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鶴驚昆侖 >

第十二回 驛路停鞭深宵乖好夢  灞陵橫劍苦笑對情人

走出了大散關,阿鸞又想起前一個多月,自己獨自星夜離開這里,直奔長安的事。回憶起那時自己的勇氣,便把現在內心的悲痛減少,刀鞘在鞍旁,碰得銅鐙叮叮的響。

阿鸞就忍住淚,一狠心自己催著自己,暗想:快走!到長安見見江小鶴去!我非得殺死他,隨后我也死,不然就叫他殺死我。他不肯殺,我都不答應,我會往他的寶劍上去碰。

可是在我死之前我要對他說明,十年的事情,千言萬語都得對他說明!他死,我死,我們都得明白了之后才死!這樣想著,她的眼淚又簌簌地落在馬背上。

紀廣杰在前面回過頭來,噗哧一笑,說:“阿鸞,在早先我還以為你是當代一位女俠,性情剛烈得如男子一樣。現在一看,原來你卻也是十分柔弱,如同別的女兒一般。你們昆侖派都是自己把自己嚇怕了,其實江小鶴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你等著看,到長安不幾日,江小鶴必來,那時你看我怎樣服他?”

阿鸞仍在馬上揮淚,并不作答。

紀廣杰又說:“昨天,是咱們兩人大喜的日子,你卻對我那樣無情,若不是我極力忍耐,咱們這一對新夫妻早就成了冤家。但你也須明白點,我并不是怕你,我是愛你。現在咱們一同出來,同行同宿,我盼望你別跟我再犯別拗,不然可要叫路上人笑話。咱們現在沒有別的志愿,就是應當像上回在渭水戰李鳳杰似的,應當同心戮力地去敵江小鶴。然后,我還要帶著你回龍門,去見我家里的人,再闖闖江湖。最后,我還要到北京去,應試武場,我要致力前程,叫你將來作一品夫人。”

阿鸞瞪著眼說:“你別啰嗦!快走!”

紀廣杰卻不禁笑了笑,心里十分舒服。雖然阿鸞的兩眼瞪得很兇,但他覺得里面蘊藏著溫柔;尤其阿鸞所說的那個,“你”字,他簡直覺得肩膀都發麻了。于是他高高地揮鞭,縱馬快走,故意表示他那嫻熟的騎術。阿鸞也急急地縱馬跟隨他。

兩人就在路上并不再說話,一直向東飛奔,當日晚間就來到了興平縣境。依著阿鸞是還要往下走,她要當日就趕到長安。

可是紀廣杰卻說:“不能再往下走了,趕到咸陽,那渭水里也沒有船只,咱們亦過不了。即使專尋船只,可是長安的城門亦關了,咱們當日還是不能見著葛師叔。”

阿鸞只好收住了馬,一聲不語的隨著紀廣杰走進一家店房里。

紀廣杰故意找了一個單間,屋里只有一鋪上炕,連個桌子都沒有的房間。

阿鸞一進屋,她就穿著鞋上炕坐著,昆侖刀就放在她的身畔。

紀廣杰笑著,向店家要了菜飯,并要了酒。

店家見是夫婦二人,自然給拿來了兩個酒盅,紀廣杰自己滿滿斟了一杯,另斟了一杯,就遞向阿鸞,笑著說:“今晚咱們兩人再喝一杯合歡酒吧!你想開了一點吧!”

不料阿鸞“吧”地用手一推,酒杯就落在炕上,灑濕了紀廣杰的綢褲。

紀廣杰不由把臉色一變,問說:“你這是甚么意思,你不喝可以,為甚么要推酒杯?從昨天成婚到現在,你除了罵我,就沒跟我說一句話!難道你是看不起我紀廣杰嗎?你不愿作我紀廣供的老婆嗎!”

阿鸞立刻瞪眼,伸手去摸刀柄,厲聲問說:“誰是你的老婆?”

紀廣杰笑著說:“你!你就是我的老婆。你昨天跟我拜過堂,現在隨我出來,就已是我紀家的人,是我的老婆,是我的妻子,是我的媳婦!”

說時他要表示親愛,卻不料嗆當一聲,阿鸞那口昆侖刀依然出了鞘,紀廣杰趕緊低頭伏身向炕下去躲,鋼刀就從他的頭上削過去。

紀廣杰乘勢跑到院中,阿鸞倒是沒有追趕出來。

這次紀廣杰真是憤怒極了,心里想:這真是豈有此理!誰家的新媳婦能夠這樣對待丈夫?她既然是不喜歡我,為甚么又跟我拜堂呢?如此他氣憤了,就要自己去備馬,趕回大散關,或找到洛陽縣山陰谷去問鮑老拳師,叫他來問問他的孫女到底是懷著甚么心。

可是他走到馬棚下,找著了鞍氈,他把鞍氈放在馬背上了,卻又拿下去,心說:那樣一來,兩家新親可就傷了和氣,夫婦終生亦不能再和好了。天下會武藝的女子或者有,但是哪里再去找阿鸞這樣的好模樣呢?因此,阿鸞的那俊俏模樣又在他的腦里一閃,立刻他的氣又消了,又回到窗前,心想:我倒看看現在阿鸞是干甚么了。于是把室門輕輕拉了一道縫,卻見阿彎刀放在身旁,她正在那里垂頭哭泣。

