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風神鎮 >

第四章 安南

“對,老夫就是燕飛廉。”

“老夫出身大寧衛軍官世家。先祖曾隨太祖皇帝打天下,祖父先父都是永樂皇帝的從龍功臣。我十四歲就在邊關從軍打仗,比吳捕快出道時還小得多。永樂四年,安南國相黎季犛篡位,永樂帝大兵八十萬下安南。那年我隨先父入安南,還不到二十歲。

“次年木丸江一戰,我軍大勝,先父卻中毒箭落水而亡。至六月安南平定,被我大明改為交趾。誰知一年后,安南陳朝的舊部又反。于是我又隨軍再入交趾。

“那是十二月,生厥江。我四萬大軍與敵會戰。戰前已有人傳言安南有大象五萬頭,蠻兵十萬。嘿嘿,反正叢林中到處都是敵兵,不論農夫樵子還是婦孺老弱,隨時可能用淬過毒的短刀小弩暗算我們。靖難功臣都督僉事呂毅中伏而死,兵部尚書劉儁、布政司參政劉昱陷圍自殺,四萬大軍分崩離析……至于我,我在叢林里逃亡了四十余天。漫天的箭雨,布滿尖刀的陷阱,大象的巨蹄,還有毒蛇,沼澤里的鱷魚……那些日子里我喝的是泡著腐尸的水,吃的是死魚蟲蛇,比喪家之犬還不如。

“后來,想不到吧,我,風神,當年全軍聞名的少年勇將,居然被幾個農夫生擒了。他們將我剝光衣衫泡在水牢里喂水蛭。我以為自己死定了。邀天之幸,我被救了。當時安南的金吾將軍黎利,也就是后來安南的僭主,居然認出了我——當時我只剩九十斤重,與骷髏無異。他知道我是明軍中的勇將,于是治好了我的傷,我做了他的俘虜。第二年,英國公再次入安南,到年底俘獲簡定,安南再平。我從他們營中逃出來。這一年英國公第三次伐安南,我得以重回軍中。

“永樂十一年冬,我軍與叛軍決戰,叛軍又派出了象兵,我軍先射象奴,再射象鼻,大象四散而逃,我們殺得叛軍尸橫遍野。我一騎當先,斬敵四十余名,英國公親自把他的佩劍賜給我作為獎賞。也在這一年,我又遇見了降了大明、被封巡檢官的黎利。

“我與黎利已算是生死之交,我知道他一定還會反叛。果然不出所料,永樂十六年,黎利趁勢再反。我與黎利的軍隊多次交戰,互有勝負。有一次陣上相遇,他告訴我,只要見了我,他就不許部下放暗箭。

“就是那年,鐵力虎才十六歲,來投奔我,兩年后他成了軍中的第一力士。永樂十九年,黎利大敗,逃往老撾,在邊境上被我與鐵力虎截住了。我知道,黎利一世梟雄,屢敗屢戰,屢降屢叛,他跟我不一樣,他懂得刀劍以外的東西,決非池中之物。但最后,我終于還是把他放了。

“一回營,將軍就命人把我倆捆了,先打了我八十軍棍,只等奏過主帥就問斬。當夜鐵力虎掙脫了鐵索背著我逃出軍營,一同逃走的,還有三百多名連坐的下屬。

“當時我所想的一切,就是如何帶著這幫兄弟逃回中原。我們早有富貴的機會。黎利數次招降我,要封我為大將軍,還要把他的妹妹嫁給我。我卻殺了他的使者。于是,大明軍隊要殺我,交趾叛軍也要殺我。我們逃回廣西思明府時已是永樂二十二年、永樂帝駕崩之際了。我們三百多人,只剩下四十七人得歸故國。”

“宣德二年,大明又大舉興兵,結果卻連遭慘敗。大明天子為了面子和一個所謂的道義,損兵無數,耗盡錢糧。最后還是不得不還政安南。交趾最終還是變回了安南,黎利父子也最終稱了王。”

