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賭局系列 > 群狐

絕計

這一次“賭局”定下的盤口是三博一,意思就是說,要賭唐捷勝的人,輸要輸三兩,贏只能贏一兩。

可是大家還是買唐捷,因為各人都認為聶小雀這一次連一點勝算都沒有,盤口是三博一,賭局的莊家還是會輸得把褲子都當掉。

這一次賭局的大莊家就是卜鷹。

大莊家很快就要變成大輸家了可是他現在看起來卻還是說不出的悠閑快活。

松樹下,地氈上,隱士般坐在那里品茶的三個人,所談的居然也沒有離開過這一局豪賭,更沒有離開過名利兩個宇。

“卜鷹居然肯接出以三搏一這種盤口,多少應該有一點把握的。”杜黃杉在雛著眉“可是我卻偏偏看不出他憑哪點認為聶小雀必勝唐捷。”

“要人輸的法子多得很。”吃苦和尚說“也許他在唐捷喝的酒里下了藥,叫唐捷一路上瀉個七幾次,也許他先弄了個女人藏在唐捷被窩里,先把小唐折騰得半死不活。”

杜黃杉苦笑“這種事,真虧和尚能夠想得出來。”

吃苦和尚悠然舉杯。“這種事連和尚都料想得出來,卜鷹怎么會想不出來。”

“但是他絕不會去做。”

“為什么?”

“卜鷹不是這種人唐捷也不是笨蛋。”杜黃杉道“就算他是笨蛋,唐家的人也不肯讓他輕易上當。”

吃勞和尚淺淺的吸了幾口苦茶,看起來例真有幾分高僧的樣子。

“聶家的人呢?難道他們就肯眼看著那只小雀兒活活輸死?”

大李紅袍斜眼看著他忽然插口問“如果和尚是聶家的人,我還有什么法子?”

“我也沒什么別的法子,只不過我碰巧知道聶小雀是個雙胞胎,有個孿生兄弟叫小蟲.如果先把小蟲藏在山上一邊讓小雀兒躲起來然后小蟲子及時出現,彈響這支古箏,聶家豈非就贏了。”

“這倒真是個詭計。”李紅袍冷冷的說道:“只有樣可惜”

“哪樣?”

“你碰巧知道聶小雀有個雙生兄弟唐家的人難道會碰巧不知道?”

吃苦和鷹卻差一點把一嘴的酒都笑得噴了出來。

唐家當然早已算準這一著而且早巳查出聶小蟲最近一直都在濟南,他們甚至還約定好了,九月九日的凌晨,叫聶小蟲到濟南城的云門樓于上見面,若是小蟲不到,這一局就算聶家輸

“蜀中唐家做事,一向是滴水不漏的。”胡大小姐也忍住笑道,“這種絕計,也真虧和尚怎么能想得出來。”

卜鷹也笑,笑得卻好像有點莫測高深的樣子,胡大小姐當然一眼就看出來了。

“你笑什么?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只不過忽然發現,名門大派干算萬算,還是算不過下五

怎么說?”

“唐家做事雖然滴水不漏,真正占便宜卻還是聶家。”卜鷹解釋,“聶小蟲這次到濟南去,不管他是去辦什么事,都一定可以馬到成功,平安歸來。”

“為什么?”

“因為這次他找到個萬無一失的靠山,保證天下太平”

胡大小姐終于也明白了。

“為了這次賭局,唐家派到濟南去的人一定會時時刻刻監視著他,別人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定還以為他請到了唐家的高手做保漂,還有誰會去動他T”大小姐吃吃笑道,“看來聶家這些小麻雀、小蟲子,倒全都不是省油的燈。”

卜鷹忽然問她:“你知不知道昔年被武林九長老貶為下五門的五個門派,到如今只剩下了幾門7”

“難道只剩下聶家一門了?”

“一點也不錯,就只剩下了他們一門。”卜鷹嘆息,“一個門派被貶為下五門之后,要生存下去就變成件很不容易的事了,昔年那九使者先生如果想到了這一點,也許就不會因為某家人會用‘雞鳴五鼓返魂香’而把他貶為下五門。”

他的聲音仿佛還是很冷淡,淡淡的接著道“有些門派雖然不會用熏香暗器,做出來的事卻遠比那一家要精彩得多。”

胡大小姐凝視著他“我知道你一向很同情他們,只可惜聶家這一局還是有輸無贏的。”

卜鷹冷笑“只怕未必。”

就在這時,已經有一條人影從蒼龍嶺的石脊上翻躍而起,猿猴般凌空翻了四、五個筋斗狠瑣的身法突然變得曼妙輕靈,颼的一個燕子穿簾.平自又變為“細胸巧翻云”,輕飄飄的落在春草般的緣氈上,單膝般跪,抄起古箏。

只聽“掙錦”一聲,聲越金石,遠遠的傳至遠山白云里,手指上竟帶著種極陰柔的內力。

再看彈箏的人,纖巧的身材,瘦削的臉神情間總仿佛帶著幾分畏縮,只有雙黑白分明助眼睛里靈光四射.顯得聰明絕頂,

胡大小姐忍不住失聲輕呼“是他”

“是的.是他.聶小雀,小雀兒。”卜鷹故意冷冷淡談的說,“下五門的人.這次總算不幸贏了一次。”

直至多年后卜鷹還對人說那一天在華山絕頂,他最忘不了的一件事,就是大李紅袍忽然站起來,走到他面前,用一種很嚴肅而且很恭敬的態度對他說:“卜先生,你真行,我佩服你。”

卜鷹后來還對人說:“那一次大概是近三十年來,李紅袍第一次稱呼別人先生,那一次很可能就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

“后來呢?”有人問卜鷹,“后來怎么樣了?”

“后來我當然就跟聶小雀擊吃慶功酒去了,我們去的時候,唐家的人一直都在看著我。”卜鷹笑道,“如果唐家人的眼光也跟他們家的暗器一樣有毒,那天我一定已經被活活毒死。”

胡大小姐四了口氣“那一次我倒很同情他們,因為我也跟他們一樣,始終不明白卜鷹究竟憑哪一點算準了聶小雀會贏。”

后來又有人問聶小雀:“老實說,你跟唐捷的輕功究竟是誰強?”

“是他強。”

“后勁是誰比較大?”

“是他比較大。”

“但是你卻贏了那局。”

好像是的。”

“他的輕功比你強,后勁也比你大,你是怎么贏他的7”

聶小雀不回答,只笑,笑得一點都不像是只小麻雀,倒有點像是只小狐貍。

林北林楠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