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風神鎮 >

第一章 小鎮

吳戈在漆黑的雨夜中來到這個小鎮。

他騎著那匹又瘦又老的馬,沿著廢棄了的官道,穿過了四座荒山才來到這里。官道到了這兒就成了小鎮中心的一條街,街兩邊密密地排著百十幢房屋。穿過街心的一個破舊牌坊,有一座破亭子和一片可以算是廣場的空地。

雨勢如瀑,夜色如鐵,吳戈勉強辨認出牌坊上依稀有著“狀元”二字,知道到了目的地。

廣場邊的一座木樓還有燈光,走近了,居然聽得到喧嘩。看上去像是一間客棧或者酒館。

吳戈敲門。一個十三四歲的小伙計撐著一把很破的傘來開門,卻一副并不打算讓他進門的樣子。男孩兒上上下下打量著吳戈,懶洋洋地說:“客房早就滿了,而且你看起來很窮,你的馬又老又瘦。又不像有本事的人,雖然背著把破刀。所以管家周大是不會給你房住的。”

雨水順著斗笠淌成了一道珠簾。隔著雨水吳戈看到里面人來人往,聽到觥籌交錯,還聞到酒菜的香味。他只好很卑微地說,我身上還剩下幾兩銀子,拜托你跟老板說說好話,讓我能烤干衣服,睡個馬棚就好了。

小伙計引著吳戈穿過走廊,繞過廚房,到了后院。小伙計說,因為看他可憐,跟老板娘說了半天的情,老板娘才大發慈悲,讓他在柴房里住,還不收銀子。

“二娘問你在小鎮呆多久?”

“也就三五天吧,最多十天。不會久的。”吳戈抹著臉上的雨水,試探地說,“房錢是攢下來了,我還想喝口酒暖暖。”

小伙計“噓”地一聲,小心而又不耐煩地說:“你這人好不麻煩。隨身帶著刀,周大會告訴你不要隨便走,也不要喝酒,更不要隨便跟別人說話。如果你像我一樣沒有兵器也不會武藝,那就沒有問題,可以喝酒,賭兩手,還可以到樓上去找漂亮的姑娘,只要有錢,你可以在這里呆一輩子。”

“帶兵刃會武藝就不行?”

“天啦,你是傻還是真不知道!你以為這兒是什么地方?”男孩兒很夸張地大叫,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這是風神的小鎮啊!”

大廳里坐了二十余人,零零散散地坐了七八桌,酒菜都十分豐盛。但所有人都停止了吃喝,他們一齊看向大廳中間。兩個漢子正怒目圓睜地對峙。

風韻猶存的老板娘又氣又急,罵:“挨千刀的,說不了兩句又要打打殺殺。給我出去比行不?老娘的家什一個月被你們砸爛十次啊!”邊說邊把這兩人往門外攆,一點兒也不害怕。

兩個漢子看了看她,也不說話,出門就走進雨里。眾人有些緊張,也有些興奮,大多跟著出了門,擠在屋檐下圍觀。有些人開始大聲地議論。

“盧十四的崆峒摩云鉤法有八成功力,雷九霄的霹靂掌十年前雖然能在甘陜道上稱霸,兵刃上卻是差點兒。二十兩我賭盧十四三十招內勾下九霄驚雷的項上人頭!”

“三十招?不信,你跟老雷動過手沒有?我跟你賭!”