“而我們呢?天地不容啊。我開始搶錢,我們穿州過縣,橫行一時,也曾快活威風過。再后來,本錢越來越多,可舊弟兄們卻越來越少。我決定收山,來到這里,不再無故搶掠。我收容罪大惡極的盜匪,卻讓他們立誓遵從我的規矩。我這輩子已是逆天而行了,總得給后世積點陰德——自打兩年前陳小灶槍瘡復發而死,當初活下來的四十七人,就只剩下我和鐵力虎兩個了。

“安南卻成了大明天子以及反賊我的一塊心病。大明開國以來,窮兵黷武,喪師辱國,莫過于此。數十萬軍民遷回銅柱以北,漢人千年勢力,大明十年經營,毀于一旦。這還不止,為了一個安南,傾全國之力,吃不住兩線作戰的壓力,竟把北方重鎮、我和力虎的故鄉,大寧衛也內遷了,等于放棄北方屏障,致使北境空虛,韃靼鐵騎可以肆意南下搶掠。這就是朝廷。

“我少年時只想一刀一槍在邊塞上博個封妻蔭子,可這天下只是朱家的天下,他想如何便如何,從來就沒把我們這些小把戲當回事。宣德時,有司失于檢查,竟將寧遠州當作安南的土地給了安南。我們當年為之血戰的疆土,嘿嘿,圣上大筆一勾,也就是別人的了。魏風子來捉拿我時,帶來了英國公的密函,保我繼續在軍中為官。大明盛世已經過去了,這盛世再也與我無關,我還能為他們賣命么?

“所以,你明白我為什么要搶運往安南的軍餉了嗎?我搶了軍餉,殺了人,可邊疆上少打一仗,少死多少人。說我是反賊,我可沒在安南當公侯;說我是兇手,我殺人再多又哪里及得上天子隨隨便便一紙檄文?”

正午時分,廣場上早已擠滿了人。

其實從昨晚起,客棧的門檻都被踏壞了。絡繹不絕有人前來找黃賓雁,大都被黃拒之門外。也有例外的,有幾個人在他屋里同他談了一兩個時辰。小鎮上一種騷動的情緒在潛行暗涌。

整個上午,吳戈都在魏風子的鞋鋪里坐著。他倆看著小鎮上一個個本來看上去守法良民般的人忽然變了。如同驚弓之鳥,惶惑不安;也有少數人眼光閃爍、神情亢奮。黃賓雁的到來給這個小鎮帶來了一個極大的未知。

“您老怎么看?”

“我也不知道。”魏風子嘆道,“我的眼光早就不行了。”

“黃賓雁在武林名聲極大,按一般的說法,他與顧湛存、陸鴻鈞近乎天下無敵。”

“黃賓雁昨日出手的那一劍確實是無隙可乘,看來是名下無虛。不過世上的事,誰知道呢?”魏風子一臉蕭索,“我當年號稱輕功天下無敵,不也敗得一塌糊涂。”

“他有明師調教,自己也有天才悟性,才有今天的大名。如果單比劍法,他一定比我高。不過這不是比武,而是決斗。”風神揉著太陽穴出現在門口,他指著外面的人說道,“你們看這些家伙,讓人寒心呀。這些年來,可能大家以為我老了,對我沒了信心。本來鐵力虎說要替我出馬,呵呵,可是,”風神淡淡一笑,“別忘了我是從死人堆里殺出來的。”

黃賓雁筆直地立在人群圍開的空地中央,雙臂抱著他狹長的列缺劍。臉上看不出有任何表情。風神的劍與列缺劍正好相反,只有二尺八分長,刃卻又寬又厚。

劍法以刺擊為主,與刀法不同,所以絕大多數劍客走的都是輕靈一路。而風神的劍當年是上陣殺敵用的,自然與眾不同。

昨日那個祥和的長者不見了,風神忽然間變得神色凜然,如同重回了戰場:“我知道你們中不少人等著看我死后的熱鬧。”他用手指撫著劍刃唏噓道,“可以分錢了,又可以出去燒殺搶掠了。嘿嘿,可是別忘了,”他雙眼森然在人群中一轉,所有圍觀人的目光不由都躲閃著,“只要我風神還在一天,這小鎮就還得聽我的。”

