因為你是個女人家,又負了傷,留在這山中是有危險。我知你都是為你那祖父所累,他不該叫你一個女人家去敵江小鶴。”

阿鸞拭凈了淚,便一切都答應了,隨著靜玄和尚走出了山口,到了一處市鎮。

靜玄和尚與阿鸞離開了山后,便給他雇了一輛騾車,并給了阿鸞二十幾兩銀子,作為路費。然后,他又同趕車的人囑咐了一番,他使走了。

阿鸞心中十分感激鐵杖僧師徒。可是又想:他這師徒二一人,師父是使那沉重的鐵棍,徒弟又會用點穴法;他這師徒若與江小鶴交手相斗起來,江小鶴縱使武藝高強,恐怕亦不是他師徒的對手。因此又不禁十分傷心。

車行了一日,晚間宿在一家店房里。她就拿出銀兩托付店掌柜的妻子,給他買了一身半新的衣褲和鞋襪。穿上身雖然不大合體,但她心想:到了云棲嶺我更換上道士的裝束了,這身衣服我還能穿得幾時呢?所以也不在意。

次日又往下走,路徑逶迤,她對路也不太熟,只聽憑趕車的人去走。一連走了兩天半,在大道上見鐵杖僧同靜玄迎面而來,由他們領著車,穿著山走去,在一處松林郁郁的山嶺下將車停住了。

因為山路太難上,阿鸞身上的傷受了幾日路上的顛簸,愈見嚴重,下了車幾乎連邁步都困難。

鐵杖僧又命靜玄背負著她,便上了山,到了那所幽靜如同天上一般的九仙觀內。她來時道澄道姑沒在觀中,鐵杖僧就將阿鸞交給了觀中的道姑,為她單找出一間房子叫她居住養傷。鐵杖僧同著靜玄是到這鎮上一家店中去投宿。

過了兩天,道澄道姑就回到九仙觀內。阿鸞一見這個老道姑相貌很是兇,尖嘴圓眼,如同一只老雕似的。可是她對阿鸞倒是非常之好,囑咐阿鸞在此放心養傷,傷好之后她必收阿鸞作為徒弟。并且說:“你家的仇人江小鶴現在紫陽縣殺死了龍志起,他逃跑了,大概是往川北去了。你放心吧!早晚我們必要替你昆侖派報仇!”

阿鸞聽了,只得點頭答應,心中不禁替江小鶴憂慮。

鐵杖僧又到這庵里來過幾次,那靜玄卻沒有再來。每次鐵杖僧來時,必要與道澄道姑談說江小鶴的事,他們說話的地點總是在外屋那呂祖神寵之旁,阿鸞就在里屋養傷。

久之,她對于鐵杖僧那么難懂的口音也能夠聽得清楚了。因此便知道那靜玄和尚,是被他師父遣往川北,打探江小鶴的事情去了,回來過一兩趟,又走了。所得來的消息就是江小鶴在螺螄嶺打劫官眷、殺傷官人之事。

那道澄和鐵杖僧對這些無稽的消息極為相信,他們忿忿地,全都恨不得立時就抓住江小鶴置之于死地。仿佛有了這些理由,他們更不能容許比他們名頭還高的江小鶴在江湖上走了。

但阿鸞在東屋聽了是決不相信,因為江小鶴的人品是自己所深知的,他決不是那樣狂暴淫兇的人。聽說所說的黑胖子大腦袋,手使鋼刀,倒有幾分像自己的師叔龍志起。這些事鎮日在她心中繞著,庵中的環境雖然清靜,她的心境卻不能安寧。

忽然這幾日,沒有見道澄和鐵杖僧之面,這時阿鸞因為天天躺著休養,傷勢就已漸愈。在此一連住了約近一個月。

這天的晚間,忽然鐵杖僧帶著他的徒弟靜玄又來到了,并同來一個須發如雪的老人,原來正是阿鸞的祖父鮑振飛。

阿鸞便哭泣著,與她的祖父相見,并陳述自己因為屢經憂慮,對世上的事已經灰心,情愿在此作女道姑;不愿再回家,也不愿再去見紀廣杰的話。并說:“爺爺!你老人家在這山上隱藏幾日,就也找個別的去處,念佛燒香去吧!我在這里你放心,這幾日道澄師父一回來,我就更換道衣。從此你老人家也不要來找我,可別把我在這里的話,對別人去說!”

她涕泣著,這樣地說著,但她的祖父卻像癡了一般,一聲也不言語。

她祖父的衣服已經破爛不堪,胡須亂蓬蓬地如同一團白羊毛的氈子,身上有幾處血跡。當年的紫黑色的臉現在已成了蒼白,并且橫一條豎一道地,幾處血痕。

阿鸞又傷心地拉著她祖父的手,哭泣著問說:“爺爺!你老人家是怎么啦?在外面見過了甚么事?現在是從哪里來呀?”

鮑老拳師卻有聲無力地嘆了口氣,搖搖頭,一句話也沒說。

此時鐵杖僧先走出屋去了,靜玄拉了老拳師一把,他們也到了外面。就見他們走到院中,阿鸞側耳向外靜聽,只聽見鐵杖僧的粗暴聲音問說:“江小鶴為甚么把你捉住了卻又不肯殺你?”

老拳師嘆著氣說:“看他那樣子是要帶著我到鎮巴,在當年我殺死他父親那個地方,他再殺我。也許那樣他才能夠消恨!”

又聽鐵杖僧問說:“螺螄嶺那案是誰作的?”