紀廣杰不禁嘆了口氣,就走進屋內,但他不敢近前,只站在遠處,擺手說:“你亦不要傷心,我知道你也許是不喜歡我,但我紀廣杰堂堂的男子漢,我非得博婦人的歡心嗎?再說我幫你家與李鳳杰、江小鶴二人作對,也并非貪圖你的美色。我是因打不平,我不能叫一個江湖后起的小輩,欺負你家那位年老的拳師。我實同你說,在武當我和江小鶴交過手,他的劍法雖不及我,但是他的點穴確實厲害。這次到長安我們見了面還不知誰勝誰敗,誰生誰死。我若死了,那我算為這些昆侖派的朋友捐軀!為老拳師舍了命,死而無怨!假若我將江小鶴殺死,我就一走!永遠也不到關中來。你是改嫁或是守活寡,我也都不管,我在外面也不再娶,我只是闖江湖走風塵,行俠仗義。到老年我或是出家,或是歸隱!”

紀廣杰說這些話時,意態激昂,言辭慷慨,說完了就坐在炕邊吃飯,不再用眼看阿鸞。

只聽阿鸞哭泣說著:“誰叫你殺江小鶴,你不能殺!他是我家的仇人,用不著你殺,你若殺他,我也殺你!”

紀廣杰忍不住又笑了,轉又長嘆了口氣,向阿鸞說:“不要說了,你不是不和我說話嗎?我也不和你說話,咱們倆名為夫妻,其實有如路人。你現在不知我紀廣杰是甚么人物,將來,你自會知道了!”他也使著氣,吃喝完了,就叫來店伙,把杯盤撤了去。然后關上門,抽出寶劍,他就靠著墻一臥,并且離著阿鸞很遠,手提著寶劍,沉沉睡去。

半夜里,他睜眼一看,見燈還沒有滅,可是油已都快干了。

阿鸞也是和衣靠墻坐著睡覺,鋼刀就橫放在她的腿旁。藉著半明不減的燈光去看,就見阿鸞微合著秀目,睡態嬌慵,新梳的頭髻,額前垂下了兩絡秀發,微微地作出來鼾聲。尤其是她那身紅襖褲,繡花鞋,簡直勾引得紀廣杰魂鞘,刺激得他的一顆心不住地怦怦跳動。慢慢地伸手,要把阿鸞的刀拿過來,然后就要憑著自己的劍把阿鸞制服,可是手還沒伸過去,阿鸞卻又睜大了眼睛。

紀廣杰又就勢一倒,就躺在炕上,伸著一只手,又呼嚕呼嚕地裝睡。他的頭便靠近阿鸞的繡花鞋,手就捱著那口刀,阿鸞將身子挨遠了一些,把刀亦挨開,吹滅了燈。

紀廣杰卻又裝著說夢話,狠狠地把炕一捶,罵道:“江小鶴!”待了一會,他又真睡去了。

次日天明起來他看了阿鸞一眼,卻不對阿鸞說話,阿鸞在靠窗處,支起來一只隨身攜帶的小鏡子梳妝。紀廣杰自己草草打了辮子,坐在炕上用早飯,并時時撩起眼來看阿鸞的背影。

少時,阿鸞就用了點早飯,紀廣杰就吩咐店家備馬。他付畢店賬,就帶著阿鸞出門,騎上馬一同往東走去。不多時,就又到了咸陽渭水之濱,乘船過河,飛馬南去,傍午時便到了長安。

在路上紀廣杰并未與他的新娘談過一句話,可是他的兩眼卻時時瞧著阿鸞,心里尋思用甚么方法才可以使新娘心服,使她愛慕自己。

兩匹馬追到長安城,到了利順鏢店門首。那在門前的幾個鏢頭,一見紀廣杰獨自偕著阿鸞前來,齊都不勝驚異;又見阿鸞已流著云髻,穿著一身新娘的衣飾,就都更直了眼。

紀廣杰下了馬,將馬交給別人,他就向眾人拱手,帶著阿鸞進到鏢店里。只見葛志強、袁志俠、陳志俊、楊志瑾、趙志龍、金志勇,那些人全都在柜房中談話,似乎正在談論甚么緊要事情,他們一見紀廣杰和阿鸞來到,就齊都迎出門來。

葛志強就說:“怎么,紀姑爺和鸞姑娘你們的喜事都辦好了?”

