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碧血洗銀槍 >

第三十九章 解 答

每個人都要呼吸,所以每個地室一定都有通風的地方。就因為這個地室也有通風的

地方,所以無十三的尸體才會腐爛風化。將一根巨大的毛竹竹節打通,從地面上通下

來,就是這地室的通風處,他們聽見的聲音,就是從通風口里傳下來的。

剛聽見的時候,他們聽不出這是誰的聲音,然後,他們又聽見一個人用一種驚訝的

口氣問:“演戲?誰在演戲?演什麼戲?”

這個人說話的聲音,他們每個人都很熟悉,立刻就聽出他是馬如龍。他在跟誰說

話?

“當然是我們兩個人在演戲。”

“你不是無十三?”

“我當然不是,”這人笑道:“明明是你花了五千兩銀子要我來扮這個角色的,你

還裝什麼糊涂。”

“是我叫你來扮無十三的?”馬如龍顯得更驚訝。

“當然是你。”

“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因為你要別人都認為你是天下無雙的大好人,所以要我來扮一個天下無雙的大壞

蛋,要我去殺人,讓你去救人,讓別人都能親眼看見你的英雄氣概。”

“那些人難道不是你殺的!”

“當然不是我。”這人笑道:“我有什麼本事殺人?是你收買了他們的同伴,先故

意做成混亂,讓他們在混亂中乘機出手暗算,再讓你這位波斯奴乘機斬斷他們的頭顱,

我只不過是個傀儡而已。”

“跟你去拆房子的那些人呢?”

“他們當然也是你的人,天馬堂有錢有勢,什麼事辦不到?”

這人笑道:“我實在不能不佩服你,你居然能假造出那麼樣一個故事,硬說死谷里

有黃金,你實在是個天才。”

馬如龍不說話了。

這人又笑道:“更妙的是,我手上明明連一點力氣都沒有,你卻能制造出一個專門

打石子的機筒,叫我藏在袖子里,把那些黑石頭一個個打出來,讓別人都認為我的手力

很強勁。”

又過了很久馬如龍才問:“難道你根本不會武功?”

“雖然會一點,可是跟你們連比都不能比。”

“那麼你怎能聽見我們在那雜貨店里說的話?”

“我聽見了什麼?”這人道:“你們說的話,我連一句都沒有聽見。”

“那時候在外面的人不是你?”

“當然不是我。”

“不是你是誰?”馬如龍問。

“我怎麼知道是誰?那時候外面根本沒有人說過話。”這人道:“這出戲都是你安

排的,其中的巧妙我怎麼會知道?”

他嘆了口氣:“不管怎麼樣,現在這出戲總算已經演完了,那位大婉姑娘和那個老

和尚都在山洞里,你趕快把他們帶走吧,這一來你不但可以扮一次英雄救美的角色,連

你那個對頭老和尚都會佩服你,感激你一輩子。我只不過收了你五千兩而已,如果你有

良心,就應該再多……”

他的聲音忽然停頓。就在他聲音停頓的同一剎那間,只聽“卜”的一聲響。然後就

沒有聲音了,什麼聲音都沒有了。

地室中也沒有聲音,沒有人開口說一句話,一個字。馬如龍是他們的朋友,現在居

然做出了這種事,他們還有什麼話可說?也不知過了多久,俞六才長長嘆息:“想不到

他居然會是個這麼樣的人。”

這真是誰都想不到的事,如果不是因為他們找到了這地室,聽到了那些話,他們定

然要被他騙一輩子。幸好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現在總算已真相大白。

鐵良天忽然說道:“有件事我還是不明白。”

“那件事?”

“那個假冒無十三的人既說聽不見我們在雜貨店里說的話,那時我們聽見無十三的

那些話,是什麼人說出來的?”

“如果我猜得不錯,一定是本來就在那雜貨店的人。”俞六沉思著道。

“可是那時雜貨店也沒有人開口。”

“有些人不開口也可以說話。”

“那些人?”

“會腹語的人,”俞六說:“我見過這種人。”

“不錯。”鐵震天恍然道:“我也見過這種人,可以用肚子說話,你明明見到聲音

是從別的地方來的,其實卻是從他肚子里說出來的。”

他嘆了口氣:“難怪那時我就覺得他說話的聲音很怪,而且說話的人就好像在我耳

朵旁邊一樣。”

“你猜不猜得出這個人是誰?”

“當然是王萬武,”鐵震天道:“絕對就是他。”

“為什麼?”

