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碧血洗銀槍 >

第二十一章 義無反顧

一個人為什麼要活下去?是不是因為他還想做一些自己認為應該做的事?如果一個

人自己認為絕對應該做的事卻不能做,他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井上面是個院子,現在旭日已升起。陽光中閃動著血光。有別人的血,也有鐵震天

和鐵全義的血。鐵震天沖上來時,就有一柄鋼刀迎面砍下,他一只手擰住了這個人的手

腕,一只手搭上了這個人的肩,虎吼一聲,這個人的臂就被他撕裂。可惜這個人既不是

絕大師,也不是馮超凡。

廚房外擺著兩張椅子,絕大師和馮超凡一直端坐在椅上,冷冷的看著。他們帶了人

來,有人替他們動手,以他們的身份,為什麼要自己出手對付一個受了傷的人?

他們的確沒有想到井底還有第三個人沖出來。無論誰在自己意料不到的事發生時,

都難免會造成錯誤。馬如龍本來想乘這個機會,給他們致命的一擊。只要能擊倒他們其

中任何一個人,他就有希望擊倒另一個。.可惜他沖上來時,絕大師和馮超凡都還在數

丈外。他還是撲了過去。他已決定了要這麼做,不管是成是敗?他都已不能回頭了。他

身上穿的是套黑色的粗布衣服,蒙面的黑巾也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被他揭下拋開很可能

就是在他第一次入井的時侯。他從來沒有不敢以真面目見人的感覺,也沒有這種習慣。

但是他現在這張臉,已經不是絕大師曾經見到過的那張臉了。

現在他這張臉,天下的英雄豪杰,都沒有見過。他實在不能算江湖中的一流高手中

的頂尖高手,可是,他從能走路時就開始練習。馬如龍的武功,或許也不能和少林、武

當,那些歷史悠久,源遠流長的門派相比,但是天馬堂的武功也有他獨到之處。

一個人能成功,成名,而且能存在,必定有他的獨到之處。尤其是輕功。天馬堂的

輕功縱橫開闊,如天馬行空,凌空下擊時聲勢更驚人。

一個土頭土腦,穿著一身粗布衣服,大家都從來沒見過的陌生人,忽然從自己認為

已經沒有人的井里沖出來,向自己撲過來,身法居然如此驚人。無論誰遇到這種事,都

難免覺得很吃驚,何況撲過來的還不止他一個人。

鐵震天也放過了自己的手,緊跟著馬如龍撲了過來,一雙鐵掌已伸出。他的對象卻

不是絕大師,也不是馮超凡。他忽然一把抓住了馬如龍的腰帶,食中兩指骨節凸出,抵

住了馬如龍後腰的穴眼,虎吼一聲,將馬如龍從他頭頂反揄過去,掄到他的身後。

他一定要阻止馬如龍。因為他已看見絕大師一雙鷹爪般的手已由暗青變為暗紅。連

手臂上的每一恨青筋都變成紅的,就像是秋日夕陽下時那種又凄艷,又暗淡的顏色。沒

有人比他更了解三陽絕戶手的可怕,他自己有過這種慘痛的經驗。他不能讓馬如龍冒

險。絕大師本來已霍然長身而起,又慢慢的坐下,冷冷的望著他們!

“這個人是誰?”

“是個朋友。”

“想不到你居然也有朋友。”

鐵震天狂笑:“鐵某雖然殺人無算,結仇無數,朋友卻絕不比你少,像這樣的朋

友,你更連一個都沒有。”

絕大師又冷冷的盯著他看了許久,才轉向剛剛站起來的馬如龍:“你真是他的朋

友。”

“是的。”

“你真的要為他拚命?”

馬如龍道:“我拚的是我自己的命,我還有一條命可拚。”他沒有故意要改變自己

的聲音,可是他的聲音已經變了。

絕大師沒有聽出他的聲音,所以又問:“你知道我為什麼一定要追他的命”馬如

龍不知道。

絕大師再問:“你知不知道“兄友弟恭,孝義無雙”楊家三兄弟?”

馬如龍知道。楊家三兄弟是河東武林大豪,世代鉅富。

兄弟三個人,就好像是一個人,有錢,有名,有勢,豪爽,義氣,孝順。兄弟三

房,都住在一個莊院里,輪流供養他們的雙親。

絕大師的神色沉重,又說道:“你知不知道他們三兄弟的全家大小二十九口男人,

都已在一夕間死在鐵震天的刀下?十七位婦女都被他賣到邊防的駐軍處去做營奴。”

鐵全義忽然大叫:“你知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他的呼聲凄厲:“你知不知

道楊家三兄是用什麼法子對付我的父母妻子兒女的?”

絕大師冷笑!“那是你的報應!”

“那也是他們的報應。”鐵震天道:“楊家的男人都是我殺的,女人都是我賣的,

跟別人全無關系。”

他指者絕大師帶來的那些人,那些還在虎視眈眈,等著要他命的人。“這些人當然

都是楊家的親戚朋友兄弟,都知道我已傷在你的三陽絕戶手下,也都知道殺了我是件立

刻就可以成名露臉的事,你已經是名滿天下的大俠,所以才沒有跟他們搶這筆生意。”

絕大師居然不否認。

鐵震天厲聲叫道:“但是,我還沒有死,他們想要我的命,還不太容易,我至少還

可以先把他們其中三五個人的惱袋擰下來!”

絕大師冷冷道:“他們求仁得仁,為朋友復仇而死:死亦無憾,我既不能阻止,也

下必阻止。”

鐵震天道:“你想不想要我索性成全了他們?”他抬手指著馬如龍:“我做的事,

跟這個人全無關系,只要你放走他,隨便你要誰來割我的頭顱,我也絕不還手。”

絕大師又冷冷的盯著他看了很久,才轉向馬如龍!“今日之前,我好像從未見過

你,”絕大師道:“你看來并不像是個惡人。”

馬如龍只聽,不說,不問也不否認。絕大師又道:“你是幾時認得鐵震天的。”

馬如龍道:“不久。”

絕大師道:“不久是多久?”

鐵震天插嘴道:“他認得我還不到一天。”

絕大師嘆了口氣:“才認得一天就肯為別人拚命,這種人的確不多。”

也忽然對馬如龍揮了揮手。“你走吧。”

馬如龍站在那里,連動都沒有動。絕大師也盯著他看了半天,才問:“你不走?”

“我不走。”馬如龍斬釘截鐵地道:“絕不走。”

鐵震天又大吼。“他要走,馬上就走。”

“要我走只有一個法子。”馬如龍的聲音居然很平靜,堅決而平靜,“把我殺了,

抬我走。”

絕大師冷冷道:“要殺你并不難,剛才如果不是有人拉住你,現在你已經被抬

走。”

“我知道。”

“你一定要被人抬走?”

“一定。”

“為什麼?”

“不為什麼。”

這句話已經不太對了。一個人可以“不為什麼”去交一個朋友,不計利害,不問後

果,也沒有目的。可是等他交了這個朋友之後,他為這個朋友做的,已經不是“不為什

麼”了,而是為了一種說不出的感情。為了一種有所必為,義無反顧的勇氣和義氣,為

了一種對自己良心和良知的交代,為了讓自己夜半夢渴輩換崴不著。為了要讓自己活

著時問心無愧,死也死得問心無愧。

不為什麼?為了什麼?成又如何?敗又如何?生又如何?死又如何?成也不回頭,

敗也不回頭,生也不回頭,死也不回頭!不回頭,也不低頭!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