阿鸞臉上微微一紅,和眾人進到屋內。趙志龍又向紀廣杰問說:“蔣志耀和劉志遠他們怎么沒有回來?”紀廣杰喘了喘氣,并不說話。坐了一會,他才先把日前由鮑老拳師作主,他與阿鸞成婚的事說了。及后又說他如何到湖北武當山與江小鶴見面爭斗過了,還是照著他那套話,說江小鶴曾敗在他的手中。

又說到劉志遠與蔣志耀,他就說那兩人是與他分途走了,大概他們知道江小鶴將來長安,他們未必就敢回來,或許故意躲在遠處觀風。他又把劉志遠抱怨了一番。后來由腰中取出老拳師托帶給葛志強那封信,卻沒把致江小鶴的那封拿出。

葛志強接過信來,就見信封里,除了一張信紙之外,還有一封未黏好的信,那下面卻是寫著「江小鶴臺收”五個字。葛志強把信交給趙志龍念讀,趙志龍就高聲朗誦,并加以講解。大意是:給葛志強的那封,就是說他在大散關已令紀廣杰與孫女阿鸞成了親。事出倉促,就為的是他們結為夫婦之后,那末一同行路就都方便了。自己將往他處暫避,并非畏懼,實是聽魯志中及孫女之勸。

附著那給江小鶴的信,趙志龍亦就抽出來讀閱了,信中言辭極為凄婉。就是說:“十年以前的事,自己在作過了之后,便已后悔。但江志升誘民妻,亦實有取死之道。現在江小鶴來,知能了解此情,捐棄前仇,我兩家仍可為友,不提既往之事。若汝仍然抱定志愿,必定報仇,那亦易辦,請你言明,不傷我門徒絲毫,那時我即交出頭,將一條老命交付與你!”

眾門徒聽了,有的驚訝變色,有的凄然飲泣,有的還憤憤地說:“這封信決不可交給江小鶴,咱們見了江小鶴就殺,就得拼命。”

阿鸞卻在旁邊又掏出手絹來拭淚,紀廣杰卻按劍微笑,不發一語。

葛志強收起信來,就向眾人說:“我看事情現在還好辦,江小鶴如若來到,咱們不可貿然就與他動武。”旁邊楊志瑾說:“那難道叫老師父出頭,把性命交給他嗎?”

葛志強搖頭說:“那當然不能,咱們都死了,亦不能叫師父出頭!”

楊志瑾說:“那么依著你怎么辦,把信給他?”

葛志強點頭說:“信是必須給他,因為既是師父如此吩咐,我們就必須遵辦。只要江小鶴來了,我們便把他請至鏢店里,把師父的信拿出來給他看看。并請陳師弟一說當年他父親江志升所作的壞事,以及我們昆侖派的戒條,由咱們師父率領龍家兄弟追到山中殺死他父親的詳情。我想江小鶴亦在江湖中闖了些日,不至于大不講理。”

陳志俊卻瞪著眼睛說:“那孩子會能講理?他要講理,他早先就應當想一想。雖然他的爹是叫咱們給殺的,可是他也在師父家里住了那些日子,師父待他并不錯!”

阿鸞在旁邊急急地說:“江小鶴來到時,你們都不要去見,只叫我先出頭。我不但要跟他講理,還要有許多話問他,看他怎么回答我!”說著,又痛哭起來,紀廣杰把他妻子向后拉了一下,阿鸞又急躁地向紀廣杰一瞪眼,但因當著許多師叔之而,她也不好發作。

葛志強連連向眾人擺手說:“這件事我們暫且不要擔心,并沒有甚么難辦。現在聽說江小鶴已進了潼關,我在這里都預備好了,各處的朋友我都打了知會,巡撫衙門、將軍衙門、藩臺兩司、西安府、長安縣,我已托好了人情。江小鶴不來便罷,如來,那他是自投羅網!”

阿鸞在旁著急說:“咱們何必要仗著官府的勢力捉拿呀!”

葛志強說:“我們并不捉拿他,我們還是先見面跟他講理,如若他真是不講理時,那可就說不得了。我葛志強本來是個漢子,生平不愿以官府的勢力壓人,但現在找到頭上欺壓我們昆侖派的江小鶴,我對他可不能講甚么客氣了。我要使出小小的手段,就把他押在監牢里,不問便斬立決,或者判個永遠監禁!”

說時,他那雄偉的軀干昂然挺立,瞪著兩只大眼,仿佛他這次對于江小鶴倒不似上次對李鳳杰那樣感覺得扎手,那樣的畏懼。隨后又高聲說:“旁的話休提,今天我們先給紀姑爺和鸞姑娘小夫婦倆賀喜!咱們昆侖派二十年來還沒有過這樣的喜事,管他甚么烏江小鶴。”

于是,大家又都轉為笑顏,高聲呼著,圍著紀廣杰夫婦道喜。這些師叔們把阿鸞那淚跡未干的雙頰逗得飛紅,她趕緊跑到里院去見葛志強的妻子徐氏婆媳去了。

紀廣杰這時十分高興,但是他心里卻是掛記著甚么事。他與昆侖派的人談說了一會,又去看了著葛志強之子少剛的傷勢。隨后他就說,要到他舅父趙保福那錢莊里去看看,其實并沒有去,他出了利順鏢店,卻在東西兩條大街上去徘徊,走了半天,才找著一家鐵鋪。

這鐵鋪是專賣兵刃武器,專供給長安鏢行武師之用。鋪子掛著許多明晃晃的大刀,墻上掛著鋼刀寶劍,并掛著甚么虎頭鉤和方天畫戰,還堆著許多白蠟桿子。

紀廣杰走進去,就問:“掌柜的,有飛鏢沒有?”