老拳師卻答道:“我不知!可是我敢拿我這條老命作保,決不是龍志起所為!”

接著是聽靜玄的聲音問說:“秦小雄那孩子當真是被你殺死的嗎?”

老拳師長嘆了一聲,并未回答。

鐵杖僧卻似挾著些氣,問道:“俺聽俺徒弟說,你在川北殺死了十幾歲的孩子,俺也想你不是個英雄漢子。今天,若不是見你被江小鶴他們押著太是可憐,俺也就不救你了。你快告訴俺,那江小鶴的武藝比俺鐵杖僧如何?”

鮑老拳師又沉重地嘆了口氣,說:“江小鶴的武藝確實高強。我鮑振飛一生剛強,但我對他卻不得不認輸。師父你的威名,三十年來我都久仰。若你遇見了他,可一定也……”

鐵杖僧卻狠狠地頓了一下腳,這一腳震得窗門都亂響。又聽鐵杖僧大聲吩咐說:“靜玄!你去到鎮巴,找他的徒弟來,把他接去。”

又對老拳師道:“俺救了你孫女的性命,看你以后怎樣報答俺們。現在俺再去找江小鶴,明天領你到山下看看被俺打死的江小鶴的死尸!”說畢,足步咚咚的響,好像全都走了。

阿鸞在屋中又掩面暗泣,哭泣了一會;便聽窗外又有人長嘆之聲,便是她祖父的聲音。她不禁悲痛著說:“爺爺!你好狠呀!你在川北作了甚么事?螺螄嶺的案子一定是龍志起作的,你還袒護著他。江小鶴不殺你是因為他不忍,你現在還刺激鐵杖僧去殺江小鶴,你好狠呀!我…”

她本想說:我的一生,不是也被你給害了嗎?你為甚么當初要逼我去嫁紀廣杰呢?這話沒有說出來,卻聽窗外她的祖父狠狠地一頓足,便也往外院走去了。

阿鸞在屋里倒不由收住了淚,心中很詫異,就想,我爺爺的脾氣怎么變了呢?他年輕時是怎樣我雖不知,但后來他也有過一個時期,是很良善的呀?現在怎么走了一趟江湖,受幾番危難,竟這樣兇暴起來了呢,莫非他是老糊涂了?……

老拳師走后,阿鸞又非常不放心,惟恐她爺爺一時心窄頓萌死念;又怕她的爺爺負氣又往山下去了,又走去幫助鐵杖僧與江小鶴戰斗。

于是她就走出屋來,在幾個院落中和殿前殿后,連鹿圃中都走遍了,但也不見她爺爺的蹤影。

這時,黑夜沉沉,加之山中樹木叢生,連顆星光也看不見。松濤亂響。她的眼淚也亂落著,回到里面,一夜也沒睡著。

這一夜,原來鮑振飛也是在山上徘徊,雖然曉得鐵杖僧已跟江小鶴去相斗,但還不知他是否是江小鶴的敵手,又加懊悔在川北誤殺小孩那件事和剛才孫女隔窗向自己責備,那種種傷心,更想道:“鐵杖僧那個徒弟明日若把張志才、馬志賢叫來,我可有甚么臉面與他們相見呢?即使被他們接下山回到家里,但只要江小鶴不死,他仍然是不能與我善罷干休的呀!”

在山中徘徊終夜,后來就在松樹之下睡眠。醒來,天色已然不早了,由地上揀了幾個松子,剝著吃了。又見有三頭鹿過來嗅他,仿佛是對他很熟。

老拳師此時百般無聊,便拔了些草喂給鹿吃,又摸一摸鹿角。他跟這三頭鹿玩了半天,卻不見鐵杖僧回來,也不見靜玄把自己的徒弟們帶來,心中就很疑惑。

就想:莫非鐵杖僧與江小鶴爭斗到現在尚未決出勝負?或是鐵杖僧也敗在江小鶴的手中,他也無面再回到這里來了?我那幾個離此不遠的徒弟魯志中、馬志賢、張志才,他們也都不認我為師了?不肯前來接我了!心中種種憂疑、感嘆兼雜著氣憤和恐懼,同時腹中又饑餓了,可又不愿回到道姑殿中去和孫女乞食。

在此際,江小鶴便來了。老拳師一看江小鶴的影子,他被嚇得魂飛膽碎,慌忙著逃往九仙觀內。

到呂祖殿中見了孫女阿鸞,說:“江小鶴追來了!你快救我!”

老拳師顫顫地拉住孫女的手,阿鸞悲憤交集,暗想:江小鶴你也太心狹了。我爺爺逃到這山上已然與世無忡,與人無爭,你何必一定要斬盡殺絕呢?