那兩人各自亮出了兵器,恨不得一口吞了對方,眼見著是要立決生死,而旁人居然嘻嘻哈哈下起賭注來。

一個相當英俊的華服少年大馬金刀地端出了張凳子在檐下從容坐下,說道:“那我就來給你們當公證吧。”

使鉤的盧十四更不答話,兩柄金翅鉤朝天一翻,一招鵬翼垂云撲了過去。雷九霄手腕一抖,亮出的卻是一柄纏腰軟劍。他一聲大喝,竟如空中打了一個炸雷。雙鉤一劍頓時斗在一處,只聽得叮當之聲夾雜著雷九霄的吼聲不斷傳來。

吳戈身材高瘦,就在人群后探探頭,看了幾眼,搖搖頭回來,向酒保沽了壺劣酒,在角落找了個座位坐下。他饒有興趣地看著坐在另一角落的三個人,兩個老者,一個大漢。老者在下棋,大漢在看。年紀大一點的老者似乎眼睛不好,每下一步,臉都要湊得老近,椅子上還倚著一對拐,似有殘疾在身。另一個老者卻坐在燈火的陰影里,暗淡得看不清楚面目。而那大漢高大彪悍,極為雄壯。他們三個正眼都沒有看一下比武的人。

一轉眼屋內空蕩蕩的,只剩下吳戈和這三人。

門外的比武仍進行著。酒樓管家周大捏著兩個鐵球踱回屋來,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吳戈,問:“這位新來的客官,你賭誰會贏?”

吳戈說:“那個愛叫喚使軟劍的。”

“為什么?大家都覺得盧十四贏面大。盧十四以前是西南三省的強盜頭子,身手不弱。”

“我也說不清為什么,瞎蒙吧。”

這時門外雷九霄又是一聲大吼,接著人群哄地一陣叫喊,一下安靜了,然后聽見先前押雷九霄贏的那人叫了起來:“老田鼠,二十兩!老子終于贏你一回了!”

雷九霄推搡著圍觀眾人走回來,喘著粗氣靠在門上,濕透了的身上都是泥水。他喘著粗氣向老板娘伸手叫道:“二娘,快拿酒,快,快。”那手抖得好生厲害。

兩個伙計一邊嘟囔著抱怨,一邊冒雨拖著盧十四的尸體往后院走。盧十四的臉被打得凹了進去,五官扭曲得極為可怖,喉管已被割開了。

周大瞇縫著雙眼對吳戈說:“你眼光蠻準的嘛!要不然教教我,讓我也發發財。”吳戈說:“可我從來不賭。”

周大說:“這里的人沒有不賭的。”

“我和他們不一樣。”

“那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個捕快。”吳戈老老實實回答。

他的聲音并不大,但四周圍一下子靜了下來,都回過頭來看著他,如同看著一個怪物。連下棋的兩個老者,也停止了落子。

周大臉色驀地變了,手里玩的鐵球也停了下來,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尊駕從哪里來?”

“我是山陽縣的一個捕快,叫吳戈。叫我吳捕快就好了。”

周大和周圍的人都凝神在想,但似乎沒有人聽說過這個名頭,甚至他說的這個小地方。忽然間大家似乎覺得很滑稽,哄地一陣大笑。

周大看著他的刀說:“我不管你是捕快還是紅燒雞塊,這里的規矩是,帶著兵刃來到小鎮,便不受風神的保護。任何人都可以跟你比武,當然你也可以向任何帶兵刃的人挑戰。明白嗎?如果你想活得長,最好老老實實呆著,別惹麻煩。”他的眼神里已經滿是不屑。他說:“我實在不記得上一個官差到鎮里是什么時候了,官差在這里一定死得快。”

吳戈咳嗽一聲,避開周大的目光說:“我只想喝口酒暖一暖”。

周大親手給他倒了一杯水酒,仍是盯著他的雙眼,挑釁道:“你好像很膽小。”

是啊,吳戈似仍不敢直視周大,說,膽小的人活得久。

想活得久,要看你本事大不大。

跟我的膽子一樣小。吳戈咽了一口酒,十分享用地閉上眼睛。

周大滿意地看了一眼周圍的人,見大家都已失去興趣,就道,你可真不好玩。

這時大門砰地被推開了。一個人當先走了進來,高高瘦瘦,身材跟吳戈有些像,只是更瘦。另一個人斗笠蓑衣,看不到面孔。那高個子雖然被雨淋得有些狼狽,但衣著光鮮。更打眼的是,他腰間掛著一柄名貴的長劍。

高個子說道:“老板,有沒有上好客房?”