那掌柜的說:“飛鏢得定打。”

紀廣杰說:“那就算了,我是急著要用。”

掌柜的問說:“你是哪家鏢店里的?”

紀廣杰說:“我是大南街利順鏢店的。”

那掌柜的翻著眼睛瞧著,似乎他還不大信,因為他沒瞧見過利順鏢店有這么一個鏢頭。及至紀廣杰自己稱道出姓名,他才驚訝著說:“啊呀!原來是紀大爺呀!你老人家不是出潼關捉甚么江小鶴去了嗎?”

紀廣杰說:“我回來了,現在你別說廢話,你這里要是沒有鏢,我就到別家買去了。”

那掌柜的連說:“有,有。”隨著說,隨到柜里面,待了一會,就托出一個木匣子來,里面放著幾只槍頭子似的飛鏢。

紀廣杰看了看,覺得都非常笨重。那掌柜的見紀廣杰是不大中意的樣子,他就說:“這還是前幾年打成的呢。后來,因為漢中府的小昆侖鮑大鏢頭和本地的活魔王孫豹,都被秦嶺的銀鏢胡立給打傷,有人疑惑銀鏢胡上用的鏢是從西安府買的,所以本地官私兩面都囑咐了鐵鋪,不許我們再打鏢賣了。若查出來我們得受罰,今天若不是紀大爺,無論如何我們也不敢拿出來。”

紀廣杰說:“我若不是急著用,我也不到你這里來買,我的祖父是龍門俠,大概你也聽說過,他老人家不但是寶劍無對手,飛鏢也從不虛發。可是我們紀家所使的鏢,卻不像你們打得這樣笨,可惜我由家中出來時因為沒想用,就沒有帶來。”

那掌柜的說:“不要緊,紀大爺你可以畫出個樣子,我們定給你打,打出來包管跟你那樣子一模一樣。”

紀廣杰點頭說:“好。”

掌柜的連忙把紙筆給他,紀廣杰就畫了個鏢樣子,并把尺寸也注明。確是比一般的鏢輕巧銳利,訂打二十只,講明了價錢,付了訂錢。

紀廣杰又問那掌柜的姓名,那掌柜的自己說:“我姓費,你回去向葛大爺問西大街德福鐵鋪的費大,他就知道。他是我們的老主顧了。利順鏢店那些他所使的昆侖刀,全都是我這里打的。”

紀廣杰點了點頭,先把他這里的成鏢,送了五只,以備急用。出了鐵鋪,又找著一家椅墊鋪,訂做了一只鏢囊,隨后往回走去。

走到利順鏢店的附近,看見那墻角豎著一座石碑,上刻著「泰山石敢當”五個字,那“當”字的下截都陷在土里,成了“泰山石敢尚”了。

紀廣杰忽然半彎腰,由地下揀起兩個碎石,退后十幾步,心想著:我要打中那個“泰”手底下的那個小鉤。說時一石頭飛出,同時睜眼直直的看著,正打中在那一筆,他不禁笑了。

又用第二塊石頭,心里說:我要打那個“山”字,打那個山尖。一揚手石又飛去,他跑過去一看,那“山”手的頭上果然打了個白色痕跡。旁邊站著許多人看著,都希望他再打,但紀廣杰得意地走回利順鏢店去了。

少時,鏢店眾人就在一起吃午飯,他與阿鸞并坐在首席,葛志強等人都擎杯為他們夫婦獻酒賀喜。

紀廣杰偷眼去看阿鸞,就見阿鸞依然不喝酒,不吃菜,似說是她羞澀,可又像憂郁。

這卻真使紀廣杰的心里不痛快。旁邊又有人談起江小鶴來,紀廣杰也跟著談了起來,他現在手中預備著幾只飛鏢,就決不再怕江小鶴那神出鬼沒的武藝。

于是,他又昂著頭,高談起來,談到使他最氣憤最驕傲之時,他就用拳頭擊打桌子。此時阿鸞離席出屋去了。這間房對面的那東屋,就是葛志強命人收拾出來,請他夫婦居住的。

阿鸞到這屋里,坐在床上,她就發愁,眼淚就不禁點點落下。忽然屋門一開紀廣杰又追到屋里,紀廣杰就沒對阿鸞說話,可是他又一笑,這種笑是表示夫妻恩愛的意思。阿鸞卻連頭也不抬,立刻起身出屋到里院去了。

里院葛志強之妻徐氏,現在生著病,雖然有兩個仆婦,可是還須要她兒媳伺候。她的兒媳婦程玉娥,這兩個月來就沒有一刻的閑暇,沒有一時心里舒展。她的丈夫自從那次在大雁塔被李鳳杰所傷,幾乎死了,到現在傷勢才稍微見輕。可是她的婆母又病了,以至她面容憔悴,精神極為悲苦。

如今一見阿鸞已經出嫁了,梳著美人髻,戴著金首飾,穿著艷麗的衣褲,尤其是那雙繡花鞋,她真是極為羨慕。

她就挽著阿鸞的手兒到了外屋,就悄聲說:“妹妹你請坐,怎么作了新娘子倒比上回來的時候客氣啦?”阿鸞臉上紅了紅,勉強笑了笑就坐下。

程玉娥就又靠近一些,低聲問說:“新郎對你怎么樣?你們倆一定是頂恩愛,可是你得想法摸住他的脾氣,先把他拿下馬去。不然你那位新郎是不好制的,他有本事,又有名,人物又好,以后一定要背著你作出荒唐的事。那時你多么生氣呀?”