于是江小鶴在外面敲門,阿鸞慨然出去。見了江小鶴,她因情愛與怨恨交纏,血淚并死念齊涌,便驀然奪了江小鶴的寶劍想要自殺。

不料被江小鶴急忙攔住,寶劍方未割了她的咽喉,可是已然劃傷了她的酥胸。此時她的爺爺又從里面走出,阿鸞負傷流血,直承認她自己與江小鶴從小相愛之事,希望她的祖父有所反悔,卻不料她祖父反倒一怒揚長走去。

她被江小鶴救到廟中,江小鶴加意的服侍,她一邊呻吟著,一邊訴說了肺俯之事。

江小鶴的話也句句都使她感動。此時忽然那道澄道姑亦回到廟中,來與江小鶴作對。江小鶴折了道澄的鋼刀,毀了道澄的鐵彈弓,然后方縱道姑走去。

晚間江小鶴又到了阿鸞的榻前,直言將要娶阿鸞為妻,重溫兒時情愛,并言他這次下山到瘟神鎮去覓車,明天就來接阿鸞往川北去,將傷養好,即成夫婦。

阿鸞被江小鶴那渾厚的語聲、真摯的感情、爽快的言語所動,就像給撕去了靈魂,又消除了些痛苦,就一切全都答應了。

江小鶴歡歡喜喜地走了。阿鸞在榻上肉體負著傷痛,心靈卻是悲感與喜慰交集,想起了往事,又猜測著將來。

如已死枯木的一顆心,忽然又復活了,騰起來熱愛的火焰,展開了燦爛的希望。并且她纖悔地想:當初的事誰也沒有錯,都是我的錯。我心里既喜歡江小鶴,就該直說出來,不該聽從我爺爺之意嫁紀廣杰。假若那時我不跟昆侖派這些人攪在一塊兒,有點兒決心,一人去找江小鶴,找著了他,就嫁了他,他大概也不至于再逼追我的爺爺了。咳!當初我只怎不這樣作呢?……

此時江小鶴已走去多時,寺中雖無更鼓,可是那一些道姑都已誦經完畢,各自睡眠。惟有松籟如海潮一般地響,夜梟子撲撲地飛,吱吱地叫。服侍阿鸞的那個道姑,大概已睡熟。阿鸞的傷處還時時地疼痛,心波還層層地起伏。

在這時,不料那道澄道姑忽然又回來了。道澄本是鐵杖僧的師姊,她跟鐵杖僧是一樣,身負奇技,行蹤不定,在江湖上雖無淫邪之行,但偷盜及殺人之事卻是免不了的。他們曾作過許多惡事,可也偶然作過幾件好事。

只是有一件,他們決不許江湖上有比他們武藝更高的人存在。當年蜀中龍便是巴中、岷水一帶的奇俠,在壯年時鐵杖僧與道澄尚未出世;可是一到蜀中龍年老,他們便去逼迫,逼得蜀中龍不得不往外省出家隱遁。

只是有一個人,那便是那位行蹤鏢紗、武藝絕倫的老先生。他們師姊弟全都在那老先生的手中吃過大虧,被折服得頭耳貼地。

但那位老先生并無殺害他們之心,曾向他們囑戒過,說:“你們雖然橫行江湖,殺過不少的人,但我知道有時你們也作過一些善舉,所以叫你們的功罪相抵,饒你們的性命。可是以后你們應當各自入山修行,不準再在江湖行走!”

這是十二三年前的事了。當時她跟鐵杖僧是滿口答應,但二人也都心中不服,還要設法將來報仇。可是那位老先生的行蹤也常在秦嶺與峨媚山各處出現,這二人不得不斂跡。他們還設法要收徒弟,以作膀臂。

十年以來,鐵杖僧收了個靜玄,再收了個張黑虎,他算是已經有了兩個膀臂。

道澄還一個也沒有收著,因為她若收徒弟,必須要收女子,而且還須學過武藝的。川陜南省,會武藝的女子只有一個阿鸞,一個秦小仙,再沒有第三個人,而且一個是昆侖派老拳師的孫女,一個還是閬中俠的兒媳。這二人就是跟她學好了武藝,也不能永遠跟隨著她為她所用。

如今昆侖派勢敗,鮑阿鸞單身負傷為鐵杖僧救到這觀中,她倒是正想收阿鸞為徒,給他作個膀臂,或作個丫鬟。

不料江小鶴來到,江小鶴是那老先生的徒弟,這第一使她痛恨;昨天江小鶴將鐵杖僧打死,這是第二深仇;今日江小鶴再把她的弓毀刀折,點了她的穴,使她半天不能動轉,這是她第三奇辱。所以她懷恨在心,便沒有走遠,還藏在松樹之上。看見江小鶴下山去了,她就再回到觀中。

一進到阿鸞住的屋里,阿鸞聽見了足聲,就呻吟著說:“你怎么又回來這里?你不必雇車去了,我覺得我的傷很重,我的舊傷也還不好,不能跟你走去。可是,你放心吧!現在我想過了!我不能再后悔,我一定作你的……妻子!”

道澄卻嗤地一聲怪笑,說:“前天你還說你要作女道姑,現在你又想嫁人,還是拋下了丈夫去改嫁,你這個無恥的蕩女!”

阿鸞吃了一驚。道澄手里有個松香折子,一抖,火光烘然而起。

阿鸞看見火光中的那張老雕似的嘴臉,她就哭泣著說:“師姑!你不知道我跟江小鶴這十年來的事情!”道澄嗤嗤地笑著,找著了兩根繩子,熄了火折,她便過去用繩將阿鸞綁起。她的手很重,用繩在阿鸞受傷的身上,狠命地勒著。

阿鸞也無力掙扎,便疼痛地慘叫了一聲,就昏暈了過去。

那道澄一面系緊了扣兒,一面狠狠的說:“我帶著你走,叫你去嫁人:你嫁一個,我殺一個,叫你永遠有新女婿!”

她將阿鸞背在背后,離了觀往山下走。

阿鸞在昏暈之中,甚么也不覺得。后來她漸漸地蘇醒了,可是仍然被綁得很緊,仍舊是背在道澄的身上。道澄只要一邁步,她的身上就一陣疼痛。可是道澄還總不歇息,而且越跑越快,越跑越慌張。

忽然阿鸞聽見身后遠遠有一陣馬啼之聲,道澄就向道旁一跳。只聽噗通一聲,原來她跳在水里了。水雖不深,可是她的兩只足也浸在水里。

道澄背著阿鸞藏在一處橋下,并發著狠聲囑咐道:“不準哼哼!”

