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碧血洗銀槍 >

第四章 長 夜

漫長的寒夜剛開始。馬如龍拾了些枯枝,在這殘破的廢廟里找了個避風的地方,生

起了一堆火。

火光很可能會煙敵人引來,任何人都知道,逃亡中絕對不能生火的,就算冷死也不

能生火。但是這個女人實在需要一堆火,他可以被冷死,卻不能讓這個陌生的女人因為

他畏懼敵人的追蹤而被冷死。他寧死也不做這種可恥的事。

火堆生得很旺。他將這女人移到最暖和、最干燥的地方,他自己也同樣需要休息。

他剛閉起眼睛沒多久,忽然聽見有個人尖聲問,“你是什么人?”

這個女人居然醒了。她不但丑得可怕,聲音也同樣尖銳可怕。馬如龍沒有回答她的

活。現在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誰了,一個亡命的人。

既沒有未來,也沒有過去。他慢慢的站起來,想過來看看這女人的情況。

是不是能走能動,能不能再活下去。誰知這女人卻忽然從火堆旁抄起一根枯枝,大

聲嚷道:“你敢過來,我就打死你!”他冒險救了他的命,這個奇丑無比的女人卻好像

認為他要來強奸她。馬如龍一旬話都沒有說。

又坐下。

這女人手里還緊緊握著那根枯枝,用一雙老鼠般的眼睛狠狠盯著他。馬如龍又閉上

了眼睛,他實在懶得去看她,這女人卻又在尖聲問:“我怎么會到這里來的?”馬如龍

也懶得回答。

這女人總算想起了自己的遭遇,所以才問道:“我剛才好像已經被埋在雪堆里,是

不是你救了我?”

馬如龍道:“是的。”

想不到這女人又叫了起來:“你既然救了我,為什么不把我送到城里找個大夫?為

什么要把我帶到這破廟來?”

她的聲音更尖銳:“你這種人我看得多了,我知道你一定沒有存好心。”

馬如龍本來已幾乎忍不住要說:“你放心,我下會強奸你的,像你長得這副尊容,

我還沒興趣。”但是他沒有說出來。這女人的臉在火光下看來更丑,他不忍再去傷她的

心。所以他只有緩緩地嘆了口氣道:“我沒有送你去找大夫,只因為我已囊空如洗。”

這女人冷笑道:“一個大男人,怎么會混成這種樣子,窮得連一文都沒有,一定是

因為你好吃懶做,不務正業。”馬如龍又懶得理她了。這女人卻還不肯放過他,還在嘮

嘮叨叨地罵他不長進,沒出息。

馬如龍忽然站起來,冷冷道:“這里的枝柴,足夠你燒一夜,等到天亮,一定會有

人找到這里的。”他實在受不了,只好走。

這女人卻尖聲嚷叫起來:“你干什么?你想走?難道你想把我一個孤苦伶仃的弱女

子,拋在這里不管了,你還算什么男人?”她這樣子實在不能算是個“弱女子”,可惜

她確實是個女人。

這女人冷笑道:“你是不是怕我的對頭追來,所以想趕快溜之大吉?”

馬如龍忍不住了,他問道:“你有對頭?”

這女人道:“我沒有時頭;難道是我自己把我自己埋在雪堆里的,難道我有毛

病?”

馬如龍又慢慢地坐了下去。他并沒有問她,對頭是誰?為什么要來追你?他只知道

現在絕不能走了。一個弱女子,被人埋在冰雪里被人追殺,一個男于漢以既然遇見了這

種事,就絕不能不管。

這女人又問道:“現在你不走了?”

馬如龍道:“我不走了。”

這女人居然道:“你為什么不走,是不是又想打什么壞生意?。烏如龍居然笑了。

他實在忍不住要笑,像這樣的女人實在少見得很,想不到他居然在無意間遇到一個。他

不笑又能怎么樣,難道去痛哭一場?難道去一頭撞死?

這女人又尖叫道:“你一個人偷偷的笑什么?你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說!”

馬如龍什么都沒有說,因為破廟外已經有人在說道:“他不會說的,這位馬公子心

里在打什么主意,從來都不會說出來的。”火光閃動中,一個人慢慢地走了進來,赫然

竟是彭夭霸。

彭天霸手里還拎著那件銀狐皮裘,用左手拎著。他的右手里提著的是把刀,一把已

經出了鞘的刀,五虎斷門刀。可惜這女人既不認得他這個人,也不認得這把刀。她一雙

老鼠般的眼睛立刻又瞪了起來,大聲道:“你是誰?”