阿鸞被她說得臉更緋紅,但又有些氣惱,就正色說:“嫂嫂你別跟我鬧,我爺爺給我們辦這件事,我是沒法子……”說到這里,又十分傷心。

她強忍著了眼淚,又接著說:“就為的是一同出來對付江小鶴,好有許多方便!”

程玉娥笑著,又像嫉妒,又像嘻笑似的,拍著阿鸞的肩膀說:“現在倒是有點方便,可是慢慢的也就不方便了。咱們女人的身子總是有不方便的時候,不如他們男子,永遠能在江湖上闖。”

阿鸞沒有聽明白她這句話,只覺得心里十分不耐煩,本想要離開這屋回到前院,可是又覺得那屋中有紀廣杰,那更是討厭。忽然一陣傷心的事襲上她的心頭,她竟忍不住眼淚滴滴地滾下。

程玉娥十分驚訝,變了色,驚慌著問說:“妹妹你是怎么啦?我惱了你啦,咳!剛才我是跟你說湊趣的話呢!”阿鸞一面拭淚,一面擺手。

這時忽有個仆婦追到屋里來,說:“鮑大姑娘!紀姑爺這就要到鹽店街看舅老爺去了,問你去不去,車可都套好了。”

阿鸞還沒答應,程玉娥在旁就說:“自然是去呀!新外甥媳婦那有不見見舅父的道理?”

阿鸞就拭淚,點了點頭,隨同著仆婦走出外院。

此時紀廣杰的辮子打得又黑又亮,面也刮得十分干凈,換了一件藏青洋縐的長衫,粉底快靴,手中持著一把絨扇,真似一位風流闊少。

阿鸞亦進到屋里,重施了些脂粉,紀廣杰在旁看著他的妻子打扮,就順勢拍下她的柔肩一下,低聲笑著說:“本來我已對你說過,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可是現在我也得告訴你,在長安我只有這一家親戚,是我的親舅父。你既作了我紀家的兒媳,無論你是看得起我,看不起我,但你也須隨我拜見拜見舅父。咱們倆暗地里是如同路人,可是在表面上還得作出恩愛的樣子。不然就容易叫人疑惑,把話要傳到老爺子那里,他老人家一定很是難過!”

阿鸞聽了這些話,心中又不由得一陣悲痛,甚么話也沒說,就修飾完畢,隨著紀廣杰出門上車,往鹽店街去了。

在車上,紀廣杰是跨著車轅,他還不禁張目四望,仿佛在人叢中尋找甚么。他的車上,還放著那口寶劍。少時到了鹽店街廣益福錢莊,夫婦二人拜見了舅父,便又回來。

回到鏢店他們的屋中,阿鸞仍然是悶悶地坐著,眉頭還是緊鎖著,永遠也不用正眼瞧她的丈夫。

紀廣杰不由十分煩惱,便也不在屋中,就到外面去打聽江小鶴。

在外面走了一天,酒店茶肆他都去遍了,也沒看見江小鶴的蹤影。

回來時,見鏢店門外停著一輛大鞍車,他進到柜房里,就見有兩位穿官衣的人,正跟葛志強稱兄喚弟在談閑話,經葛志強引見,紀廣杰才知道這兩位都是府臺衙門的,一位是刑房先生柳二爺,一位是大班頭神拿鄧二爺。這兩人一聽說紀廣杰就是龍門俠的孫子、鮑昆侖的孫婿,就齊道久仰,很親熱他跟他談起話來。

少時葛志強又命人擺設筵席,請這兩位官人吃飯,由紀廣杰等人作陪。席間當然又談了江小鶴。

葛志強就說江小鶴是個賊人,在鎮巴、川北都犯過重案,如若他來到,務請府臺衙門拿辦他。

兩位官人全都滿應滿許,并說他們現在已派了捕役往各處訪拿去了。

紀廣杰在旁卻不說一句話,他對于葛志強運動官人捉拿江小鶴的事,不大贊成。

因為江小鶴的本領他領教過,不用說區區西安府的幾個班頭捕役,就是人再多些,也休想捉拿江小鶴的蹤影。他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他手中的那幾只飛鏢,如果江小鶴能遲幾天來,等那訂做的飛鏢打好了再來,那更好!他相信他的飛鏢是不能虛發的,而且江小鶴必不能防備。

過了些時,屋中點上了燈燭,外面的天色也黑了。

葛志強就絕口不再談說江小鶴,遇有別人談到了之時,他還不住用眼去瞪,他的神色也極為不安。

飲宴畢,兩位官人就告辭走了。

葛志強吩咐眾人今晚要警戒著,比往日還得留些心,昆侖刀都要預備在手,都不要睡熟。遇著甚么驚異的事情發生,就彼此招呼,同時就打鑼,鑼聲一起,街上巡更的人一聽見也就去叫官人。這是他跟西安府那兩位官人商量好的辦法。