此時就聽得一陣馬蹄之聲,由石橋之上跑過。等到蹄聲去遠,道澄才背著阿鸞出了水,就上橋去,再跑。

阿鸞心中就暗暗想道:這一定是小鶴追趕過來了,道澄她是怕江小鶴。因為傷痛加上心痛,就不禁慘切地呻吟幾聲。

道澄就大怒,立時一松手將阿鸞摔在地上,并且踹了兩足。阿鸞慘叫了兩聲,就再昏暈了過去。昏了許多時,及至漸漸醒來,就見自己仍然背在道澄的背上,道澄仍然向前急急跑著。

此時天光已然發亮,路上尚沒有行人。忽然道澄止住了步,原來是路旁有一匹馬,也沒栓系著,只是在那里臥著。

道澄再把阿鸞放下,她面上現出驚訝之色,站著發了半天怔,再四周張望了一番,然后她就上前揪住韁繩,將那匹馬揪起。她正要抱著阿鸞上馬去跑,不料由道旁的秋禾里忽然跑出一個男子。

道澄趕緊再扔下了阿鸞,過去與那男子交手,并問道:“你是甚么人?”

那男子也不還言,兩三個照面,那男子就將道澄打倒。

道澄將要爬起來,那男子再一腿踢去,將道澄踢得在地上一滾。

男子就趁勢由地上將阿鸞挾起,上馬飛馳而去。

此時阿鸞呻吟著,喘息著,問說:“你是甚么人?是江小鶴叫你來救我的嗎?”

這男子連一聲也不語,他的胳臂是非常有力,但把阿鸞挾得很輕。馬馳如箭,得得的蹄聲如擊鼓一般,一霎時就跑出了三四十里地,這男子挾著阿鸞的胳臂并沒換一換。

此時天色已然大亮,這男子便下了馬,把阿鸞輕輕放在地上。他由身邊取出個小刀子來,割斷了阿鸞身上的綁繩,并向阿鸞擺手,但沒說一句話。

阿鸞此時的神智倒還清醒,她見這男子年紀有四十多歲了,身材不高,面目也不怎么清爽。頭上盤著辮子,身穿一件灰布短拾襖,是又破又臟,下面一條短褲,本來是黑色的,可是沾了許多泥土,也跟夾襖的顏色差不多了。光著兩只泥足,捆著草鞋,簡直像個鄉村中的窮人,不然就是野店里燒火的小二。

這個人一句話也不說,便使阿鸞躺在地上歇了一會。因為遠處有車馬來了,這個人就把阿鸞再托起來,放在馬上。

阿鸞就如同個死人一般,側臥在馬上,她亦無力再說話,就一任這男子扶著她,慢慢去跑。再跑了幾里地,就聽見了犬吠聲,原來是已跑進了一所大莊院之內。

莊里仿佛有許多人迎上來,都驚訝著說:“這位大爺是怎么回事?從哪里背個娘兒們?”

這個男子只向那些莊丁笑了笑,他一句也不說,便把阿鸞托下馬,托到一間土屋里,這像是個打更的人住的屋子。

屋子里有一鋪土炕,炕上放一份被褥。這人將阿鸞平放被褥上,他就直著眼望著阿鸞。外面許多莊丁也都齊進屋來,擠滿了門。

阿鸞呻吟兩聲,就問說:“我知你是好人,但這是甚么地方呢?”

這個人并不回答,只伸手指指自己的鼻子,再伸出大拇指,然后雙臂搖動著,再伸出一個小指。

阿鸞不禁十分驚異,旁邊的人都齊哈哈大笑,有個老年紀的壯丁便告訴阿鸞說:“他是個啞巴,不會說話,也不會聽。他作的手勢只有我們員外能明白。”

阿鸞更是驚訝,心說:怎么來了個啞巴將我救了呢?那啞巴見阿鸞不明白他的手勢,他便十分著急;再連振著雙臂,仿佛學鳥飛的樣子,招得一些莊丁全都笑得閉不上嘴。此時已有人報告了他們的員外,這里的員外便來到了。立時屋里的莊丁們都不敢笑了,并且都跑出屋去。

那位員外進來,原是個柱著拐杖的有胡子的老人,穿青綢緞衣裳,相貌很和善。

啞巴一見了這位員外,他便再直著眼作手勢,再學了飛鳥的樣式,然后指指炕上的阿鸞再作出打鼓吹喇叭之狀。

老員外翻著眼睛想了想,就似乎明白了,笑著點頭,指著那啞巴向阿鸞說:“他是個啞巴,但他是一位俠客,武藝很好。二十年前我在外作官,我名叫顏伯,曾作過安徽省蕪湖道的道臺。這啞俠曾兩次救過我的性命,他實在是一位俠義。

最近他到我這里來找我;按他的手勢來猜,他大概是有個師弟或是兄弟,名字叫甚么鶴或是甚么鷗。他來到陜南就是為訪查那人,我便留他住在這里。他時常出去,也時常回來。

剛才我看他作出敲鼓和吹喇叭的樣子,大概他是告訴我,你就是他那個兄弟的妻子,所以他將你帶到這里來。我猜的對與不對,請姑娘不要惱我才是!”