“那只是因為這個小鎮上沒人打得過你。”黃賓雁打斷了他:“所以,你不是法律,這個才是。”他晃了晃手中的劍。

風神回過頭來,淡淡地道:“那好,我也正想讓大家知道,大劍俠的天下無敵,嘿嘿,是怎樣的一個謊言。”

黃賓雁出手了。他果然快得驚人。他雙臂張開,兩袖在風中獵獵作響,身形快如飛鳥。他的劍在空中閃出一道耀眼的光,刺向風神的咽喉。

風神也快,比風還快,眾人只見眼前一花,一條灰影已閃到了西首。黃賓雁的回雁步也十分精妙,立刻倒退兩步,腳跟一旋,就換回了身位,仍是攻勢,劍挑風神小腹。風神這時才第一次出劍,只聽叮的一聲兩劍相碰,兩條人影遽然分開,各自對峙,似在尋找對方破綻。

這時人叢中一個漢子輕聲道:“攻他左邊,他左腿有舊疾。”

黃賓雁又飛身而起,身形如鶴,手腕抖動,劍芒吞吐,果然都攻向風神左側。風神卻忽地倒縱出去,在空中一個轉身,劍光閃向看客中的一人,正是發話的那個漢子。他這一縱固然快得駭人,高手決斗竟然分身對付他人,也委實出乎眾人意料之外。

那個漢子是個高大猥瑣的駝子,吳戈見到他曾在黃賓雁屋內呆了許久。此時見風神突襲,這漢子也吃了一驚,但見他也是一個倒縱,雙手抱膝,如同一個巨大的球飛彈向東首——這駝子的輕功竟也高明得一至于斯!

然而風神已轉過身,駝子再快也是倒縱,無法比得他正面撲來快。而且風神早已料到他必飛向東首,先一劍竟是虛招——駝子人還在空中,風神的劍一轉,已將駝子透胸刺中。

風神凜然道:“一縷輕煙,我一向待你不薄,你也早已立誓不再重出江湖。誰知今日背叛于我。嘿嘿,殺了我你真有那么大好處嗎?”

那駝子中劍后一臉錯愕,尚未斷氣,這時聽得風神如此說,臉上浮起猙獰神氣:“殺你不成我就死;你讓老子這樣賣一輩子棺材,那才是生不如死。”他的雙手卻死死抓住風神握劍的右臂,猛地提氣大叫,“姓黃的,快動手!”

一縷輕煙說罷雙眼突出,已斷了氣,而風神右臂被他抱住,一掙竟沒掙脫。此時風神仍然背對著黃賓雁,黃賓雁見此良機,也顧不得風度,一劍便向風神后心刺去。

眾人一片驚呼,其中也夾雜著幾聲興奮的叫好。卻只見寒光一閃,血光飛濺,當啷一聲——黃賓雁的列缺劍跌落在地!

卻見他的右腕已中了一刀,鮮血噴出了數尺遠,右腕已斷,只剩下一點皮肉相連,那斷手下垂晃動,如同風中敗葉。

風神的右手仍然未從駝子手中掙脫,但左手上卻多了一柄彎刀——是一縷輕煙的刀。風神在黃賓雁出劍的一刻從駝子腰間拔出的。

黃賓雁英俊的臉孔因失血而蒼白扭曲,他猛地怪叫一聲,無比凄厲,直如豺狼一般。他不能相信地看著自己的斷手,還有跌落的劍,忽然縱身而起撲向風神,門戶大開,張牙舞爪猶如受傷的獸,作最后一搏。

風神低喝一聲,右臂一振,將一縷輕煙凌空掄起。只聽砰的一聲,一縷輕煙的尸體已撞上了撲過來的黃賓雁,黃賓雁的拳腳都重重地擊打在尸體上。而駝子體內的那劍又在這一刻穿透了他的身體。兩個人看起來無比滑稽地串在一柄并不長的劍上。看客們全靜默了,沒有人感到半點可笑。

風神嚴冬般的目光在看客中慢慢掃過,上百人聚集的廣場闃靜如墳,只聽得見風神扳斷一縷輕煙早已僵硬的十指的咔咔聲。

風神將劍一拔而出,兩具尸體像兩個空了的口袋歪倒在雨后的土地上,連塵埃都不揚起一片。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