紀廣杰卻在旁冷笑,他想不到葛志強是這么愚笨的一個人。他進到自己的屋內,就見桌上點著兩支蠟燭,見阿鸞打開頭發,對鏡重新理妝。

紀廣杰就覺得詫異,又不敢問她,就站在旁邊,看她到底是甚么主意。就見阿鸞那萬縷烏絲,被燭光照得發亮,紀廣杰又不禁一陣心醉,心說:這么好的新娘,如今又已然到了我的手中,可是她卻不能順手,連一句話都不對我說,這滋味有多么令人難受呀!

又想:都因為江小鶴這件事,攪得她心煩,否則她一定能與我和好。因此,就暗暗咬牙,痛恨江小鶴,恨不得他立刻就來到,自己就揚手一鏢,把他肚子打穿。此時阿鸞的頭髻理好了,把那新娘的頭髻,又改了一條處女的辮發,仿佛她是沒結過婚一樣。

紀廣杰真忍不住心中的怒氣,立刻瞪起眼來,問說:“你這是甚么意思?你為甚么改變頭發,莫非你是不愿意作新媳婦嗎?”

阿鸞竟像沒聽見似的,氣忿忿地起身轉過來。她現在穿的是一件綠紗短衫,里面襯著一條紅胸衣,綠里隱著紅,再被兩盞紅燈一照,這顏色簡直使紀廣杰銷魂。

紀廣杰就改怒為笑,說:“其實一改成辮子,可是比梳頭好看得多了。晚間可以改成辮子,但到明天早晨還是應改過頭來,不然可叫人笑話。”

又見阿鸞脖領敞著,露出粉膩白潤的抹胸黑金鎖鏈,紀廣杰忍不住要伸手去摸,笑著問道:“這是赤金的嗎?哪兒打的,鎮巴城不能有這樣好手藝吧?”

阿鸞卻又用手一推,紀廣杰趕緊反手握住了她的腕子,笑著說:“到底為甚么事,你不跟我和好?”

阿鸞卻緊咬著嘴唇,一聲不語,奪過手去,就由壁上摘刀。紀廣杰恐怕她又用刀來砍自己,便趕緊回身取劍。卻見阿鸞把她那口昆侖刀摘下來,坐在炕上,抽出刀來,用一塊紅綢手帕拂拭。

紀廣杰不由一笑,也把寶劍放下。他本想走近前,再說幾句溫存的話,他又想那是白碰釘子,于是發了一會怔,就傲然地說道:“今夜,江小鶴未必來,如來了,那可真好!我現在正預備著對付他。我要不容他看見我,我就將他制于死命!然后……”

紀廣杰又要說他替昆侖派鏟除對頭冤家之后,他就飄然而去,他也不稀罕阿鸞再對他好。可是阿鸞卻用眼瞪了一下,抄起刀就出屋去了。

紀廣杰也趕緊追出屋去,卻見阿鸞飛身上了房,紀廣杰微笑,“嗖”的一聲也躥上房去。

這時照壁后邊藏著個伙計,他一見房上有人,就嚇得大叫一聲:“有賊呀!”順手當的一聲敲起鑼來。

紀廣杰飛身跳下,向伙計就是一腳,那伙計連銅鑼都滾在一邊,紀廣杰就罵道:“笨蛋!莫非你沒看見我那屋子還點著燈,我是才從屋里出來嗎?”

這時人聲雜亂,葛志強、趙志龍、陳志俊、楊志瑾、袁志俠全都拿著兵刃跑出來。

伙計也點起燈籠來,并有個人拿起銅盆就亂敲,紀廣杰卻掄著寶劍急喊說:“沒有事!沒有事!是我跟我妻子,我們上房查看去了。這個笨蛋他沒看清楚就敲鑼!”

把那才爬起來的伙計又一腳踹倒,并過去把那睡眼蒙眬地敲著銅盆的伙計打了兩個耳光。

葛志強一聽是場虛驚,他就不由得又生氣又慚愧,就連連擺手說:“不要吵嚷了!叫外人知道真要笑話,咱們還保鏢呢?……咳!”他提著昆侖刀咳聲嘆氣地壓住了眾人,可是這時外面又咕咚咕咚的亂捶門。

原來是剛才敲鑼時,已被街上巡更的人聽見,報告了官廳,那神拿鄧二就帶著許多官人來了。

這些官人進來,全都拿著鉤竿子、鐵尺,鄧二高舉腰刀,高聲問道:“賊人在哪里?”