再問說:“我看姑娘的身上有傷,不知是被甚么人欺辱了?姑娘的家住在哪里呢?”

阿鸞此時漸明白了,知道這啞巴必是江小鶴的師兄。她不禁一陣傷心,就哭了起來,并且呻吟著,半天,她才簡略地說了說。因為無力多說話,而且有許多話也不便對這位老員外說,她就爽然承認自己是江小鶴的妻子,因被一個女強盜給殺傷搶跑,半途再為這啞巴所教。自己也無家可歸,只愿再見江小鶴一面。

顏老員外也惋惜著,感嘆著,就再問阿鸞曉得不曉得江小鶴現在哪里?阿鸞就呻吟著說:“大概他是在云棲嶺九仙觀里。”

顏老員外對這個地名似手不大熟悉,而且也無法比出姿勢,令啞俠明白。他便也學了學飛的樣式,再伸手向空抓了抓。

啞俠也明白了,知道是叫他把江小鶴找來,他立時點了點頭高高興與地跑出屋去了。

顏老員外再命人到莊院中,叫出幾個仆婦專在屋中伺候。顏老夫人帶著孫女、兒媳也過來看這啞俠的弟婦,并囑咐阿鸞在這里放心地休養。

阿鸞心中自十分感激,不過這時覺得傷勢較前更重,瞻前想后,不免淚落紛紛。

此時啞俠在外院吃了一頓早飯,莊丁們都向他伸大拇指,他也自己拍拍胸脯,表現出高興的樣子。然后,他出屋牽馬,離了村莊直順著大道向西飛馳而去。

這啞俠雖然不會說話,并且不認識字,但是在二十年前就跟隨他師父闖過江湖,所以各省的地理,他非常的熟悉。哪個山上有幾間廟,哪個地方有幾塊石碑,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本來自江小鶴辭師下山之后,那老先生猶恐江小鶴的武藝未精,或是在江湖作甚么歹事,別人難以制服,所以在第二天,老先生拿著一根樹枝在地上畫了幾條清晰的路線,便命啞俠也下山去暗中追隨江小鶴。

啞俠與江小鶴作了十幾年的師兄弟,可是他并不知道江小鶴的姓名。只是有一次在山上看見過幾只仙鶴,江小鶴指指他自己,告訴了啞俠,啞俠才曉得他叫仙鶴。

下了山,啞俠并不知江小鶴過了江買了馬,所以他按著路線用腿去跑。他雖腿快,可也趕不上馬匹,所以前半月方才到了城口縣顏道臺的家中。他向來是最崇拜顏道臺的,因為顏道臺是一位清官,而且最能明白他的手勢。

住了兩日,他再住鎮巴,鎮巴地方是他師父在路線上特別指定的地點,所以他一來到這里,便不跑了。他遍處找尋江小鶴,把鮑家村、米倉山、云棲嶺各處都尋遍了;雖然沒找著江小鶴,可是看見了鐵杖僧和道澄。

他原認得這兩人是江湖上的強暴。這兩人常在山上山下徘徊,有時到外省去化緣,有時再遠去,常常兩三日也不歸。所以,他覺得這其中一定有些事,于是白天在一個鎮上一家小店匿居,晚間便來到云棲嶺上窺探。被他窺探出來在那九仙觀內藏著一個俗家婦人,他就越發生疑,天天不離開云棲嶺,要想探出鐵杖僧他們的劣跡,他好下手除惡。

不料在這天,江小鶴便押解鮑振飛至此。江小鶴回去尋覓東西,鐵杖僧打死了伍金彪及獵戶夫婦,救跑了鮑昆侖,那些事他全都知道。

江小鶴和鐵杖僧毆斗之時,他也在暗處。他很佩服江小鶴武藝高強。當江小鶴把鐵杖僧打下山去之時,他就趁勢將鐵杖僧殺死,然后他拐了一匹馬,就跑去了。

但他并沒去遠,將馬上帶著的那龍志起的人頭拋在山澗里,馬則藏在山中僻靜之處。他依然在暗中看著江小鶴的一舉一動。

江小鶴在山路中拾著繡花鞋,在阿鸞的屋中對著阿鸞受傷的身體發愁,他全都偷偷看見了。他就猜著阿鸞一定是江小鶴的媳婦,他在暗中不住的笑。可是有一件事是使他非常的生氣,是江小鶴用點穴法點倒了道澄,這是違背了師父的囑咐,便要出頭把江小鶴打一頓。

但又見那道澄被江小鶴解救之后,出了廟便藏在樹上并沒跑,他就覺得其中一定還有事。他要看著江小鶴能否敵得過那道澄,所以他便藏在暗處要“坐山觀虎斗”。不料到底是江小鶴疏神,晚間他反而下山去了。道澄趁江小鶴走后,她再返回廟中,將阿鸞搶跑。

道澄道姑的雙腿比啞俠更快,而且對附近路徑比啞俠更熟,所以啞俠立時追截沒有截住。他趕緊跑回山中將馬取來,騎馬再追,終于被他施用巧計將阿鸞奪到了手中。

本來他是想將道澄殺死的,可是因為道澄是個女的,所以他亦不屑于下手,就把道澄放了。如今他把阿鸞在顏道臺家中安置好了,他再去找江小鶴。

心想:找著了江小鶴,我先打他幾個耳光,揪著他去見師父,叫師父問他為甚么不聽囑咐,濫用點穴法。罰完了他,才能叫他回來見他的媳婦呢!

