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賭局系列 > 群狐

絕世神功

這個人中等身材,四十多歲年紀,看起來比平常人瘦弱一點,穿一身夜衣,一張很平凡的臉,胡子不多,而且留得很不整齊,正是那種情況很潦倒的中年人模樣。

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狠平凡,除了卜鷹外,大概絕不會有別人覺得他有什么特別的地方,當然更不會被他嚇一跳。

卜鷹吃驚的是什么?

他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默默的跟著這個人往外走。

外面有個不大不小的院子,堆著煤球木柴,對面是排平房,煙囪里一直在冒煙,有些伙計不停的進去,看來無疑是廚

穿過這個院子的時候,奇怪的事就發生了。

這個中等身材的瘦弱中年人走到院子中問時身材就好像變了,不但身高長了兩寸,肩膀也寬了寸只有露在衣袖外的一雙手,還是那么纖長靈巧絕對不像是經常提水的人。

再往前走他的身材仿佛又變得高大魁偉了一些,他前面的樣子雖然看不見,從后畫看,就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這種驚早就知道將要有很多變化在這個人身上發生了,而且無論多驚人的變化,只要發生亦這個人身上都變成了很平常的事似的。

走著走著,這個人的身子忽然騰空而起,一步就跨上了對面的屋頂就像是平常人在跨樓梯一樣,一點吃力的樣子都沒

上了屋頂之后,他的身材好像又高大了些,每一步跨出去,至少都在兩三丈。

這樣的輕功江湖中的確有人曾經傳說過可是真正能親眼看見的人,大概就沒有幾個人了。

卜鷹跟得上他。

卜鷹的長袍展開,宛如鷹翼能夠在空中滑翔飛行,有一次甚至曾經飛掠過華山蒼龍嶺上的大峽谷。

這是他的絕技,也是江湖中難得見到的輕功“智者曲金發”在評論當今輕功十杰時,曾經把卜鷹排名在第四。

可是現在卜鷹卻顯然要花費很大的力氣才能跟得上這個

這個人也不回又只淡淡的說“最近你的雜務太多,而且賭得太多,喝得太多好像應該跟我回去吃幾天素了。”

卜鷹直笑。“你吃素,我吃肉,你亨清福我管雜務,我們兩個還是保持老樣子比彩好。”

老樣子的意思就是這兩個人原來早就認識,不但認得.而且很熟,關系也很親密。

這個人是誰呢?難道也是賭局的三位老板其中之一。

他們是在一個花園里的一座假山上停下來的.很精雅的花園里,石榴、菊花、夾竹姚、桂花,各種應該存秋天開的花都開得很好,餾山的見巧思。

假山的對面,是幾問雅軒里面布晝得也很有風味,迎面掛著幅對聯。

’嘗因酒醉鞭名馬6

晚恐情多誤美人。

很清雅的句子,卻隱隱透出種說不出來的豪氣。

桌上有酒酒求多卻很醇、有菜,菜很精致,份量卻很少,和這位現在已變得十分高大威猛的中年人顯得極不相稱。

他的臉也變了,本來很普通的臉,現在卻變得帶著種烏黑的殺氣,就好像滿天陰霾雷雨未來時的烏云樣壓得人透不過氣來。

卜鷹四下打量,看看這個人看看桌上的酒菜仿佛在輕輕嘆息。“近來你好橡吃得更少了。”

“自從薛鴻纓死于肝病之后我的確吃得更少一些可是不吃也不行。”這個灰衣人笑說,“想不到肝病這種病竟然是無藥可醫的。”

“那么你就該留在山里靜養才對,這次你出來,倒真讓我吃一驚。”卜鷹道“能夠讓你親自出山,這件事看來大概比我想像中還要嚴重點”

“大概還不止一點。”這個灰衣人道,“大概最少也有六七

他忽然問卜鷹“你有沒有看出剛才差點被滾水燙死的小老頭是誰?”

卜鷹點頭6他當然不會被燙死的,銷魂小青衣若是被一壺水燙死[,那就真的要笑死了。”

銷魂小青衣奪命大紅袍。

江湖中能夠與大李紅袍排名在一起的人實在太少了何況她排名還在大李紅袍之上,這位銷魂小青衣的本事由此可見一般。

可是她究竟有什么本事呢?知道的人卻沒有幾個因為她會的本事實在太多,江湖中各門各派各式各樣的武功她大概都能使得上手,尤其是暗器與小巧功夫,曲金發將她名列天下第一

她的易容術,當然也是第一流,茶館里另外那些高手們的容貌,無疑都曾經過她的妙手改造。

所以現在卜鷹要問的問題是——

“她和那些人難道是一伙的?”

“是。”

“這些一向獨來獨往眼睛一向長在頭頂上的人,怎么會湊成了一伙?”

“因為一個很特別的組織。”

“他們都是這個組織里的人?”

“全都是。”

“這個組織能夠網羅列這些高手,連銷魂小青衣都在其中,那組織之龐大、力量之雄厚大概也驚人得很”卜鷹嘆了口氣,“看來我最近的雜務實在太多了居然連這么樣一個組織都沒有聽說過。”

他又問“這些人既然到這甩來了,顯然因為這個組織已準備插手這件案子,他們為什么要管這件事呢?’

灰衣人沒有開口,這個問題是卜鷹自己回答的,這個問題也只有一個答案。

“他們插手這件事只因為兇手也是這個組織的人。”

卜鷹皺起眉“有小青衣這樣的高手參與這件事,我們要動那兇手恐怕就難了。”

灰衣人淡淡的笑了笑I

“你想得恐怕太遠了些。”他說“現在我們連兇手都還沒有找出來,怎么去動他?”

’你也認為兇手不是程小青7”

灰衣人想說話又忍住,臉上忽然顯得說不出的疲倦臉色也傷佛更烏黑了忽然揮了揮手。“我累了,你去吧.”

“到哪里去?”

“去找程小青。”

確實是應該先找程小青的,有很多疑問一定要先找到他才能解決,

“可是現在就去找他是不是太早了些?”卜鷹問“是不是應該先等到天黑。”

“到了天黑那地方的警衛反而森嚴現在就去正是出其不意,”灰衣人說,“何況被囚禁在他隔壁牢房里的是個已退隱的大盜積財甚多,所以把監獄里的人上下都打點得很好.一日三餐家里都有人送酒飯去但只要想法子把那個送飯的人替換下來,要見程小青并不雄。”

卜鷹嘆息“你的病一定要靜療傷操勞的事卻太多了這次你能不出手還是不要出手的好”

灰衣人傲然而笑“要我出手只怕還不容易,當今天下,找不出幾人配我出手。”

林北林楠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