葛志強倒不禁面紅過耳,只得說:“賊人跑了,剛才有人聽見房上有響動,可是我們出來一看,賊人就沒有蹤影了。”

神拿鄧二說:“這一定是個飛賊,大概也跑不遠,不定是在哪兒藏著了。”

于是他命人搬梯子,親自上房去檢查。但是,真如葛志強所說,房上和各處都沒有賊人的蹤影。

然后鄧二下了房,就向葛志強說:“葛六爺你別發愁,今夜我們留幾個人在這里保護好了。”

葛志強說:“那倒不必。我們這兒倒有人防夜,人也不算少,只要把賊人圍住,我們一鳴鑼,二哥帶著眾位再來幫幫我們就是了。”

神拿鄧二想了一想,就說:“那么就這么辦,我們回去啦!還是聽你們這邊的鑼,我想那個飛賊大概也不敢再來了。”說著,他又帶著那許多官人走去。

亂了這一陣,現在才算消停。氣得紀廣杰早回到房里,少時阿鸞也進來,紀廣杰就忿忿地說:“你看這些人多不中用,我真不知道這些年他們是怎么保的鏢。這么些個無能的人,怎么會作買賣走江湖?早先我聽說葛八爺是有名的好漢,現在一看,他這金刀銀鞭鐵霸王,原來也不過如此。要沒有這些人在里面攪,我早就將江小鶴擒獲了!”

阿鸞由著他說,自己卻一聲不答,臉色氣得煞白,把刀向桌子一摔,就在靠桌的那把椅子坐下,一只胳臂放在桌上,支著頭。

紀廣杰心里又另外滋生一種憤恨,心說:豈有此理!我幫助他們昆侖派這些人,圖的是甚么?鮑老頭子的孫女嫁給我,簡直跟沒嫁一樣。這是看不起我姓紀的。我姓紀的耽誤了自己的前程,得罪了許多江湖朋友,還在這里受氣,我算甚么男子漢大丈夫?

于是他也把寶劍猛力地向床上一摔,心說:我不管了!明天我就走開關中,江小鶴隨他來,由他鬧,我不管!

可是又一想,這不行!這樣一來分明是我被江小鶴給逼走,連妻子都顧不得要了,那又有多么丟人!又偷眼看著阿鸞在燈旁的側影,梳著那條辮子,更是美麗。雖然她對自已是絲毫無情,可是不知為了甚么,自己總是十分舍不得她,因此心中十分為難。

又想:歸結是鮑老頭子厲害,我中了美人計了!從此我不但要防備江小鶴,還要防備他們昆侖派的人,別對他們拿出真心。

由此,忽然想起一件事來,他想:昨天在大散關臨走時,鮑老頭子是交給了我兩封信;給葛志強的那封信已然附著給江小鶴的信,可是為甚么另外還有一封信?難道兩封信還有甚么不同?于是他找出那封信,走到燈旁,拆開一看,就見里面寥寥的幾行手,寫著是:

江小鶴惠鑒:汝必欲報仇殺我,我只好舍出這條老命。請到洛陽縣山陰谷,我即將這顆鬢發蒼蒼的頭顧付你,無悔也。

振飛啟

紀廣杰看完,又遞到阿鸞的眼前去看,并怕阿鸞不認識字,特地講給她聽。然后紀廣杰冷笑著,把信扯得粉碎,說道:“你看見了,這封信老爺子叫我到不得已時再交給江小鶴。但無論怎么不得已,就是江小鶴的劍插在我的胸上,我也不能把老爺子所藏的地方告訴他。我明知幫助昆侖派對我無益,我更知你對我絲毫無情,并且我告訴你實話,江小鶴的武藝實在比我強。可是我既然幫了,我就要幫到底,除非我被江小鶴殺死才為止。這也并非是我愚笨,卻是我要保守信義!”

說完了,并怕扯碎了信紙還留下甚么痕跡,他索性放在燈上燒成灰,然后便不再同阿鸞說話,轉身就到床上,手握著寶劍悶悶地睡去。

紀廣杰這一種激昂慷慨舉動,倒真使阿鸞驚訝了。她不但沒有生氣,反倒轉過臉去看紀廣杰。就見這短小精干的、曾與自己一度拜堂成親、自己名義上的丈夫,雖然是趴在床上手中還緊緊握著寶劍,衣服鞋襪也全都沒有脫,假若這時候江小鶴突然前來,他一定翻身起來舞劍爭斗,也許他就死,但他若真個死了,豈不很可憐?

第一次李鳳杰,若沒有他敵擋,我們昆侖派不定要死傷多少人;這第二次又是江小鶴,還不知怎樣,但他還拼命出力。雖然我對他不好,可是他還為我那可憐的老祖父持死出力。名義上,我是嫁了他,但其實呢?我竟拿他當作仇人。

這樣一想,不禁發出無限的傷心悲涼,就輕輕地站起來走過去,推紀廣杰一把,想對他細說衷情。可是竟覺得一陣心中奇痛,淚如雨下,她就又坐了,雙手蒙著臉,哭泣起來。

紀廣杰也沒有起來勸她,假使這時紀廣杰一勸她,她真會哭到紀廣杰的懷里去。原來紀廣杰已經熟睡,阿鸞鸞凈了眼淚,又站起身來,想要替紀廣杰蓋上一領夾被,可是另有一種心理又攔住了她自己,她就止住了這動作,直直站著發呆。