啞俠的騎藝精絕,一口氣兒,跑上了云棲嶺。

到了嶺上一看,見這里是車,是馬,是人!真是十分熱鬧。啞俠覺得詫異,下了馬,將馬交給一個人。

那人張著口問他幾句話,他一句也沒有聽見,拍拍自己的馬,再摸摸那人的腦袋,他直往山上跑去。跑到九仙觀內,見里面有幾個人正在跟道姑們頓足張嘴。

啞俠又攙在里面,振著雙臂,跳幾跳,表示是問說:“仙鶴在甚么地方啦?”

此時這幾個人是:馬志賢、魯志中和紀廣杰。

紀廣杰的傷已養好,幾日前隨魯志中來到鎮巴。

因為靜玄和尚給鮑家村去送信,叫他們派人往云棲嶺去接鮑老拳師,可是鮑家村中自張志才受傷之后,鮑志霖再搬到他妻子的娘家去躲藏,大門關鎖,里面連一個人也沒有。去問附近的人,有知道昆侖派人在哪里居住的沒有?別人就都搖頭。

因此,靜玄就無處去找鮑老拳師的徒弟。他在鎮巴城內徘徊一天,晚間到一家酒鋪里吃飯,這才遇見一個帶著寶劍的人在那里喝酒。向他問一問,才知道這人是紀廣杰,紀廣杰聽靜玄說明來意,鮑老拳師在不在云棲嶺,他卻是不大關心,只是聽說了阿鸞的下落,他是又喜又急,趕緊帶著靜玄去找馬志賢和魯志中。

因為當天已經關城,紀廣杰忍住一夜的急躁,到今日才來到此一看,不料“鳳去樓空”!鮑老拳師跟阿鸞全都沒有蹤影。

紀廣杰把道姑尋著去問,道姑也說不出所以然來,他只有跟著他們感到驚異。紀廣杰跟靜玄又往山中各處搜尋,只把伍金彪和獵戶夫婦的尸體發現,并找著鐵杖僧的那件兵器和他的兩只腿、一堆肌肉。

靜玄尚在山中對著他師父的殘體哭泣,紀廣杰就回到了九仙觀內。他焦躁地,又執著寶劍把觀內的道姑都拘在一起,他一一地審問。

這時啞俠便趕到了,紀廣杰正在怒氣沖沖,無掄怎樣發威,他也問不出來阿鸞的下落。只聽說是昨天江小鶴在這里鬧了一天,打了他們的道澄師姑。

今天早晨江小鶴又來此攪鬧,才知道那受傷的女子是失了蹤影。紀廣杰幾個人來此之時,江小鶴正是鬧完了一陣才走。

紀廣杰氣得頭部暈了,他覺得女道姑們一定都知情不說,所以要想用馬鞭子施刑逼問,但又被魯志中、馬志賢攔住。在急得亂跳腳之際,忽見一個直眉瞪眼的人又雜在里面,紀廣杰氣忿忿地過去向啞俠就是一腳,啞俠就閃身躲了。紀廣杰罵道:“哪兒來的小子,敢到這兒來亂攪?”抖劍嗖地一聲向啞俠劈去。

魯志中、馬志賢齊喊說:“紀姑爺不要急躁!”卻只聽“啷嗆!咕咚!”兩聲響,啞俠倒是沒受傷,可是紀廣杰的寶劍被奪過去給扔遠了,肚子也挨了一腳,被踢得躺在地下。

魯志中、馬志賢齊都大驚失色。紀廣杰爬起來,也殺了威風,倒后兩步,才瞪著眼問說:“小子!你是干甚么的?你姓甚名誰,你敢打紀大爺?”

啞俠卻沒聽見,伸伸大姆指,指指他自己,伸伸小指,又飛了一飛。

紀廣杰氣得直冒火,罵道:“小子你跟我裝個蝴蝶的樣子就算了嗎?”

奔上來掄拳向啞俠又打,啞俠卻躲在一旁,連連擺手,表示著:“別打!”然后又指指他自己,又學學飛,更學出個忸忸怩怩女人的樣子。

紀廣杰氣得倒笑了,說:“你是個瘋子嗎?”

魯志中趕緊走過來,拉開紀廣杰說:“不要急躁!我看他是個啞巴,他來此一定有事。讓我慢慢猜他的意思。”

于是馬志賢也上前來,看啞俠的手勢。

啞俠指指旁邊的女道姑,又扭一扭,然后作背負之狀。

魯志中就略略明白了,說:“這啞巴來此是一番好意,他是告訴咱們,阿鸞是被女道姑背走了。那女道姑一定就是本廟的道澄師姑。”

紀廣杰這才消了點氣,又皺眉向魯志中說:“你想想辦法跟他說說,問道澄把阿鸞背到甚么地方去了?叫他帶咱們去。”

于是魯志中也作手勢,拍拍啞俠的肩膀,指指門;又作了幾步走路的樣子,啞俠卻連連擺手搖頭。

紀廣杰又憤怒起來,說:“我看此人是來成七搗亂,一定是個假啞巴。不然為甚么他這嘴都不張,連啊啊一聲也不會?”

