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風神鎮 >

第二章 名捕

吳戈一大早起來時,雨早已停了。他踱出客棧,因為還早,街上籠著一片晨霧,有早起的人家炊火的味道傳來,還能聽到叮叮當當的響聲,像是有工匠敲打著什么。

吳戈循著叮當聲在青石街走著,走到一個破舊不堪的門面前停了下來。

叮當聲是從門里傳來的。門面上掛著一個大大的鞋子,大約是個修鞋鋪。吳戈掀開門簾,見一個老鞋匠正在為一雙靴子上掌釘。這老人眼睛已不太好使,瞇成了一條縫,手邊放著一對拐,正是昨天下棋的年長老者。

吳戈低下頭,只見他的雙腳明顯是殘的,都萎縮得不成樣子了。

吳戈問道:“老人家,您的腳大約不太好吧。”老鞋匠慢慢抬起頭。

“我是說您的腳不好,卻知道別人的腳穿鞋舒不舒服。很有趣。”吳戈補充道。老鞋匠瞇眼看了看他,說:“你有沒有聽說,有一種鳥專門幫鱷魚剔牙?其實不是它知道鱷魚喜歡,而是非得靠這個吃飯活命。風神的小鎮里,只有我一個鞋匠——我靠這個吃飯。我不認識你。你要修鞋嗎?”

吳戈抬起腳,確實他的鞋子已經破了一個大洞。他笑了,我沒錢啊。

鞋匠不再理他,低下頭又開始釘鞋釘。吳戈說:“我是個捕快。”

鞋匠似乎沒有聽見。

吳戈又說:“我上個月去京師查一個案子的卷宗,遇見了一個人,官居刑部從三品、九省總捕頭,大號九天云動名喚徐天。”

鞋匠停下手來看著他。

吳戈說:“徐大人聽說我要上這兒來辦案,就托我找一個人。說這個人是他的師兄,也是他的前任。”

鞋匠不再理他,又低頭敲打著。

吳戈說:“這個人叫魏風子。”他頓了頓,道,“聽說他在這里當鞋匠。”

鞋匠放下手中活計,抬起頭說:“我就是魏風子。但我不是什么總捕頭。我只是個鞋匠,不修鞋的話,請不要打擾我。”

吳戈笑了笑,離開了。

出門就看見了風少爺。

風少爺正和周大、還有一個酒樓里的姑娘說著閑話一路走來,還不時跟那姑娘調笑著。今日他換了一身淡紫的長衫,搖著一柄折扇,神情總是那么瀟灑。

風少爺好奇地看著吳戈從鞋鋪走出來,說:“看來你還真是個捕快。”

吳戈笑:“捕快有什么好冒充的,又沒很多錢拿。”

風少爺說:“真還有人記得他啊。”他指了指鞋鋪,“我記得他來這兒只怕是十多年前,我那時還小,然后他就一直在這里當鞋匠,聽說剛開始還有人來找過他,后來就再沒有人來了,這七八年來吳捕快你是第一個。”

“是啊,誰還知道他曾是天下第一名捕呢。”

“失望?”

“沒有。”

“聽說你是來抓風神的。”

“是啊!”吳戈像恍然大悟看見了寶貝一樣地對風少爺說:“差點兒忘了,你不是他徒弟嗎?怎么能找著他?”

風少爺看著他,有點兒張口結舌,覺得這人不可思議。他只好說:“風神就住在那座小樓。”

周大在一邊幸災樂禍地笑道:“有本事你就去抓他啊。”

吳戈順著風少爺的手看去,那是街角一座并不起眼的小樓,也很敝舊,兩層高,門窗都緊閉著。這是個藥鋪門面,只是沒有開門,一個同樣破舊的招牌寫著顏體大楷“飛廉草藥”四個字。一個人坐在門口靠椅上喝著一碗粥。

這個人十分特別,他喝的粥碗,確切說應該是個盆,跟洗臉盆一般大。更特別的是人。這人大約四十余歲,看上去只怕比吳戈還要足足高出大半個頭,而且渾身都是肌肉,一塊塊一條條地飽滿得要炸出來。裸露出的胳膊比吳戈的大腿還粗。這樣的巨人,若非昨天已見過他,吳戈一定會吃一驚——這人就是昨天在兩個老者一旁觀棋的。

吳戈走過去對這巨人贊道:“好一條大漢!”這人向吳戈點點頭,表情頗為謙和:“你找風神?”