那二娘忙不迭迎過來,媚聲說道:“哎呀,這位官人來得巧了,剛剛空出來一間。我這就叫人打掃去。”

高個子失望地道:“沒有兩間么?”

“抱歉,實在是只有一間。”那二娘說著,眼光風情萬種地瞟著來人。

那個戴斗笠的低聲道:“大哥,既是這樣便算了吧。一間就一間。”

這聲音又輕又柔,竟然是個女孩子,如黃鶯一般低低呢喃,在這邊荒小鎮粗蠻漢子們的雙耳聽來,簡直如同世外仙樂。眾人都呆住了,有的還張開了嘴,一齊看向這個戴斗笠的人。

那人緩緩取下斗笠,果然是個妙齡女子,全然沒有上妝,眉目卻淡雅如畫,年齡看來不足二十歲。她在眾人面前似乎強作鎮定從容,但那股嬌柔羞澀之態卻如何也遮掩不住。眾人看她緩緩解了蓑衣,這一舉手一投足,怎么看都似書香門第的小姐,只是如何會出現在這么一個邊村小鎮?

這些粗鄙漢子們看她蓑衣下是一身淺紫的衣裙,裝扮也不似已出閣之人,哪里還忍得住,紛紛議論起來,揣度她與這“大哥”是什么關系。有些人口水都快流下來,不堪入耳的話一時此起彼伏。

這女郎忍住不去理會眾人,一手輕輕拂著劉海的水珠,風姿澹然,一手卻輕輕扯了扯高個子的袖角,輕聲道:“反正咱們也呆不久,不打緊的。”

周大咳嗽了一聲,道:“兩位來這里,不知有何貴干?”那女郎的臉早已窘得通紅,這時便斂衽低首道:“我,我,我是來找風神的。他在不在?”

大廳里爆出一陣哄笑。那華服少年神情輕佻地說:“這位小姐居然也是找風神的。”正跟他一起玩牌九的一個漢子笑道:“風神可不好找。不露兩手怎么能見到他?”

女郎似下了千萬次決心一般,咬了咬嘴唇,終于抬起頭來正視眾人。她向人群中盈盈地一瞥,眾人立時靜了下來。只聽她說道:“聽說風神不計較來者什么身份,只要有過人之技,便可一晤。”她停了一會兒,臉色已漸漸平靜下來,“比如,如果我打贏了你們倆,風神就會見我了吧。”

眾人萬萬想不到她竟然也會武藝,是江湖中人,都一齊楞住了。那玩牌九的漢子上上下下打量著這女郎,哈哈笑了:“打贏我老田鼠不稀奇,這位公子可是風神唯一的弟子風少爺,你能打贏他的話,風神一定見你。”

那風少爺看來也還不足二十歲,卻一副風流浪蕩的樣子,一見這女郎,眼光再也沒挪開過,此時正笑瞇瞇的:“不知姑娘怎么稱呼啊?”

少女看了看這風少爺,臉上又閃過一片紅云,低下頭去,只輕聲道:“小女子姓石。”風少爺在眾漢子的起哄聲中十分得意地四顧,又回過頭來仔細看這女郎,眉開眼笑道:“我怎么舍得與你比試?咱們不用比了,我回頭跟師父說,他一定會見你。”

那高個子這時說道:“石姑娘,我們趕了一天的路,不用跟他們費口舌,先去客房休息一下吧。”

眾人立刻又是哄的一聲,放肆地取笑議論了起來。

那雷九霄這時已緩過氣來,正在大聲地跟幾個圍著拍他馬屁的人吹牛,幾大碗酒下去,色膽頓生,涎著臉道:“小娘子,不是這么急著與這竹竿進屋溫存么?若是無處將歇,大爺我屋里的床可大著呢。”

那女子轉過臉來,睨了雷九霄一眼,忽然一笑,一直天真如孩童的面容居然泛起一絲羞媚,雷九霄看得眼都直了。她緩緩走到雷九霄面前,一手扶著云鬢,咳了一聲,輕聲道:“這位大爺可是要請我到你屋里住?”