馬志賢卻悄聲囑咐說:“不要性急!我看這人確是啞俠,而且他武藝高強,與我們又素不相識。他決不是故意和咱們搗亂。”

這時,忽然靜玄和尚又進到廟中。靜玄是才從山中把他師父鐵杖僧的殘體用火焚化了,現在他眼角的淚尚未干。

啞俠原來認識靜玄,當時他過去就一把將靜玄抓住,靜玄的面色都嚇得蒼白了。

馬志賢與魯志中也過去勸解,啞俠卻又同靜玄笑了笑,又作作手勢。

馬志賢就說:“靜玄師父你不要生氣,這人是個啞巴。他剛才來到,施展了幾手武藝,我們看他確實受過真傳。剛才他作出些手勢,我們猜他那意思,是來告訴我們,鮑阿鸞姑娘是被那道澄道姑帶走了。大概江小鶴今天早晨來此不見了阿鸞,他也是追下去了。靜玄師父,你可曉得那道澄師姑的去處嗎?”

靜玄臉色蒼白,發了半天怔,才先指指啞俠,說:“這人我曉得,他是江小鶴的師兄。我師父沒死時曾告訴過我,說江小鶴有個啞巴師兄,武藝幾乎與他的師父相等。”

這句話一說出來,魯志中等三個人也齊都驚異,齊用眼去看啞俠。

這時啞俠卻跑到了墻根,用手刷下一塊石灰,在磚上畫了一只似像似不像的仙鶴,然后又像蚯蚓似的晝了幾條路。

靜玄就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向魯志中說:“啞俠是向咱們打聽江小鶴現在何處?我知道道澄師姑往武當山去了。武當山上的七大劍仙全是她的好友,她將鮑姑娘一定是帶往那里去了。江小鶴必是也找了去了。”

此時紀廣杰一聽說到了武當山,他就不禁又威風振起說:“武當山那可是我的熟地方。好了!他去找他的師弟,我去找我的妻子。我們兩人就往武當山去走一趟吧!”

這時他拍拍自己的心,又指點啞俠的心;然后伸個大拇指,表示彼此佩服,從此就交朋友了。又指指地下晝的仙鶴,點頭說:“我知道江小鶴的去處,我帶你找他去。”

紀廣杰遂就走過去,由地下揀起寶劍,向魯志中、馬志實說:“你們也快下山去找老爺子去吧!老爺子前天由此走了沒回家,一定是他自覺無顏,可是他一定走不了多遠。”

又同靜玄抱拳說:“靜玄師父,咱們后會有期!”

靜玄又托付說:“見了道澄道姑你們千萬跟她好說,不可翻臉。她的性格雖兇暴,不逼她,她決不能殺害阿鸞。可是若把她招惱了,那就鮑姑娘的性命難保了。還請你們見著江小鶴,告訴他,我的師父鐵杖僧雖死在他的手中,可是我決不找他報仇,一來是我跟他舊日有交情,二來是我現在專心要去入山修行,不愿管這些江湖上的閑事了。”

紀廣杰連連答應,顧不得多說話,他拉著啞俠的胳臂往外就走。

二人一同下了山嶺,騎上馬。紀廣杰的馬在前,啞俠的馬在后,雙騎如飛,迤邐宛轉,往東走了七八十里路。

這時,日色已向西了,啞巴并沒有吃午飯,他餓得在馬上啊啊的直叫。

紀廣杰仍然揚鞭向東指著,回身作著手勢說:“快走!”他馬不停蹄。

啞俠可氣急了,催馬趕上去,一手抓住了紀廣杰,就揪下馬來。

紀廣杰喘著氣罵說:“混賬啞巴!紀大爺若不是看你有點本事,能帶著你去往武當山?”

啞俠卻指指嘴,又摸摸肚子。

紀廣杰見他這樣一作手勢,自己的腹中也覺得餓了,便點點頭,喘喘氣,上了馬就緩緩地走。

行了不遠,來到一座鎮上,紀廣杰就在一家酒店前下了馬,啞俠也喜歡得笑了笑。

紀廣杰把馬系在門前的柱子上,先走進去了,啞俠也隨之進來。

紀廣杰心中十分急躁煩惱,就自己要了酒,給啞俠要了菜飯。

少時,伙計都給送上來,啞俠大口地吞飯,紀廣杰悶悶地飲著酒。

此時,他是一粒米也吃不下去。心想:早知江小鶴與阿鸞有私,我就連他們昆侖派全不幫助。現在落得我人不人鬼不鬼,身上受了傷,如今才算痊愈。此次到武當還未必找得著阿鸞,即或找到了她,也一定先有一場大戰。大戰之后自己得勝了,老婆又許歸江小鶴,算來真是不值。可是我就像被人催著似的,總不能撒手不管。

他自己真恨自己,不由長嘆了一口氣,捶了一下桌子。

啞俠看出他這發愁的樣子,就笑著指指菜碟,那意思是請他也吃,紀廣杰卻搖搖頭。

啞俠也顯出納悶的樣子,他仿佛不明白紀廣杰為甚么這樣煩惱。喝過了幾忠酒后,啞巴的菜飯也吃光了。紀廣杰正向身邊掏錢,啞俠卻搶著會賬。他從身邊掏出個很臟的小布包,里面卻有幾塊碎銀和一些銅錢。啞俠就把一疊錢放在桌上,大概是足以付酒飯有余。他就笑著向紀廣杰指指門外,那意思是說:“我們走吧!”

紀廣杰倒覺得啞俠很明白交情。

于是出了酒館,二人又馬上往東走去,又走了三十多里路,方才投店歇下。

明天清早又起身,走到午間,又找地方用飯。

啞俠雖然不會說話,可是紀廣杰一切必須得聽他的。啞俠是不急不忙地,但紀廣杰的心里,時時像燃燒著一把烈火,只是因為自己還要藉重啞俠的武藝到武當山去斗七大劍仙,所以也不敢半途把啞俠拋棄。

走了三日,方才到了竹溪縣,此地距武當山尚有百余里。

紀廣杰的馬在前,啞俠的馬在后,正在走近縣城之時,忽聽身后有人高聲叫道:“紀廣杰!”