吳戈道:“正是,還請這位仁兄通報一下。”

“風神不見官差,除非你先殺了我。”巨人不露聲色地說。

吳戈微笑著上下打量對方。而巨人也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仍然坐著一動不動。兩人就這樣對望著。

“今天不方便,那就改天吧。”吳戈忽然笑著擺擺手道,“你的碗歪了。”

巨人也笑了,說,就是就是,跟你說話說忘了,粥差點兒都潑出來了。

吳戈笑著說:“慢慢用,回頭見。”

風少爺走過來對巨人說:“他可能是來接魏風子回家的,你怎么不殺他?”巨人白了他一眼道:“那是他跟魏老的事,魏老愛走不走,關老子屁事,要殺你自己去。”

吳戈還沒來得及走開,就看見姓石的少女和她的高個子同伴也向巨人走來。風少爺和周大看見就迎了上去,風少爺根本沒有去看那個高個子,他的眼里只有那個姓石的姑娘。

少女換了一身雪白的衣衫,仍然未施脂粉,更顯得肌膚晶瑩如玉。她用眼角掃了一下風少爺身邊那個花枝招展的姑娘,低下頭去,并不搭理風少爺炙熱的目光。

風少爺卻不在意人家的冷落,嘻皮笑臉地迎上去道:“石姑娘早啊,這么好的天氣,我陪姑娘四處轉轉?”少女仍是斂衽輕輕地說:“公子莫要說笑,小女子實有要事要辦。”

那個高個子走了過來,擋在兩人中間,冷冷地道:“這位小哥,沒聽到石姑娘說我們有要事么?”風少爺也不以為意,仍然笑著等這女子回話。這時周大在一邊有些看不過眼,傲慢地對高個子說道:“風少爺好像沒跟閣下說話吧。閣下尊姓大名啊?昨天可忘了問。”

高個子根本沒有拿眼看周大,只是說:“滾開。”

周大一下僵住了,眼睛狠狠地望向高個子。周圍的人紛紛散開,立刻讓出了一片空地,知道事情不妙。

酒樓那個小伙計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吳戈身旁,小聲地嘀咕道:“乖乖不得了,要打架了,要死人了!在這里,有兩個人沒有人敢惹,就是周大和鐵塔。”

“周大不只是你的管家嗎?你們二娘還是他老板呢?”

“那有什么,風神在這里也還只是一個賣藥的,鐵塔只是給風神看門的,可誰敢惹他們。這里哪有什么小人物啊。除了我,呵呵。”這男孩嘖嘖嘆道。

周大沉聲道:“在下周飛羽,十三年前甘南道上的鐵羽飛鷹就是在下。還沒請教閣下大名。”

高個子看上去大約有四十來歲,臉龐也是很瘦削,有種刀鋒的感覺,相貌說得上相當英俊,但之前總是低著頭,皺眉垂眼,一副落寞的樣子。這時他兩眼一翻,不耐煩地道:“滾。”連“開”字都省了。

周大臉色變得更為鐵青,他雙手慢慢從袖中伸了出來,兩手各自套上了一副尺余長的五刃鐵爪。鐵爪極其鋒利,刃上泛著一抹藍光。

周圍的人們紛紛開始低聲議論,把讓開的圈子又擴大了一些。周大低喝一聲,去死!

高個子根本就沒有理他,邁步就向風神小樓走去。周大的鐵爪這時帶著一股風聲直向他咽喉抓去。就在鐵爪離他咽喉只差幾寸之際,高個子身形一晃,眾人眼前都是一花,就見一道劍光閃過,只聽周大發出一聲慘叫,而這叫聲在喉管中被截斷了,顯得格外短促瘆人。

周大噗地倒在地上,而絕大多數人竟沒有看見這高個子如何拔劍,只知道就在那一閃的劍光中,周大的雙爪和咽喉竟都被切斷了。只有一劍。

圍觀眾人呆了半晌,然后才是一片嘩然,一直坐著靠椅的那個巨人也霍地站了起來。

眾人給高個子讓出了一條路,他一面走一面緩緩地將劍插回鞘中。他的劍定是名劍,劍柄劍鞘都色澤古奧,劍刃細長而窄薄,刃上鍛打的花紋繁麗細密,一劍削過周大身上三處,劍上居然沒有留下血跡。他和那女子把驚呆了的眾人甩在身后,走向那個巨人。

只有吳戈聽見那少女低聲喜悅地說道:“大哥的劍法果然如高岡孤云、深谷修竹,神完氣足又飄逸至極,真是讓人不可企及。”

在眾人驚呼之中,高個子一直恍如無事,聽到這話,卻停下來轉過臉,凝視著那少女道:“這是送給你的第一劍。”

少女又低下頭,卻掩不住羞澀歡喜的神情。那高個子凝望著她的發鬢,目光漸漸癡了。

這時候被他們甩在身后的人群漸漸地鼓噪了起來,只聽那個老田鼠忽然大聲叫道:“這人是黃、黃、黃賓雁,回雁步,列缺劍,就是他!一劍橫江黃賓雁!”

小樓的門呀地開了,一個人慢步走出來,正是昨天下棋的另一名老者。他迎向高個子和石姓少女說道:“兩位看來是找我的。今晚正好請兩位吃個便飯,還望兩位賞光。”他抬起頭,對不遠處的吳戈說道,“還有這位老兄,吳捕快,一同前來,請不要推辭。”

他穩穩地一笑道:“老朽燕飛廉,他們都叫我風神。”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