彭天霸道:“我是條豬。”

這女人道,“你雖然長得胖了些,比豬好像還瘦一點。”

彭天霸嘆了口氣,道:“只可惜我比豬還笨一點,所以才會接下他這件銀狐裘。”

這女人顯然很意外,問道:“這是他的?”

彭天霸道:“是。”

這女人道:“他為什么要把這么好的東西給你?”

彭天霸道:“因為他要用這件皮裘拿住我的手。”

這女人道:“是你用手拿住這皮裘,還是這皮裘拿住你的手?”

彭天霸道:“都是一樣的。”

這女人道:“怎么會一樣?”

彭天霸道:“不管是這皮裘拿住了我的手,還是我的手拿住這皮裘。

反正我這雙手上已經有了東西,既不能拔刀,也不能發鏢了。”他的飛虎追魂鏢,

也和他的五虎斷門刀同樣可怕。

這女人卻不懂:“他為什么不讓你拔刀,又不讓你發鏢?”

彭天霸道,“因為他要逃走。”

這女人道:“他為什么要逃走?是不是因為你欺負他,你為什么要欺負人?”

彭天霸只有苦笑。他終于發現自己跟這女人說話,實在不是件明智之舉。他立刻沉

下了臉,冷冷道:“馬公子,這次用不著再逃了,這次我們三個人分成了三路,現在只

有我一個,你不妨把我也殺了滅口。”

馬如龍沒有開口,這女人卻搶著道:“他不會殺你的,他是個好人。”

彭大霸道:“他是個好人?”

這女人道:“他當然是個好人,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他這么好的人,你敢碰他,我就

打死你。”

彭天霸笑了,冷笑,想不到這女人忽然撲了過來,抱住了他的膀子,大聲道:“我

替你擋住他,你快走。”

馬如龍沒有走,她也擋不住彭天霸,彭夭霸的臂一振,她就倒在地上。

彭天霸道:“你說的話大多了,一定累得很,還是躺一躺的好。”他輕輕一腳踢

出,踢住了他的睡穴,把手里的狐裘蓋在她身上。

馬如龍眼睛盯著他子里的刀,等著他出手,想不到彭天霸反而把刀插入腰畔的刀

鞘,伸出一雙手來烤火。他知道馬如龍逃不了的,在出于之前,先使雙手的血脈暢通,

這老江湖的鎮定與沉青,讓人不能不佩服。

馬如龍居然也很沉得住氣,既沒有顯得焦躁不安,也沒有搶先出手。

火勢已弱。彭天霸又加了幾根柴木在火堆里,才緩經他說道:“你可知道我跟你三

叔是朋友?”

馬如龍道:“嗯。”

彭天霸道:“他生前是不是曾經在你面前說起我的事?”

馬如龍道:“嗯。”

彭天霸道:“他有沒有說起過,我跟他是怎么交上朋友的?”

馬如龍道:“沒有。”

彭天霸道:“我們是不打不相識。”他笑了笑,又接著過:“你三叔是個極驕做的

人,當然不會在你面前提起這件事。”

馬如龍道:“為什么?”

彭天霸道:“因為我的聰明才智雖然比不上他,可惜他的興趣太廣了,琴棋書畫,

什么他都要去學一學,練劍的時間當然就不會有太多。”

這一點馬如龍也聽說過,他的三叔不僅是位極負盛名的劍客,也是位極有名的花花

公子。

彭天霸道:“所以他雖然樣樣比我強,武功卻不如我,我跟他曾經交手三次,每一

次都是在一百招之內將他擊敗的。”他不讓馬如龍開口,忽然又問道,“你的劍法比起

你的三叔如何?”

彭夭霸道:“我也相信你的劍法絕對不如他,所以你手里縱然有劍。

我也可以在一百招之內,取你的性命。”他淡淡的接著道,“現在你是空著手的,

最多只能接我六十招。”

馬如龍沒有開口,彭天霸又道:“我的刀法,刀刀但是殺手,每招出手必盡全力,

有時雖然不想殺人,但是一刀劈出后,我自己也控制不住。”

他嘆了口氣道:“所以我的刀下一向很少有活口。”馬如龍沉默。彭天霸又道:

“你也和你三叔一樣,是個絕頂聰明、也驕傲已極的人,但是我并不希望你和他一樣早

死。”

馬如龍道:“你究竟想說什么?”

彭無霸也沉吟了很久,寸緩緩道:“我忽然覺得這件事有幾點奇怪的地方。”

馬如龍道:“哦?”