“他本來根本不必去自投羅網的。”鐵震天道:“他到那雜貨店去,為的就是要去

故弄玄虛,讓我們相信無十三有非人所及的神通,讓我們相信那個無十三就是真的無十

三。”

“所以他後來才會被殺人滅口。”

鐵震天冷笑:“這種人本來就應該是這種下場。”

馬如龍應該得到什麼樣子的下場呢?

“我們到上面去等他,”鐵震天握緊雙拳:“我們看看他還有什麼話可說。”

他正想拉俞六一起走,一直投有開過口的謝玉侖忽然道:“等一等。”

“還等什麼?”

“我有樣東西掉在這里了。”謝玉侖道:“我一定要找到才能走。”

她怎麼會有東西掉在這里的?掉的是什麼?

她居然真的掉了東西在這里,掉的是三顆珍珠,好像是從一串珠鏈上斷落的。

她在門旁邊的一個角落里找到了。

鐵震天和俞六都覺得很奇怪,郡忍不住要問:“這是你的?”

“是。”

“你的東西怎麼會掉在這里?”

謝玉侖的回答更令人吃驚,“因為我到這里來過。”

鐵震天和俞六都怔住,怔了很久,才能開口:“你怎麼會到這里來的?來干什

麼?”

“來找我的舅舅。”

“你的舅舅?”鐵震天失聲問:“無十三怎麼會是你的舅舅?”

“他是我母親的嫡親兄弟,怎麼會不是我的舅舅?”

謝玉侖嘆息著,接著道:“可是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因為碧玉山莊從來都不準男人

逗留,就算是我們的嫡親骨血都不例外,男孩子一生下來就要被遠遠送走。”

現在鐵震天才知道無十三為什麼要叫無十三了。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後,當然難免悲

傷憤怒,所以自稱無父無母,所以一心要找到碧玉山莊去,為自己爭一口氣。只可惜他

還是敗了。現在鐵震天也明白,為什麼碧玉夫人破例留下了他的性命?怎麼會知道他有

四十顆牙齒?

謝玉侖道:“我母親雖然將他放逐到死谷來,可是并沒有忘記這個兄弟,所以才會

常常在我面前提起也,所以我才下決心要來找他。”

“你既然早就知道他已經死了,當然也早就知道那無十三是假的。”

“不錯。”

“你為什麼不揭穿他的陰謀?”

“因為我要乘這個機會找出暗算我舅舅的兇手,”謝玉侖道:“這是唯一的一個機

會。”

只有暗算他的兇手,才知道他已經死了,才敢叫人冒充他。

謝玉侖道:“所以我只要能查出這陰謀是誰主使的,就能查出兇手是誰了。”

俞六也不禁長長嘆息:“你一定想不到兇手就是馬如龍。”

謝玉侖忽然用一種奇怪的眼光盯著他,過了很久才一個一個字的說:“你錯了。”

“我錯了?什麼事錯了?”

“兇手不是馬如龍,”謝玉侖說得極肯定:“絕不是。”

“不是他是誰?”

謝玉侖盯著他很久,眼睛里竟彷佛充倆了悲憤怨毒:“是你!”她指著俞六:“兇

手就是你!”

俞六笑了。“你一定是在說笑話,可惜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這個笑話當然不好笑,因為根本不是笑話。”

“你真的認為我是兇手?”

“找本來也想不到是你的,”謝玉侖道:“幸好我碰巧知道一件別人都不知道的

事。”

“你知道什麼?”

!我知道俞五沒有弟弟,”謝玉侖道:“絕對沒有。”

她一個字一個字的接著道:“因為俞五碰巧也是我的舅舅!”

鐵震天又怔住,俞六居然還在笑!

“就憑這一點,你就能夠證明我是兇手?”

“這不能,”謝玉侖道:“幸好大婉也碰巧看到一樣她本來不該看到的事。”

“什麼事?”

“她看見你殺了王萬武!她親眼看見的。”

俞六終於笑不出了。

謝玉侖道:“那時候我沒有讓她揭穿你的陰謀,因為那時侯我們還不知道你是

誰。”

俞六忍不住問道:“現在,你已經知道?”

“現在我已經知道,你計劃這件事,為的只不過是要陷害馬如龍,”謝玉侖道:

“因為你知道大家漸漸都看出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了,都漸漸相信他不會做出那種事,所

以你才想出這計劃陷害他。”

她忽然問鐵震天:“你知不知道誰最想害他?”

鐵震天當然知道,毫不考慮就回答:“邱鳳城。”

“是的,”謝玉侖道:“當然是邱鳳城。”

她指著俞六,一個字一個字的說:“他就是邱鳳城!”