雷九霄一臉淫笑,嘴里不知說什么好。那女郎仍是一派天真無邪的樣子,卻道,可是你實在太丑,我看著就惡心。雷九霄變了臉,罵道:“你找死啊!”一掌便要摑去。

可他話音未落,眾人俱是一聲驚叫——那女子本來扶著發鬢的手在雷九霄面前一拂而過。眾人只覺眼前一晃,見她手中已多了一支玉釵,而這玉釵已深深地插進了雷九霄的太陽穴。

她三根手指拈著玉釵,兀自蹺著蘭花指,膚色晶瑩,燈火下與玉釵恍然一色,一時竟不易分清楚是手是釵。

她回過頭來,仍然只如一個嬌柔的大家小姐一般,低眉輕聲對那二娘說道:“勞駕老板娘幫我們好好打掃一下。”

大廳里眾漢子一下子都寂然無聲了,只有她的聲音還如銀鈴般悅耳,好生溫柔:“現在,可不是又多出一間房了。”

那風少爺霍地站起身來,長衫飄然,訝異之余仍然舉止瀟灑,他攔住那女子道:“還沒請教這位石姑娘找風神究竟何事?”

我找他比武。那女子只是淡淡地說。

“比武?”風少爺瞪大眼睛,說,“你不想活了?十年來沒有人能在風神劍下走上十招的!你這一下子雖然不錯,”他又看了看那個高個子,道,“是你,還是他?恐怕都不夠資格吧。”

“那公子以為誰夠格呢?陸鴻鈞、黃賓雁、還是顧湛存?”

“你是說吳興玉笛山莊的落梅神劍陸鴻鈞,江陵的一劍橫江黃賓雁和大同府塞上飛龍顧湛存?”風少爺皺眉道:“那怎么可能呢?這幾個人號稱當代大俠,怎么會到這個荒村野嶺來找風神的晦氣。”

“那么風神與他們比,究竟誰的武功更厲害?”少女聲音雖然輕柔溫婉,眾人卻都聽出了咄咄之意。

風少爺看了一眼四周,有點犯難,沉吟道:“那些人或者是江湖上的人吹出來的,也未見得比我師父更高。”

那女子微笑道:“公子畢竟年紀尚幼,天下之大,或者未能盡知。”

風少爺臉色一變,冷笑道:“別說與我師父比,少爺我早就想出山見識一下這些所謂的大俠了,看看是他們武術高明還是本少爺寶劍更快。”

女郎又低下頭去,輕輕道:“今天未知明天事。等公子真正長大了就會知道的。”說完就與那高個子飄然而去,丟下風少爺呆若木雞地在那里,良久才噓出一口氣。

屋角下棋的兩個老者,年紀輕一些的揉著太陽穴嘆道:“我已避開幾處廝殺,只是穩守一隅。你這一子仍是無端挑起劫爭,明知我最不喜歡對殺,你死我活又有什么好?不如各自圍空。”

腿上有殘疾的老者笑道:“是不是頭痛病又犯了?你也莫欺我眼睛不好。既然誰也不肯認輸,咱們封盤明日再下吧。下棋就非得分個勝負,所以這殺棋你是躲也躲不了的。世事如棋,誰也不想這樣。”

吳戈回柴房睡的時候,二娘問他:“你來這里到底干什么?”

“我?”吳戈想了想,說,“我來捉強盜的。”

二娘又好氣又好笑:“這個鎮里的人有一半以前都是強盜,都是風神收留下來的,你一個個就抓進去吧。”

吳戈說:“我不是抓他們的,我來抓風神的。”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