紀廣杰吃了一驚,趕緊回頭去看,就見從外面來了兩匹馬,一黑一白,黑馬上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大漢,白馬上卻是個年輕的白面書生。紀廣杰定睛一看,不由冷笑了,說:“啊呀!李鳳杰,渭水縣交戰之時,你負傷逃走,原來你還沒死?現在怎樣?你還要跟我較量嗎?”

李鳳杰馬到近前,他卻笑著說:“江湖人身上受點傷,未必就死,何況我只是肋間受了輕輕一劍。我若是因此便死,你紀廣杰又受傷又中鏢也早已不能夠活了!”

紀廣杰一聽李鳳杰侮辱了他,立時鏘的一聲,從鞘中抽出劍來,怒目看著李鳳杰。

李鳳杰卻躲也不躲,只笑著說:“何必呢?即使你再刺我一劍,你的名聲也決壓不過江小鶴去。”

紀廣杰不住持劍冷笑。冷笑未已,忽然啞俠驚叫了一聲。

紀廣杰趕緊跳下馬來,只見坐下的馬一聲長嘶,滾了兩步,就躺在地下了。

原來是當紀廣杰提劍冷笑之時,跟隨李鳳杰的那個騎黑馬的漢子,早已撥馬到了紀廣杰的身旁。他鞍下掛著一只錘,二尺多長的把子,甜瓜大小的一個渾圓的鐵錘頭。他悄悄摘下來向紀廣杰的后腰就擂。

幸虧啞俠一驚叫,紀廣杰才算躲開,可是那一錘已擂在馬背上了。

啞俠張著兩手在大笑,紀廣杰卻擰劍向馬上的李鳳杰刺去。

李鳳杰卻撥馬走開,同時抽劍下馬。那大漢下了馬,掄著錘冒冒失失地還要擂紀廣杰。

李鳳杰卻怒喝一聲:“住手!”把大漢止住。

紀廣杰氣得連話也不說,只掄劍向前,向李鳳杰劈來。

李鳳杰一手用劍按住了紀廣杰的寶劍,一手連連搖擺,說:“紀廣杰你聽我說!我并沒想要暗算你,是跟隨我的這個人太粗魯。我并非怕你,是我不愿再與你爭斗了。咱們有本領應當到武當山上去使,現在江小鶴正在武當山獨斗七大劍仙,咱們應當去幫助他!”

紀廣杰聽了這話,他才撤回寶劍,退后兩步。

此時有不少往來的人全都停住了,要看他們二人斗劍。

啞俠也在馬上笑著,作著手勢,仿佛是說:“你們打吧!叫我看著你們誰的本領大!”

李鳳杰先將劍入鞘,又把跟隨他的那個大漢推到一邊,過來拍拍紀廣杰的肩膀,笑著說:“也怪你,你若不先抽出劍來,我這個朋友也不至于要用錘打你。他叫胡二怔,他是專保護我的!”

紀廣杰冷笑道:“不料你還雇了個保鏢的。”

李鳳杰隨他譏笑,并不還言,只指指那騎著馬的啞俠問道:“那人是誰?”

紀廣杰說:“那人是個啞巴,他是江小鶴的師兄。現在我是要帶著他往武當,去找江小鶴。”

李鳳杰卻笑著,又拍拍紀廣杰的肩膀,說:“原來你也要保鏢?”

紀廣杰不禁臉紅了。

李鳳杰走過去,向啞巴抱拳。

啞俠也向李鳳杰拱拱手,下了馬,先學了飛的樣式。

李鳳杰發著怔,紀廣杰就過來說:“他是問你認識江小鶴不認識?”

李鳳杰笑了笑,向啞俠點點頭,啞俠也笑了。

李鳳杰又轉身向紀廣杰說:“你我到城內我家鋪子飲酒,談一談好不好?”

紀廣杰卻搖頭說:“我現在急于要同啞俠往武當山,沒時間跟你談天。你若真愿意和我交朋友,就請你先賠我一匹馬!”

李鳳杰點頭說:“這很容易!”他隨又回身走去,怨聲向胡二怔呵斥了一番;就把胡二怔那匹馬要了過來,交給紀廣杰,劍鞘也親自解下送過來。

紀廣杰倒覺有點不好意思,隨向李鳳杰問說:“咱們走了,這匹受傷的馬可怎樣處置?我想不如把它賣了。”

李鳳杰卻搖頭說:“不用,這匹馬還能夠治得好。就叫胡二怔在此地等候著我,我們把事辦完,再回來找他。”

于是李鳳杰又過去,同胡二怔囑咐一番,說:“你就在這里找店住了吧!把那匹馬找獸醫治一治。你就在這竹溪縣等候我,千萬別離開!我到武當山把事辦完就回來找你,你在此可千萬不要惹禍!

胡二怔一聲一聲地答應著。

李鳳杰又給他留下一些銀錢,隨就向紀廣杰招呼了一聲,說:“咱們走吧!”

紀廣杰又向啞俠打了個手勢,就一同上馬。當時三匹馬蕩起飛塵向東走去。

這里一些看熱鬧的人都笑著圍觀,胡二怔費力由地下扶起那匹受傷的馬。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