這個“俞六”居然又笑了。

“你已然好像全都知道了,我好像也不必再否認。”他居然說:“不錯,我就是邱

鳳城。”

謝玉侖嘆了口氣:“這倒真是一件讓人想不到的事,連我都想不到你居然這麼痛快

就承認。”

“還有一件事你一定想不到。”

“什麼事?”

“我也是無十三唯一的一個徒弟。”

他真的是。他從小巴有野心,稱霸天下的野心,可是他也知道就憑邱鳳城家的銀

槍,是沒法稱霸天下的。有一次他在無意中聽到了無十三的故事。

“他實在是個奇人,”邱鳳城道:“他的身世奇,遭遇奇,我實在被他迷住了,想

盡千力百計,終於找到死谷來,碰巧那時侯,無十三也正想收個徒弟,為他出氣。”

無十三真的收了他這個徒弟,把一身本事都教給了他。無十三的本事不止一種。

“挖洞的本事也是他教我的,”邱鳳城道:“奇門遁甲,消息機關,使毒易容,這

些本事無一不通,無一不精。”

“為什麼你要殺他?”

“我的行動他處處要限制,他的本事我卻已學全了,”邱鳳城居然又笑了笑:“我

不殺他殺誰?”

“你不但殺了他,也殺了和你齊名的杜青蓮,沈紅葉,而且將馬如龍也引入死路,

你已經應該很滿意了,”謝玉侖又問:“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因為你說的不錯,我的確已發覺你們慚漸開始信任他了。”邱鳳城也不禁嘆息:

“馬如龍的確是個很不簡單的人。”

“其實你什麼事都不必做的,我們根本找不出你的破綻,抓不到你的證據。”謝玉

侖也嘆了口氣:“只可惜你太聰明了一點。”

“太聰明了一點也沒什麼不好,你們找不找得到我的證據都一樣。”

“一樣,怎麼會一樣?”

“因為你們反正都已經快死了。”邱鳳城忽然問:“你們知不知道剛才那“卜”的

一聲響是什麼聲音?”

“好像是刀鋒砍進脖子上的聲音。”

“是誰的脖子?誰的刀?”

邱鳳城自己回答了這問題:“如果你們認為是那個冒牌無十三的脖子,你們就錯

了。”

“哦?”

“脖子是馬如龍的脖子,刀是彭天高的刀。”邱鳳城又解釋:“彭天高就是那波斯

奴,也就是彭天霸的弟弟,他的刀法遠比彭天霸的高得多,只可惜他是庶出的,她的母

親是個波斯女奴,所以地永遠都不能接受五虎斷門刀的道統,彭家的萬貫家財,他也只

有看看。”

“所以他才會被你說動,做你的幫手,而且替你殺了彭天霸。”

邱鳳城微笑點頭承認,卻忽然改變了話題。“無十三活著的時候,我曾經問過他,

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邱鳳城道:“我實在想不到他最想要的居然是一床棉被和一盞

燈。”

“你當然替他送來了。”

“我替他送來了最好的棉被和最好的燈,燈芯油也是最好的,只有最後一次是例

外。”

“最後一次你送來的是什麼?”

“是摻入了迷藥的燈油和燈芯。”邱鳳城笑道:“迷藥當然也是最好的,就是你們

剛才在不知不覺間也被迷住了的這一種。”

他笑得非常愉快。可惜笑的并不長。忽然間,“叮”的一響,桌上的燈滅了,門外

卻有一點火光點起。閃動的火光下已經出現了一個人,一個他認為已經永遠看不見的

人。他又看見了馬如能。

馬如龍是和大婉,絕大師,一起出現的。他們當然沒有死,大婉的被擄,也是她和

謝玉侖安排好的圈套。

謝玉侖最後才告訴邱鳳城:“我故意對大婉說那些話,故意讓你聽見,讓你認為我

要報復,”她說:“當然我又故意去找馬如龍,給你機會,其實那時我早已解開大婉的

穴道。”

大婉淡淡接著說:“所以你們聽見刀鋒砍在脖子上的聲音時,刀確實是彭天高的

刀,脖子也是他的脖子。”

尾聲邱鳳城當然得到了他應該得到的制裁,絕大師遠赴昆侖絕頂去面壁思過,鐵震

天和馬如龍痛飲了三日之後,就在一個有風有月的寒夜飄然而去,不知所蹤。

江南俞五依然領袖江南武林,玉大小姐依舊行蹤飄忽,神出鬼沒。大婉和謝玉侖

呢?她們和馬如龍的結局應該是種什麼樣的結局?

幾年之後有人在江南碰到了馬如龍,據說身旁還多了二個如花似玉的美嬌娘,其中

一個當然就是謝玉侖,但另一個是否就是大婉呢?沒有人知道。只是她的神韻和大婉為

何如此神似呢?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