這時,忽聽院中咕咚一聲,仿佛山塌了一般的巨響,阿鸞趕緊抄刀,紀廣杰也翻身持劍推門躥出。

此時那院中防夜的伙計卻嚇得不敢再敲鑼了,把鑼槌子扔下都跑進屋里去。

紀廣杰卻見院中橫著一塊巨石,他趕緊喊人點燈籠。

當時葛志強、趙志龍、陳志俊、楊志瑾等人,又都驚醒跑來。有的伙計打燈籠,有的伙計又去敲鑼,就見院當中是放著一塊大石頭,正是鏢店附近那座“泰山石敢當”的石碑,不知是被甚么人連根拔起來,扔在這里。立時眾人全都大驚失色。

紀廣杰就說:“這一定是江小鶴來了。”

他隨與楊志瑾等人躥上房去搜查,但四下都沒有江小鶴的蹤影。神拿鄧二帶著官人又來到,又搬梯子上房,就更亂了。

此次鮑阿鸞因見江小鶴作這樣驚人的事情,她也并不驚訝,只是心中十分難過,連刀都懶得舉起來,就想要進到屋內。

忽然,她一眼看見屋子的窗上,她卻吃了一驚!因為記得剛才自己跟紀廣杰聽到外面的響聲時,跑了出來,是并未將屋中的燈光吹滅,可是這時那屋里卻黑洞洞的。此時旁的人都正在慌亂著拿賊,紛紛地談掄計議,都未注意這件事,可是阿鸞卻覺得十分蹊蹺。

她手挺著刀,慢慢進到屋里,到屋中卻又覺得沒甚么可疑之事。她摸著了取火之物,點上燈,隨手又把屋門帶上,卻見屋中無人,連床底下都翻到了,也沒有看見甚么。

這時紀廣杰也進到屋來,就問說:“你找甚么啦?”

阿鸞直起身來,心里很急,臉上有點兒紅,可是一聲也不語。忽然抬頭一看,見墻上高處貼著一張紙條兒,上面像寫著字。阿鸞要跳起來,伸手去取,但紀廣杰的眼快臂長,他早將字條揭下來得到手中。

阿鸞趕緊過去就搶,并持刀威嚇著說:“你給我看!”

紀廣杰不肯給她,兩人一搶,就把一張字條給撕毀了。

紀廣杰拿著一半跳出屋去,阿鸞手中還剩下一半,她就喘息著,手顫顫地,近著燈光去看,就見這半張字條上寫著:“阿鸞賢妹,相別十年,時刻思……事已至……我二人須先……明……江……”

其余的字部被紀廣杰搶去了,只留下這破碎不能連貫的二十幾個字。然而鮑阿鸞由此也略明白江小鶴的意思,她就不由得淚如雨下,將這殘碎的字紙放在燈上燒了。

此時紀廣杰也到了另一間房里,他也找著了燈,把手里幾塊碎紙拼湊在一起看,但是湊不出整句字,大概是:“……談談……日清晨灞橋一見……小鶴。”還有一個“念”字,一個“此”字。

紀廣杰便想:“此念”,一定是便指著他扔下的石碑而言,表白他的力氣勇武。于是微微冷笑,滅了燈又到了院中,向葛志強等人喊著說:“江小鶴一定沒有走遠,你們快拿他去吧!”

他卻又進到阿鸞的屋里,只見阿鸞已躺在床上,他便問說:“江小鶴趁著院中亂,房中沒人,他便鉆進房里來,留下了手柬,你把一半拿來給我看!”

阿鸞卻躺著不言語,手中握著刀。紀廣杰又不敢近前,他便急得頓腳說:“這很要緊!這關系你們昆侖派的勝負,關系你爺爺的生死,快拿來我看!這很要緊!”

阿鸞氣忿忿地說:“那已被我給燒了!”

紀廣杰聽了,竟不由得發怔,隨又笑著說:“你不必成心跟我犯別拗,耽誤了事情與我無干,至多了我撒手不管。”

阿鸞抬起頭來瞪著眼說:“你不會這就不管嗎?你不會這就撒了手干你自己的事情去嗎?”

紀廣杰冷笑說:“這便是,第一是我剛才所說的信義,第二是因為你我已成為夫婦了。”

阿鸞嘿嘿冷笑著,接著又一陣傷心,又躺下身去。

紀廣杰嘆了一聲,說:“你不必如此,你的心如何我雖不知道,但你這樣厭煩我,可真使我萬難忍受。剛才那張字柬雖被撕去了一半,可是江小鶴的意思我已明白了,他便是明天約咱們到灞橋比武。屆時你也不必去,你便在這里等著。明天,不到正午,我準能叫江小鶴負傷,準能把他拿獲。好了,別的話咱們也不必說了!”說著,紀廣杰又轉身出房去了。

這里阿鸞聽了紀廣杰的話,她也十分驚訝并且加重了她的傷心。

此時紀廣杰到院中卻把葛志強、趙志龍等人,以及那位神拿鄧二爺全都請到了屋中,他們幾個人便秘密地談話。

紀廣杰爽直地說:“剛才那江小鶴趁著大亂之際,他確實又鉆到自己的房內,留下了一張字柬,他才逃跑。”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