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風神鎮 >

第六章 決斗

風神在這個蒼茫而寂靜的正午出現在小鎮的牌坊下。

另一頭佇立的,是吳戈。

風神的每一步都走得緩慢而堅定。然而他拿劍的手卻在戰抖。當然是因為鐵力虎。風神猛然發現,當年生死與共的兄弟們,一個也不剩了。

吳戈卻也面如死灰。殺死鐵塔忽然讓他產生了想放棄這個案子的念頭。

這單案子已在吳戈心頭縈繞了十年。從那時起,他就一直想著如何緝拿兇手以慰死者的在天之靈。這個志愿伴隨著他十年的捕快生涯,早已成為他在這個卑微的生存方式中得以堅持下去的支柱之一。

當然他還有別的夢想。他曾經有過很多夢想,有些并不過分,相當謙恭,絕非奢侈;不過也有些是虛無縹緲的。然而十年過去,所有這些謙恭或者縹緲的夢想都被擊得一一粉碎。他知道,這是他堅持自己的方式的代價。

他研究過律法,早知道《大誥》和《大明律》其實相當乖戾狹隘。他并不愿意認同這個世界早已沒有是非道德,沒有可以信仰信賴的東西,但現實比刀鋒還要冰冷——如魏風子所講,法律和規則都是為那些極少數人而定,也任由他們涂改。

所以,在殺死了一個孩子和一個樸實而忠誠的人之后,面對他應當緝拿的兇手和他十年來一直堅持著的原則,他有些惶惑了。

以風神的武功,吳戈知道,心中一亂,自己連半分贏他的機會都沒有。

這鎮上的旌善亭早已破壞不堪,但匾額上的這三個字還依稀可見,襯著大書著“狀元”的牌坊,讓人還能感覺到這里曾經歷過的事,曾生活過的人。而此刻,他二人就要在這旌善亭下決斗。吳戈不知道下一個十年后,他們曾經的故事,他們曾經鮮活的心靈,是否還會在這里留下一點點光陰的痕跡。

這個正午天氣清朗,陽光同西風一樣有力而干燥。時有遠方的枯草和樹葉被風席卷而來,沾上路人的衣襟發鬢,還有亭里破舊的畫檐上四結的蛛網。亭角幾只烏鴉斷續啞然叫著,又撲楞撲楞四下驚飛。

吳戈慢慢穿過人群,來到中間的空地。他四下看了看,那少女,魏老,二娘,還有那個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小伙計都在,他們的神色都緊張而凝重。他回過頭,無力地看著風神一步步走近,須發和衣袖都在風里舞動著,臉上的皺紋在陽光下益發一道道的十分清楚——而風神就正如一株劫后的樹,根須飄零,老病孤獨。

吳戈拿著一柄周圍不知什么人塞到手里的銹跡斑斑的劍,心中一片茫然。他看著近在咫尺的風神,無論如何也遞不出劍。吳戈知道,對方的武藝遠在自己之上。他在想著,自己能抵擋多少招,三十?四十?但他確實只看到一個病入膏肓、隨時可能倒下的老人。一絲苦澀從他的心里緩緩沁了出來。

風神靜靜地看著吳戈,在旁人看來他的面容冷若堅冰,在吳戈看來卻蘊含著極為復雜的東西。風神慢慢地拔出劍,低低嘆道:“我本來對你極有寄望。我之前甚至于想過今天就離開。可是,鐵塔的死,使這一切變為不可能。你我之間,今天只有一個可以離開了。”

風神抬劍平平指向吳戈的心口。

在風神的眼里,正午耀眼的陽光正在吳戈的肩上跳躍,而吳戈的身影和他的銹劍似乎也隨著陽光晃動不定。風神覺得忽然很渴,他咽了一口唾沫,懷疑自己的眼是因為持續不斷的頭疼有些恍惚。他轉過臉慢慢地掃了一眼四圍的看客。而看客們揮舞的手臂,因興奮而猙獰的面目也變得忽遠忽近;他們“殺死他、殺死他”叫喊聲從他們扭曲的臉孔可以知道是聲嘶力竭的,此刻風神聽來卻又悶又啞,格外遙遠。

風神看向遠處,遠遠的人群之外,街角上一個蒼老的婦人,正牽著一個呀呀學語的嬰孩游戲著。孩子剛剛學會走路,手里拿著一根小樹枝,興高采烈地揮舞著,嘴里念念有詞。風神定神看向孩子的口,從他的口型知道,孩子高興地喊著:

“殺,殺”……

風神看著四周世界,漸漸覺得四周都在發亮,亮得耀眼。只有人影是黑暗的。他忽然腦中閃過一陣尖利的刺痛麻木,身體就向著一個黑影倒了過去。

吳戈看著風神倒在了自己的劍上,銹劍正從他心口穿過。他抱住了風神的身體。風神握住他的手,卻沒有言語。他的身體漸漸冷了,眼睛卻仍看向遠方。

小鎮的人們一下子沉寂了,又忽然在片刻的沉寂之后爆發。一些人爭先恐后地跪倒在吳戈面前,口中喋喋地說著各種各樣的諂諛之辭。一些人發狂一般地大叫著,四下隳突。有的人已立刻起了沖突,刀兵相見。很快,斗毆的,逃散的,爭吵的,還有瘋狂的,轉眼間魔術一般遍地都是。

少女向吳戈苦笑了一下,攏了攏頭發,說:“這樣結束,最好。”

魏風子架起他的雙拐,凄然獨立,喃喃自語:“這個小鎮,完了。”

吳戈呆呆地抱著風神的尸體,一直僵坐在地上。四處的打斗聲,刀劍相擊聲,人的慘呼聲,他竟也置若罔聞;幾處濃煙雜著火光在街角升騰,逃命的人們連同雞禽家畜四下奔散,他也視而不見。只有這一瞬間,令人生厭的世界終于遠離他了。

風神的雙眼還沒有閉上。吳戈仿佛從他的雙眼里看到了交趾叢林里奔流的火與血,同時也看到,他的靈魂正輕松地飛向遠方。

草原,蒼鷹,駿馬……

鐵塔說的。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