彭天霸道:“你知不知道我怎么會找到這里來的?”

馬如龍搖頭。

彭天霸道:“是你自己把我帶來的。是你在雪地上留下的那些馬蹄印把我帶來

的。”

馬如龍居然沒有想到這一點,因為他從來沒有逃亡過。

彭天霸道:“你能想得出那么周密狠毒的計劃害人,就不該這么疏忽大意,更不該

在自己救命還不及的時候,冒險去救一個像她這么樣奇丑無比的陌生女人。”他嘆了口

氣,又道,“這些事你卻偏偏做出來了,看來,又不像是裝出來的,我雖然是頭豬,也

不能不覺得有點奇怪,所以……”

彭天霸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跟我走,不要逼我出手。”

馬如龍淡淡道:“你要我跟你到哪里去?”

彭天霸道:“我暫時把你送到少林去,三個月內,我一定替你查明這件事的真相,

到那時我一定會給你個公道。”馬如龍既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

彭天霸道:“現在你已是眾矢之的,無論走到哪里,別人都不會放過你,你只有這

條路走了。”這是實話,也是實情。

彭天霸慢慢地走過來,道:“所以現在你一定要完全信任我,現在也只有我能幫助

你。”他伸出他的手。看來這的確已經是世上唯一肯幫助馬如龍。唯一能幫助馬如龍的

一雙手了。

馬如龍終于把這雙手握住,道:“我相信你,可是……”他沒有再說下去,因為就

在這時候,彭天霸已突然飛起一腳,踢在他環跳穴上。他腿一軟,彭天霸的手已閃電般

一翻,扣住了他的脈門,縱聲大笑道:“現在你總該知道,究竟誰是豬了!”

手放開,人倒下。“咯”的一聲脆響,五虎斷門刀又已出鞘,彭天霸的確不槐是當

今江湖中數一數二的刀法名家,拔刀的動作不但干凈俐落,而且姿勢優美。

他殺人的姿勢想必也同樣優美,拔刀,通常都是為了要殺人的。但是他應該還有很

多事要問馬如龍,縱然他已確定馬如龍就是真兇,也應該先問請楚,為什么他現在就已

拔刀?

馬如龍終于明白了。看見彭天霸的刀撥出來,他就明白了,兇手就是彭天霸!所有

的陰謀和行動,都是他在暗中主持的,所以他絕不能留下那天殺黑衣人的活口。

所以他現在根本不必再問什么,他同樣也絕不能再留下馬如龍的活口,只可惜馬如

龍現在雖然已完全明白,卻已太遲了,刀光如雪,已向他直劈了下來。

想不到的是,這一刀還沒有劈在馬如龍的脖子上,彭天霸的人竟然跳了起來,凌空

翻身,遠遠落下,臉色已慘變,厲聲喝問:“是什么人?”除了已經被他點了穴道的兩

個人之外,這里根本沒有別的人。難道他看見了鬼?

火光明滅閃動,彭天霸的臉色好像也跟著在閃,一陣紅,一陣白、青。可是這里非

但看不見別的人,連鬼影子部看不見。他忽然一個筋步竄過來,一刀向馬如龍的脖子劈

了下去。

他又見了鬼!這一次他見的鬼一定是更可怕。馬如龍什么都沒有看見,他卻又跳了

起來,跳得更高,而且凌空翻了個身之后,就竄了出去,連頭都沒有回。

破廟外咐黑暗,他一審出去,就連人的影子都看不見了。火焰閃動,風在呼嘯。寒

風中忽然又傳來一聲呼喊,短促而尖銳,充滿了恐懼和驚訝。

馬如龍聽出呼聲是彭天霸發出來的,卻猜不出這是怎么回事。他很想出去看看,可

惜他雙腕和兩膝的穴道部已被點住。

彭天霸雖然是以刀法成名的,點穴的手法也絕不比人差。這時只要有個人進來,手

里只要有把刀,隨便他是個什么樣的人,隨便他手里拿著的是把什么樣的刀,都可以一

刀割斷馬如龍的咽喉。幸好沒有人進來。沒有人,沒有鬼,沒有聲音,沒有動靜,什么

都沒有。天她間仿佛只剩下他們兩個連動都動不了的人,和一堆炔要熄滅了的火。

但是,馬如龍知道隨時都可能有人會來的。就算彭天霸不會再回來,馮超凡、絕大

師、邱鳳城,都隨時可能會來,無論來的是誰,都絕不會放過他。

現在漫長寒冷的夜晚還沒有過去,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些事。冬天的夜晚總是特別

長、特別長的。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